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儿童文学 > 大女儿对妈妈说,银鼻子绅士又到了洗衣妇的家

大女儿对妈妈说,银鼻子绅士又到了洗衣妇的家

2019-12-28 07:09

  从前,有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女儿以替人洗衣为生。一家四口每日竭尽全力洗着衣服,但还是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一天,大女儿对妈妈说:

从前,有一个洗衣妇,她的男人早死了,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女儿不停地干活,想多赚点钱。尽管这样,她们还是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有一天大女儿说:活在这个世界上,还不如去侍候魔鬼。不能这么说!母亲听了很害怕,低声说,你这样说,将会把灾难引到自己头上来的。过了几天,有一个全身穿着黑衣的绅士来到她们家里,他说话很有礼貌,使人感到愉快,不过他的鼻子竟是用银子做的。他对洗衣妇说:我知道您有三个女儿,请您放一个到我家去干活吧!洗衣妇虽然很想放一个女儿去他那里干活,但是这绅士长着银鼻子使她心里感到很不安。她把大女儿叫到一边,说:女儿,你自己拿主意吧。我看他这个人有点怪,人家的鼻子都是肉的,他的鼻子是银的,你要是想去的话,以后可不能后悔啊大女儿对家庭已经非常厌恶,她准备同这个陌生人到任何一个地方去。洗衣妇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为她准备了一点东西,就送他们上路了。他们的路程很遥远,走过了森林,登上了高山,在他们面前突然出现了很亮的光。大女儿不安地问:下面是什么地方?银鼻子绅士说:你别怕,那里就是我们要去的家。姑娘同银鼻子绅士继续朝前走,但她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了。银鼻子绅士的家是一座大城堡。走进城堡后,他领着姑娘到各个房间里去看。姑娘只见那里的房间一个比一个神奇。银鼻子绅士把房间的钥匙都给了姑娘。但当他们走到最后一个房间的门口时,银鼻子绅士说:我的房子就是这些,你是这里的全权女主人,但是这个房间的门不能开。你要是打开,就只好怪你自己了。说完,他把最后一把钥匙也交给了姑娘。姑娘拿了钥匙,心想,那里面一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当家里只留下我一个人时,我一定要去打开看看。半夜里,姑娘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得很熟,银鼻子绅士悄悄地走了进来,在姑娘的头发上插了一朵新鲜的玫瑰花,然后又无声地走出去了。第二天早晨,银鼻子绅士有事情出去了,家里只留下姑娘一个人。她拿了一串钥匙,直向银鼻子绅士禁止她进去的最后一间房间走去。她轻轻地把门稍微打开一点点,就蹿出来可怕的火舌和烟柱,只见房间里面受苦的灵魂在火与烟里抽搐着。这时她全明白了:银鼻子绅士原来是魔鬼,这房间是个地狱。她吓得尖叫了一声,赶紧关上门。但火舌已经烧着了她头上的玫瑰花。银鼻子绅士回家后,看见姑娘头发上的玫瑰花凋败了,就叫了起来:

  “这样还不如去给魔鬼干活,我想离家出外谋生。”

银鼻子绅士

  “千万别这样说,我的孩子,”妈妈说,“这样你会惹祸上身的。”

