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许多新兵说

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许多新兵说

2019-11-09 20:56

我来到军营了,开始我当兵的生涯。

  本报记者 周 奔 本报特约记者 李国文 李广君

问:你还记得曾经的新兵连班长吗? 俗话说,当年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能入伍参军是每个热血男儿应尽义务。对于新兵来讲,入伍第一天接触最多的就是班长,他应该是咱们军旅生涯的第一位引路人吧。小编1996年入伍,武警四川总队重庆支队(1997年直辖后更名武警重庆总队),班长姓郎,浙江永康人,入伍时他是我的新兵连班长,下连队后我们恰好又分到一个中队。那个时候的部队,挨揍挨骂是家常便饭,可我们班长不但不打人,对战士们也是关爱有家,对大家向来都是和风细雨,加上他人长得高高帅帅的,皮肤又好,当时心里那个高兴啊:幸亏分来一个好的帅班长带咱……班长1997年退伍,那个年代没有QQ、没有手机,全凭家庭住址联系,退役后我们通过几次信,后来就断了联系。2006年,我去浙江宁波工作,又想起班长,于是通过各种关系找他,部队的、乡镇的,包括打114查询当地村里电话,可因为他们那行政区域调整,他们村都不在了。后来通过浙江某部队好友的帮忙,终于联系上了班长,我还专门跑去永康跟班长及他们同年兵会了一次面。近十年没见,生活历练让班长变得黑了、发福了,但人到中年身材走样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那批同年兵全都发福了。祝老班长生活顺利、家庭幸福。

问:新兵下连队是怎么分专业的?

我的名字叫朱南,是从苏中入伍的。爸妈在家种地送我到军营当兵不容易,我是十分珍惜当兵的机会。

  连日来,济空雷达某团三站副站长高用燊的一段军旅人生经历,成为许多新兵谈论的话题。

图片 1

图片 2

刚来到军营的时候,我看到新兵李班长是上等兵军衔,显得非常神气,迎接了我们新兵,带领连队的老兵帮助新兵拿行李。李班长看到我正直憨厚的样子,第六神经感觉告诉我,李班长一定对我有好感,也许我会与新兵班长结缘了。

  2009年12月下旬,济空组织3名优秀官兵代表在全区新兵连作巡回报告,高用燊是其中之一。作报告时,高用燊讲起自己从一名大学生士兵成长为一名优秀基层干部的经历。他朴实无华的讲述,在新兵特别是大学生新兵中引起强烈反响。许多新兵说,高用燊就像一位“邻家大哥”,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事迹,但让人感到可亲可敬。如果从军路上遇到困难和挫折,只要想想他的经历,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经过部队生活的军人,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这是新兵从戎生活的第一任老师,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新兵时期的新兵班长很是重要,素有‘军中之母’之称。

大学毕业后,我在北京军区某装甲团服过两年兵役,对这个问题,应该算有些发言权。是这样的,三个月集训后,大学生士兵因为有文化底子,大部分会被分到连部或营部当预备文书;机灵有眼色的兵,会被选为通讯员,保障领导。其他人分到战斗班排,有学射击的,有学驾驶的,有学车长的,还有一些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人,会被调到炊事班。当然,也不是每个营都这样,有的营规定,想去炊事班的人必须得各项考核合格才能去,不行的留在排里好好练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许多新兵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