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这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在一个肢体不全的人面前

这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在一个肢体不全的人面前

2019-12-28 05:51

  子产有点急了,说:你都是这样的人了,你真应该好好反省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人?

[画外音]在人生的道路上,人们总会遇到种种困难,有的人天生丑陋,有的人身有残疾,有的人因罪受过刑罚,有的人心理遭受过创伤。当遇到这种种不如人意的事情时,我们该怎么办呢?于丹教授认为,善于讲寓言的庄子借用一个个外表丑陋、近乎狰狞的怪人,来表达了自己的一个观点,那就是无论人生遇到什么情况,世界上总有路可走。如果觉得无路可走,那是因为你像井底之蛙一样,目光短浅,没有看到更广阔的天空存在。人生就像一次旅行,如果我们遇到了高山或者大河,怎样才能找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呢?怎样才能获得人生的成功呢?请听北京师范大学于丹教授讲《于丹?〈庄子心得〉总有路可走》。今天我们来说《庄子》里面一个很奇异的话题,就是《庄子》的寓言中,为什么会那么多形态与常人不同的人,比如说一些残疾人,一些受过刑的人,也就是说从表面上看,他们身体条件都比常人要相去很远很远,但是这些人或者有抱负,或者有理想,或者活得很快乐,或者活得很成功,这又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庄子写过一个叫支离疏的人,这个人的名字已经够奇异了,他描写这个人什么样子呢?他说这个人,双肩高过他的头,这个头有多低呢,低到他的肚脐以下,这个本应该是垂在后面的发髻呢,他是冲着天的,他的五脏六腑都挤在后背上,还是个驼背,然后他的两条腿就直接长在肋骨旁边。你看这样一番形容,这不仅是丑陋了,而且近乎狰狞啊,这样的一个人走出来,不是像怪物一样吗?那这个人又怎么生活呢?那这个人怎么生活呀,庄子说他就替别人缝衣服,洗衣服,也足够养活自己,另外他还有余力替别人去筛糠、簸米,这个挣得的钱足够养活十口人。那么庄子得出一个结论,说你看像支离疏这样的人,尽管看起来他是那么狰狞丑陋,但实际上,他在自食其力的时候,比别人获得的更多。关于支离疏的故事,让我想起了武侠小说家温瑞安写的《四大名捕》系列,熟悉武侠小说的人都会知道,四大名捕之首就是无情,无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其实无情他是一个武林世家,但是由于他的父母在江湖上结下了冤仇,被仇家去屠斩全家的时候,他的父母都死了,那么抓到这个小婴儿的时候,他的仇家心狠手辣,说我们不弄死这个孩子,让他活下来,但是他作为一个武林的传世之人,我们从小废掉他的武功,让他生不如死,不能为父母复仇。所以就把这个孩子的脚筋挑断,让这个孩子从小没有学会走路的时候,就瘫痪了,所以别人看到他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孱弱不堪的样子。但是敌人总是对他毫无戒备之心,准备让他束手就擒的时候,走向他仍然看到这个书生面含微笑,但是走到他近前的时候,无情的独家绝活是什么,是他在微笑的时候,可以从他的嘴里猛喷出来一口钢针,这个钢针是可以致敌于死地的。所以在四大名捕里面,无情为首,他胜过了其他的那些铁手,追风腿,胜过他们所有人,是为什么呢?其实是因为他的武功已经内化了,由于他先天肢体的残疾,他有了无人可比的精湛内功。其实这样的故事,是不是可以作为支离疏的一个延伸呢?这样的故事在我们今天,在我们所能看到的人群里面,没有吗?台湾著名的教授傅佩荣先生研究完庄子之后,得出一个心得,他说真正看懂庄子会明白世界上总有路可走。这句话看似很朴素,而且它不是一个学术结论,是一个人生结论。但是大家想一想,如果从古圣先贤的典籍中,我们都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任何时候世界上总有路可走,这对我们来讲,可能是人生大用了。[画外音]庄子的寓言告诉我们,一个人即使外貌丑陋,身体残疾,也可以自食其力,得享天年,这是因为他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于丹教授认为在我们当今社会的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人很不幸地成为身体上有残障的人,他们是如何选择自己的人生之路的呢?而他们的选择又给我们什么样的启示呢?也许我们真实的生活中,没有长成支离疏这种形态的人,但是中国的残疾人,是将近六千万,这么多的残疾人,他们的身上或肢体残疾,或智力有障碍,总而言之,他们也是我们阳光以外角落里面我们看到的这么一批人,这些人会生活成什么样子呢?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纪录片,叫做《舟舟的世界》,大家都看到武汉有这样一个男孩子,这个孩子先天智障,他的智力测验水平相当于三四岁的儿童,再也没有成长发育。我们看到这个片子的时候,舟舟已经验26岁了,但是他的智力水平,这一生遗撼地停留在了这个水准上。但是他有一个鲜为人知的世界,那就是他的音乐。舟舟在指挥上是一个天才,这是因为他父亲在武汉歌舞剧院,他从小生活在这个环境里,这个环境对他来讲,不是一种知识的学习,不是一种业条的培训,而是一种生命性灵的浸润。他是在这个环境中泡大的,他是被音乐滋养大的,所以每当有大型的交响乐演出的时候,指挥在前台,他在后台,一个人心醉神迷,指挥得应该说合拍中节,他跟音乐之间有一种超越任何知识的默契,所以舟舟不仅家喻户晓,在全国成为名人,而且可以走出国门,去国际上指挥比赛,这又是一个什么现象呢?其实对这个现象来讲,应该说是一个生命的奇迹。是因为他智力的残缺,而表现了他生命里的一种性灵天真,这种天真和音乐不经意地有了这么一点默契。在去年的春节晚会之后,大家都记住了《千手观音》,其实从邰丽华这样一个领舞,到《千手观音》这个残疾人的表演群体,大家看到那样的美奂美轮、金碧辉煌,真正让人感到端庄、肃穆、美不胜收的一个群体的时候,是不是想到了恰恰因为他们是聋哑人,她的心神安定,内敛,她专注,所以从她脸上表现出的祥瑞之气,到他们肢体上的整齐划一,也许换一个健全人,我们绝做不到。所谓残疾,就是某一项器官的功能,受到损害的时候,人体的其他器官是有代偿功能的。所以大家经常说眼睛不好的人,耳朵特别灵敏,这就是代偿功能。其实人体是有很大奥秘的,我们有太多太多的密码,没有开发出来。支离疏也许仅仅是一个意象,但是把这一意象放大,我们会觉得有很多我们一望之下,觉得是人生遗撼的事情,果真那么遗撼吗?[画外音]在我们的生活中,身体上有残障的人,也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道路,然而在现实生活中,还存在另一类人,他们虽然身体健全,却曾经因犯罪,而受过刑罚,这样一群人,又往往处在社会的边缘,备受世俗的冷眼和岐视,那么这种犯过错受过刑的人,有没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之路呢?在《庄子》里面还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有一个叫申徒嘉的人,这个人不是他先天残疾,是因为他后天受了刑罚,古代有一种刑叫刖刑,就是断去一脚,那么这个人少了一只脚,肯定是犯过过错。他跟郑国的大夫子产同样在伯昏无人的门下做学生。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学府净地,所以子产一看,自己有这样一个同学,自己贵为大夫啊,心里头就总很不舒服。有一天他忍无可忍地就跟申徒嘉说,他说你看以后咱们要是听完课走的时候,你要是先出去呢,我就等一会儿再走,如果我要先出去呢,你也等一会儿再走。咱们就别一块儿出去了,你看现在我着急有事走,你走路也不方便,你索性在这儿再等一会儿,你等我走远了再出去吧。