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尉迟敬德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你主公刘武周已

尉迟敬德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你主公刘武周已

2019-11-09 03:44

  隋朝未年,天下大乱。

  尉迟恭单鞭夺槊

李世民和尉迟敬德,可谓英主和猛将的配合。在凌烟阁二十四功臣里,尉迟敬德排名在第七,乃武将之首。虽然不乏有人将尉迟敬德称为大唐第一猛将,但从纯军事的角度,会有些军迷表示不服,而若从智勇双全这个角度来评价,他是配得上这个位置的。

  18 路反王,64 处烟尘,一拥而起。各路好汉,混战一场。最后,中原地区只剩下定阳刘武周,洛阳王世充,太原李渊三路人马,鼎足而立,各自率领一批猛将,连年厮杀不休。其中,太原李渊的儿子李世民力量最强。

  关汉卿

就尉迟这个姓氏来说,尉迟敬德祖上可能是中亚胡人的一个分支,即后世的“于阗人”。史载,他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阳即今山西朔县人。他年轻时便以“勇武”着称,隋大业末期被刘武周招入麾下,与宋金刚并列为刘手下两大悍将。武德三年,刘武周派宋金刚、尉迟敬德南下进攻李唐,与李世民指挥的唐军交战,宋金刚大败,投奔突厥。此时的李世民正求贤若渴,早就听闻尉迟敬德是那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猛将,便派人招降,而尉迟也发现了李世民具有“明日之星”的潜质,双方互相欣赏,于是尉迟便投奔了秦王李世民。

  经过多时苦战,李世民统帅的唐兵,把刘武周赶进了沙陀部族。又把刘武周手下一员猛将尉迟恭困在介休县城里。尉迟恭是打铁的出身,力大无穷,武艺精通,舞一条45 斤水磨竹节钢鞭,与唐兵交战,一天里连打唐营三员大将,连三太子李元吉也挨过一鞭。

  楔子

可是刚招降不久,考验就来了。武德四年,尉迟敬德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战局进入艰难时刻,“世上英雄本无主”,原来刘武周部下的一些高级将领纷纷从李世民的手下逃跑。为防不测,李世民手下的将领把尉迟敬德囚禁了起来,并向李世民进言,说这位猛人叛逃也是迟早的事儿,为将来减少一个强劲对手,干脆提早杀掉算了。这时的李世民展现了他的高明之处,说:“我跟你们看法不同。他是那一批投诚人员中最有能力叛逃之人。他要是想叛,怎么还会等到现在呢?马上放人。”

  李世民见尉迟恭是条好汉,是员难得的猛将,一定要收伏他,便天天叫士兵在城外劝降。就是军师徐茂公,也经常在城下喊话。可是,尉迟恭说,“我的主人是刘武周,他人在沙陀,我不能叛汉归唐!”尉迟恭越是顽抗,李世民越是想招降了他。徐茂公心生一计,派人到沙陀使反间计,说刘武周进沙陀是假意避难,真心并吞,只要杀了沙陀人的首领,抢到地盘,就会到中原跟尉迟恭会合。

  (冲末扮徐茂公引卒子上,诗云)少年锦带挂吴钩,铁马西风塞草秋。全仗匣中三尺剑,会看唾手取封侯。某姓徐,双名世勣,祖居京兆三原人也。幼习儒业,颇看诗书。自降唐以来,谢圣恩可怜,特蒙委任为军师,诸将皆出吾下。今因山后定阳刘武周不顺俺大唐,刘武周不强,他手下有一员上将,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此人使一条水磨鞭,有万夫不当之勇。今奉圣人的命,着唐元帅领十万雄兵,某为军师,刘文静为前部先锋,在美良川交战,被俺统兵围住介休城。唐元帅数次招安敬德,此人不肯降唐,回言道:“某有主公刘武周,现在定阳,岂肯降汝!”某忽思一计:着刘文静直至沙沱,使一反将计,将刘武周首级标将来了。某今日即将刘武周首级,请唐元帅直至城下,招安敬德走一遭去来。(下)(净扮尉迟敬德引卒子上,诗云)幼小曾将武艺攻,钢鞭乌马显英雄。到处争锋多得胜,则我万人无敌尉迟恭。某复姓尉迟,名恭,字敬德,朔州善阳人也,辅佐定阳刘武周麾下。某使一条水磨鞭,有万夫不当之勇。今因唐元帅领兵前来与我相持,在美良川交锋。某与唐将秦叔宝交战百余合,不分胜败。某因追赶唐元帅到此介休城;谁想他倒下座空城,被唐兵围住,里无粮草,外无救兵。有唐元帅数次招安,我怎肯降唐?左右,城上看着!若有唐兵来打话呵,报复某家知道。(下)(正末扮唐元帅同徐茂公引卒子上,云)某姓李,名世民,见为大唐元帅。如今领兵在美良川,与尉迟敬德交战,被我将敬德引至介休城中围住。军师,某若得敬德投降俺呵,觑草寇有如翻掌耳。(徐茂公云)元帅数次招安敬德,他言称道有他主公刘武周在沙陀,他不肯背其主。某今使一反将计,着刘文静直至沙陀,把刘武周首级标将来了也。(正末云)军师,此计大妙!咱就将着首级招安敬德去来。(徐茂公云)早来到城下了也。兀那小校,报与您那尉迟恭说,俺唐元帅请他打话。(卒子报科,云)喏,报的将军得知:有唐兵在城下,请打话哩。(尉迟云)我与他打话去。(做上城科,云)唐元帅,你有何话说?(徐茂公云)敬德,你见俺雄兵围的铁桶相似,你若肯降唐呵,着你列座诸将之右;你若不降呵,俺众兵四下里安环,八下里拽炮,提起这城子来摔一个粉碎!你自寻思咱。(尉迟云)徐茂公,你说的差了也。可不道一马岂背两鞍,双轮岂碾四辙,烈女岂嫁二夫?俺这忠臣岂佐二主?见有我主公在定阳,我怎肯投降你?(徐茂公云)将军,你主公刘武周已被我杀了也;你不信,有首级在此。(尉迟云)俺主公有认处:鼻生三窍,脑后鸡冠。你拿首级来我看咱。(徐茂公云)小校,将秋千板吊上那首级去,着他认。(做吊上,尉迟做认科,云)嗨,原来真个是俺主公首级。可怎生被他杀了也?(做哭科)(徐茂公云)将军,你主公已是死了,你不投降,更待何时?岂不闻“高鸟相良木而栖,贤臣择明主而佐”?背暗投明,古之常理。(正末云)敬德,你若肯投降呵,我奏知圣人,将你重赏封官;你若不降呵,俺这里雄兵百万,战将千员,你如何飞得出这介休城去?(尉迟云)嗨,谁想我主公被他杀了!我待不降呵,如今统着大势雄兵,我又无了主人,可不道“能狼安敌众犬?好汉难打人多!”罢、罢、罢,唐元帅,我降可降,你依的我一件事,我便投降。(徐茂公云)休道一件事,便是十件也依的,你说。(尉迟云)等我主公服孝三年满时,我便投降您。(徐茂公云)军情事急,怎等三年?等不得!(尉迟云)既然这等呵,等三个月孝满,可投降。(徐茂公云)也等不得。(尉迟云)罢、罢、罢,男子汉势到今日,也一日准一年。等我三日,服孝满,埋殡追荐了我主公之时,那其间我大开城门投降,何如?(正末云)将军此言有准么?(尉迟云)大丈夫岂有谬言?你若不信,将我这火尖枪、深乌马、水磨鞭、衣袍铠甲,您先将的去,权为信物;三日之后,我便投降也。(徐茂公云)既是这等,你可将来,小校收了者。(正末云)军师,似尉迟恭这等一员上将,端的世之罕有!(徐茂公云)元帅,果然是好一员虎将也!(正末唱)

