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现代文学 > 经翡冷翠去罗马,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成了义大

经翡冷翠去罗马,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成了义大

2019-12-28 05:51

                 
  我们常听说义大利的天就比别处的不同:“蓝天的义大利”,“艳阳的义大利”,“光亮的义大利”。我不曾来的时候,我常常想象义大利的天阴霾,晦塞,雾盲,昏沉那类的字在这里当然是不适用不必说,就是下雨也一定像夏天阵雨似的别有风趣,只是在雨前雨后增添天上的妩媚;我想没有云的日子一定多,头顶只见一个碧蓝的圆穹,地下只是艳丽的阳光,大致比我们冬季的北京再加几倍光亮的模样。有云的时候,也一定是最可爱的云彩,鹅毛似的白净,一条条在蓝天里挂着,要不然就是彩色最鲜艳的晚霞,玫瑰、琥珀、玛瑙、珊瑚、翡翠、珍珠什么都有;看着了那样的天(我想)心里有愁的人一定会忘所愁,本来快活的一定加倍的快活……
  那是想象中的义大利的天与天时,但想望总不免过分;在这世界上最美满的事情离着理想的境界总还有几步路。义大利的天,虽则比别处的好,终究还不是“洞天”。你们后来的记好了,不要期望过奢;我自己幸亏多住了几天,否则不但不满意,差一些还会十分的失望。
  初入境的印象我敢说一定是很强的。我记得那天钻出了阿尔帕斯的山脚,连环的雪峰向后直退。郎巴德的平壤像一条地毯似的直铺到前望的天边;那时头上的天与阳光的确不同,急切说不清怎样的不同,就只天蓝比往常的蓝,白云比寻常的白,阳光比平常的亮,你身边站着的旅伴说“阿这是义大利”,你也脱口的回答“阿这是义大利”,你的心跳就自然的会增快,你的眼力自然的会加强。田里的草,路旁的树,湖里的水都仿佛微笑着轻轻的回应你,阿这是义大利!
  但我初到的两个星期,从米兰到威尼市,经翡冷翠去罗马,义大利的天时,你说怎样,简直是荒谬!威尼市不曾见着它有名夕照的影子,翡冷翠只是不清明,罗马最不顾廉耻,简直连绵的淫雨了四天,四月有正月的冷,什么游兴都给毁了,临了逃向翡冷翠那天我真忍不住咒了。
  (原刊1925年8月19日《晨报副刊》)

卡米洛·奔索·迪·加富尔伯爵(Camillo Benso Cavour,1810~1861)撒丁王国首相(1852~1859,1860~1861)、义大利王国第一任首相、义大利统一时期自由贵族和君主立宪派领袖。开国三杰之一。

