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在北方它叫海棠,桃林之下皑皑白骨

在北方它叫海棠,桃林之下皑皑白骨

2019-10-07 13:40

七年前的一个黄昏,在上海一条临街的弄堂边上,他与她初次相遇。

她穿着一身幽蓝色的紧身长裙,曲线尽现,透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长发依然如瀑布般的披在身后,举步间,淡淡的花香,又悠悠而至……迷墙江航A遇见陈云栖,正是维嘉打来电话和我说分手的那天。当时,我开着我那辆新买的丰田花冠,从公司里回来。沿着荣光路,我笔直往前开。经过荣光路附近那一片冷僻的拆围区时,手机响了。是维嘉打来的。她在电话里就又开始和我说分手的事。我一边开车,一边和她理论。我知道维嘉的任性,她不是真要和我分手,就是想闹点小情绪,引起我对她的注意。因为维嘉老说我不够重视她,说我的眼里只有工作。我总是拿她的任性没有办法。撞到陈云栖是猝不及防的。那是维嘉在电话里,正大喊大叫着这回我是认真的,然后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我只是在车内怔了一下,一个穿深蓝色长裙的清丽女子,已经在车前在我的视线中滑倒在地。我大惊失色。赶紧下车。还好,那女子没有大碍,我去扶她时,她已爬了起来。我向她道歉,并执意要送她去附近的医院看看。她淡漠的笑,说只是擦破了点皮,不碍事。我说,小姐,那让我送你一程吧。这回,她又笑,带点嘲讽的味道。她说,你经常这样送女孩子吗?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已转身离去。在那一瞬间,从她如瀑的黑发间,传来一阵淡淡的花香。她径直走到路上,拦了一辆的士就上去了。我远远的看着她,也冲她笑。有一刻,我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这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女子。我上车后,不由得打量了一下周围。荣光路这一带,大片的建筑都在拆围当中,废墟上,凌乱不堪。黄昏中,还有几堵未拆的墙,伫立在渐渐深下来的暮色中。我暗自奇怪那女子,为何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是撞到鬼了吧,念头一闪,头皮都有些发麻。开着车,箭一样的离开荣光路。驶入闹市,见到华灯初上的街头,衣香鬓影,人海如潮,这才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暗笑自己胆小如鼠,自己吓自己。把车直接开到维嘉的住处,她居然不在家。听到我和维嘉养的小狗塞拉,在房间里寂寞的叫唤。打维嘉的手机,语音提示说联络不上。我只好开着车回去,一路生着维嘉的闷气。在经过市中心广场附近的威士大酒店时,我一眼就看到维嘉正和一个男人,谈笑风声的相携走进去。我几乎僵住了。原来这就是维嘉所谓的这回是认真的。我把车停下来,在车内再次开始拨打维嘉的手机。语音依旧提示说机主已经关机。我在车内冷笑。看来维嘉离开我,是铁了心或者早有预谋的。一直以来,我就属于那种心高气傲的男人,事已至此,我也不会再做什么徒劳的挽留。但仍觉得突然。看着维嘉和那个男人的背影消失在酒店旋转的玻璃门前,心上闪过瞬间的疼痛。象是被玻璃给深深的划伤。我开车回到家里,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干邑,仰起脖子就喝。在些许醉意中,突然间便想起黄昏时在荣光路撞到的那个女子。她的眉眼,一头光泽的长发,转身间,身上散逸的淡淡花香,在这一刻,极其地撩动我。躺在床上,晕乎乎的脑海中,她长发遮掩下的眉眼,还在我的眼前,轻轻闪现。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照。想起我约定的与客户见面的时间,是在午餐后。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我进入厨房,想为自己做点吃的。手忙脚乱的刚把沙拉做好,手机响了。原以为是维嘉打来的,心里激动不已。接听,居然是那个客户打来的,他告诉我原本要请我设计的那幅平面设计图,交付给了另一个设计师。我在电话这头,虽然不悦,但电话里,我依然保持了应有的礼貌。我松懈下来。突然就觉得无聊透顶。想起维嘉,也是一团无名火。我想我不会再和她联络了。一个人在餐桌上,吃完寂寞的午餐,然后开车出去兜风。漫无目的的在街上开。是午后,阳光透过车窗,照在身上有些灼热。我松了松领带,抬头,看见不远处,几堵墙伫立在一片废墟上,心里不由一惊。不知不觉中,我居然把车开到了荣光路上。这一刻,我的丰田花冠,正停在那一片废墟的不远处。有几个建筑工模样的人,正在废墟上忙碌。因为远离闹市,周围,显得很寂廖。偶尔,有几辆的士,从路上穿过。工人们在不远处,无精打睬的拆着剩余的墙。那墙体已经很斑驳,但依然看的出是很漂亮的红砖结构。