申徒嘉就问他,他说我听说跟着老师学习,一个明亮的镜子,如果它真的明亮,是不落尘埃的,如果真正落上尘埃的话,就不能明亮,人心也是如此啊!你怎么会觉得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就是一种耻辱呢?你心里那种明亮的东西哪儿去了?子产说,那我是一个执政者,我是执政大夫啊,申徒嘉就更冷笑了,他说在咱们老师的门下,还有你这样的执政大夫啊,他说我跟老师在一起之前,我听到有很多人耻笑我,他们由于双脚健全,觉得我是残疾人总在笑话我,所以弄得我心里不平衡,我来这里学习之前,我是满怀的怨气,我对这个社会很敌对,但是我见了老师以后,我的怨气就四散了,他说我在老师门下,整整学习了19年,他从来不觉得我是一个独脚之人,他没说过这个话。而你现在用这个作为标准,还说你自己是一个执政大夫,你难道不惭愧吗?子产听完以后脸色就变了,突然之间觉得有一种内心的惭愧涌起来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惭愧,这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在一个肢体不全的人面前流露出的惭愧,这种惭愧是源自于他内心的缺失,他明白了一个人并不靠他的肢体,甚至不靠他的权位来评价他是否成功,而在于是不是真地知道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位置。同样的事情,庄子甚至还附会到了孔子的身上。他说有一个受过刑的人,叫做叔山无趾,无趾也是指他断去了一只脚,叔山是他的字。这个叔山无趾有一天去到孔子的门下求教,孔子正在给学生上课,这个人来了,说我能不能请教您一些人生之道,学一些学问啊?孔子一看,觉得这是一个活典型,反面教材,可以给学生讲讲课了。就跟他说,你年轻的时候,做人不谨慎很鲁莽,招致了祸患,所以落成今天这个样子,你已经这样了才到我这想要来学习,你觉得人生还来得及吗?你不反省吗?叔山无趾当时就安安静静地说,他说我正是因为年轻无知,我会失去一只脚,但我现在知道,生命中有比一只脚更尊贵更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来找你求教。他说,天没有什么东西不覆盖,地没有什么东西不承载,夫子,我视你为天地,但是你排斥我这样一个人,那好,我走了。孔子当时,当然这是庄子写的啊,说一位万世师表,那种惭愧之情油然而生。[配音]孔子:对不起,那就请你进来指导指导我的门徒吧。叔山无趾没有说一句话就走了。孔子遗撼啊,回过头来跟学生讲,说大家看一看,这样一个已经有过过错受过刑罚的人,还知道生命中有比他的脚更完备,更值得尊敬的东西,到我这里来讨教,而我们是全身全德之人,我们孰能不进取呢?在这里庄子举出种种这样的人,是为了说明他们仍然有一种内心的力量。用孔子在《论语》中的说的话,君子不是无过,而是过而改之。君子之过勿惮改,他不怕改正。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论语?子张》。他错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他改了以后大家重新敬重他,这些敢于亮出自己的弱项而且孜孜以求的人,仍然能获得人的尊敬。从申徒嘉到叔山无趾,也许在他们的历史上,都是曾经有污点的,那么他们付出的代价,不是像现在蹲几年大狱就走出来,身体上看不出来,而是从身体上就能看得出的代价,这些人并不像支离疏那样先天残疾,他们其实背负着双重压力,支离疏只是一种压力,别人看着觉得他不好看,他是一个怪人,但是他没有道德上的愧疚,而这种砍去一支脚的人,一看就是永远耻辱的烙印,这些人是扛着双重的负担,但是为什么他能在世界上活得坦然。这样的人,如果我们对号入座,说全社会现在有多少,其实全社会就算是蹲过大狱肢体健全的人,在人群中的比例,也是微乎其微。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去放大这个群体,那就是每一个人扪心自问,我自己在心灵上有没有这样的残缺呢?[画外音]无论是申徒嘉还是叔山无趾,他们虽然犯过错误,但是他们知耻而改,用一种内心的力量,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都很大,当心理不堪重负产生残缺时,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人难道只有肢体残疾这一说,没有心智上有残疾而不自觉吗?其实在今天,是一个表面看起来媒介发达咨询贯通,科技给了我们无穷的力量的时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人格在今天更健康更明朗。也许我们心智上的残缺更多了。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2006年的春天,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做过一期节目叫做《一只猫的非常死亡》。那么这个节目呢是说了2006年四月份,在网格上令人震惊的一起虐猫事件的背后真相。当一只小猫死于一只高跟鞋的踩踏,整个的过程曝光在网上的时候,大家激起的是那种愤慨、悲悯、指责,大家一直在搜寻说背后这个凶手是谁,而这个故事其实牵扯到了三种人。在这里面有三个角色,第一个就是踩死小猫的这个女人是谁,第二是谁拍下了这段录像,把它挂在网上,第三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网站,它需要这种残酷的内容。大家会认为他们是一批恶魔吗?认为他们是一些十恶不赦的人吗?认为他们虐待动物成性,甚至他们对人也很凶狠、很恶毒吗?其实真正看完《新闻调查》这期节目,大家会震惊的发现,踩死小猫的那个人是黑龙江一个医院的药剂师,这个人工作非常认真,对患者从不出错,把工作环境打扫得一干二净,与人和善,宁可自己吃亏,从不让他人受委曲,在单位受到一致好评。但是这个人有17年的婚姻危机,在离异以后她无处倾吐,她心里头的那种愤怒,她受的那种伤害,甚至她对着镜头说,当有人找她做这件事的时候,她根本不是为了钱,她就是为了一种发泄。所以当记者问她,柴静说你在踩死小猫的时候,你脸上有微笑的表情是别人要求你这么做吗?她说不是,没人要求,好像我自己就愿意这样。这是什么,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扭曲释放出来的一种行为,而最有意思的是,他们挂的那个网站是中国恋足前线里面的一个分支,叫做踩踏网站,crushworld,那么这个背后的操控者,他说我和我的群体是一个阴暗的社会会的角落,由于我们自己的特殊的性取向,把脚部作为唯一的美的标准,所以就会希望这种脚部权力的释放最大化,会希望有很多高跟鞋去踩踏,那么最早呢,他说国际上也有一批这样的人,这些人的踩踏是踩衣服,踩水果,踩无生命的东西,后来就发展到踩小鱼小虾,再后来就发展踩小猫小狗,但是,这种对于生命的践踏,是没有止境的。小猫小狗之后,有可能就是大动物。其实这样的一个网站,它背后的这个群体是一些知识层次绝不低的人,这些人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们是成功人士,但是他们的心理上,永远有这样一块抹不去的残疾。这样的一个虐猫事件,当它背后的角色一一走到我们眼前的时候,应该说我们不仅仅止于一种愤怒,而更多的是看到一种悲悯。在今天这样一个发达、健全充满了科学充满了欢乐的时代里,有多少人的心灵残疾,不能走到阳光底下。[画外音]从某种程度来讲,心理上的缺撼,比生理上的残缺更容易使人陷入困顿,因为心胸狭隘,眼界窄小,就像井底之蛙一样,以为天空只有所看到的井口这么大,认为面对人生无路可走。于丹教授认为,无论任何人总有路可走,那么如何才能正确地认识自己,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呢?在《秋水篇》里面,庄子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叫做《坎井之蛙》,也有点象我们今天所说的井底之蛙。