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他就用牛尾巴打地主,我要将它们赶到德布勒格

他就用牛尾巴打地主,我要将它们赶到德布勒格

2019-11-09 03:44

  故事发生在十八世纪匈牙利的德布勒格。这儿有个名叫马季的少年,他生性活泼好动,又十分聪明勇敢。他的母亲几次叫他到别人的庄稼地里去打短工,他都不愿意。他说:“我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不愿意挨别人的鞭子过日子。”后来,他养了一群鹅,其中有两只母鹅和一只公鹅,另外十六只是小鹅。

在十八世纪的匈牙利有个叫马季的少年,你们知道他有什么故事吗?下面是由小编为大家整理的牧鹅少年马季的传奇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有一次,一个农民运一车干的白桦柴到市场上去卖。地主走到他的面前问他:你这一车稻草要多少钱呢? 哪里话,老爷,这不是稻草,这是白桦柴啊! 地主拿起一根鞭子,在农民的背脊上抽了一鞭,再问他: 那么,你这稻草要多少钱呢? 随便您,农民说,您给多少,就是多少。 地主把一车木柴,照一车稻草的价钱付出以后,就走了。 第二次,这个农民带了一头牛到市场上去卖。又碰到了这个地主。 你这头山羊要卖多少钱呢? 哪里话,老爷,这不是山羊,这是牛啊。 地主抽出鞭子,把这可怜的人打了一顿,又问他: 你这头山羊要卖多少钱呢? 随便您,老爷,您给多少就是多少。 地主付给他一头山羊的钱。农民说:哪怕就让我把牛尾巴割下来也行。 让我纪念自己曾经有过一头牲口吧。 地主答应了。 谢谢您这条尾巴!农民说。他走开了一点儿,又叫了一声:等一等,老爷,你打了我两次了,为了这个,你自己会挨三次打呢! 地主正要去抓鞭子,可是农民早已连影子也不见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地主想装一架风磨。农民听到了这个消息,就穿了稍微干净一点的衣服,剃掉了胡须,拿了斧头、锯子和别的木工用具,打扮得跟里加来的木匠一模一样,就到地主的建筑场来找工作。 地主和他一道到森林里去挑选木料。他们留下一个仆人看守马,另一个仆人就和他们一道到森林里去。 农民正仔细看着树木,忽然他掏了掏自己的口袋。 啊,真糟糕!尺忘记带来了!他说。 不要紧,我叫仆人去拿尺。地主安慰他。 仆人跑去拿尺,留下地主和木匠两个人在森林里等他。 您的仆人这么久还不来,木匠说。哦,不要紧,我有别的法子来量树。老爷,您把树抱住,自己注意它的大小,再把手张开,我就用手指来量您两手之间的距离。我们在里加量树,就没有用过别的法子。 地主双手抱着树,农民马上把地主的手绑住,从怀里把牛尾巴拿出来,问他:这是什么尾巴? 牛尾巴。地主回答。 真是笨蛋!牛尾巴和山羊尾巴也分不清! 他就用牛尾巴打地主,然后,他指着树问他:这是什么? 白桦树。 真是笨蛋!稻草和白桦树也分不清! 他又把地主打了一顿。他是尽他所有的力气打的。他临走,还说:你已经挨过一次了,还有两次留在我这里。 仆人回来了,可是主人被绑在树上,几乎死了过去。他松了主人的绑,用水喷他,把他送回家去。 地主病倒了,他不好意思对医生承认是农民打了他。他甚至于还不让医生们好好地检查。从维尔纽斯和考那斯请来了一些医生,可是医生们怎样也弄不明白他害的是什么毛病。 这位农民就粘上白胡子,穿上了一件长袍,把腋卷心菜的咸卤,倒在一个小玻璃瓶里,另一个小玻璃瓶里就倒上些甜菜汁,再拿了三颗大麻的种子,动身去替地主诊治。他远远看见病人就说:您是被牛尾巴打了嘛。 地主奇怪起来。任何一个城里来的医生都不能确定他的毛病,这个乡下医生却完全说得对。他请求农民好好地看一看,并且给他把病治好。 要把洗澡间烧暖和,在那里好好发一身汗才行。医生说。 地主马上吩咐去把洗澡间烧热。仆人们把他带进洗澡间。医生也带着自己的药品来到洗澡间里。他把三颗大麻的种子交给仆人们说:快回家去,把这药放在有水的玻璃瓶里,你们轮流去搅拌它,一直到玻璃瓶里的水变成了白色为止。 现在只有医生和地主两人面对面地留下了。他就从怀里拿出牛尾巴来问他:这是什么尾巴? 山羊的,山羊的!地主叫起来。 真是笨蛋!你难道看不出这是牛尾巴吗!你等一等,我来教你把牛尾巴和山羊尾巴认认明白! 于是农民又把地主痛打一顿,打得那家伙身上一块好肉也没有。 他用牛尾巴教训了他以后,临走还说: 你已经挨过两次打了,还有一次暂时存在我这里。 地主的病好容易才熬好了。这时候他只好对自己的医生们承认,说是这个农民打了他。他怕这个农民怕得要死,没有仆人在,他就哪里也不敢露面。 农民却又在开始准备第三次去教训地主。他听说地主已经复原了,而且准备去做感恩祈祷。 农民走到一个茨冈人那里去这茨冈人因为有一匹快马,所以全区闻名他对茨冈人说: 你帮助我去打地主吧,你可以得到一个卢布。 茨冈人答应了。打地主他为什么不去呢! 茨冈人穿着农民的衣服,骑着自己的快马,在矮树林里等地主来。他一看见地主的四轮马车,就叫起来: 你挨过两次打了,还有一次在我这里! 捉住他,捆起来,把他打死!地主吩咐仆人们。 仆人们跟在茨风人的后面追,可是往哪里追去呢,茨冈人骑在快马上,早已跑远了!这时候农民却从矮树林后面走了出来。他揪住地主的衣领,把他从四轮马车上拖出来,又把牛尾巴伸到他的面前,问他:喂,老爷,这是什么尾巴? 用不着问啦!地主流着眼泪说。你打吧,不要下毒手啊! 农民又把地主打了一顿,临走还说: 柴账和牛账我们已经算清了。可是瞧,我已经把你那老爷的毛病彻底治好了,你又欠下我一笔债啦!

