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雷,为学与为人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雷,为学与为人

2019-12-10 04:33

为学与为人*[1]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雷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好觉,一直在想应该讲些什么内容。我在九年前为祝贺清华大学电机系成立60周年写过一篇文章,叫做《为学与为人》[17],是当时同学们让我写的。这篇文章写的是章名涛先生。我在清华念书时,他是电机系主任,他在1950年的一次集会上,讲为学与为人这个问题。我就用这个题目写了一篇纪念文章。章名涛先生已经过世多年了。他说,为学与为人,为人比为学重要。为学再好,为人不好,也可能成为害群之马;为人,就是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我始终记得“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这句话。清华并不是一个只注意为学的地方,它确实是在教育我们怎么做人。

我在清华念书时,章名涛先生是电机系主任。他在1950年的一次集会上,讲为学与为人这个问题。他说,为学与为人,为人比为学重要。为学再好,为人不好,也可能成为害群之马;为人,就是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我始终记得“要做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这句话。

(1992年4月1日)

  究竟是何种原因让清华“领袖辈出”?百年来清华孕育了怎样的内在精神呢?为此,本刊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校史编委会副主任、原校史研究室主任田芊教授,请看他的解读。

我回忆自己在清华的成长,清华教我育我并不只是为学,还在于教育我怎么做人。清华有非常好的传统,民主的传统、科学的传统、革命的传统。我记得从湖南来清华的时候,碰到许多很新的东西。当时,我最崇拜闻一多先生、朱自清先生。我虽然学的是电机,但是我最喜欢听朱自清先生的讲话。我现在还很生动地记得他在同方部一个集会上的讲话,他会写文章,不善于言辞,但他讲话很诚恳、很感动人,我敬佩他的为人。我也敬佩吴晗先生、张奚若先生。我记得北京解放以前我们最喜欢到张奚若先生家里去,很多同学坐在地上,听张先生纵论天下形势,大骂国民党反动派,痛快之至。当时,我就在进步同学的影响下参加一些学生运动,做一些工作。特别是北京解放以后,我在清华当班会主席、当学生会主席。我印象最深的是,我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知识都是在那个时期学习的,看了很多书,打下了基本理论的基础。所以说,清华这个地方不是一个专门为学的地方,也是教你如何做人的地方。

我从湖南来清华的时候,碰到许多很新的东西。当时,我最崇拜闻一多先生、朱自清先生。虽然学的是电机,但我最喜欢听朱自清先生讲话。我现在还记得他在同方部一个集会上的讲话。他会写文章,不善于言辞,但他讲话很诚恳、很感动人,我敬佩他的为人。我也敬佩吴晗先生、张奚若先生。记得北京解放以前,我们最喜欢到张奚若先生家里去。很多同学坐在地上,听张先生纵论天下形势,大骂国民党反动派,痛快之至。当时,我就在进步同学的影响下参加一些学生运动,做一些工作。特别是北京解放以后,我在清华当班会主席、当学生会主席。印象最深的是,我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知识都是在那个时期学习的,看了很多书,打下了基本理论的基础。

四十多年前,母校电机系主任章名涛教授在一次会上对我们讲过这样一段话:

  环球人物杂志:一所大学最核心、最宝贵的财富,就是她的精神。您认为清华精神是什么?

为学,我坦率地说,我学得并不是很好,当然社会工作对我有一定的影响,但另一方面,我本性也不是很喜欢工学。我英文比较好,我喜欢外国文学、中国文学,曾经一度想改外文系,没改成。当时,我净看文学方面的书。到图书馆去,本来应该看电机工程的书,但我老想去看曹禺的剧本。我是到清华之后看到他的剧本,才知道曹禺本名万家宝,也是清华大学毕业的。

为学,坦率地说,我学得并不是很好,当然社会工作对我有一定的影响,但另一方面,我本性也不是很喜欢工学。我英文比较好,喜欢外国文学、中国文学,曾经一度想改外文系,没改成。当时,我净看文学方面的书。到图书馆去,本来应该看电机工程的书,但我老想去看曹禺的剧本。

“你们来到清华,既要学会怎样为学,更要学会怎样为人。青年人首先要学为人,然后才是学为学。为人不好,为学再好,也可能成为害群之马。学为人,首先是当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

