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土耳其人民在凯末尔的领导之下为民族的独立展

土耳其人民在凯末尔的领导之下为民族的独立展

2019-10-12 05:34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追随德国的土耳其成了战败国,领土被英、法、意和希腊等国瓜分。土耳其面临着亡国的危机。“不独立,毋宁死!”土耳其人民为实现民族独立,展开了规模浩大的抵抗运动。这时,一位将军毅然辞去了卖国的素丹政府授予的军职,以平民身份参加了抵抗运动,他叫穆斯塔法·基马尔。

  土耳其之父——穆斯塔法·凯末尔
土耳其人民在凯末尔的领导之下为民族的独立展开了艰苦的奋斗,凯末尔革命。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的追随者土耳其也成了战败国,其领土也因此而遭到英、法、意和希腊等国的瓜分。亡国灭种的危机笼罩着土耳其, “不独立,毋宁死!”成为了一句流行的口号。为了民族的独立,土耳其人民开展了规模浩大的民族抵抗运动。这场抵抗运动使当时一位叫做穆斯塔法·凯末尔的将军背叛了卖国的素丹政府,这位将军就是后来的土耳其共和国的创立者——凯末尔。
  他呼吁土耳其人民不惜一切代价来捍卫民族尊严,保障民族独立和领土完整,那句著名的“如果我们没有武器战斗,我们就要用牙齿和指甲来战斗”正是出自他之口。杰出的领导才能和崇高的声誉很快就使他成为了民族主义组织的领导人。
  1920年4月,凯末尔领导的大国民议会在安卡拉召开,会议明确地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素丹政府的卖国行径,并成立了临时政府,而且开始着手组织属于议会完全领导的正规军。临时政府成立不久,就获得了来自国际无产阶级的同情和支持。列宁领导的苏维埃俄国除了与新成立的临时政府签订了友好条约外,还给予了各种物资支援。
  鉴于土耳其民族运动已经逐步走向失控局面,英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怂恿希腊平定局势。1921年8月,希腊10万大军向位于安卡拉的凯末尔临时政府发起猛烈进攻。
  初步建成的土耳其国民军,规模很小,数量还不及希腊军一半,而且装备落后,根本不可能和希腊方面相提并论。但正是凭着全体国民的爱国热情和英勇善战,10多天里瓦解了敌军100余次进攻。这时,凯末尔作为一名杰出职业军人的素质充分体现出来了,他日夜在前沿阵地巡察,亲自指挥战斗。在他的英明领导下,战事取得节节胜利,土耳其国民不仅顶住了希腊军的进攻,而且很快就转入反攻,希腊军队被赶下了爱琴海,希腊军总司令也做了国民军的俘虏。赶走了帝国侵略者,紧接着国民军就浩浩荡荡地向政治中心——伊斯坦布尔进发。土耳其皇帝素丹穆罕默德六世深知自己孤立无援,大势已去,于是携妻儿从宫廷后门逃到了英国战舰上寻求保护。
  胜利时刻到来了,规模盛大的欢庆晚会在伊斯坦布尔巨大的广场上举行,土耳其国民欢呼雀跃、扬眉吐气,欢庆着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
  如何对待皇帝、如何保住胜利果实,这是土耳其所面对的一个关键问题。于是在1922年10月,凯末尔在革命的发源地安卡拉又一次召开大国民议会,并正式宣布废黜已经公开投敌的素丹,并向全世界宣告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对国家做出杰出贡献的凯末尔获得了最广泛的支持,当选为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安卡拉也被定为共和国首都。
  也正是在这次大国民议会上,姓氏改革拉开序幕,后来的姓氏改革授予凯末尔一个尊贵的姓“阿塔图尔克”。所谓“阿塔”在土耳其语中就是“父亲”的意思,“阿塔图尔克”就是“土耳其国父”的意思。
  中国有句古话,“创业难,守业更难”。凯末尔也深知这一点,就在宣誓就任总统的那天,凯末尔回答一位记者提问时说:“战争结束,人们以为我们已经达到目的。其实,这才是开始。现在,我们真正的工作开始了!”
  为了守业,凯末尔又积极进行改革,以图振兴土耳其。土耳其共和国大国民议会通过了一个革新家庭生活的方案,正式废除了一夫多妻制,强调男女结婚必须登记,倡导举行新式婚礼,废除面纱;取消电车轮船男女分坐的旧俗;而且还在法律上规定了妇女与男子一样有继承权和接受教育的权利等等,促使了土耳其从传统的男权社会走向了男女平等。他非常重视教育,利用一切可能的场合宣传教育对于国民和社会的重要意义。为了发展教育,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旧文字。当时土耳其使用的阿拉伯文字难读、难写,因而造成很多的文盲。凯末尔联系了学者和教师们,一起研究并制定了一整套文字改革方案,决定开始采用拉丁化新字母。凯末尔召开会议宣传新文字,号召所有的土耳其人学习新文字。他在巡视全国时,也会随身带着小黑板,随时随地教人们如何识读新字母,人们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首席教师”。

