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沙锅里炒胡豆,好像白面馍都比自己这种父母只

 沙锅里炒胡豆,好像白面馍都比自己这种父母只

2019-12-28 05:51

56

所谓的年货,除了鸡鸭鹅肉,就是自制的零食了。

就在她那样反背着妹妹快要跑到家时,不下心把妹妹给摔了下来,不巧的是妹妹刚好是面朝下摔掉在地上,而且鼻子还磕在了邻居家围煤炭的红砖上,当时就血流满面,邻居家的大人听到有小孩哭声,从家里面出来,扶起妹妹一看,鼻子给竖着摔成两半了,慌忙地抱起妹妹就朝连队卫生室跑去,她也紧紧地跟在后面大步的跑啊。来到卫生室卫生员一看说:“怎么会搞成这样,赶紧准备了酒精,药棉,还有一些缝针用的物品,给妹妹把鼻子又缝合在一起,一共缝了三针。到现在妹妹的鼻子上如果离近一点看,还可以看到一个“王”子印记。眼看着爸爸妈妈就快下班回家了,再看到妹妹鼻子摔成这样,吓得她扭头就跑了,一直躲在外面不敢回家,天黑了,听到妈妈满连队的走一路喊一路她的名字,可是她就是不敢答应。

半柱香后,我遇见俩条双眼发着绿光的饿狼。它们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以为那是我生命里最后的半柱香了。

 杀人不用刀枪

那些过去的岁月啊,一去不复返。如今过年,年货都是买的,年夜饭也可以在饭店定,完全没有了忙碌的喜悦。饭前,我们用手机送祝福;饭桌上我们用手机拍照;饭后我们用手机发红包开福领奖。

记得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后,妹妹一改以往趴在她背上让她背着回家的习惯,非要背靠在她背上,面向后方的背着自己回家,她也觉得好玩,就按照妹妹的要求那样做了,而且还背着妹妹一路跑着回家。那时,连队的一排房子要住9家人呢,不像现在这样一家一个大院,那时全连没有一家垒院墙的,可以任意从这排房子窜到那排房子,每到放学的时候,整个连队都是小孩的身影和声音,大家都从这窜到那到处疯跑着玩,很是开心。每家都会在离家门前四五米远的地方搭个土块棚子,或者是用一些葵花杆、玉米杆等夹制而成的简易茅草棚,搭建茅草棚是先在地上先挖好一条深度50公分左右的小地沟,挖成四方形的或者是长方形的,然后把那些包谷杆、葵花杆等一根根竖立着整整齐齐地摆好,用挖出的土里外都先埋好,用脚踩实它,再用几根长些的木头棍子分别横在那些竖立着的秸秆内外侧上约70公分处,1.5米处,用绳索或铁丝捆绑好,然后再在顶部搭些小木棍,最再摆放些麦草、稻草等,再在毛草上稍微上点草泥并把它们均匀的抹平,这样茅草棚就算搭建好了。人们夏天可以在里面做饭,冬天可用它们乘煤炭。


 嗓子里塞棉花

所谓年味,即过年时各种团圆、各种热闹、各种喜庆的氛围。我们觉得年味淡了,是因为我们爱回忆了,总是怀念小时候过年时的种种。

要说小时候的事儿真是说也说不完,最可笑的是:有一次,在一个严寒的冬日,好像没剩几天就该过年的时候,为了想吃被妈妈锁在箱子里的很久的一瓶黄桃罐头,她就装病,结果没装好,竟然真的病了。她那天假装发烧感冒不舒服躺在床上哼哼,妈妈以为她真的有病了,就很心疼的问她想吃什么?她见机会来了就告诉妈妈说:“我想吃黄桃罐头,妈妈也没多想就打开箱子,拿出那瓶保存了很久很久的罐头,打开给她吃,同时也给其他几个姊妹每人都吃了一块,她吃的最多。吃完了他们都跑着玩去了,她也下床想跟着出去玩,妈妈堵着她不让出去,说是感冒着刚好一点就要出去疯跑,一会又要不舒服,她非得闹着要出去玩,没办法,妈妈就让她在本来就穿着的棉衣外面又加了件爸爸的棉衣。结果跑的浑身出汗,晚上真的发起了高烧,那年过年都是在病床上度过的,看到妈妈为家人准备的一大桌子好饭菜却一点胃口都没有,直到年都快过完了,她才好起来,你说她为了吃那瓶罐头,自作聪明装病值不值得?可笑不可笑?

