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励志美文 > 而父亲的心理也在这时获得了格外平衡与宁静,

而父亲的心理也在这时获得了格外平衡与宁静,

2019-10-06 12:51

  木法沙安静地躺在山谷中与世长辞了,不谙世事的小辛巴在父亲身边悲哀地徘徊哀鸣,这种情景使得父亲们得到了崇高的人格陶醉。如果我们确实深刻领会这种做父亲的情结,或许可以把它称之为“木法沙情结”。

《狮子王》是一部美国动画片,这部由电脑高技术制作的动画片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上映时都获得了很大成功。这当然与它制作技术的华彩有关,但更主要的是因为故事本身。《狮子王》是一个现代版的童话故事,在这个故事中同样隐藏着触动人类情感的深刻情结。故事是这样的:非洲草原上有一个狮子王国,狮王木法沙和王后沙拉碧产下了小王子辛巴。辛巴的出生引起了木法沙的兄弟刀疤的嫉恨,他对狮子王说:要不是辛巴的诞生,王位的继承人应该是我!辛巴渐渐长大了,狮子王木法沙与王后沙拉碧照料着他的成长,并不断教导他生活的道路。刀疤则将辛巴视为眼中钉,开始了处心积虑的谋害。他多次勾结鬣狗们实施谋害小辛巴的行动。他对鬣狗们说:木法沙和他的儿子都得死,到那时我就是国王,而你们也就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入狮子王国了。终于有一天,刀疤将辛巴引诱到山谷,然后指使三只鬣狗追击角马。刹时间大地颤抖,数以千百计的角马如洪水般朝辛巴狂奔过去。幸好狮子王及时赶到,救出了辛巴,而自己却被角马群冲击裹挟困在山谷里。他奋力向上一跃,挣扎着紧紧攀住一块岩壁,向突然出现在岩壁上的弟弟刀疤求救,可是刀疤却冷冷地说了一声:国王万岁。就把国王木法沙推下了山谷。洪水般的角马群冲过去了,辛巴在旷寂的山谷里发现了一动不动的已经死去的父亲。他以为自己害死了父亲,内心痛疚万分。别有用心的刀疤则面无表情,在一旁强化他害死了父亲的罪过感,并怂恿他:你逃走吧,永远不要再回来。当辛巴逃走以后,刀疤又命令鬣狗们在后面紧紧追杀。辛巴在荆棘丛的掩护下逃向远离狮子王国的远方。刀疤则登上国王崖,向狮子王国宣布木法沙和辛巴的死讯,同时宣布自己已成为新的国王,并欢迎帮助他登上王位的鬣狗们进入狮子王国。小辛巴逃到了远离狮子王国的地方,在猫鼬和野猪等动物朋友的帮助下很快恢复了体力。但他始终难以忘记狮子王国那可怕的最后一天。猫鼬和野猪教导他不想过去,不想未来,也没有责任,只要无忧无虑为今天活着就可以了。辛巴逐渐认为忘掉过去才是对的,日复一日,他也便在无忧无虑中成长为一头英俊的雄狮。一天,他突然邂逅了儿时的好友母狮娜娜。娜娜告诉辛巴,自从刀疤当上国王,狮子王国的日子就像噩梦一样,连辛巴的母亲沙拉碧也在受罪。娜娜对辛巴说:假如你不回去,每个人都将生不如死。但是辛巴痛苦地回答:虽然他是狮子王国王位的合法继承人,但是父亲的死使他愧疚,他不愿再回到狮子王国。一个夜晚,星空中出现了父亲木法沙的影像。父亲在高高的天穹用深沉的声音对他说:孩子,你的才干非凡,又是惟一合法的王位继承人,你必须回到属于你的国土上去。辛巴呼喊着爸爸,看着逐渐消失的父亲的影像,决定遵照父亲的教导回到狮子王国,去拯救他的子民。当辛巴来到国王崖时,已是黄昏。环视四周,土地荒凉干裂,黑暗的天空中雷声滚滚,暴风雨就要降临。而刀疤正在大发雷霆,因为动物们纷纷逃离这片土地,母狮们捕不到猎物,连负责捕猎的沙拉碧也因此遭到刀疤的殴打。辛巴看到母亲挨打,愤怒地冲了上去。他向刀疤喊道:我回来啦,你选择吧,要么退位,要么接受挑战!阴险的刀疤拒绝投降,他不断以辛巴害死父亲的指责从心理上打击辛巴。辛巴由于心中深刻的内疚与气愤,一不小心从岩石上滑了下去。当他竭力攀住岩壁做绝望的挣扎时,刀疤以为胜利在握,他又可以重复过去将木法沙推下岩壁的一幕,同样将辛巴推下悬崖。他凶狠而得意地对辛巴说:在你死之前,有件事告诉你,是我杀死了你的父亲。一听此话,辛巴咆哮着奋力跃起蹿上悬崖,将刀疤一下打倒在地。最终,将卑鄙的叔叔刀疤赶下了国王崖,刀疤成了鬣狗们的一顿美餐。辛巴在母亲和众狮的欢呼中正式宣布执掌政权,狮子王国又重新恢复了和平与宁静。不久,辛巴和娜娜又有了小王子。在举行庆典的这一天,他们站在国王崖上将小王子高高举起。所有的动物都发出了欢呼,向狮子王国未来的统治者俯首跪拜。我们首先对《狮子王》的故事做最粗浅的社会学分析。这个童话的全部故事基础,源于刀疤的弑兄篡位。国王的兄弟弑兄篡位,这在许多国家历史上都是经常发生的现象,也曾成为很多文学创作的素材。至于兄弟相争本身是否含有俄狄普斯情结那样深刻的内容,倒可以另题讨论。在《狮子王》中,弑兄篡位的情结不仅让我们想到了历史,也多少让我们体验到人类心灵深处有可能隐藏的儿童时代兄弟相争的情结。对于这一情结若有若无的触动,虽然在故事中不占有太重要的位置,但总是朦朦胧胧地增添了故事与观众深层心理的联系。在“弑兄篡位”的情节基础上真正建立起来的这个现代童话的道义分别,有四个方面:一,木法沙的国王权力是既定的、合法的、正统的,这个权力向下遗传给辛巴又是正统的、合法的;而刀疤要篡权的行为则是非正统的、非法的。前者是正义的,后者是非正义的。这是《狮子王》中道义分别的第一个内容,它是传统文化正统与非正统的对立的道义判断之再版。二,木法沙的行动是公开的,是阳谋;而刀疤的行动是隐蔽的,是阴谋。一个光明正大;一个阴谋诡计。这种手段的分别又是这个故事中进行是非判断的第二个内容,它无疑也符合人类一般的道义概念。三,木法沙自然代表着狮子王国,并且代表着狮子这样的“贵族”;而刀疤为了推翻木法沙的统治,不得不联合像鬣狗这样的“贱民”。当《狮子王》将前者放在道义的光明位置上,将后者放在非道义的阴暗位置上,流露出的是古往今来都可能普遍存在的统治阶级的阶级观点,或者说贵族阶级的阶级观点。四,刀疤和鬣狗们的勾结还多少带有勾结外敌的性质。当他这样“里通外国”地与木法沙进行斗争并以此巩固自己篡夺的权位时,这多少又有了出卖本民族的性质,这样,木法沙、辛巴与刀疤之间的斗争又带有了民族矛盾的模式。