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妈妈指着车窗外飘着国旗的房子说道,吃饭的时

妈妈指着车窗外飘着国旗的房子说道,吃饭的时

2019-10-07 03:24

李宁
  前面是红灯,“的士”停了下来。
  “这是柠檬的香味吧?”在护城河畔上车的那位穿着体面的乘客问道。
  “不,这是夏柑的味儿。”司机松井微笑着回答。
  “嗬,夏柑竟有这么香啊!”“这是刚摘下来的,昨天我那乡下的老母亲用快件寄来的,大概是想连香味也给我送过来的吧。”
  “噢,噢。”
  “因为我太喜欢了,就把一个最大个的放在车子上了。”
  信号灯变绿了。排成长龙的车子一起跑了起来。拐过一条大街后,在一条小巷子口上,那位先生下车了。
  正要开车,松井顿了一下。
  “咦,路边有顶白帽子,要是来阵风,不就会让车子碾坏了吗?!”在婆娑的柳树下,一顶可爱的白色的小帽子孤零零地丢在那儿。松井从车里出来,拿起了帽子,忽地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帽子底子飞走了。
  啊,是只白蝴蝶。松井赶忙挥着帽子去扑,可蝴蝶飘飘摇摇,越飞越高,看着看着飞进树荫里去了。唔,原来是故意放在这里的呀。帽子里边,红丝线绣着:竹山幼儿园,竹野丈雄。松井拿着帽子,呼哧呼哧喘着气。一位胖胖的警察奇怪地看着他走过去了。
  要是看到好不容易抓来的蝴蝶飞走了,这个孩子该有多失望呀。
  忽然,正在踌躇的松井像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回到车子里。
  他从司机座位边拿出那只夏柑。你看它金黄金黄,真像是那温暖的阳光染成的,好漂亮的颜色哟。一阵诱人的香气,随风散了开来。
  松井把夏柑用帽子盖上,怕风刮跑,又压上块石头。
  刚回到车里,一个梳短发的小姑娘“咯噔”一声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我迷路了。我走啊走啊,可哪里都是四四方方的房子……”。听声音就知道这孩子是累坏了。
  “行啊“嗯—嗯—有没有一条路边有很多菜花的街呀?”“有,那是菜花桥。”
  车子刚发动,远远的听到有一个活泼的男孩子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越来越近。
  “就在那个帽子下边。妈妈,真的,真的有一只蝴蝶呀!”一个男孩子拿着一只崭新的青色的捕虫网,拉着还穿着围裙的妈妈的手,一跳一蹦的过来了。
  “我去揭开帽子,你用这个网子去扑。哎,怎么有块石头压着?”后边座位上的女孩,因为车子刚开出一点,着急地说:“快点啊,叔叔,请您快点开吧!”松井赶忙踩下油门,路旁的柳树眼看着往身后溜去了。他扶着方向盘,心里却在想着:那位妈妈紧张地张着网,那男孩子小心翼翼地揭开帽子——该是多么吃惊。松井似乎看见了男孩张着大嘴的样子。
  想不到吧,怎么会变魔术似的变出个夏柑来。不管怎么说,这是蝴蝶变的……。
  他不由得“噗哧”一下笑出声来。
  “啊?!”松井慌了一下神,反光镜里看不见那个小姑娘了。回身一看,人没了。
  松井停下车,朝窗外看去。
  这是一小块草坪,后边是一个不大的住宅区。数也数不清的白蝴蝶在飞来飞去。一片绿油油的三叶草,亲着开着小黄花的蒲公英,星星点点地散布在其中。松井出神地看着那草坪上空翩翩起舞的蝴蝶,似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干得不错。”
  “是挺不错的。”
  “干得真漂亮。”
  “是棒极了!”忽地一下,这声音像是碎了的肥皂泡一样,小的小的听不见了。只是车中还留着那夏柑淡淡的香味。
  学话儿子:“今天,老师教我们说‘是的,先生’和‘不,先生’。”
  父亲:“你学会了吗?”儿子:“不,先生。”
  父亲:“将爸爸不能叫先生。”
  儿子:“是的,先生。”

