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励志美文 > 二弟也跟着他一起打工了,远处一道一道的雷光

二弟也跟着他一起打工了,远处一道一道的雷光

2019-11-09 06:11

他的母亲可没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反而是越骂越上瘾,越骂越有理,如果不是大家都忙着收衣服的话,我想,所有她能看到的人,他们那些愣头愣脑的邻居,应该都汇集过来,听一听她陈年的心酸,评一评,看似自以为有理的训斥,应不应该。

宝宝的性别与猜测不符,妈妈是什么心情?

莫雷已经二十三岁了,在外打工,家中三兄弟,二弟也跟着他一起打工了,才十五岁,三弟莫小天还在读书,昨天刚满十三岁。
  莫雷心事重重,在路边一边行走一边叹气,还不时看看路边的雪花。他脑海中仍回荡着昨天的那一幕。她母亲因为自己没能给三弟带回三弟最喜爱的玩具而破口大骂。他有他的理由,而其母亲也有自己的理由。年底二十六匆匆忙忙赶回家就为看母亲,结果却被破口大骂,心里堵得慌。如果不是年底,也是他三弟的生日,他真想反驳的,最终还是忍住了。
  “大哥,妈叫你!”二弟莫雨站在门边朝着外面的莫雷喊了一声,便又回了自己屋去了。
  莫雷听见,匆匆地走到了他母亲的那间屋去。闷闷不乐地说:“妈,你找我什么事?”
  “老大啊,昨天的事你别放心上,我也只是一时糊涂。”
  莫雷抬起头来看了母亲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说:“我没生气。”可话语里却尽藏着生气的韵味。
  “那就好,那就好!”他的母亲自然看出了他的心情,但却没有说出来,而是继续了用一股语重心长的语气说:“你在外面打工也这么多年了,三弟还小,家里穷,大过年的,你还是再给他筹备几件新衣服吧!”
  莫雷内心一沉,压抑着心中的愤怒,他真的很想说一句凭什么?三弟的学费是他供的,每年给三弟买衣服的钱也是他给的,现在还要买,他是连自己都舍不得一件啊,而且他还打算存着钱以后找媳妇用。可是他还是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就又出了门。
  他也没理会他的母亲还说了些什么,只是一个人走在乡野的路上漫无目的,很快雪花便在他的厚毡帽上留下了一层雪花。伸手触摸着雪花他好像回到了小时候,那时还没有老二,更没有老三。他一个人被母亲捧在手心里,那个时候,他的父亲还没去世,他忘不了父母的宠溺的眼神。如今父亲去世了,家里的重担要他一个人扛,而母亲又只爱着老三,他的心中有多累啊,他多想回到从前,可以自由自在地奔跑于田野,与雪花一同嬉戏……
  大年初四,他走了,又跑去了远方,二弟还要在家待几天,他却呆不了了,工地那边给的假期太短,只得挤在火车车箱里去了远方。时间悄悄地过去,就像一辆火车,在汽笛的轰鸣声中不断远行。很快,到了炎热的七月,七月太热,他迫于无奈又回到了家,而此时,家中也算是到了农忙季节。
  然而天也有不测风云,七月,也是当地天气最变幻无常的时间,刚一到家乡,天上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只得淋着雨往家里赶。雨水淋湿了山村的小路,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在狭窄的山路上行走,害怕滑坡,要是遇到了,那可不得了。莫雷看了眼山下,不觉心神一晃,也不知为何,总有自己会摔下去的感觉,还好路旁的几棵柏树挡住了他,他用手支撑了片刻,又清醒了过来,继续走。
  一个小时过后,他终于回到了家,也许是下雨天的缘故,也许是带了行李的缘故,平常二十分钟的路他走了有一个小时,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回到家里,放下行李后便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去换衣服,而他的母亲看着他,也就只是看着他,没有一句关心的话语。就好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般,回头看了一眼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的老三,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没过多久,醒来后发现自己大哥回来了的老三可谓是蹦蹦跳跳地跑去了莫雷那里,只几秒中又走了出来,打开莫雷的行李箱,翻着买给自己衣服,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二哥虽然几天前就回来了,可是却没有给他买什么衣服,老三琢磨着还是大哥对他更好。
  莫雷盯着兴奋的老三,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叹息一声,又回到了屋中。
  雨越来越大了,尤其是那个夜晚,风雷滚滚而来,在雨声的击打之下,整个村子都在颤抖。咔嚓一声,某棵竹子迎风断裂,又咚的一声,一棵不知多少年份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倒在了山坡之上。
  莫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总觉得心神不宁,却又不知是何原因。窗外风声飒飒,雷声滚滚,雨点如珍珠落地,砸落屋檐,一道接一道的闪电划破天空,又亲吻着大地。
  轰隆一声巨响过后,又从外面传来了一阵惊恐的声音,“滑坡啦,滑坡啦!”莫雷从床上被惊了下来,急忙跑去打开大门,一道闪电的光亮让他看见了几家领居全部跑到了外面,下一阵闪电,他看见了有一家领居的房子已经被泥土掩埋。他跑了出去,借着一道闪电,发现自己屋后的山坡也有一块塌陷,而雨还在越下越大,急忙朝屋内喊:“妈,老二,老三,快出来。”他的母亲也是在这山村里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哪能听不见动静,急忙跑了出来,莫雨也跟着出来了。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再看看不远处被泥土覆盖的房子,心中一阵恐慌。
  而莫雷母亲却似乎发现了什么,盯着老二莫雨焦急地说:“你看见小天了么?”
  莫雨一听,顿时慌了,出来得太急,忘记了把和他一起睡的老三叫出来。慌张地说:“妈,老三还在屋里。”
  这时他们家屋后的山坡也出现了滑坡的趋势,莫雷母亲慌了,就要冲进屋去。
  莫雷一听,看了眼自己母亲,迅速地拦了下来,说:“妈,我去。”莫雷心中的那份不宁之感更重了,但他还是冲向了屋里,跑着老三往外冲,刚冲到门口,忽然听见巨大个咔嚓声响在头顶,急忙将莫小天给推了出去,外面冲来的莫雨拉住莫小天急忙往远处跑,跟着几家邻居,往高一点的地方跑去。而将莫小天推出去的莫雷却被房子给压住了双腿,终究没跑赢,心头却有着一丝庆幸,如果他带着莫小天一起跑,也许都会被塌下来的房梁砸中。
  一棵大树,不偏不倚,砸毁了房子,又砸到了他的身上,他看了一眼跑远了的母亲,心中闪过一丝悲凉。而回过头看了一眼的莫雨才发现自己大哥被一棵大树砸到了,慌忙地叫了出来:“大哥!”而其母亲听闻转过头来看见了莫雷,心中忽然涌上一阵悲伤,但看到老三后,悲伤似又小了许多
  莫雷盯着回望自己还想往这边冲来的莫雨,眼中的泪花翻涌,再看到母亲,心中无限悲凉,脑海里不断回想起童年的画面,他跑了很远,他的母亲来追他的时候,他带着弟弟闯祸的时候……
  这片山坡终于还是塌了,掩埋了下面的土胚房,也掩埋了莫雷。莫雨没有冲动,走了。他的母亲听到巨响,回头望了一眼,眼中泛起了泪花,她也不知为何。

