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破利不容易,楚威王派两名大夫前来对庄子说

破利不容易,楚威王派两名大夫前来对庄子说

2019-11-30 02:48

  也许有人说,梁国这么一个小国的相位,庄子可能也不在乎。其实,还有更大的相位送上门来的。

接下来,于丹把话题引向“名”,她说:“破利不容易,破名就更难了,有多少人可能不为利所惑,却为名所累。即使一个高洁之士,也希望名垂青史。那么,庄子是不是在乎名分呢?在高官美誉面前,庄子会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

今天我们来说一个人,谁是庄子。庄子这个名字,大家传诵了很久,但是庄子是一个什么人,说法一直很模糊也很矛盾,都知道庄子是一个乘物以游心,可以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人。[画外音]:庄子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充满了寓言和小故事的文章。庄子一生穷困潦倒,却能超越贫困乐在其中。庄子能言善辩,尤其善用寓言和小故事表达自己的观点,同时,嘲讽那些追名逐利的小人。他的文章嬉笑怒骂尖酸刻薄,他的所作所为经常令人瞠目结舌,又令人拍案叫绝。他看破功名,不屑利禄,甚至对于死亡,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庄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大家也都知道,金圣叹批六才子书,第一个就是《南华经》庄子,这样的一个人,嬉笑怒骂,可以说上穷碧落下黄泉,骂尽天下英雄,但是其实他的内心并不激烈。我们也知道,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他写在书里面的东西,都是一些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涯之词,看起来漫无边际,但其实其中蕴含有大智慧。庄子这个人在天地之间,可以说看破了生死,超越了名利,看透了这一切一切。但他说自己是谁呢?庄生梦蝶,是耶非耶,谁也不知道庄子这个真人,他的生平究竟有多少故事。[画外音]:根据司马迁的《史记》记载,庄子名周,字子丘,是战国时期宋国蒙地人,生卒年未能确定,大约生于公元前369至前286年之间,与梁惠王、齐宣王、孟子、惠施等同时期,他曾经隐居南华山,故唐玄宗天宝初年,追号庄子为南华真人。庄子这个人可以说,在一个乱世之中,他从天地大道,直到人间名利生死,看破的,穿越的,这一切一切了然于心,留到今天《庄子》这本书有内篇7篇,外篇15篇,杂篇11篇。那么,在庄子的这部书里面我们能看到的是什么呢?其实在这部书里,真正流传下来的思想,应该是一种天地自在逍遥游,而这样一番逍遥游里,庄子他看破的东西太多太多。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生在世,从古至今,很难看破的就是名与利这两个字。应该说首先大家面临的就是利益的纷扰,利益的诱惑,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会面临经济的问题,生存的困窘。那么,庄子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呢?其实庄子的生活,从他的寓言里面可见一斑,他的生活一直是相当贫困的。庄子曾经说过一个故事。有一天,家里穷得实在是揭不开锅了,要去借米,等米下锅。他就去找当时叫监河侯,一个专门管水利的小官,看河的,生活比他要好一点,他说你呀,稍微借给我一点粮食吧。那个监河侯就说得非常漂亮,对他非常热情,说你看我现在正在忙着收租子,你等着我一旦把租子全收上来,我一下子就借给你300金。这个话说得很漂亮,300两黄金,这多大的一个资产啊。庄子一听,说我给你讲个故事。昨天我也从这个地方过,我听到有人叫我名字,四下看了一下没有看见谁,又找了一圈,最后低头看见,就是车沟轧出来的那个车辙印里面,有一条小鲫鱼,在那跳呢。[配音]小鲫鱼:你给我点水喝好吗?庄子:可以,但是我现在没有水,等我到吴越去,向吴越王请求,开通西江的水,引水回来迎接你回归大海怎么样?小鲫鱼:你明天早到到鱼市场上,买我回去算了。他说,那个小鲫鱼听了以后,就淡淡跟我说了一句话:他说你有一升水,现在就能救了我的命。要等到你把你把那么远的水都调来,你去看看,那个卖鱼干的铺子,或许还能找着我。