我平日在公司里,忙于各类设计,城市对我来说,到有几分疏离。也不晓得,这片废墟,曾经耸立了什么样的辉煌建筑。更不晓得自己为何会在不知觉中,把车开到这个冷僻的地方。我坐在车内,抽起一根烟。淡蓝色的烟雾中,突然便想起昨日黄昏,在这里邂逅的那位穿蓝衣的女子。竟然,有一种很空落的感觉,在心底轻轻的回荡。B与陈云栖再度相遇,是在维嘉离开我半个多月后。是午夜。我从公司里加班回来,途经厢王路夜市,见灯火依旧通明,人声鼎沸。找了一个泊车的地方停下来。下车去看我常去的那家古字画店,有否新货。刚走到入口,听到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回头,忍不住大惊,居然是半月前在荣光路上碰到的那个女子。我心欣喜异常,半月里,对她还有种说不出的惦念。她穿着一身幽蓝色的紧身长裙,曲线尽现,透着一种说不出的优雅。长发依然如瀑布般的披在身后,举步间,淡淡的花香,又悠悠而至。我笑说,你还记得我呵?她的脸躲在幽暗的光影里,淡笑,言语间,却又俏皮不已,当然,你撞了我呵!听她这样一说,我脸红脖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很难为情的说,那天,真不好意思。现在,好些了吗?她笑,我有那么娇气吗?还没等我反应,她又自顾自的笑开了。然后,居然自报芳名:陈云栖。接着把纤细的手伸了过来。我受宠若惊:罗亦寻。同时轻轻去握陈云栖的手。我注意到她的手,有些冰凉但很柔软,没有汗。我又说,这么巧?陈云栖一脸的落寞,是呵,在家里闲散无事,顺道来看看。说到这里,陈云栖用手指了不远处的一个弄堂,我家住的很近。我告诉她我很喜欢收藏一些古字画,常来这个夜市淘金,总是会有一些收获。那今天呢?陈云栖不经意的问我。我看着她在灯火下的脸,有一丝恍惚。然后,我开玩笑的说,有呵,遇见你本身就是一个大收获啊!话已出口,便有些后悔这句带点挑逗意味的话,身怕她会觉得被我侵犯,掉头就走。她居然没有生气,只是略带羞涩的笑。我收回玩笑的话头,对她说,我刚刚加班回来,路过这里,还没有来得及进去,一起进去看看吧。陈云栖应声点头。口里却说,只是我对字画毫无研究,希望不会扫你的兴。我谦虚的回应她,哪里,我也只是略知一二。结果,进入那家字画店,陈云栖对于古字画方面的造诣,简直就令我大跌眼镜。连店主都有些不悦的开我玩笑,怎么,罗先生这样的行家也怕我宰熟,还带来了一个如此漂亮的专家呵?令我好不尴尬。结果一幅画也没买成。从店里出来,我一时无话。陈云栖也不开口。我们一前一后,在街上走。陈云栖大概看出了我的不悦,快步走上前来对我说,对不起,实在是觉得那些赝品不值那么多。街灯下,陈云栖一脸的诚意,我突然不忍与她计较。再说,她在店里似乎也说的句句有理。我对她一笑,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这方面的专家呢?隐藏得那么深。陈云栖不接我的话,只是把头微侧,一脸诡异的笑。已走到我那辆新买的丰田花冠前,我试探性的用手环抱住陈云栖。她没有拒绝。我索性打开车门,把她拥入车里。她柔顺的身体象蛇一样的紧紧的贴着我。我们开始接吻。情到浓时,她却一把推开了我。车内,我怔怔的看着她,她好象很紧张的样子,呼息有些急促。我歉意万分,你,不舒服吗?她看着我,眼里并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又回复到先前的淡然说,没什么,我该回去了。说完打开车门,就跳下车去。我在车内,一脸的茫茫然。我把身子探出车窗,我送你!她一边跑,一边回头,不必了,很近的。我在身后大声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你!她还是没有停下来,只是大声的回答我,随时!然后,她大概想起来了什么,又往回跑,跑回到我的面前,在我的掌心里,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这才又跑开,象一阵轻风,很快的消失在不远处的那条弄堂里。C过了两日,我又在公司给一个客户做设计图。加班至夜深,我试着给陈云栖打了个电话,想请她出来吃宵夜。电话一接通,马上听到她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以为会是睡眼惺松的声音,没想到却是毫无倦意的。电话那头,她的声音居然有些幽怨。你怎么才打电话给我?言语之间,似乎已是非常相熟的那种男女关系。我意外,当然也高兴。而且,想起来,我感觉自己对她,其实颇有些一见钟情的味道。我还没来的及解释我这两天忙的晕头转向,她在电话那头又在轻叹,再不来电话,你就没有机会了。我没有在意,只当她与当初维嘉一样,爱撒些小女人的脾气。我在电话这头贫嘴,怎么,你要嫁人啦?呵呵。陈云栖似乎没有和我开玩笑的兴致,只是问了吃夜宵的酒店。我赶紧殷勤的说,那我来接你。她沉吟片刻,说不用了,我马上就可以赶到。我开车到龙韵酒店的时候,陈云栖果然已浅笑吟吟地端坐在座位上,全然没有电话里的那般幽怨。吃完夜宵离开龙韵,已是凌晨一点多。喝了一点酒,她有些许醉态。