将本国的利益出卖给外国,刀疤无疑又处在了被否定的道义立场上。这些,或许是《狮子王》所表现的道义感的基础。辛巴代表合法性,代表光明正大,代表高贵血统,代表本国的利益,于是,他与刀疤的斗争似乎就吹响了正义的嘹亮号角。当然,《狮子王》触动人心的艺术力量绝非仅在这里。如果我们将《狮子王》放在对俄狄普斯神话与《西游记》的破译之后,我们就可以经过一个更深入的剖析过程看清楚这个童话故事内部隐藏的真正情结与意义。《狮子王》是辛巴的故事,辛巴是主人公,是孙悟空,是儿子的代表,是儿童的代表。辛巴的故事就是一个儿童的梦。只有从对辛巴成长过程的分析中,我们才可能真正发现《狮子王》艺术力量的根源。在这里,俄狄普斯情结的理论首先使我们有所发现。《狮子王》同样非常主要地贯穿了木法沙和辛巴这样一对父与子的关系。人类经过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儿童的俄狄普斯情结远不像俄狄普斯神话那样直露了,它以更隐蔽得多的形式流露出来。现代艺术家懂得弗洛伊德关于俄狄普斯情结的概念,他们自觉的意识完全有可能将任何俄狄普斯情结的原始表现予以否决。然而,这是自觉了的、成熟了的人类文化观念,是成年人的观念。对于年幼的男性儿童,无论他在怎样成熟的伦理道德文化熏陶下,恋母憎父情结总是存在的。儿童那种幼稚的、痴心妄想式的弑父娶母愿望,也同样会这样或那样地存在着。它依然有可能透过种种辉煌的伦理道德文化有隐蔽的表现形式。这样,我们便在《狮子王》中看到了,辛巴虽然没有像俄狄普斯那样无意中弑父,然而,他却以更加无意识的方式杀害了父亲。这或许是弑父情结更加隐蔽变相的实现。也许《狮子王》的作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他想远远躲开俄狄普斯神话情节,以完全歌颂的方式来表现父与子的关系时,潜意识却以更加隐蔽的方式将隐藏在作者或者说整个现代人类社会中的俄狄普斯情结作了显露。父亲的死虽然由于儿子的年幼无知,然而,年幼无知的过失毕竟像一把利剑结束了父亲的生命。这样,从故事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俄狄普斯情结的表现。只要看透这一点,就能由此出发,看清楚《狮子王》的真正力量。我们就会看到辛巴这个小儿子的全部人生故事的动力,以及他牵动观众的力量来源。一,因为幼稚的过失,使父亲为自己牺牲了生命。这种无意识的弑父行为自然在辛巴内心造成了强烈的愧疚与罪过感,刀疤的指责更强化了他的罪过感。这种罪过感浓重地笼罩着辛巴的心灵,也会同样浓重地笼罩着观众的心灵。它与人们在儿童时期形成并潜伏下来的俄狄普斯情结相共鸣。这是一种巨大的情感力量,它揪动的是人们深层潜意识的能量。当小辛巴看到父亲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时,当他逃离狮子王国远走他乡时,他那年幼无知而又无援无助的哀泣极大地感染了观众。他们也许不曾自觉这里的原因,然而,一定在情绪深处领会到一种巨大的歉疚与罪过感的冲击力。二,这种罪过感又有冤屈的性质。在故事中,父亲由于救护辛巴而受伤,受伤后又死于刀疤的迫害,是刀疤残忍地将木法沙推下了悬崖。正是这种安排,一方面使辛巴承担了父亲因他死去的巨大歉疚,另一方面又使辛巴蒙受了某种程度的冤屈。这样,对这种冤屈有朝一日得以洗刷的期待,成了故事具有巨大牵动力的又一个重要方面。辛巴的行动在观众心目中保持着一个悬念,他自始至终在默默而有力地喊着一句话:儿子没有罪。这样,洗刷自己的歉疚与洗刷冤屈结合在一起,辛巴的命运就更有了牵动人心的力量。无意中弑父娶母的俄狄普斯是令人同情的;而在无意中让父亲为自己牺牲,又在一定程度上蒙受不白之冤的辛巴是更加令人同情的。三,辛巴的不幸遭遇使人们期待着故事的发展,他应该洗刷自己的歉疚与罪过,他还应该洗刷自己蒙受的冤屈,而这两者又与为父亲报仇结合在了一起。在这个现代童话中,导致父亲死亡的最直接原因是刀疤的加害,这就为辛巴提供了讨回血债、为父报仇的条件。这样,就不只是弑父情结之后无以摆脱的愧疚与罪过感,而且有了洗去愧疚、赎下自己罪过的积极表现。这是一种升华。正是在《狮子王》中,我们发现了古往今来很多故事都隐藏的真理,那就是,杀父之仇常常是儿子心目中最大的仇恨,这显然不能用儿童的俄狄普斯情结做粗拙的解释,这里是人类社会文化的全部铸造。恋母憎父的俄狄普斯情结是幼稚年龄铸下的一个情结,它不仅在人类一系列文化的规范下逐步被抑制克服,而且会有各种堂皇圆融的转化。就像我们分析“孙悟空情结”中所揭示的那样,一个在幼年时恋母憎父的男孩,在其成长过程中最主要的动力就是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这里不仅是对父亲的认同,也是对整个社会文化的认同。父亲是社会秩序的真正代表。更全面地说,还有很多方面的心理机制,使得儿子最终以取得父亲的肯定为首要追求。在《狮子王》中,我们则看到了为父亲报仇的巨大心理能量。我们也完全可以想像,倘若辛巴的母亲被害,也未必有如此大的心理能量。在这里,儿子对父亲特有的深刻愧疚心理,有了另一种形式的升华。因为对父亲愧疚,就要加倍报答父亲。因为对父亲愧疚,就更加激励为父报仇的决心。因为对父亲愧疚,就更加认定自己具有捍卫父亲的崇高职责。特别是父亲在人类文化的规范中表现出了对儿子的全部仁慈与爱护,那些在儿童时代怀有过憎父情结并对抗、伤害过父亲的儿子,会以捍卫父亲的全部忠诚补偿自己的一切心理歉疚。当辛巴走上为父报仇的道路时,他同时也是走上了洗刷自己全部歉疚与罪过的征程。辛巴的行动有了多种强烈的推动力量。四,辛巴的行动还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意义,那就是夺取本属于自己的王位继承权。这是为自己而战,也是为父亲而战。争夺本属于自己的父亲遗产,这是最重要的争夺。这不仅是一个王位,还是儿子的权利。在历史上,争夺王位继承权常常会引来残酷的争斗,即使在普通的平民家庭中,争夺一个几乎没有多少实惠的名分也会引来强烈的行为反应。