他说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在坎井里的一个小青蛙,它有一天遇到了一个从东海来的大鳖,小青蛙很漂亮很灵活,大鳖行动很迟缓,它就盛情地邀请它。[配音]青蛙:稀客稀客,请进来吧。大鳖:你在井里过得舒服吗?青蛙:我独霸一口井,就像是一个国王一样,当然舒服了。它说你到我这儿来试试吧,我这里可高兴了,我要是一跳,我就可以跳到那个井台之上,可以趴在破砖上休息,我要是往下一跃呢,那个泥就可以托起我的双臂,可以托着我的面颊,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趴在泥里面休息着,然后我上下跳跃自得其乐,我一个人拥有这样的一口井,有这么一湾浅水,你去看看小河沟里的蝌蚪,那些个更小的小螃蟹它们怎么能有我的快乐呢?我自己这样的一个地方,我觉得这是人生至乐了,我很自由啊。它说你来我这儿体验一下吧。这个大鳖呢,很听话,它就晃晃悠悠地迈起左脚,刚刚踏进去,右膝盖就被绊住了。踉跄了好几步,才把这个左脚拔出来,缓缓地退走了。当它逡巡而退的时候,它对这个盛情邀请它的坎井之蛙,描绘了它来自什么地方,那是大海。它说大海有多大呢,上千里不足以形容它的广,八千尺不足以形容它的深,在十年有九年旱灾的时候,海水的水位不会下降一点,在八年有七年洪涝的时候,海水的海平面也不会上升一分,大海就是这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永远保持它恢弘的气度,就是因为它太辽阔了。它说我就是东海之鳖,我来自那个地方。听完这个话,那个井底之蛙,突然之间就变成了颜色,因为它知道了有这么高的境界。其实在今天,应该说大与小的境界,是拯救我们内心的一种方法,如果知道我们的内心有某种阴影,我们有某种残缺,像断去一脚一臂一样,我们已经无法再把它无法重新接上,那起码我们可以用一种辽阔的境界让自己去跟天地之间,有更多的默契,获得更广的力量。我记得在我们学校的学术沙龙上,我们心理学系的一个学科负责人,曾经给我们讲过,他做过的大量心理诊疗的个案。他说有一次一个非常成功的白领小伙子西装革履,来到他的办公室,进来以后就四下搜寻,坐下就随手拿一个烟灰缸,从左手倒到右手,从右手倒到左手,他就一直在这儿倒,他只有倒着他开始能说话。他说我想跟你咨询一个事,他说我现在老有一种心理暗示,就是不祥预感,他说比如说我上班要走这条路,远远地看见那个地方在挖土,明明我可以绕过去,但突然之间我就觉得要有不祥的事情发生,我可能调车头,改一条要拥堵两小时的路,宁可迟到我决不再走这条路。他说这样的一些事情,我已经无法左右我自己了,我总是见到一个细微的征兆,就觉得要出事。他一边说一边还在倒那个烟灰缸。那么这个咨询师看了他很久,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说你小时候是跟谁长大的?他说我是跟我奶奶长大啊。然后咨询师就开始跟他聊遥远的从前,那么后来这个心理的秘密被揭示出来是令人惊讶的,这只不过是一个我们听起来似乎发生在我们每家每户的童年的故事。小孩子不睡觉,老奶奶哄他,最经常的一种说法,说五分钟之内,你要是再不闭上眼睛,狼就来了。狼外婆的故事都是这么讲的。说三分钟之内,你要是再不睡着的话,大风就把你卷走了,如果再过十分钟妖精就出来了。所以小孩呢就是因为害怕,睡不着也得闭着眼睛,而闭着眼睛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想着这些东西来了会怎么样。这个咨询师后来讲,就是由于我们大家司空见惯的这种哄孩子睡觉的方式,可能使那种特别敏感的孩子,在某种机遇下,会得上这种强迫症。所以他当时突然就问他,他说你手里倒着这个烟灰缸这是一种仪式,你告诉我你现在心里有什么预感。这话一说,那个男孩突然就停止了。他说,对呀,你说了我才明白,我现在觉得我妈妈要出什么事,我要是不倒腾那个烟灰缸,她就会出事。但是你真说出来,我就觉得没事了。心理的治疗,远远不是这么一句话,也不是像福尔摩斯一样,都有这样离奇的故事。心理治疗,往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这是因为心理上缺一脚缺一个手臂,不像身体上的残疾,这么容易被人看见。某种意义上讲,心理上的医生更多的要靠自己,要靠我们看见自己真正的缺失。这种缺失有可能是在某一种偶然的机遇下,自己的一个错误,也有可能是在某种时刻,自己不经意地受到了一个打击,从此不知不觉就积淀下了一种毛病,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回头来看,庄子告诉我们在天地之间,如果一个人真地顺应生命形态,那么首先把这些个遗撼和残缺都接受下来,不要委曲,不要较劲,而想想怎么样改良它,能让自己更好。庄子还写过一个人,叫做哀骀它。卫灵公听说了这样一个人,而且后来他见到了这个人,他就去孔子说,他说有一个面貌特别丑陋的人,叫哀骀它,但这个人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男人如果跟他待上一段时间的话,就会因为留恋这个人的德行,觉得这个人是个好朋友而离不开他,女人一旦跟他见了面,知道有这样一个人,女孩子就回家去跟父母说,说与其为别人妻,宁可为夫子妾,我就算是给他做妾,我都不嫁到别人家去做正房。说这样的女孩子,我听说有十几个,而且人数还在增长,他说这人就怪了,我也没看见他有多大的作为,也没有很清晰的主张,我经常看见他无非就是附和别人的一些意见,那么我就因为对他好奇,我后来就把他给请来了,请来我跟他相处,我就发现很舒服,不到一个月,我就特别信任这个人,然后鲁哀公就问孔子,你说说看这个哀骀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其实在《庄子》中,有太多的故事是庄子假托孔子之名,他无非在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人,这个人外在形貌平平,但是他内心有一种人格的力量,他不知不觉地可以把人吸引在他的身边,而一个人真正的力量,并不表现在某种卓著的才华,某种炫耀的技巧,真正这种内心的能量,有可能就是一种和缓的对人的这种凝聚。其实我们翻开《庄子》,从第一篇《逍遥游》开始,到他所列举的凡此种种这些人,这里面一直贯穿着一个核心的思想,那就是大与小的区别。大与小绝不是好看与难看之分,真正的外在形态与内心境界,有时候相去甚远,庄子告诉我们,这些表面看起来稀奇古怪的甚至是形貌恐怖的人,并不排除他们的内心,有一种大境界,是我们这些健全人不能比拟的,有些人可能由于自己的健全、机敏、矫捷,反而使自己受制于心。其实看庄子的文章,有的时候会觉得无边无际,看眼前的影像,会觉得他描述出来的一切奇异想,都超乎我们活经验之外,但是如果换一个角度,站在我们的内心去看,我们是可以对应上一个又一个影像的。我们到底有哪些隐疾,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心理障碍,我们到底有什么童年的阴影,我们有什么人生的缺憾,这一切一切是不是都像描述的这些人呢?而这些人他们以德行的超越,是不是会给我们一种想法,给我们一种勉励,是不是能够让我们知道在今天,我们每一个人,在调整你的位置时候,可以有一种参照。有一句名言说得好,说这个世界上,无所谓垃圾和废物,所谓废物,只是放错了地方的财富。有很多财富,无非是放错了地方,李白的诗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大材大用,小材小用,每一种有用和无用之间,只不过是看你自己生命的质地,和你所处的环境之间,是一种什么的匹配。舟舟是一个奇特的例子,他以那样的一种智力,而成为一个天才,他超越了凡间的评判,而我们每一个人,就目前而言,是不是在以凡间的评判标准,在评价着我们自身的功能呢,所以其实看遍了所有的这些奇人,看遍了所有的异相,在这里面能够看到庄子给我们指出的每一个人放低平常心,无论这些人是受刑的,还是先天的,无论他们肢体上残疾了,还是他们智力上有缺憾,而这种残缺靠心智可以补足,靠精神与天地之间遨游,可以去完善,这大概就是庄子对于我们今天人,一种最好的启发,在这种启发中,我们可以抵达他那种天地共往共来的逍遥境界。

