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励志美文 > 一切都会从波动性中获得收益或者遭受损失,人

一切都会从波动性中获得收益或者遭受损失,人

2019-11-08 13:06

20世纪,在地球人历史中,乃弹指一挥间,仅仅只是一道宇宙运动的闪电。

内容提要:发展,是人类的永恒主题。百万年文明史,留下了人类追求发展的足迹。在公元第二个千 年的“暮鼓”敲响的时候,人类似乎在发展之路上取得了包括对自然界在内的决定性胜利。 然而,当人类陶醉于种种胜利时,蓦然回首,却惊异地发现,人类为此而付出了包括生态代 价在内的高昂代价!展望人类的发展之路,处处布满了陷阱--最危险的陷阱莫过于对地球 生命支持系统的侵蚀而诱致的生态灾难。稍有不慎,就会掉进危机四伏的陷阱中。任何一个 陷阱,都足以抵消乃至吞噬人类的所有文明成果,使人类的所有发展成果毁于一旦。因此, 及时发现并尽快走出或绕过危险的发展陷阱,摆脱恶意发展的怪圈,是摆在全 人类面前最重大的共同课题。陷阱重重,发展永恒!

金沙电玩城 1

作为思想家和哲学家的塔勒布,给出了很多关于医学和健康方面的建议,比如不吃早餐没问题,谷物对人类的健康有害,X光检查没有必要,甚至很多手术不应该做,等等。反驳这些,或者评判这些,应该是专业人士的责任,我们普罗大众所需要关注的是选择相信谁。

然而,这道闪电都照亮了整个人类的历史。历史从这一个世纪开始,展开了真人的壮美画卷。

关键词:发展/永恒主题/陷阱

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有:过犹不及、物极必反、凡事有度等说法;唯物主义辩证法观点也有,事物都有正反两方面;经济学有关于机会成本的理论,而《代价论》作者郑也夫从社会学的角度说明:人类的一切行为在为他带来收益的同时,也使他付出代价。

让我们抛开这些细节,回到一些更宏大的,更本质性的问题上来,这也正是塔勒布的本业。

20世纪有一个大格局的人,大格局的人,更新了历史,大格局的人,创造了一个大时代,这个大时代,彰显了人类社会文化的大文明。

发展,是人类的永恒主题。百万年文明史,留下了人类追求发展的足迹。然而,在人类的 发展道路上,却处处布满了陷阱。在公元第二个千年的“暮鼓”敲响的时候,人类似乎在发 展 之路上取得了包括对自然界在内的决定性胜利。当人类陶醉于对自然界的种种胜利时,蓦然 回首,却惊异地发现,人类为此而付出了包括生态代价在内的高昂代价!中世纪一位画家 曾以“地球的边缘”为题命名他的一幅作品。画面惟妙惟肖,描绘的是一位高僧行近地球边 缘,匍匐行进,诚惶诚恐地探试着天上的星幕,在他眼前呈现出光明与黑暗此消彼长的光怪 陆离的景象。不幸的是,这幅画恰好描绘出了今天人类所面临的境地——“发展极限”的边 缘!人类正处在光明与黑暗扑朔迷离的十字路口:要么按传统的发展模式一直走下去直至灭 亡,要么对现有发展模式进行革命性变革,在公元第三个千年走向生态文明。

解决方法:在人类所面临的诸种选择——合作与竞争、平等与效益、特殊主义与普遍主义、传统与反传统、风险与保障,以及诸种伦理、标准——之中,有一种选择能够最大限度地帮助我们减少代价,那就是:人类行为的理想之境是中庸之途。

1、选择相信古人,相信已经实践了千年的饮食和行为习惯究竟对不对?千年以前的人,是不是也可以这么想,从而最终我们要回到原始人的习惯?

2、至少自工业革命以来,经济的增长有赖于“消费主义”,不管是人的寿命,人口的数量,生产的产品和人类的消费,都是在增长的。那么如果幸福和健康的源泉却来自减法,难道社会的发展是以牺牲健康和幸福为代价的?

3、从生物学进化论的角度讲,演化是没有方向的,并不存在从低到高的“进化”,这个从微生物和哺乳动物共同存在,恐龙却灭绝了可以得到佐证。那么,我们的社会,包括认知、科学、技术,究竟有没有进步?

4、如果有进步,这些进步对我们文明的生存和延续是不是更加有利?对人们自身的健康和幸福呢?

5、我们文明的生存和延续是以牺牲其它文明为代价的吗?我们也会成为其它文明的牺牲品吗?

6、有人说,AI会是人类最后一个发明,因为之后的发明就靠它们了。我们的文明的终极形式是什么?是永生的信息吗?

