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第115师等部和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

第115师等部和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

2019-11-30 02:48

  八路军挺进敌后,以劣势装备,与强大的日军作战,居然取得了像平型关战斗那样的胜利,而且这种胜利的趋势还在继续发展。这引起了许多外国人的浓厚兴趣,想弄清其中的奥秘。40岁出头的美国情报军官、海军陆战队上尉埃文斯·卡尔逊就是其中的一个。

  1938年,日本帝国主义忙于侵占徐州、武汉、广州等地,沿平汉路、粤汉路等向中国的腹地进犯,并千方百计地对国民党以战迫降,妄图短期内灭亡中国。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决定,乘此机会,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开辟根据地。聂荣臻首先注意开辟北岳区,作为晋察冀根据地的“心脏”。

所谓晋察冀,晋,就是山西省;察,是察哈尔省,旧省名,首府是张家口;冀,就是河北省。晋察冀,就是这三个省交界的这一大片地方。

  卡尔逊是在美国女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的鼓动下决定前往晋察冀的。

  有一天,参谋长唐延杰见聂荣臻望着地图沉思,便问:“司令员,您在想什么?”聂荣臻回答:“我在想,晋察冀的党政军领导机关究竟放在什么地方好。五台这个地方地形虽然好,但自从敌人占了同蒲路,太原失守以后,此地已经孤立。而且这里是阎锡山的老家,还留下了他的一个师,说是友军,实际上常跟我们闹摩擦,阎锡山是不愿看到我们在这里发展的。五台群众也太少,不能光靠和尚、喇嘛进行抗日。人口密集的是平汉路两侧,特别是冀中平原地区,所以我们的领导机关得往前靠。我看阜平这个地方不错,位置适中。平型关战斗时,我曾到过阜平以西的下庄、龙泉关、上寨等地,那里地形险峻,敌人的机械化部队展不开,骑兵也很难活动,在那里打游击战对我们很有利。所以我当时就说,‘这是条游击队之路。’在阜平,如遇到敌人大的进攻,我们可以往西靠,与他周旋。你们看呢?”唐延杰、舒同等人都表示赞成。

抗战期间,晋察冀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像一把尖刀插向敌人的心脏,直接威胁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太原、大同、张家口等敌人的战略要点。有了它,就可以拖住敌人。

  卡尔逊于1937年12月中旬,来到当时位于山西省洪洞县的八路军总部。

  经过几天的准备,报经八路军总部批准以后,聂荣臻率领军区领导机关向阜平出发了。1937年11月18日下午,他们抵达阜平城。

晋察冀是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创建的第一个敌后抗日根据地。父亲聂荣臻的命运和晋察冀的命运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他在会见朱德时提出,要求到五台山地区去参观访问。朱德回答说:五台山区已经完全被日本人包围,他们正在沿着五台山区周围的4条铁路线,以两万多兵力分八路围攻聂荣臻所部,去那里很危险。卡尔逊说:“然而,这恰恰是我要求去的原因,因为我想看看八路军是如何作战的。到五台去必须至少两次通过敌人的封锁线,这就增加了看到作战行动的可能性。”朱德理解一个军人想看到作战行动的要求,表示愿意提供协助。后来经毛泽东同意,1937年12月26日,卡尔逊由著名作家、此行作为他的翻译的周立波陪同,跟随一支40多人的护送部队从山西洪洞县出发了。一路上经过安泽、沁县、武乡、和顺、东冶头等地,从娘子关附近越过正太路,进入晋察冀边区。

  建立全边区统一政权的问题,已经提上了日程。聂荣臻深知,国民党的旧政权垮了,只有建立起新的抗日民主政权,才能安定人心,如同树起一面大旗,使人民群众和各种抗日力量团聚在这面大旗之下。因此,到达阜平城的当晚,聂荣臻即与宋劭文、盂县县长胡仁奎以及冀、察两省的有关人员,就成立全区的政权机构问题,一直商量到下半夜。聂荣臻说:上个月20日,刘少奇给我发来指示,要求立即筹备成立晋察冀边区政府。他接着说:只有有了抗日政府,制定了有利于抗日的各项正确政策,才能发动群众抗日,稳定社会秩序,改善人民生活。同时,部队要补给、扩充,急需解决财政问题,这都需要有一个统一的政府进行领导和组织。11月上旬,聂荣臻将这些意见报告给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得到了中央和总部的肯定。

