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当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主动要求把蒸汽机发动

当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主动要求把蒸汽机发动

2019-12-28 07:08

  “我已经说过了,他叫卡尔松,住在屋顶上,”小家伙说。“这有什么奇怪的?人们想住哪儿就可以住哪儿!”  

在斯德哥尔摩一条极为普通的街道上的一幢极为普通的房子里,住着一个极为普通的家庭。家里有普通的爸爸、妈妈和三位普通的孩子,十五岁的哥哥布赛、十四岁的姐姐碧丹和七岁的小家伙。小家伙是最小的孩子,他蓝眼睛、翘鼻子、脏耳朵。

  现在夏天又到了,学校放了假,小家伙将到外祖母家去,但是首先要办一件很重要的事。小家伙将满八岁。啊,他盼生日已经盼了很久……几乎从刚满七岁就盼!非常奇怪,生日与生日之间相距的时间一样长。  

  到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家里人才问小家伙,他是怎么到屋顶上去的。  

  “小家伙,别犯傻了,”妈妈说。“你差一点儿把我们吓死。蒸汽机爆炸会把他炸死,你懂吗?”  

整栋房子里只有一个人与众不同,他就是屋顶的烟囱旁边的卡尔松。

  生日前的晚上他与卡尔松做了一个短时间的交谈。  

  “从阁楼的窗子吧?”妈妈问。  

  “不错,但是不管怎么说卡尔松都是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小家伙说,并严肃地看着妈妈。他一定要让她知道,当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主动要求把蒸汽机发动起来时,他不好开口拒绝。  

他是一位个子矮小、体形圆滚、自命不凡的先生,他能够飞,他一拧肚脐上的一个按钮,后背上一台小巧玲珑的螺旋桨就发动起来,螺旋桨旋转着,卡尔松就腾空而起了。

  “我有一个生日宴会,”他说,“古尼拉和克里斯特都会来我这里,我们把餐桌布置在我的房间里……”  

  “不对,我是跟屋顶上的卡尔松飞上去的。”小家伙说。  

  “你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小家伙,”爸爸说,“不能把责任推到根本不存在的名为卡尔松的这类人身上。”  

一天下午,小家伙和卡尔松相识了。这是百无聊赖的一天,小家伙非常霉气。虽然他常常备受宠爱,但是这天爸爸妈妈都责备了他。他伤心地望着窗外,耳边突然响起了轻轻的嗡嗡声。一位个子很小的小胖子慢慢地飞了进来。

  小家伙沉默,并显得很阴郁。  

  妈妈和爸爸相互看了看。  

  “他当然存在。”小家伙说。  

他就是屋顶上的卡尔松。小家伙惊呆了,同时充满了好奇。

  “我非常乐意邀请你,”他说,“但是……”  

  “不,别再瞎说了,”妈妈说。“那个屋顶上的卡尔松都让我发疯了。”  

  “他也能飞?”布赛用嘲讽的口气说。  

当卡尔松向小家伙通报了姓名后,就问到了小家伙的年龄。小家伙非常礼貌地回答,然后又问起了卡尔松,因为在他看起来,卡尔松应该是个叔叔了,但是却满脸孩子气。卡尔松得意地回答说:“我风华正茂。我英俊、绝顶聪明、不胖不瘦。”说着拿起了小家伙书架上的蒸汽机。

  妈妈已经生屋顶上的卡尔松的气,请求邀请卡尔松参加生日宴会是徒劳无益的。  

  “小家伙,没有什么屋顶上的卡尔松。”爸爸说。  

  “能,棒极了,”小家伙说。“我希望他能回来,让你亲眼看看。”  

“我是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卡尔松说着就用旁边的工业酒精瓶发动了蒸汽机。蒸汽机果然开始“突……突……突”地工作了起来,小家伙非常佩服卡尔松。

  卡尔松这次比以往把嘴撅得更高。  

  “没有?”小家伙说。“至少他昨天在这里。”  

  “但愿他明天能来,”碧丹说。“如果我能看到屋顶上的卡尔松,我给他一元钱。”  

但是,突然一个可怕的响声使蒸汽机消失了,而满屋子都是蒸汽机的碎片。卡尔松兴奋极了,毫不在乎地挥动着自己的小胖手说:“小事一桩。你会很快得到一个新蒸汽机。屋顶上我的屋子里,有几千台蒸汽机!”

  “我不玩了,如果我不能参加的话。”他说。  

  妈妈摇了摇头。  

  “明天他大概来不了,”小家伙说,“因为他要去工厂加黄油。”  

当卡尔松要走的时候,小家伙是多么希望他能够天天来陪伴他啊!

  “我大概也有某种开心的事!”  

  “真不错,学校快放假了,你可以到外婆家去了,”她说。“我希望卡尔松不会跟到那里去。”  

  “啊,你确实需要到工厂加点儿黄油,”妈妈说。“看看书架成什么样子!”  

但是爸爸妈妈可不肯轻易相信什么住在屋顶上的卡尔松。

  “好,好,你可以来,”小家伙连忙说。他一定要跟妈妈谈谈。”无论如何都要谈,他开生日宴会不可能没有卡尔松。  

  这是小家伙已经忘掉的烦恼。他要到外婆家去过暑假,会有两个月看不到卡尔松。不是他不适应在外婆家生活,他在那里一直很开心,但是,啊,他会多么想念卡尔松!小家伙从外婆家回来时,如果卡尔松不住在那里了可怎么办呢!  

  “卡尔松说,这是小事一桩!”  

“你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小家伙,”爸爸说,“不能把责任推到根本不存在的名为卡尔松的这类人身上。”

  “我们吃什么?”当他不再生气的时候问。  

  他把胳膊肘放在桌子上,双手支着头,坐在那里苦思着,没有卡尔松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小家伙满不在乎地扬了扬手,就像卡尔松一样,因为妈妈应该明白,书架的事确实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是妈妈听不进去。  

小家伙多么想念卡尔松啊,卡尔松开朗、乐观,遇到不幸时打打响指,并说小事一桩,用不着在意。小家伙真有点儿想他。

  “当然是蛋糕,”小家伙说。“我有一个生日蛋糕,上面插着八支蜡烛。”  

  “别把胳膊肘放在桌子上,你应该知道。”碧丹说。  

  “好哇,卡尔松说的,”她说。“请你告诉卡尔松,他要敢再来,我就真给他加点儿黄油,让他长点儿记性。”  

第二天,当小家伙趴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读书时,他又听到了那种嗡嗡的声音,卡尔松像一只大黄蜂一样从窗子飞进来。小家伙决定带卡尔松问候一下妈妈和爸爸。

  “真的?”卡尔松说,“你,我有一个建议。”  

  “管管你自己好了。”小家伙说。  

  小家伙没有回答。妈妈竟然用这种语言讲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真是太可怕了。但是当他们大家明显决定与他作对的时候,怎么能指望这样一天会有别的结果呢。  

这时候,妈妈在厨房里炸肉丸子的香味儿飘了进来,卡尔松静静地站着,像猎犬一样用鼻子闻味儿。小家伙立即到厨房给卡尔松弄来了一些焦黄、酥脆的小肉丸子。小家伙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什么建议?”小家伙问。  

  “别把胳膊肘放在桌子上,小家伙,”妈妈说。“你不想再吃点儿菜花吗?”  

