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励志美文 > 孔丘喜好用礼乐开导民众,说明礼节对一个人是

孔丘喜好用礼乐开导民众,说明礼节对一个人是

2019-10-07 03:10

  刘邦纳谏定礼制

东巴画

晏子反对用孔丘

孔子来到齐国,拜见了景公,景公很欣赏他,就想封他为尔稽,大约是个负责整理古代典籍、研习古事的官职。

景公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晏子,晏子却明确反对,他说:“孔丘这个人穿着个大袍子好像很体面,但是不可以让他教导百姓;孔丘喜好用礼乐开导民众,但不能让他亲自去治理民众;他可以遵照君王的旨意立章建制,但是却不能尽自己的职守;他提倡厚葬礼仪是破费民众钱财而使国家贫困,提倡为亲人守丧是白白的浪费时间。所以不可以让他治理民众。推行孔丘的那些主张无论在朝廷内部还是在民众之中都非常困难,即使勉强穿上他提倡的服装,装出他那副样子,也不能让老百姓信服并且照着执行。自从古代大贤之人故去之后,周朝王室日渐衰微,已经没人讲这套礼仪了。现在推行孔丘这一套,君王的威仪或许有了,可老百姓行为举止却越发浇薄了;追求礼仪声乐的或许会多起来,可世间的道德标准却降低了。现在孔丘追求的主张正是这一套,他用盛大的礼乐使世道变得奢侈浮华;用弦歌鼓乐聚众收徒;把一些无关紧要的像登台阶下台阶之类的礼节繁琐化;把见了什么人该怎样走路表演给民众看。孔丘的学识即使再渊博也不能成为世人仪范;用他的学说累死也于民无补;再加上人就是有两辈子的寿数也学不完他的那套学说,一辈子也学不完他的那套礼节,攒一辈子的钱也不够他那套礼乐耗费的。他用那些繁文缛节巧饰邪说来钻营游说君王,又用那些盛大的礼乐愚弄老百姓,他的主张不能成为治理民众的示范,他的学说不能用来教化引导民众。现在您想封他这样的人,让他用这样的主张改变齐国的风俗,绝不是导引教化民众的好主意。”

景公听了晏子的这番话,也认为他说得有道理。于是很礼貌的接待孔丘,但闭口不再提封官的事。孔丘看出景公天天好吃好喝敬着自己,却并不打算重用,或者说不想采用自己的那套主张,觉得再待在齐国也没有什么意思,后来就离开了。

(8-1)

作者悟评:

孔子到齐国游说景公,景公成了孔子的粉丝,而且想封他的官,把他留在齐国。没想到征求晏子意见时,却遭到了反对。或许有人会以为晏子这样做是出于嫉妒,担心重用孔丘后会盖过自己的风头。这种观点是站不住脚的。晏子生活的年代已经是春秋后期,整个周王朝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孔子学说恢复的是周初的那套封建礼制,显然是不合时宜的。晏子是个务实的政治家,他清楚地看出孔子克己复礼那一套已经难以被发展的社会所认可,与其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学习繁琐的礼仪上,还不如踏踏实实做一点有益于民生的事情。晏子对景公说的那番话真是一语中的。有的时候,巧言的确可以惑众,但是大饼画得再好,也是虚的,还是脚踏在地上做一点实事为好。

叔孙通的礼制制定于汉高祖年。其礼制简单得体、严谨,体现了尊卑有序的君主关系,凸显了皇帝的威严和尊贵,深得刘邦心意。叔孙通不仅制订了朝仪,汉惠帝年间还多次制宗庙仪法和多种法制,被尊称为汉代儒宗。

  晏子以身讽无礼

通常在我们所看的古装连续剧中,每当遇有臣下朝见君王时多用下跪叩头来表现,海外一位研究中国文化史的专家根据其研究,认为从文化史的角度来看,把"下跪叩头"当成亘古不变的臣下面君之礼有失偏颇,许多人却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从上古到清末,中国历朝历代臣子见君王哪有不行"下跪叩头"大礼的?读者朋友,您是否也作如是观?倘如此,那您就又步入了一个新的误区:

汉高祖五年,刘邦统一天下称帝。在礼法方面废除了原先秦朝繁琐的规定,并命令叔孙通制定一套简单易懂、实施方便的关于礼法的名号。

  礼貌比知识更重要

封建社会乃是人类社会五大基本形态之一,有了奴隶社会或封建社会,当然就有君王,有了君王当然就有了臣下,有了君臣当然就有了相应的见面礼仪。公元1792年,早已经崛起于西方的英吉利王国派专使出使大清帝国,这本来是一件促进东西方交流的大好事,可当时的清朝乾隆皇帝却坚决不准英国专使晋见,原因极其简单,因为英使马甘尼不肯对皇帝(当然是大清国的皇帝)行下跪叩头的大礼。