我和我弟弟小时候最爱和村里的几个娃子们拿着竹管把“猪尿泡”吹的鼓鼓的像皮球一样,在雪地里抹着青鼻涕,玩的不亦乐乎。

 杀猪的刀

2.小年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每家都有至少两个孩子,大多数家庭都是4个到5个孩子,家庭生活也大都相似。那时的人们缺吃少穿的,父母双方都是兵团职工的,那样的家庭生活相对要好过一些,在她幼小的心灵记忆里,父母都是职工的,好像白面馍都比自己这种父母只有一人是职工的家庭吃的要多的多。她家只有父亲独自一人是职工,全家六口都要靠父亲那点工资来养活,而且时不时的还要给远在老家的外公外婆寄点钱,家庭生活非常困难。

半柱香前,我还在路上想着回家后要把猪尿泡如何像变戏法一样变出来。弟弟乐的不可开支的时候,嘴里会漏出几颗牙?这小家伙上个月掉了四颗牙,现在连说话嘴里都漏风,笑起来的样子像地里的田鼠一样,想到这里,我不禁咧起了嘴抬头看天,今天真是回来晚了,天也马上就要黑了。

103

祭祖在我们家乡还是很隆重的。吃过午饭,稍稍休息一会就要准备祭祖的饭菜了。通常是一条鱼、一大块肥肉、一些松腐,烧好了分别放在三个大碗中。这时爸爸会把大桌子挪到厅堂的中间,在桌子的四面摆放八把椅子,一边两把。三碗菜放桌子中间,每把椅子的面前放一碗饭,一杯酒,一双筷子。准备就绪,大人会很虔诚地站在门边,嘴里念叨:“老祖宗啊,都回来过年吧!”仿佛能看到祖宗们一个个欢天喜地的挤进门来。然后烧纸钱放鞭炮,家里人对着祖宗牌位一个个的磕头,妈妈会说一些让祖宗保佑家人之类的话。大约两十分钟后,大人会来收碗,并问:“祖宗吃好了吧?我们收碗了啊”,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酒倒往门外,把碗筷收走。因为看不到祖宗却又见妈妈跟祖宗说话,我们小孩子经常在一旁偷笑,妈妈会送给我们一个白眼。

那时,她小小年纪但学习特刻苦,学习成绩也很好。老师就经常叫她帮助批改作业;有时还让她手拿教鞭棍站在讲台上,指着黑板上老师写好的拼音或者是生字、生词领读。俨然一个小老师。

我突然想起来竹筐里有俩根猪肋骨,本来是留着给我弟弟除夕夜炖粉条的,我弟弟吃肉没够。

19

炒米糖。糯米浸泡一段时间,捞出来沥干;再用红薯熬制糖稀,那种糖稀特别甜特别稠也特别黏,亮晶晶的黄,我们小孩子都喜欢吃。每次糖稀一熬好,妈妈就会喊我们来尝一点,一口下去,甜到心里,嘴角都给黏住了。把沥干的糯米倒进糖稀里拌匀,放锅里蒸熟。这时拿出砧板和一个长方形的木制模具,把蒸熟的糯米放进去,压成型,稍冷切片,放置一段时间就脆了。

她是上世纪60年代末出生的孩子,家里一共有兄弟姐妹4人,妈妈是家属,父亲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八师石总场朱家庄的一名普通农工。