3000人扎进敌后

  1938年1月29日傍晚,卡尔逊进入阜平。聂荣臻和军政学校的学员前来迎接。大家都想看看第一个来到的外国人,老乡们也来了不少。卡尔逊说:“打仗以来,还没有外国人进入过这一地区,人民很愿意展示他们的成就。

  12月17日,聂荣臻接到毛泽东来电:“必须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尤其荣臻所在之晋东北地区,事同一律,不应立异,一切须取得阎之同意。”聂荣臻知道宋劭文跟阎锡山能说得上话,就让他要求阎锡山批准成立边区临时政府。宋劭文同阎锡山打交道是比较顺利的,过去曾从阎锡山那儿先后弄到了30万元的经费,交给聂荣臻充作军区初创时的活动经费,还报请阎锡山批准,从五台山镇海寺章嘉活佛的卫队那儿借出500余支枪,交给军区部队使用。可是关于成立边区临时政府的事,宋劭文连着打了7份电报,阎锡山都不答复,宋劭文着急了,不知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1937年9月24日,平型关战斗打响的前一天,毛泽东发给八路军总部的电报中说:“山西地方党目前应以全力布置恒山、五台、管涔三大山脉之游击战争,而重点在五台山脉。”10月20日,毛泽东又发电指出:敌占太原后,战局将起极大极快之变化,第115师等部和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此,拟作以下部署:留115师独立团在恒山、五台山地区坚持游击战争,115师主力转移到汾河以西吕梁山脉;总部应该转移至孝义、灵石地区。

  一批穿黑长袍的商人在我们经过时向我们行礼,脸上洋溢着善意。紧挨着他们的是穿着棉裤和胸前开口的黑色短棉衣的农民。他们怀着不加掩饰的好奇心观看这个有一副红面孔、穿一双粗陋的鞋子的洋鬼子。妇女协会的人举着写有‘欢迎美国朋友’的三角小纸旗。”{ewcMVIMAGE,MVIMAGE, !12300580_0256_1.bmp}当天晚上,聂荣臻请卡尔逊吃饭。卡尔逊说:“当晚在晚餐时,我会见了边区政府的官员,有机会审度这些远在日本人背后维护中国主权的人们。

  这时,胡仁奎从孟县来看望宋劭文,谈起了这事。胡仁奎问宋劭文的电文是怎么写的,宋劭文说全是跟阎锡山讲成立边区临时政府对抗战有利的道理。胡仁奎笑道:“那样写不行!应该写明这样做对阎锡山有利才行。他关心的是扩大他的实力,不是什么抗战不抗战的问题。”

根据毛泽东的这个电报精神,中央决定,父亲聂荣臻留守五台山地区,创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

  聂虽然不承认,但他是这一切的首脑和推动力。他长相不那么引人,但眼睛充满了智慧,嘴上的线条显现坚强的决心。他曾在法国学习过三年,像许多法国官员那样把军帽戴得稍歪一点。”

  胡仁奎和宋劭文一样,表面上是国民党的官儿,实际上也是中共地下党员、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的成员。

随他留下的部队除了独立团,还有骑兵营、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一部等,总共3000人。

  周立波则是这样描写当时的聂荣臻的:

  宋劭文按胡仁奎的建议,再次给阎锡山发电,大讲成立边区政府对山西如何有利,可以把山西的势力扩展到察哈尔和河北省去。电报发出不久,阎锡山就复电了,除了表示同意成立边区临时政府之外,还说已经电告国民党中央政府行政院备案。

对于父亲来说,这是一次重要的转折。在这以前,他一直跟随在中央和毛主席身边,带的是主力部队,打的是主攻。可现在,他要孤悬敌后,独当一面了。受命的当天夜里,他久久无法入睡。他本来早就不吸烟了,这时又把烟斗翻了出来,一个劲地吸。

  在工作这样开展的愉快的环境之下,聂荣臻同志显得比以前年轻,一点也看不出他有三十九岁的模样??他斯文稳重,但他款侍客人的早餐,却带着军队的简单和粗豪的样式,也有点四川菜肴的口味。他是四川人。这位长征过来的将领,现在成了边区青年信赖的一个对象。他每次演说的前后和中间,群众常常报以热烈的鼓掌。