那群蝴蝶的粉色翅膀中间有一小片白色,像妈妈买来却舍不得穿的漂亮裙子,难道蝴蝶也和妈妈一样爱美吗?可是它们为什么不动呢?真是懒,这和小姑娘的妈妈可不一样,妈妈每天比小姑娘同桌那只一上发条就跑的追不上的青蛙还快,所以小姑娘总想快快长大,长大到一把就能抓住她,让她像家里的猫咪一样不用上班光陪着自己玩儿。

  一阵阵飘香传了过来。每家都热气腾腾的摆着各种油腻的肉制食物,锅噼噼啪啪的响,排烟的小风扇也开始“呼呼”的转了起来。

“位子还有伐?”

小姑娘瘪着嘴,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她小小声说:“你骗人”。

  “你不会是开错地方了吧”妈妈一边看着地图,一边担忧的往车窗外东张西望。

“我在遥望,月亮之上……”

小姑娘睡着之前记得妈妈的帽子下面没有头发。

  “不要!我不要进去,我们走啊!”我见拉不动爸爸,转身又跑到车旁边站着。“爸爸,妈妈,我们走吧!”我简直是在哭着央求,“我不喜欢这里!”

“没关系的,你来坐吧。”

对面的石竹没有了初时的光艳,稀稀疏疏的勉强开着几朵,小姑娘依然每天远远盯着看很久,她以为蝴蝶终于要开始飞走了,又不开心的撅起了嘴,为什么生日还不到,到时候会不会就再也没有住在花盆里的蝴蝶了?

 

“诶,谢谢你哦。”

小姑娘紧紧搂住妈妈的脖子,惊恐地嚎啕大哭。

  车子不知不觉开进了一片树林,绿树成荫。前面是一条泥路,黏黏糊糊的,坑坑洼洼的地方还有很多积水。

“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

小姑娘坐在她膝盖上,几次想把她的帽子摘下来都没有成功。

 

车来了。

奶奶把她搂在怀里:“你要什么,奶奶给你买?”

  我皱着眉头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隧道里一点光都没有,很长,很安静。走了好久,像是进入了另一个地方,突然的一片宽敞,光线从四周彩色的玻璃里投射进来,能清晰的听到水滴“嘀嗒嘀嗒”的声音。我又紧紧攥住了妈妈的手。

“啊…是我的吗…我看看…”

“你别不要我,别不要我……”

  “啊,那是石祠,迷信的人用它来供奉死去的神明”

“终点站到了啊,大家都下车吧。”

小姑娘撅着嘴把手放下,恋恋不舍地看了看那盆蝴蝶,终于回房间去了。

  我走到了一个大木桥上,看到了不断冒出黑烟的烟囱以及旁边冒着咕噜的滚滚热水。心想,这里真是奇怪啊。“嘟--”是电车的声音,我踮起脚扶着桥往下看,电车!真的是电车。

我边上坐着一位中年大叔,四十来岁样子,穿一件深褐色的短袖,一脸的胡渣,大概五六天没洗头的样子。他一买完票就开始睡觉了。后脑勺靠在椅子上,面朝着车顶。此时你可以清晰的看到他那鼻孔里生长出来的鼻毛。

“我不要,我要妈妈买的”。

 

“小鬼头明天放学回来要吃荠菜馄饨,我跟他讲吃面好伐啦?他不要吖。犟是犟的来。”

妈妈一言不发。

 

我下了车。徐家汇的夜景总是那么迷人。

妈妈不说话了,她看着小姑娘,哭了。

  爸爸走进了往里望去,隧道里幽暗的深不见底。我见他还要往里走去,赶忙跳下车,一边拉着爸爸的胳膊往外拽一边叫着“走啦,走啦!”