大文明才是真人的社会,人类为真人的社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所以付出了巨大代价,是因为高智慧生命体,需要大文明,大文明才是真人的社会,为了做真人社会的人,20世纪付出了沉痛的巨大的代价,悲哀的是,一个大格局的人走了,一个大时代沦陷了,一个大文明成为了布满尘埃的历史瞬间。

林林总总的发展陷阱,大部分系人类自身行为所致。有些可以很快“垫高”或“抹平”, 有 些则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略有改观。归结起来,我们发现了发展的十大陷阱:

真正可望追求到中庸之道的社会,必须:通过对“极”的价值的尊重和兼容,两极之间“必要的张力”,才能找到中庸。中庸就是避免极端。中庸的主张总是与极端的主张共同存在的。我们当事者应该每每提醒自己,要清楚地识别自己置身事务中的两极是什么,并努力不倒向任何一端。在每一个问题的思考中,有了两极的主张的存在,才有与之相比较的中庸。而中国传统的中庸思想则因为消除了两极的共存,而成为理想主义,从未实现。

外国人写的书大都啰嗦,不过这次的结语很干脆、有力。

21世纪,本来应该是大文明社会的延续,因为大时代结束了,大格局的人走了,这个世纪存在了巨大的人类文明的变数。

一、生态陷阱

本书一开始就对其探讨的代价进行简单的定义以及对其研究范围进行了说明:人(选择的主体)基于价值观(选择的标准)自愿选择行为的代价。(老实说,前面这4章很多吃不准的地方,功底欠缺)。

本书的核心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甚至所有的伟大想法都可以表达为一句话):一切都会从波动性中获得收益或者遭受损失

呼唤大格局的人横空出世,这种时代沉郁的集体情绪,犹如平静水面底层的滚滚激流,在这个世纪奔突着。

人类社会产生、存在和发展最深层的基础究竟是什么?从表面上看,正是在索取物质资料的 劳动中,产生了人类,从而产生了人类社会。只有通过物质资料的生产,才能获得衣、食、 住、行所需要的基本生活资料,人类才能生存;只有物质资料生产发展了和建立在物质资料 生产发展基础上的精神世界升华了,社会才能发展。大概正是从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意识到: 物质资料生产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但是,人类怎样才能顺利地进行物质资料生产 并使这一生产具有可持续性呢?当我们超越物质资料生产本身的层面深入到决定物质资料生 产的一系列环节中时,我们发现了更具决定意义的东西:地球生态系统 !生态系统是人类进行物质资料生产和精神世界升华从而人类社会产生、存在和发展的最基 本条件,按自然法则运行的优化的生态系统是孕育人类社会的母体,是人类社会产生之源, 没有生态系统的“十月怀胎”,就没有人类;没有生态系统的无私孕育,产生了的人类也不 可能生存下去;没有生态系统的逐步优化和良性循环,人类社会就不可能实现和谐发展。而 生态系统的任何破坏则会导致物质资料生产和精神世界升华的链条局部以至整体中断。离开 优化的生态系统,人类社会的物质资料生产和精神世界升华一刻也无法进行,以致我们在某 种意义上不得不说:生态系统是承载人类文明大厦的基石,是决定物质资料生产和精神世界 升华从而决定人类社会产生、存在和长期稳定发展最深厚的基础,或者说,是基础的基础。 经济压倒一切甚至经济就是一切的狂热,直接导源于“物质资料生产是人类社会存在和发展 的基础”的片面;而“生态系统是人类社会产生、存在和发展的基础”的理论则是生态利益 是人类的最高利益因而生态必须无条件优先的立论基础。以触目惊心的环境破坏、无可挽回 的生态代价换取的所谓“繁荣”,实际上不过是对人类社会釜底抽薪式的破坏而已。没有优 化的生态系统做依托的人类社会,就如没有家园的灵魂。如果人类破坏了承载文明大厦的基 石,那么,我们丢掉的不只是今天,连同明天的钥匙也一起葬送了。可见,对地球生命支持 系统的侵蚀而诱致的生态灾难,是人类社会发展中的最危险陷阱。

合作与冲突:合作——表现出利益上得一致性,冲突——显示出利益上的不一致性。合作形成合力,但是内耗和代价是不可避免和值得计算的;  竞争和冲突是团队生活中产生内耗的原因之一,代价巨大。强制取消竞争,放弃对个人的激烈因素,将会大量牺牲效率,但并不能真正消除利益争夺。取消竞争其实只是取消竞争的某种规则,竞争本身却改头换面,在缺乏正当规则之下,以关系学的方式进行。冲突学派科瑟认为:社会结构是成员们达成一致的产物,同时社会也通过冲突的过程去建立和调节结构。分歧公开地表现为冲突是一个社会团体关系正常、具有活力的征兆。在一个没有或不充分具备对冲突给予宽容及使之制度化的社会里,冲突总是趋向为负功能。如果冲突客观存在,使它公开化、明朗化、制度化将是代价最小、收益最大的调节方式。