  聂荣臻在给总部和北方局的报告中说,阎锡山12月4日给宋劭文复电,内称“在敌人包围中自行树立政权于敌后,对整个收复失地不无裨益??兹奉军委会(指蒋介石主持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办事处电开:马支①电诵悉,所请成立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及该会组织人选均照准,晋察冀边区着归阎司令长官指挥??今电令该部分别通知各委员一体遵照,并即日召集组织成立”。成立晋察冀边区政府就这样取得了合法地位。5日,阜平城里正式挂起了“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筹备处”的牌子。此后,聂荣臻与筹备处成员商定,派人分头到各地联络。联络工作很顺利,因为大家都不甘心当亡国奴,听说由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要在敌后成立抗日政府,都很拥护,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晋察冀地区有39个县表示愿意参加军政民代表大会。

后来我曾经问过有关人士,为什么当时要把我父亲留下?对方说,你爸爸留下合适了,他长期和林彪搭班子,资格老,威信高,沉着稳当;尤其是他素来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他留下,毛主席也放心。

  随着边区的日益扩大与巩固,这位精明能干的南方人,就日益博得北方军民热烈的敬爱,而他也更加谨慎,更加尽力于边区民族统一战线的确立。①在一个朔风呼啸、天寒地冻的夜晚,聂荣臻在他那间挂满作战地图,生着火炉的办公室里,用阜平特产的糖果、梨、枣、花生和他自己特有的微笑,接待这位远道而来的宾客。聂荣臻亲自提着马灯,站在凳上或炕上,指着墙①《周立波文集》(4),上海文艺出版社1984年8月第1版,第76页。

  1938年1月10日,是阜平山城有史以来最为盛大的节日——晋察冀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在这里隆重开幕。聂荣臻作为149位代表中的一员,与各抗日党派、各抗日阶层和团体的代表、少数民族的代表以及来自五台山的和尚、喇嘛代表欢聚一堂。山城的街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最引人注目的当推那些身披大红袈裟的五台山僧侣。

太原城陷落了,各路人马远去了,在山西北部响了两个月的隆隆炮声停息了,日本鬼子占领了他们想占领的地方。父亲他们留下来了,他的手下只有3000人,而他们的周围全是正在势头上的日本鬼子。

  上的五万分之一或十万分之一的地图,用洪亮的声音向卡尔逊讲述晋察冀的敌我态势。图上插着许多红色和白色的三角形小纸旗。从图上可以看出,在每一面小白旗的周围,几乎都被许多小红旗包围着。卡尔逊是位训练有素的军官,当然清楚这意味着什么。聂荣臻接着讲述他作战的三重任务:防止敌人占领这一地区,骚扰敌人的交通线;逐步把影响和控制扩大到邻近的还没有建立起抗日政权的地区。聂荣臻继续对卡尔逊说:“敌人在华北的兵力非常空虚,如果我们的武器装备好一点,把敌人赶出河北去并不是难事。”

  聂荣臻双手合十接见来自佛教圣地的出家人代表。他始料不及的是,会议之初,审查与会代表资格的时候,对五台山僧侣的代表权问题竟然出现了分歧意见。有人提出,出家人只能烧香拜佛,不必吸收他们参政。参加筹备工作的黄敬、邓拓列举五台山僧人手持刀枪放哨,为过往的抗日部队提供食宿等抗日行动,说明这些出家人不但慈悲为怀,而且忧国忧民,难能可贵,岂能轻视他们。最后,聂荣臻到会表示:“和尚和喇嘛也是中国人,他们虽然出了家,但并没有出国。在民族革命统一战线之中,我们应该和各民族各阶层紧紧地携手,共同抗日。我们不能因为和尚和喇嘛的宗教信仰,把他们排斥在抗日的门外。”

我不知道父亲是不是心里有底,在他生前,也没有问过他这事。我只是看到很多材料上说,与主力分手后,他在五台山上写下了两句话:“为保卫祖国而奋斗到底,誓与华北人民共存亡!”

  卡尔逊说:“我正要问你,枪械和弹药怎样补充的呢?”