宴会上,朝臣们为了抢夺功劳,狂欢放肆、拔剑击柱,花样千奇百怪。刘邦看到这些现象十分厌恶。叔孙通直到刘邦的心理,就上前对刘邦说:“学习儒法的文人虽然不能在沙场上帮你打仗争夺城池,但是他们可以用礼法帮你安守天下。请允许我去找鲁地有名的儒学者,让我的弟子和他们一起制定关于朝廷上使用的礼法。”刘邦问:“这会不会太麻烦了?”叔孙通说:“每个帝王所用的礼乐都是不相同的,不同的时代对礼法有不同的要求,我会参考吸取古人的经验,结合现在国家的需求制定一套符合今天使用的礼制。”

  无礼到处碰壁

这个在现代人看来根本不成其为问题的问题,却被乾隆皇帝看得重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乾隆看来,上下几千年,纵横全天下,哪有臣下见君王不叩头不下跪的理呢?

刘邦说:“你可以去制定,但是要简便,最好是我能看得明白也做得到。”于是,叔孙通就找了很多的儒生,在长安城野外制定演习了一个多月,然后让刘邦去看。刘邦看了自信的说:“这个我可以做的到”。刘邦就下令让大臣们来练习礼法,以备十月朝会所用。

  “仓廪虚兮岁月乏,子孙愚兮礼义疏”这句贤文是说仓库里如果没有储存的粮食,日子就会过得贫穷;子孙如果愚蠢,就不会懂得礼节。这句贤文将精神层面的东西(礼义)与物质层面的东西(仓廪)相提并论,说明礼节对一个人是何等重要。一个家庭没有吃穿,日子就无法过下去;同样,一个家庭的子孙后代如果愚蠢无知的话,这个家庭还有什么希望呢?因此,做人要讲究礼节,正是“仓廪虚兮岁月乏,子孙愚兮礼义疏”这句贤文阐述的要旨。

事实情况果真如此吗?

前200年,长乐宫落成,十月朝会开始。群臣和诸侯等一众人等接按照叔孙通制定的礼法有序整齐的朝拜刘邦,整个过程井然有序,让刘邦感受到做皇帝的威严。于是,叔孙通被任命太常。自此,叔孙通多次制定礼法,为复兴儒学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给后世留下了影响至深的礼仪文化。

  中国是一个闻名于世的礼仪之邦,我们的先辈创建了丰富的礼仪文化,礼仪构成了中国文化的重要内容,我们经常挂在嘴上的“仁义礼智信”,其中就有一个“礼”字。《增广贤文》中,关于做人要讲礼节的贤文还有不少,如:

"再拜"与"促膝谈心"

叔孙通怎么死的

  礼义兴于富足,盗贼出于贫穷。

皇帝虽然是"金口玉牙",但他的说法或看法却并不总是有理。

叔孙通生死年不详。史书上并没有记载叔孙通是何年出生及何年去世的,所以他是怎么死的至今仍是一个谜。叔孙通,薛县人,位于今山东省滕州市官桥镇。最开始在秦朝担任待诏博士,秦二世在位期间担任博士。叔孙通眼看着秦国就要灭亡了,就逃回薛城,投靠了项梁。项梁败城厚,又跟随楚怀王,在楚国侍随项羽。

  伤人一语,痛如刀割。

且不说当时的"泰西诸国"英吉利、法兰西等国属臣见君主根本无"下跪叩头"之说,就是"下跪叩头"大礼发源地的中国,也不是从古到今都下跪叩头的。

前205年,刘邦率兵攻打彭城,叔孙通背弃项羽又投靠了刘邦,还为刘邦推荐了勇猛之士。刘邦任命叔孙通为博士,赐号稷嗣君。刘邦统一天下之后,在定陶被尊为皇上,并废除了秦朝繁琐的礼节,任命叔孙通制定简单易懂的礼法来代替。叔孙通深知刘邦厌恶君臣之间没有礼法,便毛遂自荐为刘邦制定朝仪、君臣之礼。叔孙通制定的礼法井然有序、尊卑有别,摆正了君臣之间的关系,又凸显皇帝的威严和尊贵,加速了皇权的集中,刘邦非常赞赏。于是封叔孙通为太常,其座下的弟子封为为郎。

  好言一句三冬暖,话不投机六月寒。

中国古代有确切文字记载的历史是从东周时代开始的(孔子的《春秋》上限是公元前722年,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是从公元前403年写起的),从东周到秦汉上千年的时间,我们并没有发现有关"下跪叩头"的记载。