以后,每逢毛毛细雨,我和母亲便撑一把雨伞到田间去。母亲去田间,是去看庄稼的长势,我去田间,则是去看雨中的景致,去闻雨中庄稼苗的气息。逢着中到大雨,我便喜欢站在屋门口或坐在窗前,看雨帘扯天扯地,看从屋檐上落下的雨珠拍打窗外奶奶种的美人蕉硕大的叶子。而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场雨是在我参加完高考后的那一年夏天。那一场雨来得很突然,刚刚还是大晴天,忽而就风起云涌,雷声大作,雨点噼里啪啦的就在瞬间落下来了。父亲和母亲坐在堂屋中谈论这是久旱之后的一场及时雨,而我就坐在西屋的窗前,和着雨声,很投入的看一本小说,记得是勃朗蒂的《呼啸山庄》吧!正看得入神其间我似乎觉得有悉悉嗦嗦的声音顺着窗前的桌子腿游走。因为我沉浸在书中的故事情节中,并没有在意。再后来,我又听到愈来愈大的声音在我的身后,我终于禁不住扭头去看。然而,我惊叫起来,腿开始颤抖,只见一条粗大的足有一米长的花蛇在我身后的床沿上爬行。也许我的惊叫声惊动了它,它居然躺在那里不动了。我大声地喊我的父亲,喊叫声淹没在屋外的雨声中,随着雨水流走了。我不断地喊着,父亲和母亲终于听到了我的哭喊,赶忙穿过倾盆大雨冲进西屋,我指给他们看,父亲迅速找了一根竹竿,他拿着竹竿向蛇拍去,蛇没有动,父亲用竹竿挑着它,奔进屋外的雨中。后来父亲告诉我:不用怕了,那条蛇被它用斧子砍成了几节,扔到池塘里了。但我的心仍战战兢兢的。奶奶知道了这件事,训斥父亲说家蛇是吉祥的象征,应该放了它才对。