以都灵为第二故乡的人──在文学界──我想并不多见。我认识以米兰为第二故乡的人很多──我敢保证,几乎所有米兰的文人都是!以罗马为第二故乡的人数不断在上升;以翡冷翠为第二故乡的人,比以前少,但是还有;都灵呢,则相反,说起来其实应该生于斯,或在最后汇流入波河的涓流自然推动下,由皮埃蒙特省各个山谷涌进都灵来。对我而言,都灵却不折不扣是选择的结果。我的出生地,里古利亚省,其文学传统只是碎片或灰烬,所以每一个人都可以──多幸运啊!──揭示或创造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传统;我的土地不是什麽盛名远播的文学首府,所以里古利亚文人──小鸟几只,说真的──也只好是候鸟了。都灵吸引我的,是与我的乡亲及我所偏好相去不远的某些精神:不编织无谓的浪漫情怀,对自己的工作全心投入、天性害羞的不信任、积极参与广阔世界游走其中不故步自封的坚定、嘲讽的人生观,清澄和理性的智慧。所以说都灵吸引我的是它的精神文明,而非文学。这就是那个城市三十年前由另一位「后天」的都灵人,原籍撒丁岛人的葛兰姆西(AntonioGramsci)认出、激发出,由土生土长的都灵人葛贝提(PieroGobetti)记录下来,直到今天仍振奋人心的魅力。战后初期革命工人即组成领导阶级的那个都灵,反法西斯知识分子坚不妥协的那个都灵。那样的都灵还在吗?在今日义大利现实中还听得到它的声音吗?我相信它的潜力蛰伏有如灰烬下的余火,虽然不显但继续燃烧。我的文学都灵跟某个人是分不开的,我有幸曾与他如此亲近,他却太早离我而去:如今关于他的文章很多,但往往愈描愈看不清。光凭他的作品确不足以勾勒出他完整的轮廓,因为重要的是他表现在工作上的风范,看一位文人的修养加上诗人的敏锐如何转化为生产力,供他人开发的有价物,使理念组织化及流通化,转化为结合所有科技及现代文化文明的实践与教学。我说的是契撒雷·帕维瑟(CesarePavese,[1])。对我,还有其他认识他、与他熟识的人而言,都灵教给我们的与帕维瑟教给我们的大同小异。他的影子填满了我的都灵生活;我写的每一页文字第一位读者都是他;是他带我进入那直到今天仍使都灵保有国际间文化重镇地位的出版业[2];也是他,街道、丘陵散步中教我观看他的城市,品尝那细致之美。照理说应该要改变一下话题,谈谈一个像我这样的异乡人如何融入这片景致,我过得好不好,岩岸的鱼和丛林中的鸟如何迁徙到这个拱门之城,呼吸着雾气和阿尔卑斯山麓的凛冽寒风。可是那得长篇大论。还应该试着找出那将这些方整道路组成的几何体与我家乡那些灰泥牆组成的几何体连接起来的神秘顽皮动机。还有,都灵大自然与文明之间的特殊关系:像街道上树叶的新绿,波河上的粼光一闪,丘陵亲切的相望。只要对着那未被遗忘的山水重新打开心扉,重新让人与辽阔的自然世界面对面,重新赋予──简而言之──生之滋味。~《靠岸》季刊,II,1,1953年1月13月。译注:[1]:契撒雷·帕维瑟(CesarePavese,1908~1950),作家。义大利30年代文化过渡到大战后新民主文化阶段文人投入政治、社会的代表人物。终其一生都在对自己及与他人的关系的分析中挣扎。1950年自杀。埃伊瑙迪出版社中坚分子。[2]:即埃伊瑙迪出版社。1933年成立,创办人朱利欧·埃伊瑙迪(GiulioEinaudi,1912-)。出版社的合作对象皆为当时文化界左派新血如雷翁内·金芝柏(LeoneGinzburg)、马西莫·米拉(MassimoMila)、契撒雷·帕维瑟,很快便将出版重心放在文学、哲学及历史研究方面。大战后埃伊瑙迪出版社成为义大利各类文化的实验中心,在当时文化界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绪言
                 
  下面是我初读丹农雪乌(D‘Annunzio)的《死城》(The Dead City)后的一段日记:
                 
  三月三日,初读丹农雪乌——辛孟士(Anhur Symons)译的《死城》,无双的杰作:是纯粹的力与热;是生命的诗歌与死的赞美的合奏。谐音在太空中回荡着;是神灵的显示,不可比况的现象。文字中有锦绣,有金玉,有美丽的火焰;有高山的庄严与巍峨;有如大海的涛声,在寂寞的空灵中啸吼着无穷的奥义;有如云,包卷大地,蔽暗长空的云,掩塞光明,产育风涛;有如风、狂风、暴风、飓风,起因在秋枝上的片叶,一微弱的颤栗,终于溃决大河,剖断冈岭。伟大的热情!无形的酝酿着伟大的,壮丽的悲剧,生与死,胜利与败灭,光荣与沉沦,阳光与黑夜,帝得与虚无,欢乐与寂寞;绝对的真与美在无底的深潭中;跳呀,勇敢的寻求者!……
                 