  小家伙突然想念卡尔松了。卡尔松开朗、乐观,遇到不幸时打打响指,并说小事一桩,用不着在意。小家伙真有点儿想他。同时他也感到有些不安。啊,如果卡尔松不再回来怎么办呢?  

卡尔松同意小家伙的意见,让妈妈爸爸看看这位英俊、聪明的卡尔松。小家伙让卡尔松先玩着积木,就去喊爸爸妈妈了,他告诉爸爸妈妈说,楼顶的卡尔松在自己的房间。

  “你能不能请你妈妈给你八个蛋糕、一个蜡烛呢?”  

  “不,死也不。”小家伙说。  

  “别着急,沉住气。”小家伙自言自语地说,跟卡尔松完全一样。卡尔松说过他准会再来。  

吃完了饭,伟大的时刻终于到了。但是,当爸爸妈妈被小家伙拉到房间里时,卡尔松已经不见了。积木被堆成了一座又高又窄的塔。在塔尖上还装饰了一个圆形的小肉丸子。

  小家伙不相信妈妈会接受这个建议。  

  “啊,别这么说,”爸爸说。“你应该说‘不,谢谢’。”  

  卡尔松是一个人们可以信赖的人,这一点他已经注意到。过不了一两天他就会出现在这里。当小家伙趴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读书时,他又听到了那种嗡嗡的声音,卡尔松像一只大黄蜂一样从窗子飞进来。他一边围着墙转,一边哼着一首乐曲。他还不时地停下来看墙上的画。  

当然啦,大家都开始嘲笑小家伙,认定了卡尔松只是他幻想中的人物而已。小家伙可真的气坏了。

  “你会得到一些好的礼物吧?”卡尔松问。  

  小家伙想,他们用这样的方法命令一个身价亿万元的孩子,但是他没有说出,他反而说:“我说‘死也不’,你们肯定明白,我的意思就是‘不,谢谢’。”  

  他歪着头,仔细欣赏着。  

晚上,爸爸妈妈要去看电影,布赛有一场球赛,碧丹则要邀请新男朋友佩勒来家里约会。小家伙心情非常糟糕,不仅因为孤独,还因为卡尔松的不辞而别。更让人讨厌的是,碧丹要求小家伙晚上不要在起居室露面。

  “这我不知道。”小家伙说。  

  “但是一位绅士是不会这么说的,”爸爸坚持说。“而你大概很想当一名绅士吧,小家伙?”  

  “多漂亮的画,”他说。“真是美极了!不过可能不如我的画美。”  

小家伙只好坐到自己房间去了。这时候空中传来了螺旋桨声,转眼之间卡尔松就从窗子飞了进来。

  他叹息着。他当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地球上没有比这个东西他更想要的,但是他得不到。  

  “不,我宁愿做你这样的人,爸爸。”小家伙说。当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主动要求把蒸汽机发动起来时,一位个子很小的小胖子慢慢地飞了进来。  

  小家伙从地板上跳起来,兴奋地站在那里。他对卡尔松的到来感到非常高兴。  

对于自己的不辞而别,卡尔松总是有一大堆的理由,他叉着腰,好像生气了:“我连回去看一看我的房子都不行吗?你妈妈、爸爸偏在我去看房子的时候来看我,那我有什么办法呢?”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得到一只狗,”他说。“但是我肯定会得到一大堆其他礼物,所以我还是会很高兴,那一整天我也不会想什么狗的事,这个决心我已经下了。”  

  妈妈、布赛和碧丹都笑了。小家伙不明白为什么,但是他想,他们是在笑爸爸,他很不喜欢他们这样做。  

  “你上边有很多画吗?”他问。  

小家伙结结巴巴,但是他还是喜欢他。他拿出了手电筒让卡尔松看。当小家伙告诉卡尔松,现在只有碧丹和她的新男友在家,而自己不能去起居室时,卡尔松大声叫道:“这太不公平了!我们找点乐子吧!”说着,他从小家伙的床上拉下一条毯子盖在头上,毯子像一个帐篷。同时,卡尔松又亮起了手电筒。帐篷开始朝门走去,走到了大厅,与起居室只隔一条厚厚的门帘。起居室里的灯灭了,碧丹和她的佩勒在说悄悄话。

  “啊,你可以有我,”卡尔松说。“而我相信,这比一只狗更有价值!”  

  “我想做你这样的人,对大家客客气气。”他一边说一边亲昵地看了父亲一眼。  

金沙电玩城,  “有好几千,”卡尔松说。“我是空闲的时候自己画的。有小公鸡、飞鸟和其他好看的东西。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画公鸡的画家。”卡尔松一边说一边用一个优美的旋转动作降落在小家伙旁边。  

一个声音说:“我爱你,碧丹!你呢?”小帐篷已经渐渐移动到了沙发附近。佩勒还没有得到回答,手电筒的亮光划破了室内的黑暗,径直照在他们脸上。

  他歪着头看着小家伙。  

  “我的孩子,”爸爸说。“你为什么不想再吃一点儿菜花?”  

  “真不错,”小家伙说。“还有……我能跟你到上面看看你的房子、你的蒸汽机和你的画吗?”  

他们一起跳了起来。小家伙笑得前仰后合:“她当然爱你,”他一边朝大厅跑一边喊着,“她为什么不呢!碧丹喜欢所有的小伙子,没错!”卡尔松一阵怪笑。他们慌慌张张地躲进了小家伙的房门。卡尔松急忙拧钥匙锁上门,然后站在那里满意地怪笑,而碧丹在外面用力敲门。

  “我正想你会得到什么礼物,”他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得到太妃糖?如果有的话,我认为,它一定要直接捐给公益事业。”  

  “不想,死也不。”小家伙说。  

  “当然能,”卡尔松说。“那还用说!衷心欢迎你。改日吧。”  

美丽的夜晚,小家伙给妈妈留了一个条:我在屋顶卡尔松那里。就拉着卡尔松的手飞了起来。卡尔松还是意犹未尽,仍然想找乐子。他们沿着屋脊往前走,走到了一间阁楼里面,那里有一个还没长牙的孩子,他在不停地哭。小家伙喂饱了孩子,哄他睡着了。卡尔松却决定来个恶作剧,以便警告孩子的父母不要随便留孩子一个人在家。他走到厨房,取出凉香肠片,塞到熟睡的孩子手里。

  “好,如果我得到一袋太妃糖,我将会给你。”小家伙说。  

  “但是吃了对身体有益呀。”妈妈说。  

  “能快点儿吗?”小家伙问。  

小家伙睁大眼睛看着他。也许父母真的不敢再把一个自己能走路和取香肠的小孩单独留在家里了。这时候外边楼梯上有人来了,两个人赶紧跑向窗子,爬到窗台上去了。

  他愿意为卡尔松做任何事情,现在他们要分手了。  

  “我相信可能是这样,”小家伙说。“因为人们越不喜欢吃的饭,对身体越有益。为什么维他命都在不好吃的饭里?我很想知道原因。”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我得先打扫一下,不过用不了多少时间。世界上最好的快捷清洁工,猜一猜,是谁?”卡尔松半真半假地问。  

钥匙在开锁,一个声音这样说:“妈妈的小苏姗,她总是睡呀,睡呀。”但是随后就听到有人惊叫了起来。小家伙知道那两个妈妈和爸爸已经看到了香肠。

  “卡尔松,后天我就要到外祖母家去,要在那里呆整个夏天。”小家伙说。  

  “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布赛说。“你大概认为它们应该在太妃糖、口香糖里吧?”  