1919年,正当中华大地上掀起轰轰烈烈地“五四运动”之际,土耳其因在一战中成了战败国,其领土被英、法、意和希腊等国瓜分。面对亡国的现状,土耳其人民发出了“不独立,毋宁死”的口号,这时,一位叫穆斯塔法·凯末尔的将军毅然辞去了卖国的苏丹政府授予的军职,以平民身份参加了抵抗运动。

图片 1凯末尔 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帕夏于1881年5月29日出生在奥斯曼帝国境内萨洛尼卡城。他的父亲阿里·李查当过海关职员,又做过木材商和盐商。 凯末尔7岁那年丧父,一直跟随他的祖母一起生活。12岁的凯末尔进入萨洛尼卡幼年军事学校,14岁升入玛纳斯提尔军事预备学校,因为他和这里的一个老师穆 斯塔法同名,老师为了便于区别,在他名字的后面加上“凯末尔”。毕业之后,凯末尔到首都进入伊斯坦布尔军官学 校,1902年毕业后又继续在参谋学院学习,1905年毕业时,被授予上尉军衔,从此带兵作战,并晋升到校官直至将军、元帅。 凯末尔 为了土耳其的新生奋斗了一生。在他生活的时期,土耳其正处于内忧外患时期,已经沦为半殖民地的国家。法国和英国掌握了奥斯曼帝国的经济命脉,德国则控制了 帝国的政治和军事。德国里曼将军率领的70名德国军官组成的军事代表团,操纵着土耳其的政府和军队,并于1914年8月迫使土耳其签订《德土军事同盟条 约》,把土耳其拖入对协约国的战争,最后土耳其战败。 土耳其战败,标志着50年庞大帝国的崩溃。根据签订的战败和约:土耳其军队立即 复员;交出全部军舰;由协约国军队占领黑海海峡各处要塞等等。随后,协约国军队先后进占了土耳其几乎全部的国土。1919年底,占领军达10万多人,其中 英、法军队均在4万以上。1920年8月,英、法、日、意、希腊等国同土耳其苏丹政府在巴黎附近的色佛尔签订和约,共433条,基本精神就是肢解和灭亡土 耳其,不仅把土耳其原有属地削减了3/4,而且对本土进行瓜分,仅剩下的安那托利亚高原地区也丧失了政治和经济主权。条约把土耳其推向 了亡国的边缘。 这时凯末尔承担了拯救土耳其的重担。 在凯末尔的学生时代,由于欧洲列强的入侵,苏丹政府的腐败,民族受压迫,同胞被奴役,这一切凯末尔都看在眼里,他无法忍受,所以他便积极串连校友,出版进步刊物,宣传民主思想。 在毕业之后,他被捕入狱,后因没有任何证据,经过长时间的审讯之后把他释放了。出来以后,因在监狱中看到了苏丹反动统治的腐朽,他就在大马士革和一些具 有进步思想的青年军官、医生、知识分子组成了“祖国与自由社”。后来这一组织与青年土耳其党人合并,凯末尔本人也积极地参加了青年土耳其党人在1908年 组织的革命,并且在反对封建势力进攻的军事斗争中表现出色。但因凯末尔不同意青年土耳其党人保留帝制主张,所以他受到了排挤。 第一次 世界大战爆发后,执政的青年土耳其党人拒不听从凯末尔的正确建议,跟随德国参加了反对协约国的作战。凯末尔在国家的危险之际,毅然担负起了保卫祖国的重 担。在这场战争中他成了名将。凯末尔在1915年担任了人数少、装备差的新编19师的师长,他以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击溃了英国军队从海上和陆上的进攻, 打碎了英国通往俄国的企图,保住了伊斯坦布尔的安全。这场战争使凯末尔名声大振,为此他获得了“伊斯坦布尔救星”和帕夏的称号,并且被晋升为军长。 一战之后,按照停战协议,土耳其要交出他的军队。而在叙利亚前线的凯末尔,拒绝交出军队。但是从伊斯坦布尔传来了不许抵抗的命令。凯末尔愤然辞职,回到 伊斯坦布尔之后向苏丹表示,只要成立由凯末尔自己担任军事大臣的强硬政府,就能够把侵略军赶出土耳其,并拯救土耳其。但是,苏丹拒绝了他的要求,他对买办 阶级封建势力组成的政府完全失望了,他决定前往爱国力量集中和民族运动高涨的安那托利亚。 安那托利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是土耳其民族资本主义快速发展的地方,这里新兴了许多的中小型企业,资产阶级逐渐成为一股新兴的政治力量,战败后签订的和约使他们失去既得利益,所以安那托利亚成为土耳其民主主义的发源地,民主主义蓬勃发展。 