我说送她回去,她执意要去我的公寓。车到公寓,我见她走路都在摇晃,便径直把她抱入房里。她的身子很轻盈。长长的发,一路轻轻的晃动,整个楼道,整个房间,都充满了她发丝间奇异的花香味。这一夜,我没有做到坐怀不乱。后来,在我的怀里,陈云栖哭了,哭得极其感伤,这让我非常不安。我一再向她表白我不是一个滥情的男人。她依然不停的哭。追问她何故。她只是摇头不语。然后紧紧地抱住我,把头深深的埋在我的怀里。已是夜半,我终究敌不过困意,拥着陈云栖渐渐睡去。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陈云栖已经不知去向。我起身,暗自责备她的不告而别。我在卫生间里洗漱,洗脸刷牙后,我拿起手表往腕上戴,这才发现,昨夜我洗澡时摘下的檀香木的手链,已不知去向。依稀记得,当时摘下是和这块名贵的江诗丹顿放在一起的。那串木质珠链,是我几年前去杭州灵隐,顺手买下的,只是图个吉利。以为随手丢在了别处,便也懒得再去找来。从卫生间里出来,我打电话给陈云栖,想问她为何要不辞而别。拨出号码,听到的话音,令我不悦。居然说是空号。我又拨,还说是空号。我拿出号码簿,仔仔细细的核对那串号码,再拨,依然是空号。令我奇怪不已。我在客厅里烦躁不安的走动。窗外有风吹过,一张写满字的薄宣,从电脑桌上,倏然滑落。我拾起,居然是古人的一阕词: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染啼痕。伤情处,高城断望,灯火已黄昏。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做相思泪。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我匆匆穿衣出门,把车径直驶向厢王路夜市那条弄堂边上。凭着记忆去寻找那夜,陈云栖在夜市门口,随手指向身后的那条弄堂。已接近中午。弄堂里,人来人往。有人家就在弄堂口生煤炉,炊烟四起。我逢人就打听陈云栖,谁都摇头说不认识。一再问我是否把名字记错了。我一边打听,一边再次用手机去拨陈云栖留下的那串号码,依然是空号。我呆呆的站在弄堂口,好半天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D从这一天开始,陈云栖就仿佛是从空气里蒸发了。毫无征兆,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一直以为,那夜与陈云栖的亲密接触后,才是我们爱的开始。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有时,开始就是结束。不知是谁说过,要想爱得永恒,只有恋的短暂。但这句话,并不能安慰我。回想起与陈云栖短暂的邂逅,除了平添几分感伤,更多的是关于她的消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又多次去厢王路附近的那一带弄堂。然而,我始终找不到一个认识她的人。去的次数多了,很多人见我就躲,以为我是一个疯子,为着一个根本就不存在的女人而踏破铁鞋。我精神一度不振。半年里,没有做过任何设计。我整天想的全是关于陈云栖离奇失踪的事。设想了很多的答案,但从来没有一个能说服我自己。半年以后,才又渐渐开始工作。一日,偶经荣光路,才发现那片废墟和残墙,早已被一批拔地而起的建筑替代。我坐在车内,寂寞地抽着烟,远远的看着那些鲜活的建筑和阳光下来来往往的人,突然间便想起与陈云栖当日在那堵残墙下的初相遇。在那个冷僻的黄昏,她诡异的出现,一身蓝色的长裙,黑发如瀑。想起那夜她离去时,留下的如今现代人都不大再会读起的词,真切,却又隔世。我开始相信,陈云栖是一个异于常人的女子。这样想过之后,心情反而平静了很多。又开始忙忙碌碌,关于和陈云栖那些离奇的往事,慢慢有一些淡忘。直到去年夏天,我移居美国。安定下来后,我从曼哈顿驱车去旧金山看一位朋友。他知道我一直以来就有收藏古字画的嗜好,便带我去唐人街上的一家字画店。在那家店里,我看到明清时的一幅拈花图。并不是出自名家手笔,吸引我的是那画中女子。一袭薄纱的蓝衣,一手拿扇,一手拈花,婷婷袅袅,轻吟浅笑。那张绝世惊艳的脸,如果不是她身上的古装,和陈云栖的样子,几乎是完美的克隆。我上前与店主攀谈。店主是一个仁厚的中年男人。知道我刚刚从国内那座著名的古城移居美国,连忙指着店内的一些字画大赞,说他这里有好几幅都来自我生活的城市。我一脸的意外,远远的指着那幅蓝衣的拈花少女图问他,他连连称是。说到这里,他缓步上前,指着那幅拈花少女图说,这幅画还是我几年前回国,正好一个古画拍卖行在进行拆迁前的最后一轮拍卖,因看着喜欢,还是以一个高价买回了这幅拈花图,做为私人收藏。我听得诧异,忙问那家早已拆迁的拍卖行旧址,中年男人想了想,才告诉我是在荣光路上。我心巨震,因为那正是我与陈云栖初次邂逅的地方。我走近那幅拈花图,一阵熟悉的奇异花香扑面而来。细细看开,不由大惊。那蓝衣拈花女子,拿扇的腕上,居然带着一只木质的珠链。与我多年前,在杭州灵隐买回,后来又丢失的那只檀香木的手链,别无二致。