当父亲逝世的追悼会未能够通知一个曾经过继给他人因而被遗忘的儿子时,这个儿子会做出类似呼天喊地的强烈反应。这里也许没有任何值得一争的遗产,有的只是一个儿子的名分。五,辛巴行动的推动力因为非常明确的综合目标而显出强有力,他要打倒冤屈自己、又用害死父亲的自疚折磨自己并掠夺自己继承权的刀疤。与这个角色的斗争,将辛巴心中几种强有力的行动能量都凝聚在了一起。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该忽略的力量,那就是拯救遭受奴役的母亲。这虽然在《狮子王》的故事中显得比重不大,然而,理所当然应该是辛巴的行为动力之一。《狮子王》无疑是男人写就的故事,它基本上是儿子与父亲的故事,多少忽略了母亲的作用,但拯救母亲同样该是辛巴的强烈愿望。七,当辛巴打败刀疤从而执掌王国的权力时,我们便从这个故事中又读出了儿童期望成长起来,取代父辈接取权力的冲动。当辛巴胜利地接受臣民的欢呼朝拜时,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冲动。辛巴的故事是一个取代父辈登上历史舞台的故事。这种冲动特别在那些儿童观众的心理反应中看出。八,辛巴登上王位的故事也是取得自己恋爱娶妻权力的故事。当儿时的女友娜娜最终成为皇后出现在他身边时,表明了他为父报仇夺回王位的整个过程,也是他作为一个成熟男人占有异性的过程,这是所有男孩的梦。九,辛巴为父报仇、为自己洗刷冤屈的战斗过程,还结合了道义的力量,那不过是现代社会所讲的社会责任、民族责任、国家责任等等,甚至还有高贵的血统,光明正大的品德。这使得辛巴这个小男孩的故事更结合上了人类所谓道义的力量。如果再多一点注意的话,还会发现这里甚至加入了生产进步与落后的历史概念。刀疤将狮子王国搞得民不聊生;辛巴打倒他,自然又是一次生产力的解放。这样,辛巴的战斗历程就十分完美了。透过《狮子王》设置的种种情节,我们看到,辛巴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巧妙的男孩的梦、儿子的梦。这是一个儿子曲折地、隐蔽地、冠冕堂皇地、道义地也是符合人类文化规范地打倒父亲的梦。父亲被儿子年幼无知的过失及叔叔的阴谋杀害了,辛巴将叔叔当做敌人,最终在自己成年之后将叔叔打倒了。其实,纂夺王位的叔叔已经成为父亲的替身,或者说是整个父辈的象征。正是通过这个曲折而又十分符合道义的过程,辛巴最终取代的是父亲的位置。这是一个现代版的西方童话,它隐蔽地流露出了西方社会深藏的心理情结。辛巴的情结就是儿子渴望生活在一个完全实现自己独立意志、没有父亲统治的世界中的情结。这与“孙悟空情结”是不一样的。《狮子王》又是一个成年人也喜爱的童话故事。它既符合自己过去做儿子的体验,也符合现在当父亲的心理。木法沙的故事是一切现代父亲的故事,里面蕴含着当父亲的情结,其中也有着牵动人心的深刻力量。我们首先看到,父亲为儿子牺牲特别触动成年人的感情。那是做父亲的强烈的冤屈和悲壮心理,是一个父亲面对儿子以及整个世界的心理。他曾经对儿子有过的严厉教育,不被儿子理解。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年幼的儿子发生冲突时,他得忍受儿子无知的对抗。儿子对他的一切不理解与对立行为,都在他心中引起强烈的反应。最终,他却因为儿子幼稚无知的过失牺牲了自己。这时,做父亲的冤屈与悲壮得到了最充分的发泄。任何一个父亲都可能由于自己曾经有过的对儿子的潜在排斥心理和过苛态度而感到疚悔,而这种疚悔也便在这个为儿子而牺牲的悲壮故事中得到了洗刷。父亲有可能在儿子的成长中与儿子有过这样或那样的冲突,这种冲突大多以父亲的实施教育而儿子的不理解、不顺从表现出来。儿子的对抗情绪对父亲的刺激以及父亲对自己过苛行为的潜在不安,都在为儿子的伟大牺牲中得以消解。这是父亲心里深处情结的实现。正是这一实现,使得《狮子王》的故事触动了成千上万的男人们。木法沙安静地躺在山谷中与世长辞了,不谙世事的小辛巴在父亲身边悲哀地徘徊哀鸣,这种情景使得父亲们得到了崇高的人格陶醉。如果我们确实深刻领会这种做父亲的情结,或许可以把它称之为“木法沙情结”。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够看到这种情结的大量表现。父亲常常表现出对儿子特别的责任感,他们内心深处有一种为儿子尽心尽力的冲动,有一种要为儿子牺牲点什么的冲动,而且要比母亲做得更好,同时渴望着儿子的理解。任何一个父亲为儿子做出牺牲时,由于这种牺牲终于使儿子理解了他从小不曾充分理解的父亲的严厉要求时,儿子的愧疚常常是父亲的最大心理满足。即使最一般的情况,当临终的父亲在病床上面对着悲痛欲绝地跪倒在床边的儿子时,儿子的悲痛或许有他一生中潜藏的对父亲的歉疚,而父亲的心理也在这时获得了格外平衡与宁静。儿子的悲痛表明,童年对父亲的全部不满都已消除,儿子对父亲的一切管教都已理解,父亲由此也便洗刷了全部做父亲的冤屈,以安然的心态进入天国了。此外,同样重要的,当狮子王木法沙在小辛巴遇到危难时奋不顾身冲上去解救时,我们还看到了一个更单纯的情结,那就是保护年幼儿子的责任与冲动。这里,不需要任何对儿子的不安做种子,也无须含着洗刷自己的动力,这是更加接近生命本能的表现,在很多高级动物保护幼崽时我们都能看到。对于一个年幼的婴孩,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父亲往往拥有绝对的责任感。当儿子遇到危险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父亲都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予以保护。这是一个单纯得多的父亲情结,他是在保护自己的血肉,保护自己生命的延续。当然,在社会文化赋予的种种意义上,这还可能意味着保护整个家族的传宗接代,保护遗产的继承人,保护自己的光荣,等等。