  聂荣臻一席话,说得大家口服心服,一致同意爱国僧侣作为正式代表出席边区军政民代表大会。消息传到五台山,僧侣们极为感动,还有一些年轻僧人参加了抗日部队。新华社为此发了快讯,宣布佛教名山五台山寺庙的出家人也投身抗日,其响亮口号是:我们出了家,但没有出国!这一消息在全国宗教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一直关心着悬在敌后的父亲和他的3000人马。毛泽东当然清楚,如果这第一个敌后根据地创建顺利,那么,就会极大地增强八路军在别处创建根据地的信心,这就可以使毛泽东关于抗日战争的一系列战略构想成为现实。

  “很困难。我们正在收集国民党撤走时抛弃的枪支。河北农民大抵有枪,那是抗日战争前为抵御盗匪而自卫用的。最近,因为不堪敌人的压迫,农民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组织游击队,但供不应求。我们这个区域有1000多万人口,兵员补充不成问题,困难的就是枪支弹药。”

  代表会议共开了6天,开得很成功。在大会上,聂荣臻、刘奠基、吕正操、李杰庸、孙志远、张苏、娄凝先等人当选为边区政府委员,宋劭文、胡仁奎分任正副主任委员。聂荣臻在会上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大会在1月14日通过的宣言中说:“为着创立与巩固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保持华北游击战争;为着统一与整理晋察冀边区内军事、财政、经济以及一切行政机构,保证持久的必然胜利,为着打击汉奸政权,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争取徘徊歧途的动摇分子,晋察冀边区有成立临时政权的必要。”大会还通过了政治、①指1月21日至12月4日。

共产党靠什么?靠人民。毛泽东在给父亲的电报中说:“应该在统一战线之原则下,放手发动群众,扩大自己,征集给养,收编散兵……不靠国民党发饷,而靠自己筹集供给之。”

  “能够从敌人那里缴获来补充吗?”

  军事、财政、经济、文化教育、群众运动、妇女运动等7个决议案,使晋察冀的各项工作有了初步的行动准则。稍后,新成立的晋察冀边区政府——临时行政委员会又先后拟定了边区政府组织法、优待抗日军人家属暂行办法、减租减息单行条例、区村镇公所组织法及区村镇长选举法等法律、法令。3月20日,边区政府宣布成立晋察冀边区银行,发行边区货币,这在日后的经济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革命和尚”

  “缴获了一些,但不十分多。敌人因为不懂中国话,怕做俘虏,不肯缴枪,有时宁可人枪俱毁。现在不同一点了,我们的部队学了几句日语口号,使敌人知道我们不杀俘虏,他们也就不像以前那样顽抗了。”

  “老乡政府在阜平成立了!”边区的老百姓奔走相告,把抗日的人民政府看作自己真正的靠山。

五台县,是晋察冀根据地早的立足点。军区成立后,部队没地方住,只好住在五台山的寺庙里。

  “最近高阳有个日军分队长投降过来了。”在座的司令部一位参谋补充说。

  可是成立边区政府这件大好事,却遭到王明的反对。王明以中共中央长江局的名义来电,说晋察冀这样做会“刺激”国民党,对全国统一战线的工作将发生不良影响。聂荣臻气愤地对宋劭文说:“你看,蒋介石、阎锡山都批准了,他却反对,真是岂有此理!”

五台山是我国四大佛教圣地之一,那里有300多座庙宇,当时共有汉、蒙、藏、满各族僧人1700多人。

  “是的,最近在高阳有个日军分队长自动投降过来了。问他为什么过来?

  聂荣臻致电八路军总部领导人朱德等,旗帜鲜明地指出:如按王明意见行事,我们当放弃独立自主方针,这正符合阎锡山的要求。这样,我们“便(要)为他人作嫁衣裳”①,望中央早作指示。后来,当他知道王明的错误观点受到了中共中央的批评,高兴地对宋劭文说:“我们做对了,大胆地干吧。”

父亲回忆说:“对于这些和尚和喇嘛,我们很尊重他们,同他们相处得也很融洽。”

  他说他觉悟了,打中国人民是错误的。”