汉高祖九年,任命太子太傅。汉高祖多次想废太子刘盈改立刘如意,叔孙通以礼法驳辩劝阻,平息了此事。汉高祖去世后,刘盈即位,号汉惠帝。汉惠帝在位期间,多次任用叔孙通制定各种礼法,有祭祀之礼、宗庙之礼等等。

  争斗场中,出几句清冷言语,便扫除无限杀机;寒微路上,用一片赤热心肠,遂培植许多生意。

春秋时代臣下见君王,其礼仪是怎样的呢?我们不妨走进"诸子百家"之中,听一听看一看这些当时的文化名人们是怎样记叙君臣相见之礼的。

总之,汉朝时期的各种礼法,皆是由叔孙通任命太常期间制定的。司马迁评价叔孙通为汉代儒宗。

  这些关于做人处世的贤文警句,从不同角度论述了讲究礼节的重要性,值得认真研读,仔细揣摩。

《吕氏春秋》中记载了这样一段历史:魏文侯去见当时的贤能之士段干木,站得疲倦了却不敢休息。回来以后见翟黄,箕踞于堂上跟他谈话。翟黄很不高兴。文侯说:"我礼遇段干木,是因为让他做官他不肯做,给他俸禄他不接受,现在你想当官就身居相位,想得俸禄就得到上卿的俸禄。你既接受了我给你的官职俸禄,又要求我以礼相待,恐怕很难办到吧。"

叔孙通传

  儒家创始人孔子一生都在宣扬“克己复礼”的思想。孔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意思是说用诗歌来激发人的兴趣,用礼仪来规范人的行为,用音乐来赞美人的仁德。在孔子看来,礼是规范人们的行为准则,一个社会不能没有行为准则。

这个故事很有意思,最值得注意的是翟黄对他侍奉的君主箕踞于堂上与他说话表示的不满,这与汉代以后的君要臣死,臣不敢不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叔孙通传是指《刘敬叔孙通传》,出自史记,记载的是对汉代有重要影响的刘敬和叔孙通两位臣僚的事迹。在汉朝建立初期,百废待兴,在刘邦治理国家时,两人分别从不同方面帮助刘邦巩固了政权。

  孔子所处的春秋时期,是一个诸侯混战、动荡不安、礼乐崩坏的年代。孔子怀着一颗忧国忧民之心,想通过他的政治主张来拯救社会、恢复秩序、造福人民。他带着一群弟子周游列国,宣扬他的“克己复礼”主张,却到处碰壁、遭到围困,甚至险丧生命。在投身政界路途不通的情况下,孔子又通过创办学校、兴办教育来继续宣传他的思想主张,使他的思想和学说得以发扬光大。至于后来成为世间称誉的“圣人”和帝王将相的圣师,这是孔夫子老人家生前所没有想到的。

看过拙着《中国帝王私生活百态》的人想必还会记得南北朝时代刘宋王朝前废帝刘子业为了寻开心,竟命他手下的大臣刘昱趴在地上用喂猪的槽子学猪吃食的故事。

《刘敬叔孙通传》是两人的合传,这部列传的具体概况如下。

  孔子所崇尚和倡导恢复的周礼,以我们今天的人看来,有些在形式上过于繁琐,如“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食不语,寝不言”、“席不正不坐,肉不正不食”等不能完全适应现代人的观念和生活节奏,但其中讲究礼节的精髓对今天来说还是有一定意义的。《增广贤文》曰:“若要好,大做小。”即通过讲究礼节,将别人放在高位,将自己放在低位,这样就会受到别人的欢迎。

晏婴是春秋时代有名的贤臣,也是被时人和后人一致推许的最懂礼仪的人,我们不妨看看他是怎样见他的国君的。

刘敬,原来姓娄,在经过洛阳的时候,向汉高祖提供建议修建关中,汉高祖才拿了他的建议,并赐姓刘,任命郎中。汉朝时期匈奴兵力强盛,时常侵扰汉朝边界,刘敬又向刘邦建议和亲的计策,与匈奴签订和亲之盟,两国和平相处几载。后来,又建议汉高祖将各诸侯的后裔分配到各个关中要地,充实当地的发展。刘敬国家政治军事上的建议,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巩固了汉高祖政治经济社会的稳定。

  老子在世界万物中最崇敬的是水,他在《道德经》中对水的美德进行了高度的赞美,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矣。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政善事,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其中的“处众人之所恶”,主要是指水流向低洼潮湿的地方,有利于世界万物而无争于世,因此达到了“道”的完美境界。在当今倡导个性张扬的社会,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缺少礼貌修养,以致产生了许多不和谐之声。因此,要想创建和谐社会,有必要重视礼节修养,充分发挥这一社会“润滑剂”的功效。