虽然尉迟敬德被释放了,但这样的无端怀疑会不会伤了尉迟的心呢?深谙抚人之道的李世民硬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他把尉迟敬德召到自己卧室内,拿出一大包金银财宝对他说:“丈夫以意气相期,勿以小疑见意。我绝不会听信谗言杀害忠良。如果您真想离开,今以此物相资,以表我们一时共事之情。”

  沙陀人把刘武周杀了,徐茂公出重金赎出刘武周的首级,用木匣装了,又来劝尉迟恭投降。尉迟恭在城头喊:“你这牛鼻子道人怎么这样缠住人不放?我说不降就是不降!我尉迟恭要是背叛了大汉,今后怎么见人?”徐茂公在城下喊道:“尉迟将军,你忠心对刘武周,我们十分钦佩,这才不挥兵攻打介休城。如果真心攻城,城池早破了。”停了一停,徐茂公又喊:“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沙陀人把你们大汉王杀了。我大唐花钱把刘武周的首级赎了来,不信你自己看。现在大汉已经没了,你忠心也没用了。俗话说,良鸟择木而栖,凤凰也要占高校呢!大唐元帅待你可是一片真情,你别错过了这个好机会。”尉迟恭看到刘武周的首级,大哭了一场。城里粮食断了,尉迟恭一个人冲出去不难,他又不能丢下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士兵。万般无奈,答应投降唐兵,条件是,在介休城里发丧,祭奠刘武周3 天,第4 天再出城。

  【仙吕】【端正好】他服孝整三年,事急也权做那三日。此事着后代人知:则这英雄能尽君臣礼。待他投降后,凯歌回,卸兵甲,载旌旗,还紫禁,到丹墀,做个龙虎风云会。(同下)

这番肺腑之语就此使尉迟成为李世民的死忠党。恰巧就在当天下午,李世民与一帮人在榆窠打猎,忽遇王世充手下骁将单雄信率步骑兵数万来袭,两军刚一交锋,单就单骑直取李世民,就在其危急时刻,尉迟敬德及时杀到,一槊就将单雄信刺于马下。他保护着李世民杀出重围之后,又率一队骑兵生擒大将一名,获排槊兵六千多人。尉迟这一次的救主行为,既报了知遇之恩,也使秦王部下相信了尉迟的忠诚。李世民也不禁慨言:“何相报之速也!”此后,尉迟敬德一直追随在李世民身边,并三次在危急时刻救了李世民的性命,更立下了赫赫战功。

  徐茂公一口答应,马上派人运粮食进城,在城里设祭坛,开祭刘武周。

  (尉迟云)谁想俺主公死在唐将之手!一壁厢做个木匣儿,一般埋殡了。主公,则被你痛杀我也!(下)

尉迟能征善战,武艺高强,他有一个绝招:善于“解避槊”,即夺取敌槊反刺对方。所以当天救李世民出入重围,尉迟并没有受伤。齐王李元吉不信,与尉迟恭比试,结果“俄顷三夺其槊”。一次,唐军攻打王世充的洛阳城,背后窦建德的救兵数万前来救援夹击。王世充的侄子王琬当时出使于窦建德营内,胯下骑着当初隋炀帝的亲乘御马,在两军阵间来回奔驰,夸耀于军。李世民乃识马爱马之人,用鞭指着王琬的乘马,说“这真是匹无双的良马。”尉迟敬德听闻后,马上请命说要过去夺马。李世民连忙阻止,“怎能以匹马之故而丧勇将!”尉迟恭只说了声“无妨”,便冲入敌阵,轻而易举地活捉了王琬,引马而归,窦军虽众,但却无人敢挡,其骁勇可见一斑。

  尉迟恭也把自己的盔甲兵器给徐茂公带进唐营,表示不再跟唐兵作战,让李世民放心。

  第一折

尉迟敬德一生对李世民忠心耿耿,唐朝建立后,因其骁勇,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都想收买他。太子李建成曾给他写了一封密信,表示要和尉迟结为生死之交,并送了一车的金银器物。尉迟敬德对太子派来的人说:“若私许殿下,便是二心。徇私忘忠,殿下亦何所用?”并将满车的宝物退回。对方见收买不成,便派人暗杀,已闻到风声的尉迟敬德真是艺高人胆大,睡觉时干脆重门洞开,刺客多次都已悄入庭院之中,但见这阵势一个个都吓跑了。

  3 天后,城外唐营整顿得干干净净,唐兵个个盔甲鲜明,人人精神抖擞,像迎接贵宾那样列起队来,欢迎尉迟恭。尉迟恭却让士兵留在营外,自己反缚了双臂跪在营门。李世民赶快出营,替他解了绳子,拉他起来。尉迟恭说道:“我只是一介武夫,得到元帅重爱,心里十分感激。只是当初我在刘武周手下,曾得罪了唐营大将,心中实在不安,只怕他们今后怀恨。”李世民哈哈大笑:“当初各为其主。俗话说,不打不相识,今天成了一家人,不是更亲切吗?明天我便主人原,叫父皇下旨封你做个行军副元帅,看哪个敢记恨!”尉迟恭这才站起来,大家第一次当面看清他的模样。这尉迟恭八尺身材,黑袍黑靴,扎着黑头巾,满脸胡子茬,皮肤也黑黑的,难怪在阵前披着黑盔黑甲,骑匹乌骓马,舞根黑铁鞭,就像黑旋风似的。英雄惜英雄,大家倒真觉得十分亲近。