  他拿着一根树枝,撵着它们上草坡下他塘,顺便摘野果、钓钓鱼,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自在。他的母亲对他无可奈何,只好说:“但愿你永远过得这么逍遥!”春季过去了,夏季也将过去,十六只小鹅都长得壮壮实实,马季对母亲说:“妈妈你看,它们能换钱了!我要将它们赶到德布勒格集市上去卖个好价钱!”母亲皱了皱眉头说:“就在乡下卖掉吧,赶到德布勒格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但是,马季主意已定,他说:“那里的市价比乡下高出一倍,应该上那儿去卖。至于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怕!”他的母亲见劝阻不住,只得为他烤了个大面包,让他赶着十六只新鹅到德布勒格集市去了。

传奇故事:牧鹅少年马季

  马季挥动着细树枝,一路唱着歌,把鹅群赶到了热闹非凡的集市上,他顺便问了一下新鹅的价格,哈哈,果真比乡下高出一倍多!再看看别人卖的鹅,都没有他养的这么肥壮。他挑了一个显眼的场所,把鹅撵在角落里,自己蹲在外面,仰着头等候买主。

故事发生在十八世纪匈牙利的德布勒格。这儿有个名叫马季的少年,他生性活泼好动,又十分聪明勇敢。他的母亲几次叫他到别人的庄稼地里去打短工,他都不愿意。他说:“我喜欢自由自在地生活,不愿意挨别人的鞭子过日子。”

