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儒生们还是没有自

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儒生们还是没有自

2019-11-08 12:28

第三点,尤其重要,大家一定要记住。“三纲”这套东西是谁提出来的?很多人会认为,发明者当然是孔子。这是错的。孔子说过类似的话,叫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孔子是什么意思?国君要像国君的样子,臣子要像臣子的样子,父亲要像父亲的样子,做儿子要有做儿子的样子,他并没有说谁绝对服从谁。孔子没有这个意思。这个概念的提出,不仅跟孔子没关系,跟荀子、孟子都没关系。

【董仲舒其人】

提到儒家思想,就不得不提到至圣先师孔子,儒家思想的开创者,不过从春秋战国儒家思想诞生以后,就一直没有得到统治者的重视,孔子本人也在各国颠沛流离,到处传播自己的政治思想,但是处处碰壁,还多次身陷险境。这并不能说明儒家思想没用,而且不逢其时罢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在孔子之后还出现了孟子、荀子等大家,包括孔子的弟子,各个都有突出的才能。因此孔子不仅是儒家思想的开创者,也是杰出的教育家。最近趁着活动在京东买了一些国学的书,其中就有《论语》,记得上学的时候学过《论语》,只有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包括“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三人行,则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不过这些不过是《论语》的冰山一角,这部著作的内容远比这些更多。

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儒生们还是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自孔子创立以来,儒学就一直不受待见:孔子周游列国,虽受各国礼遇,却没有真正的施政机会;孟子的待遇跟孔子差不多,沿路还多了对儒家冷嘲热讽的法家、纵横家等诸士;到了秦朝,秦始皇笃信法家学说,不喜儒生,还焚书坑儒;西汉初年,统治者信奉黄老之学,儒生辕固被投入野猪圈徒手搏猪,差点丧命,怎一个惨字了得。那为何到了汉武帝时期,儒家突然就得到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尊荣呢?

那么,到底是谁拥有“三纲”的发明权呢?他为什么要提出这样一个主张?而这个“三纲”的理论又为什么会广为流传呢?那么,“三纲”的发明权、专利权应该属于谁呢?属于西汉的董仲舒。西汉有个大儒叫董仲舒,正是由于他提出这样一套理论,汉武帝才决定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这之前还是有百家的,尤其道家的学说很盛,法家学说也有。董仲舒提出这么一套理论,汉武帝觉得好,这套理论有用,能够用来进行有利于自己的统治,能够管理好这个社会。我们知道,在汉武帝之前,汉朝的皇帝信奉儒家的并不多。汉高祖刘邦更是无赖出身,他当年看到儒生根本不当回事,就这么撇着腿坐在席子上。按理,你坐在席子上,看见人应该恭恭敬敬地挺直腰跪坐。他不是,他趔(liè)趄(qie)着这样坐。一不高兴,遇上汉高祖刘邦内急,他也懒得找个厕所,顺手拿起儒者的帽子当尿罐。撒完尿一扔。这是汉高祖。窦太后,大家都觉得老太后很慈祥。她那个时候有一个儒生叫辕固生,也是一个大儒,在教育太子。大儒教育太子当然注重给太子灌输儒家思想,这就把老太后惹着了。老太后生气了:“你天天教他仁义道德有用吗?能当饭吃吗?我们汉家,本来是有套规矩的,我们统治是王道霸道,我们是用法家,或者用道家思想统治的。你老跟他讲仁义道德,说这个仁义道德有多大用,行,你不是厉害吗,你给我斗野猪去吧。”窦太后就把这个老先生赶到野猪圈里,让辕固生跟野猪搏斗。把大儒逼成斗猪士了。还好,太子一看,自己上了年纪的师傅跟野猪斗怎么斗得过,赶紧扔了一把剑进去。老先生拿了剑以后,我估计肯定不是他把野猪给杀了,他没有这样本事,估计是野猪扑过来,老先生要躲,不知怎么就扑一下把野猪刺死了,才捞了一条命。所以,后来到了董仲舒时,儒家才开始受到尊敬。“三纲”就是董仲舒的发明,跟孔子、孟子没直接关系。

今天的好莱坞群星璀璨,几乎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挑出自己的偶像和向往的角色,这些光彩照人的明星背后,其实有一种更加强大有力的人,他是他们的“操盘手”,也是他们的后盾和包装人,只有在这种人的包装下,明星才能在舞台、荧幕上与众不同。董仲舒,可以说是汉代儒学的经纪人,他一手将儒学推到了最高峰。

