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如果银行肯贷款给他,  陆维格大言不惭地说

如果银行肯贷款给他,  陆维格大言不惭地说

2019-11-09 03:44

  20世纪30年代,美国有一个善于从银行取得贷款的“借钱大王”。他的名字叫丹尼尔·陆维格。开始时,他几乎跑遍了纽约的各大银行,要求贷款。银行职员看到他只是一个年纪刚30出头、穿着破衬衫的穷人,当然不予理眯,他到处碰壁却并不灰心,又来到了大通银行,想在那里碰碰运气。

人们通常知道有位希腊船王——奥纳西斯,他有一支庞大的船队,使他得以跻身于世界大富豪之列。想不到美国也有位船王,他的财富比起奥纳西斯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他的声名远不如奥纳西斯那么显赫。他拥有世界上最大吨位的油轮6艘,他的船队大小船只加起来约有500万吨位。除了航运业,他还经营着旅馆饭店业、房地产投资业,以及自然资源开发业等等。他的名字叫丹尼尔洛维格。 丹尼尔洛维格,1897年盛夏生于美国密歇根州的南海漫,那是一个很小的城镇。洛维格的父亲是个房地产生意的中间人。在洛维格10岁那年,父亲和母亲因为个性不合离婚了。这样,洛维格跟随父亲离开家乡,来到了得克萨斯州的小城——阿瑟港,一个以航运业为主的城市。 阿瑟港是个美丽的小港口,风景如画。那里有来来往往、进进出出的船只。有大得像山一样的油轮,也有小得远看像片叶子的小舢板。风平浪静的时候,海浪一波一波轻推着停在岸边的船只,海天相接的地方有海鸥上下盘旋。童年的洛维格生性孤僻,不喜欢与别的孩子来往,他喜欢独自到海边码头上去玩。小洛维格最爱听轮船呜呜的汽笛声和啪哒啪哒的马达声。那时候,他总梦想着将来有一天能够拥有一艘属于自己的轮船,然后乘着它出海航行。 洛维格对船极度着迷,终于,高中没念完就去码头工作了。开始他给一些船主做帮工,做些拆装修理轮船引擎的活计。洛维格对这一行有出奇的灵气,简直称得上无师自通。常常在别人休息的时候,性格内向的他独自在那里把一些旧的轮船发动机拆了又装,装了又拆,苦苦钻研。很多年老的修理工见他这么有灵气,手脚又勤快,纷纷把自己独到的手艺和技巧传授给他。洛维格终于成了一名熟练的轮船引擎修理工,而且名气越做越大。多少出了怪毛病的引擎,只要经他的手一拨弄,便又能完好如初。几年以后,他不再满足于东家做做、西家干干的状况,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个固定的工作,专门负责安装去全国各港口船舶的各种引擎。 由于他不凡的手艺,揽的活越来越多,忙都忙不过来,于是干脆辞去了公司的工作,独自开了个修理行。 洛维格租下了一家船厂的码头,专门从事安装、修理各种轮船。生意刚开始很红火,洛维格积攒了一些钱。可是,这些靠手工活挣来的辛苦钱,一点儿也没能让他满足。在西方世界经济开始高度发展的那个年代,贫富的两极分化格外明显。很多发了财、拥有资产的人坐着高级轿车,住着花园别墅,过着极度奢华的生活,而大多数人的生活却越来越贫困潦倒。出身于中低收入家庭的洛维格不甘心过平凡穷苦的生活,他要赚很多的钱,让自己充分体会成功的感觉。 可是怎样才能发财呢?洛维格在那时只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积蓄,不够做生意的资本。年轻的洛维格在企业界里磕来碰去,摸索赚钱的方法,可是总不得要领,甚至屡屡面临破产的危机。 就在洛维格行将进入而立之年的时候,灵感开始迸发了。童年的一个小小的赚钱经历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那是在他9岁的时候,他偶然打听到邻居有条柴油机帆船沉在了水底,船主人不想要它了。洛维格向父亲借了50美元,用其中一部分雇了人把船打捞上来,又用一部分从船主人手里买下了它,然后用剩下的钱雇了几个帮手,花了整整4个月的时间,把那条几乎报废的帆船修理好,然后转手卖了出去。这样他从中赚了50美元。从这件事,他知道如果没有父亲的那50美元,他不可能做成这笔交易。对于一贫如洗的人,要想拥有资本就得借贷,用别人的钱开创自己的事业,为自己赚更多的钱,这就是洛维格的发现。 向银行申请个人贷款,是洛维格能选择的唯一办法。在相当长的时间里,纽约的很多家银行里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他得说服银行家们贷给他一笔款子,并且使他们相信他有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的能力。可是他的请求一一遭到了拒绝。理由很简单,他几乎一无所有,贷款给他这样的人风险很大。希望一个个地燃起,又一个个像肥皂泡样破灭。就在山穷水尽的时候,洛维格突然有了一个好主意。他有一条尚能航行的老油轮,他把它重新修理改装,并精心打扮了一番,以低廉的价格包租给一家大石油公司。然后,他带着租约合同等去找纽约大通银行的经理,说他有一艘被大石油公司包租的油轮,每月可收到固定的租金,如果银行肯贷款给他,他可以让石油公司把每月的租金直接转给银行,来分期抵付银行贷款的本金和利息。 大通银行的经理们斟酌了一番,答应了洛维格的要求。当时大多数银行家都认为此举简直是发疯,把款子贷给洛维格这样一个两手空空的人,似乎有点不可思议。但大通银行的经理们自有他们的道理:尽管洛维格本身没有资产信用,但是那家石油公司却有足够的信誉和良好的经济效益;除非发生天灾人祸等不可抗拒因素,只要那条油轮还能行驶,只要那家石油公司不破产倒闭,这笔租金肯定会一分不差地入账的。洛维格思维巧妙之处在于他利用石油公司的信誉为自己的贷款提供了担保。他计划得很周到,与石油公司商定的包租金总数,刚好抵偿他所贷款子每月的利息。 他终于拿到了大通银行的贷款,便立即买下了一艘货轮,然后动手加以改装,使之成为一条装载量较大的油轮。他采取同样的方式,把油轮包租给石油公司,获取租金,然后又以包租金为抵押,重新向银行贷款,然后又去买船,再去……如此一来,像滚雪球似的,一艘又一艘油轮被他买下,然后租出去。等到贷款一旦还清,整艘油轮就属于他了。随着一笔笔贷款逐渐还清,油轮的包租金不再用来抵付给银行,而转进了他的私人账户。 属于洛维格的船只越来越多,包租金也滚滚而来,洛维格不断积聚着资本,生意越做越大。不仅是大通银行,许多别的银行也开始支持他,不断地贷给他数目不小的款项。 洛维格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他总觉得自己的脚步迈得还不够大,他有了一个新的设想:自己建造油轮出租。 在普通人看来,这是一个冒险的举措。投入了大笔的资金,设计建造好了油轮,万一没有人来租,怎么办?凭着对船特殊的爱好和对各种船舶设计的精通,洛维格非常清楚什么样的人需要什么类型的船,什么样的船能给运输商们带来最好的经济效益。他开始有目的、有针对性地设计一些油轮和货船。然后拿着设计好的图纸,找到顾客,一旦顾客满意,立即就签订协议:船造好后,由这位顾客承租。

