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因为不知道死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

因为不知道死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

2019-10-13 01:29

项冰如
  50岁,我有了自己的书房。
  我不知是高兴还是凄凉,或许二者兼而有之,像糖加盐混在一起,谁也分不清,只有品味者自己心中有数。
  我常常坐在书房里发呆,点燃一支烟卷,默默地望着前后的两排书柜。好像想得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有想。有时想着想着,自己会忽然发笑。
  因为,我毕竟有了自己的书房,在50岁的时候。”“我可以关起门来,看自己喜爱的书,写自己想写的文章;不再有人干扰,也不再干扰别人。即使楼下仓库的汽车噪音大作,搬运大捆纸头落地之声,震得窗玻璃也琅琅作响,但与我无关,车走人寂,世界又变得宁静,心地也一片空明轻远,像蓝空的月,似舒卷的云。
  温暖的春夜,那远近不绝的蛙声,更不啻是悦耳的音乐,能激发人的灵智,也能惹引人的遐思。
  还在枕着故乡的蛙声中做梦的少年时代,我的那一串绿色的梦中,有一个梦就是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
  这个梦好长,一做就是几十年,醒来已是额头划纹,双鬓染霜。
  我的书房并不大,是套房中最小的一间,不足十二平方米,不过,我已是极为满足了。十多年前,这样大小的一个亭子间,曾住过一家三代五口人。书籍堆得顶上天花板,堆在书桌、床头、地面,堆在一切能占领的空间。现在毕竟不同了,一排四只新式书柜,是朋友专为我设计的,几乎是顶天立地。两只旧式书柜来之不易,弃之可惜,也占据了一面墙。六只书柜密密地排着古代的和今天的,外国的和中国的朋友们,他们沉默而又自信,高傲而又谦逊,亲切而又深情。他们从不会拒绝我的拜访,从不会背叛我的友情。在我痛苦时,给我以安慰;在我软弱时,给我以力量;在我傲慢时,给我以警告……潇潇春雨,浸润着土地,浸润着绿叶,也浸润着人们的心。我又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妻儿早已熟睡,伴随着蛙声的是远处江上的轮渡的机声,隐约而飘忽。
  我的思绪也隐约而飘忽,捉摸不定。孔夫子说五十而知天命,我只能苦笑,我连自己的命运也闹不清,焉知“天命”?古诗人又说,人到中年万事休,我又有些于心不甘。中年是人生的秋季,而秋季是属于收获的。春华秋实,青年时代开什么花,今天就收什么果。是甜、是酸、是苦、是辣,反正你都得兜着,不用埋怨,也不必悔恨。
  然而年岁终究不饶人,50岁,头发渐白,齿牙渐松,中宵常久醒不寐,上楼梯也感到气喘。20岁时绝不会如此的,那时爱幻想,好郊游,可以三夜不睡,能够一口气登上黄山天都峰。床头上贴着普希金或者拜伦的肖像,一晚上会吟出二十首情诗。30岁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朋友渐渐少了,纸上的字却多起来;书桌上放着鲁迅的半身塑像,三朋四友常常争论到半夜,争论着没有结论的问题,好像真理总是掌握在自己手上。40岁,又是一个样儿了,人开始发胖,走路变得缓慢而沉重;朋友更少,却懂得了友情之可贵;喜欢听到年轻人的笑声,以显示自己春春的不衰。
  那么,50岁,50岁又该喜爱些什么呢?我问我自己。
  “孤独!”我的心在回答。
  据说少年人是害怕孤独的,所以他们总是成群结队在一起。据说老年人也害怕孤独。50岁不算老,深秋,离开萧瑟的寒冬还有一段日子,所谓“秋阳力尚刚”吧,生命还有力量,但也是最后的力量了。
  孤独,并不是凄凉,更不是悲哀。农夫在孤独中耕耘,才有好的收成。十年寒窗的儒生,也一定是孤独的。把生命和精力花在哗众取宠的闲聊和茶楼酒馆的应酬,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孤独,就是将最后的生命,生命中最后的力量留给自己,留给创造。在孤独中寻求自我的价值,实现自我的价值!
  我从闹市区的黄金地段,搬到这寂静的郊野,有人甚为不解,有人以为不值,我却终不后悔,不仅不后悔,还深以为乐。因为在这里,我得到了一片蛙声,一间梦寐以求的书房,也得到了一个50岁人的孤独。
  50岁,我有了自己的书房。
  我将在自己的书房里咀嚼人生,收获人生……。

金沙电玩城,       窗外,秋末的叶子一片片落下,带着一丝丝的遗憾,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它们跳跃着,旋转着,轻舞飞扬着,翩然而落。一轮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灿烂起来。她对他说过,秋夜的美是成熟的,它不像春那么羞涩,夏那么坦露,冬那么内向。随着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下,他仿佛看见蔚蓝的天空上的大雁成群结队地飞往南方,它们有时排着“一”字形,有时排着“人”字形,向天边慢慢飞去。