图片 1

本篇的中心在于讨论人的精神世界,应该怎样反映宇宙万物的本原观念和一体性观念。庄子在本篇里所说的“德”,并非通常理解的道德或者德行,而是指一种心态。庄子认为宇宙万物均源于“道”,而万事万物尽管千差万别,归根到底又都浑然为一,从这两点出发,体现在人的观念形态上便应是“忘形”与“忘情”。所谓“忘形”就是物我俱化,死生同一;所谓“忘情”就是不存在宠辱、贵贱、好恶、是非。这种“忘形”与“忘情”的精神状态就是庄子笔下的“德”。“充”指充实,“符”则是证验的意思。 为了说明“德”的充实与证验,文章想象出一系列外貌奇丑或形体残缺不全的人,但是他们的“德”又极为充实,这样就组成了自成部分的五个小故事:孔子为王骀所折服,申徒嘉使子产感到羞愧,孔子的内心比叔山无趾更为丑陋,孔子向鲁哀公称颂哀骀它,跂支离无脤和大瘿为国君所喜爱。五个小故事之后又用庄子和惠子的对话作为结尾,即第六部分,在庄子的眼里惠子恰是“德”充符的反证,还赶不上那些貌丑形残的人。 鲁有兀者王骀①,从之游者与仲尼相若。常季问于仲尼曰②:“王骀,兀者也。从之游者与夫子中分鲁③。立不教,坐不议;虚而往,实而归。固有不言之教,无形而心成者邪④?是何人也?”仲尼曰:“夫子,圣人也,丘也直后而未往耳⑤。丘将以为师,而况不若丘者乎!奚假鲁国⑥!丘将引天下而与从之。” 常季曰:“彼兀者也,而王先生⑦,其与庸亦远矣⑧。若然者,其用心也独若之何⑨?”仲尼曰:“死生亦大矣,而不得与之变,虽天地覆坠,亦将不与之遗⑩。审乎无假而不与物迁(11),命物之化而守其宗也(12)。”常季曰:“何谓也?”仲尼曰:“自其异者视之,肝胆楚越也(13);自其同者视之,万物皆一也(14)。夫若然者,且不知耳目之所宜(15),而游心乎德之和(16);物视其所一而不见其所丧(17),视丧其足犹遗土也(18)。” 常季曰:“彼为己以其知(19),得其心以其心(20)。得其常心(21),物何为最之哉(22)?”仲尼曰:“人莫鑑于流水而鑑于止水(23),唯止能止众止(24)。受命于地(25),唯松柏独也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舜独也正,幸能正生(26),以正众生。夫保始之征(27),不惧之实;勇士一人,雄入于九军(28)。将求名而能自要者(29),而犹若是,而况官天地(30),府万物(31),直寓六骸(32),象耳目(33),一知之所知(34),而心未尝死者乎!彼且择日而登假(35),人则从是也。彼且何肎以物为事乎(36)!” ①兀:通作“跀”,断足的刑法。“兀者”指受过跀刑只有一只脚的人。王骀:假托的人名。 ②常季:鲁国贤人,传说为孔子弟子。 ③中分鲁:在鲁国平分,意思是在鲁国彼此间差不多,不分上下。 ④无形:不具有完整的形体。心成:内心世界达到成熟的境界。一说“无形”指不须用形表,“心成”指潜移默化。 ⑤直:通作“特”,仅只的意思。后:意思是落在对方的后面。 ⑥奚:何。假:已,只。 ⑦王:突出、超过的意思;“王先生”即远远超过了先生。 ⑧庸:平庸,这里指平常的人。“其与庸亦远矣”,是说他跟平常人相比也就相差很远很远了。 ⑨若之何:如何,怎么样。 ⑩遗:失。“不与之遗”是说不会随着天翻地覆的情况而丧失。 (11)审:明悉,通晓。假:凭依;“无假”即是“无待”。旧注“假”通作“瑕”,指审度自己没有一点儿毛病;姑备参考。 (12)命:任。“命物之化”就是听任事物的变化。宗:本,主旨。 (13)肝胆楚越:肝胆两种器官紧紧相连,楚越两国相去甚远,喻指邻近的肝胆同于一体之中也像是楚越那样相去甚远。 (14)一:同一,一样的。 (15)耳目之所宜:指适宜于听觉、视觉的东西。 (16)游心:使心灵自由驰骋遨游。和:混同。 (17)听一:同一的方面。所丧:失去而引起差异的一面。 (18)遗土:失落土块。 (19)以下四句很不好理解,各家断句也不一致,这里取传统的断句方法。为己:即修己。知:智慧。“为己以其知”即“以其知为己”,意思是运用自己的才智来修养自己。 (20)得其心以其心:即以其心得其心,大意是,用自己的心智去求取自己的理念。 (21)常心:真常之心,即忘知忘觉,无思无虑的心境。 (22)物:外物,这里指众多的门徒。何为:为何,为什么。最:聚集。 (23)鑑:“鉴”字的异体,照看,审察的意思。远古无镜子,人们对着盛有水的器皿照看就像今天照镜子一样,故有“鉴于止水”而“莫鉴于流水”的说法。 (24)唯止能止众止:唯有静止之物方能照人,方能使别的什么东西也静止下来。 (25)以下四句有的版本为六句:“受命于地,唯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于天,唯尧舜独也正,在万物之首”,句式要工整得多,姑备参考。 (26)正生:即正己,指端正自己的品行。下句“正众生”即端正他人的品行。 (27)始:本初之态。征:迹象。 (28)九:非实数,“九军”犹言千军万马。一说天子六军,诸侯三军,故名九军。 (29)要:通作“徼”,求取的意思。 (30)官:主宰。 (31)府:包藏。 (32)寓六骸:把自身的躯体当作寓所。 (33)象:表象。 (34)一知:自然赋予的智慧。 (35)假:通作“格”,陟升的意思。 (36)肎:“肯字之古本字。 鲁国有个被砍掉一只脚的人,名叫王骀,可是跟从他学习的人却跟孔子的门徒一样多。孔子的学生常季向孔子问道;“王骀是个被砍去了一只脚的人,跟从他学习的人在鲁国却和先生的弟子相当。他站着不能给人教诲,坐着不能议论大事;弟子们却空怀而来,学满而归。难道确有不用言表的教导,身残体秽内心世界也能达到成熟的境界吗?这又是什么样的人呢?”孔子回答说:“王骀先生是一位圣人,我的学识和品行都落后于他,只是还没有前去请教他罢了。我将把他当作老师,何况学识和品行都不如我孔丘的人呢!何止鲁国,我将引领天下的人跟从他学习。” 常季说:“他是一个被砍去了一只脚的人,而学识和品行竟超过了先生,跟平常人相比相差就更远了。像这样的人,他运用心智是怎样与众不同的呢?”仲尼回答说:“死或生都是人生变化中的大事了,可是死或生都不能使他随之变化;即使天翻过来地坠下去,他也不会因此而丧失、毁灭。他通晓无所依凭的道理而不随物变迁,听任事物变化而信守自己的要旨。”常季说:“这是什么意思呢?”孔子说:“从事物千差万别的一面去看,邻近的肝胆虽同处于一体之中也像是楚国和越国那样相距很远;从事物都有相同的一面去看,万事万物又都是同一的。像这样的人,将不知道耳朵眼睛最适宜何种声音和色彩,而让自己的心思自由自在地遨游在忘形、忘情的浑同境域之中。外物看到了它同一的方面却看不到它因失去而引起差异的一面,因而看到丧失了一只脚就像是失落了土块一样。” 