故事之一:

叔孙通,曾跟随过多位帝王将相,最后归附于汉高祖刘邦。叔孙通精通各种礼制,汉朝建立初期,根据汉高祖的规定,继承古代精华结合秦朝礼仪,制定了朝廷礼仪。此礼仪深得刘邦心意,并任命叔孙通为太常。汉代的祭祀、宗庙礼仪等均是由叔孙通制定的。这些礼仪的制定为汉朝培养了儒家礼乐人才,维护保持国家的礼乐制度弘扬了;儒家礼治学说,促进汉代文化思想交流;在一定程度上对儒学进行了积极的改进;促进了儒学的复兴。

  历史上的成功人士都深谙礼节之道,并由此助他们走向了成功。一个不懂得礼节的人,尽管个人能力很强,但得不到上司的认可和团队的支持,是很难获得成功的。

齐景公饮酒饮得很高兴,对臣下说:"今天我愿意和各位大夫痛快地畅饮,请不必讲究礼节。"

在列传的传旨中,司马迁对二人作出的贡献给予很高的评价,叔孙通被尊称为汉代儒宗。

  刘邦纳谏定礼制

晏子听后马上进言,认为"人之所以比禽兽高贵,就是因为存在礼节"。

  决定一个国家机器能否有序运行的因素,除了法制之外,还需要道德礼制,如果缺乏道德礼制,那么国家也就难以正常有效地运行。据史料介绍,经过春秋战国的长期混战,周朝的礼制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到了汉高祖刘邦取得天下时,礼制所剩无几,如刘邦本人就不怎么读书,文化水平低,他主要是懂得用人之道,在张良、萧何、韩信等文臣武将的辅佐之下打败了项羽而取得了天下。

景公沉醉于饮酒之中,不听晏子的劝诫。

  据说刘邦做了皇帝后仍然平易近人,与那帮一起打天下的功臣们称兄道弟,没有规矩。一次,刘邦与这些哥们一起喝酒,刘邦说身体不适不能再喝,可是那帮哥们却仍然一起灌刘邦的酒,灌得刘邦狼狈不堪。

过了会儿,景公出去,晏子没有起立,景公再进来时,晏子却抢先喝酒。景公生气发怒,脸色大变,怪晏婴不讲礼节。

  过了几天,有一位叫叔孙通的博士站出来,向刘邦上了一道奏章,建议朝廷应该尽快制定并实施礼制,君臣要有一定的礼仪之规,否则君将不君,臣将不臣,国家无法治理。刘邦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就采纳了叔孙通的建议,由叔孙通负责制定了一套严格的朝廷礼制,于是有了后来的皇帝高居金銮宝殿、两边卫士站立身后护卫、文武大臣按次序站立两班、汇报工作要出列跪拜、议事完毕众大臣三跪九叩等一套礼制。

晏婴离开了座位,鞠了一躬回答说:"我怎么敢跟您言行不一呢?我是想用自己的举动让您看看无礼对人的伤害!"景公说:"要是这样,就是我的不对了。请您入席,我听从你的劝谏。"(《晏子春秋middot;内篇谏上》)

  我们暂且不说这些礼制是否合理,但如果没有礼制,以致出现大臣给皇上灌酒恐怕也不成体统,这个国家也没有办法治理,皇帝如果没有威信,号令如何能够在全国执行呢?如此说来,礼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政府正常运行的保证。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晏子生活的时代,君臣之间还是比较平等的不讲礼节可以随意饮酒,讲究礼节臣子也有座位可坐。

  晏子以身讽无礼

那个时代臣下见君王还是要拜的,但绝非下跪叩头,而且行拜礼时多是在特殊的情况下。

  维系人际关系特别是上下级关系,除了制度外,还需要礼节,离开了礼节,人际关系有可能会变得紧张。

再看一个故事:

  晏婴(又称晏子)是战国时期齐国的卿,他不仅忠心耿耿地热爱自己的国家,而且机智幽默,才华出众。他辅佐齐国君主几十年,执政治国,谏君爱民,留下了许多感动人心、启人心智的故事。

齐景公掏雀窝,看到窝里的鸟儿太小,就又把它送回到窝里。

  有一回,晏子和一些大臣一起陪齐景公饮酒。齐景公是最爱喝酒的,他一喝酒便忘乎所以,甚至喝得酩酊大醉,几天不醒。这时,正喝在兴头上,景公便说:“寡人今天愿与各位爱卿开怀畅饮,请不必拘泥于礼节。”