略微展开一下:

没有大文明的社会,沉沦在历史长河的黑暗中,大时代是全体人类所需要的,迫切需要的,大格局的人,正在炼狱中积累他的正能量,黄塑芹深信,人类社会是所有要做真人社会中真人的社会,改变历史,人类从来没有停滞她探索的艰难跋涉!

正如“水能载舟,也能覆舟”,生态系统既然能够孕育人类文明,也就能够对人类文明说 “不”。翻开历史长卷,许多文明的衰败与湮灭,无不源于生态系统的劣化。

特殊主义和普遍主义:特殊主义就是我们常说的“熟人关系”,普遍主义指的是社会普遍意义上的尺度和价值观。两者本质上都是一种信任系统。社会中一个信任系统越大(普遍主义),其成员间间的信任感越弱、越单一;一个信任系统(特殊主义)越小,其成员间的信任越强烈、越全面。同时,人还有强烈的情感需求,往往是在具体的个体和特殊主义信任系统中产生。还有特殊主义的人际关系还是一种社会控制机制,可以迅速补充或取代普遍主义(例货币至上)的不充分实施或缺位。特殊主义给我们带来的危害和痛苦就不用赘述了。其实关于这块作者还有本书《信任论》,阐述得更为系统和全面。

波动性是世界的本质,不要试图逃避。

波动可能带来收益,也可能带来损失 。收益和损失可大可小,而且会相互转换。

巨大的不确定性带来的灭顶之灾,就是黑天鹅。反之就是正面的黑天鹅,或者撞了大运。

波动性带来的损失可控,随之系统变的更加强大,就是反脆弱。

收益和损失是整个系统的一个反馈信号,所谓的进步正是因为有了反馈。

大格局的人,正向我们走来,为21世纪,为大时代,为大文明,他昂首挺胸,义无返顾!

平等:按劳分配、按需分配、平等分配,要么无法实行,要么实行了也会导致不平等。在社会实践的选择中我们只能以代价的大小作标准。强调机会平等、公平竞争的思想比强调分配平等的思想付出的代价更小,获得的收益更大。同时在开发潜力以增大公正性方面,贯彻机会均等可能带来更多的公正性。男女平等方面,性别的强权是群体内外残酷竞争的必然结果,是减少内耗、增加效率的合作结构。而动用行政力量造成的妇女解放直接后果是家庭关系紊乱等。

摘抄结尾的一段,精彩!

伦理:一切伦理都无例外地以抑制人的某些本性而使社会生活成为可能,其功能是巨大的,造就并加强着某种社会持续。但是伦理行之社会带来了生机的丧失、人格的扭曲、精神病、自杀等副产品,尤其要说道的是道德伦理的实现方式往往是不道德的,特别是被世俗社会掌权者变相利用时。更大的悲剧是道德成为一切社会生活、社会行为的尺度,将造成社会生活中普遍流行虚伪不实。

玻璃杯是死的东西,活的东西 才喜欢波动性。验证你是否活着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查验你是否喜欢变化。请记住 ,如果不觉得饥饿,山珍海味也会味同嚼蜡;如果没有辛勤的付出,得到的结果将毫无意义;同样的,没有经历过伤痛,便不懂得欢乐;没有经历过磨难 ,信念就不会坚固;被剥夺了个人风险,合乎道德的生活自然也没有意义。

标准:政治、经济、法律、文化领域的标准都是不完美的,其操作和实践都会带来“代价”问题。问题在于:拿一个更好的来。


分工与专业化:分工与专业化带来了效率和社会财富巨额增长,同时也带来了“代价”。他的观点是为了更好适应环境的需要导致了分工和专业化的产生,带来的代价是个体全面人格的毁伤,精神上贫困,无法更好地应对社会的变迁和需求的调节。

读完本书,最大的收获有三点:

传统与反传统:首先传统是一种文化现象,一种社会现象,它是流行了相当长的时间并传递到今天的观念、制度、行为方式。传统经历长时间的完善而获得了牢固性;它支配了多数的社会成员而获得了广泛性。它超越了个体性格而具有了社会性。它在制度上和不断的宣扬过程中又具有了神圣性。同时,它还带有一切文化的基本性质——可变性和可塑性。传统也存在在显功能上具有某些缺陷,在内容上需要改良更新,压抑人性等弊端。但是激进的反传统主义忽视了传统与人性之间的复杂性和多样性,旗帜鲜明地将传统拉下马,才发现传统曾经在执行的某些功能成了空缺,才发现人性中恶的一面与传统中合理的一面。