  不一会儿,集市上似乎出了点骚动:好些乡下来的商贩都抱着自己的货物向北边逃去,嘈杂的脚步声和惊叫声吓得马季的那些鹅乱拍起翅膀来。

后来,他养了一群鹅,其中有两只母鹅和一只公鹅,另外十六只是小鹅。

  马季好奇地朝南面望了一眼,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财主在家丁的簇拥下,大摇大摆朝这边走来。家丁们有的抱着鸡,有的托着南瓜,嘻嘻哈哈的,就跟打猎胜利归来一样。

他拿着一根树枝,撵着它们上草坡下他塘,顺便摘野果、钓钓鱼,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自在。他的母亲对他无可奈何,只好说:“但愿你永远过得这么逍遥!”

  那个财主不是别人,正是臭名昭著的恶霸德布老爷,集市上的商贩见了他,就跟见了瘟神一样,都远远地避开他。

春季过去了,夏季也将过去,十六只小鹅都长得壮壮实实,马季对母亲说:“妈妈你看,它们能换钱了!我要将它们赶到德布勒格集市上去卖个好价钱!”

  但是,少年马季从小在乡下自由自在地长大,他不知道德布老爷的厉害,也不想向恶人低头。这时,德布老爷的眼光已被十六只肥壮的新鹅吸引过去了。但是,他一看马季的标价,就骂了起来:“你这个混小子,怎么敢照市价把鹅卖给我德布老爷?”马季抬头看了看他,忽地站起来:“你骂我?好吧,如果你要买这些鹅,得出上双倍的市价,否则,我连一根鹅毛也不卖给你!”德布老爷这下可来气了,他虎起脸说:“哼,你是个该上绞刑架的无赖,真是胆大透顶!要知道,至今还没人敢跟德布老爷谈货物的价钱!念你刚从乡下出来,就算你一半价钱吧,怎么样?”马季摇摇头,望着别处说:“不行。你得出双倍的价钱!”这时,德布老爷的脸变得比魔鬼还狰狞,他向身后的家丁挥了下手,命令道:“把这个该死的小家伙抓起来,押回去,我要好好拷问他!这些鹅,也一齐赶回去!”两个家丁扑过来,将马季的手绑了起来。另外几名家丁折下几根树枝,乱抽乱撵,将十六只新鹅统统赶到德布老爷府里。

母亲皱了皱眉头说:“就在乡下卖掉吧,赶到德布勒格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但是,马季主意已定,他说:“那里的市价比乡下高出一倍,应该上那儿去卖。至于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怕!”

  这时,德布老爷神气十足,翘着腿靠在桃花心木椅子里。他吸足烟,大喝一声,问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鹅也没收了,还有什么话要说?!”马季毫不畏惧,注视着德布老爷血红的眼睛,大声回答:“你敢靠权势欺压人,我要让你知道会得到什么报应的!”德布老爷一听,怒不可遏,狂叫道:“给我打他三十木棍!”家丁们一听,立刻拿出木棍,按住马季就打。

他的母亲见劝阻不住,只得为他烤了个大面包,让他赶着十六只新鹅到德布勒格集市去了。

  不一会儿,德布老爷踱到马季身边,慢吞吞地问道:“小家伙,你明白谁比谁厉害了吗?”马季抬起头,眼里喷出愤怒的光芒,他斩钉截铁地说:“谁比谁厉害,咱们走着瞧!我一定要使你得到加倍的惩罚!”德布老爷哈哈大笑起来,叫道:“好啊,今天,我就将这加倍的惩罚送给你!来人,再打他三十棍!”家丁们的木棍一阵乱打,直至马季昏死过去。

马季挥动着细树枝,一路唱着歌,把鹅群赶到了热闹非凡的集市上,他顺便问了一下新鹅的价格,哈哈,果真比乡下高出一倍多!再看看别人卖的鹅,都没有他养的这么肥壮。他挑了一个显眼的场所,把鹅撵在角落里,自己蹲在外面,仰着头等候买主。