  田芊: 清华起初是用美国退还给中国的赔款建立的,美国政府的本意是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培养一批认同“美国精神”的人,结果学校偏偏又建在了被英法联军洗劫过的清华园和近春园。清华的成立与国耻有关。俗话说,知耻而后勇。在清华学习和工作的人,或许比别的学校的人多了几分忧国之情。清华的建立与辛亥革命同年并非巧合,那是中国最衰败的一个年代。历史既然选择了清华,清华也要承担起振兴中华之责任。

清华给人们一种传统,使你总是要向上。对学习很好的同学,我就很羡慕他们。有一次,我跟张凤祥同学(他后来当过水利电力部副部长)说,我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第一名,为什么到清华来以后就觉得我学习起来比那些学得好的同学要困难?他的一句话,到现在快半个世纪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他说,到清华来的我们班上这些人,在中学的时候有哪个不是第一名啊。可见清华竞争是很激烈的,确实有很多出类拔萃的人才。像我们电机系这一个班就出了三个院士。我不是学得好的,但是我也没有布什总统的那种幽默。小布什不是耶鲁大学毕业的吗?他到耶鲁大学发表讲话,他说:“我对那些学习好的同学表示祝贺,学习不好的同学也不要着急,学习不好也可以当总统。切尼副总统也是耶鲁毕业的,但他只念了一半,因此他只能当副总统。”我今天绝不是跑到这里来说我学习并不好,但我也能当总理,我没有这个幽默感。我的意思就是说,为人比为学还要重要。

清华的精神是什么?你可以作很多解释,民主的传统、科学的传统、德先生、赛先生、革命的传统等。你怎么解释都可以。我有一个解释,也是我的体会:追求完美。在清华这个环境里,使你感到人才济济。每个人都肩负着建设祖国的任务,这是历史的使命。在这里学习就感到自己要追求完美,要做到最好。

哲人已逝,言犹在耳。清华就是教我们为学,又教我们为人的地方。它以严谨的学风和革命的传统,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献身革命和建设祖国的“有骨气的中国人”。饮水思源,终生难忘。

  “育人,爱国,奉献,责任”是清华精神的精髓。

大家都想一想清华的精神是什么。你可以做很多解释,民主的传统、科学的传统、德先生、赛先生、革命的传统等,你怎么解释都可以,每个人有不同的解释。我有一个解释,也就是我的体会:追求完美。在清华这个环境里,使你感到人才济济。每个人都肩负着建设祖国的任务,这是历史的使命,在这里学习就感到自己要追求完美,要做到最好。

做人要做有骨气的中国人,要做顶天立地的中国人;治学要扎实、严谨,绝不沽名钓誉,更不要说剽窃他人的成果,根本不屑这种行为;做事要扎扎实实,真正地为人民。一个人不可能没有缺点,但要力求自己做到廉洁公正,不要留骂名。

为学在严,严格认真,严谨求实,严师可出高徒。

  清华精神的根本是育人,学校最根本的任务是培养人才。清华培养人才并非以培养领导为目标,而是培养各行各业千千万万的领军人物和骨干人才。他们才是民族的脊梁。

——————————————————

我想,就是清华这种精神鼓舞着我。尽管我被错划成“右派”,20年没有党籍,但是我从来没有失掉共产主义的信念,我从来没有对自己的工作和学习有半点的放松,我总是不断地要求自己,不辜负清华老师、清华大学和党组织对我的教育,我总是要做到无愧于心,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为人要正,正大光明,正直清廉,正己然后正人。

  清华人的天职是奉献,要做对国家、社会可信而有用的人;清华精神的灵魂是“责任”,这是时代责任感,对过去、现在和未来负责。

[17]?《为学与为人》,见本书第一卷第147页。

清华电机系行年六十,弟子六千,为人为学,人才辈出。值此建系六十周年大庆,敬录章师名言,愿与同学共勉。

金沙电玩城,  环球人物杂志:在当今时代,清华精神与清华校训又是怎样一种关系呢?

