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励志美文 > 这批红色稻谷作为种子使用并没有问题,会有米

这批红色稻谷作为种子使用并没有问题,会有米

2019-11-08 13:06

她叫玲玲,是个私人打米厂的工人。她的工作是帮人把稻谷加工成大米。我说的小小,不是指她的年龄小,因为她今年已经四十二岁。而是指她的工作在她看来微小的都不值得一提。

昨天我们栏目报道了,有人将红色的稻种混入金色的稻谷中准备出售,而这批红色的稻种很可能含有有毒化学成分。农业部门分析,这批红色稻谷作为种子使用并没有问题,但如果是直接... 昨天我们栏目报道了,有人将红色的稻种混入金色的稻谷中准备出售,而这批红色的稻种很可能含有有毒化学成分。农业部门分析,这批红色稻谷作为种子使用并没有问题,但如果是直接脱壳食用,就可能残留毒性,进而对人体造成伤害。事后,由于晒谷子的师傅不见了踪影,这批稻谷的下落一度成谜。昨天,经过记者和农业执法人员的一路追踪,终于找到了这批问题稻谷。

米厂间

广东恩平市沙湖镇80后小伙谢国良辞职回乡,继承父辈的大米加工厂,利用电子商务平台,打响恩平大米品牌,并带动周边数百户农户增收致富。

玲玲虽然是个打米工,但是一直以来她都很自卑。由于种种不好的原因,玲玲现在是个天天服药度日的精神病人。她有在电视里看过脑瘫孩子被培养成世界奥林匹克物理竞赛冠军的事迹。她也在网上看到一则介绍一个脑残孩子考了六百五十多分进了北京大学,后来象正常人一样在企事业单位工作的报道。可是经过很多生活磨难的玲玲,真的很难跨越自己患有精神疾病这道坎。

在东山头的一个村落里,农业执法人员找到了那天晒谷的师傅毛民堂,他告诉工作人员,谷物并不是他的,他只是帮忙晾晒和打包,至于谷物现在去了哪里,还得问问谷物的主人孙运堂。随后,执法人员又来到了位于武汉东西湖的一片农田,找到了孙运堂。

十几年前,中国南方的农村几乎村村都有米厂,用来碾米。

子承父业 接手米厂

天有不测风云,六年前父亲又患癌症去世。父亲遗留下来的打米厂从此没人经营了。在家人的再三劝说下,玲玲决定试一试。她只看会操作米机的三爷爷打了两袋谷。玲玲的丈夫因为协助父亲修过车,所以打米的流程知道。只听他对玲玲说:“从明天开始,我花半个月的下班时间教你打米,看你会不会?”玲玲说好。

剩七、八百斤,就这样把谷给鸭子吃没有问题,刚好有一个喂鸭子的问我要点谷喂鸭子,这个谷便宜点,孝感市农业局工作人员:是的,我就丢给他了。

我是农村人,在八岁搬家去镇上读书之前我从未离开过那平淡无奇的小村庄。在我的印象里,它就像是一个大杂烩,各种姓氏各种来历的人,在我太太公的年代因为各种缘由从四面八方相聚于此,像漂泊的蒲公英一样落地生根。而不像是“庄村”、“蒋暇浦”,祖代相承,枝繁叶茂,路上随便遇上个人,生的熟的往上翻几番都是叫得上辈分的族亲。

生于恩平沙湖那梨村的谢国良,从小是吃着恩平大米长大的,对恩平大米有种特别的爱。谢国良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初,镇里买粮还要用粮票,但是发的粮食品质不好,很硬。那时我们一家住在镇上,那个时候父亲萌生了开粮油店的想法,想让大家吃上好米。起初父亲在镇上开了一家粮油铺,后来,父亲掌握机械技术办起了大米加工厂,把田头收集来稻谷加工成大米,年产五六百吨粮食,除在本地销售外,也有外销到广州、深圳、东莞等地,这是最早的‘沙湖米’,也是我与‘沙湖米’的结缘。”

可是第二天,玲玲的丈夫刚走就来了一个打米的顾客。“有人没?”“有!”玲玲答道。“谁是打米的?”“我!”玲玲自高奋勇地说。“你?”顾客疑惑地说道。“是!”玲玲又肯定地说。玲玲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心,毕竟她连开关都还没扒过呢!也许是上天的眷顾,也许是玲玲的聪明,她居然按顺序打开开关并操作,第一次就打出了白花花的大米耶!玲玲的丈夫下班回来听说此事吓了一跳,因为他实在不相信玲玲没学打米,居然一开机就会了,要知道他打了那么多次米都还不知道怎么留筛子里的稻谷呢!