啊!你竟敢不听我的话!说完,他拉着姑娘,打开地狱的门,把她也扔进了火里。第二天,银鼻子绅士又到了洗衣妇的家里。他对洗衣妇说:你的女儿叫我告诉你,她在我家里过得很好,不过工作很忙,她需要找个帮手,你是否能把第二个女儿交给我?洗衣妇答应了。银鼻子绅士带着洗衣妇的第二个女儿来到城堡里。像上一次那样,他把全部钥匙都交给了她,并告诉她:不能打开最后一间房子的门。姑娘感到很奇怪,心想:还有这样的事啊!我偏要把它打开,看看里面的秘密!晚上,姑娘在床上睡觉时,银鼻子绅士偷偷地走到她的房间里,在她头发上插了一支新鲜的石竹。第二天早晨,银鼻子绅士离家后,姑娘就忍不住打开了禁止打开的门。里面又蹿出来可怕的火舌和烟柱,还有人的呼叫声,把姑娘吓了一跳,赶紧关上门就跑。现在她明白:银鼻子绅士是个魔鬼!银鼻子绅士回来后,看到姑娘头发上的石竹枯萎了,就一句话也没说,把这姑娘也扔进了这可怕的房间。第二天,银鼻子绅士穿着大官的衣服,又来到洗衣妇家里。我家里很忙,你的两个女儿还应付不了,你把小女儿也交给我吧!洗衣妇答应了。这样,小女儿也到了城堡里。小女儿叫流奇霞、是三姐妹中最聪明的一个。银鼻子绅士也带着她看了整个城堡,交给了她所有的钥匙,并禁止她打开最后一道门。晚上,流奇霞刚刚合拢眼皮,银鼻子绅士就在她头发上插了一朵茉莉花,然后悄悄地走了。第二天早晨,流奇霞走到镜子前梳头时,发现了插在头上的花,她微笑了一下,心想:这一定是银鼻子绅士插在我头发上的。这朵花多可爱!我把它放在水里。想到这儿,姑娘把茉莉花放在一杯水里,她不慌不忙地梳头。当她知道城堡里只有她一个人时,就想:现在我去看看,那间神秘的房间里有什么名堂? 她走到那里,轻轻地推开一点门缝,里面就蹿出火舌和烟柱。流奇霞吓了一跳,但她很快镇静下来,觉得里面还有人在呼叫,朝里一看,她看到受苦者在火焰中挣扎的痛苦面孔,其中有她的两个姐姐。这时,她们也发现了自己的妹妹,就叫了起来:流奇霞!流奇霞!快救救我们!把我们拉出去!但流奇霞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她只得狠狠心,把门关上了。在魔鬼回来之前,流奇霞又把茉莉花插在自己的头发上,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银鼻子绅士看了一下茉莉花,不由地喊道:啊,它多新鲜!

  没过几天,她们家里来了一位绅士,身着黑衣裤,衣冠楚楚的,长着一只银鼻子。

银鼻子绅士

  “我听说您有三个女儿,让我带走一个做我的仆人吧。”他对妈妈说。

那当然。谁头上会带枯萎的花呢?银鼻子绅士连忙回答说:当然,当然。我说你是个好姑娘,如果就这样生活下去,我们就很合得来了,你喜欢这里吗?当然喜欢!但是有一件事使我不能安宁。什么事?不知道母亲的消息。我们分别时,她身体不大好。银鼻子绅士问:就是这件事使你不安吗?那好,明天我去看看你母亲。谢谢主人。你待人真好。如果你明天就去,我想收集一袋脏衣服带给我母亲去洗,如果母亲身体好了,她会洗完的。不过,这会使你负担太重吗?银鼻子绅士笑了:就是这点小事!不管有多重,我很高兴带去。这天银鼻子绅士一走出城堡,流奇霞就打开地狱的门,把大姐拉了出来,叫她钻进大口袋,并叮嘱她:姐姐,你坐着不要动,魔鬼马上就要回来。他会把你背到家里去。如果你感到他想要把口袋放在地上时,你就说,我看见!我看见!银鼻子绅士回来后,流奇霞就对他说:这袋里是要洗的衣服。您真的愿意把它带给我母亲吗?你不相信?我当然相信。不过,我有种特别的能力:我的眼睛能看得很远很远,如果您把袋子放在地上,我是必定会看见的。银鼻子绅士笑了一下,他可不相信流奇霞能看得那么远。只是说了一声。脏衣服很重。就背起大口袋上路了。银鼻子绅士走到半路上,他想:让我来看看袋里有什么好东西。这个姑娘不要借洗衣服,把我家里的东西都偷空了。于是,他把大口袋朝地上一放。就在这时,袋里的大姐马上叫了起来:我看见!我看见!真该死!她真的能看得这么远。银鼻子绅士嘟嘟哝哝说了一句,又把沉重的口袋驮在背上,走到了洗衣妇的家里。对洗衣妇说:你女儿给你送来了换洗的衣服,叫我问你身体可好?洗衣妇当然很高兴,连声说好。银鼻子绅士走后,洗衣妇打开了口袋,她的大女儿顿时出现在她面前,洗衣妇当然是既高兴,又惊奇。过了一个星期,流奇霞又装作十分忧愁的样子,要求银鼻子绅士给她带来母亲的消息,并叫他背着第二袋脏衣服到母亲家里去。