————————————————

  田芊:清华校训是清华精神的一部分。清华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1914年,梁启超先生曾给当时的清华学子作了《论君子》的演讲。他希望清华学子们都能继承中华传统美德,并引用了《周易》上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等话语来激励清华学子,后来便成了清华的校训。

[1]*这是朱镕基同志为清华大学电机系建系60周年撰写的贺文。

  我认为,清华校训是古今中外最好的校训,因为《周易》是中华文化的精髓,这句话是从中提炼出来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不仅是清华的校训,更应该成为中华民族的民族魂。

  环球人物杂志:近百年来,清华大学培养了大批各个领域的杰出人才,其中政治家是不得不提的一部分,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田芊:近几年我们没有做过具体的统计,但是数量可想而知,应该是可观的。比较著名的领导人当然是胡锦涛、吴邦国、习近平和朱镕基等同志了。

  中国电机学科奠基人、原清华电机系主任章名涛教授曾对新生们说:“你们来到清华,既要学会怎样为学,更要学会怎样为人。青年人首先要学为人,然后才是为学。为人不好,为学再好,也可能成为害群之马。学为人,首先是当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

  朱镕基1986年回清华参加庆祝活动时,在祝辞中还提到了章名涛教授这番话,并说让自己“饮水思源,终身难忘”。他自己还总结说:“为学在严,严格认真,严谨求实,严师出高徒;为人要正,正大光明,正直清廉,正己然后正人。”

  环球人物杂志:和其他高校相比,清华走出的政治领导人较多,且成就显著,能谈谈其原因吗?

  田芊:我个人认为,这种情况的产生有多方面的因素。从宏观看,是大的时代造成的。从微观看,和这些人的自身努力有关系。首先,清华集纳了全国最优秀的人才,加上有着优秀的办学理念,使优秀的校风、学风能熏陶他们。同时,这些人有爱国之心和报国之心,这才有了用武之地,展现出自己的才能,才能被社会认可,走上领导岗位。

  时代变迁、个人努力和学校的影响三者之间密不可分。只强调其中哪一点都是片面的。早在1929年的《国立清华大学学生会章程》中,就明确写道,清华的教育目标是造就“领袖人才”,但这个领袖不能简单理解为是国家领袖,现在讲包含三方面:学术大师、兴业英才、治国栋梁。学校希望培养出来的人能成为各自领域的骨干力量,起到脊梁的作用,起到中流砥柱的作用,而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要培养当领导的人,那样是培养不出来的。清华很强调理论结合实际,到基层锻炼很重要,贴近群众很重要,踏实肯干也很重要。现在的领导人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清华大学遵循了事物发展的规律,又赶上了好时代,所以才出了一大批领导人。

  清华的学子都很有抱负。理想和现实的关系,清华人处理得很好。清华人常说,“要做就做一等的事业”。朱镕基也曾说“追求完美”。这是对清华精神最好的阐述。

  此外,清华人很强调团队精神,愿意发挥集体的力量,做出一番事业。我的理解是,做“火车头”,而不是做“机车”。“机车”光是自己在跑,“火车头”还要带着车厢跑,这样才能真正起到领导者的作用。

  环球人物杂志:由清华老校长蒋南翔倡导并创立的“学生政治辅导员制度”,对培养政治领导人起了怎样的作用?

  田芊:其实,学生政治辅导员制度不是清华大学的首创,而是教育部先提出来的。就是在高年级中选拔思想政治觉悟高、业务素质好的学生,“半脱产”地做学生的政治思想工作。因此,他们的毕业时间需要延迟1年,使之既能顺利完成学业,又能在政治方面得到更多的锻炼。

  这种制度的基本理念就是从思想上做好同学们的引导工作。思想问题、政治问题、学习问题和生活问题都要管。这种制度首先对工作有利,辅导员本身就是学生,和学生生活在一起,做工作有针对性。对参与者也有好处,是一种锻炼,是一种学习和工作的“双肩挑”。这些人走到社会上,很容易成为领导干部。清华的各种社团很多,课外能得到很多锻炼机会。走到工作岗位后,能力就显现出来了。

  几十年来,从清华大学的政治辅导员队伍中走出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行各业的领军人物。据我的统计,从党的十四大到十七大,每届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中,都有多人在清华学习期间担任过政治辅导员。

  环球人物杂志:清华走出的政治领导人,反过来又对清华精神和清华校风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田芊:俗话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领导人对清华的影响确实很大。如今的学生们会觉得,现在的条件比这些领导人(老学长们)那个时代好得多,他们能做到的,我也应该向他们学习,不敢说超过前辈,但至少要争取做得一样好。

  未获《环球人物》杂志事先书面许可,任何媒体不得转载《环球人物》杂志图片及文字内容,违者《环球人物》杂志将追究其侵权责任。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张雷,为学与为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