常季说:“他运用自己的智慧来提高自己的道德修养,他运用自己的心智去追求自己的理念。如果达到了忘情、忘形的境界,众多的弟子为什么还聚集在他的身边呢?”孔子回答说:“一个人不能在流动的水面照见自己的身影而是要面向静止的水面,只有静止的事物才能使别的事物也静止下来。各种树木都受命于地,但只有松树、柏树无论冬夏都郁郁青青;每个人都受命于天,但只有虞舜道德品行最为端正。幸而他们都善于端正自己的品行,因而能端正他人的品行。保全本初时的迹象,心怀无所畏惧的胆识;勇士只身一人,也敢称雄于千军万马。一心追逐名利而自我索求的人,尚且能够这样,何况那主宰天地,包藏万物,只不过把躯体当作寓所,把耳目当作外表,掌握了自然赋予的智慧所通解的道理,而精神世界又从不曾有过衰竭的人呢!他定将选择好日子升登最高的境界,人们将紧紧地跟随着他。他还怎么会把聚合众多弟子当成一回事呢!” 申徒嘉,兀者也,而与郑子产同师于伯昏无人①。子产谓申徒嘉曰:“我先出则子止②,子先出则我止。”其明日,又与合堂同席而坐。子产谓申徒嘉曰:“我先出则子止,子先出则我止。今我将出,子可以止乎,其未邪③?且子见执政而不违④,子齐执政乎⑤?”申徒嘉曰:“先生之门,固有执政焉如此哉⑥?子而说子之执政而后人者也⑦?闻之曰:‘鑑明则尘垢不止,止则不明也。久与贤人处则无过。’今子之所取大者⑧,先生也,而犹出言若是,不亦过乎?”子产曰:“子即若是矣,犹与尧争善,计子之德不足以自反邪⑨?”申徒嘉曰:“自状其过以不当亡者众⑩,不状其过以不当存者寡。知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唯有德者能之。游于羿之彀中(11),中央者,中地也(12),然而不中者,命也。人以其全足笑吾不全足者多矣,我怫然而怒(13);而适先生之所(14),则废然而反(15)。不知先生之洗我以善邪(16)?吾与夫子游十九年矣(17),而未尝知吾兀者也。今子与我游于形骸之内(18),而子索我于形骸之外(19),不亦过乎?”子产蹴然改容更貌曰(20):“子无乃称(21)!” ①郑子产:郑国的大政治家。伯昏无人:假托的人名。 ②止:停止,留下。 ③其:还是、抑或。 ④执政:子产曾是郑国执政大臣,故有此说。违:回避。申徒嘉为一兀者,地位低下而子产位尊,不愿与之同步,故有先出、留止的一段话。 ⑤齐:跟……齐一、一样,向……看齐;“齐执政”意思是跟执政大臣齐一,即把自己看得跟执政大臣一样。 ⑥固:岂。全句大意是,哪有执掌政务的大臣如此拜师从学的呢?言外之意是,伯昏无人门下没有贵贱之分,要分贵贱就不会到这里来拜师从学。 ⑦说通作“悦,”喜悦。后人:以别人为后,含有瞧不起别人的意思。 ⑧大者:这里指广博精深的见识。 ⑨计:计算,估量。反:反省。这句语意有所隐含,好像是说受过刑断还不足以使自己有所反省吗? ⑩状:陈述,含有为自己的过失辩解的意思。其过:自己的过失。以:认为。亡:丢失、失去,这里指使身体残缺,与下句“存”字表示保全的含义相对应。 (11)羿: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善射者。彀:张满弓弩。“彀中”指弓箭射程范围之内,喻指人们生活的社会范围。 (12)中:地:最易射中的地方。 (13)怫然:勃然,发怒时盛气的样子。 (14)先生:指伯昏无人。所:寓所。 (15)废然:怒气消失的样子。反:返,指回复到原有的正常神态。 (16)洗我以善:即以善洗我,用善道来教诲我。 (17)夫子:指伯昏无人。 (18)形骸之内:指人的精神世界。“游于形骸之内”即以德相交,精神世界相通。 (19)形骸之外:指人的外在形体。索:要求。 (20)蹴然:恭敬不安的样子。更:更改。 (21)乃:仍。称:说。 申徒嘉是个被砍掉了一只脚的人,跟郑国的子产同拜伯昏无人为师。子产对申徒嘉说:“我先出去那么你就留下,你先出去那么我就留下。”到了第二天,子产和申徒嘉同在一个屋子里、同在一条席子上坐着。子产又对申徒嘉说:“我先出去那么你就留下,你先出去那么我就留下。现在我将出去,你可以留下吗,抑或是不留下呢?你见了我这执掌政务的大官却不知道回避,你把自己看得跟我执政的大臣一样吗?” 申徒嘉说:“伯昏无人先生的门下,哪有执政大臣拜师从学的呢?你津津乐道执政大臣的地位把别人都不放在眼里吗?我听说这样的话:‘镜子明亮尘垢就没有停留在上面,尘垢落在上面镜子也就不会明亮。长久地跟贤人相处便会没有过错’。你拜师从学追求广博精深的见识,正是先生所倡导的大道。而你竟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完全错了吗!” 子产说:“你已经如此形残体缺,还要跟唐尧争比善心,你估量你的德行,受过断足之刑还不足以使你有所反省吗?”申徒嘉说:“自个儿陈述或辩解自己的过错,认为自己不应当形残体缺的人很多;不陈述或辩解自己的过错,认为自己不应当形整体全的人很少。懂得事物之无可奈何,安于自己的境遇并视如命运安排的那样,只有有德的人才能做到这一点。一个人来到世上就象来到善射的后羿张弓搭箭的射程之内,中央的地方也就是最容易中靶的地方,然而却没有射中,这就是命。用完整的双脚笑话我残缺不全的人很多,我常常脸色陡变怒气填胸;可是只要来到伯昏无人先生的寓所,我便怒气消失回到正常的神态。真不知道先生用什么善道来洗刷我的呢?我跟随先生十九年了,可是先生从不曾感到我是个断了脚的人。如今你跟我心灵相通、以德相交,而你却用外在的形体来要求我,这不又完全错了吗?”子产听了申徒嘉一席话深感惭愧,脸色顿改而恭敬地说:“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鲁有兀者叔山无趾,踵见仲尼①。仲尼曰:“子不谨,前既犯 患若是矣。虽今来,何及矣②!”无趾曰:“吾唯不知务而轻用吾身③,吾是以亡足。今吾来也,犹有尊足者存④,吾是以务全之也⑤。夫天无不覆⑥,地无不载,吾以夫子为天地,安知夫子之犹若是也!”孔子曰:“丘则陋矣⑦。夫子胡不入乎,请讲以所闻!”无趾出。孔子曰:“弟子勉之!夫无趾,兀者也,犹务学以复补前行之恶,而况全德之人乎⑧!” 无趾语老聃曰⑨:“孔丘之于至人,其未邪?彼何宾宾以学子为⑩?彼且蕲以诡幻怪之名闻(11),不知至人之以是为己桎梏邪(12)?”老聃曰:胡不直使彼以死生为一条(13),以可不可为一贯者(14),解其桎梏,其可乎?”无趾曰:“天刑之(15),安可解!” ①踵:脚后跟,这里指用脚后跟走路。叔山无趾被刑断脚趾,所以只能用脚后跟来走路。 ②何及:怎么赶得上。言外之意怎么能够补救。 ③不知务:犹言不通晓事理。 ④尊足:即尊于足,“尊足者”意思是比脚更尊贵的东西,这里指道德修养。 ⑤务:务求,努力做到。 ⑥无:莫名,没有什么。 ⑦陋:浅薄固陋。 ⑧全德:保全了道德修养。一说“全德”即全体,指形体没有残缺。从上下文意看,后说更合理些。 ⑨老聃:即老子,姓李,名聃。 ⑩宾宾:频频。学子:即学于子,向老聃请教。 (11)蕲:求。诡:奇异。“诡幻怪”四字词义相近,都含有奇特、怪异、虚妄的意思。 (12)桎梏:古代的一种刑具,犹如今言脚镣手铐,喻指束缚自己的工具。 (13)一条:一致,一样的。 (14)贯:通。“一贯”即齐一相通。 (15)天:自然。刑:这里讲作“惩罚”的意思。 鲁国有个被砍去脚趾的人,名叫叔山无趾,靠脚后跟走路去拜见孔子。孔子对他说:“你极不谨慎,早先犯 了过错才留下如此的后果。虽然今天你来到了我这里,可是怎么能够追回以往呢!”叔山无趾说:“我只因不识事理而轻率作践自身,所以才失掉了两只脚趾。如今我来到你这里,还保有比双脚更为可贵的道德修养,所以我想竭力保全它。苍天没有什么不覆盖,大地没有什么不托载,我把先生看作天地,哪知先生竟是这样的人!”孔子说:“我孔丘实在浅薄。先生怎么不进来呢,请把你所知晓的道理讲一讲。”叔山无趾走了。孔子对他的弟子说:“你们要努力啊。叔山无趾是一个被砍掉脚趾的人,他还努力进学来补救先前做过的错事,何况道德品行乃至身形体态都没有什么缺欠的人呢!” 叔山无趾对老子说:“孔子作为一个道德修养至尚的人,恐怕还未能达到吧?他为什么不停地来向你求教呢?他还在祈求奇异虚妄的名声能传扬于外,难道不懂得道德修养至尚的人总是把这一切看作是束缚自己的枷锁吗?”老子说:“怎么不径直让他把生和死看成一样,把可以与不可以看作是齐一的,从而解脱他的枷锁,这样恐怕也就可以了吧?”叔山无趾说:“这是上天加给他的处罚,哪里可以解脱!” 鲁哀公问于仲尼曰:“卫有恶人焉①,曰哀骀它②。丈夫与之处者③,思而不能去也④。妇人见之,请于父母曰‘与为人妻,宁为夫子妾’者,十数而未止也。未尝有闻其唱者也⑤,常和人而已矣。无君人之位以济乎人之死⑥,无聚禄以望人之腹⑦。又以恶骇天下⑧,和而不唱,知不出乎四域⑨,且而雌雄合乎前⑩,是必有异乎人者也。寡人召而观之(11),果以恶骇天下。与寡人处,不至以月数,而寡人有意乎其为人也(12);不至乎期年(13),而寡人信之。国无宰(14),寡人传国焉。闷然而后应(15)。氾而若辞(16),寡人丑乎,卒授之国。无几何也,去寡人而行,寡人卹焉若有亡也(17),若无与乐是国也。是何人者也?” 仲尼曰:“丘也尝使于楚矣(18),适见子食于其死母者(19),少焉眴若皆弃之而走(20)。不见己焉尔,不得类焉尔。所爱其母者,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21)。战而死者,其人之葬也不以翣资(22);刖者之屦(23),无为爱之;皆无其本矣。为天子之诸御(24),不爪翦(25),不穿耳;取妻者止于外(26),不得复使。形全犹足以为尔(27),而况全德之人乎!今哀骀它未言而信,无功而亲,使人授己国,唯恐其不受也,是必才全而德不形者也(28)。” 哀公曰:“何谓才全?”仲尼曰:“死生存亡,穷达贫富(29),贤与不肖毁誉,饥渴寒暑,是事之变,命之行也(30);日夜相代乎前(31),而知不能规乎其始者也(32)。故不足以滑和(33),不可入于灵府(34)。使之和豫(35),通而不失于兑(36),使日夜无郤而与物为春(37),是接而生时于心者也(38)。是之谓才全。”“何谓德不形?”曰:“平者,水停之盛也。其可以为法也(39),内保之而外不荡也(40)。德者,成和之脩也(41)。德不形者,物不能离也。” 哀公异日以告闵子曰(42):“始也吾以南面而君天下,执民之纪而忧其死(43),吾自以为至通矣。今吾闻至人之言,恐吾无其实,轻用吾身而亡其国。吾与孔丘,非君臣也,德友而已矣。” ①恶人:丑陋的人。 ②哀骀它:虚构的人名。 ③丈夫:古代成年男子的通称。 ④去:离开。 ⑤唱:唱导,前导;跟下句的“和”相对应。 ⑥君人之位:即统治别人的地位。济:救助。 ⑦禄:俸禄,这里泛指财物。望:月儿满圆;这里引申用其饱满之义,“望人之腹”即使人人都能吃饱。 ⑧骇:惊扰。 ⑨四域:四周的邻界。 ⑩雌雄:这里泛指妇女和男人。合:亲近。 (11)寡人:古代国君的谦称。 (12)意:猜想,意料。“有意乎其为人”意思是,对于他的为人有了了解。 (13)期年:一周年。 (14)—宰:主持政务的官员。 (15)闷然:神情淡漠的样子。 (16)氾:这里形容心不在焉,有口无心的样子。辞:推却。 (17)卹:“恤”字的异体,忧虑。亡:失。 (18)使:出使。一说“出使”即出游。 (19):同“豚”;小猪。食:这里指吮吸乳汁。 (20)少焉:一会儿。眴若:惊惶的样子。走:跑。 (21)使:主使,支配。 (22)翣:古代出殡时棺木上的饰物,形同羽扇。资:送。 (23)刖:断足的刑罚。屦:用麻、葛等制成的单底鞋,这里泛指鞋子。连续两句都是比喻:战死之人埋葬沙场无须棺木,当然也就用不着棺饰,砍断了脚的人无须穿鞋,当然也就用不着鞋子,意在说明失去了根本外在的东西也就同时失去了可爱的价值。 (24)诸御:宫中御女,即宫女。 (25)翦:“剪”字的异体。联系下一句,不修指甲,不穿耳眼,意在说明不加修饰以显本质。 (26)取:通作“娶”。旧注男女婚娶之后便不再前往宫中服役。 (27)尔:如此。 (28)形:表露在外的意思。 (29)穷:困窘,走头无路。达:通畅、顺利。 (30)命之行:自然的运行,指非人为造成的情况变化。 (31)相代:相互更替。 (32)规:窥。 (33)滑:通作“汩”,乱的意思。和:谐和,均衡。 (34)灵府:心灵。 (35)豫:安适。 (36)兑:悦,欢乐。 (37)郤:通作“隙”,间隙的意思。 (38)接:接触外物。时:顺时,顺应四时而作的意思。 (39)法:仿效,借鉴。 (40) 荡:动。 (41)成和之脩:事得以成功、物得以顺和的极高修养。“脩”同“修”。 (42)闵子:人名,孔子的弟子。 (43)纪:纲纪。 鲁哀公向孔子问道:“卫国有个面貌十分丑陋的人,名叫哀骀它。男人跟他相处,常常想念他而舍不得离去。女人见到他便向父母提出请求,说‘与其做别人的妻子,不如做哀骀它先生的妾,’这样的人已经十多个了而且还在增多。从不曾听说哀骀它唱导什么,只是常常附和别人罢了。他没有居于统治者的地位而拯救他人于临近败亡的境地,他没有聚敛大量的财物而使他人吃饱肚子。他面貌丑陋使天下人吃惊,又总是附和他人而从没首倡什么,他的才智也超不出他所生活的四境,不过接触过他的人无论是男是女都乐于亲近他。