  (尉迟引卒子上,云)某尉迟恭。今日是第三日也。小校,大开城门,待唐兵来时,报复某家知道。(卒子云)理会的。(正末同徐茂公上,云)军师,今日第三日了,尉迟敬德敢待来也。(徐茂公云)元帅贺喜,今日却收服一员虎将也!(正末云)军师,投至俺得这尉迟恭,非同容易也呵!(唱)

作为一员武将,尉迟敬德绝对不是大老粗,堪称智勇双全。他是玄武门之变的策划者和实施者。在玄武门之变前,当李世民和李建成双方斗争进入关键时刻,李世民念及兄弟之情,犹豫不决,尉迟敬德一再劝其早下决心,先发制人,不要“存仁爱之小情,忘社稷之大计”。玄武门之变中,尉迟敬德又拈弓搭箭,射杀李元吉。为稳定局势,尉迟敬德奉李世民之命带甲入宫向正泛舟海池的高祖李渊报告,并敦促李渊下诏,令诸军悉受秦王节制。李世民从此登上大位,开始他的贞观之治。

  真记恨的倒也不是没有,三太子李元吉和他的亲信段志贤,就躲在篷帐里商量对付尉迟恭的办法。

  【仙吕】【点绛唇】天数合该,虎臣囚在迷魂寨;请的他来,似兄弟相看待。

在整个政变的过程中,尉迟敬德表现英勇,临危不乱,为李世民夺取最后的胜利立下了大功。所以,后来论功行赏的时候,他功居第一。

  当初,在赤瓜峪,李元吉挨了尉迟恭一鞭,吐了两天血。这次随二哥前来,就是想抓了尉迟恭零敲碎割,报一鞭之仇的。不料二哥倒把这黑炭头招降了过来,还要封他做行军副元帅,位置不在自己下面,真不甘心。

  【混江龙】因窥关隘,自从那美良川引至介休来。俺想着先王有道,后辈贤才。若不是周西伯能求飞虎将,谁把一个姜太公请下钓鱼台?他可也几曾见忽的旗展、豁的门开、冬的鼓响、当的锣筛?投至得这个千战千赢尉迟恭,好险也万生万死唐元帅!到今日回忧作喜,降福除灾。

据说,李世民在玄武门事变后,夜间经常做噩梦,梦见被自己杀死的兄弟李建成和李元吉变为恶鬼前来作祟。他想起这兄弟俩生前最怕的人是尉迟敬德和秦叔宝,为了驱赶恶鬼,他决定把二位猛将的画像贴到门上。于是,尉迟敬德成了右门神,秦叔宝成了左门神。千百年来,这个风习一直流传至今。

  第二天,李世民一走,元吉便叫段志贤士请尉迟恭,尉迟恭不敢不来。

  (云)军师,传下军令,着大势雄兵摆的严整者。(徐茂公云)众将都与我刀剑出鞘,弓弩上弦,把七重围子摆的严整!(正末唱)

  进了营,李元吉便把他绑了,押在牢里。徐茂公问他,他说尉迟恭打算带兵逃走,被自己抓回来了。徐茂公左劝右劝,劝三太子放了尉迟恭。元吉执意不肯。徐茂公只能连夜追上李世民,把他喊了回来,一同解决这件棘手的事儿。

  【油葫芦】传将令疾教军布摆,休觑的如小哉,则他这七重围子两边排。(徐茂公云)元帅,量敬德一人,兵器袍铠鞍马俱无,怕做甚么!(正末唱)虽然他那身边不挂(犭唐)猊铠,腰间不系狮蛮带,跨下又无骏(马宛),手中又无器械;你觑那岩前虎瘦雄心在,休想他便肯纳降牌。

  李世民过问这事,双方争执不下。尉迟恭说三将军记一鞭之仇,李元吉说他诈降。

  (卒子报科,云)报元帅得知,尉迟敬德来降了也。(尉迟做绑缚跪科,云)量尉迟恭只是一个粗鲁之夫,在美良川多有唐突,乞元帅勿罪!(正末云)将军既已归降,便当亲解其缚。(徐茂公做解科)(正末唱)

  李世民对尉迟恭说:“将军,三弟当然不会扯谎,你也是个真汉子,现在事情委实难以辨清。你如果要走,我今天便给你饯行。”尉迟恭圆睁着委屈的虎目:“我不走,走了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元帅要赶我走,我便死在营外算了。”元吉在一旁暗暗发笑:最好自己死了,不走也行,我总有办法慢慢收抬你。

  【天下乐】纵便有铁壁银山也撞开!哎,你个英也波才,休浪猜,你既肯面缚归降,我也须降阶接待。请将军去了服,罢了哀,俺今日与将军庆贺来。

  这时,徐茂公插话了:“元帅,尉迟将军有没有逃走,找个证人便弄清了,何必赶他走?”李世民哪里不知?只是算计尉迟恭的是自己弟弟,不好当面说破,徐茂公一说,他使用眼睛盯牢元吉。

  (尉迟云)元帅请坐,受尉迟恭几拜!(做拜科)(正末云)将军请起。(尉迟云)量尉迟恭有何德能,蒙元帅这般宽恕!敢不终身愿随鞭镫?(正末唱)

  元吉急忙说:“昨晚我一个人把他抓回来的,没有证人。”徐茂公几乎笑出声来。他说:“三将军,你怎么抓了尉迟将军的,给大伙说说。”“那还不容易?他在前面逃,我在后面追,我一枪挑开他手中钢鞭,伸手抓住他的..”说到这里,元吉突然发觉吹牛吹过了头,便停住不说了。

  【那吒令】看尉迟人生的威风也那气概,腹隐着兵书也那战策,可知道名震着乾坤也那世界。俺这里虽然是有纪纲,知兴败,那里讨尉迟这般样一个身材!

  徐茂公却笑眯眯地连声喊好,说:“三将军,你能不能到演兵场把这经过演试一下?”元吉心里恨透了这牛鼻子,怎么哪壶不开他偏提哪壶,便支支吾吾说:“这事儿要来了虎威才行,今天不行,昨天行。”这时,尉迟恭却生了气,他听元吉在众人面前寒碜自己,心头火冒出来,对李世民说:“三将军肯去演兵场,我就空着手,他一枪把我挑了,我自认倒霉;他抓了我,我承认逃走,听凭元帅处置。”李元吉一听,机会来了,我手里有枪,他空着手,不戳他一个透明窟窿才怪呢。也不说虎威不虎威了,跟着来到演兵场。

  (尉迟云)元帅,岂不闻“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正末唱)

  两个上了马,尉迟恭在前边跑。眼见元吉那根枪朝自己心窝捅来,知道他想下毒手。两马交错的刹那间,他一拧腰,就把元吉的枪夹在了胳肢窝里。

  【鹊踏枝】说话处掉书袋,施礼数傲吾侪。据着你斩虎英雄,不弱如那子路、澹台。则怕俺弟兄每心不改,可不道“有朋自远方来”?