凯末尔在萨姆拉就任第九军团检阅使。安那托利亚的人民给了凯末尔战胜敌人的信心和决心。1919年,在锡瓦斯召开安那托利亚和罗姆里护权协会代表大会, 成立了全国性的代表大会,凯末尔当选为领导机构代表委员会的主席。大会坚决要求外国占领军撤退和恢复土耳其民族主权。有土耳其独立宣言之称的《国民公约》 也在这次大会的基础上形成。他还成立了土耳其国民革命军,为进行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国内反动势力准备了力量。凯末尔在大会上大声疾呼,要土耳其人民为了民 族的独立而奋斗,并提出了“不独立,毋宁死”的口号。从此,土耳其人民在凯末尔的领导之下为民族的独立展开了艰苦的奋斗。 1920年开始,希腊在英国的支持下向土耳其进军,进入到安那托利亚的腹地。凯末尔利用这一时机,开始组建土耳其国民军。 他号召复员的军人起来为祖国的生存而战,以复员军人建立国民军的骨干,凯末尔还注意和农民武装建立联系。在凯末尔为民族独立的强大号召力之下,许多官兵脱离旧政权参加国民军,各地的农民游击队和自卫军也先后加入了国民军。 1921年初,15000人的国民军,在伊诺努战役中,面对四倍于自己的敌军顽强斗争,打败了希腊入侵军。到8月份,凯末尔亲自指挥5万国民军,同10 万希腊军在距安卡拉40公里的萨卡里亚河岸进行了一场大会战。凯末尔提出了一切为了前线的号召,动员全体军人不惜一切牺牲,英勇抗敌。所有男子都上了前 线,运输弹药的任务就几乎全交给了妇女。她们冒着枪林弹雨,将一发发炮弹送入战壕。成千上万土耳其儿女的血汗洒遍了萨里卡亚河畔。凯末尔后来回忆这次战争 时说:“阵地的防线是没有的,有的是肉体的防线。这肉体的防线是由全体人民组成的。人民的每一寸领土,都是用人民的鲜血换来的。”在凯末尔亲自指挥下,经 过22昼夜的血战,击溃了进犯的希腊军,取得了民族解放战争的决定性胜利。凯末尔因这次胜利被大国民议会授予“加齐”的称号,并晋升为土耳其国 家元帅。 1924年8月26日,经过充分的准备之后,土耳其国民军开始反攻。两周之内把英国支持的希腊军全部赶出了安那托利亚,收复 了伊兹密尔,俘虏了希腊军的总司令库皮奇将军,迫使苏丹逃亡国外。1923年,英、法、意、希等协约国成员同土耳其在瑞士洛桑签定了《洛桑条约》,废除了 治外法权,确认了土耳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 1923年10月,土耳其国民军进军伊斯坦布尔,实现了全国统一,并且召开大国民议会,宣 告土耳其共和国成立,通过宪法,定都安卡拉,凯末尔当选为第一任总统。1924年3月3日,神职哈里发被废除。1928年4月10日,宪法删除了“伊斯兰 教为国教”的条文。土耳其至此完全成为世俗的共和国。 在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之后,凯末尔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进行改革, 他努力使土耳其成为资产阶级共和国,并且使土耳其世俗化,反对伊斯兰教神权势力对社会政治文化生活的控制和束缚等等,这一切后来被人民称为凯末尔主义。凯 末尔主义说来就是建立资产阶级共和国,对外反对帝国主义,对内反对封建专制的土耳其民族资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凯末尔的改革使土耳其获得了新生,并且致力于 建设富强的新土耳其。

  他呼吁人民不惜一切代价来捍卫民族尊严,他说:“如果我们没有武器战斗,我们就要用牙齿和指甲来战斗。”很快,他就成为各民族主义组织的领导人。人们不叫他的本名穆斯塔法,而亲切地称他“基马尔”。在土耳其语中,基马尔是“正义”的意思。

他高举反对帝国主义的旗帜,吹响了土耳其民族革命战争的号角。他说:“如果我们没有武器战斗,我们就要用牙齿和指甲来战斗。”很快,他就成为各民族主义组织的领导人。人们不叫他的本名穆斯塔法,而亲切地称他“凯末尔”。在土耳其语中,凯末尔是“正义”的意思。所以历史上也将这三年之久的反帝民族革命运动史称“凯末尔革命。”