  妈妈对这人的银鼻子看不惯,要不然,她会立即让女儿跟他走。她把大女儿叫到一旁,对她说:“人世间长着银鼻子的人是没有的,你得留点神,要是跟他走,将来你一定会后悔。”

银鼻子绅士

  但女儿急不可待地要离开家,还是跟他走了。他们走了很远的路,穿过森林,越过高山,到了一个地方,远远地看见前边有一处亮光,好像在着火。“那是什么?”姑娘问,这时她开始有点担忧了。

这样,银鼻子绅士把流奇霞的二姐背着上路了。他还是不敢望一下袋里的东西,因为每当他想要放下口袋时,就会听见声音:我看见!我看见!这时,洗衣妇早已认清了银鼻子绅士的真面目,所以当他又来时,洗衣妇怕得要命,担心他向自己要洗好的衣服。但是银鼻子绅士把袋子放在地上时,说:洗好的衣服,我下次来拿,这个可恶的口袋压坏了我的背,我想回去时轻松一些。说完,他就走了。洗衣妇赶紧解开大口袋,拥抱第二个女儿。这时,她很为小女儿操心,因为她还在魔鬼的手中!流奇霞怎么办?几天以后,流奇霞又要求银鼻子绅士给她带来母亲的消息。这时,银鼻子绅士实在不愿再背那么重的脏衣袋了。但是他见流奇霞是那么听话、聪明,只好答应了。就在他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流奇霞装作生病,很早就去睡了。她对银鼻子绅士说:我把一袋衣服放在门边,如果明天早晨身体感到不舒服,起不来,你就自己拿去好了。原来,流奇霞用破布缝了一个同自己身材一样大的洋娃娃,放在自己床上,盖上被子,然后剪下自己的辫子,缝在娃娃头上,她自己钻进放脏衣服的口袋里去了。第二天早晨,银鼻子绅士看见姑娘还睡在床上,盖着被,就自己背上口袋出发了。他心里想:今天她病了,大概不会看着我了吧!我来看看,袋里是否真的是脏衣服? 他把口袋轻轻地放下来,刚要动手解开时,又听见了流奇霞的声音:我看见!我看见!该死的,声音那么近!好像她就在旁边!同这个姑娘还是不开玩笑好!于是他又背起大口袋走了,他敲了敲洗衣妇家的门说:洗好的衣服以后来拿,我急于回家,流奇霞生病了洗衣妇起先很急,但等她解开口袋,见到小女儿时,高兴得连嘴都闭不拢了。就这样,他们全家战胜了魔鬼,又团圆了,流奇霞还从魔鬼家里拿了许多钱,所以从这以后,她们的生活过得很好。

  “是我家,我们就去那里。”银鼻子说。

银鼻子绅士

  姑娘跟着他继续往前走,全身上下忍不住哆嗦。他们来到一座巨大的宫殿,银鼻子带着她,参观了所有的房间,一间比一间漂亮,每看一个房间,他都把钥匙交给她。走到最后一个房间门口,银鼻子把钥匙递给她后说:“这个门你无论如何不能打开,否则,你就麻烦了!这里的一切,你都可以做主,只有这个房间除外。”

