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凯薇喜欢这一切,要是妈妈的脖子上有条围巾

凯薇喜欢这一切,要是妈妈的脖子上有条围巾

2019-10-14 02:11

邓晓钢
  那是一条漂亮的披肩,看去上柔和舒适,蓝色的衬底,托着用红线编织成的图案,下摆垂着一缕缕的丝穗。它挂在小铺里,吸引着过往的行人。人们欣赏着,像是在观摩一件珍贵的艺术品。
  凯薇第次路过那家小铺,总情不自禁地要盯着那条披肩看一会。一次,当母亲的手轻轻拂掠过那条披肩时,凯薇发现,她的眼神异样地闪烁着。在凯薇的心灵深处,一个声音在说话:“妈妈需要它,那条披肩是为妈妈织的。”
  赶集的日子又到了。清晨,凯薇跟着母亲,搭上一辆马车,带着母亲制的泥坛和酒樽,准备到集市上换一些食品和生活必需品。
  从凯薇住的村落到集市要经过很长一段的颠簸路,一路上要穿越变幻莫测的沙漠,在沙土覆盖的灌木丛中穿行。沿途可以看到草原牧羊犬追随着那些散散漫漫的羊群。前方的道路上会突然窜过一条飞跑的蜥蜴,把蹒跚的蟾蜍远远地抛在了后面。有时,在远处的土坡上,有一只娇小的羚羊倚石翘首而立,一只孤独的老狼,垂着尾巴,不紧不慢地跪着。凯薇喜欢这一切,也喜欢赶集。
  凯薇走进小铺,靠近那条披肩,手指轻轻地触摸着。
  “您要买它吗,妈妈?”她急急地问,脸颊贴在柔软的羊毛披肩上。
  “不,亲爱的,”母亲摇摇头,“我们需要的是食物,不需要它。”
  “你需要一条披肩——诺,这条披肩,”凯薇说,“妈妈,你需要它!”
  “不要再说了,我的女儿,我们的钱只够买食物。”
  凯薇静静地站着。纷繁的思绪在她脑海里跳跃着:“妈妈应该有那条披肩!”
  母亲先把食物带回了马车。凯薇来到货主身旁。他是一个风趣的人,对她和蔼可亲。
  “那条披肩要多少钱?”凯薇问道,“那条蓝色镶有红边的。”
  “6美元。”
  凯薇的眼神像在沉思,她的手移向自己颈部。
凯薇喜欢这一切,要是妈妈的脖子上有条围巾。  “看,这是我的项链,非常漂亮,当阳光照在这些贝壳上时,它们就像天一样的蓝,我——我想卖掉它,您愿意买下它吗?”
  货主弯下腰,微笑着看了看凯薇的项链。
  “是的,”他点点头,“这是一条漂亮的项链,我将付两美元,如果您愿意……”凯薇有些失望。“两美元?你看,我想换那条披肩——”她用手轻轻地摩挲着项链上粉红色的贝壳。
  “噢,小宝贝,那条披肩值更多的钱,项链换不到它。”
  回家的途中,凯薇无心再看那些小蜥蜴、野兔和草原牧羊犬,也不再留恋那些美丽低伏的苜蓿草和仙人掌丛。她默默无语,思考着怎样才能挣到足够的钱,买回那条美丽的披肩。
  她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织出一小块布,那是一位老人教她的。她也跟母亲学过制陶,可手艺还不够好。现在的季节,还不能采摘桃杏。她没有什么可拿去换钱的——除了那条心爱的项链。
  当凯薇和母亲再一次来到那家小铺时,凯薇急不可待地搜寻着那条披肩。它已不见了!她感到心脏像是停止了跳动。披肩已卖出去了!热泪在刺灼着她的眼睑。
  它已经卖出去了吗?”她用难以抑制的颤抖的语气问货主,“那条漂亮的披肩,它已经卖出去了吗?”货主迷惑地望着凯薇。
  “披肩?”他问,随即,像记起了什么似的,他的眼神立刻闪烁着光彩,“不,它还在这儿,您想要吗?”他笑着问。
  一个念头在凯薇的心头一闪而过。
  “是的,我想买下它,我妈妈需要它。但是,我现在没有钱,钱不够,瞧——”她用颤抖的手解下项链,把它放在货主手心里,“等我下次再带些别的东西来,您能为我先保留这条披肩吗?”
  她的声音,她的眼神,都表达了她的期盼。货主的眼里流露出一份诧异,他把手轻轻地放在凯薇头上。
  “告诉我,你多大了?”
  “7岁,妈妈说的——是的,她告诉我,7岁。”
  “我为你保留这条披肩,孩子。”说完,他转身与另一些顾客打招呼。
  凯薇走回马车,兴奋得要飘起来了。那条披肩将属于她!那条柔软的羊毛披肩披在妈妈的肩上,红色的丝穗闪亮着,多美啊!她为自己感到骄傲,那是她买的。
  接下来的一个月非常忙碌,也非常兴奋,凯薇常常背着母亲藏匿什么东西,有时还独自一人去沙漠。
  赶集的日子终于又到了,凯薇递给货主一只装有野蜂蜜的坛子。她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她没说是如何弄到这些蜂蜜的,也没露出那双被蜜蜂蜇得伤痕累累的胳臂。可她的语气里透着一份骄傲。
  “先付这些,下次再带些别的。”她不明白今天货主为何如此奇怪,他顾不上与她说话就与站在附近的一个陌生人小声说着什么。最后他转过身来对她说:“我这里还有许多别的披肩,这位先生已经把那条蓝色的披肩买下了。”
  这话在凯薇的耳边震荡着——她的披肩——她心爱的披肩——已在这位陌生人手里!她冷冷地看着那位陌生人夹着包裹,走出门外。
  凯薇茫然地走出小铺,风暴般的愤怒和忧伤充斥着她的心。可是她没有哭,只是安静地走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回到了家。母亲招呼凯薇,递给她一只包裹。
  “拿着这个,孩子,一个陌生人说是你买的。你用什么买的?”
  凯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那只包裹裹着一层白纸,柔软得像一个襁褓。凯薇顾不上细想,急切地斯开了那张纸。是披肩——她的披肩!里面夹着一张纸,用墨水写了几排字,凯薇吃力地读着,现在她真希望能在教会学校里多听几堂课。
  “你有一颗纯洁的心,孩子,这是你给母亲的礼物,也是我给你的一份礼物。
  祝你快乐!”
  披肩的一旁搁着她的贝壳项链。
  凯薇紧拥着那条披肩,她哭了。她的母亲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是货主还是陌生人给了那条披肩?凯薇不知道,但她明白了一个秘密,他们都有一颗和她一样的心!