听村里老人说,人死前的一瞬间,他的一生会闪过眼前。

 三色圆珠笔

村子里有个大鱼塘,春天放入鱼苗,到腊月的时候,村长带着男人们用网围住鱼塘的四周,慢慢地收拢,拉网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喊号子:“一二三,拉!一二三,拉!”我们小孩子在岸上给他们加油。起上来的鱼都是要过秤秤的,然后每家每户按人头平分。男女老少,提着篮子,等着分鱼,大家有说有笑,好不热闹。一般捞过三遍就不捞了,塘里还剩些小鱼小虾或者漏掉的大鱼,谁家有小网的,就会自己下塘捞。分到的鱼一部分放在桶里养着,一部分杀了腌制:洗净洒上盐,用竹签串成一排排,挂在屋檐下暴晒。吃的时候切块烹煮,放点辣椒,还没熟,那个香味就从锅盖里飘进孩子们的鼻孔里了。咸鱼,在儿时绝对是一道难得的美味。

夜渐渐地深了,连队里到处都沉寂下来了,到处都是蛐蛐的叫声;猫的叫声,她有点害怕了,就悄悄地从离家较远的一堆麦草跺中跑出来,又躲进自己家的做饭用的毛草棚内,躺在里间的煤面子上,找来一小块烂篷布盖在身上,还可以听见爸爸妈妈隐隐的说话声,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竟然睡着了。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妈妈说:“快来,你看这个娃娃在这睡着呢”。接着就听到妈妈叫她的名字,让她回家睡。她吓得哭着直摇头说不敢回家,因为她把妹妹的鼻子摔烂了,怕回家要挨打。这时,妈妈伸出双手过来拉起她,心疼的掉着眼泪说:“乖,妈妈不打你,你那么小就要带妹妹,实在是委屈你,摔了就摔了,慢慢的就又长好了,以后做事小心着点就行了。她这才扑进妈妈的怀里大声地哭……

屠夫与狼

 三只手(小偷)管粮仓

清早,我们还在赖被窝,妈妈就大声的叫我们起床。首先,准备好工具:找来长长的竹竿和扫帚,用布条把扫帚绑在竹竿的一头,就制成了一个“长扫帚”。找来几块旧被单,铺在沙发和床上,防止落灰,然后我们穿上平时不要的衣服,戴上草帽,一切准备就绪,开始扫尘。爸爸负责用“长扫帚”打扫房顶的灰尘、蜘蛛网,妈妈负责用鸡毛掸子清理条几上的瓶瓶罐罐,我和哥哥负责扫地和处理垃圾。打扫完了,掀掉床单,我们再用抹布把家里的家具、锅灶等擦拭一遍才算完。我们小时候都不太愿意参加大扫除,每次扫完都灰头土脸的,有时候蜘蛛网还会掉进眼睛里,妈妈又是吹呀,又是用舌头舔呀,总之要弄半天眼睛才会舒服点。

她上三年级的时候,就会帮妈妈做饭了,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菜,切菜,架火做饭。那时,做饭都是烧柴火,烧火的事基本上都是由姐姐包了,因为姐姐在很小的时候因为生病发烧,最后烧坏了脑子,干什么都特别笨。就是烧火这么简单的事她也做不好,动不动就把炉膛塞得慢慢的,堵得烟道不通使柴草烟子倒着从炉子门口冒,熏得人睁不开眼睛,姐姐自己也常常被熏得泪流满面。这时,她或着是家里其他人就得上前去帮忙,把炉膛中多余的柴火拿出来一些,再把炉子内炉条上的柴草灰透空,使炉子通风,不一会炉子就又着力了。她还学着别人擀面条的样子,和面为妈妈擀面条,由于掌握不好和面时的用水量,再说手上也没有啥劲,常常杆出的面条因为太软下到锅里就成了面糊糊,就这样的面条,还是她站在小靠背椅子上杆的呢,因为她小时候个字一直不肯长,站在案板前,案板的高度都到她的肩头了,没办法,她就搬来家里的小木头靠背椅,双脚站在那上面,学着大人的样子,把面团一点点转着圈子往平的擀,擀一会,在上面撒上一把包谷面,然后又把面团一点点的卷在擀面杖上,双手不停的换着位置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把擀面杖朝前推去,然后又拖回来摊开,再往上面均匀的撒一点面,再把它一点点的卷在擀面杖上用力的擀,这样一遍遍的卷了擀,擀了再卷,最后,终于把面团擀成了一张薄薄的面片,她再把这张擀好的面片卷在擀面杖上,又正着向下放一点再反着向下放一点,如同折纸扇那样,均匀的把那张擀好的面一点点放好,然后操刀切面,手指被切烂过很多次。