  我当初的日记是用英文记的,接下去还有不少火热的赞美,现在我自己看了都觉得耀眼,只得省略了。一个人生命的觉悟与艺术的觉悟,往往是同时来的下这是一个奥妙的消息,霎时的你自己初次感觉了你血管里的热液,霎时的你感觉了心脏的跳动;不成形的愿望,不可言状的隐痛,初次在你的心灵中发现;霎时的花瓣的色与香,小岛的歌音,天边的云彩,岩石上攀附着的藤萝,山涧铺底的石砾,都呈露了不可解说的妩媚,不可钩索的奥义;霎时的你发现你的灵感力增加了敏锐,你的同情心,无限的扩大,你的好奇心又回复了童年时的桀骜与无厌;霎时的你了解了你友人的沉默,他眉目间的皱纹,你愿意参与他的隐秘,体贴他的烦闷;霎时的你在壁上挂着的画片中,会悟了不曾领略过的妙趣,也许是临风的柳丝,也许是圣母怀抱着圣婴的微笑,也许是牧羊人弄笛时的姿态,也许是稻田中颤动着的阳光;霎时的你也参透了文字的征象,一简短的字句,一单独的状词,也许显示出真与美的神奇的彩泽……这是觉悟,艺术的,也是生命的。我初读丹农雪乌的时候,正当我生平最重大的一个关节,也是我在机械教育的桎梏下自求解脱的时期,所以我那时的日记上只是泛滥着洪水,狂窜着烈焰,苦痛的呼声参和着狂欢的叫响,幻想的希望蜃楼似的隐现着,自艾的烦懑连锁着自傲的倡狂;现在我翻阅我自己的记载,回想当时的变幻,仿佛是安坐在圆池里,静看着舞台上一幕幕的转换,幻象中的幻象,傀儡场上的傀儡,我心头火热的一方不辨是悲楚的烙痕,还是嘲讽的冰激的反感,此外的一切,正如哈姆雷德在瞑目时说的,只是沉默了。
  丹农雪乌著作的英译本,多半已经绝版;辛孟士是他在英国的一个知己,他的三篇最有名的剧本都是辛孟士亲自翻译的——(1)The Dead City,(2)La Gioconda,(3)Francesca da Rimini——(一)(二)是散文,(三)是诗剧。我那时看过了,便不忍放手,但我访问了无数的书铺,在康桥与伦敦,都是一例的失望,图书馆里借来的又不便匿据,我发了一个狠,想把三部书一齐翻成中文,回国时也是一件外国带回来的礼物。我先着手《死城》;花了六个下午与黄昏的工夫,也不顾腕酸与背痛,居然完成了一部,此后我又翻阅了丹农雪乌的小说与诗文,在一月内又草成了一篇粗率的介绍,放在我的书箧内已经有三个年头,也不知是舍不得,还是难为情,这一小方的礼物始终不曾送出。这一点子的礼物,即使可算是礼物,实在是太不成体统,此次我在山里闲着掏出来看时,自己也不觉颜赧:那篇论文是像一个蒸烂的寿桃,也许多少的糯米香还在着,但体态是不堪问的了;那篇译文是像一个初次进城的村姑。脂粉太浓了不好,鞋袜太素了也不好。最简便的办法,当然是不让露面;最不简便的办法,当然是重新来过;但我既不肯牺牲,又没有勇气,结果只有修改一法,虽则明知是不能满意的。
                 
