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北方的榆树: 柳埠景色金沙电玩城:

北方的榆树: 柳埠景色金沙电玩城:

2019-12-28 05:51
                柳埠景色

    从济南乘汽车南行,路过巍峨的玉函山,渡过清清的仲宫河,沿路时断时续
的自流灌溉渠,便像位热情的向导,哗哗啦啦地细语着,陪伴您来到著名的柳埠。


                          劳动与自然美的合金

    有人称北园为济南的小江南。柳埠,山高,水绿,果甜,稻香,既有江南景
致的秀丽,又有北国风光的特色。村东北的涌泉庵,现已辟为林场。半山腰里,
一片绿竹笼罩着明净的涌泉。一年四季,泉水汹涌,浪花似练,玉液般流过那碧
澄的水池,蜿蜒下山。有时,山上清风吹过,响起阵阵松涛。竹影在水面轻悄曼
舞,百鸟在林间委婉歌唱,那情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如歌似画。

    景色如画的所在,在柳埠附近处处皆是,且各具特色。柳埠西的都泉,青山
下水声似唱,流在村里,如一条翠绿的丝带,在微风中轻轻飘荡。古人曾有“最
是都泉风景好,山花如绣锦阳川”之句。柳埠南的袁洪峪,谷深林密,花香水清,
大片的葡萄架像绿色的天幕,缀满“珍珠”和“玛瑙”,使那架下的小庭院显得
格外幽静。这些地方,在旧社会被官僚、地主和资本家霸占为别墅、山庄,劳动
人民难以插足;如今,不是辟为人民的林场、果园,就是建立学校,劳动人民能
够随意游览了。

    自然风景,也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柳埠四周大大小小的水库,有的水平如
镜,游鱼成群;有的库水外流,形成一泻百尺的人工瀑布,这景色为过去所没有。
深秋临近,水库四周满山遍野的山果相继成熟了。丹色的柿子如一片片艳丽的朝
霞,晨曦中,夕阳下,淡红的水面微波层层,让您分不清为云霞所染,抑为果树
的倒影。此时,岸边羊群拥拥挤挤地走过,黄牛啃食着绿草,红、橙、黄、绿、
青、蓝、紫……那色彩鲜美极了。

    面对如画的情景,我禁不住地向大自然问:“这是劳动的双手所塑造的美景,
还是祖国山川的自然美?风吹,水流,劳动歌声激荡,像给我一热情的回答:”
这是劳动与自然美的合金啊!“


                            神游古文化遗迹

    神奇的传说,古老的寺院,宏伟的佛塔,精致的造像,这无数悠久文化的结
晶,与那优美的自然景色相辉映,把柳埠镇衬托得更令人留恋了。

    从济南到柳埠,路上,有汉武帝攀登过号称小泰山的玉函山。这里百鸟栖息,
随风传来鸟儿的歌唱,好像传说中在这里为王母娘娘看守玉函的神鸟,至今还飞
鸣山间。路上,有相传穆桂英奋勇抗金,撒豆成兵的月牙桥,以及山势挺拔的穆
柯寨,仰首遥望山巅,追想宋代爱国女英雄当年的战斗英姿,不禁肃然起敬。路
上,还有什么康王坟、石阁老、摩天岭、七十二神洞……所有这一切,好像砌成
一条古文化的长廊,那么神奇而多彩。

    来到柳埠,古文化的遗存和民间传说就更丰富了。近有八路军和民间的战斗
传奇,远有秦始皇从附近登泰山的记载。最著名的还有以唐代杰出的农民起义首
领黄巢的名字命名的黄巢岭、黄巢洞。您来到这里,老人们会以豪迈的口气,向
您讲述一些有关黄巢的动人故事。这也许与黄巢最后牺牲于离此不远的虎狼谷有
关吧?