庄子说完这个话就走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庄子在现实的境遇中,并不一个超越,洒脱,生活富足无忧的人,可以说他的生活促襟见肘,他要处处求人,他要等米下锅,这种生活的窘境,可能在一般常人之下。那大家可能更奇怪了,这样一个人,有什么资格逍遥游呢?一个人当他衣食不能保温饱的时候,他怎么还能有更高的追求呢?这里面其实有一个秘密,真正能够挡住人心的,永远是他最看重的标准。庄子那天去见梁惠王,他穿着那种大麻布,补丁摞补丁的衣裳,鞋子也没有鞋带,随便拿根草绳一绑,就这样去了。[配音]梁惠王:先生,你怎么这般困苦?庄子:这是贫穷而不是困苦啊,有大智慧而不能化行天下,这才是困苦啊!看猿猴在楠子树上,盘旋跳跃、唯我独尊,后羿对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在荆棘丛中,猿猴就得小心翼翼,不敢乱跑乱跳了,而我现在就是生不逢时,处在荆棘丛中啊。他说,真正的仁人志士,不怕生活上的贫困,怕的是精神上的潦倒。一个人可以困窘于贫困,但他的内心是否真正在乎这种贫困,他对于一个利字看得有多重会决定了他面对贫困的态度。庄子自己对这个利字看重吗?他周围有的是有钱人啊,所以他自己记录了这样一个故事。他说就在他们宋国,有一个叫曹商的人,这个人有一天很荣幸,带着国家使命去出使秦国。大家知道那个时候,秦国是西部最强大的国家,走的时候国家给他配了几乘车马,到了那儿不辱使命,把事情办完了,特别得到秦王的欢心。回来的时候浩浩荡荡,带着上百乘的车马回来了。这个人回来以后就趾高气扬,很骄矜地对大家夸海口,他说我这样一个人啊,要是论能力论本事呢,让我住在一个破房子里,让我黄连瘪境地每天织草鞋,做手工,这样来生活的话,我恐怕没有那种能力。我的能力是什么呢?就是一看到国君,在高位上的人,我几句话就可以能讨得他的欢心,然后我可以换来这样的财富。他说我的能力大概也就是这样了。他这么夸耀完以后,庄子是什么态度呢?他淡淡地跟这个人说,他说我也听说了,这个秦王有时候,他自己有疾患的时候,遍求天下名医,长疮,长疖子的时候,如果有人能够为他破一个脓疮,就可以赏他一辆车马,如果有人肯低三下四去为他舔痔疮,就赏他五乘车马。他说曹商,你是不是给秦王治痔疮去了吧?要不然你怎么能带回这么多车马呢?说你还是去吧,你这些东西我心里根本就不会稀罕。其实你看这样一个极尽辛辣讽刺之能事的语言,说明什么呢?说明“利”这个字,困不住庄子的心。[画外音]:人们把孔子称为“圣人”,却把庄子称为“神人”,如果说孔子是儒家的代表,那么庄子就是道家的化身。于丹教授认为,庄子的文章充满天马行空的想象,充满尖酸刻薄的讽刺与挖苦。但是,庄子的思想,对于我们现代人,有什么启示呢?其实说到我们今天,一个有10块钱的人,未必他的快乐不如一个有身家上万资产的人。也就说手中有多少金钱,并不能决定它在你心里的分量。其实目前在我们这个社会上,最快乐的人,既不是穷得叮当响的人,也不是家财万贯、富比连城的,往往是那些有温饱到小康的这一批人。因为他们的生活底线不至于生活得过分窘迫,但是他们也不至于被财富所束缚,在财富里异化,为财富担忧。其实说白了,我们可能在座的每一个人,我们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都属于有资格幸福的人,但是幸福不幸福,那在你的心里了。其实我就见过这样的朋友。我有一个朋友呢,做媒体出身,后来开始做房地产,资产越来越大,离开媒体的时候,他非常痛苦,他说媒体是我这一生最喜欢的事情,但是我为什么要去做房地产呢,因为我要有孩子,我必须要为我们的孩子负责,要给他幸福的生活,他说我所以违背我的心,我必须要有更大的金钱利益,然后他结了婚,有了一个非常可爱的儿子,这个时候我们觉得他钱挣得差不多了,生活也应该挺好的,后来他说我必须要移民了,其实他移民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国家,而且先要让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先要在那个地方,他自己还要留在国内挣钱。我们都在说你为什么要搞得这么妻离子散啊?你那么喜欢你的那个小儿子,为什么让他离开呢?他的回答可能大家想不到,他是认真地说,他说以我们家现在的家产,这个孩子如果在国内上学的话,我每天都会担心我的孩子被绑架,所以我要把他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其实这就是身远的故事,大家可能身边也有这样的事情,也就说这个利真的是越大越好吗?