家境贫寒的玛娅和她的妈妈上街路过一个店铺,那天,玛娅望着妈妈望着那条围巾,妈妈的手轻轻掠过那条围巾时,懂事的玛娅知道,妈妈需要那条围巾,但是自己家贫寒,妈妈舍不得买!

那只是一条非常普通的围巾,可对于贫困的玛娅和她的妈妈来说,它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
  每次进到店里,玛娅都会情不自禁地盯着那条围巾看一会儿,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店主是位慈祥的老人,他和蔼地问:“小姑娘,你想买下它吗?我可以便宜一点儿卖给你。”玛娅摇摇头窘迫地跑开了,因为她口袋里连一个硬币也没有。
  那年的冬天越来越冷了,寒风凛冽,雪花漫天。望着妈妈劳作时肩上披着的雪花,玛娅心疼极了。要是妈妈的脖子上有条围巾,也许就不会那么冷了。
  玛娅手里紧紧地攥着妈妈送给她的那串珍珠项链,在雪地里跑了很远很远的山路。听妈妈说,那串项链是祖传下来的宝贝,能值不少钱。
  玛娅颤抖着双手把那串珍珠项链放到店主老人手里,说:“我想要那条围巾,因为妈妈实在是太需要它了。我把项链押在您这儿,等我有钱了,再把它赎回去行吗?”
  “要是让你妈妈知道了你把这么贵重的项链押给我了,她会伤心的。你知道吗?”店主老人说。
  玛娅急了:“那您赊给我那条围巾吧,求求您了,我有钱了一定会把钱送来的。”说完,她用可怜的目光盯着老人,等待他的怜悯。
  老人轻轻地抚摩着她的脑袋,和蔼地微笑着说:“爷爷知道你是个很有爱心的好姑娘。可是,这围巾我还是不能赊给你。不过我答应你,这条围巾会一直为你留着,等你凑够钱了再来买走它。”
  玛娅走出小店,风暴般的忧伤充斥着她的心,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开始有一点儿恨那个货主老人。他真的是太小气了。
  整个漫长的寒假,玛娅都非常忙碌,忙着在垃圾堆里找那些塑料和旧报纸,忙着在山坡上采一些可以做药材的野草。可冬天过完了,她攒的钱还是不能把它买回来。
  第二年春天,上初一的玛娅意外地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那条让她魂牵梦萦的美丽的围巾,还有一封信。信是老人的孙女写来的,她在信里说:
  给你寄这条围巾和写这封信是我爷爷临终前的遗愿,爷爷说他不是不想赊给你一条围巾,他只是想让你明白,要想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或实现自己的理想,应该靠自己的双手,而不是靠别人廉价的怜悯或者施舍。爷爷说希望你能原谅他的无情。
  看完信,玛娅潸然泪下。她终于明白,其实谁也不能施舍给我们未来,除了自己。