  1920年4月,基马尔党人在安卡拉召开大国民议会,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素丹政府的卖国行径。他们成立了临时政府,并着手组织正规军。

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1880年出生在巴尔干半岛的港口城市萨洛尼卡。凯末尔的祖先原是迁居至此的犹太人,父亲阿里·李查当过海关职员,又做过木材商和盐商。他在凯末尔7岁那年去世,由此,凯末尔一直跟随祖母生活。

  临时政府得到了国际无产阶级的同情和支持。列宁领导的苏维埃俄国与他们签订了友好条约,并给予各种支援。1921年8月,希腊的10万大军在英国支持下,向安卡拉的基马尔临时政府发起了进攻。

凯末尔从小天资聪颖,个性倔犟。因为受不了伊斯兰教会学校中宗教气氛的约束,13岁他就瞒着祖母去投考当地的陆军预备学校。14岁升入玛纳斯提尔军事预备学校。毕业之后,凯末尔到首都进入伊斯坦布尔军官学校,1902年毕业后又继续在参谋学院学习,1905年毕业时,被授予上尉军衔,从此带兵作战。

  刚刚建立起来的土耳其国民军,数量不及希腊军一半,装备更是落后简陋,无法相比。但全体国民军将士同仇敌忾,英勇善战,不畏牺牲,十多天里打退了敌军一百余次进攻,坚守阵地,毫不退却。许多的农村妇女赶着自己的牛车为国民军运送弹药。接近火线时,老牛听着隆隆的枪炮声,吓得止步不进;遍地弹坑的道路,车辆也无法通行。只见妇女们果断地把一发发炮弹扛在肩上,冒着枪林弹雨,送到了阵地前沿。还有的妇女勇敢地端起枪和士兵们并肩战斗。

1920年4月,凯末尔党人在安卡拉另行召开新议会,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和苏丹政府的卖国行径。他们成立了临时政府,并着手组织正规军。凯末尔任临时总统兼国民军总司令。临时政府得到了国际无产阶级的同情和支持。列宁领导的苏维埃俄国与他们签订了友好条约,并给予各种支援。

  基马尔日夜在前沿阵地巡察,指挥战斗。一发炮弹呼啸而来,“轰”的一声爆炸,气浪扑来,战马受惊,基马尔从马上摔了下来,肋骨折断了。士兵们围上来,把他扶起。

1921年初,凯末尔率领的15000人的国民军,在伊诺努战役中,打败了强于自己四倍的希腊入侵军。到8月份,在英国支持下,希腊10万大军向安卡拉的凯末尔临时政府发起了进攻。一场决定土耳其生死存亡的决战在8月23日打响。

  “将军,您受伤了,应该回后方休息。”基马尔忍着疼痛摆了摆手,“别声张,没关系,这种时候我无权休息。”

刚刚建立起来的土耳其国民军,不管是从数量还是军队的装备上来说,都不是希腊军的对手。尽管这样,凯末尔提出了一切为了前线的号召,动员全体军人不惜一切牺牲,英勇抗敌。所有男子都上了前线,为国民军运送弹药的任务就交到了妇女的手里。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将一发发炮弹送入战壕,还有的妇女勇敢地端起枪和士兵们并肩战斗。

  说着,他挣扎着爬上马背,用手支撑着腰,继续指挥作战。一个月过去,土耳其国民军顶住了希腊军的进攻,以少胜多,并开始反攻,把希腊军队赶下了爱琴海,还俘虏了希腊军总司令。接着国民军浩浩荡荡开进了伊斯坦布尔。土耳其皇帝素丹穆罕默德六世一看大势不妙,慌忙带着妻儿,从宫廷后门溜到了英国战舰上逃跑了。

凯末尔亲自在前沿阵地巡察,指挥战斗。一发炮弹呼啸而来“轰”的一声爆炸,战马受惊后将凯末尔摔了下来,肋骨折断了。“将军,您受伤了,应该回后方休息。”凯末尔忍着疼痛摆了摆手,“别声张,没关系,这种时候我无权休息。”说着,他挣扎着爬上马背,用手支撑着腰,继续指挥作战。在他的鼓舞下,国民军和全国人民英勇杀敌,势如破竹,击退了希腊军队的上百次进攻,把精疲力竭的希腊军打得晕头转向,节节败退。