现在网上流行这样一个段子,说人生无非是为了几张纸,一辈子为几张纸,钱呢,是为那么几张人民币;名呢,为了那么几张奖状,文凭,档案。人到了死后,是为了墓志铭,是为了烧纸钱。你看看一辈子,就是几张纸而已。庄子那个时候呢,把这些东西看得就是太淡了,所以,利这个东西束缚不了他。他觉得我自己辛辛苦苦,为利丧失我自己很多自由,很多的心智,让我自己用心去为形役不值得。这个道理也有一些高士是能理解的。但是,说到第二层,破名比破利要难。很多人说,我可以不为金钱所动,但是我们看看古往今来,有多少人生前一世,为的是死后追封一个谥号,由君王追封他忠,他孝,他文,他武,这是在谥号里经常见到的。那么当这个谥号刻上墓志铭,他会觉得生前的一切失落在这个永恒的墓碑上得到了补偿。这就是辛弃疾所谓的,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一生就这么过去了。[画外音]: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破利不容易,破名就更难了,有多少人可能不为利所惑,却为名所累。即使一个高洁之士,也希望名垂千史,那么庄子是不是在乎名分,在高官美誉面前,庄子会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呢?庄子在乎名吗?我们知道庄子这个人,他自己是富有雄才大略,但是他自己不爱说。因为他说以为天地沉浊,不可与庄语。他觉得人间人,跟他没什么可以对话的前提,而且他说天地的大美,自是不言的。所以,他自己不爱说什么。这样,他就游荡在各地,这个时候,他就恰恰遇到他的一个好朋友惠施。惠子这个人在梁国做宰相。庄子晃荡晃荡正好到了梁国,就有很多人就跑去跟惠子说,庄周这个人口才、雄辩远在你之上,别看他不说话,他要说起来就不是你的对手。其实惠施在当时以他著名的《坚白论》而著称,是天下有名的雄辩家。那惠施一听,也还是急了着,害了怕了。所以说梁国也不大,就发动他手底下的人,满城去找庄子,一定要找到这个人,千万不能让他直接见了梁惠王。要万一把相位给他怎么办呢。后来,庄子听说这个事,他就自己去找惠子。[配音]惠子;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庄子:南方有一种鸟叫鵷雏,从南海飞到北海的时候,在这遥远的路上,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甘泉不喝。有一天它飞过一只鴞鸟的头上,这只鴞鸟正在吃腐烂的老鼠,鴞鸟怕鵷雏抢它的老鼠,便仰头大叫一声。你现在是不是也想嘎地叫我一声吗?名位对于世俗,虽有设置的必要,但对于大智慧的人来说,名位就像旅社一样,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其实这就是庄子眼中的名。当然大家可能说,这是一个顺道的事,他本来也不贪图那个相位,而且梁国是那么一个小国,他可能也不在乎。但其实还有更大的相位送上门去。大家知道楚国大吧,我们刚才说齐国大,楚国大,秦国大,这是战国里面最大的三国了。那么,楚王派自己的大臣去到庄子那里亲自找他,希望把楚国的相位授给他。庄子当时在干什么呢?当时,他逍逍遥遥在蒲水上钓鱼呢。这个时候来了两个大臣,毕恭毕敬地跟他讲,说想要我们国家的事,劳烦劳烦您。说得很客气,想要请他出山为相。庄子又开始讲故事,绕得很远啊。[配音]庄子:我听说楚国有一种神龟,死了三千年了,它的骨头还被放在宗庙里,用做占卜。你说,它是情愿送了性命留下骨头,让人敬重好啊,还是情愿活在烂泥巴里打滚好呢?大臣:我猜它一定愿意在泥巴里打滚。庄子:那么你们回去吧,我和它一样,愿意拖着尾巴在泥巴里打滚。庄子当时就一笑告诉他们,说你还让我拖着尾巴在泥里活着,你们就请回吧。其实这就是庄子对送上门来的名,如此态度而已。大家说他看得破吗?人心为什么有自由?自由就是因为他不在乎。其实,人这一生只有被你真正在乎的事情,可以真正拘束住。所以,人生的劳顿有很多时候,要先问一问目的是什么?很多事是一个循环,也许你眼下的起点,对自己的交待,是一种很高尚的回答,比如说,是为了家人,为了自己的成就,为了对社会的贡献。说的是一个很好的名声,但是,潜在背后的动机呢?我们每个人都问问内心,这是不是我们给名和利,找的一个堂而皇之的托辞?有时候,就是因为被名利在前面一步一步地牵引着,人会沦陷进一种无事忙的人生循环。大家听说过这样的说法吗?