  大通银行的业务主管也许是受了陆维格坚韧不拔的毅力的感染,好奇地问他:“我们很愿意贷款给你,但你能提出担保人吗,或是有什么东西可作为贷款的抵押品吗?”

  洛维格对船情有独钟,几乎到了着迷的程度,终于高中没念完就去码头工作了。他先给一些船主做帮工,拆装、修理轮船引擎。洛维格对这一行有出奇的天赋,简直称得上是无师自通。

  陆维格大言不惭地说:“我为自己担保,并且以我已经改装好的旧油轮作为抵押品。”

  由于他手艺出众,揽的活越来越多,忙都忙不过来。于是他干脆辞职,独自开了个修理行。

  这样的担保和抵押品简直是个笑话,大通银行的业务主管是个精通信贷业务的人,他彬彬有礼地拒绝道:“如果就是这些,我就只好表示遗憾了!”

  就在洛维格即将30岁的时候,灵感开始迸发了。童年的一个小小的赚钱经历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陆维格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合同书,说:“我还有租船协议书。我的油轮已出租给石油公司了。石油公司将按月支付我的租金,这些租金正好按月偿还贵行的利息和贷款。我现在将租船协议书作为抵押品,你们可以直接向石油公司收取祖金,作为我的还款,这样总可以放心了吧!”

  在他9岁时,偶然获悉邻居有艘柴油机帆船沉在了水底,船主想放弃它。洛维格向父亲借了50美元,用其中一部分雇了人把船打捞上来,又用一部分从船主手里买下了它,然后用剩下的钱请人把那条几乎报废的帆船修理好,再转手卖了出去。这样他净赚了50美元。他知道如果没有父亲的50美元,他难以做成这笔交易。洛维格发现,对于一贫如洗的人,要想拥有资本就得借贷,用别人的钱开创自己的事业,为自己赚更多的钱。

  业务主管详细研究了租船协议书中的条款,觉得陆维格所言不虚,但他仍旧犹豫不决:“以协议书作抵押品,可是从没有过的事啊!”