很久之前想到过死亡这个字眼,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地害怕。因为不知道死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尤其是没有自己的世界。有一天,看到春上村树的一句话,好像出现在《挪威的森林》中,死不是生的对立,而是它的一部分。虽然对这句的哲理性甚是佩服,但仍然没有解开我的迷惑。这迷惑就像在茫茫宇宙中,一颗很小的星星,虚无缥缈,毫无归属。

当春风又一次掠过流年的门楣,心总会随着春天的脚步,漫游在这大自然中,呼吸着那新鲜的气息,眉间和心上,宛如是春意盎然,闻着泥土的芳香,心仿佛已是嫩绿弥漫,万物也在这春潮里萌动,一丝丝,一点点,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季节的色彩,此时,思绪总会伴着墨香,在这春的潮海里起伏,透过那光阴的窗阁,穿过了尘世的变迁轮回,漂移在岁月的深处。停滞在我们相遇的季节里。

        想起她转身离去的背影,窗外的一切已是秋风瑟瑟,树叶零乱,凄凉片片,到处弥漫,心也随着欲发的伤感,他突然发现,秋天是个伤感的季节,他看到了秋夜的无奈,也看到了秋夜的迷惘,更多的是看到秋夜的伤感。泪随着秋风萧瑟、飘摇,心事却像落叶一样枯萎、埋葬,一切都消失在那个烟雨缥缈的这个秋夜里。

人生如果倒着活呢?

那是一个深秋,一切都被萧瑟和荒芜笼罩着,片片的落叶在秋风中凋零飘落,心中满是凄凉惆怅,好像自己就是一片孤独的落叶,在残阳的光辉之中,在这秋殇寒凉的风中,毫无边际的飘落,飘向没有目的地的远方。

        曾经,孤独的他行走在秋日的街头,心中平添了几分忧郁和惆怅,抬头望天,残阳如血,低头看地,满是枯黄的落叶,纷纷扬扬地落在地上,像铺上了一层黄地毯,惟有香樟树不忍枯萎,颇有独立寒秋的味道。他知道,落叶上,烙下了对她片片倾情愫,清风里,却飘进了他内心最深处丝丝的凄凉,秋雨中,伤口处又滴进了淡淡咸咸的清泪,花不会因为她的疏离,来年不再盛开,人却会因为他的错过,转身为陌路。这个秋夜,她或许不知道,很多事犹如天气,慢慢热或渐渐冷,等到憬悟,已过了一季。

我想起了那部电影《返老还童》。本杰明·巴顿,出生时有着干巴小老头的身躯,医生宣布他生命即将进入终结时,他被安排到了老人院。在老人院时遇到了一个小女孩,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个看起来八十岁的老人。谁会想到多年之后在这两个人的生命交汇到一点呢。童话的世界则毋庸置疑。奇迹在本杰明身上不断上演,每次旅行回家,母亲都会兴奋至极,因为儿子越来越年轻。但是,母亲会老。小时候在老人院的老人们一个个的去世。大概看到这一幕时,我便止不住的伤悲,如同污浊从头淋到脚,怎么洗都洗不掉。一个人的一生倒着活,亲身经历每个人的消失,这痛苦倒不如念想着跟他们一起去到另一个世界,便不会在孤独之中体会这莫大的悲哀。越活越年轻是每个人的梦想,可是此时却有种沉重的凄凉。本杰明爱上了那个女孩,两个人的生命都只是中点。可悲的是如同两条不平行的直线,只会相交于一点,其余便是愈来愈远的分离。

那时,总喜欢让思绪,在涂满忧伤的笔尖上浅行,在那残恒断壁间去拾起零碎的记忆,来拼凑不算完美的人生。

        她说,不是每个人,在他后悔后都能站在原地等他,只怕在明白最想要珍惜的人是谁,最大的幸福谁能给的时候,却再也找不到散入人海的那个人。想到这里,泪水一滴一滴滑落,心痛一阵一阵刺骨,侵袭他情殇,他知道,她是他今生未完成的歌,唱不到结局却又难以割舍。风走了,留下的是凄凉,雨走了,留下的是清爽的天气,而她转身离去的时候,却什么也没有留下,她走的是那么洒脱,而留给他的却是种种伤感,曾经一度想和她走完一生的念头,他却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选择了懦弱。

在本杰明母亲的葬礼上,那个女孩就坐在他身边。不过,本杰明是否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像一个孩子一样,似懂非懂的看着曾经心爱的人被深深的埋藏到坟墓之中,长眠于一些偶尔的想念里呢?事情如人所想,本杰明越来越年轻,小女孩变成了老太太。他看着这一切颠倒是非黑白的世界,深深地迷惑了。正如我,迷惑着每个人的生命即使交融如水,也会有一天流向陌路的路口。那么我们曾经的山盟海誓也会静静的躺在某个黑暗的角落泣不成声。我们所谓的爱情又是什么呢?我们的生命又是什么?一步步的走近,再一步步远离。反反复复,如此纠缠,恍然发觉时便已跫音渐远。绕指岁月,茫茫然不堪回望......