说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人人有时候有无名火,你不能跟别人说,我是因一个什么样的官没当上,或者我挣钱没挣到,人总有他堂而皇之的理由,变成了无名火,这个无名火循环往复地出现。有这么一个说法:说一个公司,一个机构,可能最有资格高高在上的人,就是那个老板。这个人位置最高,所以他可以随意呵斥任何一个下属,指责他,这个工作你怎么就做不好,你做不好我就没有政绩,做不好这个单位就没有好名誉,所有过错全在你一个人操作的能力上。你想想你的执行力是怎么回事,回去好好反省。作为他的下属,只能是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回家以后,这无名火就发在老婆身上,对着老婆大喊大叫,我辛辛苦苦在外挣钱,撑着这个家的名分,你才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但你没把家没管好,没把孩子管好,你就让我过这样的生活吗?把老婆臭骂了一顿,老婆也只好点头哈腰,因为每个月要从丈夫手里拿线。但是,回过头来心里又不平衡,就去训孩子,说你看看我为你这么辛苦,我这一生都付出了,如此操劳,你学习还不努力,你现在的这个成绩,你对得起我吗?这个孩子呢,也只好点头哈腰,但回过头就更愤怒,这孩子就开始骂他们家的小狗,说看看你这么不懂事,上头这么多大人欺负我,我回到家你还不跟我好好的,把这狗给打一顿。狗呢,必须得听主人的,它知道它得住在这儿,它也有无名火,它在家不敢说什么,等一出去,无名火就发在野猫身上,就出去不停地追着野猫咬这个猫。猫知道也打不过狗,它也只好忍气吞声,然后这个猫就拼命地去找耗子。因为只有在耗子身上,猫的愤怒才能得到宣泄。其实我们如果如此这般的说下去,一个老板的愤怒,跟一个耗子的委曲之间到底还差多少环节呢?这就是我们人世间的一种潜规则。其实,我们人人心里都有无名火,我们真的想让自己平息,就回过头来看看庄子,看一看是不是有内心的原因:是别人给我们的这么多委曲,还是我们自己看不破名与利这两条船?大家看看古代造字很有意思,什么叫人心中烦闷呢?这个“闷”字无非就是一个“门”字里面一个“心”字。也就是说,你把自己的心关在一扇门里了,你还指责烦闷吗?能不能打开这扇门,全在自己。所谓“看破”二字,无非是开了一扇门而已。那么人活着的时候,名与利这两个字最重,到了最后终极大限,你说名利我还可以看得透,但是生死那就可难了。红尘在世,庄子都说,宁可生而曳尾于涂中,活在泥塘里也比死了的好,说庄子不也这么讲吗,他真的能破生死吗?那有这么一个著名的故事,就是庄子的结发妻子先他而走了,惠子还真是他的好朋友,去吊唁。到了他家一看,庄子在那敲着盆唱歌呢,叫“鼓盆而歌”。[画外音]:亲人死了,人们往往会痛苦思念,而庄子的妻子去世了,他为什么会“鼓盆而歌”呢?庄子淡泊富贵,看破名利,难道对于死,庄子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吗?庄子是如何看待生死的?[配音]惠子:你的妻子为照顾家庭子女,如今年老去世,你不但不悲伤痛哭,还敲盆唱歌,你真是太过分了。庄子:唉,你听我说嘛……庄子就淡淡地告诉他,他说:唉,她刚走的时候,我心里怎么能会不难受呢?但是我现在突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叫做察其始而本无生,我真正追本溯源去观察最初最初的开始,人不都没有生命吗?他说最早人没有生命,没有生命就没有形体,没有形体就没有气息。这就是老百姓的话说,叫人活一口气,他说你其实看看天地之间,无非是聚集这么一股气那么一股气,然后这个气息,逐渐要找到一个形体,由形体又孕育出了生命,人就是这样来的。而现在我妻子循着这条路回去了,她比我先走,在此时此刻,她可能在一个巨大的密室里面,踏踏实实地睡觉了,她就解脱了,那我还不高兴吗?他说我想起这些来,我就忍不住要敲着盆唱歌了。看,这是亲人的死亡,面对亲人之死,能够有这样一种坦然的欣慰。其实这种心态,我们说中国的民间,有的时候,有大智慧者也能做到。民间讲究办喜事有两种,叫做红白喜事。不仅红喜事嫁娶,生命繁衍的开始是一桩喜,那么白喜事,寿终天年为老人送行,也是一桩喜事。所谓红白,只是生命的两端,生是生命来临之前的迎接,白是生命寂灭之后的相送。而生与死之间不过是一种形态的转化。[配音]庄子:大自然它赋给我形体,用生活来使我劳顿,用岁月来使我年老,用死亡来使我永远休息。自然是变化的,人必须顺应自然,这样才能不喜不惧。如果我们真有庄子这样的心态,也许我们会少了很多的牵绊和苦楚。那么大家可能说,是啊,生老病死,周围的人总免不了有这么一番相送,但是真正到自己自处尤难,自己能面对得了生死吗?