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励志美文 > 教育事故,儿子画完后就上色

教育事故,儿子画完后就上色

2019-09-11 06:56

  圆圆好奇地把一根小手指放到水流下,让水顺着指头再流下去。水流完了,她抬起头来看看我,有点感叹地说:“水没有颜色!”

圆圆好奇的把一根小手指放到水流下,让水顺着指头载流下去。水流完了,她抬头看着我,有点感叹说:水没有颜色!

走出坑人的教育误区

金沙电玩城 1

  圆圆上幼儿园时,有一学期幼儿园要开设几个特长班,每周上两次课,一学期300元,谁想上谁上。班里的小朋友都跃跃欲试地要报名,这个报舞蹈班,那个报唱歌班。圆圆从小爱画画,她说想报画画班,我们就给她报了名。

圆圆上幼儿园,有一学期幼儿园要开设几个特长班,每周上两次课,一学期300元,圆圆从小爱画画,她说想报画画班,我们就给她报了名。

河流可以是粉色的

  • 圆圆案例
    • 圆圆上幼儿园,报画画特长班。每周从幼儿园里带回两张她上课画的画,老师在上面打分,以像不像为标准。此后,圆圆开始求“像”了。虽然分数越来越高,但是越来越胆怯,不像以前挥洒自如。过了一段时间开始画彩笔画,河流是粉色,这是女儿喜欢的颜色,可是没有选上。老师说河流是蓝色的,不能化成粉色。作者觉得,一张画能不能选上无所谓,但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能选上,并且说孩子“画错了”,这样一种认识灌输到心中,让作者有一种受伤感。
    • 那作者如何跟圆圆说了?“你为什们要把河流画成粉色呢?”她想了想,嘟哝说:”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觉得粉色的好看。“ 作者:”对,画画就是为了好看,所以我们说一张画,只能说它好不好看,不能说它是对或者错,是不是?“接着用碗里的水对圆圆解释,水没有颜色,也可以是任何颜色。同时对这样的画画班表示担心,是在扼杀儿童的想象力

读小学二年级的儿子今天放学回来一直闷闷不乐,我就凑近问他怎么回事,他抱怨我害他今天被老师批评。我就奇怪了,我害的,那是怎么回事?

  特长班开课后,圆圆每周从幼儿园里带回两张她上课画的画,都是些铅笔画,各种小动物。这些都是按照老师给的范例临摹出来的,老师在上面给打分。从她这里我知道,老师的打分是以像不像为标准的。画得越像,打的分越高。

特长班开课后,圆圆每周从幼儿园带回两张她画的画,都是些铅笔画,各种小动物。这些都是按照老师给的范例临摹出来的,老师在上面打分。从她这里我知道,老师的打分是以像和不像为标准。画的越像,打得分越高。

不上学前班

  • 佳句
    • 学前班发展到今天,它的存在已变成正常学制教育中的一个”骨质增生“。但这个多余的东西现在却被许多人看做是天使背上的翅膀,以为这样的”多“总比”少“要好,这是在实在是个错误!
  • 分析
    • 外地亲戚电话,正面临着该不该让孩子上学前班的选择。上一年级只差一个月,学校暗示她交一笔赞助费可以上一年级,否则就上学前班。作者建议,直接上学前班,如果不行就留在幼儿园,别上学前班。
    • 学前班的产生是我国短缺经济时代的一个应急措施。最早出现80年代,由于城市学龄儿童迅速增长,而那时民办幼儿园很少,孩子的入托问题得不到解决。所以采取了让小学办一些学前班来解决部分幼儿的学前教育-可见学前班的出现主要是出于学龄前儿童分流的需要,并不包含有教育学意义的衔接需求
    • 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学前班,绝大多数是出于跟风和盲目。意识误以为学前班有承上启下的功能,如同上三年级必须要先读二年级一样。二是出于对孩子未来学习成绩的焦虑,认为上学前班是“提前打基础”
    • 目前国家对学前班教学只有指定性意见,并没有明确统一的学前班教学大纲和教材。质量如何全凭自己的主张,或教师自己的感觉。由于它的非义务教育性质,学校一般对这块并不重视。我国几十年来学校教师入职门槛较低,许多学校文化教育素养低,她们的工龄可能有四十年,但并非有四十年的“教育经验”;往往一种工作经验用了40年
    • 我国当前“学前班”整体情况看,不但不能依孩子们的生理及心理发育情况让他们在智力、习惯、创造力等方面上一个台阶,反而再这些方面形成障碍
    • 良好的启蒙教育在形式上应该是游戏的,无拘无束的,变化丰富的、于生活关联的