我挥刀的手早就发麻了,只好先将胳膊刚垂下。正在这时它突然向我再次扑过来,“你奶个爪!”我大喊一声,举起杀猪刀就是一劈!

24

时代在进步,我们得到了许多,也失去了许多。

后来再大一点的时候,好像允许小家养鸡、鸭、鹅、还有猪了。她就帮妈妈拔鸡草、猪草。每到星期天,她都会带着妹妹,领着姐姐挑着一对大柳条筐子去庄稼地里拔草,而且每次拔得还特别多。把带来的筐子装的满满的,挑也挑不动。本来个子就矮,用扁担时都得把两头的铁丝钩子在扁担上绕上两圈,现在再挑上两筐草,更是把扁担都压弯了,她只好把筐子用扁担钩子挂好,然后直接担在扁担的两头,一路挑回家要停下休息很多次。一年下来,家里养的两头猪到了年底,各个都是膘肥体壮。那时,家里养的猪都是到过年的时候才杀,肉都卖钱了,两头猪可以卖上300多元人民币呢,还可以落下头蹄杂碎等过年时吃。一家人看到卖了那么多钱都可高兴了,她也挺高兴的,就是早晨准备杀猪时,她看到自己每天拔草、剁草、煮猪食养大的猪就要被杀死了,还偷偷的跑进家里哭了一场。

可那条狼突然围着我转圈,我顿时有点不知所措,它围着我跑了一圈,然后又一圈。

23

4.年货

作者:王红霞

狼跳到旁边躲闪开了,而我的棉袄被撕了一道口子。

 杀人和尚念佛经

金沙电玩城 1

后来她也到了上学年龄,也背起妈妈用碎布片拼做的一个新书包上学了。可是她却与其他同学有一个不同的地方,那就是要带着妹妹一起去学校上课。一是妹妹跟着她已经习惯了,她走哪妹妹就要撵到哪;二是家里没有老人看管照顾。不过还好,妹妹很听话,那时她们去学校上课,都是自己带板凳,书桌是公家的。她家就只好多搬一个小板凳放在教室的最后面,妹妹自己坐在那玩,有时玩着玩着就睡着了,老师也很好,每次看到这种情况,就叫她去一边抱着妹妹睡觉一边听课。有时要写作业,老师干脆就让她把妹妹放在老师的讲台上,把班里同学的作业本垫在妹妹头下当枕头睡。

当我和其中的一条狼四目相对的时候,它嘴角留着黏糊糊的口水,长的像尖刀子一般的牙齿缝间飘着白气,我的双腿在瑟瑟发抖。

114

1.起鱼

记得那时的爸爸在浇水班干活,一直到83年联产承包开始为止,好像在没更换过什么工作,一年四季里。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浇水。妈妈也一直参加“五七”排劳动,每天忙着挣工分,早出晚归的,自从哥哥姐姐背着书包上学以后,家里就剩下她和小她三岁的妹妹,她走哪都得领着妹妹。

金沙电玩城 2

 三条腿的毛驴

腊月二十四,在我们家乡是小年。这一天的风俗是大扫除和祭祖。

“那我能接着哭了不?”弟弟问

 杀鸡的刀子

还有一些炒货,比如炒瓜子啊,炒花生啊,虽然都是家里做的,也满足了我们儿时对零食的渴望。

村里的人都叫我“麻一刀” 因为我杀猪杀得干净利落。刀是我麻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刀法也是独门一绝,爹临死前告诉我:“好好照顾弟弟,好好继续杀猪。”十八岁那年,我成了村里的新屠夫,也是唯一一个屠夫