自古到今,有多少炼丹的人,从魏晋的时候开始,炼那些五食散,吃完的之后要宽袍广袖出去发散,人所有的追逐为什么总是想着可以长生不死,那么庄子也得面对他的一死吧?他有很多学生大家都在商量,老师真是有一天,到了百年之后,我们怎么给老师打点他身后之事?庄子就开始跟他的学生讲:我死了以后,什么东西都别准备,我就用整个天地做棺椁,做我的大棺材,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是我的葬品。好家伙,这么说起来,比我们所看到的楚王墓、汉王墓,比什么王陵都要奢侈,他用天地日月当连璧,玉和珠玑都作为他的陪葬品,跟他在一块了,我就要这么一个大葬礼,就把直接把我扔出去就完了。学生不敢,想想说:老师,如果我们不给老师弄个小棺材,扔在外面,被野兽吃了怎么办?然后,庄子想一想,告诉他的学生们:我要是扔在荒山之上,我可能就被那些苍鹰,乌鸦,所以天上的飞鸟飞禽,就把我的尸体给啄食了;如果你要是好好的,弄一个棺材把我装起来,埋在地底下,有朝一日木头朽了,人也烂了,我喂的就是地下的那些蚂蚁,蝼蛄,所有地底下的小虫子,我无非也就是个饲料而已,你干嘛要抢天上那些东西口里的食物,喂地下的东西呢?那头不都是这样一种物质不灭,不都是被吃掉吗?这就是庄子对自己形体和自己生死的一种看法。其实这个说法,让我们想起现在在西藏地区某些地方还流行的天葬,也就是说人死之后,希望他的这个肢体被这些个仍然飞翔的天上的飞禽带走,能够重新在天界以一种有形的形态回到他生命的本初。可能在很多文化中,有一些理念都是相通的,那就是豁达是人解脱的前提。我们社会上有许多抗癌俱乐部,有很多的抗癌明星。其实过去一听说得了癌症,那几乎就是判了死刑了。可是现在为什么有的人就能活很多年?因为他有一种内心的调理,他乐观。他自己不惧怕死亡时候,奈何以死惧之。这个死亡是你心里的一种暗示,其实庄子从来是一个不惧怕死亡的人,他不惧怕的方式,就是“乐生”这两个字,也就是说,活得好比怕死要强得多。这个观点呢,跟儒家的思想也会不谋而合,这就是孔夫子回答他学生的那六个字,叫做“未知生焉知死”。人,活还没有活明白,干嘛去想死亡的事呢。在这一点上可以说儒道相通,给我们的都是一种温暖的情怀,和一种朴素的价值,就是“活在当下”,永远是这四个字。人是活在当下,在当下看破了名,穿透了利,甚至不俱生死,那我们的心灵空间能有多大啊!这是一份大境界。大家会说庄子看破了这么多,这个人是不是很消极啊?对他来讲,已经无所挂碍了,那他还在乎什么呢?其实,庄子在他那个时代,是一个内心有所判断,但不一定要转化为行动的人。民间有这么一个笑话,说有两个人在田头,一个人在烈日炎炎下努力地种麦子,干活干得汗流浃背。另个一个人就躺在树荫底下喝着茶,哼着小曲。然后干活的人当然会觉得自己是勤勉的,在道德上一定是有资格去训戒那个懒汉的,所以他就说:你看你你这么懒惰,你以后吃什么喝什么啊,你怎么能每天就这样浪费大好时光呢?然后乘凉的那个人就悠悠闲闲的说:我问问你,你现在这么卖命吃苦受累,你又为了什么呀?他说我为了丰收啊;他说你丰收又为了什么呀?他说丰收以后我就可以用粮食去卖钱;乘凉的人又问他,你卖了钱以后你想干什么?种麦人说,等我卖了钱,我衣食无忧了,再遇上这样的炎炎夏日,我就可以不下地干活,找一个树荫躺着喝茶哼曲,我就可以悠悠闲闲地享受生活了。然后现在在乘凉的那个人告诉他说,我现在就已经在过这种生活了。所以,我现在的生活,就是你未来的梦想。其实大家想一想,这仅仅是一个笑话吗?有很多时候,我们随手可得的事情,但是被我们观念上一个误区给遮蔽了。可以说庄子在他的一本书里,留下了很多隐约的他生活的影子,在这里有很多判断跟儒家彼此呼应。只不过儒家所看重的,永远是大地上圣贤的道德,永远看中的是人在此生中建功立业,这样一种成全;而道家看重的是更高旷的苍天上人的精神的自由,他看中的是人在最终成全以后的超越。可以说,中国的儒家思想,在社会这个尺度上,要求人担当,但道家的思想是在生命层面上要求人飞越。担当是我们的一份社会责任,超越是我们的生命境界。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看过庄子很多的故事,你会打通他的一套生命哲学,这不简简单单以积极或消极而论,而是在我们生命不同的体系上给我们建立起来的参照系统。以庄子的话说,人生至高的境界就是完成天地之间一番逍遥游。也就是说,看破内心重重的樊篱障碍,得到宇宙静观天地辽阔之中人生的定位,在这样一个浩瀚的坐标系上,让人真正成为人,让我们的内心真正无所拘囿,让我们风发扬励,成为理想中的自己,让现实中种种的窘困,只在当下可以看破,而在永恒生命的引领上,有这样一翻逍遥游的境界,值得我们每一个人永远去追寻。