                 
  义大利与丹农雪乌
                 
  一个民族都有他独有的天才,对于人类的全体。玛志尼说的,负有特定的天职,应尽特殊的贡献。这位热心的先觉,爱人道爱自由、爱他的种族与文化,在义大利不曾统一以前,屡次宣言他对于本国前途无限的希望。他确信这“第三的意大利”,不但能摆脱外国势力的羁绊,与消除教会的弊恶,重新规复他民族的尊荣,统一与独立,并且还能开放他创造的泉源,回应当年罗马帝国与文艺复兴的精神与文采,向西欧文化不绝的洪流,再输新鲜的贡献;施展他民族独有的天才,增益人类的光荣,调谐进化的音节。如今距义大利统一已经半世纪有余,玛志尼的预言究竟应验了不曾?他的期望实现了不曾?知道欧洲文化消长的读者,不用说,当然是同意肯定的。这第三的意大利,的确是第二度的文艺复兴,“他的天才与智力”汉复德教授(Prof.CH.Herford,The Higher Hind of Italy,1920)
  说的,“又是一度的开花与结果,最使我们惊讶的,是他的个性的卓著;新欧的文化,又发现了这样矫健,活泼的精神,真是可喜的现象。我们随便翻阅他们新近出版的著述,便可以想象这新精神贯彻他们思想的力量,新起的诗文,亦是蓬勃中有修练,回看十九世纪中期的散漫与惫懒,这差别是大极了。”
  腊丁民族原来是女性的民族,义大利山水的清丽与温柔,更是天生的优美的文艺的产地。但自文艺复兴时期的兴奋以后的几百年间,义大利像是烈焰遗剩下的灰烬,偶尔也许有火星跳动着,再炽的希望,却是无期的远着;同时阿尔帕斯北方刚健的民族,不绝的活动着,益发反衬出他们娇柔的静默。但如政治统一以来,义大利已经证明她自己当初只是暂时的休憩,并不是精力的消渴,现在伟大的动力又催醒了她潜伏的才能;这位妩媚的美人,又从她倦眠着的榻上站了起来,用手绢拂拭了他眉目间的倦态,对着艳丽的晨光辗然的微笑。她这微笑的消息是什么,我们只要看义大利最近的思想与文艺的成就。现在他们的哲学家有克洛謇(Benedetto Croce)与尚蒂尔(Gentile);克洛謇不仅是现代哲学界的一个大师,他的文艺的评衡学理与方法,也集成了十九世纪评衡学的精萃,他这几年只是踞坐在评衡的大交椅上,在他的天平上,重新评定历代与各国不朽的作品的价值。阿里乌塔(Aliotta)也是一个精辟的学者,他的书——The Idealistic Reaction against Science in the ninteenth century虽则知道的不多,也是一部极有价值的著作。文艺界新起的彩色,更是卓著:微提的音乐(Verdi),沙梗铁泥(Segantini)的书,卡杜赛(Carducci)、微迦(Verga)、福加沙路(Fogazzaro)、巴斯古里(Paseoli)与丹农雪乌的诗;都是一代的宗匠,真纯的艺术家。
  但丹农雪乌在这灿烂的群星中,尤其放射着骇人的异彩,像一颗彗星似的,曳着他光明的长尾,扫掠过辽阔的长天。他是一个怪杰,我只能给他这样一个不雅训的名称。他是诗人,他是小说家,他是戏剧家;他是军人,他是飞行家;他是演说家,他自居是“大政治家”,他是义大利加入战争的一个主因,他是菲沪楣(Fiume)那场恶作剧的主角;他经过一度爱国的大梦,实现过——虽则刹那的——他的“诗翁兼君王”的幻想;他今年六十二岁;瞎了一眼(战时),折了一腿,但他的精力据说还不曾衰竭;这彗星,在他最后的翳隐前,也许还有一两次的闪亮。
  他是一个异人,我重复的说,我们不能测量他的力量,我们只能惊讶他的成绩,他不是像寻常的文人,凭著有限的想象力与有限的创作力,尝试着这样与那样;在他,尝试便是胜利,他的诗、他的散文、他的戏剧、他的小说,都有独到的境界,单独的要求品评与认识。他的笔力有道斯妥奄夫斯基的深澈与悍健,有茀洛贝的严密与精审,有康赖特(Joseph Conrad)擒捉文字的本能,有歌德的神韵,有高蒂霭(Theophile Gautier)
  雕字琢句的天才。他永远在幻想的飓风中飞舞,永远在热情的狂涛中旋转。他自居是超人;拿破仑的雄图,最是戟刺他的想象。他是最浪漫的飞行家;他用最精贵的纸张,最端秀的字模,印刷他黄金的文章,驾驶着他最美丽的飞艇,回首向着崇拜他的国民,微笑的飞送了一个再会的手吻,冉冉的没入了苍穹,他在满布着网罗的维也纳天空,雪片似的散下他的软语与强词,热情与冷智;他曾想横渡太平洋,在白云间饱览远东的色彩。
  他在国会中倾泻他的雄辩;旋转义大利的政纽,反斗德奥,自开战及订和约,他是义大利爱国热的中心,他是国民热烈的崇拜的偶像,他的家在水市的威尼士;便是江朵蜡(Gondola威尼士渡船名)的船家,每过他的门前,也高高的举着帽子致敬,“义大利万岁!丹农雪乌万岁!”的呼声,弥漫在星河似的群岛与蛛网似的运河间。他往来的信劄,都得编号存记着,因为时常有人偷作纪念。他生平的踪迹,听了只像是一个荒诞的童话。
  我们单看在菲沪楣时期的丹农雪乌,那时他已经将近六十,但他举措的荒唐,可以使六岁的儿童失笑。每次他的军队占了胜利,他就下令满城庆祝,他自己也穿了古怪的彩衣,站在电车扎的花楼上,与菲沪楣半狂的群众,对晃着香槟的高杯,烂醉了一切,遗忘了一切。玫瑰床是一个奢侈的幻想;但我们这位“诗翁君王”的卧房里与寝榻上,不仅是满散着玫瑰的鲜花,并且每天还得撤换三次;朝旭初起时是白色,日中天时是绯色,晚霞渲染时是绛色!他的脚步是疾风,他的眼光是闪电,他的出声如金钲,他的语势如飞瀑;这不是状词的滥用,这是会过他的人确切的印象;英国人LewisHind有一次在威尼士的旅馆餐室里听他在旁桌上谈话,他说除非亲自听着没有人肯相信或能想象的,即使亲自听着了,比方我自己,他也不容易相信一样的口与舌,喉管与声带,会得溢涌出那样怒潮与大瀑与疾雷似的语言与音调。
  这样的怪人,只有放纵与奢侈的欧南可以产出,也只有纵容怪僻,崇拜非常如义大利的社会,可以供给他自由的发展与表现的机会。他的著作,就是他异常的人格更真切的写照;我们看他的作品,仿佛是面对着赤道上的光炎,维苏维亚的烈焰,或是狂吼着的猛兽。他是近代奢侈、怪诞的文明的一个象征,他是丹德与米仡朗其罗与菩加怯乌的民族的天才与怪僻的结晶。
  汉复德教授说:——
                 
  ……Whose(D'Annunzio's)Personality might be cal- led a brilliant impressionist sketch of the talents and faillings of the Italy character,reproducing sense inheightened but veracious illumination,others in glaring cari cature or Paradoxical distortion……
                 
