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将中共中央机关秘密迁回了昔日的大本营———

将中共中央机关秘密迁回了昔日的大本营———

2019-11-08 12:28

  1930年8月,周恩来回到上海,非常重视各苏区的军事斗争。不久,聂荣臻就调到中央军委,重新作周恩来的助手。

  -蒲永能 王犁田

一、奠任国民党特务头字徐恩要秘书的钱壮飞

  这年9月,他的女儿聂力来到人间。当时他们住在西摩路,与欧阳钦夫妇住在一处。

  1927年4月12日,正当国共两党携手进行的北伐革命取得节节胜利之际,国民党蒋介石集团背信弃义,悍然发动了针对共产党人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7月15日,貌似国民党“左派”的汪精卫撕下伪装,下达了分共密令,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一人漏网”的鼓噪下,大批共产党人倒在了血泊中。曾因大量共产党人云集于此,国民政府中枢所在而被誉为“赤都”的武汉顿时变成了“白都”。中国共产党被迫完全转入秘密地下活动。

钱壮飞,早年就读于湖州中学,后考入北京医专。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在上海考入国民党特务头子徐恩曾主办的上海无线电训练班后,日益得到徐的信任。1928年秋,徐恩曾被蒋介石任命为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局长后,就将钱壮飞留在身边,担任该局秘书,后又任徐恩曾的私人秘书。所谓无线电训练班和无线电管理局,实际上是国民党的特务机构。1929年12月,徐恩曾正式出任南京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主任。就任前,他特意把原在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的私人秘书钱壮飞也一块儿带了过去,并任命钱壮飞为机要秘书。1931年4月,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国民党武汉行营主任何成浚和特务机关连续向蒋介石、徐恩曾发出顾顺章叛变的电报,但均被钱壮飞截获。钱壮飞立即派人赶到上海向中共中央报警。周恩来、陈云等领导人采取紧急措施,才使得中共中央领导人、中共江苏省委以及共产国际在沪机关全部迅速地安全转移,使党组织避免了一场特大灾难,对保卫设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的安全作出了重大贡献。1931年,钱壮飞进入中央苏区,任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第二局副局长。1935年,在红军长征南渡乌江时,遭敌机袭击牺牲。全国解放后,周恩来曾经多次谈到钱壮飞和李巨大贡献。他曾说,如果没有“龙潭三杰”,我们这些人早就不存在了。

  就在临产的前一天,张瑞华还在操劳。那天,周恩来约陈赓到聂荣臻夫妇住处碰头研究工作。张瑞华一早买了些菜,点上两个汽炉子,一直忙到晚上。客人来了,4个人围着饭桌,边吃边商量工作。吃完饭,聂荣臻和客人一起走了。张瑞华收拾完东西,感到腹痛,盼着丈夫回来。他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年轻的中国共产党擦干了心中的泪痕,从失败的血泊中奋勇起身,将中共中央机关秘密迁回了昔日的大本营———上海,继续领导和开展第二次中国国内革命战争。

二、曾任国民党特务机关设在天津的分支机构长城通讯社社长的胡底

  “今天晚上可能要生了。”

  然而,历经了艰苦卓绝的4年地下斗争之后,由于熟知党内机密的高层领导顾顺章与向忠发的相继被捕叛变,匿身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其自身安全顿成累卵之势。同时,各类反动暗探、叛徒、工贼四处刺探钻营,撒开一张张无形的大网,妄图找到中共中央机关,彻底瓦解和破坏上海的地下活动。在白色恐怖越来越严酷的情势下,中共首脑机关在上海已经难以立足,不得不从1931年起,陆续将中央机关秘密迁至江西苏区的瑞金。