  元吉使劲拽,拽不动,只听尉迟恭喝了一声,身子又一扭,元吉反而被他拖下马来。元吉也是沙场一员战将,知道这枪再也握不住了,撒手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又站了起来,对大伙喊:“不行,这是我的马不行,咱们换马再来。”第二次,枪挑咽喉,尉迟恭使了个狮子摇头,避开枪尖;第三次,元吉来个横扫千钧,“呼”的一下,枪杆挫腰扫来,尉迟恭又使了个蹬里藏身。

  (云)左右,将酒来,我与将军递一杯咱。将军满饮一杯!(把酒科)(尉迟云)元帅先请!量尉迟恭无过是个武夫,着元帅如此重待!则一件:想当日在赤瓜峪与三将军元吉相持,打了他一鞭;今日尉迟恭降了唐,则怕三将军记那一鞭之仇么。(正末云)将军但放心。某如今奏知圣人,自有加官赐赏,谁敢记仇?(唱)

  巧巧的,每次都抓着元吉的枪杆,李元吉一连栽了三个跟头。

  【寄生草】你道是赤瓜峪与咱家曾会垓,马蹄儿撞破连环寨,鞭梢儿早抹着天灵盖,也则为主人各占边疆界。这的是桀之犬吠了帝尧来,便三将军怎好把你尉迟怪?

  “好哇!”满场士兵情不自禁喊起来。

  (尉迟云)韩信弃项归刘,萧何举荐,挂印登坛;想尉迟恭虽不及韩信之能,料元帅不弱沛公之量也。(正末唱)

  李元吉脸红也不红,站起来拍拍尘土:“我早说今天不行,硬要我比试,没虎威怎行!我可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事情清楚了,李世民设酒给尉迟恭压惊,也不去太原了,就让尉迟恭担任了副元帅,大家对尉迟恭倒十分尊敬。

  【后庭花】你是个领貔貅天下材,画麒麟阁上客。想当日汉高祖知人杰,俺准备着韩淮阴拜将台。把筵宴快安排,俺将你真心儿酬待。则要你立唐朝显手策,立唐朝显手策。

  唐兵一下子开到了洛阳城外,准备攻打王世充。

  【青哥儿】呀,据着你英雄、英雄慷慨,堪定那社稷、社稷兴衰。凭着你文武双全将相才,则要你扫荡云霾,肃靖尘埃。将勇兵乖,那其间挂印悬牌,便将你一日转千阶,非优待。

  这天,唐营正在议事,营外来了工世充的先锋单雄信,单挑李世民作战。

  (徐茂公云)元帅,俺如今屯军在此,差人往京师奏知圣人,说尉迟恭降了唐也,圣人必有加官赐赏哩。(正末云)军师,你与三将军在此看守营寨,某亲自见圣人奏知,就将的敬德将军牌印来也。(徐茂公云)这等,元帅领二十骑人马去路上防护者。(正末唱)

  李元吉上次丢了脸,很想找回面子,便要抢着出阵。徐茂公跟单雄信原来是结义兄弟,知道他十分勇猛,便对李元吉说:“三将军去对付一个小小的先锋,当然不成问题。”元吉听徐茂公捧他,满脸得意,不料徐茂公接着说:“这单雄信也没什么大不了,一根枣木槊,本事跟尉迟将军差不多。三将军只要虎威一发,一枪挑了单鞭,单雄信当然束手就擒。”一席话,说得元吉不再吱声,讷讷地说肚子疼,出了中军帐。李世民也不提出战,准备第二天先探探洛阳的虚实。

  【赚煞】则今日赴皇都、离边塞,把从前冤仇事解,直至君王御案上拆,一件件禀奏的明白。便道不应该,未有甚汗马差排,且权做行军副元帅(云)军师,(唱)你与我整三军器械,紧看着营寨;则我这手儿里将的印牌来。(下)

  第二天,李世民带了段志贤去察看敌营,徐茂公不放心,随后赶来。十几匹马踏起灰尘,单雄信早看到了,领了500 兵了,偷偷包围上来。这一下可糟了,只一个回合,段志贤的虎口便给震裂开了,他什么也不顾,拨转马头便走。单雄信本不为他来,大叫一声:“唐营的娃娃元帅,李世民哪里走!”一匹马直朝前冲来。

  (徐茂公云)元帅去了也。敬德将军,咱与你营中去来。(尉迟云)军师,想敬德降唐,无寸箭之功,元帅去取某印牌去了;我必然舍这一腔热血,与国家出力,方显某尽忠之心也。(诗云)我背暗投明离旧主,披肝沥胆佐新君。凭着我乌锥马扶持唐社稷,水磨鞭打就李乾坤。(下)

  李世民看到洛阳兵马围上来,知道情况不妙。可是出来打探,兵器也没带,带了也不是单雄信对手,只能朝一片榆树林里逃去。

  第二折

  单雄信正要赶进树林抓人,衣袖却被人死死拉住,回头一看,原来是徐茂公。他挣了一挣,袖子失去了。徐茂公又拉住他衣襟,恳求道:“三弟,饶了我元帅一次,看在咱们往日兄弟情份上,你放他一马吧!”一边又喊:“元帅快逃!”单雄信说:“看在兄弟情份上,我不杀你。你快放手!”徐茂公死也不放。单雄信说:“过去咱们是兄弟,今天各为其主,我可不客气了。”抽出剑一挥,割下了衣襟,喊了声:“徐茂公,从此你我兄弟就像这袍子,恩断义绝,你快逃命去吧!”回头往榆树林追去。