“喂喂,醒醒啦,我们到了…”

他们没有看她,当然也不关心开花的石竹。他们是有重要工作的大人。

  “你的胆子当真有那么小?”爸爸好笑的低头看我。说着又摸摸我的头安慰道“没事的,我们一起进去”

“师傅,请问你这个车到不到徐浦大桥?”

石竹开花了,一小盆摆在阳台上。对面楼里的小姑娘每天把脸贴在窗户上羡慕地看着,她并不认识石竹,以为那是长在盆子里的蝴蝶。

  我被惊吓得退后了两步,犹豫了一会,赶忙往来时的方向跑去。当我气喘吁吁的来到那条布满鹅卵石的干地的时候,发现它已经变成了一条大河!河的那边是灯光灿烂,金碧辉煌的宫殿。

“徐浦大桥两块。”

小姑娘希望今年的礼物是一盆漂亮的蝴蝶。

  我们来到了几块大鹅卵石跟前,仔细一看竟有许多沙粒和贝壳,“这里曾经应该是一条大河”,爸爸蹲下摸着石头推测道,就在他思考为什么这条河如今成了这副模样时,显然是有了什么更有诱惑力的东西吸引了他。他站了起来,使劲嗅了嗅鼻子。

我说:“下一站是徐浦大桥。”

奶奶问她原因,她像做坏事被逮到的人低着头说想要生日礼物。

  “妈妈,刚刚看到的是什么啊?”

光头夫妻原本坐的位子被一对年轻的小情侣给填满了。他们俩大概是兄妹吧,我想。女孩子是短头发,和男孩子的头发一样长。她把头靠在了男孩子肩膀上,男孩时不时用自己的头碰碰她的头,看着挺有趣。不过这些动作也似乎打破了我刚才的想法。

奶奶更紧的搂住她,没有再说话。

  “我不要!”我撇过头不再理他们,自己在这个镇里不停的转来转去。

“买票员?到徐浦大桥多少钱?”

妈妈,蝴蝶……要死了。

  爸妈倒是一副开心的样子,一路上不停的说话。“千寻,你看这个学校,多好啊!”妈妈指着车窗外飘着国旗的房子说道。

那时约莫六点三刻,公交站头上已经站满了形形色色的许多人。

爸爸本来站在阳台上看着对面,这时候转过身走到她们身边蹲下对小姑娘说:“你上次不是问蝴蝶是不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吗,你想不想要一盆蝴蝶?爸爸带你去买蝴蝶好不好?”他的眼睛也红红的。他把手向小姑娘伸出来,想把她抱过去。

  没曾想到,河的这边竟像是一个热闹的市场。只是市场里连一个人都没有!店铺一家挨着一家接连不断,每家的牌匾上都写着奇怪的看不懂的字,处处都挂着形态各异的红灯笼。

七月二十五日晚,我在外婆家吃过晚饭后坐公交车回家。

他们都在哭,不知道最伤心的是谁。

  “你们闻到了没?”爸爸说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这夜晚的路上。

她问小姑娘:“奶奶说你等着妈妈买礼物呢,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啊?”

  “还是我原来的学校好”我没精打采的瞄了妈妈一眼,不高兴的嘟囔着。

我正前方坐着一对老夫妇,七十几岁,他们刚才买票的时候都是刷的老人卡。

有一天出差很久的妈妈终于回家了,吃饭的时候小姑娘好奇地指着对面那盆花问她:“蝴蝶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吗?”

    我无比珍视地抱着丽莎送给我的花躺卧在汽车后座里,双脚没有位置放,只好不自在的摞在大纸箱上。丽莎用歪歪扭扭的字迹故作庄重的写着“千寻,你搬家了,好好保重!”