  洛维格能选择的惟一办法,就是向银行申请个人贷款。在相当长的日子里,纽约的很多家银行里都能见到他忙碌的身影。他得说服银行家们贷给他一笔款子,并且使他们相信他有偿还贷款本金及利息的能力。可是银行对他的请求一一给予了拒绝,理由很简单,他几乎一无所有,贷款给他这样的人风险很大。希望像一个个肥皂泡般破灭。就在绝望之际,洛维格突然计上心来。他有一条尚能航行的老油轮,他把它重新修理改装,并精心“打扮”了一番,以低廉的价格包租给一家大石油公司。然后,他带着租约合同去找纽约大通银行,说他有一艘被大石油公司包租的油轮,如果银行肯贷款给他,他可以让石油公司把每月的租金直接转给银行,以分期抵付银行贷款的本金和利息。

金沙电玩城,  陆维格解释说:“什么事都是有了第一回才会有第二回、第三回的,渐渐地变成了常规,像银行也是这样,首先要有人超常规地办起了第一家,后来银行就兴了起来。贵行虽然不是银行业的第一家,但不妨成为经办这种超常规贷款业务的第一家银行。”

  经过研究,大通银行的经理们答应了洛维格的要求。当时大多数银行家都认为此举简直不可思议,把款贷给洛维格这样一个两手空空的人,等于是把钱白白扔进大海里。但大通银行的经理们自有他们的道理:尽管洛维格本身没有资产信用,但是那家石油公司却有足够的信誉和良好的经济效益。除非发生天灾人祸等不可抗拒的因素,只要那条油轮还能行驶,只要那家石油公司不破产倒闭,这笔租金肯定会一分不差地入账的。洛维格的思维巧妙之处在于他利用石油公司的信誉为自己的贷款提供了担保。

  大通银行终于被说服了。他们当然并不想图什么“第一”的虚名,而是他们觉得这种贷款形式是安全而可行的。于是,陆维格得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大额贷款。

  他拿到了大通银行的第一笔贷款,马上买下了一艘货轮,再动手加以改装,使之成为一条装载量较大的油轮。他采取同样的方式,把油轮包租给石油公司,获取租金,然后又以租金为抵押,重新向银行贷款,然后又去买船,如此循环往复,像滚雪球似的,一艘又一艘油轮被他买下,然后租出去。等到贷款还清,整艘油轮就属于他了。随着一笔笔贷款逐渐还清,油轮的租金不再用来抵付给银行,而转入了他的私人账户。

  陆维格利用贷到的款子,又去买了一艘旧船,经过改装后租给石油公司,再将“合同书”作为抵押品去向别一家银行贷款,后来他又触类旁通,不仅收购改装旧船,而且还制造新船。在新船制造过程中,他拿了油轮的承建合同和新船的设计图样,事先同石油公司签订租船合同,再拿租船合同去向银行贷款。

  洛维格拥有的船只越来越多,租金也滚滚而来,洛维格不断积聚着资本,生意越做越大。不仅是大通银行,许多别的银行也开始支持他,不断地贷给他数目不小的款项。

  陆维格就是采用这种办法,成为有名的“借钱大王”,以后成了拥有一支庞大船队的实力雄厚的企业家。

  洛维格没有就此满足,他有了一个新的设想:自己建造油轮出租。

  在常人看来,这是极为冒险的举措。投入了大笔的资金,设计建造好了油轮,万一没有人来租,怎么办?凭着对船特殊的爱好和对各种船舶设计的精通,洛维格非常清楚什么样的人需要什么类型的船,什么样的船能给运输商带来最好的经济效益。他开始为一些顾客“量体裁衣”地设计一些油轮和货船,然后拿着设计好的图纸,找到顾客,一旦顾客满意,立即就签订协议。船造好后,由这位顾客承租。

  洛维格拿着这些协议,再向银行申请高额贷款。此时他在银行家心目中的地位已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以他的信誉,加上承租人的信誉,洛维格向银行提出给予他很少人才能享受的“延期偿还贷款”待遇,也就是说,在船造好之前,银行暂时不收回本息,等船下水正式营运后,再开始归还银行贷款本息。这样一来,洛维格可以先用银行的钱造船,然后租出,以后就是承租商和银行的事,只要承租商还清了银行的贷款本息,他就可以坐收源源不断的租金,自然而然地成为船的主人了。整个过程他不用投资一文钱。

  洛维格的这种“空手套白狼”的赚钱方式,乍看起来有些荒诞不堪,其实每一步骤都很合理,没有任何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方。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银行肯贷款给他,  陆维格大言不惭地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