  “可能是你吧?”小家伙说。  

休息了一会儿,卡尔松说:“我们去捉弄两个亭子间里的坏蛋吧!”小家伙就拉着卡尔松的手飞到了坏蛋的亭子间。

  卡尔松一开始显得很不高兴,但是随后郑重其事地说:“我也要到我外祖母家,她比你外祖母可外祖母多了。”  

  “这是很长时间以来你说过的惟一一句理智的话。”小家伙说。  

  “可能,”卡尔松喊叫起来,“可能……你不需要片刻的迟疑。世界上最好的快捷清洁工,就是屋顶上的卡尔松,这是尽人皆知的。”  

里面有说有笑,原来坏蛋有客人了,还有一位个子很小、和蔼可亲,系红领带的男人,看样子从农村来。

  “她住在什么地方,你外祖母?”小家伙问。  

  晚饭以后他走进自己的房间,他衷心希望卡尔松能来。他很快就要离开家,在此之前想尽可能多地跟卡尔松在一起。  

  小家伙愿意承认卡尔松在所有方面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他一定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伙伴,他已经体验到这一点。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很不错,但是不像屋顶上的卡尔松那么有意思。小家伙决定,下次他们一起从学校回家的时候,他一定要向他们讲述卡尔松的故事。克里斯特整天讲他那只名叫约伐的狗,小家伙一直因为那只狗而嫉妒他。  

卡尔松小声说:“我相信那两个坏蛋自己正在捣鬼,不过他们休想得逞!”

  “在一栋房子里,”卡尔松说。“你相信她整夜都在外边跑吗?”  

  卡尔松可能有同感,因为小家伙刚把头伸到窗子外边,他就飞来了。  

  “但是如果他明天仍然拉着那只老约伐,我就要给他讲屋顶上的卡尔松的故事,”小家伙想。“约伐怎么能跟屋顶上的卡尔松相比,我一定要这样说。”  

他们围在一张小桌子周围又吃又喝,两个坏蛋亲热地拍着系红领带的人的肩膀说:“我和鲁勒见到你不知有多高兴,亲爱的奥斯卡尔!”

  后来他们没有更多地谈论卡尔松的外祖母或者小家伙的生日宴会或其他什么事情,因为时间已经很晚,小家伙一定要上床睡觉,以便在他生日那天能及时醒来。  

  “今天你不发烧了吧?”小家伙问。  

  然而对小家伙来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比有一只自己的狗更令他向往。  

  他躺在床上,等着门被打开,大家涌进来──带着生日托盘、礼物和一切东西

  “发烧……我,”卡尔松说。“我从来没发过烧。发烧是假装的。”  

  卡尔松打断他的思索。  

──在这之前那几分钟是最让人焦急难忍的时刻。小家伙觉得,他激动得确实心慌了。  

  “你只是装作发烧?”小家伙吃惊地说。  

  “我想找点儿开心的事,”他一边说一边好奇地朝四周看了看。“你没有得到新的蒸汽机吗?”  

  但是现在他们来了,门外响起“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门被打开了,大家都来了,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  

  “对,我骗你才说我发烧了。”卡尔松一边说一边得意地笑了起来。  

  小家伙摇了摇头。蒸汽机,啊!卡尔松现在就在这里,妈妈爸爸可以看到,卡尔松确有其人。还有布赛和碧丹,他们如果在家也会看到。  

  小家伙直挺挺地坐在床上,眼睛显得很明亮。  

  “世界上最好的笑星,猜一猜是谁!”  

  “你想去问候一下我的妈妈和爸爸吗?”小家伙问。  

  “祝生日快乐,亲爱的小家伙。”妈妈说。  

  卡尔松一分一秒也不能静下来。在他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房间里转,对什么都好奇,翻箱倒柜。  

  “妙极了,”卡尔松说。“他们看到我一定很高兴,我英俊、绝顶聪明!”  

  大家一齐向他说“祝生日快乐”。蛋糕上插着八支蜡烛,托盘里放着各种礼物。  

  “不,今天我没有发烧,”他说。“我今天浑身是劲,很想找点儿乐子。”  

  卡尔松在地板上踱来踱去,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态。  

  礼物有好几件。不过没有以往过生日时那么多。小家伙数来数去,礼品盒没有超过四件。不过爸爸说:“今天稍晚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你不需要一大早将礼物都得到。”  

  小家伙很想乐一乐。但是他最想做的,是让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看看卡尔松,省得他们整天吵吵嚷嚷地说卡尔松根本不存在。  

  “不胖不瘦,”他补充说。“风华正茂。你妈见到我会很高兴的。”  

  小家伙对四个礼品盒感到很高兴:一盒水彩、一把玩具手枪、一本书和一条新牛仔裤,各样东西他都很喜欢。他们真好,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谁能像他一样有这么好的妈妈、爸爸和哥哥、姐姐呢!  

  “请等一会儿,”他很快地说。“我马上就回来。”  

  正在这个时候小家伙闻到从厨房里传出的一股轻微的炸肉丸子的香味儿,他知道吃饭的时间快到了。小家伙决定饭后再带卡尔松去问候妈妈和爸爸。妈妈们在炸丸子的时候,千万别去打扰她们。此外,也可能会发生妈妈或者爸爸与卡尔松谈起蒸汽机和书架被烧成黑点的事儿。一定要阻止出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想方设法阻止。在餐桌旁小家伙要用一种妙计使父母亲知道,他们应该怎么样对待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他只需要一点儿时间,吃完饭以后吧──这时间说最好,他将把全家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去。  

  他试着打了几枪,声音非常好。全家人都坐在他的床边听着,啊,他多么喜欢他们!  

  他迅速跑进起居室。布赛、碧丹已经走了,真气人,不过妈妈和爸爸还坐在那里,小家伙急切地说:“妈妈,爸爸,你们能一块儿到我房间来一下吗?”  

  “请吧,这就是你们要的屋顶上的卡尔松,”他将对他们这样说。他们将会大吃一惊。看他们怎么样大吃一惊肯定很有意思。  

  “啊,这个小不点儿来到世界上已经八年了。”爸爸说。  

  他不敢提卡尔松,在看到他之前最好不告诉他们。  

  卡尔松已经不再走动。他静静地站着,像猎犬一样用鼻子闻味儿。  

  “对,”妈妈说,“时间过得多快!你记得吗,那天斯德哥尔摩下雨?”  

  “你能进来坐在我们这里吗?”妈妈说。  

  “肉丸子,”他说,“我特别喜欢个儿小好吃的小肉丸子。”  

  “妈妈,我生在斯德哥尔摩吗?”小家伙问。  

  但是小家伙拉住她的胳膊。“不,你们一定要到我房间里看一件东西。”  

  小家伙有点儿窘迫,回答这类话实际上应该只有一句。  

  “对,你是生在这儿。”妈妈说。  

  经过劝说他把两个人都带走了,小家伙兴高采烈地打开自己房间的门。现在他们自己看吧!  