晏子听到这件事,不到上朝的时间就去见景公。

  晏子一听很是忧虑,便严肃地对景公说:“君王这话不对。臣子们本来就不希望君王讲礼法。本来力气大的人可以称为兄长,胆量大的人可以杀掉他的官长和国君,只因为畏惧礼法才不敢这么做。禽兽是靠力量来统治同类的,以强凌弱,以大欺小,因而它们天天换首领。要是废掉了礼法,人类跟禽兽又有什么区别呢?如果臣下都随心所欲,只凭力气和胆量行事,那也会天天换君主,那您将在哪里立足呢?人类之所以比其他动物高贵,就是因为人类能用礼法来约束自己啊!所以不能不讲礼节。”

景公感到很奇怪。晏子问景公:"您做了些什么?"景公就把发生的事说了。晏子后退,面向北两次行拜礼祝贺道:"我的国君具有圣王的品德了!"

  景公觉得很扫兴,转过脸去不听,也不理晏子。过了一会儿,景公有事出去,除了晏子安坐不动之外,其他大臣都站起身来相送。等景公办完事回来时,晏子也不起身相迎。景公招呼大家一齐举杯,晏子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酒喝了。

在这个故事中晏子给国君行礼,那是因为景公有了仁义之举,要向国君表示祝贺。

  景公见晏子这样没有礼貌,气得脸色铁青,强压着怒火,瞪着晏子说:“你刚才还大讲特讲礼法是如何重要,而你自己却一点都不讲礼法。”

在另外一个故事中,晏子用行拜礼(注意:绝非"下跪叩头")来匡正君王的过失,我们不妨再看一看。

  晏子连忙离开席位,叩头谢罪,说:“臣不敢无礼,请大王息怒。我只不过是想把不讲礼节的实际状况做给大王看看。大王如果不要礼节,就是这个样子。”

齐景公一连喝了几天酒,感到非常快乐,便摘下帽子,脱掉衣服,亲自击缶奏乐。他问身旁的人说:"仁德的人也喜欢这样吗?"梁丘据回答说:"仁人的眼睛耳朵,也像一般人一样,为什么会不喜欢这样呢?"景公说:"快驾车,把晏子接来同乐。"

  “啊,是这样!”景公忙说:“那就是寡人的过错了。请先生入席,我愿意听从您的教诲。”

晏子穿着朝服来到,接过景公所赐的酒后他恭恭敬敬地拜了两拜。景公说:"我非常喜欢这种娱乐,想和您共同分享,请免去礼节!"

  酒过三巡,景公便命令撤席散宴。从这以后,景公整饬法令,修订礼仪,全国上下井然有序,这不能不说有晏子劝谏的功劳。

"您的话错了,"晏子回答说,"群臣都希望去掉礼节来事奉君王,我恐怕您不愿意。现在齐国五尺高的儿童,力气却都超过我,也胜过您,如此却不敢做乱的原因,就是敬畏礼节。上边如果没有礼节,就没有办法役使下边;下边如果没有礼节,就不能够事奉上边。那麋鹿因为不懂礼节,所以父子同配一头母鹿。我听说,君王如果不懂礼,就没有办法治理国家,大夫如果不讲礼,官府的差吏就不会有礼貌;父子之间不讲礼,那家庭肯定不吉利;兄弟之间不讲礼,就不能长久和睦。《诗经》中说:lsquo;人而无礼,胡不遄死!rsquo;所以礼节不能免掉。"

  礼貌比知识更重要

景公说:"我愚笨不好,身边的人迷惑我,因此到了这种地步,请让我杀了他们。"晏子答道:"您如果不讲礼,那么喜欢礼的人就会离开您,不讲礼的人就会来到您身边;如果您喜欢礼,那么讲礼的人就会到来,不讲礼的就会离去,杀了身边的人是没有什么用的!"景公说:"好,请让我更换衣帽,再听教诲。"

  许多单位招聘员工,不仅要看学习成绩,而且要考察为人品行等方面。有一个真实案例对讲究礼貌有助于赢得就业岗位做出了很好的诠释。

晏子走开,站在门外,景公让人洒扫池地,撤换席子,衣帽整齐地召见晏子。晏子重新进门,辞让三次后,登上台阶,三次献酒行礼,然后喝酒。行两次礼,告别盛宴而出(《晏子春秋middot;外篇上第七》)

  某一年,有一批应届毕业生30人,实习时被导师带到北京的国家某部委实验室去参观,全体学生坐在会议室里等待部长的到来。这时,有一位秘书给大家倒水,同学们表情木然地看着她忙活,其中一个还问:“有绿茶吗?天太热了。”秘书回答说:“非常抱歉,刚刚用完了。”当秘书给一位叫徐平的同学倒茶时,徐平真诚地说:“谢谢您,大热天的,辛苦您了!”秘书高兴地看了徐平一眼,虽然这是很普通的一句客气话,却是她今天唯一听到的一句令她高兴的话。

春秋时代君臣之间相见比较随便,那么战国时代又如何呢?