这样的人一定有什么不同于常人的地方。我把他召来看了看,果真相貌丑陋足以惊骇天下人。跟我相处不到一个月,我便对他的为人有了了解;不到一年时间,我就十分信任他。国家没有主持政务的官员,我便把国事委托给他。他神情淡漠地回答,漫不经心又好像在加以推辞。我深感羞愧,终于把国事交给了他。没过多久,他就离开我走掉了,我内心忧虑像丢失了什么,好像整个国家没有谁可以跟我一道共欢乐似的。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孔子说:“我孔丘也曾出使到楚国,正巧看见一群小猪在吮吸刚死去的母猪的乳汁,不一会又惊惶地丢弃母猪逃跑了。因为不知道自己的同类已经死去,母猪不能像先前活着时那样哺育它们。小猪爱它们的母亲,不是爱它的形体,而是爱支配那个形体的精神。战死沙场的人,他们埋葬时无须用棺木上的饰物来送葬,砍掉了脚的人对于原来穿过的鞋子,没有理由再去爱惜它,这都是因为失去了根本。做天子的御女,不剪指甲不穿耳眼;婚娶之人只在宫外办事,不会再到宫中服役。为保全形体尚且能够做到这一点,何况德性完美而高尚的人呢?如今哀骀它他不说话也能取信于人,没有功绩也能赢得亲近,让人乐意授给他国事,还唯恐他不接受,这一定是才智完备而德不外露的人。” 鲁哀公问:“什么叫做才智完备呢?”孔子说:“死、生、存、亡,穷、达、贫、富,贤能与不肖、诋毁与称誉,饥、渴、寒、暑,这些都是事物的变化,都是自然规律的运行;日夜更替于我们的面前,而人的智慧却不能窥见它们的起始。因此它们都不足以搅乱本性的谐和,也不足以侵扰人们的心灵。要使心灵平和安适,通畅而不失怡悦,要使心境日夜不间断地跟随万物融会在春天般的生气里,这样便会接触外物而萌生顺应四时的感情。这就叫做才智完备。”鲁哀公又问:“什么叫做德不外露呢?”孔子说:“均平是水留止时的最佳状态。它可以作为取而效法的准绳,内心里充满蕴含而外表毫无所动。所谓德,就是事得以成功、物得以顺和的最高修养。德不外露,外物自然就不能离开他了。” 有一天鲁哀公把孔子这番话告诉闵子,说:“起初我认为坐朝当政统治天下,掌握国家的纲纪而忧心人民的死活,便自以为是最通达的了,如今我听到至人的名言,真忧虑没有实在的政绩,轻率作践自身而使国家危亡。我跟孔子不是君臣关系,而是以德相交的朋友呢。” 跂支离无脤说卫灵公①,灵公说之②;而视全人,其脰肩肩③。瓮大瘿说齐桓公④,桓公说之;而视全人,其脰肩肩。故德有所长而形有所忘,人不忘其所忘而忘其所不忘,此谓诚忘⑤。故圣人有所游,而知为孽⑥,约为胶⑦,德为接⑧,工为商⑨。圣人不谋,恶用知?不斲⑩,恶用胶?无丧(11),恶有德?不货(12),恶用商?四者,天鬻也(13)。天鬻者,天食也(14)。既受食于天,又恶用人!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有人之形,故群于人;无人之情,故是非不得于身。眇乎小哉(15),所以属于人也!謷乎大哉(16),独成其天! ①:屈曲。跂:通作“企”。“跂”指腿脚屈曲常踮起脚尖走路。支离:伛偻病残的样子。脤:唇。这里用跛脚,伛腰,无唇来形容一个人的形残貌丑,并以此特征作为这个丑陋之人的名字。说:游说。 ②说:通“悦”;喜欢。 ③脰:颈项。肩肩:细小的样子。 ④瓮:腹大口小的陶制盛器。“”字亦作“盎”。瘿:瘤。颈下的瘤子大如瓮盎,这里也是用畸形特征作为人名。 ⑤诚:真实。 ⑥孽:祸根。 ⑦约:盟誓。胶:粘固,胶着。“约为胶”意思是把盟约当成胶着似的束缚。 ⑧德为接:意思是把施德看作交接外物的手段。⑨工:工巧。 ⑩斲:“斫”字的异体,砍削的意思。 (11)丧:丢失、缺损。 (12)货:意思是买卖东西以谋利。 (13)天:自然。鬻:通作“育”,养育的意思。 (14)天食:禀受自然的饲养和供给。 (15)眇:通作“秒”,微小的意思。 (16)謷:高大的样子。 一个跛脚、伛背、缺嘴的人游说卫灵公,卫灵公十分喜欢他;再看看那些体形完整的人,他们的脖颈实在是太细太细了。一个颈瘤大如瓮盎的人游说齐桓公,齐桓公十分喜欢他;再看看那些体形完整的人,他们的脖颈实在是太细太细的了。所以,在德行方面有超出常人的地方而在形体方面的缺陷别人就会有所遗忘,人们不会忘记所应当忘记的东西,而忘记了所不应当忘记的东西,这就叫做真正的遗忘。因而圣人总能自得地出游,把智慧看作是祸根,把盟约看作是禁锢,把推展德行看作是交接外物的手段,把工巧看作是商贾的行为。圣人从不谋虑,哪里用得着智慧?圣人从不砍削,哪里用得着胶着?圣人从不感到缺损,哪里用得着推展德行?圣人从不买卖以谋利,哪里用得着经商?这四种作法叫做天养。所谓天养,就是禀受自然的饲养。既然受养于自然,又哪里用得着人为!有了人的形貌,不一定有人内在的真情。有了人的形体,所以与人结成群体;没有人的真情,所以是与非都不会汇聚在他的身上。渺小呀,跟人同类的东西!伟大呀,只有浑同于自然。 惠子谓庄子曰①:“人故无情乎?”庄子曰:“然”。惠子曰:“人而无情,何以谓之人?”庄子曰:“道与之貌②,天与之形,恶得不谓之人?”惠子曰:“既谓之人,恶得无情?”庄子曰:“是非吾所谓情也。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之不以好恶内伤其身,常因自然而不益生也③。”惠子曰:“不益生,何以有其身?”庄子曰:“道与之貌,天与之形,无以好恶内伤其身。今子外乎子之神,劳乎子之精④,倚树而吟,据槁梧而瞑⑤,天选子之形⑥,子以坚白鸣⑦!” ①惠子:即惠施,名家的代表人物。 ②道:中国古代哲学中的“道”,含义十分复杂,这里与“天”对应,“天”指事物的自然,“道”可能是指事物的本原,即宇宙万物的本体。 ③益:增添。 ④劳:耗费。 ⑤据:靠,凭依。槁梧:指用梧桐木做成的几案。瞑:通作“眠”,假寐的意思。 ⑥天选:自然的授予。 ⑦坚白:“坚白”论是古代名家的著名言论,它以石为喻,指石之白色与石之坚质都独立于“石”。庄子对于这一类辩论极不赞赏,斥之为无稽之谈。 惠子对庄子说:“人原本就是没有情的吗?”庄子说:“是的”。惠子说:“一个人假若没有情,为什么还能称作人呢?”庄子说:“道赋予人容貌,天赋予人形体,怎么能不称作人呢?”惠子说:“既然已经称作了人,又怎么能够没有情?”庄子回答说:“这并不是我所说的情呀。我所说的无情,是说人不因好恶,而致伤害自身的本性,常常顺任自然而不随意增添些什么。”惠子说:“不添加什么,靠什么来保有自己的身体呢?”庄子回答说:“道赋予人容貌,天赋予人形体,可不要因外在的好恶而致伤害了自己的本性。如今你外露你的心神,耗费你的精力,靠着树干吟咏,凭依几案闭目假寐。自然授予了你的形体,你却以‘坚’、‘白’的诡辩而自鸣得意!”