  (净扮元吉同丑扮段志贤、卒子上,诗云)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出的朝阳门,便是大黄庄。自家不是别人,三将军元吉是也。这个将军是段志贤。我哥哥唐元帅领兵收捕刘武周,与尉迟交战,被我将尉迟引至介休城,将军兵围住。我则想杀了这匹夫,不想俺哥哥收留了他。如今俺哥哥亲自去京师奏知圣人,要与他加官赐赏。兄弟,你可知我恨他?(段志贤云)三将军,你为何恨他?(元吉云)兄弟也,想前此一日在赤瓜峪,我与尉迟交战时,他曾打了我一鞭,打的我吐血数里。他如今可降了唐,我这冤仇几时得报?(段志贤云)三将军,要报这一鞭之仇也容易。(元吉云)哥,你有甚计策?(段志贤云)如今唐元帅往京师去了,你守着营寨。你唤尉迟恭来,寻他些风流罪过,则说他有二心,将他下在牢中,所算了他性命。等唐元帅回来时,则说他私下领着本部人马,还要回他那山后去,被我赶上拿回来,下在牢中。那厮气性大的,这一气就气杀了也。这个计较可不好那?(元吉云)此计大妙!你那里是我的哥,便是我亲老子也设不出妙计来。左右那里?唤将尉迟恭来者!(卒子云)尉迟恭安在?(尉迟云)某尉迟恭。自从降了唐,有三将军元吉呼唤,不知甚事,须索走一遭去。(卒子报科,云)敬德来了也。(元吉云)着他过来。(见科,尉迟云)三将军,呼唤敬德那厢使用?(元吉云)敬德,你知罪么?(尉迟云)敬德不知罪。(元吉云)你刬地不知罪哩?你昨日夜晚间,和你那本部下人马商量,还要回你那山后去,是么?(尉迟云)三将军,想敬德初降唐,无寸箭之功,唐元帅如此重待,又去京师奏知圣人,取我牌印去了,某岂有此心也?(元吉云)这厮强嘴哩,左右,把这匹夫下在牢中去。(卒子拿科)(尉迟云)罢、罢、罢,我尉迟恭当初本不降唐来,都是唐元帅、徐茂公说着我降唐;今日将我下在牢中。这元吉当初在赤瓜峪,我曾打了他一鞭,他记旧日之仇,陷害我性命。天也,教谁人救我咱?(下)(段志贤云)三将军,此计何如?(元吉云)老段,好计!我如今分付看守的人,则要死的,不要活的。若是死了尉迟恭,则显我老三好汉。凭着我这一片好心,天也与我个条儿糖吃。(下)(外扮单雄信上,云)某单雄信是也。幼习韬略之书,长而好武,无有不拈,无有不会。使一条狼牙枣槊,有万夫不当之勇,在俺主公洛阳王世充麾下。今有唐元帅无礼,要领兵前来偷观俺洛阳城,更待干罢!是俺奏知主公,就着俺统领十万雄兵,擒拿唐元帅走一遭去。大小三军,听吾将令!(诗云)他逞大胆心怀奸诈,入洛阳全然不怕。若赶上唐将元戎,我和他决无干罢!(下)(正末上,云)某唐元帅。自从收捕了尉迟恭,某自往京师奏知圣人去。来到这途中,后面尘土起处,兀的不有人马赶将来也!(徐茂公慌上,云)某徐茂公。自从唐元帅去了,不想元吉思旧日之仇,如今把敬德下在牢中;我须亲赶唐元帅回来,救敬德之难。兀那前面不是元帅?元帅且住者!我有说的话。(正末云)军师,你为何赶将来?(徐茂公云)自从元帅去了,不想三将军记旧日之仇,如今把敬德下在牢中;诬言他有二心,思量重回山后去。若是敬德有些好歹,显的俺等言而无信了。因此一径的赶元帅回去,救敬德之难也。(正末云)军师,我观敬德岂有此心也呵!(唱)

  徐茂公险些从马上栽下来,急急跑回去讨救兵了。

  【正宫】【端正好】是他新,咱须旧,没揣的结下冤仇。你道他尉迟恭又往那沙陀走,咱可也慢慢的相穷究。

  单雄信到了榆树林边,看不到李世民。只听弓弦一响,以为李世民躲在暗处射了一箭,连忙来了一个蹬里藏身,却没看见箭飞出来。他知道李世民的箭也没有了,不由大喜,慢慢朝树林搜索过去。

  【滚绣球】他有投明弃暗的心,拿云握雾的手,休猜做人中禽兽,论英雄堪可封侯。凭着他相貌(扌刍)、武艺熟,上阵处只显示的他家驰骤;都是我几遭儿抚顺的情由。据着他全忠尽孝真良将,怎肯做背义忘恩那死囚?干费了百计千谋?

  李世民的处境万分危急,突然远处一声霹雳似的大喝:“单雄信,休伤我主!”徐茂公在半路上看到尉迟恭正在洗刷乌骓马,叫他先抵挡一阵,自己回营搬兵去了。

  (徐茂公云)元帅,你且休往京师去,疾回营中救敬德去来。(正末云)咱便回营救敬德去也。(下)

  单雄信回头一看:哪来个卖炭的?你看他光着膀子,提着单鞭,骑了匹光背乌骓马,直奔过来。单雄信的心里不免有点小觑他的意思,伸出枣木槊便朝黑炭头捅去。

  (元吉同段志贤上,诗云)我元吉天生有计谋,生拿敬德下牢囚。只待将他盆吊死,单怕他一拳打的我做春牛。自从把尉迟下在牢里,我则要所算了他性命;又被这不知趣的徐茂公左来右去打搅,怎生是好?(段志贤云)三将军,你不知,如今军师见你把敬德下在牢里,亲自赶唐元帅去了。(元吉云)不妨事。便唐元帅回来问我时,我自有话说。(正末同徐茂公上,云)可早来到营门首也。左右接了马者。(徐茂公云)报复去,你说唐元帅同军师下马也。(卒子云)喏,有唐元帅同军师下马也。(段志贤云)如何?我说军师赶元帅去了也。(元吉云)不妨事,我接待去。(见科,云)呀,哥哥来了也,请坐!(正末云)三将军,敬德安在?(元吉云)哥哥,你说敬德那厮?他是个忘恩背义的人。想俺怎生看待他来,刚刚你去了,他领着本部人马,夜晚间要私奔,还他那山后去。早是我知道的疾,我慌忙领着些人马赶到数里程途,着我拿得回来。我待杀坏了,争奈元帅你可不在,且将他下在牢中,则等元帅回来,把这厮杀了罢!若不杀了他,久已后也是去的。(正末云)兄弟,我观敬德敢无此心。(元吉云)哥也,知人知面不知心。你道无二心呵,他怎生背了刘武周投降了俺来?这等人到底不是个好的,不杀了要他何用?(正末云)兄弟,投至俺得这敬德呵,非同容易;你若杀了他,可不做的个闭塞贤路么?(元吉云)元帅,想昔日刘沛公手下英布、彭越、韩信,立起十大功劳,后来萧何定计诛了英布,醢了彭越,斩了韩信。你道三个将军有甚么罪过,尚然杀坏了;量这敬德打甚么不紧!趁早将他哈喇了,也还便宜。你若早些结果了他,哥也,我买条儿糖谢你。(正末云)兄弟,你则知其一,不知其二。(唱)

  尉迟恭看得真切,一鞭打开枣木槊,再兜回马匹,与单雄信战在一处,单雄信把枣木槊舞得虎虎生风,无奈尉迟恭武艺高强,不知究竟刺尉迟恭哪一处好。

  【倘秀才】那一个彭越呵,他也曾和舍人出口;那一个韩信呵,他也曾调陈豨执手;那一个英布呵,他使一勇性强占了九州。可不道“千军容易得,一将最难求”?怎学那萧何的做手?