原来昨天美术老师给他们布置的作业是画树叶、月亮、小河这样的一幅图画。

  这以后,圆圆画画开始力求“像”了。她很聪慧,在老师的要求下,画得确实是越来越像,分也得得越来越高。可是我也同时有点遗憾地发现,她画中的线条越来越胆怯。为了画得像,她要不断地用橡皮擦,一次次地修改。与她以前拿一枝铅笔无所顾忌、挥洒自如地画出来的那些画相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小气与拘谨。

这以后,圆圆画画开始力求“像了”她很聪慧,在老师要求下,画的确实越来越像,分野得越来越高。可是我也同时有点遗憾地发现,她的画中的线条与越来越胆怯。为了画的像,她要求不断地用橡皮擦,一次次地修改。与她以前拿一支铅笔无所顾忌,挥洒自如地画出来的那些画相比,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小气和谨慎。

暴力作业就是“教育事故”

  • 佳句
    • 暴力作业对儿童信心,意志,品格等方面有全面的小鸡影响。它的坏作用,远不是多穿一件衣服有点热,多吃一个馒头有点撑那样简单,它能改变这个状态,让孩子罹患一种“厌学”的慢性疾病,摧毁他们的上进心,吞噬他们的创造性,消磨他们的幸福感,其中的“暴力性”甚至能破坏他们的道德
  • 暴力作业
    • 作业量大,比如每个字写20遍
    • 惩罚性。每个改正答案写20遍
    • 恶意评价。每次单词测验,只要学生写错一个单词,就给打“零”分。只有当教师和儿童之间关系建立在互相信任和怀有好意的基础上时,评分才能促进学生进行积极的脑力劳动的刺激物
  • 原因
    • 一些家长和老师认为,多写多记就能学到知识。一个字写20遍就比2遍好,一道题做5次就比1次好。只是用繁重的作业把孩子的肢体固定在板凳上,但是孩子的内心会起一种变化,会生成一种叫“厌学”的物质
    • 急功近利。学校统一出的考试卷都是考课本上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死记硬背的东西,“阅读老师”班里的孩子考试成绩往往不如“拆字老师”
    • 根本原因是教学评价的导向问题;二是教师的素质问题
  • 宏观问题
    • 拥有最多教育经费的教育专家喜欢高屋建瓴的宏论,在事关儿童每一天学习生活的问题上却总是缺席
    • 作者同学是一名优秀的小学教师,她说孩子们写生字,每个字写三遍最好。作者认为这才是“学术成果”
    • 教育行政部门,总是用“行政思想”来自上而下的管理学校,很少考虑用“教育科学理念”来细致入微地服务于学校

儿子画完后就上色,上色时,他就问我:“树叶是什么颜色?”