  德布老爷吩咐将浑身是血的马季扔到郊外去喂野狗。接着,他就叫人发出请帖,准备用那十六只新鹅大摆宴席了。

不一会儿,集市上似乎出了点骚动:好些乡下来的商贩都抱着自己的货物向北边逃去,嘈杂的脚步声和惊叫声吓得马季的那些鹅乱拍起翅膀来。

  当天夜里,马季在郊外醒了过来。他挣扎着走回家里,把不幸的遭遇告诉了母亲。他的母亲又惊又怕,第二天就一病不起。半个月后,马季的母亲在又惊又吓中去世了。

马季好奇地朝南面望了一眼,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财主在家丁的簇拥下,大摇大摆朝这边走来。家丁们有的抱着鸡,有的托着南瓜,嘻嘻哈哈的,就跟打猎胜利归来一样。

  马季埋葬了老母亲,变卖掉可怜的田产,带上包袱,到外面去闯荡了。

那个财主不是别人,正是臭名昭着的恶霸德布老爷,集市上的商贩见了他,就跟见了瘟神一样,都远远地避开他。

  几年后,马季在外面学到了不少本领,他觉得,向可恨的德布老爷报仇的时机来到了,他就悄悄地回到了德布勒格。

但是,少年马季从小在乡下自由自在地长大,他不知道德布老爷的厉害,也不想向恶人低头。这时,德布老爷的眼光已被十六只肥壮的新鹅吸引过去了。但是,他一看马季的标价,就骂了起来:“你这个混小子,怎么敢照市价把鹅卖给我德布老爷?”

  这时,谁也不知道他就是曾经倒霉过的牧鹅少年。

马季抬头看了看他,忽地站起来:“你骂我?好吧,如果你要买这些鹅,得出上双倍的市价,否则,我连一根鹅毛也不卖给你!”

  德布老爷这几年依仗权势,又发了大财,他正在建造一幢新别墅,整个德布勒格集市几乎都堆满了他用来造新房子的材料。

德布老爷这下可来气了,他虎起脸说:“哼,你是个该上绞刑架的无赖,真是胆大透顶!要知道,至今还没人敢跟德布老爷谈货物的价钱!念你刚从乡下出来,就算你一半价钱吧,怎么样?”

  马季赶制了一把比其他木匠的锯子大一倍的锯子,背着来到德布老爷家。

马季摇摇头,望着别处说:“不行。你得出双倍的价钱!”

  德布老爷惊讶地看着这把大锯子,问道:“这位木匠,你一定造过不少房屋吧?”马季点点头,说:“我造过不少高楼大厦,正想造一幢更大的房子。如果德布老爷有这个愿望,我可以为你出些主意。”这句话很配德布老爷的胃口。他笑嘻嘻地说:“好啊,难得有这么好的匠人啦!你说说,我的新房子还缺些什么呢?”马季不假思索地说:“石料已足够了,但木料还缺许多。你得命令一百个仆人到森林里去大砍大伐十天才够用!”德布老爷听这个木匠口气这么大,心想:他必定见过大世面,造出来的房子不会错!他立刻叫仆人们都到森林里去砍伐木料,自己也跟着这位“大匠人”走进密林,去寻找能当主梁的大树。

这时,德布老爷的脸变得比魔鬼还狰狞,他向身后的家丁挥了下手,命令道:“把这个该死的小家伙抓起来,押回去,我要好好拷问他!这些鹅,也一齐赶回去!”

  树林越来越密,四周变得静悄悄的,连一张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两个家丁扑过来,将马季的手绑了起来。另外几名家丁折下几根树枝,乱抽乱撵,将十六只新鹅统统赶到德布老爷府里。

  突然,德布老爷发现“大木匠”兴奋地指着一棵两人也抱不拢的大树,高声说:“老爷,咱们用手量一量德布老爷赶紧跑过去张开胳膊,抱住那棵树的另半面,快活地叫道:“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快来呀,我看,它比咱们要的主梁还粗..”忽然,德布老爷觉得有点不对劲,搭住他两只手腕的不像是木匠的手掌,而像两根绳子!他心中一惊,想把手抽回来。但已经迟了——牧鹅少年马季已经用绳子将他牢牢地绑在那棵大树上了!