如果不能主动拥抱变化,也要做好准备应对变化。

不酸痛,肌肉是不会变的强大的。

反馈!没有反馈 ,你就不知道所走的路是否正确,也就不会进步。

歧异与一致:语言让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保持了一致性,但也增添了新的歧异。因为信息在传递过程中存在噪音,语言的编码过程存在不完善,信息的接受者在语言的理解未必完全一致。建立在语言基础上的文明的最大特征在于它可以把丰富多样的异质性捏合在一起,并且越是发达的文明越是容纳了更为丰富多样的异质性。从单一走向多样是一种自然的趋向,当这种多样性在质和量上达到一定成都市,将造成物种的裂变。而一个群体越是高度的“自相似”,其成员越是绝大多数都高度“正常”,它就越是单一,单一不利于选择,单一将使文明毁灭。解决这一矛盾的最好方式是:认识政治领域与思想领域各自的特性,使两者具有相对的独立性。

顺境与逆境:历史告诉我们,一个处于优越地位中的人往往要为他享有的诸种优越条件付出沉重的代价。其实,一个积极健康的人生,即使步入顺境也要努力为自己设置新的高尚目标,在追求目标中迎接新的困难和障碍,从而发展和显示自己的人格。其次,逆境远非造成一个积极人格的充分条件,无数处在困苦和逆境的人们没有任何改变现状的动力。就客观环境而言,顺境和逆境一样可能摧毁一些人。

风险与保障:人类在渴望把握未知风险的同时,又为利益所驱使把自身置身于风险之中。社会须对一项合法的风险计划实施后所获取的利益给予较大程度的保障,同时一套制度化的保险措施是保持和助长社会成员冒险动力的机制。保险的本质是风险分散转移。但二者的结合必须有一个恰当的度,保险业中的“道德危机”,在大社会中的放大表现是国有制下个体道德和义务的涣散和瓦解。

乌托邦:代价无处不在,所以人们希望找到完美的制度和方案——乌托邦的产生。乌托邦理想与它所指导的社会实践南辕北辙,其根本原因在于这一理想是建立在对人性的误解之上的——人可望越来越善,却不会尽善;社会有望日益美好,但不会尽美。这是组成了社会的个人们的有限性所使然的。同时,社会成员的理想是不一致的。而乌托邦主义者不惜使用“恶”的手段,为了迈向“至善”的目标。但是彻底地抛弃对完美的追求将使人类付出同样难以预计的代价:乌托邦思想以极大的力量批判了现存社会中的严重缺陷,同时乌托邦理想丰富了人类对自己可能性和潜在力的认识。因此推导出一个结论:人类的一切制度必是有得有失,企图实践一种无代价的制度,必将付出更大的代价。

乌托邦作为人类的一种精神活动,其本身是无罪的,灾难在于以乌托邦指导一场社会实践。在一个健全的社会中,政治与思想应该彼此分离,各自独立的两大合法系统。两者各自行使自身的功能,各自认识自己的局限。**

题外话:

花了不少时间整理这篇笔记,也谈谈我个人的看法,供大家参考。

郑也夫写《代价论》的目的是为了推导出他的“中庸之途”的价值,而实际上我看此书,更多的收获是了解社会政治经济一些制度(选择)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价值和意义。这或许是这本书的副产品吧,就像作者他另外一本书《文明是副产品》中说的一样。我的收获源自于他推导的“中庸”价值的副产品。

代价似乎就是选择的衍生品,只要有选择就有代价。不论人类群体的选择如此,其实个体的选择也是如此。选择的时候,我们不仅仅需要比较代价的大小,其实还要比较收获的大小。

而关于中庸之道。我认为,从历史长河中传承下来的文化、道德、伦理,往往都是遵循这个原则的。特别是我们中国文化,口口相传的俗语中基本如此。有说一个事情这一面好的,自然也就说另一面好的。例如:三思而后行——当机立断;未雨绸缪——摸着石头过河等等。这是时间反复证明的,“中庸”往往是理智的选择。

对于个体的我们而言,做选择时,如果该选择是一个长时间的选择项,应该遵循“中庸之道”。但是该选择只是影响一时时,走走极端也未必不可。尝试一下极端的选择项,代价也不是很大,我们可以接受哈。当然,“一失足成千古恨”的选择项是高压线,这种事情别做,否则就玩完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一切都会从波动性中获得收益或者遭受损失,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