  申徒嘉说:咱们老师的门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执政大夫?我跟老师之前,听到有很多人耻笑我,笑我两脚不全,笑得我心里很不平衡。我是满怀的怨气。但是我自从跟老师学习之后,我的怨气就四散了。我在老师门下整整学习了19年,他从来不让我觉得我是一个独脚之人。现在,你用形体标准而不是道德标准来看待我,还说你自己是一个执政大夫,你难道不惭愧吗?

在人生的道路上人们总会遇到种种困难,不管是天生丑陋或是身有残疾的人,他们总会找到自己的路。

  子产听完,觉得很惭愧。这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在一个肢体不全的人面前流露出的惭愧。这种惭愧源自于他内心的缺失。他明白了,一个人能否成功,并不靠他的肢体,甚至不靠他的权位,而在于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位置。

庄子笔下有一个叫做支离疏的人。

  庄子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支离疏双肩高过他的头顶,头低到肚脐以下,本应该是垂在后面的发髻却是冲天的。他的五脏六腑都挤在后背上,还是个驼背,两条腿就直接长在肋骨旁边。经过庄子这样一番形容,这个支离疏不仅是丑陋了,而且近乎狰狞,像个怪物一样。

  有一个叫叔山无趾的人,因为早年间犯了过失而被砍去了脚趾。有一天,叔山无趾用脚后跟走路,到孔子的门下求教。孔子正在给学生上课,见叔山无趾来了,就跟他说:你年轻的时候做人不谨慎,犯了过失,招致了祸患,所以落成今天这个样子。尽管你今天还想到我这里来学习,不过你觉得还来得及吗?叔山无趾平静地回答说:我正是因为年轻无知,才会使身体受到伤害。但是我现在知道,生命中有比脚趾更尊贵、更重要的东西,所以我来找你求教。“天无不覆,地无不载”,上天什么东西都能覆盖,大地什么东西都能承载。我把夫子你视为天地,哪里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

支离疏又是怎么生活的呢?庄子说,他替人缝衣服、洗衣服,已足够养活他自己。他还有余力,替别人去筛糠啊,簸米啊,挣的钱足够养活十口人。

  孔子顿觉惭愧:我实在是浅陋。请你进来指导指导我的学生吧!

我想庄子写这个故事,是想告诉我们不管人生得怎么样他一样可以找到自己的路,他一样可以有强大的内心,心无旁骛,尽心尽责做自己的事。

  但是,叔山无趾还是离开了。

庄子里面还有一个故事。

  孔子深感遗憾,回头对学生讲:你们勉励啊!叔山无趾这样一个断了脚趾的人,还知道来学习,还知道生命中有比他的脚趾更尊贵、更值得尊敬的东西,我们这些是全身全德之人,我们孰能不进取呢?

郑国有个叫申徒嘉的人,断了一只脚。他跟郑国的执政大夫子产一起在伯昏无人的门下做学生。子产觉得自己贵为大夫,却和申徒嘉这样的断脚人做同学,心里头总是很不舒服。

  从申徒嘉到叔山无趾,也许在他们的人生经历上都曾经有过污点。他们付出了身体上的代价。他们并不像支离疏那样先天残疾,他们其实背负着双重压力,但是为什么他们能在世界上活得坦然?

有一天,资产对申徒嘉说我要先出去的时候你停一下后走,如果你要先出去,我就停下来后走。其实就是子产讨厌他不愿意跟他一起出入。

  因为他们有一种内心的力量。他们敢于正视自己的弱点,勇于改过,对新的生活孜孜以求,仍然能获得人们的尊敬。

申徒嘉没有理会子产。第二天子产觉得忍无可忍了,又一次重申这个要求,并且说你见了我这个执政大夫都不知道回避,难道你当自己也是执政大夫吗?

  无论是申徒嘉还是叔山无趾,他们虽然犯过错误并受到严厉的刑罚,但是他们知耻而改,用一种内心的力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生活压力、工作压力都很大,当心理不堪重负、产生残缺时,将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呢?

申徒嘉说有你这样的执政大夫吗?我听说一个镜子,如果他真的明亮,是不落尘埃的;如果真正落上尘埃的话,镜子就不能明亮,人心也是如此啊。我们在这里跟从先生修养德行,你却说这样的话不觉的过分吗?

  人有肢体残疾,难道没有心智上的残疾吗?

子产有点急了,说:“你都是这样的人了,你真应该好好反省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今天,是一个媒介发达、资讯贯通、科技给了我们无穷力量的时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每一个人的人格在今天更健康、更明朗。也许,我们在心智上的残缺更多了。

申徒嘉说咱们老师的门下,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执政大夫。我跟老师之前听到有很多人耻笑我两脚不全,笑的我心里很不平衡,我总是满怀的怨气。但是我自从跟老师学习之后,我的怨气就四散了。我在老师门下,整整学习了十九年,他从来不让我觉得我是一个独脚之人,现在你用形体标准,而不是道德标准来看待我,还说你自己是一个执政大夫,你难道不惭愧吗?

  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调查》栏目播出了一期节目,叫做《一只猫的非常死亡》。2006年4月,在网络上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虐猫事件。当一只高跟鞋踩死一只小猫的整个过程曝光在网上时,激起了一片指责、愤慨。大家一直在搜寻这背后的凶手是谁?

子产听完觉得很惭愧,这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在一个肢体不健全的人面前流露的惭愧,这种惭愧源自与他内心的缺失。他明白了,一个人能否成功。并不靠他的肢体甚至不靠他的权位,而在于他是不是真的知道自己的努力和自己的位置。

很感动这样的一个故事,我们身边有不少这样的人,他们认为自己高人一等,对旁人流露出不屑的表情。

记得同学对我说过她们公司原来有位领导,这位领导对于他们职员及工人从来就是板着脸,并且公司都知道这位领导一般只和他的直接下级谈工作,他不会与一般的职员或是工人谈话。这位领导周围也围了一些溜须拍马的人,公司也在这种管理之下日渐萧条,慢慢的公司被其它大公司收购了,这位领导也不在公司了做了。同学在路上偶遇前领导也还是打个招呼。

同学说她大公司的领导那可不一般。他与工人一同上下班,他经常与一位腿有些残疾的同事聊天,细细听同事们的心声,在公司走廊上对打扫卫生的阿姨都热心交流,公司工人在上班过程中出事了,他立马掏钱......

他待公司的员工向家人向朋友一样。我这位同学说起她的新领导,脸上的表情都洋溢着幸福的味道。

今天读《庄子》让我更加明白,人人皆平等,不以职位高低,不论贫富悬殊,以道德标准来衡量,去除限制性性念,才能更加敞开,平和。

十九大,我们的领导人,一位六十四岁,三万多字,三个半小时站着做的报告,中间只喝一口水,这些字眼真是让我们民众感动,感觉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国家很是幸福。他的心中牵挂着亿万民众,他那句对贫富山区的人民说的“撸起袖子加油干”给我带来力量,工作与生活当中常想起这句话。**

今天先写到这里。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一个肢体健全的人在一个肢体不全的人面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