金沙电玩城 1

  《秋水》篇里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那么,在于丹看来,什么是“名”呢?于丹说:“古往今来,有多少文臣武将一生追求的,就是死后追封的一个谥号,君王封他忠,封他孝,封他文,封他武,等等,等等。当这个谥号刻上墓志铭,大概生前的一切失落都在这一个永恒的墓碑上得到了补偿。”

故事一、

  大家知道,战国时期,楚国是个大国。那天,庄子正逍逍遥遥在濮水上钓鱼呢。楚王派了两个大夫去到庄子那里,毕恭毕敬地说:“想要用我们国家的事劳烦先生您啊!”话说得很客气,就是想要请他出山为相,希望把楚国的相位授给他。

“谥号”,是古代对去世的帝王、诸侯、卿大夫、高官大臣等一种追认的封号,用以“褒贬善恶”。要知道,“谥号”不只是一味的表彰,还有“恶谥”。比如周厉王的“厉”表示“暴慢无亲”、“杀戮无辜”;关羽谥号“壮缪”,“名与实乖曰缪”,其中的“缪”就不是美谥。所以,说古代文臣武将一生追求的是“美谥”还勉强一些。但是,谥号这东西也不是你追求就有或者不追求就没有的。古代有“谥法”,不够级别的人追求也是没有的,够级别的人不追求也必须给你。至于东汉以来的“私谥”,非官方行为,又当别论了。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庄子

  庄子手拿鱼竿,头也不回,说:“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死了都三千年了,楚王还把它包上,藏在盒子里,放在庙堂之上。你们说,这只龟是愿意死了留下骨头被人尊贵呢,还是愿意活着拖着尾巴在泥地里爬呢?”

孔子讲:“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古代的谥法对官员的德行确实起到很大的约束和导向作用,士大夫们比较在意倒是真的,但要说他们“一生追求的,就是死后追封的一个谥号”,岂不是有点太冤枉了吗?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德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品行、建功立业的志向不就被抹杀了吗?如此狭隘地理解这些历史人物,只能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翻译:

  两个大夫回答:“当然是愿意活着在泥地里爬啊!”

金沙电玩城,于丹绝不是口误,在后面她又对当代人的一些高尚行为进行了同样的判断。于丹说:“在很多时候,人生的劳顿要先问一问目的是什么。也许有一个很高尚的回答,为了家人的幸福,为了单位的成功,为了贡献社会,等等。但是,背后潜在的动机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问问内心:我们是不是给名和利在找一个堂而皇之的托辞?”

庄子在濮水边钓鱼,楚威王派两名大夫前来对庄子说:楚王要把楚国政事麻烦你。

  庄子说:“那好吧,你们请便吧,让我拖着尾巴在泥地里活着吧!”

小人永远理解不了君子的行为,任何高尚在小人看来都是虚伪的,不过是“给名和利在找一个堂而皇之的托辞”而已。岳飞“直捣黄龙府”的决心,周总理“为中华崛起而读书”的真意,比尔·盖茨几乎全部资产捐献给慈善事业的真诚,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其背后都有着“名利”的“潜在的动机”。过去,于丹说自己只是个“传统文化的研究者和传播者”,并不在意名利,我相信的,但看了于丹在此的内心独白,我才知道那或许只是个“托词”。

庄子拿着钓竿,头也不回地说:我听说楚国者有神龟,死亡已三千年,楚王把它用巾包着放在匣子里,藏在庙堂的上面。这神龟宁可死去留着骸骨让人崇仰呢?还是愿意活着拖着尾巴在泥土里走呢?

  这就是庄子对送上门来的名的态度。

于丹的两本书上市以来支持者众,同时也恶评如潮。于丹演讲所到之处,场面热烈之后也不乏强烈的批评,新加坡如此,台湾也如此。而出书批于丹也渐成风潮。对于这些批判者,在于丹看来,无论有怎么样高尚的目的,都将是为了名利二字。于丹支持者多持此观点,也就不足为怪了!

两名大夫说:当然愿意活着拖着尾巴在泥地走。庄子说你们可以回去了,我将拖着尾巴在泥地上走。

  人心为什么有自由?因为人可以不在乎。人的一生只能被你真正在乎的事情拘束住。如果你不在乎,那么,还有什么可以束缚你?

于丹以小人之心对一切高尚都坚持着怀疑。辛弃疾词说:“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于丹看到这个“名”字,不无惋惜地评价说:“一生就这么过去了。”和辛弃疾一样,岳飞也有句“白首为功名”的句子,在于丹看来,他们都是追逐名利的可怜虫。其实,辛弃疾和岳飞所说的“名”是“名誉”之“名”,在世俗的现实生活中,一个不在乎自己名誉的人,可能就是缺乏基本道德观念的人。爱惜名誉不仅不应该受到批判,还应该大力提倡,应该批判的是“虚名”,是盗世欺名。于丹在谈论如何“破名”的时候,往往把这两者进行混淆,这也是她论述逻辑混乱的原因。