这时,德布老爷神气十足,翘着腿靠在桃花心木椅子里。他吸足烟,大喝一声,问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鹅也没收了,还有什么话要说?!”

  他扭过头,又害怕又凶狠地问:“你..你是什么人?!竟敢捆绑高贵的德布老爷!你不是在找死吗?!”马季冷冷一笑,说:“几年前,我已经找死过了!我就是胆敢把鹅卖给你德布老爷的马季!现在,是我加倍惩罚你的时候了。”听到这话,德布老爷吓得赶紧把眼睛闭上了去。这时,马季手中的树枝也啪啪啪地抽打下来,德布老爷哪里吃过这种苦头?开始,他又骂又叫,接着,他又连连讨饶,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住皮肉之疼,只得闭上眼睛装死了。

马季毫不畏惧,注视着德布老爷血红的眼睛,大声回答:“你敢靠权势欺压人,我要让你知道会得到什么报应的!”

  马季看出他假装昏死过去,又抽了几下,冷笑着说:“德布老爷,请你记住,这只是第一次,你还欠我两次,等我再来找你算账吧!”说完,马季扔掉树枝,挎着他的大锯子走了。德布老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见他的背影消失在密林深处,才杀猪样地大叫起来:“快来救我!快来救德布老爷!..我碰上强盗马季啦!”他叫得声嘶力竭,好半天才被一名伐木的仆人听见,把他解救下来。

德布老爷一听,怒不可遏,狂叫道:“给我打他三十木棍!”

  德布老爷一回到家就发起高烧来,但他没忘了叫人贴出告示,悬赏捉拿带着一把大锯子的马季。

家丁们一听,立刻拿出木棍,按住马季就打。

  但是,告示贴了三天,谁也不知道马季的消息。德布老爷又气又恨,病越来越重,只得又贴出一张新告示,重金聘请能治好他病的医生。

不一会儿,德布老爷踱到马季身边,慢吞吞地问道:“小家伙,你明白谁比谁厉害了吗?”

  这个告示贴出三天,也是无人问津。德布老爷正焦急,有位医生应聘上门来了。这是位长得漂亮八字胡的医生,自称非但能治皮肉上的疾病,还能治好心病。德布老爷一听,就叫人把他请进来,问道:“医生,你看我有什么心病?”医生看了看他背上和臀部上的伤痕,笑着说:“您的心病和这皮肉上的伤痕连着,等您吃了我开的药,治好伤,抓住那个抽您的人,您的心病就没有了。”德布老爷惊讶得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连声说:“神医,神医!怪不得前面几位庸医治不好我的病,比起你来,他们简直是白痴!”医生微笑着坐下,很快开了一张药方交给德布老爷,说:“最好能在半天之内办齐草药,将它们放在大锅里煮一小时,再用这药液洗澡,明天就能痊愈。”药方有点儿怪:百年松树根两条、黑心红岩石四斤,瞎眼蛤蟆一只。德布老爷觉得前两种药还好找点,瞎眼蛤蟆恐怕有点麻烦。这时,医生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笑着说:“瞎眼蛤蟆只要找一只,不是顶难找的。至于它是瞎一只眼,还是瞎两只眼,这不要紧。”德布老爷一听,又放心了,立该传出话去让所有的人都去找百年松树根,黑心红岩石和瞎眼蛤蟆,府里只留下一个老太婆烧水。

马季抬起头,眼里喷出愤怒的光芒,他斩钉截铁地说:“谁比谁厉害,咱们走着瞧!我一定要使你得到加倍的惩罚!”

  人们很快都被打发出去了。

德布老爷哈哈大笑起来,叫道:“好啊,今天,我就将这加倍的惩罚送给你!来人,再打他三十棍!”