“关港。”

小姑娘在盼着自己的八岁生日,因为那天爸爸会不去上班,带她去动物园和游乐场玩儿一整天,总是出差的妈妈也会在傍晚带着蛋糕和礼物回家。

我们终于走出了这个隧道,迎接我们的是一大片辽阔的草地还有许多破旧废弃的民房。阳光温柔的洒下,微风轻轻吹拂着,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美好和安详。

车子一如既往的逢站就停。

梦里的石竹蝴蝶停在花盆里,腰上拴着细细的黑绳,像是妈妈从前及腰的长发。蝴蝶耷拉着翅膀,一动不动。

 

“到徐家汇哦到徐家汇哦。”

妈妈终于回家了,可是她裹着大衣,还带着帽子,好像要趁着小姑娘不注意就跑掉一样。

  车子仍然继续行进着,以极慢的速度颠颠簸簸的穿梭在树林中。

……

奶奶又搂住了她,这一次轻轻地,好像怕一用力就把她搂疼了。

  ……

“龙华三块。”

“蝴蝶是从土里长出来的吗?”她依然指着花,提高声音又问了一遍,这一次问的是爸爸。

  我蹲在角落发抖,控制不住的小声啜泣起来。

大概过了一分钟左右,一位女士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老奶奶。老人家道谢连连。那女士只是一直在微笑。我突然觉得她好漂亮,尽管她年纪看上去比我大很多。

“没事少看点儿动画片,作业写完了吗?”爸爸说。

  “爸!妈!我们真的该回去了!”看着他们越走越远,我站在隧道口不远处直跺脚。

忽然,前面某处传来“月亮之上”的铃声。不知道这通电话打醒了多少睡梦中的乘客。不过,我边上那位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声音发出。

“我想让你一直陪着我”。小姑娘忘记了她的蝴蝶,握着妈妈的小拇指,可怜巴巴的说。

  “妈妈,那栋房子在叫唉”我终究还是害怕的跑到了妈妈的身边抱紧了她。

卖票员和司机隔着蛮远的距离说起了笑话。

妈妈又很久没有回家,爸爸总是不开心,一天早上还问她:“要是妈妈再也不回来了,你会乖吗?”

  “这里大概是主题公园的残骸”爸爸指着隧道上空楼顶的颇具特色的大钟说“上世纪人们的建筑,但是由于“泡沫经济”不得已都停工了”说着爸爸继续往前走去,妈妈也跟在他身后。

就这样,一部本来空荡荡的公交车在霎时间内被填满成了一只人肉罐头。

可是数了一天又一天,生日还是不到,小姑娘着急的把家里的表拨快好几个小时。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心像爆裂了一样绝望。

司机笑得特别大声,我也在车子末尾偷偷地笑。

  “你一定听错了,是风吧”妈妈牵起我的手安抚道。

“徐家汇。”

  我心跳的幅度越来越大,简直要跳出嗓子眼,腿开始发软,而我现在唯一的意念就是,我必须找到爸爸妈妈!我不停的跑,暮色四合,恐惧感越来越深。当我看到爸爸妈妈还坐在那里不停的吃的时候,我急忙跑过去拍拍爸爸的肩膀。没想到--爸爸妈妈竟变成了两头猪!他们根本不理我,继续啃食着桌子上的残羹。

一位瘦弱的男青年打算上车。不过他那沉重庞大的行李拖住了他。就在他用尽力气准备放弃的时候,那位“月亮之上”先生帮他把行李一股脑拉进了车里。

  我听了他说的话拼命往回跑,而此时灯笼开始陆续的亮了,街里开始有动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许多黑影,谈笑着,走动着。

“哦哦哦,还真的是我的。谢谢你啊……喂,哦,我在车子上了,过会儿到吧。诶,诶,你们先吃吧,我吃过了。诶,好,再见啊………师傅,到辛耕路大概还要多久啊?”