                 
  丹农雪乌的青年期
                 
  丹农雪乌的故乡是在爱得利亚海边上的一个乡村,叫做早试加拉,阿勃鲁栖省(Abruzzi)的一个地方。他出世的年份是一八六三年,距今六十一年。那一带海边是荒野的山地,居民是朴实、勇健、粗鲁、耐苦,他的父亲大概是一个农夫:他的自传里说,他的铁性的肌肉是他父亲的遗传,他的坚强的意志与无厌的热情是他母亲的遗传,他有三个姊妹,都不像他,他有一个乳娘,老年时退隐在山中,他有一部诗集是题赠给她的,对照着他自己的“狂风暴雨”的生涯,与她的山中生活的安闲与静定:——妈妈,你的油灯里的草心;缓缓的翳泯,前山松林中的风声与后山的虫吟,更番的应和着你的纺车迟迟的呻吟,慰安你的慈心(意译Dedication of"Il Poema Paradisiaco")
金沙电玩城,  他在他的自传《灵魂的游行》——里,并没有详细的记述他幼年期的事绩。但他自己所谓“酣彻的肉欲”,他的人格与他的艺术的最主要的元素,在他的童年时已经颖露了。“肉欲”
  是Sensuality不确切的译名,这字在这里应从广义解释,不仅是性欲,各种器官的感觉力也是包括在内的。因为他的官感力特殊的强悍与灵敏,所以他能勘现最秘奥与最微妙的现象与消息,常人的感官所不易领略的境界。他的生命只是一个感官的生命,自然界充满着神秘的音乐,他有耳能听精微的色彩,他有目能察馥郁的香与味,他有鼻与舌能辨析人间无穷的隐奥的变幻与结合,他有锐利的神经能认识、能区别、能通悟。他的视觉在他的器官中尤其是可惊的敏锐;他的思想的材料,仿佛只是实体的意象,他与法国的绿帝(Pierre Loti)一样,开口即是想象的比喻。他的性欲的特强,更不必说;这是他的全人格的枢纽,他的艺术创作的灵感的泉源。在他早年的诗里,我们可以想象一个聪明,活泼的孩子,在他的本乡的海边、山上、乡村里、田垄间,快活的闲游着;稻田里的鸟语,舂米、制乳酪、机梭,种种村舍的音籁,山坡上的牲畜的鸣声,他听来都是绝妙的音乐;海,多变幻的爱得利亚海,尤其是他的想象力的保姆与师傅(单就他的写海的奇文,他已经足够在文学界里占一个不朽的地位,吏温庞——Swinburne也不如他的深刻与细腻)不但有声有色的世界,就是最平庸最呆钝的事物,一经他的灵异的感觉的探检,也是满蕴着意义与美妙。单就事物的区别,白石是白石,珊瑚是珊瑚,白菊不是红枫,青榆不是白杨,——即此“物各有别”的一个抽象概念,也可以给他不可言状的惊讶与欣喜,仿佛他已经猜透了宇宙的迷谜。
  他的青年期当然是他的色情的狂吼时代,性的自觉在寻常人也许是缓渐的,羞怯的发现,在他竟是火岩的炸裂,摧残了一切的障碍与拘束,在青天里摇着猛恶的长焰。他在自传里大胆的叙述,绝对的招认,好比如饿虎吃了人,满地血肉狼藉的,他却还从容的舐净他的利爪,摇舞着他的劲尾,大吼了几声,报告他的成绩。“肉呀!”他叫着,我将我自己交付给你,像一个年青无髭的国王,将他自己交给那美丽的,可怖的戎装的女郎,看呀,她来了!她得了胜利回来在欢呼着的市街中庄严的走来了。这温柔的国王,一半是惊,一半是爱,他的希望嘲笑着他的怕惧。这是他的大言:实际上他并不曾单纯的纵欲,他不是肉体的奴隶,成年期性欲的冲动,只是解放他的天才的大动力,他自此开始了他的创造的生命。“肉呀,你比如精湛的葡萄被火焰似的脚趾蹂躏着,比如白雪上淋漓着鲜血的踪迹。”
  他第一部的诗集——Primo Vere是他十八岁那年印行的,明年印行他的CantoNovo,又明年他的L‘Intermezzo di Rime那时卡杜赛(Carducci)是义大利领袖的诗人,丹农雪乌早年的诗,最受他的影响。他的词藻,浓艳而有雅度,馥郁而不失逸致,是他私淑卡氏的成绩。同时他也印行他的短篇小说,第一本是Terra Virgine1882,第二本Il Li bro delle Virgini,第三本San pantaloere,他的材料是他本乡的野蛮的习俗。他的短篇小说的笔调,与他早年的诗不同,他受莫泊桑的感化,用明净的点画写深刻的心理,但这是他的比较不重要的作品。
  他的第二个时期从他初次到罗马开始。这不凡的少年,初次从他的鄙塞的本乡来到了最光荣的大城,从他的朴野的伴侣交换了最温文的社会,从他的粗伧的海滨觌面了最伟大的艺术——我们可以想象这伟大的变迁如何剧烈的影响他正苞放着的诗才,鼓动他的潜伏着的野心。义大利一个有名的评衡家说,“阿勃鲁栖给他民族的观念,罗马给他历史的印象”,罗马不仅是伟大的史迹的见证,不仅是艺术的宝库,他永远是人类文化的标准;这是一个朝拜的中心,我们想不起近代的一个诗人或美术家他不曾到这不朽的古城来挹取他需要的灵感。自从意大利政治统一以来,这古城又经一度的再生,当初帝国的威灵,以一度的显应,意人爱国的狂热,仿佛化成了千万的虹彩,在纯碧的天空中,临照着彼得寺与古剧场的遗迹,庆祝第三义大利与罗马城的千古,卡杜赛一群的诗人,当然也尽力的讴歌,助长爱国的烈焰。丹农雪乌初到罗马,正当民族主义沸腾的时期,他也就投身在这怒潮中,尽情的倾泻出他的讴歌的天才,他的“Italianita”(义大利主义)
  虽则不免偏激,如今看来很是可笑的,但他自此得了大名,引起了全国的注意,隐伏他未来的政治生涯。
                 