  过了一段时间,开始画彩笔画,圆圆非常高兴。她喜欢彩色的画。有一天,绘画班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作业,要求每人画一幅表示到野外玩耍的画,说要挑一些好的挂到幼儿园大厅里展览。

过了一段时间,开始画彩笔画,圆圆非常高兴。她喜欢彩色的画。有一天,绘画班的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了一个作业,要求每人画一幅表示到野外玩耍的画,说要挑一些好的挂在幼儿园大厅里展览。

不是电脑游戏的错

  • 佳句
    • 一个孩子如果长期钻在游戏里不肯出来,以至于成为一种病态,那是因为游戏外的世界让他感到枯燥,不快乐或自卑。一个孩子如果因为电脑游戏耽误了前途,那他即使生活在没有电脑的年代,也会有别的事情把他拉下水,我坚信使人堕落的不是游戏本身,而是心灵的空虚,或某些素质的缺失,那些在游戏中堕落的人,即使没有电脑游戏,也会有另外的什么东西是她不可自拔
  • 圆圆案例
    • 圆圆10岁上初一开始玩电脑游戏,而且是在作者怂恿下开始玩的。每到周末一玩就4、5个小时,到寒暑假可以一口气玩7、8个小时。
    • 作者认为孩子总应该玩点什么,要让孩子快乐,在她的每个成长阶段都获得那个阶段应有的快乐。如果没有一件有趣的事,多半是要在电视机前消磨了。宁可在游戏中消磨,也不愿经常呆在电视机前。游戏是主动参与,玩的过程中还有智力投入。而且同龄人都在玩,如果不玩的话,就会缺少一个重要的话题。至于上瘾,也不是没有担心,但总来说有信心,信心来源于对孩子的了解
    • 刚开始玩的时候,也像别的孩子一样非常痴迷。课外书几乎没时间读了,到了练二胡的时间也不想下机;吃饭也不按时吃。说过几次,依然没用。但是说话依然和颜悦色,毫无责怪。心理越急越不能拉下脸来教训,绝不能站到她的对立面。经常用愉快的口气问他一些关于游戏的事,真诚的分享她玩游戏的快乐。一年多玩下来,对游戏兴趣依旧,但逐渐掌握了自我控制 。 到初三的时候,她把所有的游戏盘豆撞到一个纸箱里,说中考前不再玩了。中考结束后,本来计划要做好多事情,但是又把最多的时间投入到玩游戏,原定计划都没实现。到暑期结束是和圆圆谈了一次,应该用好这三年,其实也是为了将来有更好的条件去玩
    • 家长“开放”之所以无效,意识平时管多了。二是家长缺少耐心,指望自己一变,孩子也能立地成佛
  • 网瘾
    • 对游戏有正确的态度,不要让孩子玩的时候有内疚感和负罪感
    • 让孩子有丰富的课外阅读,任何放纵都与内心空虚及道德堕落有关
    • 让孩子学会自己管理自己,这是最关键,也是最难的

我答:“你自己爱上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可以绿色,可以黄色,红色也行,自己觉得美就行。”

  圆圆从幼儿园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她的彩笔,找了张大纸画起来。她画得非常投入,拿起这根笔放下那根笔的,连我们叫她吃饭都有点不愿意。她胡乱吃了几口,就又去画。到我洗完碗后,她也画完了,得意洋洋地拿来给我看。

圆圆从幼儿园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拿出她的彩笔,找了张大纸画起来,她画的非常投入,拿起这根笔放下那根本笔的,连我们叫她吃饭都有点不愿意。她胡乱的吃了几口,就又去画。到我洗完玩后,他也花完了,得意洋洋地拿给我看。

儿子后来又问:“月亮是什么颜色?”