  [曼妙桃林清风摇曳,花瓣随之飞舞满天。在皎洁的月色下,风吹动树枝的声音似鬼魅,听的人毛骨发寒。]

一、

  那时,她是一个卖花红的女子。他从小就爱吃那种水果,只是,在北方它叫海棠。离开故乡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温润的江南也有这种果实。刚从北方来到上海不久的他难免孤独,经常独自走在人群中倾听自己的声音。那天,她推的一小车海棠,在泛着潮气的微雨黄昏里,满目的黄红相间令他眼前一亮。或许是刚刚采摘下,香韵依然婉约。她一只手扶着小车,另一只手撑着一把油纸伞。生意寥落,她伫立在微雨中的样子,仿佛是一抹寂寞的水彩,深深打动他的心。他上前说称些海棠,她讶然地看着他以北方人的豪迈买下了整整五斤。双眸碰撞,浓情流转。她无话,只是在伞下微笑,唇红齿白。他惊觉时,内心早已暗香浮动,爱意不可收。全然不想,与她不过是惊鸿一瞥,外加一笔海棠生意,如此而已。他暗笑自己的痴迷。然而,看着她为自己精挑细选的海棠,个个饱满丰润,不禁又去暗暗揣摩她的心意。抬头看去,她湖水般的眼眸正迅速避开他灼热的眼神。但,暮色里,他仍然感觉到她面颊上泛起的一丝不易觉察的绯红。

金沙电玩城 1

那一天,他遇到了一株海棠。

  他微笑,道过谢意,转身离去的瞬间,听到她在身后对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在这儿,它叫花红。吴侬软语,仿佛南方八月的空气里晕染着桂花香的风。深深浅浅,令他恍惚不已:娶上这样的女子,该是此生最大的幸福吧。

七里桃花红 却因白骨生

金沙电玩城 2

  多年以前萌生的爱念,于多年之后,他早已淡忘。殊不知,多年以前,他,真的这样想过。

  相传芈县与宓(fu)县之间的七里桃林为百里内不祥之地。傍晚黄昏或阴天下雨常有鬼魅出没,桃林之下皑皑白骨。

初遇时粉白,像不谙世事的豆蔻少女,在横斜的枝桠上,在温暖的微风里,静静地睡着,不愿醒来。

  此后的日日夜夜,他的脑海里所执著的念头,便止于此。痴心于这份美丽的情感,丝毫没有探究过他与她的不同。而爱,总该是有动机的吧?那时,他孤身异乡,形单影只,事业无成,一个女子的情爱,足以令他动容,那种温暖,是他那时惟一的欲求。以至于,完全忘记自己终究会改变。譬如,会成功,会不再孤单,一切会好起来。但,爱情里浸淫的男女,怎会顾得如此细致?那时,他根本没有想过,她不过是一个淳朴而聪慧的乡间女子。

金沙电玩城 3

他觉得这花很可爱。

  因此,他和她后来的故事,便有了这般结局:

白骨生花

当然,那个在花树下小憩的女子,更可爱。

  半年后,他娶了她。婚后,她再也没有去卖过花红,习惯了他养着她。他在外奔忙,她在家做着温柔的后盾。毕竟是淳朴的乡间女子,虽然整日周游在柴米油盐中,却没有丝毫的怨气。能够为他煮饭,是她一辈子的幸福。然而,他的事业越来越大,朋友越来越多。晚归或者干脆不归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夜夜笙歌,只道寻常。然而,她从不言语,每次夜归,她依然精心地侍候他。直到他背对着她呼呼睡去,方觉出一丝惆怅和寂寞来。她不禁想起,多年以前那个微雨的黄昏,在弄堂口,初见他的样子。玉树临风、翩然而至,令她年轻的心,意乱情迷。

  莫家独女莫灵生于远亲,刚刚归于本家。途中不幸遇雨,不得不停滞七里。

她清秀的面容像是枝头含苞的海棠花,双目未闭,脸上洒落着星点的树影。唇角微微扬起,也许是梦中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她翠绿的裙衫颜色鲜亮,像极了女子明艳蓬勃的青春时光。

  不过,只是一念的惆怅和寂寞,第二天她依然为他温柔地做着一切。就这样,悲欢岁月,一路而来,她用自己的方式将心意一一付上。然而,又能如何?爱一个人的理由和不再爱一个人的措辞,同样可以轻而易举。

  三月中旬,桃花满枝,让人见了仍不住想要上前细细观赏一番,还未及翾的莫灵更不例外。

他不知不觉地停下了脚步,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静静地看着。他忘了自己要去哪里,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做。此刻他只想在这里驻足,却不忍心上前,惊扰了她。

  终是无法再继续。离婚,发生在他和她相遇五年之后的一个上午。没有大的波澜,倒也平静。在物质上,他没有亏欠她。她只留了些许,说,只要可以开间水果店就已足够。离开时,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身影,一如当年的翩然,无非是去留不同。泪如雨下时,他已淡出她的视线。

金沙电玩城 4

这姑娘是谁?

  上海,以十里洋场的繁华,蛊惑着身处其中的红男绿女,连忧伤和欢乐也是日新月异。没有多少时日,与她离婚的情节,便只成了他生命里怀旧的一幕戏。他忙碌于事业,也忙碌于周旋在不同的女子间。同在一座城市,说不见也就不见了。况且,上海太大。他只晓得,她在漕宝路上开了一间水果店。然而,他整日奔走在上海的繁华之间,为了各种生意,为了各种女子,却从来没有机会路过她的水果店。

白骨生花

她为什么会睡在海棠树下?

  又过了两年,一个雨夜,他突然想起了她。便开着私家车,沿着漕宝路遍寻。微雨敲着车窗,使他在车内看周遭的视线变得迷离恍惚。街上的灯火和人群,仿佛晕染在一幅浓重而忧伤的水彩画里。他突然想起七年前那个微雨的黄昏,他举步维艰时与她的初次相遇。周旋过太多的女子,终是有些倦怠。想起她的这一刻,竟然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暖意。这些许暖意使他潜伏在心底还残留着而久已不觉的一点爱意,居然,居然如微雨,荡漾开来。连他自己都惊诧不已。

  她一身儒裙本就淡雅,手中的油纸伞更是清逸。一步一步独自往桃林中去,不知何时已看不到随从。

难道自己这是在做梦?

  终于在漕宝路的尽头,看到了她的水果店,已是夜里10点多,地段又不好,没有一个顾客,在昏黄的灯下,她撑着一把淡绿色的油纸伞,轻轻地四处顾盼,眼里透着淡淡的寂寞,宛如当年。隔着雾般的微雨,他在车内远远看着她伫立雨中的样子,突然想流泪。

  四周全是桃花,清香扑鼻,心中正叹此时的安静怡然,却忽见前方一姑娘,大小年龄与自己相仿。

他抬起手臂用力掐了一下。啊好疼,不是在做梦。他不小心喊出声来。

  他关掉车灯,安静地坐在里面,打量着她的水果店。店内的各色水果,装在各种精致的果篮里,个个透亮。这时的上海,正是花红上市的旺季。但她的店里,举目望去,几乎样样都有,独独少了他曾经深深迷恋过的那一片红黄相间的颜色。和对她的爱一样,都留在了回忆里。