执法人员分析,假如问题稻谷没有被加工成大米,而是喂给鸭子吃,那么情况要简单得多。于是,工作人员首先要确认这批稻谷究竟有没有卖到鸭厂。

长田村很小,只有几十户人家,三百来口人。村里只有一家小店,红砖盖起来的小屋,里面卖的东西不多,一张磨坏了台面的木质柜台用了许多年;村的东面住着个高高瘦瘦的赤脚医生,会打屁股针,勉勉强强帮村里人解决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

金沙电玩城 1

就这样,玲玲一回生二回熟,很快就对打米熟悉了,十里八村的都有顾客来找玲玲打米。因为是旧米机,加上稻谷的干湿度、干净度和颗粒大小不一等原因,米机不是提谷的提升机堵住,就是筛子堵住,不是要换碾米的滚筒,就是开关坏了,甚至就突然断电了等。绝大多数时候玲玲不是自己解决了就是和顾客一起解决了,除非实在修不好才找师傅。

孝感市农业局工作人员:现在要确认你是不是卖给喂鸭子的了?有没有加工?卖谷人 孙运堂 这点稻谷绝对是卖了,不可能给别人加工。市农业局工作人员:有没有电话?我不知道他的电话。那你跟他怎么联系的?你肯定有联系方式的。是这样的老孙,我们要把这个事情要落实,是不是卖给姓梁的了?我们到现场去看看这个谷在不在这个地方。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爷爷奶奶家的黑白电视还没退休。

?

五六年过去了,虽然玲玲还是个每天晚上服药的精神病人,但她却把打米厂经营得有声有色,来往的顾客经常对她竖起大拇指。为此她也收获了信心。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相信玲玲的明天更加健康而美好!

工作人员要求孙运堂随车一起去鸭厂,可是车走到半路,眼看纸包不住火的孙运堂才交代了实话,说问题稻谷其实已经被送到米厂加工了。听到这个消息,工作人员都非常紧张,连忙心急火燎的赶往米厂调查。

村里有一个米厂。当然,会有米厂。

在2011年以前,谢国良长期在外打拼事业,主要是在香港、广州和江门、恩平等地经营IT,当时这个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在没有基础的领域里打拼,特别艰难。那时,谢国良父亲创办的大米加工厂正处于瓶颈期,发展较为缓慢。经过一番深思熟虑支行,谢国良毅然选择回到家乡沙湖镇接手父亲辛苦创办的大米加工厂米厂。一方面不希望父亲的心血付诸东流,另一方面也参杂了谢国良想带领米厂新腾飞的期待以及打造“恩平大米”这张名片的理想抱负。

孝感市农业局工作人员:今天报告市政府,明天派人来抽检,米厂老板 是的是的,可以可以。你就是不叫人抽检,我自己也要检验。 这样的冯总,我们现在去看看那批米到底在不在仓里放着了,去看下好吧。可以可以。

只不过里面只有一台机器,被叫做米厂间。后面还加了个房间的间,大概是因为它实在是太小了。

回乡投身“大米事业”, 从城里的“IT男”,变成田头的农夫,一路走来,实属不易。经营米厂最初的几年里,谢国良趁着粮食价格的上涨,积极收储粮食,通过原料米的加工外销,为企业后续发展积累了资金。期间,谢国良还通过与广州、深圳等地粮食加工企业的交流、学习,逐渐掌握了先进技术和市场动态。