就在那心伤落寞的季节,你出现在我的文字里,看到你的每一篇的评语,就在那心有灵犀的瞬间。你的懂和理解,为我们之间搭建了一座友谊的桥梁,在陌生里,我们成了相知相惜,而且又相互鼓励的朋友。

        他一直停留在原地,看着两个人曾经一起看过的杂志,唱着两个人曾经一起唱过的歌,坐着两个人曾经一起坐过的公交,眷恋着她曾经喜欢的落落,而那些两个人一起拥有过的似乎已经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人生,充斥着无数转角,下个转角会遇见谁,是否还残留上个转角的眼泪,是否还记得回首前的笑靥,有些故事落下了帷幕,有些却还没来得及开始却要结束,故事是短暂而美好的,只因那懵懂的心灵与对感情的向往,便不顾一切,纵身跃下那悬崖,彼此摔的遍体鳞伤。是呀,落叶荒芜了谁的只言片语,秋夜又扫落了谁的思念情绪,这个秋季他和谁走过,谁又是他这个季节的回忆。

本杰明变成了孩子,他爱过的那个女孩像祖母一样每天睡前给他讲故事,晃他入眠。当他变成婴儿之时那个出生的年纪却成了生命的蛮荒之地。唯一的安慰就是他死在了爱人的身旁。

从此,在墨海里泛舟,彼此共勉,我所有的心事都印在了你的微笑里,我们在文字里牵手,在时光中漫步,用文字来孕育心灵的每一处,去感受深沉中的静美,去体会悠悠岁月深处的贫瘠和荒漠,心拉近了遥远的距离,在相遇里,结下了文字之缘。

        相逢的时候,总觉得日子还很长,还有很多时间相处,不曾留恋。却在离别的时光里,因为一个人的忽然离开,就觉得相聚的日子怎么会那么短,怎么时光流逝的这么快,离别又是那么的迅即。有时候走过熟悉的街角,他看到熟悉的背影,突然就想起一个人的脸,有时候突然很想哭,他却难过的哭不出来,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寂寞深入骨髓,在那时候他就是突然的找不到自己,把自己丢了。

人生如果倒着活,会是另一番景象。但不变的仍然是出生和死亡,高兴和悲哀,痛苦和希望。虽 然那样达到了不老的传奇,不用经历暮年的悲伤,不用在生命尽头唏嘘长叹,不用后悔此生没有行走更多的路程,但是更多的我想是彷徨。因为生命所要完成的伟大旅程永远没有了终点,就在死亡的那一刻你还是幻想你在重生的路上。

和你的遇见,改变了我枯燥的日子,在我沉寂的世界里,增添了色彩和芬芳,是你给予我支持和鼓励,我才有信心和勇气,把文字展示给众人去赏阅。让心,跟随着文字,走出了那载满凄凉和忧郁的世界。

        窗外的风景摇曳着它的美丽,落在双眸间仍然却是孤寂,当他指望时间抚平自己的伤痕时,它总是度日如年,毫无疗效,而当他把心思投入到别的事情时,回头一看,原来时光早已把自己治好,他知道,时间不会替他忘,只有自己忘掉了,它才会来掩埋。一个冷颤,一阵凛冽的秋风缓缓地漫过床头的信笺,一页又一页,带着些许的凉……(高峰)

就像电影中所说,有些人,生来就注定可以悠闲地坐在河边,有些人会被闪电击中,有些人懂音乐,有些人是艺术家,有些人是游泳健将,有些人懂纽扣,有些人懂莎士比亚,有些人是妈妈,有些人是舞者。但在生命的暗崖上有各种不同的沟壑,每个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填平它,虽然大多时候不能自己做出选择。所以不必理会别人怎样活,生命真的太短暂,没有一点时间可以浪费在太多的嫉妒与顾虑之中。

人海茫茫,相遇需要的是深深的缘分,尘世浮华,我们都在轻拥沧桑,让这点点滴滴的情意,化作春风在彼此抚慰,用那墨香串起牵念,摇挂岁月的枝头,把生命里最美好的回忆,雕刻在流年的深处,写在那流星划过的瞬间,彼此都会记得,在远方有一颗心在为你祈祷,在为你祝福。

无论从出生到老去还是从老去到出生,生命的长度都被准确的定义过。人们之所以认为生命都太过于短暂,那是因为,生命太过于完美,完美到以任何方式度过都像是在浪费。我也喜欢另一种描述:生命就像是一场没有归途的涂鸦,那瞬间完成的美丽只有一朵花开的时间来懂它。

人生有时,一个转身就是天涯,有时,一个平常自然中的相遇,却注定生命中的永恒。我喜欢在宁静里,独守一窗明月,携一季清风,在文字里,去追寻你的身影,伴随着墨香,用一生去相拥这份友情,纵然,我们在遥远里,面孔还未曾熟悉,但有你的记忆是那样珍贵。

伴着习习的春风,思绪总会飞越青山绿水,穿过季节的绚烂,在记忆中萦绕,念在指尖上轻盈,用那一串串絮语来唯美春色,来温暖了岁月,温暖了心灵。温暖平淡的生活。让这一程不变的风景,带上一颗感恩的心,行走在世间,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让记忆绽放在红尘的深处。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不知道死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