  她一身雪白儒裙,站在微雨之中,脸色或许因冷冻的有些苍白,纤瘦的身躯在雨中异常柔弱。

女子被惊醒,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站在面前,一阵脸红,慌乱的起身逃开了。

  他看着她疲倦地收起雨伞,退回店里。稍后,一个身材壮实看去却憨厚的男人走了出来,与她一起将放置在店门口的那一筐筐水果搬回店内。是该打烊了,他在车内暗暗地想。看着她和那个男人,来来回回,很有默契地搬动着水果的样子,不禁又落寞起来。

  莫灵心中不忍,便持伞上前为她遮雨,她只是淡淡看了油纸伞一眼,并未言语。

他俯下身子,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帕,帕子一角,绣着一朵小小的海棠花。

  算是重逢了吧,但,他却没有下车。眼前的这一切,已经没有让他下车的理由。

金沙电玩城 5


  相对于朱颜易改、人生易老,最易变的大概还是人心。她守着他五年,心都不为他人所动。离开不过两年,便心又有所属。他没有资格怪她,是他自己错过。因为心随境动,所以徒留花红。不管各自的身份若何,红尘俗世里,人同此理。

金沙电玩城,白骨生花

二、

  这该是爱意中的人生吧:爱随心动,心随境动,莫过于此。

  莫灵着实好奇她为何只身一人在此?便开口问道:“你是何人?”

我是一株小小的海棠。

  她过了半晌才缓缓答道:“已故之人。”

生长在这个荒废了的花园里。

  莫灵啼笑,以为她与旁苑姐姐那样善感,便不在言语,只是静静的待着,与她共赏这满林桃花。

这里极少有人来。这样也好,我也落得清静。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亮温暖,微风轻柔,我前天晚上熬夜看了一晚的星星,星星在高远深邃的夜空,一眨一眨的闪着眼睛,真美呀。所以第二天一起来,我无精打采的。

金沙电玩城 6

一只小麻雀落在我的枝头。他说小海棠呀,你晚上不能熬夜,容易变老。

白骨生花

小海棠,白天要多舒展筋骨活动活动,才能长得更高,也能更早的开花。昼夜颠倒可不好。

  忽又想起林外还有随从在,边开口告辞道:“我要离开了,林外家人还在等我。”

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十分吵闹,我赶走了它,不停地打着哈欠,一个人跳下枝头,在树荫下打起盹来。

  莫灵看她依旧不语,又不放心她一人在此。便抓起她的手将伞给她,又发觉她的手好冷,便叮嘱她:“你也早些回去吧,若是喜花,可改日再来。”说完便疾步离去了。

我变成了一个小姐姐的模样,那是之前这户人家的小女儿,我手里的帕子也是她的。她很喜欢我,还在上面绣了海棠花。

金沙电玩城 7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一家就搬走了。我记得那天下着蒙蒙细雨,微风很凉,我在枝头瑟瑟发抖,我看见小姐姐眼睛里藏着泪,像是在等什么人,久久不肯离开。

白骨生花

后来我跳下枝头,把她不小心掉落的手帕,捡了回来。

  只剩她,木讷的看着手中的伞。

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梦里也有微风,阳光,横斜的树影,还有一个男子的声音。

金沙电玩城 8

等等,男子?!哪里来的男子的声音?!

白骨生花

我吓得从梦中惊醒,眼前果然站着一个男子。

                                【待续……  】

他生的真好看,眉目清秀,眼睛明亮,站在不远处,微笑地打量我。

不知怎么的,我竟然脸红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起身逃开。

慌乱中,我丢了我的手帕。

金沙电玩城 9

三、

那天离开后,我一直在想那株荒园里的海棠,还有那个在树下小眠的女子。

我忘不了她的眉眼,她在梦里的微笑,还有洒落在她脸上的光影。

那个场景时时地出现在我的梦里,似曾相识。

我梦见她对我温柔地笑着,像是绽放的海棠花。她说她叫海棠。

我梦见我们去郊外踏青,趁东风放飞手里的纸鸢,我们坐在草地上,看着风筝在碧蓝的天空上飘荡,阳光明亮温暖,回头的瞬间,四目相对,眼里有对方的影子。

我梦见带她去集市,她很喜欢那些甜蜜的麻糖,她开心的吃着,嘴角沾了芝麻,清脆的笑声散落在风里。

我梦见我们靠着海棠树看星星,夜风微凉,我侧过脸望她,她的眼睛像是落进了一片星海,澄澈明亮。

她说你会忘了我吗?