  姑娘心想:这里一定有什么名堂!她决定等银鼻子一离开这里,就打开看看。晚上,姑娘正睡在自己的房间里,银鼻子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他走近姑娘的床边,在她的头发上插了一朵玫瑰花,就又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银鼻子出去办事了。只剩姑娘一个人拿着一大串钥匙留在家里,她立即跑去开那扇被禁止打开的房门。刚打开一条缝隙,就从里面冲出了好多火苗和烟雾,火苗和烟雾尽是被火烧炼的罪恶的灵魂。姑娘这时才明白银鼻子就是魔鬼,而这个房间就是地狱。她大叫一声,立即关上房门,想尽量跑远一点,离开这个地狱之屋,但火舌还是烧到了她头上的插着的那朵玫瑰花。

  银鼻子回到家,看到那朵烫焦了的玫瑰花,就说:“怎么,你就是这样听我的话的吗!”他一把抓住姑娘,打开地狱的门,把她扔进了火中。

  第二天,他又来到寡妇家,说:“您的女儿在我那里住得很好,但活儿太多,她需要个帮手。您能让二女儿也跟我去吗?”就这样,银鼻子带着另一个姑娘回到了宫殿。他也给姑娘看了每个房间,把房间的钥匙也都给她,也对她说所有的房间都可以打开,只有最后那间除外。姑娘说:“您不必担心,我为什么要开它呢?我不想了解您的私事。”晚上,姑娘上床休息以后,银鼻子悄悄地来到她的床前,把一朵康乃馨插在她的头发上。

  第二天早上,银鼻子一出门,姑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打开那扇禁门。只见里面满是烟雾、火苗,还有罪恶灵魂的嚎叫,在火中她还发现了自己的姐姐。“妹妹,快救救我!把我从这个地狱里救出去!”姐姐冲她大叫。但姑娘吓得早已魂飞魄散了,她连忙关上门,拔腿就逃,但不知该躲到哪里去,因为她确信银鼻子就是魔鬼,而她早被他捏在手心里,无处可逃。银鼻子一回来,首先看姑娘的头发,看到康乃馨被烤焦了,便一句话不说,抓起她,把她也扔进了地狱。

  次日,银鼻子照旧穿得像大人物一样,又来到寡妇家。“我家的活太多,两个姑娘还干不完,您把三女儿也让我带去,好吗?”就这样,他又把三女儿带了回来。三女儿名叫露琪亚,在三姐妹中,她最有头脑。银鼻子也带她看了每个房间,然后照旧叮嘱了她,而且当她睡了之后,也在她的头发上插了一朵花,是一朵茉莉花。早上,露琪亚起床后,就去梳头,照着镜子,她发现了头上的茉莉花。她自语道:“看哪,银鼻子给我插了一朵茉莉花。多优雅的想法!可是,我要让它保持新鲜。”她把花插在一个水杯里。梳完头,看看家里只剩她一个人,她就想:我现在去看看那扇神秘的门里有什么。

  刚把门打开,烈火扑面而来,只见里边炼着很多人,而且人群中,她发现了她的大姐,然后又看见了二姐。她们大声叫着:“露琪亚!露琪亚!快拉我们出去!救救我们!”

  露琪亚先是关好了门,然后思考如何才能救出两位姐姐。

  魔鬼回来的时候,露琪亚早已把那朵茉莉花又插到了头上,装作没事的样子。银鼻子看了一眼茉莉花,说:“噢,还鲜着呢。”

  “当然,它怎么会不新鲜呢?谁会把枯败的花戴在头上?”

  “不是,我只是这么说说罢了,”银鼻子说,“我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姑娘,你要是一直这样,我们就能一直相处得很愉快。你在这里还满意吗?”

  “满意,我在这里住得很好,但要不是有放心不下的事,就更好了。”

  “放心不下什么?”

  “我离家来这里的时候,我妈妈身体不舒服。现在我一点她的消息也没有。”

  “要是就这点事,”魔鬼说,“我到你家去一趟,这样可以给你带回点那边的消息。”

  “谢谢,您真是大好人。要是您明天能去,我现在就把这里的脏东西准备成一个袋子,带给妈妈,等妈妈身体好的时候好让她帮忙洗洗。你不会觉得太重吧?”