  我的第一感觉是她画得很用心,颜色也配得很好。一朵红红的太阳放着五颜六色的光,像一朵花一样。以纸的白色作天空,上面浮着几片淡蓝色的云。下面是绿草地,草地上有几个小女孩手拉着手玩。小女孩们旁边有一条小河,河流是粉色的,这是女儿喜欢的颜色。她为了让人能明白这是河流,特意在河流里画上了波纹和小鱼。

我的第一感觉是她画的很用心,颜色也配的很好。一朵红红的太阳放着五颜六色的光,像一朵花一样。以纸的白色作天空,上面浮着几片淡蓝色的云。下面是绿草地,草地上有几个小女孩子拉着手玩。小女孩们旁边有一天小河,河流是粉色的,这是女儿喜欢的颜色。她为了让人能明白这是河流,特意在河流里画了波纹和小鱼。

我答:“白色、黄色、蓝色、红色。都有,都行。”

  看着这样一张出自5岁小女孩之手,线条笨拙稚嫩,用色大胆夸张的画,我心里为孩子这份天真愉快,为天真所带来的艺术创作中的无所羁绊而微微感动着。我真诚地夸奖圆圆,“画得真好!”她受到夸奖,很高兴。

看着这样一张出自5岁小女孩之手,线条笨拙稚嫩,用色大胆夸张的画,我心里为孩子这份天真愉快,为天真所带来的艺术创作中的无所羁绊而微微感动着。我真诚的夸奖圆圆:画的真好。她很开心。

儿子仰起头说:“可以五颜六色吗,妈妈?”

  她从来没有这么用心去画一张画,自己也认为画得很好,感觉比较有把握被选上贴到大厅里,就对我说:“妈妈,要是我的画贴到大厅里,你每天接我都能看到。”我说我一定要每天都看一看。

而,这张画没有被老师选上,圆圆委屈的哭了起来,她说:因为我把小河画成粉色了,老师说小河是蓝色的,不能画成粉色的。还有白云也不能画成蓝色的,我画错了。

“当然。你觉得美就行。画画,没有人规定必须是什么颜色。你尽管想象,美,就行。”我答。

  我让圆圆赶快把画收起来睡觉,她往小书包里装时怕折了,我就给她找了张报纸把画卷了,她小心地放到书包里。

我心里忽然被什么顿顿的击了一下,一张画不能被选上倒无所谓,但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能被选上,并且导致孩子说她画错了,这样一种认识呗灌输到她小小的心中,却深深的让我有一种受伤感。

然后,儿子画了五颜六色的月亮,红色的树叶,粉色的小河。

  第二天下午,我去接圆圆,看见她像往常一样高兴地和小朋友一起玩,她高兴地跑过来。我拉着她的小手走到大厅时,她忽然想起什么,扯扯我的手,抬起头看着我,脸上浮起一片委屈。我问怎么了,她说,妈妈,我的画没选上。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我后来问她“你为什么要把河流画成粉色的呢”她嘟哝到:说不出来问什么,就是觉得粉色好看。

儿子把画拿给我欣赏时,眼睛里亮着光:“妈妈,我想月亮如果是五颜六色的,肯定很漂亮!”

  我赶快给她擦擦眼泪,问为什么。她小嘴噘一噘,停顿了一会儿,才低低地说:“因为我把小河画成粉色的了。”我问:“画成粉色的不好吗?”

我说,对,画画就是为了好看,所以我们说一张画,只能说它好看不好看,不能说它对或是错,是不是?圆圆听了,有点认同,点点头,忽然又否定了,说:小河不是粉色的,是蓝色的,就是画错了。我问她,怎么知道小河是蓝色而不是粉色的?

我赞许的点点头,诚恳地表示:“我想也是。画面美就是好,我这么认为,儿子,你觉得美,那就行了。”

  “老师说小河是蓝色的,不能画成粉色的。还有,白云也不能画成蓝色的。我画错了。”女儿说得神色黯然。

我知道她实际上是没有见过青草地上的小河的,她的经验是源于以前看过的一些书画刊物和老师今天的观点。

儿子当时很高兴。

  我心里忽然被什么钝钝地击了一下,一张画不能被选上倒无所谓,但因为这样的原因不能被选上,并且导致孩子说她“画错了”,这样一种认识被灌输到她小小的心中,却深深地让我有一种受伤感。

我拿出一只白色瓷碗,接了一碗水,问圆圆是什么颜色,她想了半天说是:白色。

儿子现在郁闷了,说他不去美术班了,不再画画了,因为老师在课堂上批评他画得不对。月亮是白色的,树叶是绿色的,小河是白色的。

  我心疼地抱起圆圆,亲亲她的小脸蛋。我说:没关系,宝贝,你不要在意,没选上就没选上吧。圆圆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我又找了一只红色的小塑料盆,把水倒进去了,问她是,白色吗?她看着红色盈盈的水,不好意思了,看看我,狡猾的反问:你说是什么颜色?