当然不会。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长相思,不相忘。

她听了很欢喜,起身站在海棠树下。

那你等着我,一定要等着我。

我微笑着点头,想要握住她的手。却怎么也靠不近她。她的身影慢慢消散了。

醒来后,我又去了荒园,却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子。我呆呆地站在树下,望着一树的海棠花出神,心里却忍不住笑自己痴傻。

也许这场相遇,就是一个梦吧。可是这一切,又都那么的真实。

我觉得自己,真是着魔了。

金沙电玩城 10

四、

后来他又来了好几次,我都躲着,不敢见他。

我只是一株小小的花精,还没有长到枝繁叶茂,有足够的气力总是变成小姐姐。

不过,我很喜欢他来。我喜欢他目光温柔地看着我,我喜欢安静地听他说话。

有时候阳光温暖,他会坐在树荫下,靠着海棠的树干;有时候飘着细雨,他会撑一把油纸伞,站在不远处望着我。

我有时调皮,会摇晃枝条,看阳光在他脸上流转;有时我抖落几片叶子,落在他的身上,看他傻傻的没有发觉,忍不住偷笑;落雨的时候,我不停的抖落身上的雨滴,想要看清楚他的模样。

有一次他睡着的时候,我偷偷进入了他的梦里。结果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他原来认识这家的小姐姐。在他的梦里,我看见他们一起放风筝,逛集市,看星星,无忧无虑,像是一对青梅竹马。

哎,原来我的小哥哥已经名花有主了啊,真是忧伤。

我无精打采地躲在枝头数星星,小麻雀又飞了回来。

小海棠呀,怎么最近总有个男子来?

小海棠,你不要理他,我看他不像好人。

哎,小海棠,你怎么又熬夜看星星了。唉你这傻瓜,不会有流星的啦。

小海棠。雨水来的时候你不要躲,不然会长不高的。

那只麻雀又开始唠叨了。真是的。

好了好了,我要睡了。

我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小麻雀停了一会儿,飞走了。


四、

我又开始做梦了。

梦里缠绵着蒙蒙的细雨,我撑着油纸伞,站在荒园里,世界一片朦胧,在纷落的雨里,我看见那株海棠树变成了一个女子,她穿着大红色的衣服,一步一步向我走来。环佩叮当,步履轻盈。

她的眼睛里藏着泪,神情悲戚。

她说长相思,不相忘。她说,你为什么还不来?

我伸出手想要擦掉她脸上的泪,刚刚触及,她又消失了。

那棵海棠树安静地伫立在雨中,哪里有女子的影子。

细碎的回忆纷乱错杂,冥冥中空缺了一段,我的头,开始疼起来。

醒来发现,下雨了。原来不知何时,我靠着海棠树的树干睡着了。近来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那天遇见的女子,不知为什么在梦里流泪,她说我为什么还不来。

茫茫世界,我去哪里找她?那日海棠树下相遇,她为什么不肯再来相见呢?

我撑起手边的油纸伞,起身离开。

奇怪的是,明明是细雨纷纷,我却一点也没有淋湿。


五、

我忍不住又进入了他的梦里。

这次我看到了小姐姐离开的那天的情景。她穿着大红色的衣服,环佩叮当,却迟迟不肯离开。她的眼睛里藏着泪,眼神里隐着伤心和失望。小姐姐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我记得那天的雨很冷,落进我的花心里,冻得我瑟瑟发抖。

她还在等他,他却一直没有来。

她不知道的是,他已忘了她。

哎,小姐姐好可怜。

都怪我一时贪玩,遇见了他,让他又被这早就忘记了的伤心事困扰。此去一别,山长水阔难寻觅,纵是有缘无分难相守吧。

天突然飘起了细雨。我伸展枝叶,捡起地上的油纸伞,为他遮雨。梦里的他皱着眉头,看起来十分痛苦。我不忍心看下去,抖落了枝叶上几滴冰凉的雨。

他慢慢地醒了过来,起身离开了。

金沙电玩城 11

六、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我想帮帮他。

哎,小麻雀,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小麻雀站在枝头梳理羽毛。什么怎么办?凉拌!

哎,你怎么这么没同情心?!今天的小麻雀特别反常。

我就是见不得你犯傻。你就是株小海棠,你为什么帮他?你怎么帮他?

我说不出话来。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我不过是想这么做罢了。还记得初遇的那天,他眉眼温柔地笑着,像是一缕光照进了我的心里。我在梦里听着看着他的故事,陪他经历那些回忆里的温暖,不知不觉,就陷了进去。

这算是,喜欢吗?