孔子

韬光养晦的董仲舒

现在回过头去看五四运动,当时提出打倒孔家店、砸烂孔家店,是冲着什么去的?冲“三纲”。没有冲“五常”。仁、义、礼、智、信大家还是认为不太错的。仁、义、礼、智、信大家认为还是社会需要的。其实,孔家店打错了,应该打倒董家店。这跟孔家店没关系,孔家店里没这个货。所以,我们要明白,“三纲 ”这种绝对专制的理论是董家店的货色。把“三纲”等同于传统中国文化的全部,从而激烈地全盘反传统,这到底是对还是错?到底应该不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我想大家可以都去思考一下。“三纲”,以及由此发生发展出来的那些概念,在今天哪些应该继承,哪些应该抛弃?并不是一件很容易断定的事情。我们现在能够明确讲,由董仲舒的“三纲”引申出来的对妇女进行束缚的那些东西应该抛弃,今天没有人再信这个了。再说“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谁理你啊?本来就没人理,废除算了。至于说君臣关系,今天不存在了。但是,别的一些像讲父子、夫妻的关系,难道就没有值得我们继承的吗?难道不值得我们参考吗?或者值得我们发扬吗?只要人类社会存在一天,父子关系、夫妻关系总归是存在的,不可能消灭的。如何处理好这些关系,终究还必须从传统当中去汲取经验,或者吸取教训。总而言之,要从传统当中找寻智慧。传统中的父子关系,并不像“三纲”讲得那么生硬。我们前面讲过,“香九龄,能温席。”我们讲过岳飞父子,讲过窦燕山有五子,讲过颜之推父子,都很温馨。当然,有的是爱护的温馨。有的是严厉的温馨。岳飞对他的儿子很严厉,但是也传达了一种温情。总之,没有这样生硬。

汉武帝十七岁登基,大权都在皇后和权臣的手中。等到他杀了叔叔刘安,平安地成为皇帝之后,需要有力的思想支持,才能把握住大汉的江山。于是他下诏征求治国方略,儒生董仲舒是积极的应诏者,他在《举贤良对策》中,提出了“天人感应”、“大一统”、“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些主张,他还把儒家的伦理思想概括为“三纲五常”。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从此,儒家成为正统。

到了秦始皇时,儒家遭遇了灭顶之灾,焚书坑儒不是杀读书人,而且坑杀儒生,因此儒生们和秦势不两立。到了陈胜吴广起义的时候,鲁地的儒生们带着孔子的礼器去投奔他,当时的大儒孔甲还被陈胜封为了博士,并在后来和陈胜一起被章邯消灭。陈胜本来没有什么大德大能,为什么这些儒生会去投奔他呢?主要的原因还是秦始皇焚书坑儒埋下了祸根,儒生们对秦恨之入骨,因此才会去依附于陈胜反秦。

董仲舒

董仲舒出生在河北,他生逢文景之治、汉武盛世,在政治稳定、思想宽舒自如、被焚毁的书籍版本迭出的社会背景下,董仲舒走上仕学之路。仲舒自幼在儒家、法家盛行的河北成长,能够一人精通多种经学,算是一个鹤立鸡群,形若天渊的“通才”、“鸿儒”。

到了汉高祖的时候,刘邦十分讨厌儒生,这是出了名的,因此儒家思想还是一直处于被打压的状态。到了汉文帝时,启用了一些儒生,但也仅限于对礼仪制度的修订等方面的工作,并没有让他们参与国家的核心事务和大事的决策。到了孝景帝时,窦太后和孝景帝都奉行道家的“黄老之术”,推崇“无为而治”,儒生们还是没有自己发挥的余地。

这个影响儒学命运的人叫董仲舒。董仲舒历仕文、景两朝,是当时知名的儒生,不过文帝和景帝“无为而治”,他的学识也无用武之地,因此潜心治学,并不参与国政议论,最终躲过了窦太后清算儒家的那场风波。在治学期间,他将阴阳家、道家、法家的思想杂糅吸收,建立了一套以“天人感应”“三纲五常”为基础的全新儒学体系,最终得以一鸣惊人。