金沙电玩城 2

  在很多时候,人生的劳顿要先问一问目的是什么。也许有一个很高尚的回答,为了家人的幸福,为了单位的成功,为了贡献社会,等等。但是,背后潜在的动机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问问内心:我们是不是给名和利在找一个堂而皇之的托辞?人生的很多时候,我们就是因为被名利一步一步吸引着,陷进一种无事忙的人生循环。

于丹试图论证庄子不好“名”,或者漠视“名”,却总不得要领。在庄子哲学里,只有“势”和“时”是必须关照的,所做的一切和所不做的一切都是“顺时应势”,“名”和“非名”、“利”和“非利”甚至“生”和“死”都没有对错之别、好坏之分。对于“名”本身,庄子是不可能反对的,同时也是不可能追求的,就像对待“生死”是一样的态度。在庄子那里,世间的万物都的一齐的,在“道”的层次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怎么能说庄子“淡薄名利”或者“追逐名利”呢?

解读:

  大家知道,人有时候会有一股无名火。你心里不痛快,可又不能跟别人说,于是一个小小的事情就可以点燃导火索,让这无名火轰然燃烧起来。

就像我们问一个人怕鬼还是不怕鬼,怕的程度如何,那前提必然是对方相信有鬼的存在。因为这些问题,对于一个不相信鬼的存在的人来说是毫无意义的。和庄子谈所谓的名利,就像问一个不信鬼的人怕不怕鬼一样可笑。

庄子虽然家境贫穷,只当过漆园令的小官,但是他并不是没有机会做大官,楚威王曾派两名大夫游说他负责楚国的政事,可是他乐得自在,不愿为有国者所羁。天下事一得一失,得了楚国的卿相,却要失去个人的自由,权衡之下,庄子宁可选择贫困却自由自在地生活,而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勉强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

  比如有一家公司,地位最高的是老板。老板因为某件事情不顺利,就随意指责呵斥下属:这个工作你为什么做不好?你的执行力为什么这么差?回去自己反省!赶紧写一份检查!明天你要加班,把这个事情做好!

领悟庄子哲学,如果脱离不了儒家哲学的入世思想,就必然走向偏颇。于丹犯的错误正在于此,所以在探讨“名”的问题上,于丹总是把“官位”作为“名”的载体。因为在于丹看来,当官就是为了名。于丹为了证明庄子不爱名,先说了《秋水》中“惠施相梁,庄子往见之”的故事。惠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庄子要来争他的相位。庄子对他说,相位是个烂耗子,对于你这个猫头鹰是美食佳味,而我像鹓鶵一样高洁,哪里希罕你的烂耗子呢!

庄子喜欢快乐做自己。

  下属无话可讲,只能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回家以后,这股无名火怎么办呢?就开始跟老婆喊:我辛辛苦苦在外挣钱,撑着这个家,让你能过这么好的日子。你呢?家没管好,孩子也没管好。你就让我就过这样的生活吗?把老婆臭骂一顿。

于丹做结论说:“其实,这就是庄子眼中的名。”然而,遗憾的是我们很难把“相位”和“名”联系起来,更难证明这相位“就是庄子眼中的名”,只能说在于丹眼里,相位就是名,名就是相位。所以,为了说明庄子确实不爱慕名,于丹又讲了庄子回绝楚国聘其为相的故事。于丹说:“这就是庄子对送上门来的名的态度。”还是把官职当成了“名”。总之,在于丹心目中,当官就是为了出名的观念是根深蒂固的了。

金沙电玩城 3

  老婆只好点头哈腰,因为每个月要从丈夫手里拿钱。但是,心里又委屈,不平衡,无名火无处发泄,见到孩子进门,就去训孩子:我为你这么辛苦,我这一生都付出了,如此操劳,你学习还不努力!你现在这个成绩,对得起我吗?

那么,庄子为什么会这么做呢?于丹得出了这么一个“心得”:“人心为什么有自由?因为人可以不在乎。人的一生只能被你真正在乎的事情拘束住。如果你不在乎,那么,还有什么可以束缚你?”原来,在于丹看来庄子对这些官位是非常不在乎的。但事实上是不是这样呢?从《秋水》中的故事,我们看到的恰恰是庄子对官位的苛刻要求,是万分在乎而不是“不在乎”。

故事二、

  孩子没头没脑挨一顿骂,心里愤怒,又不敢跟妈妈吵,回头就骂家里的小狗,一生气又把小狗给打一顿。

我们看看庄子在讥笑惠施时的自白:

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或谓惠子曰:庄子来,欲代子相。于是惠子恐,搜于国中,三日三夜。庄子往见之,曰:南方有鸟,其名鹓雏, 子知之乎?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雏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庄子

  狗得听主人的,它也有无名火,等一出门,无名火就撒在野猫的身上,追着野猫要咬。

“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子知之乎?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今子欲以子之梁国‘吓’我邪?”