我想这个孩子他都知道.他不说.只是还没到离开的时候,所以他必须忍受着生活给他扣上的"这顶耻辱的帽子",他都知道.即使旁人对他有种种的猜疑或误解,也不能让他怀疑自己.他还仍然相信人间所谓的亲情,友情,爱情......看来,他并不迷茫,在他心里清楚的知道,即使眼前的境遇在外人看起来有多么的糟糕.

@逗到没朋友:其实我怀第一胎时,倒没有什么对孩子性别上的期盼,因为反正是第一胎,生男生女都一样。就是在怀第二胎时,因为第一胎生的是儿子,本来很犹豫要不要再生,可是家人和自己一直想要一个女儿,考虑再三还是决定生二胎。当怀孕迹象很明显时,也有很多人说看着像怀的是个儿子,当时还担忧失望了好一阵子。最后生产时生下来的女儿,别提当时有多高兴了,恨不得高兴地放爆竹。

上了大学住在城市里,知道那少年雨中的趣事是不可能再发生了。但我还是喜欢坐在窗前听雨点拍打钉在窗上雨搭的声音,看被风吹到大玻璃窗上的雨点越聚越多,然后形成一条线流下去了。有时我会在下雨天捧着一本书坐在阳台上,我会让房子外面的雨做我书中的场景,有着卑微灵魂的人物出现了,我让雨去洗濯他的心;失去爱的姑娘哭泣了,我让雨点去冲刷她脸上的泪痕。耳边响着刷刷的雨声,心就在书中的故事情节中游走,那是一件多么惬意和浪漫的事啊!

如我所愿,雨和风都来了,哗哗......哗哗的......雨点打到了地上,水泥地板因为雨水的浇淋,蒸发出的异味也随之迎面的扑来.女人似乎已经收好了衣服,咒骂着自己孩子的同时,也敌不过这股让人恶心的死鱼味,看了两眼他自己不成气的儿子,似口无心的叨念着什么,回自己的卧室休息去了。

图片 1

我至今也没有去看些有关自然的书籍,去明白雨到底从哪里来?我想我也是想不明白的,也许它的渊源多的很。但无论它从哪个方向来,无论它温柔还是暴虐,我都喜欢,因为人类离不开它,它是自然的永恒。只有热爱自然的人,才有一颗热爱人类的心。面对一场风雨飘摇的人生,我们要有信心筑起遮风避雨的大厦,让那从未知的地方姗姗而来的雨装扮我们靓丽的人生吧。

男孩穿上外出的拖鞋,一个箭步,打开房门,按下虚锁,几步跃下了楼道,拐着360度的大弯跑到了一楼后边.这个掩耳不及迅雷之势的声响,也提醒了他的邻居们,大雨要来了,各家各户都默契的打开自家的后门,收起衣服来了.此时,孩子已经拾起掉落的衣服,把衣服在衣架上迅速的捆了几圈,用力的扔上了他们家阳台,夹着小雨点,快速的返回了.那个女人在二楼接过了他扔上来的衣服,搭在一堆刚收下的衣服上,口里仍然不依不饶的大骂着.看到已经漂亮的完成了使命,男孩就没去多管,关了门,打开暗锁,坐在家门口的木椅上,调整他急促的呼吸,心跳咚咚的响,还要装着一副屡屡犯错的样子,虚着眼,休息着。

图片 2

那一年,我刚满八岁。时值秋季,阴雨霏霏,连日不开。星期天,母亲让我跟着几个大一点儿的孩子到山上拣木耳。所谓的木耳,是阴雨天里从山上枯草的根部长出来的像极木耳的一种可以食用的东西,我们俗称它叫做“地曲连”。

远处一道一道的雷光照亮了沉闷的夏夜。轰鸣声如似要沸腾的水,令人烦躁和沉闷,只是矛盾的沸点没有继续升温,所以还是没法打破这看似的平静的夏夜.