  边区政府的成立,为放手发动群众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聂荣臻要政府以抗日为号召,坚决推行减租减息政策,作为发动群众的头等大事,并以此来激励广大群众勇敢地参加游击队、义勇军,帮助军队维持地方秩序,积极推动各种救亡运动。这些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政府还制定了关于各群众组织组成和活动的规章制度,从而大大地推动了各群众组织的组成规模和发展速度。一时工、农、商、妇女、青年等组织在各地纷纷成立,许多地方还组织了儿童团。到3月份,工人、农民、妇女、青年组织都召开了各县和全边区的代表大会,成立了各种领导机构。其中农民救国会的会员达57万多人。聂荣臻看到这一切自然很高兴。后来他说:“在群众抗日积极性的不断提高之下,群众组织的普遍建立与发展,一般民众武装的成长与壮大,群众对于战争的积极援助与英勇的配合行动,日益活跃地成为边区抗日不可制服的力量。这样就造成了一个基本的群众条件。这一条件的具备,就使我们晋察冀边区确定地从一个游击区变成了一个巩固的抗日根据地了。”①聂荣臻在重视政权建设的同时,也高度重视党的建设。早在筹建晋察冀军区期间,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都明确指示,留在敌后的党政军机关单位,只要在聂荣臻工作范围内的,都由他领导。聂荣臻到阜平时,黄敬任中共晋察冀省委书记。他向聂荣臻汇报了省委的工作:在“七·七”事变前的白色恐怖下,河北地下党组织受到极大的破坏,但仍有许多共产党员在各地自发地坚持斗争,抗战爆发后,他们积极组织抗日武装,纷纷来找省委联系,省委还办了党校,轮训党员,办了农民和妇女干部训练班,并正同各地党的组织积极联系,以便把党员组织起来,推动各项抗日工作。聂荣臻听着这位年轻的省委书记的汇报,在短期内做了这么多的工作,不断点头,表示满意,并鼓励他继续努力。

父亲一直记得他第一次上五台山的情景。五台山佛教僧会会长、大法师然秀,得知聂司令要来看望出家人,特地组织了寺庙乐队欢迎。12个僧人披着袈裟,分列两行,钹箫笙笛齐鸣,皮鼓小锣轻敲,声音幽雅动人。

  “你们相信他的话吗?”

  1938年2月,彭真到达晋察冀,代表北方局领导晋察冀边区的工作。3月26日,中共中央决定:彭真以北方局的名义,协同聂荣臻指导晋察冀、平①聂荣臻1938年2月1日致朱德等的电报。

父亲高兴地说:“真想不到,在这偏僻的山乡,在这四面被敌人包围的境地,还能听到如此幽雅的音乐。”

  “我们考虑过,如果他是个坏蛋,他到了我们这里是决不能活动的,因为中国人民都痛恨日本侵略军。据这个日本人说,他们那里自战争开始以来已经征兵11次了,华北的日军都很疲倦,而且都想家。”

  ①《聂荣臻军事文逊,解放军出版社1992年7月第1版,第64页。

父亲亲临寺庙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和抗日救国纲领,加上八路军进驻寺庙后,非常爱护文物古迹,对僧侣们态度十分友好,众僧看在眼里,深受感动。

  “日军正在大量组织汉奸部队,用中国人来打中国人。对此,阁下怎么看?”

  汉路东,以及平、津两地党的工作。彭真曾任北方局组织部长,政策水平高,思维敏捷。由他来主持晋察冀党的工作,聂荣臻自然很高兴。同年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以彭真为书记,聂荣臻、关向应、程子华为委员,组成中央晋察冀分局。以后,中央晋察冀分局改名为中央北方分局,成员没有变动。直到1941年1月彭真回延安准备参加中共“七大”,又改为晋察冀分局由聂荣臻代理分局书记。彭真与聂荣臻一直配合得很好。边区成立中共领导机关,认真地贯彻了中共中央的路线、方针和各项政策,统一领导党、政、军各方面的工作,对晋察冀边区的发展和巩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五台山寺庙成立了由青年僧人组成的抗日自卫队。他们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特定环境,积极以各种形式参加抗日,想方设法营救被日军关押的八路军和群众,他们中的许多人还拿起枪,勇敢地与日军搏杀,在当时,仅菩萨顶的和尚就消灭日军30多人,当地群众称赞五台山的和尚为“革命和尚”。

  “华北的汉奸也很恐慌,‘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这个汉奸组织已经成立很久,但能组织起来的正规伪军很少。华北的‘顺民’实在少。最近日军正在搜罗大烟鬼、地痞流氓充当伪军。又在极力收编土匪。由这些人组织起来的军队,你想我们会害怕吗?”