  门开了,部长进来和大家打招呼,不知怎么回事,会议室里却显得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回应。徐平左右看了看,犹豫了一下带头鼓起了掌,同学们这才稀稀落落地跟着拍手,由于不齐,越发显得零乱起来。部长挥了挥手,说:“欢迎同学们到这里来参观。平时这些事是由办公室负责接待,因为我和你们的导师是老同学,关系非同一般,所以这次我亲自来给大家介绍一些情况。我看同学们好像都没有带笔记本,这样吧,王秘书,请你去拿一些我们部里印的纪念画册,送给同学们作个纪念。”

司马迁在《史记middot;商君传》中提到商鞅去见秦孝公时以"强国之语",说得秦孝公入了迷,"不觉膝之前于席也",座位对了座位。这表明那时的国君并不像后代的皇帝那样摆臭架子。

  接下来,尴尬的事情发生了,大家都坐在那里很随意地用一只手接部长递过来的画册。部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当走到徐平同学面前时,已经快没有耐心了。就在这时,徐平礼貌地站起来,身体前倾,双手接过画册,恭敬地说了一声:“谢谢您!”部长闻听此言,觉得眼前一亮,伸手拍了拍徐平的肩膀:“你叫什么名字?”徐平照实回答了。部长微笑地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早已汗颜的导师看到此景,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那时,一些想要有所作为的统治者不但不要群臣给他们叩头,相反,他们倒常常给臣子叩头,这绝非笔者危言耸听,有《史记》为证。

  几个月后,只有徐平收到了该部委寄来的接收函。有几位填报了分配意向的同学颇为不满地找到了导师,说:“徐平的成绩最多算是中等,凭什么选他而不选我们?”导师说:“这是人家点名来要的。其实你们的机会是一样的。不错,你们的成绩的确比徐平还要好,但是除了书本上的知识之外,你们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做人要懂得礼貌,这是最起码的要求,徐平同学在这方面比你们都要强,你们知道吗?”导师的一席话,说得这些同学低下了头。

《史记middot;刺客传》载:"田光曰:lsquo;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rsquo;。欲自杀以激荆卿。曰:lsquo;愿足下急过太子,言田光已死,明不言也。rsquo;因遂自刎而死。荆轲遂见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涕,有顷而后言曰:lsquo;丹所以诫田先生毋言,欲以成大事之谋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岂丹之心哉?rsquo;荆轲坐定,太子避席顿首曰:lsquo;田先生不知丹之不肖,使得至前敢有所道,此天之所以哀燕而不弃其孤也。rsquo;"

  这则案例说明,要做好事先要学会做人,一个人的道德修养是做人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

太子乃国之储君,"跪"是下跪,"顿首"就是叩头。

  无礼到处碰壁

公元前221年,秦王政扫平六国,自以为建不世之奇功,也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名号由王改为皇帝,自称为"朕",制命为"诏",车同轨,书同文而已,并没有定下"下跪叩头"的臣见君之大礼。

  礼节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人在社会上的通行证,如果没有这张通行证就有可能到处碰壁。

《史记middot;秦始皇纪》"三十四年,始皇置酒咸阳宫,博士七十人前为寿。"群臣并没有对这位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三拜九叩。

  有这样一则笑话,讲的是一个外地年轻人要到李各庄去办事。他走了很长时间,想知道还有多少路程,便去问一位在田间耕作的长者:“喂!老头,到李各庄还有多少里路?”长者看了看年轻人,想了一会说:“年轻人,到李各庄还有三‘亩’路程。”

有文字可查的历史延续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尚未发现臣下见君主要下跪叩头。那么,"下跪叩头"的大礼究竟始于何时呢?谁又是它的始作俑者?