本文为锦鲤妈咪原创作品,欢迎个人转发、收藏。

母亲用我拣的木耳做了一顿香喷喷的木耳馅饺子,在那个仅能维持温饱的年月,那顿木耳馅饺子的香味,还有那场连日不开的阴雨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里。每每回忆起来,是那样美好,那样牵扯我的少年情怀。从此,我便爱上了雨,对它充满了情谊,以至于后来,我把我娇儿的名字取为“雨”。

是的,她不会在意他儿子的感受,没有在意男孩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抢救了快要被大雨淋透的衣服,没有在意为什么孩子会这么迅速的冲出家门,而这一切本来是十分平常的,以至于当着邻居面前数落他都那么的平常.

怀的是男还是女?

没有料到的是,我那叫“雨”的孩子竟然和我一样喜欢雨。有一次,窗外雷雨交加,孩子就趴在阳台上,脚下垫着个小凳子,手里拿着一个水瓢,伸到玻璃窗外去接雨,他的小脸上溢满了快乐和满足。我看着孩子,没有去阻止他,我在心里默默地对他说:孩子呵!你正成长,所有的日子都为你准备了风雨,没有谁能躲得过,当人生的风雨来了的时候,你要像现在一样,坦然地面对它,勇敢地接受它。

雨停了,他站起了身子,抬头望了望看不到的天际,心里悼念着“自己已经失去了对光的信赖”几道刺眼的雷光似乎坚决的,否定了他的想法(还有这种操作),心有余悸的他微微的颤了颤,继续对着显示器思考着他的未来(若有所思的样子).只见,他偷偷的低下了头,拿起了笔,把未来的憧憬悄悄的写在纸上.

泪崩的瞬间

母亲给我披上一块儿塑料布,我便挎着一个小竹篮,和几个小朋友出发了。天和地都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里,空气湿润极了。走到山上,清凉的风夹着枯草的气息扑面而来,多么惬意啊!我索性解开了披在身上的塑料布,将它系在篮子上。细雨斜斜地轻拍着我的面颊,像蒲公英毛茸茸的种子漫飘过我的心扉。

什么是本来?什么是平常。我想这些早已司空见惯的事情对这个男孩来说并不重要,他回到了他的心灵归属,在他的过道似的小房间里,在他对待如朋友般热情的电脑桌上.继续工作着他的兴趣.虽然这样的行为并不能让他带来生活上的收益(天杀的,这一切可以给你带来什么好处,为什么?),很明显这是一个只为兴趣而生的人,只是他发现,做这样的事情更能认可自己,所以他不会关心他兴趣之外的事物。母亲的咒骂还在继续.我们的这场雨也该下了,打破沉闷吧,打破这躁热而又看似平常的夜晚吧.

@初夏凉人心:我当初怀孕的时候,一直想要有一个女儿,后来到了怀孕后期,肚子尖尖的还有些下垂,很多人见了我总是说,哇,你看你肚子尖尖的,一定是个儿子。刚开始我还笑笑不说什么,后面被人说得多了不免有些郁闷,毕竟自己想要的是女儿。有时候孕期烦躁的时候,碰到有人说怀的是儿子,不禁想怼回去,可是想想人家也没有恶意,就不说话地离开了。

有一个小朋友找到木耳了,我奔过去,只见在一丛枯草的根部,开放着一小朵一小朵像极了花的木耳,它团团的,偎在土地上。小朋友小心翼翼地将它拣起来,放进篮子中。我也赶忙在地上逡巡起来,找到了,是那样地多。稚嫩的小手伸过去,柔软的感觉淌进心里,辛勤劳动的果实放进篮子里。张罗了半天,篮子终于满了,而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但天并没有晴,仍旧阴沉沉的。

一阵狂风和一道闪电的强光,跟着是一声雷电的轰鸣声,划破了这个虫儿自在高歌的深夜。晾晒在阳台竹竿上的衣服被风吹掉了。母亲咒怨似的呼唤他的儿子,更多的是一种毫无诚意的,慵懒的使唤。孩子习惯了一如往常的责备,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去理会,只是骂声比他的行动还要早了一些。