  “请留下来和我们吃晚饭吧,”这本来是他应该说的,但是他不敢理直气壮地把卡尔松带到餐桌旁。这与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在他们家吃晚饭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件事。如果是他俩,他就可以等家庭的其他成员在餐桌旁坐好以后走进来说:“好妈妈,请克里斯特和古妮拉和我们一起吃一点儿豌豆和甜饼吧!”  

  “那布赛和碧丹呢,他们生在马尔默吗?”  

  他失望得差点儿哭起来。房间里空无一人──跟他上次想介绍卡尔松时一模一样。  

  但是一位陌生的小胖子,他弄坏了蒸汽机、烧坏了书架──啊,那就是另一回事啦。  

  “对,他们生在那里。”  

  “让我们到底看什么呀?”爸爸问。  

  尽管这位小胖子刚才说过他特别喜欢吃个儿小、好吃的肉丸子但也不能去。让他吃上这种丸子对小家伙来说很重要,不然的话,卡尔松可能再不与小家伙玩了。啊,有这么多事与妈妈的小肉丸子联在一起。  

  “而你,爸爸,你生在哥德堡,你说过。”  

  “没什么。”小家伙含含糊糊地说。  

  “等一会儿,”小家伙说,“我到厨房去拿几个回来。”  

  “对,我是哥德堡人。”爸爸说。  

  正巧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小家伙逃过了解释。爸爸去接电话。妈妈在炉子上烙着甜饼,她要去照看,就剩下小家伙一人。他坐在窗子旁边,真地生卡尔松的气了,他决定对他实话实说,如果他飞来的话。  

  卡尔松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生在哪儿,妈妈?”  

  但是没有人飞来。相反,衣橱的门开了,卡尔松伸出了自己的笑脸。  

  “好,”他说。“好!不过要快一点儿!单看画儿填不饱肚子,如果有鸡或者其他吃的也行!”  

  “在埃舍尔图那。”妈妈说。  

  小家伙大吃一惊。  

  小家伙赶紧跑进厨房。妈妈穿着花格子围裙正站在炉子旁边,厨房里弥漫着香喷喷的肉丸子味儿。她不停地摇动煤气灶上的大炸锅,满锅焦黄、酥脆的小肉丸子不停地跳动。  

  小家伙突然用手搂住妈妈的脖子。  

  “天啊,你在衣橱里做什么?”他问。  

  “你好,小家伙,”妈妈说。“我们马上吃饭。”  

  “多么幸运,我们从四面八方聚在一起!”  

  “孵小鸡……不!闭门思过……不!躺在衣架上休息……对。”卡尔松说。  

  “好妈妈,我想用茶杯装几个丸子拿到我屋里去吃,”小家伙用极恳切的声音说。  

  大家都觉得是这样。他们对小家伙又唱了一遍“祝你生日快乐”,他用玩具手枪射击,发出震耳的响声。  

  小家伙完全忘记了生气的事,他对卡尔松适时出现只是感到高兴。  

  “亲爱的,再过几分钟就该吃饭了。”妈妈说。  

  这一天在他等着生日宴会的时候,他打了很多枪。他对爸爸说的那句话“今天稍晚的时候还会有很多”考虑了相当多。在幸福的一瞬间他曾考虑过,是不是会出现某种奇迹,他会得到一只狗。但是他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他责备自己,怎么会想这种蠢事呢──他下定决心,在整个生日这天不再考虑狗的事,要高高兴兴的。  

  “这真是一个捉迷藏的极好衣橱,”卡尔松说。“玩捉迷藏吗?我再躺上去,然后你猜我在哪儿。”  

  “好,不过我还是想先拿几个,”小家伙说。“吃完饭我再向你解释原因。”  

  小家伙是很高兴,下午妈妈开始布置他的房间里的桌子。她在桌子上摆了很多花和最好的粉红杯子──三个。  

  小家伙还没来得及回答,卡尔松早已经消失在衣橱里,小家伙听到,他正往衣架上爬。  

  “好,好,”妈妈说。“那你就先拿几个吧!”  

  “妈妈,应该是四个。”小家伙说。  

  “现在找吧。”卡尔松高声喊着。  

  她把六个肉丸子放进一个小盘子里。啊,味道好极了,焦黄、酥脆的小肉丸子,太理想了。小家伙双手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回到自己的房间。  

  “为什么?”妈妈惊奇地问。  

  小家伙把衣橱门敞开,没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躺在衣架上的卡尔松。  

  “来了,卡尔松。”他打开门的时候喊道。  

  小家伙卡住了。他不得不说他还请了屋顶上的卡尔松,尽管妈妈肯定不高兴。  

  “真没劲,你多讨厌,”卡尔松喊叫着。“你应该先在床上、桌子和其他地方找。如果你还这样,我就不玩了,你多讨厌!”  

  但是卡尔松不见了。小家伙端着肉丸子站在那里,找不到卡尔松了。他大失所望,情绪一落千丈。  

  “屋顶上的卡尔松也来。”小家伙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盯着妈妈。  

  这时门铃响了,随后妈妈从衣帽间喊:“小家伙,克里斯特和古尼拉来了。”  

  “他已经走了。”他对自己高声说。  

  “噢噢噢噢,”妈妈说,“噢噢噢噢!可能会吧,因为今天是你生日。”  

  这使卡尔松又高兴起来。  

  “劈──扑”,他突然听到有人发出这样的声音。“扑”!  

  她用手抚摸着小家伙长着浅色头发的脑袋。  

  “我们可以跟他们开开玩笑,”他小声对小家伙说。“把我关起来!”  

  小家伙朝四周看了看。在他的床头──毯子底他看到一个小鼓包在动。声音是从那儿发出的,转眼间卡尔松从被面里伸出了自己红红的脸。  

  “多么幼稚的编造,小家伙,真不敢相信你已经满八岁……你知道自己多大了吗?”  

  小家伙关上衣柜的门,他刚关好,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就来了。他们和小家伙同住一条街,在学校里是同一个班。小家伙非常喜欢古尼拉,他经常跟妈妈说起她“特别甜蜜”。他也喜欢克里斯特,已经原谅他在自己头上打的那个包。他经常跟克里斯特打架,但是随后又和好如初。此外,他不仅跟克里斯特打架,他与同街的几乎所有孩子都交过手,但是他从来没有打过古尼拉。  

  “哈哈”,卡尔松说。“‘他已经走了’,你说。‘他已经走了’──哈哈,我根本没走。我假装走了。”  

  “我风华正茂,”小家伙一本正经地说。“卡尔松也是。”  

  “你怎么从来不打古尼拉?”有一次妈妈问他。  

  这时候他看到了肉丸子。他立刻打开肚子上的开关,螺旋桨开始旋转,卡尔松从床上腾起,径直朝盘子飞去。他从盘子旁边一掠而过,顺手夹起一个肉丸子,再上升到屋顶,围着顶灯飞翔,满意地嚼着肉丸子。  

  生日总算熬到了,此时此刻已经到了“今天稍晚的时候”,但是他还是没有看见更多的礼物。  

  “她是那么甜蜜,所以我不打她。”小家伙说。  

  “美味佳肴,”他说。“肉丸子香极了!我几乎相信,只有我这位世界上最好的炸丸子厨师才能做出这样的丸子,但是事实证明,不是我做的,”卡尔松说。他朝盘子俯冲下来,又夹起一个丸子。  

  最后他得到一件。还没有放暑假的布赛和碧丹从学校回到家里,他们把自己关在布赛的房间里,不准小家伙去,他听见他们在里边笑,他们拿纸弄什么东西。小家伙非常好奇,但是不能进去,真把他气坏了。  

  但是古尼拉当然也有时候惹他生气。昨天,当他们放学回家的时候,小家伙曾经讲起屋顶上的卡尔松,当时古尼拉讥笑说,卡尔松是一种想象,是一种编造。克里斯特同意她的看法,小家伙被激怒后打了他。这时候克里斯特拿起石头砸在小家伙头上。  

  正在这个时候,妈妈在厨房里喊:“小家伙,我们吃饭了,你快来洗手!”  