                 
  丹农雪乌的作品
                 
  紧接着罗马,丹农雪乌又逢到了一个伟大的势力:他读了尼采。丹农雪乌的艺术的性灵已经充分的觉悟,凭着他的天赋的特强的肉欲,在物质的世界里无厌的吸收想象的营养,他也已经发现他自己内在的倾向;爱险、好奇、崇拜权力、爱荒诞与特殊,甚至爱凶狠、爱暴虐、爱胜利与摧残、爱自我的实现。
  他是不愿走旁人踏平了的道路,他爱投身到荆棘丛中去开辟新蹊,流血是他的快乐,危险是他的想望;超人早已是他潜伏的理想。现在他在尼采的幻想的镜中,照出了他自己的体魄。他的原来盲目的冲动得到了哲理的解释,原来纠杂的心绪呈露了联贯的意义,原来不清切的欲望转成了灵感他的艺术的渊泉。
  尼采给了他标准,指示了他途径。坚强了他的自信,敦促了他的进取。后来尼采死在疯人院里,丹农雪乌做了一首挽诗吊他,尊为“伟大的破坏者,重起希腊的天神于‘将来的大门’之前”。尼采是一个“生迟了二千年的希腊人”;所以丹农雪乌自此也景仰古希的精神,崇拜奥林配克的天神,伟大、胜利与镇静的象征;纯粹的美的寻求成了他的艺术的标的。
  但他却不是尼采全部思想的承袭者;他只节取了他的超人的理想,那也还是他自己主观的解释。他的特强的官觉限制了他的推理的能力,他的抽象的思想的贫弱与他的想象力的丰富,一样的可惊;他是纯粹的艺术家。
  此后“超人主义”贯彻了他的生活的状态,也贯彻了他的作品。他的小说与戏剧里的人物,只是他的理想中的超人的化身,男的是男超人,女的是女超人,灵魂与肉体只是纯粹的力的表现,身穿着黄金的衣服,口吐着黄金的词采,在恋爱的急湍中寻求生命,在现实的世界里寻求理想。
  那时欧洲的文艺界正在转变的径程中。法国象征派诗人,沿着美国的波(Poe)与波特莱亚(Baudelaire)开辟的路径,专从别致的文字的结构中求别致的声调与神韵,并且只顾艺术的要求与满足不避寻常遭忌讳或厌恶的经验与事实;用惨死的奇芒,嚣俄说的,装潢艺术的天堂;文学里发现一个新战栗。高蒂霭的赞美肉体的艳丽的诗章与散文;茀洛贝与左拉的丑恶与卑劣的人生的写照;斐德与王尔德的唯美主义;道施妥奄夫斯基的深刻的心理病学——都是影响丹农雪乌的主要的元素。他的《无辜者》与《罪与罚》有很明显的关系;《死的胜利》有逼肖左拉处。
  但丹农雪乌虽则尽量的吸收同时代的作者的思想与艺术,他依旧保存着他特有的精彩;他的阿尔帕斯南的拉丁民族的特色,只有俄罗斯可以产生郭郭儿(Gogol),只有法兰西可以产生法朗司(Anatole Frane),只有英吉利可以产生奥斯丁(JaneAustin),只有义大利可以产生丹农雪乌。北欧民族重理性,尚敛节;南欧民族重本能,喜放纵。丹农雪乌的特长就是他的“酣彻的肉欲”与不可驾驭的冲动,在他生命即是恋爱,恋爱即是艺术。生活即是官觉的活动没有敏锐的感觉,生活便是空白。所有美的事物的美,在他看来,只是一种结构极微妙的实质,从看得见的世界所激起的感觉,快感与痛感,凝合而成的,这消息就在经验给我们最锋利的刺激的刹那间。这是他的“人生观”,这是他的实现自我,发展人格的方法——充分的培养艺术的本能,充分的鼓励创作的天才,在极深刻的快感与痛感的火焰中精炼我们的生命元素,在直接的经验的糙石上砥砺我们的生命的纤维。
  从一切的经验中(感官的经验)领略美的实在;从女性的神秘中领略最纯粹的美的实在。女性是天生的艺术的材料,可以接受最幽微的音波的痕迹,可以供诗人的匠心任意的裁制。一个女子将去密会她的情人时的情态;她的语音、她的姿势,她的突然的奋兴,与骤然的中止,她的衣裳泄露着她的肌肉的颤动,她的颊上忽隐忽现的深浅的色泽,她的热烈的目光放射着战场上接刃时的情调,她的朱红的唇缝间偶然逸出的芳息:这是艺术家应该集中他的观察的现象。