  好个尉迟恭,双眼盯着枣木槊。等到两匹马跑近了,枣木槊刺了过来,他便一个躲闪,擦着单雄信身子飞奔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回手一鞭,打在单雄信右肩上,单雄信右手放开枣木槊,“哇”地吐了口鲜血,倒拖着枣木槊跑回洛阳去了。

金沙电玩城,  (徐茂公云)元帅,你只唤出敬德来,自问他详细,便见真假。(正末云)这也说的是。小校,唤将敬德来。(元吉云)拿将敬德来!(尉迟带枷上,云)事要前思,免劳后悔。想当日降唐之后,唐元帅往京师去了;不想三将军元吉他记我打了他一鞭之仇,将我下在牢中。不期唐元帅半路回来,我今见元帅去。(见科)(尉迟云)元帅,可不道招贤纳士哩。(正末云)三将军,敬德有何罪,将他下在牢中?(元吉云)元帅,你不知:自你去后,他有二心,领着他那本部人马,要往本处山后去,早是我赶回来。想敬德我有何亏负他来?(尉迟云)元帅,三将军记那一鞭之仇,敬德并无此心!(正末云)既然这般,我亲释其缚。我欲待往京师奏知圣人,取将军牌印来;谁想将军要回去。可不道“心去意难留,留下结冤仇”?(尉迟云)我敬德并无此心!(正末云)军师,安排酒果来。(元吉云)倒好了他!他有二心,要回山后去,这等背义忘恩,又饶了他;不杀坏,又与饯行,那里有这等道理!(正末唱)

  李世民从树林里跑出来,连声叫好。这时候徐茂公搬了大批人马赶了来。

  【脱布衫】他厮知重不敢抬头,我再相逢争忍凝眸?君子人不念旧恶,小人儿自来悔后。

  李世民说了尉迟恭单鞭斗单雄信的经过,全营上下,没有一个不佩服尉迟恭的。

  (云)左右,将酒来。我与敬德递一杯送行。(把酒科,云)将军满饮一杯。(唱)

  (徐尚衡)

  【小梁州】我这里亲送辕门捧玉瓯,将军你莫记冤仇。(云)左右,将一饼金来。(卒子云)金在此。(尉迟云)元帅要这金做甚么?(正末云)将军,(唱)这金权为路费酒消愁。指望待常相守,谁承望心去意难留!

  (尉迟云)我敬德本无二心,元帅既然疑我,男子汉既到今日,也罢,也罢!要我这性命做甚么?我不如撞阶而死!(正末扯科,云)哎,敬德又说无此心,三将军又是那样说。(向元吉云)兄弟,如今我也难做主张。叫你那同去赶那敬德的军士们来,我试问他一番;待他说出真情来,便着敬德也肯心服。(元吉背云)这个却是苦也!他那里曾走,我那曾赶他?他便走我也不敢赶他去。如今叫军士们说出实话来,却是怎了?也罢,我有了!(回云)哥哥,你差了也。那时节听的这厮走了,还等的军士哩?我只骑了一匹马,拿着个鞭子,不顾性命赶上那敬德。他道“你来怎的?”我道:“你受我哥哥这等大恩,你怎逃走了?你下马受死。”他恼将起来,咬着牙拿起那水磨鞭,照着我就打来。哥哥,那时节若是别个,也着他送了五星三;谁想是你兄弟老三,我又没甚兵器,却被我侧身躲过,只一拳,珰的一声把他那鞭打在地下,他就忙了,叫“三爷饶了我罢”。我也不听他说,是我把右手带住马,左手揪着他眼扎毛,顺手牵羊一般牵他回来了。(尉迟云)那有这事来?(正末云)敬德他一员猛将,如何这等好拿?我且问军师咱。(向茂公云)军师,你听者,想是敬德真个走来?(徐茂公云)敬德也是个好汉;三将军平日却是个不说谎的。(元吉云)我若不说谎就遭瘟。(徐茂公云)如今与元帅同到演武场,着敬德领人马先走,着三将军后面单人独马赶上去,拿的转来,这便见三将军是实;拿不来便见敬德是实。(元吉背云)老徐却也忒泼赖!这不是说话,这是害人性命哩。(正末云)此说最是。(元吉云)那时也只乘兴而已,幸者不可屡侥。哥哥要饶他便罢,不消来勒掯我。(尉迟云)三将军也不消恁的,我如今单人独马前行,你拿槊来,你捉的住,我情愿认罪;你刺的死,我情愿死。(元吉笑科,云)我老三不是夸口,我精神抖擞,机谋通透,平日曾怕那个?我和你便上演武场去。(入场,敬德先行科,元吉刺槊被夺、坠马科)(元吉云)我马眼叉。(换马,如前科)(元吉云)我手鸡爪风儿发了。(又赶,如前科)(元吉云)俺肚里又疼,且回去吃钟酒去着。(正末云)元来如此!敬德,则今日俺与你同见圣人去来。(尉迟云)这般呵,谢了元帅!(正末唱)

  【幺篇】我和你如今便往朝中奏。(尉迟云)则是三将军记那一鞭之仇。(正末唱)将从前事一笔都勾。(元吉云)我也不和他一般见识。(正末唱)将军你莫愁,从今后休辞生受,则要你分破帝王忧。

  (卒子慌上报科,云)喏,报的元帅得知:有王世充手下前部先锋单雄信特来索战。(尉迟云)元帅,那单雄信只消差三将军去拿他,也不用多拨人马,只一人一骑包拿来了。(元吉云)何如?我道你也服了我老三的手段。(正末云)是。就拨五千人马,着兄弟做先锋,与我擒拿单雄信去来。(唱)