 杀鸡做豆腐

今儿个大年三十,外面的鞭炮声一阵接着一阵,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大家都说年味淡了,可能是因为比较闲,等着年夜饭;可能是天空挂着圆圆的太阳,空气中都是早春的气息……

冬天的夜晚可是会冻死人的。

 三月里的菜苔

那时候,一到腊月,人们就开始忙着为过年做准备了。

挥刀的那一瞬间我是闭着眼睛的,直到“呲!”的一声,伴随着有几滴热乎乎的鲜血喷在我的脸颊上,我才睁开眼睛。

 散了的线团

米角子。把米粉或者山芋粉煮熟,摊成薄薄的一层,剪成长条,再把长条剪成一个个小三角形,放大簸箕中摊开,晒干。在锅里放一些沙子,倒入米角子,大火炒,快变焦的时候赶快起锅;也可以油炸,在锅里放香油,等油烧热,倒进米角子炸,变黄、膨胀,香喷喷的好诱人。

//

 森林失火

过完小年,有的家里会忙着杀猪。杀猪不同于杀鸡杀鸭,它是个技术活,必须要请专门杀猪的人,我们称之为“杀猪佬”。两三百斤的大肥猪,一个人是对付不了的,家里通常会叫上村子里几个力气大的男人帮忙。几个人一起抓猪,围追堵截,常常是弄得汗流浃背才抓住猪脚,然后杀猪佬会瞅准某个部位,一刀扎下去。刀子很长,一刀见血。然后一群人把受伤的猪抬到案板上,杀猪佬开始解剖,猪的尖叫声响彻整个村庄,许久许久。每每这个时候,妈妈一边在锅灶底下烧开水,一边抹眼泪。那时年纪小,不知道为什么家里杀猪妈妈会哭,我也不敢问。后来长大了才明白,养了一两年的猪,都生出了感情,真要杀了,心里不舍。

当扑向我的那头饿狼的口水被风甩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突然大叫了一声,拿起了我的杀猪刀,“哗!” 不是血喷出来的声音。

 三岁死了娘

3.杀猪

鸡的头掉在脚边,我吓得尿了裤子。

106

猪杀死了放入盛满开水的木桶中,然后刮毛、去皮剔骨、把肉分类。杀猪之前,村里人就预订了,谁家要几斤的瘦肉,谁家要前蹄。忙完了,主人家会请杀猪佬、帮忙的人以及自家兄弟吃饭,饭桌上除了白酒就是各种形式的猪肉:猪肝汤、肉片汤、红烧排骨、猪头肉等等。剩下的肉主人家会送一些给附近的亲戚,再留一些做腊肉。

“别哭了,老爷们儿不可以哭。”我说

67

大年之前,在外打工的男人们都陆续地赶回来了,家里人接过他们手中的布包,满脸欣喜。娃娃们把新衣服试了一遍又一遍,留着拜年穿。烧米糊贴对联、祭祖,一家人围着桌子吃妈妈烧的香喷喷的年夜饭,不太记得那时都有些什么菜,只记得我们都吃得很香很快乐。然后爸妈给我们发红包,我们一起看春晚,等着新年的钟声敲响……

金沙电玩城 3

88

····

 扫帚顶门

金沙电玩城 4

 杀人不见血

这还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见狼。

 三月的樱桃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的心脏快跳到了嗓子眼,脚下的麦田地似乎在燃烧着,我好热,以至于连呼吸都很困难。

 三眼枪打兔子

我抽出杀猪刀慢慢的向后退,背靠着身后的干草垛,慢慢抬起手与狼对视。

 杀人不眨眼睛

一下,两下,还好猪尿包还在,不然弟弟肯定哭个没完。

 嗓门里喷胡椒面

怎么肥四?!