  所以他的作品,只是他的变相的自传,差不多在他的每一部小说里,我们都可以看出丹农雪乌的化身,在最繁华、最艳丽的环境中,在最咆哮的热情与最富丽的词藻中,寻求他的理想的人生的实现。恋爱的热情永远是他的职业,他的科学,他的宇宙;不仅是肉体的恋爱,也不仅是由肉体所发现精神的爱情,这都是比较的浅一层的。最是迷蛊他的,他最不能解决的,他最以为神奇的,是一种我们可以姑且称为绝对的恋爱,是一种超肉体超精神的要求,几乎是一个玄学的构想。我们知道道施妥奄夫斯基曾经从罪犯的心理中勘求绝对的价值一—the absolute value——丹农雪乌是从恋爱中勘求绝对的满足。这也许是潜伏在人的灵府里最奥妙亦最强烈的一个欲望,不是平常的心理的探讨所能发现的;这是芭蕉的心,只有抽剥了紧裹着的外皮方可微露的。丹农雪乌的工夫就是剥芭蕉的工夫;他从直接的恋爱的经验中探得了线索与门径,从剧烈的器官的感觉中烘托出灵魂的轮廓。他的方法所以是彻底的主观的;他的小说只是心理的描写:他至多布置一个相当的背景——地中海的海滨或是威尼士的河中——他绝对的忽略情节与结构,有时竟只是片段的,无事实亦无结局(如Virgins if the Rock),所以他的特长,不在描写社会,不在描写人物,而在描写最变幻,最神奇的自我,有时最亲密的好友,有时最恶毒的仇敌,我们最应得了解,但实际最不容易认识的——深藏在我们各个人心里的鬼;他展览给我们看的是肉欲的止境,恋爱的止境,几于艺术自身的止境。
  所有伟大的著作,多少含有对他的时间反动或抗议的性质。
  丹农雪乌也曾经一部分人的痛斥,说他的作品是不道德的、猥亵的、奖励放纵的。但我们也应该知道近代的生活状态,只是不自然,矫揉的、湮塞本能的。我们的作者也许走了哪一个极端,他不仅求在艺术中实现生命,他要求生活的艺术化:“永远沉醉在热情里”,是他的训条。他在他的小说“Fervour”里说“现代的诗人不必厌恶庸俗的群众,亦不必怨恨环境的拘束,我们天生有力量在掌握里的人,就在这个世界上,还是一样的可以实现我们生命里的美丽的佳话。我们应该向着旋涡似的生命里凝神的侦察,像从前达文謇教他的弟子们注视着墙壁上的斑点,火炉里的灰烬,天上的云,或是街道上的泥潭,”要看出新奇的结构与微妙的意义“。他又说”诗人是美的使者,到人间来展览使人忘一切的神品“。
  但他的理想的生活当然是过于偏激的;他的纵欲主义,如其不经过诗的想象的清滤,容易流入丑恶的兽道,他的唯美主义,如其没有高尚的思想的基筑,也容易流入琐屑的蚀伪。至于他的理想的恋爱的不可能,他自己的小说即是证据,道施妥奄夫斯基求绝对的价值的结果只求着了绝对的虚无,一个凄惨的,可怖的空,他所描写的纵欲与恋爱的结果也只是不可闪避的惨剧。丹农雪乌与王尔德一样,偏重了肉体的感觉;他所谓灵魂只是感觉的本体,纵容肉欲(此篇用肉欲处都从广义释)最明显的条件,是受肉的支配;愈纵欲,满足的要求亦愈迫切,欲亦愈烈,人力所能满足的止境愈近,人力所不能满足的境界亦愈露——最后唯一的疗法或出路,只是生命本体的灭绝。在《死的胜利》里,男子与女子的热恋超过了某程度以后,那男子,他是一个绝对的恋爱的寻求者,便发现了恶兆的思想:“她所以是我的仇敌,”他想,“她有一天活着——尽她能用她的魔力来迷着我的日子——我就不能踏进我所发现的门限,她永远牵掣着我……我理想中的新世界、新生命,都只是枉然的。恋爱有一天存在着,地球的轴心总是在单个人的身上,所有的生命也只是包围在一个狭小的圈子里。要想站起来,要想打出去,我非脱离恋爱不可——非先将我自己救出敌围不可。”
  他又冥想她死了。“死了以后,她只能做幻梦的资料,到成丁一个纯粹的理想。她可以不完全的生存,上升到一个完全的永远平安的居处,她所有的肉体的斑点与欲念,也从此摧残正是真的占有,灭绝正是真的不朽,到恋爱里求绝对的人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他也明白仇恨着她是不公平的,他知道运数的铁臂不仅是绾住了他,也绾住了她恼并不是别人的缘故;这是从生命的精髓里来的。如其恋爱着的人们逢到了这样的难关,能抱怨谁,他们只能咒诅恋爱自身。恋爱!他的生命的纤维,像铁屑迎着磁石似的,向着恋爱也不能克制;恋爱是地面上所有不幸事物里的最凄惨最不幸的一件,但是他活着的日子也逃不了这大不幸。”
  “每个灵魂里载着的恋爱的质量是有限的,恋爱也有消耗尽净的日子。到了那个最时刻,再没有方法可以救济恋爱的死。
  现在你爱我的时间已经很久;快近两年了!“
                 