经过调查,问题稻谷已经被加工成大米,但庆幸的是还没有流入市场。根据时间推测,厂家找到了当天加工的那批大米,但是因为当时是集中加工的,已经混入了当天同批的所有大米中,共有2万多斤,工作人员现场对这个谷仓的所有大米进行封存。

周家老屋的前面是一块不大的晒场,用来晒谷子。新收的稻子不在太阳底下翻晒几天,容易发霉抽芽。自家各有自家晒谷的地儿,不混乱不打扰。把金黄的稻子往太阳底下一倒,用推子摊开来,再用长竹竿在谷子上画出一道又一道的波浪纹,差不多就是给谷子翻身晒均匀的意思。这活儿小孩很乐意干,就像画画一样,只要不过分,大人总是由着你涂鸦。没耐心了,就把竹竿一丢,跑开玩去儿。

推陈出新 树立品牌

剩下的稻子自有人看着,不看也无所谓。我的印象里,我瘦瘦的阿太总是穿着蓝布褂,坐在老屋前的一把黄绿色的藤椅上晒太阳。沉默而慈祥。

在经营米厂期间,谢国良意识到市民的消费观念正在渐渐转变,从以前要吃饱到如今要吃好,大米加工工艺必须升级,产品质量产量必须提升。

我们周家的老屋是一排横着的木结构的老房子,房子前头有一巴掌大的天井。地方不大,可院落大门上头却正儿八经地安着我太公刻的石碑:“安之居”。

然而原有的机器落后,生产作业和管理成本很高,2015年,谢国良先后投入700多万元用于改进生产设备,谢国良亲自设计、组装,建成了先进的大米生产线,大大提升了生产和管理效率。以前生产线上的工人有10多人,大多文化不高,以搬运为主,如今生产工人大大减少,但产量提高了10倍。随后在谢国良的带领下,米厂又在厂房硬底化、仓库扩建等项目中持续投入,总资产超5000万元,年产大米达4.5万吨。

我太公算个文化人,教了30多年书,当过几任校长。生前喜欢喝酒养鸽子,胸前的口袋总别着支钢笔。太公走得早,我没缘见见这位恣意洒脱喜欢偷偷在外头搭灶台吃狗肉(农村习俗,家中灶台上有灶王爷,而狗这种吃屎的动物是上不了灶的)的老人,不然还真想问问,那上头写的究竟是“安之居”,还是从右往左念的“居之安”。

生产设备改造完成之后,如何打造品牌成为了谢国良思考的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没有自有品牌,农民种出的大米只会以低价流向市场。要解决这个问题,就一定要打造品牌”谢国良说。他提及恩平市生产出来的大米香甜可口、米质上乘,深受恩平当地老百姓认可。然而,长期以来因缺乏系统的品牌打造和对外推介,该地区生产的稻米在恩平以外的市场知名度不高,销售价格也上不去。

老屋后头种着几棵零零落落的竹子,再后头是一条又脏又浅的河,河对岸就是进村的必经小路,小路旁就是那昏昏暗暗的米厂间。

面对这样的情况,谢国良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专心钻研水稻品种、生长环境、加工工艺、消费习惯之间的关系,撰写了以“地灵人杰”为核心产品价值的恩平大米介绍文案,提出了“恩平大米——温泉之乡冯如故里的富硒香米”这一宣传口号,并聘请了广州美术学院专业人员设计沙湖米的包装。之后多措并举通过外出参展、线下活动推广等多种途径,大力提升品牌形象。

米厂间70年代就有了,一直很昏暗,只有每年收稻的时候里面才热闹几天。里头只有一架轧谷机。我脑海里还有点印象,不过已经模糊得仿佛只在梦里见过一般,黑魆生锈的机身,最上头有一个大斗,用来倒谷子,下面的出口用脏灰灰的布口袋扎着,哗啦啦喷出来灰白的大米了。

后来,农村淘宝的进驻,为谢国良的“丰穗米业”发展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凭借多年的IT工作经验,谢国良充分利用互联网销售恩平大米,他把沙湖米推上了农村淘宝,成为恩平市最早在网上销售大米的大米加工企业。