  过了很长时间他们才出来,碧丹一边笑一边递给他一个包。小家伙非常高兴,他想立刻撕掉包装纸。这时候布赛说:“你一定要先读上面的诗。”  

  但是现在他们来了,克里斯特还带来了小狗约伐。看到约伐,小家伙甚至连藏在衣橱里的卡尔松都忘记了。小家伙认为狗是地球上最可爱的动物。约伐又蹦又叫,小家伙搂着它的脖子,用手拍打它。克里斯特站在旁边,平静地看着。他很明白,约伐是他的狗,不是别人的,所以小家伙怎么摸他的狗都行。  

  “我一定要去一会儿。”小家伙一边说一边放下盘子。“不过我很快就会回来。你要保证等我!”  

  他们是用很大的印刷体写的,以便小家伙能自己读,他读道:  

  当小家伙抚摸约伐正起劲的时候,古尼拉狡黠地一笑,随后说:“你的屋顶上的卡尔松那老家伙在哪儿?我们想,他应该在这里吧。”  

  “好,不过我在这段时间里干什么呢?”卡尔松说,随后咚的一声降落在小家伙身边,有点儿不高兴。“我一定得有点儿好玩的东西才行。你确实没有别的蒸汽机了?”  

  “每天和每一时刻
  你都为有一只狗在吵闹。
  姐姐和哥哥
  比你想象得要周到,
  为你买只头等小狗,
  你说,好不好?
  这只丝绒狗
  驯服、柔软和圆滚,
  不发脾气不狂叫,
  也不往地毯上乱撒尿。”  

  直到这时小家伙才想起躺在柜子里的卡尔松,但是因为他不知道卡尔松准备怎么开玩笑,所以他不便告诉克里斯特和古尼拉。他只是说:“啊啊,你说卡尔松是一种想象,你昨天说他仅仅是一种编造。”  

  “没有,”小家伙说,“不过你可以借我的积木玩。”  

  小家伙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对,他是编造出来的。”古尼拉一边说一边笑,脸上露出两个酒窝。  

  “好吧。”卡尔松说。  

  “把礼包打开,知道吗?”布赛说。但是小家伙把包扔在地上,眼泪夺眶而出。  

  “可惜他不是编造出来的。”小家伙说。  

  小家伙从他放玩具的柜子里拿出积木。这是一套非常好的积木,有很多不同的构件,可以组合成各种东西。  

  “啊,小家伙,怎么啦?”碧丹喊起来。  

  “他本来就是。”克里斯特说。  

  “给你,”他说。“你可以组装汽车、起重机和很多其他东西……”  

  “你不高兴啦?”布赛说,显得很不幸。  

  “他根本不是。”小家伙说。  

  “你难道不相信,世界上最好的积木能手知道哪些东西可以积,哪些东西不能积吗?”卡尔松问。然后他又快速地把一个肉丸子塞进嘴里,并朝积木扑过去。  

  碧丹用双臂搂着小家伙。  

  小家伙想,是继续这种所谓的“理智的解决”还是干脆打克里斯特一顿好。在他还没有决定下来之前,就听到衣柜里传来一声“咕-咕-咕”的叫声。  

  “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他一边说一边把所有的积木都倒在地板上。  

  “请原谅,我们只是跟你开开玩笑,知道吗?”  

  “这是什么?”古尼拉说,像一颗红樱桃一样的小嘴吃惊地张着。  

  小家伙不得不走,尽管他更愿意留下来,看一看世界上最好的搭积木能手的真本事。  

  小家伙用力挣脱开,泪水流过他的双颊。  

  “咕-咕-咕。”里边又叫了一声,跟公鸡叫得一模一样。  

  他走到门口时回过头来,最后看了一眼,卡尔松坐在地板上,自我陶醉地哼着歌:“好啊,好,我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好啊,好,我聪明有绝招……不胖不瘦相当、相当苗条……真好吃!”  

  “你们知道,”他抽噎着说,“你们知道,我想要的是一只活狗,你们不应该存心气我。”  

  “你在衣柜里养了一只公鸡?”克里斯特吃惊地问,约伐愤怒地叫了起来,但是小家伙得意得大笑起来,笑得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后那句是他吃第四个肉丸子时唱的。  

  他离开他们跑进自己的房间,趴到自己的床上。布赛尔和碧丹后面跟着,妈妈也跑了过来。但是小家伙理也不理他们。他哭得浑身打颤,整个生日的气氛都被破坏了。小家伙本来下定决心,没有得到狗也要高高兴兴,但是当他们送给他一只丝绒狗的时候……当他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越哭越伤心;他把脸深深地扎到枕头里。妈妈、布赛和碧丹站在床周围,他们也很伤心。  

  “咕-咕-咕。”衣柜里传出这样的叫声。  

  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都已经围着餐桌坐下。小家伙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围上餐巾。  

  “我一定给爸爸打电话,请他早一点儿回家。”妈妈说。  

  “我想打开看看。”古尼拉说。  

  “你要保证,妈妈,还有你,爸爸。”他说。  

  小家伙哭着……爸爸回家来有什么用呢?一切都让人扫兴,生日被破坏了,什么也于事无补了。  

  她打开门朝里看,克里斯特也跑过去看。一开始他们只看到那里挂了很多衣服,别的什么也没有。但是后来他们听到里面一声冷笑,当他们再往里看的时候,看到一位个子很矮的小胖子躺在衣架上。他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一只胳膊撑着头,摇着短粗的二郎腿,两只快乐的蓝眼睛闪闪发亮。  

  “我们要保证什么?”妈妈问。  

  他听见妈妈去打电话……但是他还在哭。他听见爸爸过一会儿回来了……但是他还在哭。他永远也不会再高兴了。他真不如死了,这样的话布赛和碧丹拿着自己的丝绒狗永远也不会忘记,在小家伙活着过生日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样对待他的。  

  不管是古尼拉还是克里斯特一开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约伐叫个不停,还是古尼拉先开了腔,她说:“这位是谁?”  

  “先保证。”小家伙说。  

  突然他们大家都站在他的床边──爸爸、妈妈、布赛和碧丹。他把脸更深地扎进枕头里。  

  “只是一种想象,”衣架上那位奇怪的人物说,并使劲抖着二郎腿。“一个小小的想象躺在这儿休息,一句话……一种编造!”  