以后,晋察冀军区专门把这些和尚僧侣组织起来,建立了一支抗日自卫队,人称“和尚连”。

  卡尔逊频频点头。他说:“来这里经过贵军第一二九师师部时,我曾分析过,几个世纪以来,日本人还没有遭受过大的失败。这次可是不同了,它正在遭受从来没有的危机。‘卢沟桥事件’爆发时,日军在满洲有30万,在华北是20万,上海只有5万,它是想用阴谋手段,使中国不战而降。但几个月来没有达到目的,只好在满洲、华北增兵至100万,而且正在动员第二个100万。开始时他们用于中国的是战斗力较弱的部队,但当山西的战事久拖不决,而且攻陷南京,中国仍继续抗战时,他们就不得不动员那些留着以防范更强大的敌人的第一级兵了。”

当年的“和尚连”里,有位法名叫禧钜的小和尚,后来担任了五台山佛教协会的会长。2005年11月中旬,83岁的他到北京办事,专门来到我家,说要看看他们的聂司令。他到父亲的铜像前鞠躬致敬,还挥笔题写了四个大字:“功德无量。”

  “日军的兵还分为几级?”聂荣臻问。

前有鲁智深,今有聂荣臻

  “是的。据我了解,第一级兵是30岁以下的青年人,第二级是35岁左右的,第三级是35岁至45岁的人。”

抗日的火,在五台点起来了。而父亲决定到河北的阜平去,那里更靠近平汉路。平汉路两侧人口稠密,有利于发动群众,扩大武装,也有利于将来向富裕的冀中、冀东发展。

  “与中国比,日本虽强但人口少,兵力不足是它侵略中国的最大弱点。”

1937年11月18日,父亲率领军区领导机关抵达阜平县城。从此,这里就成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地区。

  “是这样。请问聂将军,要是日本派10万精兵来攻打你们,你可以支持吗?”

然而,父亲他们刚到达阜平的第六天,日军就集中了两万多兵力,沿平绥、平汉、正太、同蒲四条铁路干线,分8路围攻刚成立的晋察冀军区。

  “我们可以保持华北。不但是我这样认为,而且我们的每个战士和游击队员都这样认为,都有很高的信心。因为在人民群众的广泛支持下,我们每天都有小的胜利。事实告诉人们,日军不是不可战胜的。他派10万兵力来进攻我们,我们也有击退他的办法。不但要击退,还要扩大我们的区域。敌人不是几次要想占领紫荆关,以扼住我们向东北方向发展的道路吗!但直到现在,紫荆关仍在我们手里。”聂荣臻接着说:“现在天气太冷,我们衣着单薄的部队难以到察哈尔北部去活动。涞源以北,是恒山山脉的大雪山,气候奇冷,我们在那一边活动的部队,许多人冻坏了脚。等到春天天气转暖,我们在察哈尔的活动会有大的开展。到了青纱帐起的时候,我们要在整个华北燃起激烈的抗日的火焰。”

父亲指挥各路部队迎敌,战斗力强的“老”部队机动使用,新组建的游击队利用敌人对地形不熟悉、战线过长的弱点,拼命地袭扰他们的后方,破坏交通。一个月的时间里,父亲指挥部队接连打了几个胜仗,毙伤日伪军1000多人,敌人除了占领几座县城外,一无所获,后只得于12月下旬全线撤退。

  “什么叫青纱帐?”

这算是晋察冀军区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反扫荡。这个胜利正式宣告,父亲他们在晋察冀山区站住了脚跟。