无论社会文化对父亲保护儿子的行为做了怎样多方面的铸造,我们依然可以说,这种父爱的心理动机单纯得多,这是一个更加直截了当的父爱。其实,父子之间的对抗,父亲总比儿子感觉迟钝。在三至五岁的儿童心理中,可能已经形成典型的恋母憎父情结。而这时的父亲,大多还把儿子看成需要自己保护的幼嫩生命。父亲意识到与儿子对抗并且感到对儿子过分严厉的不安,常常是在儿子更长大一些之后才有的事情。在《狮子王》中,做父亲的上述两种情结结合在一起,必然对现代成年男性产生相当深切的触动。这两种情结在故事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宣泄与释放,父亲木法沙退出历史,结束生命,就格外显示出生命的惆怅来。这种惆怅是一种宗教情绪。宣泄了两种情结的父亲终于有充分的资格在天国出现,照看儿子了。这样,我们就可能看到了宗教的一种更完整的解释。当辛巴仰望着天国中父亲的影像,并聆听着他从天国发出的教导时,我们看到的是儿子对父亲的愧疚与敬畏铸造了神与宗教;而当我们从木法沙的角度在天国俯瞰小儿子辛巴时,完全可以体会到一个尽了责任又洗刷了全部冤屈的父亲对待儿子神圣而崇高的态度,这时,他已将自己化为神与宗教了。《狮子王》的故事进行到这一幕时,不仅儿子们的心灵与辛巴共鸣,父亲们的心灵也与木法沙共鸣。父亲们此时获得的是足够的安详圆满,以一种更崇高也是更绝对的方式再一次实现了父亲的权威。天国中父亲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对任何童话故事的剖析,都要从它触动读者心灵的原因入手。这样,才能最终追踪到它与读者深层心理的隐密联系,从而揭示它的象征意义。在《狮子王》中,倘若审视我们的观看心理就会发现,我们不仅站在辛巴的角度渴望他为父亲报仇,也会站在木法沙的角度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父亲与儿子的情结在这里又表现出一种对应性。在孙悟空那里,我们看到了儿子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情结;而在木法沙这里,我们看到了父亲要在儿子面前证明自己的情结。更进一步,在《狮子王》中,我们看到儿子有把父亲尊为神与宗教的情结;而父亲也有把自己化为神与宗教的情结。这种情结的对应性,该是我们分析童话与人格中珍贵的发现。父与子是一对重要的关系。它在儿子心中产生强烈的情结,也必定在父亲那里产生同样强烈的情结。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很多儿子把报杀父之仇当做终生大事,锲而不舍,矢志不渝。我们又看到,很多遭受迫害的父亲都将为己报仇的嘱托当做首要的遗训留给儿子。在这些故事中,父亲的遗愿不仅是因为儿子最能为他报仇,也是因为他内心最渴望儿子为他报仇。狮子王木法沙被人谋害了,这时,作为父亲的观众与木法沙怀有相同的愿望,那就是渴望辛巴为父报仇。这是做父亲的强烈情结。儿子报杀父之仇的故事之所以在千百年来成为一种很有力的故事,就是因为这里有着儿子与父亲的两种强烈情结。儿子渴望为父报仇的强烈情结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分析,而父亲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的强烈情结也是值得揭示的。因为从儿子诞生起,父亲就把他看做自己生命的延续;因为父亲曾为保护这个生命付出过很多;因为父亲从来就将儿子当做自己的继承者;因为父亲曾经对儿子有过的不安;因为父亲需要儿子的愧疚来洗刷自己的冤屈;因为父亲的人生结束就意味着为儿子做出了牺牲;因为父亲死后就是神,就是宗教,有权力要求儿子的崇敬;因为父亲的死,儿子对父亲曾经有过的全部不满都将消散,而对父亲的忏悔、歉疚、感激都将激增;所以,父亲有足够的理由要求儿子实现为父报仇的遗愿。他将遗产交给儿子的同时,儿子也有责任将遗愿一同接收过去。父亲的死亡,使父亲的权威得到了至高无上的表现。父亲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也就是渴望儿子对自己的全部付出做出报答。与此同时,父亲将为自己报仇的遗愿托付给跪伏在旁的儿子,这还是一个生命的交接。父亲曾经远比幼小的儿子强大,保护着他,管教着他,统治着他。儿子逐渐长大了,父子开始了分庭抗礼。父亲一天天衰老了,弱小了,强大的儿子显出了对父亲的优势,甚至成了父亲的保护者。临终时的父亲衰弱得就像小婴孩,他在弱小的状态中希望得到儿子的保护。儿子便带着这个伟大的责任出发了。辛巴就这样走上了为父报仇的道路。《狮子王》是父与子的故事,它对母亲的忽略,不过表明现代西方同样存在着大男子主义。《狮子王》也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童话,女人无论是母亲还是女友,不过起着陪衬作用。它全部深刻的心理内涵,都是在父与子的关系中展开的。这或许可以非常简单化地说成一个现代西方的俄狄普斯故事。然而,正如前面分析的那样,这里无疑包含着远比弗洛伊德所说的俄狄普斯情结更丰富的心理内容。现代的文化将父与子的关系做了完整的铸造,儿子的情结与父亲的情结都以更堂皇的方式表现出来。人类的道德伦理文化不仅规范出了现代的社会生活,也规范出了现代的童话故事。当年轻的狮子王辛巴披载着国家利益、社会责任、历史进步等道义的光辉走上为父报仇、为己洗冤的奋斗道路时,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现代西方世界中儿子的故事。这显然又是父亲写出的故事,所以,我们还看到了父亲的意志。做父亲的意识到自己必将退出历史舞台,要听任儿子们书写未来,但同时又希望自己的声音能够长久地笼罩着未来的世界;而做儿子的则通过看来极为正当合法而又不乏曲折的过程取代着父亲的位置,成为世界的主宰。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世界。