28

我肩上背着的竹筐里,装着上午去别人家杀猪时小心翼翼完整留下的“猪尿包”和几根猪肋骨头。

 三条腿的蛤蟆

我是一个屠夫。就跟当官的,念经的,写诗的,摸金的一样,我是个杀猪的。可我现在在杀狼。

 嗓子眼里长骨头

··

 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可我现在在杀狼。

6

“为啥不能哭?”弟弟问

 三亲六故,四朋八友

就跟当官的,念经的,写诗的,摸金的一样,我是个杀猪的。

118

在东北,无论大户小户,每到过年都得宰杀年猪。我家住在长青村里,世世代代都是屠夫。

21

//

 三天不偷装老大

我突然觉得浑身有无尽的力气,比我宰杀年猪时候的力气还要足,“来啊!” 我边吼边挥舞杀猪刀,发出呼呼的破风声。

 三月间的芥菜

我能听见它的舌头舔着牙齿发出的摩擦声和呼吸与唾液混淆在一起的浑浊声音

49

“反正爹是这么跟我说的!”我说

62

“狼把我叼走,哥你会救我的对不?”弟弟问

 杀凳边的猪

竹筐里的猪尿泡可是弟弟盼了一年的好玩意。对,我能活下来,我是个屠夫,我杀猪干净利落,我也能杀狼。

 杀死娃娃敬菩萨


 杀人的偿命,借债的还钱

只可惜猪肋骨喂了狼,弟弟这小肉虫子怕是吃不到了。

 森林里撒网

我得活下来。

我应该能活下来。

我必须得活下来。

 三月栽薯四月挖

有想写后续的同学,私信我。

74

记忆里,它只出现在我不听话时爹说的“让狼把你叼走”。

85

我一点都不冷,因为几秒钟里,我的额头上已经渗了一层汗珠。

27

我还有个弟弟,他才八岁,爹娘早早就撒手离世,在这世上弟弟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每逢过年大户人家杀年猪都得请我过去,杀一头猪能赚不少银子,我们哥俩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杀年猪。

 三十晚上盼初一

可就在这时其中一条狼将嘴里的猪骨头吐到一边,甩过头盯着我,那眼神更加让我无法呼吸。

102

“大人念赚钱,小孩念过年”这是我爹活着的时候说过的,以前我总不理解,现在赚钱养家的换成我了,我明白了。

1

·····

13

我立马从麦田垛上跳了起来,呼哧呼哧大口喘着粗气,那条狼急了,四肢爪子在不停的刨着地上的枯草,嘴里发出“呼呼的”磨牙声,眼里冒着红光。

93

当猪肋骨被我抛出去的时候,狼的眼睛随着那条弧线滑过,还放着绿光,然后就在猪肋骨即将落地的前一秒突然用尖刀一样的牙齿咬住! 咔嚓。

108


111

“那是!你哥谁啊?看见我手上这刀没?杀狼跟杀猪一样快!”我说

金沙电玩城 5

——有一瞬间我以为那是我的腿。

26

“你一哭,狼就会把你叼走。”我说

32

我的手摸到猪肋骨,紧了紧。

112

回忆太多 只能是回忆了 然后深深一声叹息。

87

直到现在,他还喜欢玩“猪尿泡”。以前爹活着的时候,去别人家杀猪,总会记得给我们俩把猪尿泡带回家,现在换成我给弟弟带。

65

十岁那年,爹让我杀鸡,那是我第一次杀活的东西

46

一下,两下,竹筐有俩根猪肋骨,我喂了俩只狼,可 刚刚杀死的 只有一只。

55

我终于成了一个屠夫。

104

居然这么晚了,弟弟一个人在家估计会害怕,我得回去了。

64

翻到了这篇曾经艺考期间写的 改编故事

 杀猪用铅笔刀

“你个狗娘养的!活吞吞的像个女娃子!杀个鸡都不行!就知道哭!以后怎么杀猪!”爹大骂了我一顿。

75

我看着手里这把杀猪刀,在别人眼里,它就是一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铁刀,可这把,是爹留给我唯一的遗物。

 扫帚头上戴帽子

“为啥狼会叼走我?”弟弟问

 沙锅里炒胡豆

···

15

紧接着第二条狼也把骨头放下,露出贪婪的目光瞪着我向我慢慢走来。

8

屠夫与狼

41

我掏出背篓里的火把和火石。

 桑葚落地


51

整理东西的时候.