原名胡百昌,别名有北风、胡马等。1905年生于安徽舒城。1923年考入中国大学。1925年加人中国共产党。1926年从中国大学毕业后住在钱壮飞家。1926年,和钱壮飞、徐光华合办了光华影片公司。当时,他们一面扮演影片里的角色,一面借此掩护从事党的秘密工作。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在北京被张作霖杀害。胡底和钱壮飞夫妇也上了黑名单,受到通缉。同年冬天,胡底和钱壮飞一起离开北京,转移到上海。1928年春,胡底为了维持生活,应聘进入上海影片公司。不久,又经钱壮飞介绍,进入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工作。1929年打入南京的特务机构。1930年下半年,被派往天津筹建长城通讯社,并出任社长。这是国民党特务机关在北方的分支机构,归南京长江通讯社管辖。南京、天津方面每有紧急情报,钱壮飞和胡底就立即报告给在上海的李克农,由李克农通过陈赓及时转报中共中央。1931年4月,李克农得知顾顺章叛变的那天晚上,用暗语给胡底发了一个电报:“胡底,克潮病笃。”这是他们事先约定的暗号:“克”是说李克农,“潮”指钱壮飞,“病笃”意即事态严重,必须立即行动。胡底时在天津,接到电报后,马上乘坐外国轮船离开天津。1931年8月,胡底、钱壮飞离开上海前往中央苏区。到达苏区后,胡底任临时中央政府国家政治保卫局预审科科长。1934年10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后,胡底任中央军委侦察科科长。1935年6月12日,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的达维地区会师。8月间,红军总部将红军分为左、右两路军北上,但左路军到达阿坝地区后,张国焘突然擅令左路军全部和右路军的一部南下,并同党中央分裂。跟随朱德、刘伯承在左路军行动的胡底,对张国焘的分裂行为不满,常在一些场合流露出愤懑情绪。张国焘得知后竟将他诬陷为“国民党特务”,给他扣上“反革命”的帽子。1935年9月,张国焘竟下令将胡底杀害。1945年中共七大追认他为革命烈士。1981年12月8日,国家民政部再次追认胡底为革命烈士。

  “那就赶快到医院去。明天我还有事,不能陪你,等事情完了再去看你。”

   红色中央被迫秘迁苏区瑞金

三、曾任徐恩謦在上海设立的特务机构特务股股长的李克农

金沙电玩城,  聂荣臻关切地对妻子说。

  事情还得从1931年初说起。是年1月7日,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3月,新的中央领导机构组成:总书记向忠发、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江南省委书记王明、中央宣传部部长沈泽民(4月后由张闻天接任)、中央组织部长康生、农民部长张闻天、军事部长周恩来、中央党报编辑委员会主任王稼祥、团中央书记博古。其中,向忠发、周恩来、张国焘为政治局常委。

将中共中央机关秘密迁回了昔日的大本营———上海,钱壮飞和胡底就立即报告给在上海的李克农。1898年生于安徽巢县。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9年,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化名李泽田以应考方式考入了上海无线电管理局。该局负责人徐恩曾对李克农观察一段时间后,对李克农产生信任。不久,李克农便升任特务股股长。虽然徐恩曾对李克农很信任,但一个专供国民党高级官员相互发电报使用的密码本,绝不外传。每次外出,徐恩曾都将其放在贴身口袋里。一次,好色的徐恩曾从南京到上海开会时,李克农见其急着去找上海滩的美女,就用手指指其胸口,说:“不行!不行!徐主任,您带着这个怎么行?”徐恩曾觉得言之有理,当即从小褂里掏出密码本交给李克农,并嘱咐他小心保管。徐恩曾走后,李克农立即将密码本复制收藏。后来,就是用这个复制的密码本,在关键时刻,帮助破译了国民党的绝密情报,保卫了中共中央的安全。1931年4月25日深夜,李克农收到钱壮飞派人从南京送来的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投敌的密信后,急忙与党中央取得联系。可这天不是与陈赓接头的日子。于是,在夜幕下,李克农行色匆匆,找了一处又一处,最后终于找到了陈赓。接着,两人又一起找到了周恩来,迅即对有关人员进行了转移。此后不久,李克农离开上海前往中央苏区。后曾任国家政治保卫局执行部部长、红军工作部部长等职。长征到陜北后,曾任中共中央联络局局长、八路军总部秘书长、中央社会部部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外交部副部长、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是中共八届中央委员。李克农这位中共情报、保卫战线上的卓趔领导人,虽然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却可以列席中央政治局会议。毛泽东曾这样评价李克农:“李克农是中国的大特务,只不过是共产党的大特务。”1955年,这位从没带兵打过仗的开国功臣,被授予上将军衔。1962年2月9日病逝于北京。