其实像上面像上面这种没猜对性别的还有很多,不少网友也是分享了,自己当初怀孕时,猜测性别的各种趣事。

对雨那一往情深的情愫是小时侯在家乡的山上获得的。

本来,如果没有从小就遭受人格践踏似的生活,就没有他忍受不了生母言语的刺激上带来的痛苦,这种没有尊严的痛苦,可以使他下意识的往墙壁上,一拳打碎了自己的小指节.我想他的母亲,本来并未知道自己的嘴有多恶毒,假如她知道的话,一切肯定是非常平常的本来,只是谁会去在意一个小小的家庭矛盾呢。没谁会去在意一个母亲训斥自己小孩的时候是有心还是无意,也许这样的事情太多啦,太平常不过了。

@南方有嘉木:我怀孕那会儿,倒没那么在意孩子的性别,后来肚子越长越圆,去公园遛弯时,碰到同样是孕妇的陌生人,也会相互打招呼聊几句。还会猜测一下肚子里怀的是男是女,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想法。

在离开家的那几年可谓是一无所获,家里为此还赔了本,但是在家里,在这看似颓废却是沉静的日子里,时光却悄悄的给他送来了一份礼物,那是么什么呢?孩子,打开看看吧,是“平淡”。对,平淡无奇的“平”淡淡无味的“淡”这份姗姗来迟的礼物,交到他手里的时候,时间上来说也并不算晚,这是“浮华”沉淀后,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吧,他似乎有所明白了什么,他知道光明会到来,他知道那一刻来的时候,也是一如往常的平淡而已,只需要相信着,坚守着,坚信着岁月沉淀给予他的礼物就够了。

柯琳琳怀孕期间,因为各种表现,全家人包括路上遇到的老人,都说柯琳琳怀的是男孩。久了之后,柯琳琳也已经认定了自己怀的就是男孩,在这种心理的影响下,她也开始慢慢向喜欢男孩靠拢,准备的衣服大多也是蓝绿色系。可是生了宝宝之后,才发现竟然是个女孩,但是柯琳琳说,她当时却并没失落,反而激动得大哭,因为她太爱孩子了。

对,老天眷顾他.男孩很庆幸这股死老鼠般的异味赶走了那个女人,比起他妈妈的言辞,比起那种没有尊严的辱骂,他宁愿站在雨中淋着雨并呼吸着那种大自然赠予的清香,相比于那种伤人的话,他宁愿接受这种惩罚。因为在他回家的两年一切对他来说简直是另一个恶梦的开始.他在社会上体会到了人情冷暖,无情的现实只能逼着他选择回家.草草渡过余生的想法让他在家里也体会到了柴米油盐,生活琐事,人言可畏,可以冲掉人的一切,甚至毁掉一个人的本来,一个人对生活向往的样子.

现在二胎政策也放开了,很多家庭也已经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了。所以大家在生第一胎时,其实对性别虽说有猜测,但是还是没那么在意的,只不过怀二胎的时候,多少都希望自己能儿女双全。在做孕检时,医生不能告知孩子性别,所以人们才会对胎儿的性别,有这么多的猜测和期盼。因为提前无法知道孩子的性别,生孩子倒是多了一分好奇和期待。就像在打开一个礼物盒之前的那种感觉一样,而孩子,又何尝不是我们做父母的,得到的最好的礼物呢?

图片 3

@深海不及心:我其实是一直想要一个女孩的,因为看了很多妈妈和女儿穿亲子装的图片,甚是喜欢。特别是看了一些小视频,很多母女一起穿汉服,就别提多盼望生一个女儿了。可是最后竟然生的是个儿子,本来以为自己会失望,但是当孩子出生的那一刻,我有种完成使命,和成为母亲的荣耀感,一切对孩子性别的在意,在那一刻都不存在了。只不过后来才慢慢考虑生男孩的其他问题,比如买房,我也是暗暗下定决心努力奋斗,给孩子好的生活。

随着人们思想的转变,重男轻女的现象也随之减少,跟以前不同,现在的孕妇怀孕了,并不会那么的在意孩子的性别。而对孩子性别的猜测,也只是觉得方便准备孩子出生之后要用的东西,或者是单纯的出于好奇。但是除了孕妇外,身边的人也会对孕妇所怀孩子的性别,进行猜测。近到老公父母,远到连初次见面的陌生人,也会看着孕肚说上两句。我们在公园或者广场散步时,会看到有人围着孕妇,讨论她肚子里孩子的性别时,搞不好也会凑上去说两句,仿佛朋友闲话家常一般,这也是孕妇“社交”的一种奇特现象吧。网上也有很多孕妇,分享过自己的故事。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励志美文,转载请注明出处:二弟也跟着他一起打工了,远处一道一道的雷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