  德布老爷听见厨房里的那个老太婆在乒乒乓乓劈柴,叹了口气说:“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找不到瞎眼癞蛤蟆,否则,明天我就可以亲自去抓那个该死的牧鹅少年马季了!”医生微笑着说:“别担心,瞎眼癞蛤蟆就是你德布老爷,因为,你没看出我就是马季。”德布老爷还没反应过来,化装成医生的马季已经将一只袜子塞到他嘴里,迅速用一根绳子把他捆了起来。

家丁们的木棍一阵乱打,直至马季昏死过去。

  马季又在屋里找到一些金银珠宝,把它们装到那只治疗箱里,笑着说:”这些钱够买十六只新鹅了,还能剩一些筹备第三次复仇!”说完,他抄起床边的一根白腊棍,狠狠地把德布老爷揍了一顿。

德布老爷吩咐将浑身是血的马季扔到郊外去喂野狗。接着,他就叫人发出请帖,准备用那十六只新鹅大摆宴席了。

  天黑时,仆人们都回来了。他们只找到了百年松树根和黑心红岩石,谁也没找到瞎眼癞蛤蟆。德布老爷又气又恨,呻吟着骂道:“你们才是一群没用的瞎眼癞蛤蟆!竟会连马季也认不出来!..”几个星期后,德布老爷的旧伤新伤终于好了,他带上那帮如狼似虎的家丁,到处寻找牧鹅少年马季的踪影。

当天夜里,马季在郊外醒了过来。他挣扎着走回家里,把不幸的遭遇告诉了母亲。他的母亲又惊又怕,第二天就一病不起。半个月后,马季的母亲在又惊又吓中去世了。

  其实,这时马季已化装成一个贩马的阿拉伯人,戴着头巾,时时在注意德布老爷的动静。他发现,德布老爷常常是带着九个全副武装的家丁出来。

马季埋葬了老母亲,变卖掉可怜的田产,带上包袱,到外面去闯荡了。

  他的伤虽然好了,但脚还有点儿瘸,肯定还不能骑马。

几年后,马季在外面学到了不少本领,他觉得,向可恨的德布老爷报仇的时机来到了,他就悄悄地回到了德布勒格。

  于是,他用从德布老爷家得来的那些钱买了十匹马,守候在树林边。

这时,谁也不知道他就是曾经倒霉过的牧鹅少年。

  一天,他远远地望见德布老爷带着凶狠的家丁,耀武扬威地走过来,就对一个正在欣赏马的陌生人说:“如果你肯骑上马一边跑一边高叫我是马季,我就将这匹马送给你。”陌生人又惊又喜,立该接过缰绳,一跃而上,同时高声叫道:“我是马季!我是马季!..”德布老爷和家丁们听见了,立刻冲过来问:“贩马的,怎么回事?”化装成马贩子的马季哭着声音说:“那个人是马季,他抢走了我的一匹马!”德布老爷生气地问:“那匹马跑得快不快?能不能追上他?”马季仍旧哭着声音说:“那匹马是十匹马中最差的,跑快了要抽筋..”德布老爷听了,大声叫道:“正好有九匹马,你们骑着去把马季抓回来!

德布老爷这几年依仗权势,又发了大财,他正在建造一幢新别墅,整个德布勒格集市几乎都堆满了他用来造新房子的材料。

  我要在这里跟他算总账!”家丁们跃上马背,挥着武器,朝那个人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事实上那人骑的是一匹最好的马,家丁们永远也迫不上他。

马季赶制了一把比其他木匠的锯子大一倍的锯子,背着来到德布老爷家。

  但是,愚蠢而又凶恶的德布老爷一点也没发现自己又中了马季的圈套,这时正兴奋得不断搓着手,说:“不知你们阿拉伯人是怎么复仇的?等他们把马季抓回来,我要跟他面对面、一对一地较量一番,然后再让你解解抢马之恨!”这时,“马贩子”忽地扯下头巾,笑着说:“我就是马季,我同意跟德布老爷一对一地较量!”说完,他已经飞快用头巾捆住了德布老爷的手脚,举起马鞭子,将他痛打一阵。从此,德布老爷再也不敢走出家门,再也不敢提马季的名字了。

德布老爷惊讶地看着这把大锯子,问道:“这位木匠,你一定造过不少房屋吧?”