  在“弑兄篡位”的情节基础上真正建立起来的这个现代童话的道义分别,有四个方面:

  恋母憎父的俄狄普斯情结是幼稚年龄铸下的一个情结,它不仅在人类一系列文化的规范下逐步被抑制克服,而且会有各种堂皇圆融的转化。就像我们分析“孙悟空情结”中所揭示的那样,一个在幼年时恋母憎父的男孩,在其成长过程中最主要的动力就是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这里不仅是对父亲的认同,也是对整个社会文化的认同。

  我们在现实生活中能够看到这种情结的大量表现。

  一,木法沙的国王权力是既定的、合法的、正统的,这个权力向下遗传给辛巴又是正统的、合法的;而刀疤要篡权的行为则是非正统的、非法的。前者是正义的,后者是非正义的。这是《狮子王》中道义分别的第一个内容,它是传统文化正统与非正统的对立的道义判断之再版。

  父亲是社会秩序的真正代表。

  父亲常常表现出对儿子特别的责任感,他们内心深处有一种为儿子尽心尽力的冲动,有一种要为儿子牺牲点什么的冲动,而且要比母亲做得更好,同时渴望着儿子的理解。任何一个父亲为儿子做出牺牲时,由于这种牺牲终于使儿子理解了他从小不曾充分理解的父亲的严厉要求时,儿子的愧疚常常是父亲的最大心理满足。

  二,木法沙的行动是公开的,是阳谋;而刀疤的行动是隐蔽的,是阴谋。一个光明正大;一个阴谋诡计。这种手段的分别又是这个故事中进行是非判断的第二个内容,它无疑也符合人类一般的道义概念。