    假如我们嫌以上还仅仅是传说,那不妨去柳埠东北游一下神通寺的遗址。这
座南北朝时便开始兴建的著名寺院,楼阁殿宇虽已倒塌,可石碑林立,佛塔成群,
仍不难想象当年的金碧辉煌。更重要的是著名的四门塔,仍傲然矗立于朗公谷口
的山丘上。四周山明水秀,塔旁有相传为汉代所植、能笼罩四十八顷地的九顶松。
这塔建于隋,亦说建于东魏武定二年(公元五百四十四年),至今已一千四百余
年,尚且完整。塔全部用青石砌成,结构古朴,落落大方,具有汉代建筑手法的
遗风。另外,附近的龙虎塔,内有阳刻的优美佛像和飞天,外有力士、龙虎等浮
雕,建造异常宏伟。塔旁始于唐初的千佛崖摩崖造像,景致传神,十分壮观。据
说,符秦时代的天竺高僧朗公和尚在此讲经,除僧俗听众外,引得鹿、鹅也来听
讲。现在寺旁的柳埠民办中学,深藏万绿丛中,从早到晚书声朗朗,很有生气。

    许多名胜古迹,在旧社会遭到风吹雨打和人为破坏,不少已残破不堪。解放
后,人民政府对四门塔等早已进行修缮,今年又拨上万元专款,维修相传为唐尉
迟敬德所建的九顶塔。一连数日,锤声叮咚,瓦刀闪光,特别邀请来的一些年过
花甲的能工巧匠,为恢复这千年古塔的原貌而挥汗如雨。国内当代著名的建筑学
家梁思成、刘敦祯诸教授,也为这古塔的维修或画图,或提意见,做出了宝贵的
贡献。而今,坍塌不全的九顶塔,又以“一茎上而顶九各出”(明许邦才语)的
原貌,古意盎然地矗立于锦阳川畔、灵鹫山腰了。


                              粮多果子香

    青山环抱,河川纵横的柳埠,四处闪耀着山区人民的勤劳和智慧之美。夏天,
满峪麦浪金黄;秋天高梁、谷子在蓝天上飘摇。山多高,田多高。社员们不仅在
山坡上开垦出层层梯田,连那高高的山巅也开为田地,使五谷和果树生长在白云
与蓝天之间。

    这山间所特有的美景,是用汗水所汇成的呀!我曾亲眼看到,在那大雨转小
后,本是社员们该休息的时候,可这里的社员们却有的扛镢,有的拿锨,成群结
队的上山了。雨中,开荒的挥舞锨镢,垒堰的搬石弄土,让热汗冷雨相交织,一
块去浸润那山上的新土。在这雨中山野图的背后,各生产队的树株更多了,耕地
也不断扩大了,粮果逐年增收。这里,已从合作化前的年年缺粮,到每年向国家
出售大批余粮了。队队村村,真是一片兴旺景象。

    就在著名九顶塔东边的山腰上,有一个傅家庄。五十年前,这里还是荒山野
地,有个叫傅延林的贫农,和老婆背着、挑着五个孩子来到这里,没白没黑地领
着孩子开荒种地。下雨天,怕雨水淋坏那破烂的衣裳,让孩子们脱得赤着身子去
开地,一年到头不休息,可仍难得温饱。二十年前,八路军来到这里,广大农民
翻了身。傅延林的后代,有的参军,有的搞生产,如今已是个拥有十三户人家的
生产队了。站在灵鹫山下遥遥望去,那几十年前荒无人烟的山坡上,已是层层梯
田环抱,丛丛绿树笼罩的大片瓦房和茅舍了。这难道不又是一部生动的创业史吗?

    庄稼好,果树多,那“七月的核桃八月的梨,九月里柿子红了皮”的颜语,
也可说是这里秋日景色的写照。从春到秋,梨花白,桃花红,柿子压得枝条儿弯
弯,核桃结果如满树繁星。这里的整个山区像座大果园。果树究竟有多少株没数
过。从济南到柳坤路过大涧沟村,有人说从这个村的每棵柿子树上摘一个柿子,
卖的钱唱三天大戏花不了;可比一比柳埠一带的柿子树,比大涧沟真是多得多了。
近年来,国家在这里设了农业科学研究站,帮助社队研究果树的培植。他们新近
试验成功的用平柳嫁接核桃,就获得了结果又多又好的良好效果。

    柳埠,济南的风景区,古老文化的集中地,农业生产的先进单位,山东的大
果园之一。来时,一树树累累的果实,在秋风中轻微微颤动,如对外来的客人点
头致意,以示欢迎;走时,列列青山,连绵起伏,像排队热情欢送。难忘啁,柳
埠景色!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北方的榆树: 柳埠景色金沙电玩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