  “哪里的话,”魔鬼说,“再重的东西我也拿得动。”

  等魔鬼一出去,露琪亚马上去打开了地狱之门,把大姐拉了出来,然后把她装进一只口袋。“待在里边,别说话,卡尔洛塔。等一会,魔鬼要亲自带你回家。不过,路上你要是觉得他把口袋放在地上,你就要喊: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

  银鼻子来了,露琪亚对他说:“这是一袋要洗的东西。但你真的能一气不停地把它带到我妈妈家吗?”

  “你不信任我吗?”魔鬼问。

  “我当然相信你,因为我有这本领:我能看得很远,反正你把口袋搁在随便什么地方停下,我都看得见。”

  魔鬼说:“是吗,等着看吧!”但他对姑娘具有千里眼的法力不以为然。他背起口袋,说:“这包脏东西怎么这么重啊!”

  姑娘说:“那当然,你有多少年没洗过一样东西了?”

  银鼻子上路了。但走到半路,他想:姑娘的话没错!不过我还是得看一下,也许她是以送该洗的脏东西为借口,想偷我的东西。于是,他把口袋放在地上,要打开看看。

  “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姐姐从口袋里立即喊起来。

  “啊,是真的!她真是千里眼!”银鼻子说着又背起口袋,一直走到露琪亚妈妈的家。“您的女儿让我把这袋东西带回来洗,她还想问问您身体怎么样……”

  银鼻子一走,洗衣妇就打开了口袋,当她看到自己的大女儿时,高兴的样子就可想而知了。

  一个星期后,露琪亚又假装忧心忡忡,她对银鼻子说还想知道妈妈的消息。

  她又让他带上另一袋的脏东西去她家。于是,银鼻子又背起她二姐上路了,这一次他又没看成袋子里的东西,因为他听到有人叫着:“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

  此时,洗衣妇已知道这个银鼻子就是魔鬼了,看到他又背着一袋东西来了,紧张得不得了,生怕银鼻子向她要上次洗好的东西,但银鼻子把肩上的口袋往地上一放,说:“洗好的东西,我下一次再来取,这包东西太重,压得我骨头都快断了,我要空手回去。”

  等银鼻子一走远,洗衣妇万分焦急地打开了口袋,紧紧抱住了自己的二女儿。但随后就开始替露琪亚担心,她现在一个人只身留在魔鬼的手里。

  露琪亚怎么办呢?过了不久,她又假装想了解母亲的情况。魔鬼此时已经厌倦了替她带脏衣服回家,不过想到她这么听话,也就不忍拒绝。临行前的晚上,露琪亚说她头疼得厉害,要先去睡了。“我把准备好的口袋给你留下,这样,明天即使我不舒服,起不了床,你也可以自己把口袋带去。”

  现在,要知道露琪亚早就缝制了一个玩具布娃娃,跟她自己一样大。她把布娃娃放在床上,盖上被子,然后剪掉自己的辫子安在布娃娃的头上,看上去就像她自己睡在床上一样。随后,她又把自己藏在了口袋里。

  早上,魔鬼看到姑娘躺在被窝里,就背起口袋上路了,边走边想:今天她病了,不可能再注意我。这是偷看口袋里边到底是不是脏东西的好机会。他放下口袋,刚想打开来看。“我看见你了!我看见你了!”露琪亚喊道。

  “啊!她的声音真真切切的,好像就在耳旁!最好别再跟这姑娘开这种玩笑了。”他背起口袋,一直把它送给了洗衣妇。“我以后来把洗好的东西取走,”他急急忙忙地说,“现在我得赶快回去,因为露琪亚病了。”

  就这样,一家人又团聚了,而且因为露琪亚还从魔鬼那里带回很多金币,足够全家人幸福、满足地生活着。她们在家门口立起了一个十字架,魔鬼再也不敢靠近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女儿对妈妈说,银鼻子绅士又到了洗衣妇的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