那年的冬天越来越冷了,暴风凛冽,雪花漫天。可玛娅的妈妈仍要天天出去到地里干农活。望着妈妈肩上披着的雪花,玛娅心疼极了。要是妈妈的脖子上有条围巾,也许就不会那么冷了。

玛娅手里紧紧地攥着妈妈送给她的那串珍珠项链,在雪地里跑了很远很远的山路。听妈妈说,那串项链是妈妈的妈妈的妈妈一辈一辈传下来的宝贝,能值不少钱。但玛娅只想用它换回一条围巾给妈妈。风雪中,她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多少次跑掉了鞋子。

玛娅颤抖着双手把那串珍珠项链放到货主老人手里,说:“我想要那条围巾,因为我妈妈实在是太需要它了。我把项链押在您这儿,等我有钱了,再把它赎回去行吗?”

“要是让你妈妈知道了你把这么贵重的项链押给我了,她会伤心的。你知道吗?”货主老人说。

玛娅急了:“那您赊给我一条围巾吧,求求您了,我有钱了一定会把钱送来的。”说完,她可怜地盯着货主老人,等待他的怜悯。

货主老人轻轻地抚摩着她的脑袋,和蔼地微笑着说:“爷爷知道你是个很有爱心的好姑娘。可是,这围巾我还是不能赊给你。不过我答应你,这条围巾会一直为你留着,等你凑够钱了来买走它。”

玛娅走出小铺,风暴般的忧伤充斥着她的心,眼泪一下子也就流了出来。她开始有一点恨那个货主老人。他真的是太小气了。

整个漫长的寒假,玛娅都非常忙碌。忙着在垃圾堆里找那些废塑料和旧报纸,忙着在山坡上采一些可以做药材的野草。这一切,都是瞒着妈妈干的。她努力地为得到那条围巾付出着辛勤的汗水的同时,冬天很快就过完了,可她攒的钱还是不能把它买回来。

第二年春天,上初一的玛娅意外地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是那条让她魂牵梦萦的美丽的围巾,还有一封信。信是货主老人的孙女写来的,她在信里说:“寄这条围巾和写这封信给你是我爷爷临终前的遗愿、爷爷说他不是不想赊给你一条围巾。他只是想让你明白,要想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和理想,要想改变自己贫穷的命运,应该靠自己的双手,而不是靠别人廉价的怜恤或者施舍。爷爷说希望你能原谅他的无情。”

看完信,玛娅潸然泪下。她终于明白,其实谁也不能施舍给我们未来,除了自己。

(这段故事中, 货主老人也在帮助玛娅,但他不是通过”施舍“来满足玛娅的需要,而是通过激励玛娅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换取玛娅的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人需要我们的帮助,但我们对他们的帮助不能是无尽的”舍“,而是教会他(她)们通过自己的劳动努力获得自己的需要,只有这样,他(她)们活在这个世界上才有价值)

当一个人真的需要帮助时,我们只能给他(她)指路,让他(她)找警察、电视媒体,如果需要资金上的帮助的话,通过电视媒体的呼吁自然会有很多好心人给他(她)捐款,当然,我个人更推崇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这样人活着才会有挑战,社会才会有生机。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凯薇喜欢这一切,要是妈妈的脖子上有条围巾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