  欢庆胜利的晚会在伊斯坦布尔巨大的广场上举行。人们欢呼着、跳跃着,灯火映红了整个天空,直到深夜。晚会的最后一个节目土耳其民族传统的摔跤比赛。基马尔酷爱摔跤运动。这天晚上他向军中的一位摔跤大王挑战,一定要同他比个高低。

土耳其军民的努力没有白费,他们在两周之内就把英国支持的希腊军全部赶出了安那托利亚,收复了伊兹密尔,并且还俘虏了希腊军的总司令库皮奇将军,迫使苏丹逃亡国外。凯末尔因这次胜利被大国民议会授予“加齐”的称号,并晋升为土耳其国家元帅。

  比赛开始了,人们兴致勃勃地围拢过来,摔跤大王紧紧抱住了基马尔的两腿,一使劲,把他高高举了起来,眼看就要把他摔倒在地了,但这个士兵却轻轻把他放在地上。

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国民军进军伊斯坦布尔,实现了全国统一。并且召开大国民议会,宣告新兴的土耳其共和国宣告成立,凯末尔当选为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安卡拉为共和国首都。同年,英、法、意、希等协约国成员同土耳其在瑞士洛桑签定了《洛桑条约》,废除了治外法权,确认了土耳其领土和主权的完整。

  “你怎么不摔倒我?因为我是指挥官吗?基马尔从地上站起身,笑着问道。

在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之后,凯末尔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个方面进行改革,他努力使土耳其成为资产阶级共和国,并且使土耳其世俗化,反对伊斯兰教神权势力对社会政治文化生活的控制和束缚等等,这一切后来被人民称为凯末尔主义。1928年4月10日,宪法删除了“伊斯兰教为国教”的条文。土耳其至此完全成为世俗的共和国。

  “您是土耳其民族的首脑,七个国家都没能把您打倒,我怎么打得倒您呢?”

1938年11月10日,病魔夺走了凯末尔的生命,全国人民举国哀悼。为了纪念这位共和国的缔造者,土耳其人民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岸边为他打造了一座塑像。它面向东方,正对着小亚细亚草原。这座人体塑像有一张雕刻得非常细致的脸,浓密的眉毛,锐利的目光,薄薄的嘴唇上留着两撇小胡子,身着西装,栩栩如生,仿佛正在昂首挺胸阔步前进。

  摔跤大王的回答,博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表达出人们对自己领袖的热爱和尊敬。

凯末尔的改革使曾经被称为“西亚病夫”的土耳其走上了民族复兴的道路。凯末尔也因此被誉为“土耳其之父”。

  1922年10月,基马尔在安卡拉再次召开大国民议会,宣布废黜公开投敌的素丹,宣告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基马尔当选为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安卡拉为共和国首都。

  大国民议会一致决定,土耳其实行姓氏改革,授予基马尔姓阿塔图尔克。“阿塔”在土耳其语中就是“父亲”的意思,“阿塔图尔克”就是“土耳其国父”、“土耳其之父”。

  基马尔宣誓就任总统的那天,一位记者问他:“你已经拯救了祖国的命运,现在你准备干些什么呢?”基马尔回答道:“战争结束了人们以为我们已经达到目的。其实,这才是开始。现在,我们真正的工作开始了!”

  基马尔又积极投身到了进行改革、振兴土耳其的浩大而艰巨的工作之中。他利用一切场合宣传教育的意义。针对当时土耳其使用的,难读难写又不适合记录土耳其语言的阿拉伯文字造成文盲很多的情况,基马尔和学者、教师一起研究制定了文字改革方案,采用拉丁化新字母。他召开会议宣传新文字,号召每个土耳其人把学习新文字当作爱国的民族义务。基马尔还亲自教议员、部长们学习新字母。他甚至在巡视全国时,也随身带着黑板,在公园、在广场、在田间、在牧场,随时随地教人们识读新字母。人们亲切地称基马尔是“首席教师”。土耳其共和国大国民议会还通过了妇女界请愿委员会提出的一个革新家庭生活的方案,正式废除一夫多妻制,男女结婚必须登记;废除面幕,举行新式婚礼;电车轮船男女不分坐;还规定了妇女与男子一样有继承权,有接受教育的权利等等,保证了妇女的平等地位。不久,伊斯坦布尔大学就分别授予三名妇女文学、法学和地理学学位。在法院法庭,也有妇女担任法官和其他职务了。

  然而,基马尔革命毕竟是资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基马尔党人一方面依靠工农,一方面又限制和镇压工农,对土耳其共产党人进行了镇压。1939年,基多尔死后,土耳其政府又与英、法两国签订了互助条约,投入了英法帝国主义的怀抱。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土耳其人民在凯末尔的领导之下为民族的独立展

关键词: 金沙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