  年轻人一听长者的回答,非常生气地指责长者:“你们这个地方的人真没文化,路只有多少里的,哪有讲多少‘亩’的。我问的是到李各庄还有多少‘里’路。”

叔孙通一个该钉在耻辱柱上的名字

  长者不急不慢地回答道:“年轻人,我们这也是讲多少‘里’路程的,只是因为你不讲‘礼’,所以我也无法跟你讲‘里’。”

读过一点古书的人想必不会忘了这样两句话:

  年轻人这才明白了长者的意思,赶紧向长者赔礼道歉,这才得到了长者的谅解和帮助。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这则小故事说明,礼貌对我们做人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需要别人帮助的情况下,就更需要讲礼貌,否则你是难以得到别人的真诚帮助的。

这是两句咏史诗,虽然咏的是秦始皇之"焚书坑儒",但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告诉人们,推翻秦朝的刘项刘邦和项羽两个人原是都不读书的。

项羽我们暂且不必管他,刘邦可是个拿着儒生的帽子当尿壶的主儿,夺取天下的过程中,他依靠的几个谋士也不是什么正宗的儒生韩信是个市井无赖,萧何是个刀笔小吏,张良是黄石公的门徒,陈平有"盗嫂"之嫌,就像是"一不留神"就把个天下给弄到手了。

"幸福和满足只在过程之中"这句后世从西方进口的"舶来品",刘邦当时可能并不知道,但他称帝后却很*到失望:他手下的那班大臣如樊哙、夏侯婴等人差不多都是他当初混迹于黑社会的狐朋狗友,这些贩夫屠狗者流虽然当了大将军,有的甚至被封为王侯,却仍是暴发户一个,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礼仪,什么叫规矩。他们在刘邦的皇宫里,就像过去在刘邦的家里一样,胡吃海喝,喝醉了就扯开嗓子吼上一段,有的甚至还拔出刀剑砍皇宫里的柱子助兴。

这种局面,让刘邦感到厌恶。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叙当时的情景时写道:"群臣饮酒争功,醉或妄呼,拔剑击柱,高帝患之。"(《史记middot;刘敬叔孙通列传》)

就在这种时候,有一个人挺身而出,帮刘邦解除了烦恼。

这个人名叫叔孙通。

叔孙通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他本是秦朝的"候补"博士("以文学征,待诏博士"),陈胜、吴广起义后,消息传到咸阳,当时的皇帝秦二世就此事询问诸博士儒生,那些"呆头书生"们都认为陈胜、吴广是造反,应立即发兵*,只有叔孙通摸准了秦二世的"驼鸟"脾气,答曰:"陈、吴等人不过是lsquo;鼠窃狗盗rsquo;罢了,不足挂齿。"二世听了很是受用,一面命御史把那些"呆头书生"全部定罪,一面"赐叔孙通帛二十匹,衣一袭"并把他由"候补"转正为博士。

后来,叔孙通又先后投靠项羽之叔项梁、义帝楚怀王等。公元前205年,叔孙通又投靠时任汉王的刘邦。第一次与刘邦见面时,叔孙通穿了一件儒服,见刘邦不喜欢,他马上换了一身楚式短打扮。当时,由于叔孙通在"知识界"小有名气,所以有一百多名儒生跟着他,令这些儒生感到气愤的是,当刘邦询问哪些人可以重用时,叔孙通推荐的净是那些"江洋大盗"。有人就此事质问,叔孙通答道:"汉王现在正冒着矢石争天下,你们这些书生哪个能斩将夺旗?推荐你们,那会让你们白送命的!"但他保证不久的将来,一定让这帮"书生"也能捞个一官半职的干干。

现在,机会来了。

于是,叔孙通就去见刘邦,他对刘邦说:"夫儒者,难与进取,可与守成。臣愿征鲁诸生,与臣弟子共起朝仪!"他说他愿意帮刘邦定出一套规矩来。

刘邦半信半疑地说:"好吧,不过可不能太复杂了!"

叔孙通又解释说:"五帝异乐,三王不同礼。礼者,因时世人情为之节文者也。故夏、殷、周之礼所因损益可知者,谓不相复也。臣愿颇采古礼,与秦仪杂就之。"他说他要博采众家夏、商、周及秦之长,订出一套礼仪来。

见他说得头头是道,刘邦也不能不叫他试试。

叔孙通马上派人征集了一批鲁国的儒生这其中又出了个小插曲,有两个鲁国的"呆头书生"不肯来为叔孙通捧场,而且还说了很难听的话,他俩说叔孙通"所事者且十主,皆面谀以得亲贵。今天下初定,死者未葬,伤者未起,又欲起礼乐。礼乐所由起,积德百年而后可兴也,吾不忍为公所为!公所为不合古,吾不行,公往矣,无汸我!"强采的瓜儿不甜,叔孙通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只好带着愿意给他帮忙的人西入长安,与他原来的上百名追随者们会合在一起,引绳为绵,立表为蕞,在长安城外"操练"了一月有余。

然后,叔孙通去见刘邦,请他下令手下的文武百官也都"随班就读"接受儒家礼仪的训练。

这些出身于下属社会的大臣们可不是好教的,也不知叔孙通用了什么法子,竟把他们一个个都给教得人模人样的。

公元前200年,西汉王朝的长乐宫落成,叔孙通向刘邦建议,正式启用他修订后的"朝仪",刘邦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