我摸摸儿子的头,说:“画画没有对错,只有美还是不美。什么颜色都有,大自然的一切,你尽量想象。妈妈带你去看。”

  我带着圆圆往家走,一路思考就这件事我应该对她讲些什么。我问她,画交给老师了吗?她说没选上就不用交,带回来了,在书包里。

我把水细细地倒入水池,一边倒一边说:你看,水是透明的,很清亮,它没有颜色,是不是?她拿出手指,让水顺着手指流下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水真的没有颜色!

我带儿子去沿江路看褚红色的树叶,看浑黄的小河。

  回到家里,我让圆圆把画拿出来,她从书包里取出画,已被她折得皱巴巴的。

我问她,那你说河流该画成什么颜色呢?圆圆不假思索的说:画成没有颜色的。我问:那你改用那根笔画呢?

我带儿子站在月下看月亮的颜色,看月亮由白变黄,又黄变粉。

  我把她抱在腿上,和她一起看这张画。我问她:“你为什么要把河流画成粉色的呢?”她想了想,嘟哝说:“说不出来为什么,就是觉得粉色的好看。”

我笑了,没有一根笔地没有颜色的,对不对?为了还原河流的颜色,我不得不先消灭河流的颜色。

儿子的心情好了一些。

  我说:“对,画画就是为了好看,所以我们说一张画,只能说它好看不好看,不能说它对或者错,是不是?”圆圆听了,有点认同,点点头,忽然又否定了,说:“小河不是粉色的,是蓝色的,我就是画错了。”我问她,怎么知道小河是蓝色的而不是粉色的呢?

于是我慢慢对圆圆说:没有谁可以规定小河必须画成蓝色,小河本身是没有颜色的,但我们班画画儿的时候,总得用一种颜色把它画出来呀,如果画画儿只能画真实的颜色,那我们就永远找不到一支可以画小河的笔,对不对?圆圆点点头。

我在网上找了毕加索的画给他看,告诉他,画画没有对错,没有像或不像,画画是纵情享受想象,不要在意美术老师的批评。

  我知道她实际上是没有见过青草地上的小河的,她的经验是来源于以前看过的一些书画刊物和老师今天的观点。我的问题圆圆回答不出,她想了想,有点不耐烦地说,“反正就是蓝的嘛。”

我继续说:还有很多其他东西,在我们的彩笔里也找不到它们的颜色,但我们可以把它画出来,所以你要记住,一张画只有好不好看,没有对或者错。你可以大胆地使用各种颜色---河流可以是粉色的,只要你喜欢,它可以是任何颜色。

儿子点点头,皱着的眉头舒展开来。可是他不再去上美术班了,他自己在家里画,任意的画,快乐的画,天马行空。

  我说,走,咱们看看水是什么颜色,起身领她往厨房走去。

解决了河流的颜色问题,圆圆愉快的玩去了,我心中却又是忧虑又是无奈,我企图以这样的观念影响女儿,呵护他的想象力。可我如何敢领着年幼的孩子以她的稚嫩,去迎战教育中的种种不妥。最现实的比如上不上这个绘画班?