  这么晚,住处又偏僻,找谁?聂荣臻出去叫车。还好,他找到两辆人力车,送张瑞华到一家美国人办的慈善医院,住进8人一间的产房。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领导层中,身为总书记的向忠发与身为7名政治局候补委员之一的顾顺章,是在片面、单纯、教条地强调出身和经历的情况下进入领导上层的。也正是这二人几乎给上海的中央机关带来灭顶之灾。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第二天,张瑞华生下了聂力。这一天聂荣臻没能抽出时间去看望她,委托欧阳钦的妻子蔡刃香代劳,到第三天他才看到分娩后身体虚弱的妻子和脸蛋红彤彤的小女儿。过了“而立”之年,他有了下一代。到产房没有带任何东西,但他那和善诚挚的目光给了妻子以抚慰。到了第七天,他把妻子和女儿接出医院。

  3月下旬,掌管中央特科与交通局日常工作的顾顺章受中央指派,护送张国焘、沈泽民到鄂豫皖根据地,并负责护送一批武器去江西瑞金。临行时,负责中央日常工作的周恩来千叮万嘱,要求顾顺章一定要胆大心细、严守党内地下斗争的纪律,任务完成后即刻返回。

  军委的工作同样十分忙碌。9月、10月,聂荣臻协助周恩来在上海开办军事训练班,训练派往各苏区的军政干部。

  可是,在武汉送走了张国焘、沈泽民二人,完成了武器交接之后,顾顺章就将周恩来的叮嘱抛之脑后。他不顾秘密工作的纪律,化名“化广其”,在汉口新世界游艺广场重操旧业,公开登台表演魔术,企图赚点外快一尽欢娱。4月24日,正在台上表演“枪击活人”的顾顺章被叛变邀功的王竹樵发现,当即被捕。

  此后,军事斗争的形势很好。红一军团、红三军团的斗争不断取得胜利,巩固和扩大了赣南、闽西苏区,以后发展成中央苏区。1930年11月至1931年1月,红一方面军进行了第一次反“围剿”,消灭国民党军1.5万人,活捉第十八师师长张辉瓒。1931年3月至5月,红一方面军进行了第二次反“围剿”,在毛泽东和朱德的指挥下取得节节胜利,横扫700里,歼敌3万余人。

  试玉3日,辨才7年。没有严刑拷打,仅是利害诱人,在特务们轻巧的利诱劝说下,谁也无法料到,大革命之初就投身革命,并且为党的隐蔽战线做过大量有益工作的顾顺章就叛变了。

  面对这种局面,聂荣臻感到欣慰。他和刘伯承一起讨论形势,兴致勃勃地说:“红军以劣势兵力面对国民党的优势兵力,由西向东横扫过去,这种打法很少见,横扫敌人啊!横扫儿百里呀!部队不停,各个击破,一直打到闽西北,这是很大的胜利!”

  顾顺章的叛变非比一般,由于多年掌控特科与交通,他的身上全是党的最高机密。尤其是上海中央机关的工作规律、方法、诸多领导的驻地、相互联络的手段及任务,他都了如指掌。直到多年后,负责抓捕和诱降顾顺章的国民党武汉特务头子蔡孟坚,在他的垂暮之年还不无遗憾地谈到:“可能改写中国近代历史,顾案关系中共命运甚大,设非共谍钱壮飞截留电报,则周恩来及潜伏上海之共党分子必一网成擒,而予中共以致命打击。”

  1931年1月,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会议决定,由周恩来、聂荣臻、陈郁、陈赓等7人组成中央军委,周恩来任书记,聂荣臻任参谋长①,以加强对各苏区军事斗争的各项支援工作。