但是武帝的奶奶窦太后喜欢黄老之术,也就是道家思想,曾经有两位儒生建议武帝不要再向太后禀报朝政之事,就被太后处死了。那时候儒家是被压抑的。等到窦太后死后,儒家才开始活动起来,而董仲舒的《举贤良对策》,更是将儒家的思想推到了最高峰。

时来运转的时候终于来了,到了汉武帝继位之后儒家思想得到了重视,皇帝推崇儒家思想,这个时候儒生们的春天来了,田蚡做丞相的时候,废弃了道家思想,招揽了数百儒生入朝为官,公孙弘一介儒生,竟然能靠熟读《春秋》而官拜宰相,位列三公,被封为平津侯。于是天下的学子们都开始研究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又恢复了生机和活力,这不能不说是田蚡和汉武帝的政策导向发挥了作用。

少年壮志的汉武帝

汉武帝与董仲舒三问三答,董仲舒的回答都有理有据、引经据典,文采飞扬,令汉武帝深深佩服。董仲舒以儒家思想为基础,引入阴阳五行理论,建成新的思想体系。他建议统一学术,统一思想,直截了当地提出了“大一统”的政治思想,成为历代维护帝王统治的一套思想标准。

公孙弘在很多人眼里是个没有原则只知道奉迎君主的人,但是做为儒生,他要保护儒生这个群体的利益,因此他写了一份奏折。在文章中阐述的儒家思想对于治国理政的重要性,并把对于儒家思想学说的考核,做为官员选拔、考核、晋升职位的一项重要指标。于是全天下的人不管是儒生还是在职的官员都开始上行下效,开始变成彬彬有礼的谦谦君子了。这不能不说是公孙弘做的一点好事,尽管动机并不伟大,甚至有点自私,但是天下儒生都因此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汉武帝刘彻

【董仲舒名言】

申公是鲁国人,高祖的时候他跟随师傅一起去见过高祖刘邦。后来到了吕后的时候,申公到长安游学,和刘郢同时拜在了浮丘伯门下学习。后来刘郢被封为楚王,便让申公做自己儿子的老师,不过刘郢的儿子不愿意学习,因此从心里十分讨厌申公,因为申公对他这个学生十分严厉。太子刘戊继位后就把申公监禁起来,为此申公感到十分羞耻,便会到了鲁国闭门不出专心治学。孝景帝的时候,申公的弟子推荐申公给孝景帝,孝景帝便问申公治国的道理,申公说当政的人不必说太多的话,只要关注事情办的怎么样就行了。但是朝廷当时的风气文过饰非,大家都喜欢歌功颂德,因此孝景帝对于申公的回答很不满意,但是既然人都召来了,就只好封了大夫之职,但并不采纳申公的建议和主张。不久之后因为申公的弟子犯错,申公就辞去了官职回家养病,不逢其时就算有能力也不会得到重用的。申公尽管在政治上没有突出的建树,但是他在教育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绩,申公门下的十几个弟子都清正廉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彼时的汉武帝刘彻,还只是一个少年。首先,汉武帝是认可儒家学说的,登基没多久就提拔了一些儒生,但是当时窦太后还在世,这些行为触怒了信奉黄老的太皇太后,儒生被严厉打压。直到登基后第六年,窦太后去世,汉武帝才终于独掌大权。翌年,急于建功的汉武帝下诏征求治国方略,蛰伏已久的董仲舒终于出动,在大殿之上的策问环节中,他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治乱兴废在于己。

到了汉武帝时,董仲舒提出的“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得到了汉武帝的认同,做为一代大儒,董仲舒清正廉洁,不随波逐流不违背初心,而不像公孙弘一样精于世故,总是按照皇帝的意思去做,因此公孙弘十分讨厌董仲舒,且董仲舒的精于《春秋》,就算是公孙弘也不能与他相提并论,因此他的学识也遭到了公孙弘的嫉妒。对于自己的敌人公孙弘从来就没有仁慈过,主父偃就是间接死于公孙弘之手。对待董仲舒公孙弘没有把他搞死,而且让他远离了权力中心,你有本事可以,你去穷乡僻壤传播吧,只要远离了皇帝,不妨碍我就饶你不死!