金沙电玩城,  “到了夏天,田野里的庄稼长高了,就可以掩护我们军队的行动。这就叫青纱帐。”周立波不待聂荣臻开口,就直接用英语回答了卡尔逊的提问。

五台山的抗战烽火逐渐向四周蔓延,北平和天津这样的大城市,也感受到了。

  聂荣臻点点头。卡尔逊赞许地点头微笑着。

1937年参加洛川会议的时候,父亲就特别注意到,毛主席一直强调,要充分发动群众,广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断壮大我们的力量。父亲说,他意识到:“那个时候,毛泽东同志已经想到了更长远的目标,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以后,我们还要建立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只有争取了群众,扩大了武装力量,才能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并为革命的深入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话题又转到了后勤供应和军官补充等问题上。聂荣臻说:“我正在考虑军区要办军工厂,自己解决武器弹药问题。生产一些子弹、手榴弹、地雷、步枪、手枪等,技术上并不太复杂。设备、人才、原材料相信都会慢慢解决的。”“至于军官,我们这里叫干部,来源确实是个大问题,部队在不断发展,最难办的是缺干部,到处来向我要,我向哪里要?这次从延安来了些干部,一路上的困难,你们是经历过的。不过,军区最近刚成立了一所军政学校,干部也自己培养,还可以从优秀士兵中选拔。”说到这里,聂荣臻显得非常兴奋。周立波后来写道:在许多新的设施中,他最得意的,是创建军政学校。

“五台分家”留给父亲的人手少,父亲做梦都想着自己能够“撒豆成兵”。他对大家说:“没有武装,一切都谈不上。现在我们只有用滚雪球的办法来发展。”

  “想不到在这里还会办学校。”他这样地说。他是个很持重的人,说这句话时,却快活得像个孩子一样,跳跃起来。对于军事家,这的确是一种巨大的快事。他学到的一切,他们在十年艰苦斗争中经过的一切,通过这学校,可以传给华北许多爱国的青年与志士,使他们在中华民族解放运动中,得尽最大的心力。“聚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实在是以天下为心的英雄的乐事。

后来晋察冀根据地武装力量的发展形势喜人,很快成立了4个军分区,每个分区下辖3个团,另外还有数量众多的游击支队。父亲这个司令员腰杆子越来越粗了。

  “而那时候”,旁边有人插嘴说,“我们觉得一切都没有把握,聂司令的组织能力真不小,不久,一切都有了头绪”。

在晋察冀,有不少带有地域色彩的部队名称,如“阜平营”、“回民支队”、“灵寿营”、“平山团”,等等。一看名字就知道这些部队的成分。

  接着聂荣臻又向卡尔逊介绍了边区临时政府、各种抗日救国的群众组织、边区法院、边区邮局、军区办的《抗敌报》、“抗敌剧社”,以及还准备成立的“边区银行”、发行边区货币等等设想。说这些的时候,聂荣臻如数家珍。整个晚上的谈话,聂荣臻的精辟分析,极富感染力的自豪感和自信心,卡尔逊听得津津有味,通过周立波的翻译,不时“OK、OK”地边说边笑边翘大拇指卡尔逊后来说,“这些计划如果实现,势必使侵略者头疼。我怀疑这些计划在多大程度上得以实行。6个月之后我再次访问聂时,亲眼看到这些计划并非纸上谈兵。”

收编杂色武装,也是晋察冀武装力量发展的一个方面。

  夜很深很深了,谈兴正浓的双方都不得不把话题停祝聂荣臻叫警卫员提着马灯送客人回住所休息。

父亲后来回忆说:“我们创建根据地之初,大家常用这样一句话形容杂色武装之多之广:‘司令遍天下,主任赛牛毛’。几个人,几条枪聚在一起,就可以自称司令。特别是河北省杂色武装较多……仅北平到保定的铁路两侧,就有十几股较大的杂牌军队。我们不是八路军吗?他们也自称是什么‘七路军’、‘九路军’、‘十路军’,招牌比你还大。”

  第二天,聂荣臻和宋劭文陪同卡尔逊先到军政学校参观,在校长孙毅陪同下检阅了学员队伍,然后上五台山观光,令卡尔逊大开眼界。他们下山抵达活佛住的镇海寺时,天色已晚。聂荣臻回忆说:“他在活佛住的地方住了一晚,吃了一顿饭,招待很好。哎呀,你别看那地方,好多都是洋式的,用的东西都是从上海搬来的。”卡尔逊则说:“我们对这里的豪华表示公开的惊讶时,聂和宋(劭文)出声地笑了。在我们到达以前,他们小心地向我们保密,我们的反应使他们像两个孩子似地开心。那夜,我们睡在铺着上等席子的炕上,盖着凫绒毛的被子和整洁的被单。外边,微风吹过松树林沙沙作响。这可能是战争吗?”