  爸爸不愿意接受这没有前提的保证。  

  “小家伙,有个东西在衣帽间等着你。”爸爸说。  

  “你是……你是……”克里斯特结结巴巴地说。  

  “谁知道呢,说不定你又要我保证给你弄一条狗。”他说。  

  小家伙不答话,爸爸推了他肩膀一下。  

  “一个小小的编造,躺在这里学公鸡叫,就是这样。”这位小个子胖子说。  

  “不,不是什么狗,”小家伙说,“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当然可以做那个保证。不,那是另外一回事,没有任何危险,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们一定要守信用!”  

  “是你的一位要好的小朋友在衣帽间等你呢,听见了吗!”  

  “你是屋顶上的卡尔松?”古尼拉小声说。  

  “好吧,那我们保证。”妈妈说。  

  “是古尼拉还是克里斯特?”他没好气地说。  

  “对,你以为是什么?”卡尔松说。“你以为是住在92号的古斯塔夫老夫人偷偷地进来,在这儿躺一会儿吗?”  

  “好好,你们已经保证在蒸汽机的问题上不对卡尔松说三道四。”小家伙满意地说。  

  “不对,是一个叫比姆卜的。”妈妈说。  

  小家伙只是笑,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张着大嘴站在那里,显得很笨。  

  “哈哈,”碧丹说。“他们从来没见过卡尔松,怎么会说三道四呢?”  

  “我认识的人没有叫比姆卜的。”小家伙更加没好气地说。  

  “现在你们没的说了吧。”小家伙最后说。  

  “他们当然可以见。他现在正在我的屋子里。”  

  “可能是这样,”妈妈说。“但是他非常愿意与你交朋友。”  

  卡尔松从衣架上跳下来。他走到古尼拉跟前,半真半假地捏了捏她的面颊。  

  “不可能,我现在觉得,一个肉丸子卡到我的嗓子里了,”布赛说。“卡尔松真的在你屋子里?”  

  正在这时候从衣帽间传来狗叫声,声音很低很小。  

  “还是一个幼稚的编造吗?”他说。  

  “他要真在该多好啊!”  

  小家伙浑身肌肉都紧张起来,他紧紧地搂住枕头……啊,现在他一定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你……”克里斯特开口说话了。  

  这对小家伙来说确实是胜利的时刻。啊,如果他们能吃得快一点儿的话,他们会看到……  

  但是这时候再次传来狗的叫声,小家伙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你名字叫奥古斯特。”卡尔松问。  

  妈妈微笑着。  

  “是狗吗?”他问。“是一只活的狗吗?”  

  “我不叫奥古斯特。”克里斯特说。  

  “要能看到卡尔松我们确实会感到很高兴。”妈妈说。  

  “对,是给你的狗。”爸爸说。  

  “好,继续说下去。”卡尔松说。  

  “对,卡尔松也这么说。”小家伙保证说。  

  这时候他迅速冲到衣帽间,转眼间他就回来了,手里抱着──啊,千真万确!

  “他们叫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小家伙说。  

  他们总算吃完了水果羹。妈妈总算离开了餐桌。伟大的时刻来到了。  

──手里抱着一只达克斯狗。  

  “好,真不敢想象,人什么事都会遇到。”卡尔松说。“不过请不要为你们大家……都不姓卡尔松伤心。”  

  “大家都来。”小家伙说。  

  “这只活的狗是我的?”小家伙小声说。  

  他朝四周好奇地看了看,紧接着说:“我特别想找点儿乐子。我们能不能把椅子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从窗子里扔出去?”  

  “不用你请我们,”碧丹说。“我非要看一看那个卡尔松不可。”  

  当他伸出手去抱狗的时候,眼睛里仍然含着泪水。他的样子似乎认为,这只小狗随时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家伙认为这可使不得,他肯定知道妈妈和爸爸也不会同意。  

  小家伙走在前边。  

  但是比姆卜没有消失。比姆卜在他的怀里,比姆卜在舔他的脸,小声叫着吻他的耳朵。比姆卜是实实在在的活狗。  

  “啊,他们很古板,就是那么古板,”卡尔松说。“真没法子。那我们就找点儿别的乐一乐吧,不然的话我就不玩了。”他一边说一边撅起小嘴。  

  “记住你们所做的保证,”在开自己房间的门之前他说。“一个字都不能提蒸汽机的事。”  

  “现在高兴了吧,小家伙?”爸爸说。  

  “好,好,我们可以找点儿别的乐子。”小家伙恳求说。  

  他按下门的把手,开了门。  

  小家伙长出一口气。爸爸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呢?他很高兴,但是正如人们常说的,乐极生悲,人特别高兴也会流泪。  

  但是卡尔松已经耍起了牛脾气。  

  卡尔松不见了。他不见了。小家伙床上的毯子底下也没有鼓包了。  

  “那个丝绒狗,你知道吗,小家伙,把它当作比姆卜的玩具吧,”碧丹说道。“我们不是存心招你生气……没有那么坏。”她补充说。  

  “你们小心点儿,不然我就飞走了。”他说。  

  但是地板上立着一个用各种积木块搭起的塔。一个很高很窄的塔。尽管卡尔松可以搭出起重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但是这次他只满足于把积木重叠起来,所以变成了这座又高又窄的塔。在塔尖上还装饰了什么东西,显然是表示圆形塔尖,那是一个圆形的小肉丸子。

  小家伙原谅了一切。他没再听她说什么,因为他在跟比姆卜说话。  

  不管是小家伙,还是克里斯特和古尼拉都明白,如果卡尔松飞走了,那是多么大的不幸,他们百般企求卡尔松千万别走。  

  “比姆卜,小比姆卜,你是我的狗。”  

  卡尔松坐了一会儿,牛脾气还没有过去。  

  然后他对妈妈说:“我觉得,比姆卜比阿尔贝里更可爱。因为粗毛达克斯狗是狗当中最可爱的。”  

  “不敢保证,”他说,“但是可能我会留下,如果她抚摸着我说‘亲爱的卡尔松’。”他用又短又粗的食指指着古尼拉说,古尼拉赶紧抚摸他。  

  这时候他想起来,古尼拉和克里斯特随时都会来,噢呀,噢呀,他真不明白,人一天会有那么多好事。想想看,如今他们会看到,他已经有狗了,一只实实在在的狗,而且是世界上最可爱、最可爱、最可爱的狗。  

  “亲爱的卡尔松,留下来我们一起玩吧。”她说。  

  但这时候他变得不安起来。  

  “好好,那我就留下。”卡尔松说,孩子们松了一口气,但是为时过早。  

  “妈妈,我能把比姆卜带到外祖母家去吗?”  

  “过一会再见!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可以玩到八点,八点以后你要上床睡觉,小家伙。我会到你屋里跟你说晚安。”  

  “当然可以,你坐火车时把它放在这个篮子里。”妈妈一边说一边指着一个布赛从衣帽间拿进来的狗篮子。  

  衣帽间的门咚的一声关上了。  

  “噢噢噢噢,”小家伙说“噢噢噢!”  

  “她没有说,我可以玩到什么时候,”卡尔松说,他又撅起嘴。“我不玩了,如果这么不公平的话。”  

  正在这时候门铃响了。古尼拉和克里斯特来了,小家伙朝他们跑过去,高声说:“我已经有了一只狗:这是我自己的狗!”  

  “你愿意玩多长时间就玩多长时间。”小家伙说。  

  “是吗,它多么可爱。”古尼拉说。但是后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说:“祝你生日快乐!这是克里斯特和我的礼物。”  

  卡尔松把嘴撅得更高了。  

  她递过一袋太妃糖,然后她弯下腰,对比姆卜又一次高声说:“啊,它多可爱呀!”  