翻译:

  猫知道打不过狗,也只好忍气吞声,就拼命地到处想去找耗子。只有在耗子的身上,猫的愤怒才能得到宣泄。

庄子自比鹓鶵,非梧桐之树不栖,非精美之食不食,非醴泉之水不饮,而现在的官位不过是“腐鼠”,当然是不屑的。但鹓鶵也是要有落脚之地、餐饮之食的,还是有“真正在乎的事情”的。所以,庄子对于官位不是不在乎,而是找不到符合他要求的那么高洁的官位而已。这段话实际上正是道出庄子终生不仕的原因,在庄子认定为“昏上乱相”的时代,他心目中的“高洁”的官位是不存在的。这倒与官位的大小、国家的大小并没有关系,有关系的仅仅的庄子苛刻得没有哪个国家能够达到的标准。

惠子做梁国的宰相,庄子去看他,有人对惠子说,庄子这次来,是要代你的相位。惠子很害怕,在城里找了三天三夜,庄子去见惠子说:南方有一种鸟,名叫鹓雏,鹓雏从南海飞到北海,不是梧桐不栖止,不是竹实不去吃,不是醴泉不去喝。有一只猫头鹰得到一只腐烂的老鼠,鹓雏恰到经过,猫头鹰抬头看,吓了一跳,以为是要抢他的腐烂老鼠。现在你要以梁国的相位吓我吗?

  一个老板的愤怒跟一个耗子的委屈之间,到底有多少个环节呢?愤怒把他们连接在一起。

庄子拒绝楚国使者是基于这样的问题:“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宁其生而曳尾涂中乎?”很明白,庄子看来这样的富贵权势是以牺牲个人的自由和生命为代价的。从《庄子》一书来看,这个故事更能体现庄子思想中生命哲学的意味。

金沙电玩城 4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可能有无名火,我们真的想让自己平息吗?

这两个故事不仅不能说明庄子不爱当官,反而恰恰说明了庄子对官位的苛刻要求,而他的要求在那个时代是不可能实现的,庄子对此是失望乃至绝望的。在这样的心理背景下,庄子对权贵表现出来的冷嘲热讽,恰恰说明他对现实政治黑暗的强烈不满。而所有这些,都与“名”没有任何关系。

解读:

  是别人给我们这么多委屈呢,还是我们自己看不破名与利呢?

随后于丹讲了一个“无名火”的故事,说老板呵斥下属,下属回家“把老婆臭骂一顿”,老婆就去训斥孩子,孩子就打骂家里的宠物狗,狗就去“追着野猫咬”,野猫就把这怒火转嫁到耗子身上。所以“一个老板的愤怒跟一个耗子的委屈之间,到底有多少个环节呢?愤怒把他们连接在一起。”

庄子自比为“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的鹓雏,把梁国的相位,比为猫头鹰口中的腐烂老鼠。

于丹启发我们思考,她问道:“是别人给我们这么多委屈呢,还是我们自己看不破名与利呢?”在这个荒唐的故事里,恰恰是“别人给的委屈”在占主导作用,难道那些猫啊狗的是因为“看不破名与利”才失去“自由和逍遥”吗?

一般人把名利视为珍宝,庄子却把名利视如敝屣。在名利与自由之间,庄子的人生理想,是要能逍遥自得、自由自在,不为有国者所羁;惠子以为庄子是要抢他的梁国相位,其实庄子是十分不屑的,所以逍遣了惠子,以示己志。

而这些与庄子如何看待“名”又有什么关系呢?《庄子》哪一句提到过这个问题?莫名其妙。

金沙电玩城 5

故事三、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倐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 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 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庄子

翻译:

庄子和惠子在濠水的桥上玩。庄子说:倏鱼从容地在游水,这是鱼的快乐。

惠子说:你不是鱼,怎么知道鱼的快乐?

庄子说:你不是我,如何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

惠子说:我不是你,固然不知道你,但是你也不是鱼,你不知道鱼的快乐,是完全可以确定的。

庄子说:我们从问题的开始说吧!你说我怎么知道鱼的快乐的时候,你是已经知道我知道鱼的快乐才问我,我是在濠水旁边知道的。

金沙电玩城 6

解读:

庄子和惠施站在不同的立场,而对鱼有两种看法。庄子是直觉、感情的当下观照,惠施则是从逻辑、理智的态度加以判断。

庄子的“知”是趣味的认知,是超厉害、得失、善恶的审美态度,这种孤立、直觉的“知”,当然不是主张名理的惠施,可以用理智解析而得。

理路不通,所以不能同调。美感的经验一一倏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是来自直觉的“知”,而不是知觉的“知”。

庄子不是以我观物,而是以物观物,化身为鱼,以鱼的快乐为快乐。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破利不容易,楚威王派两名大夫前来对庄子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