操作轧谷机不是件容易事儿,谁会,谁就是米厂间管事儿的负责人,得揣着开门的钥匙,村里的负责人换了三次,我爷爷是最后一任。

示范带动 成效凸显

帮人开机器轧谷碾米不收钱,但稻谷上脱下来的糠皮可以留下,这是可以拿去卖钱的,卖给养猪的,卖给山里种竹子的山民。我外公曾问我爷爷买过一回,几竹筐糠皮拿回家一看全是压坏的。这事儿,前几天我妈还跟我爸抱怨过一回。

在大米产业渐渐步入正轨之后,谢国良也采取多种途径反哺家乡,通过建立紧密的利益联结机制,带动当地村民增收致富。他们采用“公司+基地+农户”模式,成立稻米种植专业合作社,并用1500亩种植基地向周边农户作示范,倡导绿色种植方式、科学发展理念,成功引导农户转种高档品种。

轧谷没什么看头,声音吵也就算了,机器运转震得各种粉尘都飞扬起来,绝对能呛人一嗓子,太脏,小孩子不乐意凑热闹。

从传统米业到现代米业, 谢国良认为最关键的是要把资源、技术和市场要攥在手上。谢国良提及,恩平沙湖地处冲积平原,大量有机质沉淀,土地平坦肥沃,很适合水稻生长,是重要的粮产区。他们具备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此基础上,他们成立那梨稻米种植专业合作社,积极带动标准化、规模化种植,从源头确保产品品质。

真正有意思的是做年糕!

谢国良说:“‘沙湖米’‘恩平大米’好吃,不是靠一张嘴黄婆卖瓜,而是要通过科学的研究分析,拿出真凭实据。正因为如此,我们成立了恩穗农业科技研究院,以华南农业大学的教授作为科研力量骨干,对农业种植、加工和品牌打造,进行系统的研究。从恩平所处断裂带活跃的地质运动分析,了解土壤的独特成分,从而分析出恩平大米有别于其他大米的口感和营养价值,从理性角度对产品进行打造,从而实现效益最大化。”

米厂间里有个单独的房间,小的很,却很奇特。里头有一口灶,锅在里头,填柴的炕头却在外头,就在米厂间进门左手边墙上挖的洞。

凭借优良的米质,丰穗米业的“象牙香粘”荣获“广东好大米十大品牌”称号及“广东省名牌产品”称誉,成功为“恩平大米”递出了一张闪亮的名片。

做年糕其实很简单。把碾好的大米重新倒进轧谷机,换洞眼儿更小的筛子,开动机器,不一会儿,白花花的米粉就从布口袋里“簌簌”的滑下来了。

如今,在当地与谢国良合作的农户超500户,关联水稻种植面积超30万亩,由谢国良打造的“丰穗米业”也已发展成一家厂区面积30亩,总资产5000万,年产能45000吨的新型大米加工企业,并获得了“江门市农业企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广东好大米十大品牌”等诸多荣誉,其生产的大米备受市场的青睐。

把刚做成的米粉往那口锅里一倒,和点水拌匀乎,条件好点儿的人家还往里掺点糯米粉,好让年糕更加软糯。

金沙电玩城,责任编辑:梁冰清

外面自有人负责添柴。我们小孩子总爱凑点热闹,火是最危险也是最好玩的东西,不需大人说,我们总爱趴那儿添乱似的往里头丢柴。谁从家里偷了番薯也丢进去煨煨,橘子也扔进去烤烤。一群人围在那里嘻嘻哈哈地扒拉着火钳。

这点功夫,米粉就蒸好了,力气大的人扛起整口锅把米粉坨坨铲进年糕机的大斗里,然后机器就抖啊抖,下面的洞里就挤出了白花花的年糕,整长条的,热乎,还冒着热气。旁边有人举着菜刀,“噔噔噔”,利落得把年糕切成差不多的长度。然后年糕就顺着,转啊转的皮带,“啪嗒啪嗒”掉在了提前铺好的草席上,大家争着抢着吃了一会儿,就把不那么烫手的年糕给垒好,一座一座的摆放整齐。