  (原刊1925年5月11/13日《晨报副刊》,1925年5月15日《晨报副刊。文学旬刊》)

1861年3月17日,正式成立了义大利王国。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成了义大利王国统一后的第一个国王,加富尔为王国首相,兼外交和海军大臣,在国王的劝说下,加里波第放弃了进军罗马的计划。加富尔立即把解放罗马的事业纳入了温和自由派路线的轨道,着手同教皇庇护九世举行谈判。但是,他来不及解决罗马问题,就在1861年6月6日突然病逝 。

遗书

致各大义大利邦国人民和伊曼纽二世国王:

你们好!我是加富尔,这是一封在我临终前写下的遗书。首先我想说是请所有的皮德蒙人民都要团结,透过公民投票一心为义大利统一,令到我走都走得安心!

其次的是我想告诉伊曼纽二世国王,你要晓得单靠人民的力量是不大概实现统一,我希望国王你可以继承我还未统一归并的地方。自从国王你在1852年委任我为首相后,我便全力进行改革以增强皮德蒙的力量,结果我使皮德蒙成为强大及现代化的邦国﹔跟着与奥作战的挫败,令我明白到外援的重要,所以我便带领皮德蒙加入克里米亚战争以争取法国的支援和英国的同情,结果我能够带领皮德蒙在奥萨战争中胜利,虽然国王你同意接受乌伊拉富兰卡休战协定,而我就愤然辞职,但该条约都有助了皮德蒙取得伦巴底﹔接着是我重新出任首相,在1860年3月,中部邦国经公民投票后,赞成与皮德蒙合并,统一已踏至第一步﹔跟着是幸好有加里波第的协助迅速征服西西里及那不勒斯,幸而他能作出明智的抉择,就是最终决定将西西里及那不勒斯交给皮德蒙。成立了义大利王国直至现在,我希望在我剩余一口气之前,恳请国王你继续征服罗马及威尼西亚,以至最后义大利成功统一,这是我唯一的愿望,我希望你能够达成我的遗愿,不要白费了我多年来的心血!

谢谢!

1861年3月

评价

后人把加富尔、马志尼和加里波第并称为义大利复兴大业中的三杰。梁启超在《义大利建国三杰传·加富尔》中写道:"自是以往,加富尔以崇拜英风,闻于天下。虽然,彼无所雌黄焉,无所躐进焉。矻矻焉更研英文,治英学,详察英国政治、宗教、教育、农工商各事业,以备将来经国之用。"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现代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经翡冷翠去罗马,维克托·伊曼纽尔二世成了义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