  【上小楼】你道是精神抖擞,又道是机谋通透;雄信兵来,索要相持,你合承头。想着你单鞭的拿敬德,这般夸口,又何况那区区洛阳草寇。

  (元吉云)适才你兄弟说耍,当真就差我交锋去?(做叫疼科,云)哎哟!一时间肚疼起来,待我去营中略睡一睡。(做出科,诗云)老三做事忒(扌刍)搜,差去争锋不自由。如今只学乌龟法,得缩头时且缩头。(下)(尉迟云)元帅,想尉迟恭初来降唐,无寸箭之功,情愿引领本部人马与他交锋去。(正末云)不必将军去,我正要看洛阳城池。如今领百十骑人马,同段志贤打探,就观看洛阳城去。(唱)

  【幺篇】我正待看洛城、窥战守,因此上息却钲鼙,偃却旗幡,减却戈矛。(尉迟云)元帅休小觑了单雄信。他人又强,马又肥,使一条狼牙枣木槊,有万夫不当之勇。若只是这等,恐怕有失。(正末云)不妨事。(唱)虽然他人又强,马又肥,也拚的和他歹斗,难道我李世民便落入机彀?

  (徐茂公云)既然这般,元帅你要观看他洛阳城,元帅先行,我与敬德将军随后来接应元帅来。(正末云)军师说的是。我与段志贤先行,军师与敬德随后来接应者。(尉迟云)我就跟的元帅去,可不好那?(正末唱)

  【随煞尾】则这割鸡焉用牛刀手,小将那消大帅收?管教六十四处征尘一扫休,十八处改年号的出尽了丑。(徐茂公云)元帅,这一去则愿你鞭敲金镫也。(正末唱)那时节将军容再修,将凯歌齐奏,你可也早些儿准备安排着这个庆功的酒。(下)

  (段志贤云)虽然如此,还要与三将军一别。三将军安在?(元吉上,云)我适才到营帐里打的一个盹,这肚就不疼了。正待要去厮杀,我哥哥便等不得,自家去了。(段志贤云)三将军、军师勿罪,我同元帅先去也。(元吉云)老段,则要你小心在意者。(段志贤下)(徐茂公云)三将军,你领兵合后,我与敬德先接应元帅去来。(元吉云)军师先行,我在后领兵再来接应作。敬德,据理来饶你不得;看俺哥哥面上,你且寄头在项。此一去若有疏失呵,我不道的饶了你哩!(尉迟云)三将军,别人不知,你可知我那水磨鞭来。我这一去遇着那单雄信呵,只着他鞭稍一指,头颅早粉碎也。(诗云)舍生容易立功难,谁似吾家力拔山?则这水磨钢鞭一骑马,不杀无徒誓不还。(徐同下)(元吉云)我要杀了这匹夫来,不想俺哥哥回来救了。也罢,我这一去好歹要害了他。若杀了敬德呵,才报的我这一鞭之仇!军师着我做合后,我只是慢慢的去,等他救应不到,必有疏失,岂不是一计?(下)

  第三折

  (单雄信跚马引卒子上,云)某单雄信是也。听知的唐元帅领着段志贤观看我洛阳城,更待干罢!某领三千人马赶去来。(下)(段志贤跚马上,云)某段志贤。我唐元帅观看他洛阳城,不想单雄信领兵赶将来了,怎好也?(单雄信赶上科,云)段志贤及早下马受降!(调阵科)(段志贤云)我近他不的,跑、跑、跑!(下)(单雄信云)这厮走了也,更待干罢!不问那里赶将去!(下)(正末跚马上,慌科,云)怎生是好?我正观看洛阳城,不想撞着单雄信领兵赶将来。段志贤不知在那里,可怎生是好?(单雄信上,云)李世民少走!你那里去?及早下马受降!(正末唱)

  【越调】【斗鹌鹑】人一似北极天蓬,马一似南方火龙;他那里纵马横枪,将咱来紧攻。他急似雷霆,我疾如火风;我这里走的慌,他可也赶的凶。似这般耀武扬威,争强奋勇!

  【紫花儿序】我恨不的胁生双翅,项长三头;他道甚么“休走唐童”。恰便似鱼钻入丝网,鸟扑入樊笼,匆匆。马也,少不的上你凌烟第一功,则要得四蹄那动!只听的喊杀声声,更催着战鼓逢逢。

  (单雄信云)赶入这榆科园来了也。你待走的那里去?(正末唱)

  【耍三台】待把我征(马宛)纵,残生送。(徐茂公跚马慌上,云)兀的不是元帅!(做揪雄信科)(徐茂公云)将军且暂住一住!(单雄信云)我道是谁,元来是徐茂公。你放手!(正末唱)呀,元来是军师茂公!(徐茂公云)元帅,你快逃命走!(单雄信云)徐茂公,你放手!(正末唱)他道我已得命好从容,且看他如何作用。则要你拿云手紧将袍袖封,谈天口说转他心意从。你便是骗英布的隋何,说韩信的蒯通!

  (单雄信云)徐茂公,你放手!往日咱两个是朋友,今日各为其主也。(徐茂公云)将军,看俺旧交之情。(单雄信云)你两次三番则管里扯住我。罢!我拔出剑来,你见么?我割袍断义,你若再赶将来,我一剑挥之两段!(徐茂公云)似此可怎生了也!(正末唱)

  【调笑令】见那厮不从,支楞楞扯出霜锋,呀,我见他尽在嘻嘻冷笑中;我见他割袍断袖绝了朋情重,越恼的他忿气冲冲。不争这单雄信推开徐茂公,天也,谁搭救我这微躬?

  (徐茂公云)不中!我回营中取救军去来。(下)(单雄信云)徐茂公去了也。李世民,你及早下马受降!(正末云)我手中有弓可无箭。兀那单雄信,你知我擅能神射,我发箭你看!(单雄信云)他也合死!手中有弓无箭,量你到的那里!(正末唱)

  【小桃红】手中无箭慢张弓,频把这虚弦控。元来徐茂公临阵不中用!(敬德跚马上,叫云)单雄信慢走!(正末唱)则听的语如钟,喝一声响亮春雷动。纵然他有些耳聋,乍闻来也须怕恐!(尉迟云)单雄信勿伤吾主!(正末云)元来是敬德救我哩!(唱)高叫道“休伤俺主人公”。

  (单雄信云)那里走将这个卖炭的来?这厮揾马单鞭,量你何足道哉!(尉迟云)单雄信休得无礼!(做调阵科)(正末唱)

  【秃厮儿】尉迟恭威而不猛,单雄信战而无功。我见他格截架解不放空,起一阵杀气黑魆魆,遮笼。

  【圣药王】这一个枪去疾,那一个鞭下的猛,半空中起了一个避乖龙。那一个雌,这一个雄,(王吉)玎珰鞭槊紧紧相从,好下手的也尉迟恭!