那时候人小,村里有什么集体活动能高兴半天,更不用说还能吃点什么的好事儿。按照习俗,各家各户做年糕时间都凑一块儿,今儿你做,明儿我来。好日子能有十天半个月。主人家做年糕,不管帮忙的还是看热闹的都不能怠慢,年糕得大方的请人家吃,还要炒了肉丝咸菜当佐菜。我爸爸小时候消遣吃食就更少了,米厂间的烟囱一冒起烟,恨不得整夜整夜不睡觉的赖在米厂间。

还没凉透的年糕可以拧成各种样子,不知道哪一年有个大叔给我和堂妹捏了个小兔子,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就差安俩红红的眼睛。我们俩把兔子小心翼翼得捧在手心,瞪着眼睛瞧了好一会儿。

那时候我和堂妹还是亲密无间的玩伴关系,能一起调皮捣蛋,把爷爷田里冬眠的青蛙捉出来装进月饼纸盒再埋回去。

我们还帮过爷爷种土豆。发了芽的土豆种用小刀切成一块一块的,往刨好的坑里一放,我和妹妹就捧一把晒干的猪粪把土豆埋起来。我们都小,一屁股坐在田埂上,手捧猪粪也不觉得脏,那时候我弟更小,还穿着开裆裤,黄绒绒的小衣衫和头顶上飘扬的几根小短毛让他看起来特别像刚出生不久的小鸭子。他也帮忙,用小簸箕装了一铲猪粪,摇摇晃晃得去施肥,一不留神,踩坏几个爷爷刚刨好的坑。

而现在,我已经学会摆起架子,装模作样地教训那比我小6岁的妹妹。她早就不和我亲了,跟我弟说话总是一口一个“你姐”,好像我不是她的姐姐一样。

爷爷也老了,田都卖了,只剩下从前橘子地前的一小块,不种土豆,种水稻。爷爷总跟我爸絮叨,水稻也不好种啊,东边的大湖让人填起来了,打算造大红鹰香烟厂。没了水,稻怎么种?

我爸总爱念叨过去的农民苦啊。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侍弄庄稼,流血流汗。光是秋收时节割个稻就能让人累到背过气,没有脱谷机的时候,全靠人“打稻”让稻粒脱落下来。用尽力气一天也就只能“打”下来半亩。不过老农民不会叫苦,他们认命,这就是他们的本分,他们的命。

现在可好了,有割稻机,自动化劳作,吐出来的直接就是稻谷。农民不用费什么心思。可种作物的农民还是越来越少,都种林木去了,毕竟省心,钱还赚得多。

现在长田村种水稻的似乎只有我爷爷了。

稻谷都没了,还要米厂间有什么用?是的,米厂间很早就废弃了。

先是一个台风夜,米厂间西边的年糕房坍塌了一半,烟囱倒了,碎红砖摔了一地。镇上来人看一了眼,把米厂间鉴定成了危房。也没人建议重修,于是大门一锁,再无人问津。

我读初三的时候,又搬回了村里,我房间的后窗正对着米厂间,每晚入睡前都能看见它那落寞寂寥的身影。

在一个很平静的夜晚,它的横梁断了,支撑不住房顶的重量,然后彻底坍塌。而作为离它最近的人,我也没能在最后送它一程。

我在梦中被它悲鸣惊醒,却迷迷糊糊的以为是什么卡车在后面的花木地倾倒瓷砖之类的建筑废料。是的,它坍圮的声音不是轰隆一声响,屋顶瓦片的碎裂发出了沉重的脆响。我困的厉害,没有起身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动静。但后来,我想它坍圮的时候一定翻腾起了很多烟尘,衰老而萧条,那是对过去的告别。

前头提过的石碑最后也没能留下来,老屋重建的时候,一片混乱,被奶奶失手摔碎了。

可惜。

当年昏黄的小屋子里,做年糕的热闹场面,如今竟成了我心里的一个洞,漏风。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批红色稻谷作为种子使用并没有问题,会有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