天人三策称圣意,一举成名天下知

解读:个人决定着社会的安稳与否、兴亡与否。

董仲舒

董仲舒著作春秋繁露

天不变,道亦不变。

儒家思想和道家思想的争斗从来就没有停歇过,只不过是东风压倒西风还是西风压倒东风的问题,有一次大儒辕固生和黄生辩论,提到了朝代更替的问题,黄生做为道家思想的代表,说商汤和武王并不是继承王位,而应该算是谋朝篡位。辕固生并不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夏桀和商纣横征暴敛,才导致天下大乱,因而商汤和武王才以有道伐无道,这不是谋朝篡位而是顺应民意,这才是所谓的天命所归民心所向的本意。辕固生又对黄生说,按照你的说法,难道高祖刘邦灭秦登得大位也是谋朝篡位吗?孝景帝看到局面接近失控,便定下规律不得讨论朝代的更替这不算是愚蠢的行为,才终止了这场论战。

第一策,天命。引入阴阳家和道家思想,将上天意志与人间意象联系起来,提出天人感应说,行善政则天降祥瑞,行恶政则天降惩罚,若不知悔改,则国君为天所弃,丧邦失国。最后一句话让汉朝统治的正统性有了完美的解释:皇权正统不再源自血缘,而是天授,秦无道则汉代之,天意也,这套理论无疑令汉武帝非常满意。

解读:天是不变的,道也是不变的。这里的道指的是规律和道理。

每一种学说思想都要有与其相称的时代背景,这样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没有对与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

第二策,调和。不再将黄老学说、法家学说作为儒家的对立面,这些学说只是治理国家的不同工具而已,并没有高下之分,只有具体之别。这种解释方法,消除了汉武帝对儒家治国方略的疑虑,从汉武帝实际统治手腕来看,他其实更赞同法家理念,只不过董仲舒将法家的方法也加入了他的新儒家体系,使得汉武帝更加容易接受。

【董仲舒故事】

一个人的历史,一家之言。

第三策,选贤。建立完善的人才选拔制度,建太学,明教化,国家现在需要的正是拥护董仲舒儒学理念的人才,那最好的选择当然就是董仲舒的学生了。这体现了董仲舒的高明之处,如果国家的主要官员都是儒生,何愁儒家不兴?

韬光养晦
汉高祖曾起用儒士叔孙通制定朝仪,但是没有大兴儒教。到了文景之时,有一些名士硕儒,但是他们也都是专门研究一个领域的专家。如专《诗》的有博士辕固生、韩婴,《书》博士有张生、欧阳,《春秋》有胡毋生、董仲舒。他们那时候还没有受到重用。加之窦太后好黄老,她曾问《诗》博士辕固生《老子》之书,辕固生一时口快就说《老子》是浅俗的“家人之言”,窦太后非常生气,大骂儒家的五经为“司空城旦书”,也就是刑徒之书,并让辕固生和野猪徒手决斗,幸好有景帝给他的一柄利剑,才免于横死。

汉武帝几乎是立即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马上下诏“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虽然汉武帝从三策中极受启发,但是从后来的发展轨迹来看,儒家却是真正的大赢家。中国朝代更替频繁,以血缘来宣誓统治权明显是不可行的,这就导致后世皇帝都必须用儒家“天人感应”的这套说辞来树立合法性,儒家讲“天道即仁道”,那么拥有绝对权力的皇帝就不得不按照儒家仁政思想执政,儒家自此掌握了制衡皇权的利器,举例来说,仅汉朝就有15位皇帝由于天灾人祸颁布过罪己诏,而且由于儒生成了官宦阶层的主流,使得儒学在朝堂和民间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而这一影响,就持续了两千多年。

这时的博士看在眼里,惧在心上,根本不敢奢望儒业大兴,有的竟辞掉了博士之职,逃之夭夭。辕固生外调清河太守,韩婴出任常山太傅,胡毋生以年老为由告老归家,居教乡里。

这时候,董仲舒采取韬光养晦的策略,在政治上毫无建树。他广招门徒,私相传授,培养了一批推行儒学的人才。《史记》说董仲舒弟子优秀的就“以百数”,大史学家司马迁也曾师从董仲舒。

除了壮大自己的队伍,董仲舒谨慎地观察着时局,并且潜心研究百家学说,特别是一直占统治地位的黄老之学。他要构建一个前所未有、兼容诸子百家的新儒学,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推出这一套可以辩倒黄老之学的新思想,一鸣惊人。结果,新皇帝汉武帝果然欣赏他的口才和胆识,儒术成了众学说之首。

识时务者为俊杰,董仲舒的成功,就在于他待价而沽,应时而出。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汉武帝采纳了董仲舒的建议,儒生们还是没有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