整个朝仪如下:

文武官员由礼仪官引导,顺序进入殿内,分为左、右两班,跪于两厢。皇宫近卫军站在文、武百官之后,然后是今天影视作品中经常能够见到的"镜头"一大串的官员一连声地高喊"皇帝驾到",声音由远而近,刘邦也在众人的簇拥之下,坐着辇车缓缓而出。一见皇上驾到,文武百官立即各按官职的大小,背出一套听起来叫人肉麻的贺词,然后,酒宴开始。与以往"醉或妄呼,拔剑击柱"的情况迥然有别,那些文官们就不用说了,那些平日里桀骜不驯的大将军们也一个个都趴在地上,再仰颈抬眉往上看(读者不妨与晏子、商鞅见国君时的情景比较一下),整个宴会进行过程中无人敢高声喧哗,乐得刘邦连声说:"我到了现在才知道当皇帝的威风!"

上面这段绝非笔者杜撰,有司马迁的《史记》为证。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汉七年,长乐宫成,诸侯群臣皆朝十月。仪:先平明,谒者治礼,引以次入殿门,廷中陈车骑步卒,卫宫设兵,张旗帜,传言lsquo;趋rsquo;,殿下郎中夹陛,陛数百人。功臣列侯诸将军军吏以次陈西方,东向;文官丞相以下陈东方,西向。大行设九宾,庐句传。于是皇帝辇出房,百官执职传警,引诸侯王以下至吏六百石以次奉贺。自诸侯王以下莫不振恐肃敬。至礼毕,复置法酒。诸侍殿上者皆伏抑首,以尊卑次起上寿。觞九行,谒者言lsquo;罢酒!rsquo;御史执法举不如仪者辄引去。竟朝置酒,无敢喧哗失礼者。于是高帝曰:lsquo;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rsquo;乃拜叔孙通为太常,赐金五百金。"

台湾一位着名的史学家就此写道:"从此,皇帝不但跟人民,便是跟最尊贵的大臣,也都被这种儒家最得意的杰作lsquo;朝仪rsquo;,隔开了一段距离。战国时代那种君臣间面面对坐,膝盖碰着膝盖长谈的时代,不再在中国出现,帝王政体遂走进一条永不能回头的死巷。西方专制君主和东方专制君主的不同,在此分野。"

说"西方专制君主和东方专制君主的不同,在此分野",未免有些绝对。汉代以后,一直到宋朝,有两种大臣见君主时是可以不下跪、不叩头的。这两种大臣是:年高德劭、或位加九锡者,如曹操、司马懿、高欢等人;再有一种是皇上的老师,即那些"侍读学士"。前一种人可谓"不世出"之人物,哪个王朝若是摊上,那也就离亡国不远了,后一种大臣虽然免除了下跪之劳,但一般也都是站着给皇上讲课的。据一位学者考证,"侍读"的"侍"用的就是其"站立"之意(此说当然不很准确,不过,却有新意)。

但是,就像柏杨先生所说的"酱缸文化","酱"味越来越浓一样,宋代以后,随着中国封建社会步入其中晚期,它仅存的那点"人性"也荡然无存了。

从明朝开始,侍读学士都改为"跪读"学士了,他们给皇上讲课时都只能跪着,而连站着的资格也没有了。

据史料记载,清代有名的大学者纪晓岚曾因在陪太子读书时未采用下跪的姿态而遭到了皇帝的训斥。纪晓岚尚且如此,别的人见皇帝的处境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人们,至少是当代人,承继文化传统时一般都是取近不取远的,而且往往是错误地把近处文化的沿袭,当成亘古不变的信条,所以,才有了以今证古的错误。

最后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古人尤其是汉代以前所说的"拜"不等于"下跪叩头"。为便于读者辨别,我们不妨再说上几句。

宋朝人王楙在《野客丛书》中说过这样一段话:"古者拜礼,非特首至地,然后为拜也。凡头俯膝屈手动,皆谓之拜。按《周礼》辨九拜之仪,一稽首,二顿首,三空首,四振动,五吉拜,六凶拜,七奇拜,八褒拜,九肃拜。注:稽首拜,头至地也;顿首拜,头叩地也,空手拜;头至手也;振动,以两手相击也;奇拜,一拜也;褒拜,再拜也;肃拜,但俯下手,即今之揖也。何尝专以首至地为拜耶?"这段话说得深入浅出,有兴趣的人不妨思之。

原文刊载于《中国历史上的49个谜:颠覆历史》作者:张志君,出版社: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孔丘喜好用礼乐开导民众,说明礼节对一个人是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