  顾顺章叛变之后,要求去南京面见蒋介石,企图一举破获中共中央领导机关,把中共中央领导人一网打尽。就在顾顺章到达南京的前十几个小时,周恩来单线领导并安插在中统头子徐恩曾身边的地下党员钱壮飞截获了顾顺章叛变并将解往南京的电报。他立刻跳上火车,来到上海,飞速向中共中央报告了顾顺章叛变的消息。

  面对各苏区不断取得胜利,聂荣臻很受鼓舞。在周恩来主持下,他与刘伯承、叶剑英、傅钟、李卓然等一起商量,决定翻译苏军的步兵战斗条令和政治工作条例。于是,刘、叶负责翻译步兵战斗条令,傅、李负责翻译政治工作条例。后来这两本书送到根据地,发挥了积极作用。

  周恩来得到顾顺章叛变的消息后,在陈云、聂荣臻、陈赓、李克农、李强等协助下,立刻采取断然措施,改变中直机关的秘密工作方法,更换各地与上海中央的接头地点和暗号,将常与顾顺章有联系的同志转移出上海。

  中央军委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国民党的军事情报,通报给各苏区。除提供情报,还向各苏区输送干部,提供药品、物资,安置重要伤员到上海就医。

  这样,顾顺章与国民党当局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在上海的党中央首脑机关避免了一次后果极其严重的大破坏。

  军委还要了解和发现各根据地发生的偏差,及时向中央报告予以纠正。聂荣①《周恩来年谱》,中央文献出版社、人民出版社联合出版,1989年3月第1版,臻与欧阳钦等人发现当时各苏区有肃反扩大化的错误,就及时向周恩来做了汇报。8月30日,周恩来起草了《中央给苏区中央局并红军总前委的指示信》,此后,中央苏区肃反扩大化的错误得到了纠正。这一时期,聂荣臻参与领导了“兵运”工作,颇见成效。1931年夏天,国民党第二十六路军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分子,通过当时做兵运工作的中央军委参谋朱瑞,在上海与中央军委取得联系,是年冬举行了著名的“宁都起义”。西北军的吉鸿昌军长主张抗日,反对内战,也是这时与中央军委联系上的。另外与傅作义部重要将领邓宝珊常有接触。中央军委还争取了程潜部下的李明灏先生,李明灏提供了不少重要情报。

  不过,顾顺章像一条疯狗一样,在上海街头四处搜捕共产党人,先后出卖了著名的共产党人恽代英和蔡和森。在随后不久的6月21日,他设计抓到了当时的党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向忠发因出身工人的经历坐上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位置。虽然身为党内最高领导人,但那也只是名义上的,负责实际工作的还是周恩来。

  在这种紧张繁忙的工作中, 1931年春节发生了这样一个小插曲。吃过晚饭以后,邓颖超和刘伯承到聂荣臻家过年。邓颖超很喜欢小聂力,每次来都要抱一抱、逗一逗。他们进屋时,聂力正躺在摇篮里,邓颖超便兴冲冲地去推摇篮。没有注意摇篮旁边放着马桶,这一推,把马桶碰翻了,尿液顺着楼板缝隙往下流淌。下面的人马上喊起来:“李太太,李太太,你们楼上干什么呀?屎尿都弄到我们神仙桌上面来了!”张瑞华赶快跑下去,看到房东太太一脸不高兴。原来他们正在祭祖,求祖宗保佑一年的平安,这下就犯了很大的忌讳。张瑞华说了许多好话,还在香炉里插上香,又磕了3个头,房东的气才消了。张瑞华回到楼上,邓颖超、刘伯承和聂荣臻才舒了一口气。

  向忠发也是个彻彻底底的软骨头。与顾顺章的叛变如出一辙,向忠发还没有被上刑,就跪倒在了敌人面前,并供出了周恩来、瞿秋白等高层领导以及中共秘密机关业已变换的新地址。幸亏事前已得到消息,待向忠发带着大批特务赶去时,周恩来、瞿秋白等已经闻讯转移。