  “我为什么不能像其他人那样八点被赶走,”卡尔松说,“我不玩了……”  

  小家伙听了很高兴。  

  “我也让妈妈八点钟时把你赶走,”小家伙马上说。“我们玩什么呢?”  

  “几乎与约伐一样可爱。”克里斯特说。  

  突然卡尔松的沮丧烟消云散。  

  “几乎更可爱,”古尼拉说。“甚至比阿尔贝里更可爱。”  

  “我们可以玩魔鬼吓人,”他说。“你们不知道,我只要拿一个小被套就行。如果我每吓死一个人能得到五分钱的话,我就可以给自己买很多太妃糖。我是世界上最好的魔鬼。”卡尔松说,快乐的眼睛闪闪发亮。  

  “对,比阿尔贝里可爱多了。”克里斯特说。  

  小家伙、克里斯特和古尼拉喜欢玩魔鬼游戏,但小家伙说:“我们别玩得过分可怕!”  

  小家伙认为,古尼拉和克里斯特,两个人都非常好。他请他们到生日餐桌就坐。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你用不着教世界上最好的魔鬼怎么样玩魔鬼。我只需把他们吓死一点儿,他们发现不了。”  

  妈妈已经在餐桌上摆满了很多很多小面包,里边夹着火腿、奶酪,还有很多点心。餐桌中间放着一个生日蛋糕,上面有八支蜡烛。  

  卡尔松走到小家伙床前,拿下被套。  

  妈妈从厨房端来一大壶热巧克力并马上倒进五个杯子里。  

  “这个被套可以变成一件魔鬼西服。”他说。  

  “我们要不要等一等卡尔松?”小家伙谨慎地问。  

  他从小家伙写字台的抽屉里找到一支黑色粉笔,用它在被套上画了一张可怕的魔鬼脸,然后他用小家伙的剪刀在上边剪了两个洞当眼睛,小家伙想阻止,但没有来得及。  

  妈妈摇摇头。  

  “被套……小事一桩,”卡尔松说。“一个魔鬼必须能看见路,不然的话他可能走到东南亚或者其他的地方。”  

  “我觉得我们不必管那个卡尔松了。因为你知道,我差不多可以保证他不会来。从现在起我们完全用不着管他了。因为你现在已经有了比姆卜。”  

  他把被套像斗篷一样盖在头上,只有他的两只小胖手从侧面伸出来。尽管孩子们知道被套下面是卡尔松,他们还是有点儿害怕,约伐愤怒地叫起来。当魔鬼发动起自己的螺旋桨、蒙着被套围着顶灯飞来飞去的时候,约伐就叫得更凶了。那气氛显得确实可怕。  

  对,现在他确实有了比姆卜……但是小家伙还是希望卡尔松能参加他的生日宴会。  

  “我是一个有螺旋桨的小魔鬼,野蛮但是很漂亮。”卡尔松说。  

  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在桌子旁边坐下,妈妈把夹肉面包递到他们手里。小家伙把比姆卜放在小篮子里,他自己也坐下。  

  孩子们静静地站着,惊恐地看着他,约伐叫个不停。  

  妈妈走了,就剩下孩子们自己了。  

  “当我来的时候,我很喜欢身后螺旋桨的声音,”卡尔松说。“但是如果我装小魔鬼,可最好让声音小一点,像这样!”  

  布赛把头伸进来,高声说:“你能留下一点蛋糕吗?碧丹和我也想吃一块。”  

  这时候螺旋桨的声音几乎没有了,比刚才显得更有魔力。  

  “好,我当然可以留,”小家伙说。“尽管不怎么合理,因为在我出生之前,你们已经吃了七年独食。”  

  现在就等着找一个魔鬼要吓唬的目标了。  

  “别强词夺理。我要吃一大块。”布赛一边说一边关上门。  

  “我要到前廊去,那里总是有人来,我要把他吓休克了。”  

  他刚关上门,就传来嗡嗡声,卡尔松飞了进来。  

  电话铃响了,但是小家伙没有兴趣去接,他任电话铃响。  

  “你们都开始了?”他高声说。“你们吃了多少啦?”  

  卡尔松故意叹息和呻吟。卡尔松认为,一个魔鬼如果不会叹息和呻吟,就失去了意义,这是小魔鬼首先要在魔鬼学校里学的。  

  小家伙安慰他说,他们一点儿也没吃呢。  

  这一切占了不少时间。当他们做好到前廊里装魔鬼吓人的准备以后,他们听到一种奇怪的开门声。一开始小家伙以为是妈妈爸爸回家来了。但是他看到一根长长的铁棍从信箱处伸进来。这时候小家伙突然想起来前几天爸爸给妈妈念的那段报纸。报纸上说,如今这个城市里溜门撬锁的小偷很多。小偷先打电话,看家里有没有人,如果没人接电话,他们就赶紧跑来,撬开门,把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  

  “好。”卡尔松说。  

  小家伙害怕了,他知道小偷正在进来,克里斯特和古尼拉也害怕了。刚才克里斯特把约伐锁在小家伙的房间里了,免得装鬼吓人的时候它叫,现在他后悔了。  

  “你应该对小家伙说‘祝你生日快乐’。”古尼拉说。  

  但是只有一个人不害怕,他就是卡尔松。  

  “是吗?对,‘祝你生日快乐’,”卡尔松说,“我坐在什么地方?”  

  “别着急,沉住气,”他小声说。“魔鬼吓人的最好时机来了。走,我们藏到起居室去,因为你父亲把金条和宝石大概都藏在那里。”他对小家伙说。  

  没有卡尔松的杯子,当他发现发后,便撅起大嘴,显得很生气。  

  卡尔松、小家伙、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很快躲进起居室。他们爬到家具底下藏起来。卡尔松钻进一个古色古香的衣柜,那是妈妈放衣被用的,然后自己关好门。他刚刚做完这一切,小偷就破门而人。躺在火炉旁边沙发后面的小家伙仔细地朝前看着。地板中央站着两个小偷,样子十分可怕。而且──真是无巧不成书──小偷不是别人,正是飞勒和鲁勒。  

  “我不玩了,如果那么不公平。为什么我不能有个杯子?”  

  “噢呀,一定要找到他们放细软的地方。”飞勒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  

  小家伙赶紧把自己的给他。他蹑手蹑脚地到厨房里为自己拿了另一个杯子。  

  “当然在这里。”鲁勒一边说一边指着那个有着很多小抽屉的古老百宝柜。小家伙知道,妈妈平时买东西的钱就放在其中的一个抽屉里,另一个抽屉里放着祖母给她的耳环和胸针。爸爸参加射击比赛得的金质奖章也放在那里。小家伙想,如果小偷把那些东西都拿走就太可怕了,他躺在沙发后边差一点儿哭出声来。  

  “卡尔松,我得到一只狗,”他回来的时候说。“它躺在那儿,名字叫比姆卜。”  

  “你负责这档子事,”飞勒说。“我趁这会儿到厨房里喽几眼,看看他们有没有银勺子。”  

  “是吗,真有意思,”卡尔松说,“这个肉夹面包归我……那个归我……那个也归我!”  