到1939年底,经收编、改造,各路杂色武装基本上都销声匿迹,晋察冀顿时变得“干净”了。

  卡尔逊来到阜平后的第三天,春节到了。他不但会见了聂荣臻,参观了设在寺庙里的军政学校等单位,还过了一个既有中国民间特色又有抗日根据地特点的新年,大有如愿以偿、心满意足之感。他恋恋不舍地告别聂荣臻,告别阜平,西行过五台,穿过同蒲路,寻访贺龙的部队去了。

到抗日战争胜利时,晋察冀军区的主力部队发展到32万余人,民兵发展到90余万人,主力部队扩大了100倍。

  在晋察冀,卡尔逊了解到日军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的种种罪行,还看到了自卫队员积极主动地配合八路军作战,儿童团员查路条,农民冒着生命危险送鸡毛信,通报敌情等等许多中国人民英勇抗日的故事。最令他感动的是,八路军顽强抗战的精神。他对周立波说:“我到五台来,看到了八路军和游击队员的一个特点。无论他们的衣服怎样褴褛,脸色怎样苍白,他们的枪总擦得很亮。这个证明了他们常常使用枪,而且爱惜枪。”卡尔逊在晋察冀的所见所闻,给他上了很生动的一课,他带着心满意足的心情结束了这次不平凡的历程。

父亲曾给边区的部队起过这样一个名字,叫做“子弟兵”。民主人士李公朴先生来晋察冀考察之后,撰写了《华北敌后——晋察冀》一书,书中热情地称颂道:“子弟兵是老百姓的儿子,坚决打鬼子的抗日部队的兄弟,是在晋察冀生了根儿的抗日军。”

  1938年7月,卡尔逊又来了。这回陪同他来的是毛泽东亲自指派的刘白羽、汪洋和戏剧家欧阳山尊等人。“他来了两次。这是个有心人哪。”聂荣臻说,“头一次他是怀疑,所以他回去,第二次又来了,看看我们究竟站得住脚站不住脚。他看到我们搞了这么长时间,没有遇到什么严重情况。我又跟他谈到怎么打仗,战斗经过的情况啊,他感兴趣。他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我也参加过,就守在壕沟里头打枪,你打过来我打过去,一点味道都没有,你们这个好,一方面打,一方面考虑问题、分析情况,这样好,这倒有味道”。

后来,“人民子弟兵”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代名词,沿用至今。

  聂荣臻和彭真、宋劭文一起来到卡尔逊的下榻之处看望他并与其谈话。

1938年6月,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来晋察冀之前,在延安,毛泽东专门同他谈了话。毛泽东说:“中国有一部很着名的古典小说,叫做《水浒传》。《水浒传》写了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的故事,五台山就在晋察冀。”

  卡尔逊写道:

  傍晚,聂来谈。他,也显出了过去五个月的活动的艰辛。他瘦削的脸更瘦了,眼睛蒙上了忧伤。肩负着人民生存的重任,是会使有感情的人有这种改变的。不过,他甚至比我一月份在阜平见到他时更有信心了,这期间有了许多成就。日本人洗劫并烧毁了阜平,但他们几次要进入五台高原的企图被粉碎了。临时政府的控制力量已经延伸到河北省的中部,一支远征军实际上已到了北平的北边和东边地区,在那儿日本人的统治据认为是强有力的。

  在建立社会的、经济的和政治的秩序以增进人民的福利,增强他们抵御侵略的力量方面的发展是很杰出的。这个被隔离的区域已经成为新中国的试管??虽然聂不认为是他的功绩,但他的思想、精神和动力是这个政策的核心。

  把晋察冀十分贴切地称为“新中国的试管”的卡尔逊还注意到,聂荣臻在阜平就计划筹建的边区银行和一个枪械修理所都已经建起来了。边区银行建立后,在货币斗争中打了个漂亮的胜仗,把各种伪钞统统挤出边区。至于一个枪械修理所制造的手榴弹,卡尔逊说,“是土豆捣碎机型的,似乎在中国军队里是标准的,同德国或捷克斯洛伐克的制品同样有效力”。步枪呢,“又重又笨拙”,但是“有效射程是150米,对山区的游击队来说是足够了”,卡尔逊这样说。

  卡尔逊不是共产主义者,但他是位有经验、有正义感的职业军官,他对晋察冀的评价是客观公正的。他从一个侧面证实了聂荣臻开创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成功经验,反映了游击战争只有在得到人民广泛支持的正义战争中才能成功的伟大真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第115师等部和八路军总部有被敌隔断的危险,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