  邓颖超说:“我闯了大祸了!”直到1973年,聂荣臻夫妇看望刘伯承时,刘伯承还谈到此事。刘伯承住院后,张瑞华带着聂力到医院探视,刘伯承对聂力说:“你小时候,你的妈妈呀,闯了一个大祸,给人家磕头哇,告诉了你没有?”邓颖超也一再提到此事。

  天道还报。向忠发在被捕后的第3天,尽管向敌人不停地摇尾乞怜,但由于供不出更多的党内机密,已经百无一用,被押上刑场处决了。顾顺章行尸走肉般地多活了4年,在1935年国民党情报系统的内讧中,被对手愤然处死。

  聂力为聂荣臻、张瑞华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困难。孩子刚生下,张瑞华一滴奶也没有,孩子又不肯吃牛奶,老是哭,哭久了,房东太太就喊:”李太太,你们的孩子是不是有病啊?你要去看一看呐!”张瑞华把实情告诉了房东太太,房东太太就说:“你给她找个奶妈嘛。”但是,怎么找呢?不是党员,找到家来很容易暴露秘密。张瑞华只得坚持用牛奶喂孩子。聂荣臻白天奔忙一天,夜间常抱着女儿,在前楼走来走去,一直拍到孩子睡着。后来孩子总算养成吃牛奶的习惯了。

  很快,在稍稍稳定之后,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重新组成,即博古、张闻天、卢福坦、李竹生、康生、陈云,由博古负总责。同时,鉴于上海的严峻现实,党中央已经很难立足并生存下去,经请示共产国际同意之后,临时中央首脑机关全部秘密迁至中央苏区的瑞金。一场事关中国革命前途及命运的秘密大转移就此悄然拉开了帷幕。

  在秘密工作的严峻岁月,彼此都有很强的保密意识,不该知道的不问,不该见的人不见。张瑞华对聂荣臻的工作所知甚少。一次,聂荣臻要见一个同志,因为有了孩子,张瑞华不能躲出去,怎么办呢?聂荣臻与张瑞华商量:“有个同志来找我谈问题,你就躺在床上睡觉,用被子把头捂起来,不要看,我们悄悄地说,你也听不到,我们谈完,他走了你再出来。”张瑞华只好这样。那个同志来了,张瑞华把大被子一蒙,直闷了半个钟头,掀开被子时说:“真把我憋坏了!”聂荣臻对于张瑞华送递文件的机关在哪里也是从来不问的。

  1931年春节过后不久,他们搬到法租界一栋小洋房里,与李富春、蔡畅夫妇住在一处。周恩来、邓颖超常到这座楼上与他们研究工作。他们围着一张桌子,以打麻将为掩护,边打边开会。

  1931年4月下旬,聂荣臻经历了惊心动魄的一幕。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他是政治局候补委员,负责中央特科的日常工作,又长期负责党的保卫工作,了解党内很多机密,知道中共中央机关和许多中央领导人的住址,也熟悉党的各种秘密工作方法。顾顺章在叛变后向国民党当局提出,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将中共中央机关和主要领导人一网打荆这个重要情报,被打入国民党特务机关担任特务头子徐恩曾机要秘书的中共党员钱壮飞得知。他立即派人将这一重要情报送到上海,报告中央。

  接到报告,陈云、聂荣臻和陈赓、李克农、李强协助周恩来,分头以最快的速度将中共中央,江苏省委等党的各种机关全部搬了家,转移了党的主要负责人,销毁大量机密文件,转移或撤离可能成为顾顺章侦察目标的干部,切断顾顺章在上海所能利用的重要关系,废止顾顺章知道的一切秘密工作方法。由于采取了这一系列有力措施,使国民党的阴谋落了空,避免了中共中央机关遭受大破坏的危险。聂荣臻在这一两天里几乎没有合过眼。