我在心里问自己。

不管答案是什么,我都希望他能幸福。

那些想不起来的回忆,就不要想了吧。

不要在痛苦里痴痴等待了,往后的岁月里,便是由我执子之手,陪你看日暮繁星,花开花落。

七、

他们说,有所舍便有所得。

我决定了,舍弃一切,陪在他的身边。

那是我最后一次进入他的梦里。我在梦里变成小姐姐的模样,我看见他眼里欣喜的神色。我对他说,这一次,一定要等着我。等海棠花开的那一天,我们再在树下相遇。

长相思。

不相忘。

我每天都早早地睡,也不在熬夜看星星了。白天我努力地晒着太阳,伸展枝叶,活动筋骨,好好锻炼才有好的身体嘛。雨水来的时候,我不再怕冷,也不再躲,痛痛快快地淋雨。

长高一点,再长高一点吧。

我每天在心里祈祷着,盼望着那一天的到来。并没注意到,他已经很久没有来了。

约定的前一晚。

小麻雀,明天他就要来了。我好激动呀。

哎,小麻雀,你说明天我能花开满树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放心啦,今晚我不会熬夜看星星了。

咦,小麻雀,今天你怎么不爱说话呀?

小麻雀眼睛亮亮的,看了看我,一声不吭地飞走了。


八、

小海棠,你都长这么高了呀。

朦朦胧胧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慢慢地睁开眼睛,一片亮眼的红色映入眼帘。

小姐姐!我惊讶地差点从枝头跌落。

她穿着大红色的衣衫,像个新娘子一样,笑意盈盈的站在我的面前。

此次重逢,她已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我乘着微风,摇晃着枝头,只顾着惊喜,把一切都抛在了脑后。

当初父母于我出生之时栽下这株海棠,我看着你生长,后来父母双双离世,我不得不随亲人离开,如今算来,你也和我一般大了呢。

小姐姐接着说道。

海棠!我仿佛听见了他熟悉的声音,在唤我。心中更是欣喜,枝头的花朵开的愈加繁盛。

可他却径直走到了小姐姐的身边,挽住了她的手。小姐姐回头,笑意盈盈地望着他。

你出来的急,也忘了带披风。来,小心着凉。

我看着他们情意绵绵的样子,细密的寒意自心底蔓延。

这就是你梦里的海棠?小姐姐问他。

是。梦里你穿着绿衣裙衫,在树下小憩,唇边的微笑像是绽放的海棠花。

这么说来,倒是这株海棠让你想起了我,成就了我们的缘分。

他们说着,抬头看我。

我看着树下的他们,心中的难过铺天盖地,我说不出话,也哭不出声。微风拂过,枝头的花朵开的更加繁盛。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芬芳,引来了无数的蝴蝶,翩翩飞舞。

好美呀。他们静静驻足,感叹着。

但是这花开,好像用尽了我全身的气力。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枝头的花朵,簌簌而落成一片花雨。连同我心中的期待与盼望,也随风凋落。

原来他爱的,始终是那个如海棠花一般的女子。

他从来都不知道我的心思。也许在他的故事里,根本就没有我。那场初遇,那些未出口的话,都藏在心底吧。

花落香尽。

从此之后,海棠无香。

金沙电玩城 12

后记

又是一个初春。

你说,这株小海棠今年还能过来吗?

有我们的精心照顾,一定会的。

我这一生最爱海棠花了。

我也是。

朦胧中,我听见熟悉的声音。我好像睡了很久,梦里有落雨的的秋季,还有飘雪的冬日。真怀念春日温柔的阳光呀。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了明亮的世界,还有眼前的他和小姐姐。

原来后来他们成亲之后,没过几日便把我也接到了他们的家里。那时的我枝零叶落,像是一段枯木,毫无生机。

但是在他们的照顾下,我慢慢地生长,又遇见了温暖的春日,此前种种,恍若一场大梦。

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是小麻雀!

小海棠,你终于睡醒了。真的是懒呀。

你怎么跟到这里来了。

哎,我这不是怕你晚上熬夜看星星吗?

小海棠,我真怕你这一睡,再也醒不过来了。

小海棠,我,我想陪着你。

小麻雀的眼睛亮亮的。

行了行了,真是啰嗦。

你要是嫌我烦的话,我可以离开的。对不起啊,你喜欢安静,我却老吵着你。

小麻雀扇了扇翅膀,要飞走。

哎哎哎。我逗你的。

我连忙出声,这个小麻雀,真是一根筋。没了这个叽叽喳喳的家伙,我还真有些不习惯。

太好了。小麻雀扇着翅膀。

哎?小海棠,你又开花了呀。

我低头看着自己,枝头缀满了花朵,明艳热烈,煞是好看。

金沙电玩城 13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北方它叫海棠,桃林之下皑皑白骨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