  车窗外掠过一幕又一幕陌生的景象。蔚蓝天空下浮着卷卷白云,红红绿绿的房子,以及如同老爷爷打喷嚏般时不时发出阵阵闷响的有轨电车。一缕风从车窗的缝隙中钻进来,我情不自禁的想到即将来临的新生活,陌生的人,陌生的事,使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才好。

“好的。”

  爸爸妈妈已经坐下来准备大吃一顿了。只见爸爸端着盘子一样又一样的往盘里夹去。各种肉,各种食物,让人眼花缭乱。他甚至拿来了酱油、芥末准备调着吃。

“来,买票了。你到哪里?”

 

他看看了表,问我:“这里是哪里?”

  “你们还要干嘛啊!”

“昨天一个人真的很好笑额。上来稀里糊涂不知道讲的什么话,好像是在向我问路。我就问他:‘你到哪’,他帮我说:‘找我儿子去’,我问他:‘那你儿子在哪’,他说:‘他在家里’。好来,反正是问也问不清楚,结果我就收了他两块钱,让他随便坐到哪里。”

 

“是你的吖,从你包里发出来的。”

  “不行!老板会骂的”我支支吾吾着。

我回过头,望着窗外的夜景。路灯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明亮。马路边有几个流浪汉在吃盒饭,陪伴他们的是一个又一个的麻袋。不知道顺着那路灯发出的光,他们能否找到回家的路。

 

金沙电玩城 1

  没等我回答,他按住我的肩膀盯着我说道“现在,你快点往河那边跑,否则再晚一点你就回不去了!我帮你再拖一下时间”

金沙电玩城,“哦哟,你不要挤吖。”

  忽然,我看到无数多的很小的石房子,破破碎碎的堆在路的一旁,我吓得一哆嗦。凑近妈妈小声的问。

“小伙子买票。”

  眼前是一个隧道,红色的漆斑斑驳驳的掉落了下来,牌匾上的字模糊的什么也看不见,而老旧而形式怪异的屋檐预示着它是一个已有些年代的建筑物了。

“不是我的,我的手机铃声是刘德华。”

  当我再回头,一个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我后面。我吓了一跳,他却厉声呵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

就在他们俩你推我我推你争个不停的时候,我看到我边上那位脸上有两斤粉的女人笑了笑。我真庆幸,此时此刻她还能笑。

  我站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又看到了先前的青蛙石像,上面爬满了青苔。它就立在正中央,只是我先前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珠暴露在外瞪着远方,我吓得浑身哆嗦。什么都不再想赶忙冲进隧道,死死抱住妈妈的手臂。

“还好醒的及时。要不然乘过头就要命了。”

  “一定是我做梦”我狠狠的敲打着自己的头,但这就是事实!我看见从不远处驶来一条大船,船上下来了好多好多怪物,张牙舞爪,面目狰狞。而与此同时,我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先是我的手,可以穿过我的身体,再然后,整个我都是透明的了,我根本无法抱住自己。

“到的到的。快点上来吧。”

“啊--!”随着我们的尖叫声,车子也顺着山坡的坡势急剧的不停的往下滑去。就在我们认为形式已经不可逆转的情况下,车子在一片平坦的草地上停了下来。

渐渐地,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快要到终点站了。

  “呼--”一阵恐怖的声音从后背传来。我猛的转头,头顶上白云漂过,而白云下隧道上空的楼阁呈现出一副诡异的形态,不知是否是我眼花,它似乎也在移动!

“终点站,辛耕路,徐家汇到了。”

  “有惊无险”爸爸长舒了一口气,打开车门下了车。

从这个时候开始,每到一站都陆陆续续有不少人下去。车厢开始空旷起来。不过声音还是蛮大的。乘客们天南地北的肆意扯淡,聊聊天气,谈谈政治,讲讲房子,说说买菜,五花八门,比新闻联播要生动精彩得多。