每个家长可能都想让小孩子去学学画画,提高艺术素养。培养一下兴趣爱好,这是好事。小孩子正处在创意思维的发展阶段,美术教育可以让他们这方面得到很好的发展。

  我拿出一只白色磁碗,接了一碗水,放到桌子上,问圆圆是什么颜色。她看了看,有点为难,看看我,不知该说是什么颜色。我问她是蓝色的吗,她摇摇头。我追问是什么颜色,她想了半天,别别扭扭吐出“白色”两个字。

继续上,就得听老师的话,就不能把河流画成粉色的,每一次上课,老师都要给孩子们一个画画的框框,孩子的想象力会被一点点扼杀。这样的绘画班,只能使孩子的想象力加速度地贫乏。如果不上,当别的小朋友到特长班上课时,女儿坐在小椅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往外走,她小小的心一定是充满委屈的,她怎么能理解突然中止她上绘画班的缘由呢?

只是,不要过早的让孩子学习技巧、章法,更不要用“画得不像”、“画得不对”来打击他们的自信,扼杀他们的想象力。

  我又找了一只红色的小塑料盆,把水倒进去,问她:“是白色的吗?”她看看红色盈盈的水,不好意思了。看看我,狡黠地反问:“你说是什么颜色?”

我的这样一种担忧如何能向她解释的清楚?我叹了口气,心里真希望幼儿园取消绘画班,那样的话,让我再交300元也愿意。

孩子喜欢涂涂画画,眼里画里的事物都是简单而又有趣的,或变形,或简练,或丰富。他们在作画时,我们不要在旁边指手画脚,更不要随意打断作画的过程。

  我笑笑,拿起红色塑料盆,把水流细细地倒入水池,一边倒一边说:“你看,水是透明的,很清亮,它没有颜色,是不是?”圆圆听我这样说,好奇地把一根小手指放到水流下,让水顺着指头再流下去。水流完了,她抬起头来看看我,有点感叹地说:“水没有颜色!”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说,你说对了。于是言归正传,领着她回到她的画上。

读后感:现在的学前培训很多,特长教育很火热,就我们光谷这一片,如雨后春笋一样遍地开花,现在小孩子的钱好赚,家长们也舍得投入,有相当一部分的家长都是抱着也许我的孩子是天才的愿望,我的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目的,都是很强的“功利性”我们这里有一家爱因天才,价格很昂贵,里面的内容很丰富,说是要培养孩子的多种能力,开发潜能,服务也很周到,好与不好很难说,个人觉得你把孩子送到这些幼教机构,还不如你自己学一些育儿知识,陪伴孩子可能会更好一点。但是为了孩子的身心全面的发展,适当的选择一些兴趣班还是有必要的,只是目前鱼龙混杂,让人无法辨别,有的到底适不适合这个年轻的孩子去学习,还是需要有一定的科学依据把,比如说6岁之前的孩子去学音乐这个就值得商榷。类似的问题很多,我们也经常看到很多孩子的日程排的满满的,比大人们都充实,这样到底好不好?

金沙电玩城,作为父母,我们在给孩子的画做评价时,多赞美、多鼓励,不要讽刺,更不要擅自主张把画丢了。

  我重新抱起她,拿起她的画,问她,那你说,河流该画成什么颜色?圆圆不假思索地回答说:“画成没有颜色的。”我问:“那你该用哪根笔画呢?”她正要说,又一下子语塞了,回答不上来。