  (方长云)

马季点点头,说:“我造过不少高楼大厦,正想造一幢更大的房子。如果德布老爷有这个愿望,我可以为你出些主意。”

这句话很配德布老爷的胃口。他笑嘻嘻地说:“好啊,难得有这么好的匠人啦!你说说,我的新房子还缺些什么呢?”

马季不假思索地说:“石料已足够了,但木料还缺许多。你得命令一百个仆人到森林里去大砍大伐十天才够用!”

德布老爷听这个木匠口气这么大,心想:他必定见过大世面,造出来的房子不会错!他立刻叫仆人们都到森林里去砍伐木料,自己也跟着这位“大匠人”走进密林,去寻找能当主梁的大树。

树林越来越密,四周变得静悄悄的,连一张树叶落地的声音都听得见。

突然,德布老爷发现“大木匠”兴奋地指着一棵两人也抱不拢的大树,高声说:“老爷,咱们用手量一量德布老爷赶紧跑过去张开胳膊,抱住那棵树的另半面,快活地叫道:“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快来呀,我看,它比咱们要的主梁还粗”

忽然,德布老爷觉得有点不对劲,搭住他两只手腕的不像是木匠的手掌,而像两根绳子!他心中一惊,想把手抽回来。但已经迟了牧鹅少年马季已经用绳子将他牢牢地绑在那棵大树上了!

他扭过头,又害怕又凶狠地问:“你你是什么人?!竟敢捆绑高贵的德布老爷!你不是在找死吗?!”

马季冷冷一笑,说:“几年前,我已经找死过了!我就是胆敢把鹅卖给你德布老爷的马季!现在,是我加倍惩罚你的时候了。”

听到这话,德布老爷吓得赶紧把眼睛闭上了去。这时,马季手中的树枝也啪啪啪地抽打下来,德布老爷哪里吃过这种苦头?开始,他又骂又叫,接着,他又连连讨饶,最后,他实在忍受不住皮肉之疼,只得闭上眼睛装死了。

马季看出他假装昏死过去,又抽了几下,冷笑着说:“德布老爷,请你记住,这只是第一次,你还欠我两次,等我再来找你算账吧!” 说完,马季扔掉树枝,挎着他的大锯子走了。德布老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见他的背影消失在密林深处,才杀猪样地大叫起来:“快来救我!快来救德布老爷!我碰上强盗马季啦!”

他叫得声嘶力竭,好半天才被一名伐木的仆人听见,把他解救下来。

德布老爷一回到家就发起高烧来,但他没忘了叫人贴出告示,悬赏捉拿带着一把大锯子的马季。

但是,告示贴了三天,谁也不知道马季的消息。德布老爷又气又恨,病越来越重,只得又贴出一张新告示,重金聘请能治好他病的医生。

这个告示贴出三天,也是无人问津。德布老爷正焦急,有位医生应聘上门来了。这是位长得漂亮八字胡的医生,自称非但能治皮肉上的疾病,还能治好心病。德布老爷一听,就叫人把他请进来,问道:“医生,你看我有什么心病?”

医生看了看他背上和臀部上的伤痕,笑着说:“您的心病和这皮肉上的伤痕连着,等您吃了我开的药,治好伤,抓住那个抽您的人,您的心病就没有了。”德布老爷惊讶得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连声说:“神医,神医!怪不得前面几位庸医治不好我的病,比起你来,他们简直是白痴!”