  (尉迟打雄信下,云)元帅,若不是我尉迟恭来的早呵,险些儿落在他彀中;被某一鞭打的那厮吐血而走,被我夺了那厮的枣木槊也!(正末云)若不是将军来呵,那里取我这性命!则今日我与将军同见圣人去来。(尉迟云)量尉迟恭有何德能,则是仗元帅虎威耳。(正末云)壮哉!壮哉!不枉了好将军也!(唱)

  【收尾】我则见忽的战马交,出的枣槊起,飕的钢鞭重,把一个生硬汉打的来浑身尽肿。哎,则你个打单雄信的尉迟恭,不弱似喝娄烦他这个霸王勇!(同下)

  第四折

  (徐茂公上,诗云)帅鼓铜锣一两敲,辕门里外列兵刀。将军报罢平安喏,紧卷旗幡再不摇。某乃徐茂公是也。今唐元帅与单雄信在榆科园交战,某见唐元帅大败亏输,忙差尉迟恭接应唐元帅去了,未知输赢胜败。使的那能行快走的探子看去,这早晚敢待来也。

  (正末扮探子上云)一场好厮杀也呵!(唱)

  【黄钟】【醉花阴】大路上难行落荒里践,两只脚蓦岭登山快捻。走的我一口气似撺椽。若见俺军师,一一的都分辩。(见科,云)报、报、报!(徐茂公云)好探子,他从那阵上来。你只看他喜气旺色,那输赢胜败早可知了也!(诗云)我则见雉尾金环结束雄,腰间斜插宝雕弓。两脚能行千里路,一身常伴五更风。金字旗拿画杆赤,长蛇枪拂绛缨红。两阵相当分胜败,尽在来人启口中。兀那探子,单雄信与唐元帅怎生交锋?你喘息定了,慢慢的说一遍咱。(探子唱)听小人话根源:只说单雄信今番将手段展。

  【喜迁莺】早来到北邙前面,猛听的锣鼓喧天;那军不到三千,拥出个将一员。雄纠纠威风武艺显,是段志贤立阵前。一个待功标汗简,一个待名上凌烟。

  (徐茂公云)元来是单雄信与某家段志贤交马。两员将扑入垓心,不打话来回便战。三军发喊,二将争功。阵上数声鼙鼓擂,军前两骑马相交。马盘马折,千寻浪里竭波龙;人撞人冲,万丈山前争食虎。一个似摔碎雷车霹雳鬼,一个似擘开华岳巨灵神。端的是谁输谁赢?再说一遍。(探子唱)

  【出队子】两员将刀回马转,迎头儿先输了段志贤。唐元帅败走恰便似箭离弦,单雄信追赶似风送船,尉迟恭傍观恰便似虎视犬。

  (徐茂公云)谁想段志贤输了也!背后一将厉声高叫道:“单雄信不得无礼!”你道是谁?乃尉迟敬德出马。好将军也!(诗云)他是那虎体鸢肩将相才,六韬三略贮胸怀。遇敌只把单鞭举,救难慌骑刬马来。捉将似鹰拿狡兔,挟人如母抱婴孩。若非真武临凡世,便应黑煞下天台。俺尉迟敬德与单雄信怎生交战?探子,你喘息定了,慢慢的再说一遍咱。(探子唱)

  【刮地风】揣、揣、揣加鞭,不剌剌走似烟,一骑马走到跟前。单雄信枣槊如秋练,正望心穿;见忽地将钢鞭疾转,骨碌碌怪眼睁圆。尉迟恭身又骁、手又便,单雄信如何施展?则一鞭偃了左肩,滴流扑坠落征(马宛);不甫能躲过唐童箭,呀,早迎着敬德鞭!

  (徐茂公云)元来敬德手掿着竹节钢鞭,与单雄信交战。好钢鞭也!(诗云)军器多般分外别,层层叠叠攒霜雪。有如枯竹节攒成,浑似乌龙尾半截。千人队里生杀气,万众丛中损英杰。饶君披上铠三重,抹着鞭梢骨节折。敬德举鞭在手,喝声:“着!”单雄信丢了枣槊,口吐鲜血,伏鞍而走。好将军也!扶持宇宙,整顿江山。全凭着打将鞭,怎出的拿云手?鞭起处如乌龙摆尾,将落马似猛虎离巢。胡敬德世上无双,功劳簿堪书第一。此时俺主唐元帅却在那里?探子,你喘息定了,慢慢的再说一遍咱。(探子唱)

  【四门子】俺元帅勒马亲回转,展虎躯,骤骏(马宛)。看他一来一往相交战,是谁人敢占先?那一个奔,这一个赶,将和军躲的偌近远。刚崦里藏,休浪里潜,马儿上前合后偃。

  (徐茂公云)单雄信输了也!(词云)他只待抛翻狼牙箭,扯断宝雕弓;撞倒麒麟和獬豸,冲开猛虎与奔熊。好敬德也!他有那举鼎拔山力,超群出世雄。钢鞭悬铁塔,黑马似乌龙。杀人无对手,上阵有威风。壮哉唐敬德,归来拜鄂公。今若敬德不去,俺主唐元帅可不休了?兀那探子,你再说一遍咱。(探子唱)

  【古水仙子】呀、呀、呀猛望见,便、便、便铁石人见了也可怜。他、他、他袋内有弯弓,壶中无只箭;待、待、待要布展怎地展?铮、铮、铮两三番迸断了弓弦。走、走、走一骑马逃入榆科园。来、来、来两员将绕定榆科转,见、见、见更狠似美良川!

  (徐茂公云)单雄信大败亏输,俺尉迟恭赢了也!探子,无甚事,赏你一只羊、两坛酒,一个月不打差,你回营中去罢。(探子唱)

  【煞尾】俺元帅今年时运显,施逞会刬马单鞭。则一阵杀的那败残军,急离披走十数里远。(下)

  (徐茂公云)尉迟恭鞭打了单雄信,俺这里赢了也!此一番回去,可不羞杀了三将军元吉!一壁厢椎翻牛,窨下酒,做个大大的筵宴,等元帅还营,一来贺喜,二来赏功。已早分咐的齐备了也。(诗云)胡敬德显耀英雄,单雄信有志无功。圣天子百灵相助,大将军八面威风。

  题目 单雄信断袖割袍

  正名 尉迟恭单鞭夺槊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尉迟敬德随李世民讨伐王世充,你主公刘武周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