关于画画,我是不懂的,这边的艺术类的培训机构也相当多,绘画班也很多,也很难让人辨别,在无法辨别的时候我觉得还不如尹老师的想法干脆先别报了。我也觉得即使是当前走绘画特长的孩子很多,但是真正有艺术灵感的不会那么多吧,而世界上有名的画家也没有几个说是一定要画的像的把,那就不是真正的绘画艺术了吧!而果儿去选择街舞也是一个机遇,班上的一个同学去不了,又很优惠,我们就去了,结果发现去对了,孩子很喜欢,好处很多,一个锻炼了身体,又增加了和别的孩子交流的机会,也有助于改善他比较害羞的性格,这点上我们还是觉得很值得的。至于围棋,本来我就懂一点,然后参考了网上的一些资料,确认这个年龄 的孩子可以尝试,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去学习,也还好,虽然年龄小,但是主要是培养兴趣,我也不会强迫孩子去学,想学的时候就学,不想学就不学,很自由。我还是觉得不用抱着一种,让孩子去学画画就一定要成画家,学音乐成为音乐家,学舞蹈成舞蹈家,学围棋成国手的心态,只是为了全面培养孩子的素质,情商吧,至于学成怎样,愿不愿意继续还是看孩子自己的愿望吧,那天有个比果果还下的孩子去学围棋,第一天,他的妈妈就着急的不得了,问老师 有没有前途啊,有没有这个潜质啊,在一旁不停督促自己的孩子。我总觉得这样的心态不太好。

选择保护小孩子的自尊心,保护小孩子的创意思维,让他们大胆发挥想象力,不要用成年人的眼光来看待孩子的作品,不要责备“不像”、“不对”。不要过于强调画画的技巧章法,而忽视了孩子的想象。

  我笑了,“没有一根笔是没有颜色的,对不对?”圆圆点点头。我继续问,“那你说,河流到底该怎么画呢?”圆圆眨巴着眼,困惑地看着我,不知该如何回答。到这里,河流已是无法画出了。我看这个小小的人如此迷惘,心疼地亲亲她的小脸蛋。

我们家长要弄清楚报每一个兴趣班对孩子身心的发展到底在那个方面有好处,只要是能有助于他的健康成长就够了,至于是不是一定要比别的孩子做的好,是不是一定要向这个方向来发展,这个我觉得到没有必要,当然要是孩子有着天赋,有这个愿望那就更好了!

让孩子喜欢画画的过程,享受画画的乐趣,体验想象的美好,这才是真正的美术教育的意义。

  为了还原她河流的色彩,我不得不先消灭河流的颜色。

  于是我慢慢对圆圆说:没有谁可以规定小河必须画成蓝的,小河本身是没有颜色的。但我们画画儿的时候,总得用一种颜色把它画出来呀。如果画画儿只能画真实的颜色,那我们就永远找不到一支可以画小河的笔,对不对?圆圆点点头。

  我继续说:还有很多其它东西,在我们的彩笔里也找不到它们的颜色,但我们也可以把它画出来。所以你要记住,一张画只有好不好看,没有对或者错。你可以大胆地使用各种颜色——河流可以是粉色的,只要你喜欢,它可以是任何颜色。

  解决了河流的颜色问题,圆圆愉快地玩去了。我心中却又是忧虑又是无奈,我企图以这样的观念影响女儿,呵护她的想象力。可我如何敢领着年幼的孩子,以她的稚嫩,去迎战教育中的种种不妥。最现实的比如以后上不上这个绘画班的问题——

  继续上这个班,就得听老师的话,就不能把河流画成粉色的。每一次上课,老师都给孩子们一个画画儿的框框,孩子的想象力会被一点点扼杀。这样的绘画班,只能使孩子的想象力加速度地贫乏。如果不上,当别的小朋友到特长班上课时,女儿坐在小椅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往外走,她小小的心一定是充满委屈的,她怎么能理解突然中止她上绘画班的缘由呢?我的这样一种担忧如何能向她解释得清楚?

  我叹口气,心里真希望幼儿园取消绘画班,那样的话,让我再交300元也愿意。

  特别提示

  ●没有谁可以规定小河必须画成蓝的,小河本身是没有颜色的。但我们画画儿的时候,总得用一种颜色把它画出来呀。知果画画儿只能画真实的颜色,那我们就永远找不到一支可以画小河的笔。

  ●一张画只有好不好看,没有对或者错。你可以大胆地使用各种颜色——河流可以是粉色的,只要你喜欢,它可以是任何颜色。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教育事故,儿子画完后就上色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