  我忽地感觉一阵冷风从自己身边飘过,连血液都变得凉飕飕的了。我生来胆子小,见了蚂蚁蟑螂都怕,更别说这些极为隐秘若有若无的神啊鬼啊的了。就在这时,一个人一般大的石像吓的我噤了声,它的样子模模糊糊的,却又像个青蛙,它的眼睛瞪得大的吓人。只一眼我就被吓的老老实实坐着目视前方,再不敢往车窗外看了。我确信爸妈没有看到它,就没有再问。只是我坐立不安,巴不得赶紧穿过这片鬼树林,早一点到达新家。

没一根烟的工夫,我接着向下一个车站前进。因为从徐家汇到我家,还得坐一部公交车。

  “不应该啊”

“谢谢你啊谢谢。”

 

前面的老夫妇和光头夫妻都下车了。车厢里安静了些许。

  “是饭菜的香味”妈妈立刻回应道“有人也在这里!”

我边上的座位空了。不过没十秒中的功夫就又被人给占了。这次坐我边上的是一个五十来岁样子的中年妇女。妆画得特浓,还穿一身比红旗还要红的衣服。脸上的粉大概擦了两斤。我真担心天气这么热,她脸上要是一流起汗来,想笑都笑不动。

“看!前面就是出口”爸爸指着前方的大门回头看跟在后面的我和妈妈。

“曹家港到了…”

 

就在这时,我边上那位大叔猛然惊醒过来。我猜他刚刚在梦里一定和他老婆吵了一架。

  “千寻,过来吃啊,这个肉真的很好吃哦”妈妈一边津津有味的大口吃肉一边招呼我。

卖票员一边扯着嗓子喊,人们一边蜂拥而上。

  “千寻,爸爸妈妈都在这里,你有什么好怕的”见我仍然没有过来的动静,妈妈的脸色显得有点不高兴。“那好吧,你待在车里,我和爸爸先进去看看”妈妈说完也转过头和爸爸一起进去了。

车继续开着。

  于是,他们踩着鹅卵石过了那条所谓的河(干地)继续往前寻找气味的来源。我由于个子小,过去的速度慢,只能落在后面不停的喊“等等我!等等我!”

“慢点慢点。”

  由于路不畅通,爸爸从另一个小山坡开了上去想要找到出路。没曾想到车子竟然出了故障,油门猛踩而刹车却失了控。

车子开了有二十分钟了,可车厢上的人似乎都没有要下去的意思。我真担心再过不了多久车子会超载。

  “哎呀千寻,我们又不是白吃,等店主来了爸爸再付钱也可以啊”

他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我想他对刚才那一觉一定还意犹未尽。

“到龙华。”

车厢里杂七杂八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热热闹闹,欢欢腾腾。好似过年一般。

“不用了,你坐,我一会儿就到了。”

我的斜右方坐着一对中年夫妻。男的是个光头,穿一双拖鞋,腿翘得老高,身上一件白色的背心。他太太卷发,好像刚染过的样子,发色特别艳丽。手里拎着个塑料袋,里面放几个泡沫塑料盒子。我估摸着那一定是熟菜。

这站下去了几个乘客,又上来两个中学生,和一位老奶奶。

“哟,一个小时了,不是说半个钟头的吗…”

“喂喂喂,你的手机响了。”

“有的有的,快点。”

“不要的,小事情。你坐我位子吧。”

“好啦,小孩一个礼拜回来一趟,要吃什么就吃什么吧。荠菜馄饨简单来西的咯,你不肯包我来包。”

“半个钟头。”

我找了一个比较舒适的位子坐了下来——最后一排左边靠窗的位子。我个人比较偏爱这个位置。

“哪位乘客帮帮忙,给这位老太太让个座。”

“真的不用……”

他拉了拉衣服,迅速窜到了车门口,做好下车的准备。

这时车厢里居然出奇的安静,但是并没有人要让座的样子。我当时想,要是我坐得前面一点,这座我绝对让。

“关港一块。来,你到哪里?”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妈妈指着车窗外飘着国旗的房子说道,吃饭的时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