  更全面地说,还有很多方面的心理机制,使得儿子最终以取得父亲的肯定为首要追求。

  即使最一般的情况,当临终的父亲在病床上面对着悲痛欲绝地跪倒在床边的儿子时,儿子的悲痛或许有他一生中潜藏的对父亲的歉疚,而父亲的心理也在这时获得了格外平衡与宁静。

  三,木法沙自然代表着狮子王国,并且代表着狮子这样的“贵族”;而刀疤为了推翻木法沙的统治,不得不联合像鬣狗这样的“贱民”。当《狮子王》将前者放在道义的光明位置上,将后者放在非道义的阴暗位置上,流露出的是古往今来都可能普遍存在的统治阶级的阶级观点,或者说贵族阶级的阶级观点。

  在《狮子王》中,我们则看到了为父亲报仇的巨大心理能量。我们也完全可以想像,倘若辛巴的母亲被害,也未必有如此大的心理能量。在这里,儿子对父亲特有的深刻愧疚心理,有了另一种形式的升华。

  儿子的悲痛表明,童年对父亲的全部不满都已消除,儿子对父亲的一切管教都已理解,父亲由此也便洗刷了全部做父亲的冤屈,以安然的心态进入天国了。

  四,刀疤和鬣狗们的勾结还多少带有勾结外敌的性质。当他这样“里通外国”地与木法沙进行斗争并以此巩固自己篡夺的权位时,这多少又有了出卖本民族的性质,这样,木法沙、辛巴与刀疤之间的斗争又带有了民族矛盾的模式。将本国的利益出卖给外国,刀疤无疑又处在了被否定的道义立场上。

  因为对父亲愧疚,就要加倍报答父亲。因为对父亲愧疚,就更加激励为父报仇的决心。因为对父亲愧疚,就更加认定自己具有捍卫父亲的崇高职责。特别是父亲在人类文化的规范中表现出了对儿子的全部仁慈与爱护,那些在儿童时代怀有过憎父情结并对抗、伤害过父亲的儿子,会以捍卫父亲的全部忠诚补偿自己的一切心理歉疚。

  此外,同样重要的,当狮子王木法沙在小辛巴遇到危难时奋不顾身冲上去解救时,我们还看到了一个更单纯的情结,那就是保护年幼儿子的责任与冲动。这里,不需要任何对儿子的不安做种子,也无须含着洗刷自己的动力,这是更加接近生命本能的表现,在很多高级动物保护幼崽时我们都能看到。

  这些,或许是《狮子王》所表现的道义感的基础。辛巴代表合法性,代表光明正大,代表高贵血统,代表本国的利益,于是,他与刀疤的斗争似乎就吹响了正义的嘹亮号角。

  当辛巴走上为父报仇的道路时,它同时也是走上了洗刷自己全部歉疚与罪过的征程。辛巴的行动有了多种强烈的推动力量。

  对于一个年幼的婴孩,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父亲往往拥有绝对的责任感。当儿子遇到危险时,在绝大多数情况下父亲都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予以保护。这是一个单纯得多的父亲情结,他是在保护自己的血肉,保护自己生命的延续。

  三

  四,辛巴的行动还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意义,那就是夺取本属于自己的王位继承权。这是为自己而战,也是为父亲而战。

  当然,在社会文化赋予的种种意义上,这还可能意味着保护整个家族的传宗接代,保护遗产的继承人,保护自己的光荣,等等。

  当然,《狮子王》触动人心的艺术力量绝非仅在这里。如果我们将《狮子王》放在对俄狄普斯神话与《西游记》的破译之后,我们就可以经过一个更深入的剖析过程看清楚这个童话故事内部隐藏的真正情结与意义。

  争夺本属于自己的父亲遗产,这是最重要的争夺。

  无论社会文化对父亲保护儿子的行为做了怎样多方面的铸造,我们依然可以说,这种父爱的心理动机单纯得多,这是一个更加直截了当的父爱。

  《狮子王》是辛巴的故事,辛巴是主人公,是孙悟空,是儿子的代表,是儿童的代表。辛巴的故事就是一个儿童的梦。只有从对辛巴成长过程的分析中,我们才可能真正发现《狮子王》艺术力量的根源。

  这不仅是一个王位,还是儿子的权利。

  其实,父子之间的对抗,父亲总比儿子感觉迟钝。在三至五岁的儿童心理中,可能已经形成典型的恋母憎父情结。而这时的父亲,大多还把儿子看成需要自己保护的幼嫩生命。父亲意识到与儿子对抗并且感到对儿子过分严厉的不安,常常是在儿子更长大一些之后才有的事情。

  在这里,俄狄普斯情结的理论首先使我们有所发现。

  在历史上,争夺王位继承权常常会引来残酷的争斗,即使在普通的平民家庭中,争夺一个几乎没有多少实惠的名分也会引来强烈的行为反应。当父亲逝世的追悼会未能够通知一个曾经过继给他人因而被遗忘的儿子时,这个儿子会做出类似呼天喊地的强烈反应。

  在《狮子王》中,做父亲的上述两种情结结合在一起,必然对现代成年男性产生相当深切的触动。这两种情结在故事中都得到了充分的宣泄与释放,父亲木法沙退出历史,结束生命,就格外显示出生命的惆怅来。这种惆怅是一种宗教情绪。宣泄了两种情结的父亲终于有充分的资格在天国出现,照看儿子了。

  《狮子王》同样非常主要地贯穿了木法沙和辛巴这样一对父与子的关系。人类经过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儿童的俄狄普斯情结远不像俄狄普斯神话那样直露了,它以更隐蔽得多的形式流露出来。现代艺术家懂得弗洛伊德关于俄狄普斯情结的概念,他们自觉的意识完全有可能将任何俄狄普斯情结的原始表现予以否决。