  飞勒走了,鲁勒开始翻箱倒柜。他满意地吹着口哨,因为此时他已经找到了耳环和胸针。  

  “这是真的,”后来他说。“我给你带来一件生日礼物,我是所有人当中最好的。”  

  但是后来他就不再吹口哨了,因为从柜子里走出一个魔鬼,并且发出低沉而可怕的呻吟。当鲁勒转过身来看见魔鬼时,声音就卡在嗓子里了,钱、耳环和胸针全掉在地上了。魔鬼围着他转来转去,又呻吟又叹息,并突然奔向厨房。瞬间飞勒跑丁过来,脸色苍白,高声喊着:“鼠勒,一个愧!”  

  他从裤兜里掏一个哨子,递给小家伙。  

  他想说:“鲁勒,一个鬼”,但是他被吓坏了,说成了“鼠勒,一个愧”。也难怪他害怕了,因为那个魔鬼就是冲他来的,发出可怕的叹息和呻吟。鲁勒和飞勒朝门跑过去,魔鬼发出的叫声一直在他们耳边回响。他们跑到衣帽间,又冲到门外。但是魔鬼没有放过他们,一直追到楼梯,在他们后边用一种刺耳、可怕的魔鬼声音高喊:“别着急,沉住气!我很快就会赶上你们,让我们好好玩一玩!”  

  “你可以用它对你的比姆卜吹,我也经常对我的狗吹,我的狗叫阿尔贝里,会飞。”  

  不过卡尔松玩魔鬼游戏玩烦了,回到起居室;小家伙拾起钱、耳环和胸针,把它们放回原处,古尼拉和克里斯特收拾起飞勒从厨房往起居室跑时掉在地上的所有银勺子。  

  “它们都叫阿尔贝里吗?”克里斯特问。  

  “世界上最好的魔鬼,就是屋顶上的卡尔松,”魔鬼一边说一边脱掉魔鬼服。孩子们开心地笑着,卡尔松说:“没有任何东西比魔鬼更能吓跑小偷。如果人们知道这有多好的话,他们会在全城的每一个钱柜旁边拴一个性情暴躁的小魔鬼。”  

  “对,几千只都叫这个名字,”卡尔松说。“我们什么时候切蛋糕?”  

  小家伙高兴得跳起来,因为妈妈的钱、耳环、胸针,爸爸的金质奖章和所有的银勺子都得救了,他说:“想想看,人们是多么愚蠢,他们竟相信有魔鬼!没有任何超自然的东西,这是爸爸说的。”  

  “谢谢大好人卡尔松送我口哨。”小家伙说。  

  他强调说:“多么愚蠢的小偷,他们竟相信从柜子里能出来一个魔鬼,没有任何超自然的东西,屋顶上的卡尔松除外。”

  “啊,用这个口哨对着比姆卜吹会多有意思。”  

  “不过,有时候我要借用一下,”卡尔松说。“可能要经常借。”他一边说一边不高兴地问:“你也得到太妃糖了?”  

  “对,我当然得到!”小家伙说。“古尼拉和克里斯特给的。”  

  “它应该直接用于公益事业。”卡尔松一边说一边抓过糖袋。他把糖袋装进口袋,拿三明治大吃特吃起来。古尼拉、克里斯特和小家伙紧吃慢吃才吃到一点点,不过妈妈准备了很多。  

  在起居室里坐着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  

  “你们听,他们在里边吃得多高兴,”妈妈说。“啊,我真高兴,小家伙有了自己的狗,当然照顾起来也一定很麻烦,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对,现在他会忘掉关于卡尔松的很多幻想,这一点我敢保证。”爸爸说。  

  在小家伙房间里孩子们又说又笑,妈妈说:“我们不进去看看他们?这些小家伙非常可爱!”  

  “好,我们进去看看他们。”碧丹说。  

  他们大家: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想进去看看小家伙的生日宴会。  

  是爸爸开的门。不过是妈妈首先叫起来,因为是她首先看见一位小胖子坐在小家伙旁边。  

  这位小胖子耳朵上沾了很多奶油蛋糕。  

  “啊,我差点儿休克。”妈妈说。  

  爸爸、布赛和碧丹静静地站在那里看。  

  “卡尔松还是来了,你看见了吧,妈妈。”小家伙高兴地说。啊,生日过得多么吉祥。  

  那位小胖子抹去嘴上的奶油蛋糕,然后他用一只肥胖的手向妈妈、爸爸、布赛和碧丹打招呼,手上的奶油直朝周围飞溅。  

  “你们好,”他高声说。“你们过去肯定没有荣幸见我吧?我的名字叫屋顶上的卡尔松,噢呀,噢呀,古尼拉你少拿点儿,我还想再吃点儿呢!”  

  他抓住古尼拉用叉子叉着蛋糕的手,强迫她放下。  

  “从来没见过这么馋嘴的小姑娘。”他说。  

  然后他自己吃了一大块。  

  “世界上最好的蛋糕美食家,就是屋顶上的卡尔松。”他说,脸上露出太阳般的微笑。  

  “快来,我们走吧。”妈妈小声说。  

  “好,我就不留你们啦。”卡尔松说。  

  “答应我一件事,”当他们关好门时爸爸对妈妈说,“你们大家,你布赛,还有碧丹,答应我一件事!不要对任何人讲,绝对不要对任何人讲!”  

  “为什么呢?”布赛问。  

  “没有人会相信,”爸爸说。“如果他们相信了,我们这辈子就不会再有一分钟安宁。”  

  爸爸、妈妈、布赛和碧丹拉钩,他们保证不对任何人讲起小家伙结交的这位奇怪的伙伴。  

  他们说话算数。没有任何人听他们讲过关于卡尔松的一个字。因此卡尔松得以继续住在没有人知道的那间小房子里,尽管他的房子就在斯德哥尔摩极其普通的一条街道上的一栋普通的屋顶上。卡尔松可以四处走动,可以安安静静地找乐子,他也正是这样做的。因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笑星。  

  当所有的三明治、所有的点心和蛋糕都吃完以后,古尼拉和克里斯特回家了,比姆卜也睡着了,这时候卡尔松跟小家伙告别。卡尔松坐在窗台上准备起程。窗帘慢慢地摆动着,天气很温暖,因为是夏天了。  

  “大好人卡尔松,我从外祖母家回来的时候,你大概还会住在屋顶上吧?”小家伙说。  

  “别着急,沉住气,”卡尔松说。“如果我外祖母放我回来的话。但是不敢保证,因为她认为,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外孙子。”  

  “那你是吗?”小家伙问。  

  “对,我的上帝,除了我能有谁呢?你能想到谁?”卡尔松问。  

  他打开差不多位于肚脐上方的开关,螺旋桨开始转动。  

  “当我回来的时候,我要吃更多的蛋糕,”他高声说,“因为吃蛋糕不会发胖。再见,小家伙!”  

  “再见,卡尔松!”小家伙高声说。  

  卡尔松就这样飞走了。  

  在小家伙床边的小篮子里,比姆卜躺着睡觉。小家伙弯下身子看着它。他闻着它,用一只粗糙的小手抚摸着小狗的头。  

  “比姆卜,明天我们要到外祖母家去,”他说。“晚安,比姆卜!睡个好觉,比姆卜!”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当世界上最好的蒸汽机手主动要求把蒸汽机发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