84

金沙电玩城 6

 杀猪不褪毛

看着地上被砍掉的狼头,它的血把地上的枯草由黄染成了鲜红。

 三下子去了两下子

长叹了一口气,等我缓过神来,月亮爬上来了,天不知不觉已经完全黑了。

 杀猪割耳朵

我要纠正一下,其实不是一瞬间,而是延伸成无尽的时间。

39

金沙电玩城 7

 沙地拔萝卜

屠夫与狼

 散了架的南瓜棚

当着我的面儿,掐着鸡脖子,上去就是一刀!

 扫把赶客

突然我腿一软身后一空,整个人陷在干草垛里。

43

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大口呼着凉气,瘫坐在地上,凉风灌进我的肺里,我好累。真的。

30

故事有点长   谢谢你能看完

82

狼死了。

 瘙(jue

我害怕的大哭,我没敢杀。

53

一下,两下,风有些大,加上我已经几乎脱力,火不是这么容易点着。

 沙锅炒豆子

.没等我反应过来那条狼已经向我加快跑来。就在它扑过来的一刹那,我的心跳停止了。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

36

稍稍往边上挪了一点,拉开与狼的距离。

37

 森林里野炊

 三平加一竖

113

18

金沙电玩城,94

95

44

金沙电玩城 8

 三仙姑撒泼

 三十里地不换肩

7

69

 杀猪不吹

50

 沙锅打狼

 扫帚的脾气

 三天卖不出去的猪下水

29

98

金沙电玩城 9

70

77

 三岁的娃娃

72

 三人过独木桥

 三千丈的悬崖

115

 三十晚上吃年饭

 扫帚作揖

 色盲病人

 伞铺的伙计

116

 杀妻求将

 杀人越货的强盗

 三十晚上走路

 三十晚上逼债

 扫帚戴草帽

 杀鸡取蛋

5

 杀鸡用牛刀

 杀猪捅屁股

 三丈长的扁担

120

109

 三年没人登门槛

38

 桑木扁担

 沙锅里捣蒜

 埽,鼻子戴眼镜

91

 三月龙舟逆水去

90

 三十年的旧棉絮

 三岁小孩贴对联

66

22

 杀猪开膛

59

48

 三条腿的驴

76

110

79

 扫把写字

 杀猪刀子刮胡子

 扫帚打跟头

57

 杀死的公鸡扑棱翅

 丧屋里的人唱戏

47

4

 三下五除二

 三十晚上借蒸笼

40

 三月的菜薹

 三锥子扎不出一滴血

 三天不睡觉

 扫帚画花

2

63

 杀鸡取卵,打鹿取茸

 三年不知肉味

54

86

3

9

 三月的樱花

 嗓子眼里卡鱼刺

117

61

 三十三颗荞麦九十九道棱

45

 沙坝上写字

 杀鸡割破胆

 三枪打了二十七环

 杀鸡问客

101

 沙锅里煮皮球

89

92

17

42

68

 沙地上推小车

 三堂审苏三

 扫把星

 骚狐狸见不得关二爷

 三十亩地一头牛

31

60

 森林里生火

 扫帚颠倒竖

 扫地打跟头

 三岁小孩买棺材

11

10

 杀猪分下水

 三月的冰河

73

33

78

58

 三年不漱口

99

 三张纸画个鼻子

 扫帚写家书

71

 杀猪的遇到拦路

100

97

 三套锣鼓娶媳妇

81

 三十晚上熬夜

14

16

 三十斤干饭没吃饱

 三仙姑传道

35

 三月里扇扇子

83

 丧家的狗

12

 森林里烤火

96

80

25

34

107

 三十晚上盼月亮

105

20

52

119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沙锅里炒胡豆,好像白面馍都比自己这种父母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