  此后,聂荣臻把家搬到了虹口区提篮桥。由于顾顺章的叛变,敌人的恐怖活动加强了。聂荣臻每当外出,总对张瑞华交待,如果几点钟不回来,你就要搬家。他们每天都提心吊胆。张瑞华经常跑到三楼,装着晾衣服,观察周围动静,注意有什么可疑的征候。聂荣臻有次在南京路就碰到过一个叛徒,他机智地从车上跳下来,到商店里三拐两拐,才把叛徒甩掉了。

  6月22日,向忠发被捕,又很快叛变。情况越发紧张。以后,上海就难以活动了。3个月以后,又发生了日军强占中国东北地区的“九·一八”事变。

  12月初,党的负责人逐渐离开上海,到各个苏区。周恩来、刘伯承、叶剑英等人相继离沪。

  革命斗争虽然艰险,但像周恩来、聂荣臻等职业革命家仍然充满乐观主义精神。周恩来走之前,与邓颖超一起,到聂荣臻那里吃了顿饭。张瑞华知道周恩来喜欢吃狮子头和饺子,特意准备了三鲜(虾仁、鸡腿、冬笋)馅的饺子。晚上周恩来和邓颖超如约而至,聂荣臻提早半小时赶回。煮了一锅饺子,有的还煮破了,先把好的吃了,然后又吃破的,最后连汤都喝光了。周恩来对邓颖超说:“真好吃!真好吃!等于过了一个年。难忘得很。”直到80年代,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邓颖超每每见到张瑞华时还常说:“那个饺子怎么那么好吃呢?!”张瑞华便说:“那是在艰苦的环境呵!”

  聂荣臻也行将离开。他原定分配到湘鄂赣苏区。

  这时聂力已经一岁多,非常聪明,和爸爸十分亲。每当聂荣臻出去,一穿外衣,她就牵着母亲到衣架上拿帽子,一直送到楼梯口。每当聂荣臻回来,她刚刚听到楼梯口有脚步声,就跑过去,一手接过爸爸的帽子,一手拉着爸爸的手。聂荣臻平常不爱多讲话,但温和善良,对小孩非常喜爱。不仅对自己的孩子,对别人的孩子也是如此。

  1931年12月中旬的一天,聂荣臻向妻子女儿告别。张瑞华因为有孩子,不能一道去苏区。他们自结婚以来几分几聚,习以为常。但他们谁也没有料到,夫妻再见时已是几年后在黄沙漫漫的西北高原上,而父女相见,则是15年之后在张家口。

  聂荣臻登上了轮船。黄浦江泛起了汹涌的波涛,他离开了上海。从1928年开始,4年漫长而艰险异常的白区秘密工作的磨练,“左”倾盲动主义路线在他心中留下了深深的阴影。1980年时聂荣臻回顾这段历史,感慨地说:我积几十年之经验,地下工作目的在什么地方?就是说,我们的公开活动不行了,革命处在低潮,我们党转入地下工作了。这个时候,我们党的任务是什么?在抗战中间,主席讲过,我们地下工作的方针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配合根据地的武装斗争。这是正确的。过去上海多有基础啊!可是后来就是暴动!有点力量就是今天这里明天那里写个标语,好像不写这些,共产党就不存在了。

  留在上海的张瑞华,在聂荣臻走后日子更不好过。本来离别就令她心烦意乱,而孩子哭闹着找爸爸,就越发增添几分凄凉。早晨一起床聂力就又哭又喊:“爸爸!爸爸!”哭得房东都说话了:“你的孩子有病,你要送她去看玻”张瑞华只好说:“可能是有点不舒服,我去看一看。”她把孩子领出去,在马路上,在公园里坐一坐。过了一段日子,孩子慢慢平静下来了。

  一次张瑞华领着聂力到公园,看到一个照相的,思忖到聂荣臻对亲人对孩子的思念,便给孩子照了一张两寸全身照片。张瑞华委托党的秘密交通人员把这张照片带到中央苏区。正是这张以绿茵为背景的娃娃照,伴随着聂荣臻度过了硝烟弥漫的岁月。他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将中共中央机关秘密迁回了昔日的大本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