  这里也许没有任何值得一争的遗产,有的只是一个儿子的名分。

  这样,我们就可能看到了宗教的一种更完整的解释。

  然而,这是自觉了的、成熟了的人类文化观念,是成年人的观念。

  五,辛巴行动的推动力因为非常明确的综合目标而显出强有力,他要打倒冤屈自己、又用害死父亲的自疚折磨自己并掠夺自己继承权的刀疤。

  当辛巴仰望着天国中父亲的影像,并聆听着他从天国发出的教导时,我们看到的是儿子对父亲的愧疚与敬畏铸造了神与宗教;而当我们从木法沙的角度在天国俯瞰小儿子辛巴时,完全可以体会到一个尽了责任又洗刷了全部冤屈的父亲对待儿子神圣而崇高的态度,这时,他已将自己化为神与宗教了。

  对于年幼的男性儿童,无论他在怎样成熟的伦理道德文化熏陶下,恋母憎父情结总是存在的。儿童那种幼稚的、痴心妄想式的弑父娶母愿望,也同样会这样或那样地存在着。它依然有可能透过种种辉煌的伦理道德文化有隐蔽的表现形式。

  与这个角色的斗争,将辛巴心中几种强有力的行动能量都凝聚在了一起。

  《狮子王》的故事进行到这一幕时,不仅儿子们的心灵与辛巴共鸣,父亲们的心灵也与木法沙共鸣。父亲们此时获得的是足够的安详圆满,以一种更崇高也是更绝对的方式再一次实现了父亲的权威。

  这样,我们便在《狮子王》中看到了,辛巴虽然没有像俄狄普斯那样无意中弑父,然而,他却以更加无意识的方式杀害了父亲。

  六,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不该忽略的力量,那就是拯救遭受奴役的母亲。

  天国中父亲的权威是至高无上的。

  这或许是弑父情结更加隐蔽变相的实现。

  这虽然在《狮子王》的故事中显得比重不大,然而,理所当然应该是辛巴的行为动力之一。《狮子王》无疑是男人写就的故事,它基本上是儿子与父亲的故事,多少忽略了母亲的作用,但拯救母亲同样该是辛巴的强烈愿望。

  五

  也许《狮子王》的作者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他想远远躲开俄狄普斯神话情节,以完全歌颂的方式来表现父与子的关系时,潜意识却以更加隐蔽的方式将隐藏在作者或者说整个现代人类社会中的俄狄普斯情结作了显露。父亲的死虽然由于儿子的年幼无知,然而,年幼无知的过失毕竟像一把利剑结束了父亲的生命。

  七,当辛巴打败刀疤从而执掌王国的权力时,我们便从这个故事中又读出了儿童期望成长起来,取代父辈接取权力的冲动。当辛巴胜利地接受臣民的欢呼朝拜时,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这种冲动。

  对任何童话故事的剖析,都要从它触动读者心灵的原因入手。这样,才能最终追踪到它与读者深层心理的隐密联系,从而揭示它的象征意义。

  这样,从故事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俄狄普斯情结的表现。只要看透这一点,就能由此出发,看清楚《狮子王》的真正力量。我们就会看到辛巴这个小儿子的全部人生故事的动力,以及他牵动观众的力量来源。

  辛巴的故事是一个取代父辈登上历史舞台的故事。这种冲动特别在那些儿童观众的心理反应中看出。

  在《狮子王》中,倘若审视我们的观看心理就会发现,我们不仅站在辛巴的角度渴望他为父亲报仇,也会站在木法沙的角度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

  一,因为幼稚的过失,使父亲为自己牺牲了生命。

  八,辛巴登上王位的故事也是取得自己恋爱娶妻权力的故事。

  父亲与儿子的情结在这里又表现出一种对应性。

  这种无意识的弑父行为自然在辛巴内心造成了强烈的愧疚与罪过感,刀疤的指责更强化了他的罪过感。这种罪过感浓重地笼罩着辛巴的心灵,也会同样浓重地笼罩着观众的心灵。它与人们在儿童时期形成并潜伏下来的俄狄普斯情结相共鸣。

金沙电玩城,  当儿时的女友娜娜最终成为皇后出现在他身边时,表明了他为父报仇夺回王位的整个过程,也是他作为一个成熟男人占有异性的过程,这是所有男孩的梦。

  在孙悟空那里,我们看到了儿子要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情结;而在木法沙这里,我们看到了父亲要在儿子面前证明自己的情结。更进一步,在《狮子王》中,我们看到儿子有把父亲尊为神与宗教的情结;而父亲也有把自己化为神与宗教的情结。

  这是一种巨大的情感力量,它揪动的是人们深层潜意识的能量。

  九,辛巴为父报仇、为自己洗刷冤屈的战斗过程,还结合了道义的力量,那不过是现代社会所讲的社会责任、民族责任、国家责任等等,甚至还有高贵的血统,光明正大的品德。这使得辛巴这个小男孩的故事更结合上了人类所谓道义的力量。

  这种情结的对应性,该是我们分析童话与人格中珍贵的发现。

  当小辛巴看到父亲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时,当他逃离狮子王国远走他乡时,他那年幼无知而又无援无助的哀泣极大地感染了观众。他们也许不曾自觉这里的原因,然而,一定在情绪深处领会到一种巨大的歉疚与罪过感的冲击力。

  如果再多一点注意的话,还会发现这里甚至加入了生产进步与落后的历史概念。刀疤将狮子王国搞得民不聊生;辛巴打倒它,自然又是一次生产力的解放。

  父与子是一对重要的关系。它在儿子心中产生强烈的情结,也必定在父亲那里产生同样强烈的情结。

  二,这种罪过感又有冤屈的性质。

  这样,辛巴的战斗历程就十分完美了。

  在古往今来的历史上,我们看到很多儿子把报杀父之仇当做终生大事,锲而不舍,矢志不渝。我们又看到,很多遭受迫害的父亲都将为己报仇的嘱托当做首要的遗训留给儿子。在这些故事中,父亲的遗愿不仅是因为儿子最能为他报仇,也是因为他内心最渴望儿子为他报仇。

