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金沙电玩城北方的榆树: 中英街上一古树

金沙电玩城北方的榆树: 中英街上一古树

2019-11-09 05:41
              中英街上一古树

    三年前去深圳,我曾在青山积翠的市郊,穿过一条不长的隧道,特地到沙头
角镇看了当地与香港交界处的中英街,见景生情,深有感触。特别是街上的一棵
古树,更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中英街并不宽敞,也不宏伟,全长只有250 米,宽3.5 米,就像内地城市中
一条旧的街道那样宽。这街虽难以种植花木,但两边的金银首饰、服装布匹等商
店,一家挨一家,门面装饰和所售商品都相当新潮,街面也比较繁华。

    听讲,这里最早是一条流水清清的小河,年久淤积,逐渐变成了草地。当地
人民在此开垦种植,繁衍生息,使这里阡陌与村落相连,人们生活得平安而自足。
英国强占香港后,就一直觊觎海岛对岸我大片土地。清光绪二十四年(公元1898
年),英国政府又强迫软弱腐败的清王朝签订《中英拓展香港界址专条》,将这
里一分为二,一面归我,一面归英属香港,并埋下了八块界碑。所以,我到中英
街后,尽管眼前店铺林立,五光十色,耀人眼目,可我心中清楚,这里本来都是
中国领土,但眼前明摆着的却是我们的民警,只能管理街道这一边的事务,而那
一边为英国人所管辖。这无疑是我们的百年耻辱,让人不能忘怀。

    我缓步中英街上,心头不免有些沉重。抬头见前面不远处的街旁,有一棵古
老的大树,干粗几抱,枝权参天,繁茂异常,成为这条街上少有的自然景观。我
不自觉地更放慢了脚步,默默自语:“这该是我们的先人,当年在小河边栽下的
一株幼苗,历经风雨沧桑,长成了这参天古树吧?”

    王安石有诗:“岁老根弥壮,阳骄叶更阴。”眼前这南国古树,根壮叶荫,
生长在街的我方一边,树冠如云,郁郁葱葱,将前面的整个一段街道都笼罩在了
树的绿荫下。由此不难想到,这古树盘根错节、粗壮有力的根须,更将这条街下
的泥土不分彼此,早已牢牢地拥抱在了一起,任什么力量也难割难分。这不也正
是一深沉有力地写照,说明我们的神圣国土血肉相连,是绝对不能分割的。

    正当我要继续前行的时候,空中飘来几片乌云,一阵急雨从天而降。我只好
走进附近商店暂避。转眼雨停,我来至树下。骤然间,有阵风吹过,树枝摇曳,
将树叶上的晶莹水珠洒了我一身,我伫立路边,仰首而看,随看随想:古树啊,
古树!尽管我一时说不出您的名字,可我深深知道,您是这街上的老者,历史的
见证,但不知是因为蒙受屈辱历史而不平,在我这远来的亲人面前,洒下几滴激
愤的泪水?还是庆幸香港重归祖国,已有日可待,而喜泪纷纷?临走,我对老树
竟有些儿留恋。

    如今,香港回归的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我又屡屡想起中英街,并在心中默
默寄语中英街上的那棵老树:现在,您尽可一树春风,欢歌起舞,很快就不必再
为那屈辱的处境而悲愤了!从今年7 月1 日午夜零时起,英武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驻港部队,将到香港胜利接防。在这被誉为东方明珠的香港,自此不论是在哪街
哪巷,海港山川,再也不是外国占领者所能管辖之地了。

    我写此短文正要搁笔,忽见新来的报纸刊有消息,说深圳将建中英街纪念馆。
我想,中英街上的那棵古树,其资料在未来纪念馆中,也应占有一席之地吧!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金沙电玩城北方的榆树: 中英街上一古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