医生微笑着坐下,很快开了一张药方交给德布老爷,说:“最好能在半天之内办齐草药,将它们放在大锅里煮一小时,再用这药液洗澡,明天就能痊愈。”

药方有点儿怪:百年松树根两条、黑心红岩石四斤,瞎眼蛤蟆一只。德布老爷觉得前两种药还好找点,瞎眼蛤蟆恐怕有点麻烦。这时,医生似乎看穿了他的心事,笑着说:“瞎眼蛤蟆只要找一只,不是顶难找的。至于它是瞎一只眼,还是瞎两只眼,这不要紧。”

德布老爷一听,又放心了,立该传出话去让所有的人都去找百年松树根,黑心红岩石和瞎眼蛤蟆,府里只留下一个老太婆烧水。

人们很快都被打发出去了。

德布老爷听见厨房里的那个老太婆在乒乒乓乓劈柴,叹了口气说:“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找不到瞎眼癞蛤蟆,否则,明天我就可以亲自去抓那个该死的牧鹅少年马季了!”医生微笑着说:“别担心,瞎眼癞蛤蟆就是你德布老爷,因为,你没看出我就是马季。”

德布老爷还没反应过来,化装成医生的马季已经将一只袜子塞到他嘴里,迅速用一根绳子把他捆了起来。

马季又在屋里找到一些金银珠宝,把它们装到那只治疗箱里,笑着说:“这些钱够买十六只新鹅了,还能剩一些筹备第三次复仇!”

说完,他抄起床边的一根白腊棍,狠狠地把德布老爷揍了一顿。

天黑时,仆人们都回来了。他们只找到了百年松树根和黑心红岩石,谁也没找到瞎眼癞蛤蟆。德布老爷又气又恨,呻吟着骂道:“你们才是一群没用的瞎眼癞蛤蟆!竟会连马季也认不出来!”

几个星期后,德布老爷的旧伤新伤终于好了,他带上那帮如狼似虎的家丁,到处寻找牧鹅少年马季的踪影。

其实,这时马季已化装成一个贩马的阿拉伯人,戴着头巾,时时在注意德布老爷的动静。他发现,德布老爷常常是带着九个全副武装的家丁出来。

他的伤虽然好了,但脚还有点儿瘸,肯定还不能骑马。

于是,他用从德布老爷家得来的那些钱买了十匹马,守候在树林边。

一天,他远远地望见德布老爷带着凶狠的家丁,耀武扬威地走过来,就对一个正在欣赏马的陌生人说:“如果你肯骑上马一边跑一边高叫我是马季,我就将这匹马送给你。”陌生人又惊又喜,立该接过缰绳,一跃而上,同时高声叫道:“我是马季!我是马季!”

德布老爷和家丁们听见了,立刻冲过来问:“贩马的,怎么回事?”

化装成马贩子的马季哭着声音说:“那个人是马季,他抢走了我的一匹马!” 德布老爷生气地问:“那匹马跑得快不快?能不能追上他?”

马季仍旧哭着声音说:“那匹马是十匹马中最差的,跑快了要抽筋” 德布老爷听了,大声叫道:“正好有九匹马,你们骑着去把马季抓回来!我要在这里跟他算总账!”

家丁们跃上马背,挥着武器,朝那个人跑的方向追了过去。事实上那人骑的是一匹最好的马,家丁们永远也追不上他。

但是,愚蠢而又凶恶的德布老爷一点也没发现自己又中了马季的圈套,这时正兴奋得不断搓着手,说:“不知你们阿拉伯人是怎么复仇的?等他们把马季抓回来,我要跟他面对面、一对一地较量一番,然后再让你解解抢马之恨!”

这时,“马贩子”忽地扯下头巾,笑着说:“我就是马季,我同意跟德布老爷一对一地较量!”

说完,他已经飞快用头巾捆住了德布老爷的手脚,举起马鞭子,将他痛打一阵。从此,德布老爷再也不敢走出家门,再也不敢提马季的名字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他就用牛尾巴打地主,我要将它们赶到德布勒格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