  在故事中,父亲由于救护辛巴而受伤,受伤后又死于刀疤的迫害,是刀疤残忍地将木法沙推下了悬崖。正是这种安排,一方面使辛巴承担了父亲因他死去的巨大歉疚,另一方面又使辛巴蒙受了某种程度的冤屈。

  透过《狮子王》设置的种种情节,我们看到,辛巴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巧妙的男孩的梦、儿子的梦。

  狮子王木法沙被人谋害了,这时,作为父亲的观众与木法沙怀有相同的愿望,那就是渴望辛巴为父报仇。

  这样,对这种冤屈有朝一日得以洗刷的期待,成了故事具有巨大牵动力的又一个重要方面。

  这是一个儿子曲折地、隐蔽地、冠冕堂皇地、道义地也是符合人类文化规范地打倒父亲的梦。

  这是做父亲的强烈情结。

  辛巴的行动在观众心目中保持着一个悬念,他自始至终在默默而有力地喊着一句话:儿子没有罪。这样,洗刷自己的歉疚与洗刷冤屈结合在一起,辛巴的命运就更有了牵动人心的力量。

  父亲被儿子年幼无知的过失及叔叔的阴谋杀害了,辛巴将叔叔当做敌人,最终在自己成年之后将叔叔打倒了。其实,纂夺王位的叔叔已经成为父亲的替身,或者说是整个父辈的象征。正是通过这个曲折而又十分符合道义的过程,辛巴最终取代的是父亲的位置。

  儿子报杀父之仇的故事之所以在千百年来成为一种很有力的故事,就是因为这里有着儿子与父亲的两种强烈情结。儿子渴望为父报仇的强烈情结我们在前面已经做了分析,而父亲渴望儿子为自己报仇的强烈情结也是值得揭示的。

  无意中弑父娶母的俄狄普斯是令人同情的;而在无意中让父亲为自己牺牲,又在一定程度上蒙受不白之冤的辛巴是更加令人同情的。

  这是一个现代版的西方童话,它隐蔽地流露出了西方社会深藏的心理情结。

  因为从儿子诞生起,父亲就把他看做自己生命的延续;因为父亲曾为保护这个生命付出过很多;因为父亲从来就将儿子当做自己的继承者;因为父亲曾经对儿子有过的不安;因为父亲需要儿子的愧疚来洗刷自己的冤屈;因为父亲的人生结束就意味着为儿子做出了牺牲;因为父亲死后就是神,就是宗教,有权力要求儿子的崇敬;因为父亲的死,儿子对父亲曾经有过的全部不满都将消散,而对父亲的忏悔、歉疚、感激都将激增;所以,父亲有足够的理由要求儿子实现为父报仇的遗愿。他将遗产交给儿子的同时,儿子也有责任将遗愿一同接收过来。

  三,辛巴的不幸遭遇使人们期待着故事的发展,它应该洗刷自己的歉疚与罪过,它还应该洗刷自己蒙受的冤屈,而这两者又与为父亲报仇结合在了一起。

  辛巴的情结就是儿子渴望生活在一个完全实现自己独立意志、没有父亲统治的世界中的情结。

  父亲的死亡,使父亲的权威得到了至高无上的表现。

  在这个现代童话中,导致父亲死亡的最直接原因是刀疤的加害,这就为辛巴提供了讨回血债、为父报仇的条件。这样,就不只是弑父情结之后无以摆脱的愧疚与罪过感,而且有了洗去愧疚、赎下自己罪过的积极表现。

  这与“孙悟空情结”是不一样的。

  这是一种升华。

  四

  正是在《狮子王》中,我们发现了古往今来很多故事都隐藏的真理,那就是,杀父之仇常常是儿子心目中最大的仇恨,这显然不能用儿童的俄狄普斯情结做粗拙的解释,这里是人类社会文化的全部铸造。

  《狮子王》又是一个成年人也喜爱的童话故事。它既符合自己过去做儿子的体验,也符合现在当父亲的心理。

  木法沙的故事是一切现代父亲的故事,里面蕴含着当父亲的情结,其中也有着牵动人心的深刻力量。

  我们首先看到,父亲为儿子牺牲特别触动成年人的感情。那是做父亲的强烈的冤屈和悲壮心理,是一个父亲面对儿子以及整个世界的心理。

  他曾经对儿子有过的严厉教育,不被儿子理解。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与年幼的儿子发生冲突时,他得忍受儿子无知的对抗。儿子对他的一切不理解与对立行为,都在他心中引起强烈的反应。最终,他却因为儿子幼稚无知的过失牺牲了自己。

  这时,做父亲的冤屈与悲壮得到了最充分的发泄。任何一个父亲都可能由于自己曾经有过的对儿子的潜在排斥心理和过苛态度而感到疚悔,而这种疚悔也便在这个为儿子而牺牲的悲壮故事中得到了洗刷。

  父亲有可能在儿子的成长中与儿子有过这样或那样的冲突,这种冲突大多以父亲的实施教育而儿子的不理解、不顺从表现出来。儿子的对抗情绪对父亲的刺激以及父亲对自己过苛行为的潜在不安,都在为儿子的伟大牺牲中得以消解。

  这是父亲心理深处情结的实现。

  正是这一实现,使得《狮子王》的故事触动了成千上万的男人们。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而父亲的心理也在这时获得了格外平衡与宁静,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