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珍妮小姐正在看电视,罪犯用手枪对准布朗老人

珍妮小姐正在看电视,罪犯用手枪对准布朗老人

2019-11-13 18:12

  史蒂文斯一听这话,不禁一愣,因为他知道珍妮小姐根本没有结婚,哪来的丈夫。但他转念一想,懂了:珍妮小姐是在暗示她家来了一个男人,她一定是受到了威胁,不能说出真实情况。那么,这个男人很可能是那个杀人犯!为了麻痹这个坏蛋,史蒂文斯也马上随机应变,说:“好的,谢谢您,明天我一定来看望老朋友,不打扰了。晚安!”

  “好吧!没有坏人来就好了,我们走了。”警察说完开着警车走了,罪犯这才放了心。他来到饭桌前开始大吃大喝,吃饱喝足就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忽然,平台的门被踢开,怀特带着几个警察冲进屋里将罪犯活捉。

  “好孩子,跟我来吧。”老奶奶和蔼地说,并且领着蝴蝶走出门,朝花园走去。小姑娘默默地跟在老奶奶后面。  

陆小姐今年35岁,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在单位,她是个默默无闻的财务人员,在家里,她是个性格孤僻的妻子。陆小姐的丈夫生性豪爽,热情外向,喜欢喝酒和交朋结友。妻子的孤僻内向,使他感到家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闷气氛。因此他一有机会就往外跑,到朋友家喝酒聊天打麻将,不到深夜不归家。

  忽然,门外的路上传来了刺耳的警车声。很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有人敲门。杀人犯脸色骤变,用手枪抵住珍妮的背,压低声音说:“你就说已经脱光衣服睡了,有事明天再来!”珍妮小姐只得抖抖索索地向门外问道:“谁呀?”

  不一会,负责片区的警官怀特一边敲着门一边问:“布朗先生,你看见这里来了可疑的人吗?”

  “哦,我是眼镜推销商。我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眼镜。我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小城,这个小城真漂亮,让人心情舒畅。趁着今晚夜色好,我就到处走走,看看有没有人需要眼镜。”那个男人说。  

陆小姐一向被丈夫冷落,平时又缺乏正常的异性接触,公司里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职员一个个生气勃勃打扮入时,和公司里的男职员关系融洽,不时还有男客户邀请她们吃饭打保龄球。相比之下,陆小姐倍感自己的寂寞孤单,并因此而产生了对身边同龄女性泛泛的性忌妒心理。

  杀人犯看清面前是位漂亮的小姐,眉开眼笑地说:“别害怕,小姐,只要你老老实实,我不会伤害你的。”说着把门、窗关上,顺手从食品柜里拿出一碟三明治,坐到珍妮小姐身边,美餐一顿。

金沙电玩城,  老人刚把吃的准备好门外就传来了警笛声。

  “可是我不认识你啊,你是谁呢?”  

专家点评:

  杀人犯霍勒斯·波特就这样落进了法网。

  罪犯看看吓得发呆的老人,说:“别怕,快去给我拿些吃的穿的,在准备一些钱。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就不会伤害你。”老人没办法,只得照罪犯说的去做。

  花园里各种各样的花,正在盛开。白天,总有许多蝴蝶和蜜蜂,在这里聚会,热闹极了。现在,它们大概正在花丛里做着甜美的梦吧。四周一片寂静。  

第二天,公司里的业务员郑小姐到财务室报销,在排队等候时,身边的董小姐发现她手上戴着一枚漂亮的钻石戒指。董小姐惊呼:“好漂亮的钻戒,让我戴戴看。”郑小姐笑盈盈地把戒指脱下来交给董小姐:“生日那天我先生送的。”这时,前面报销的人走了,郑小姐正准备上前,陆小姐却阴沉着脸喊:“下一个!”“哎哎,明明轮到她了嘛。”董小姐打抱不平。陆小姐悻悻地说:“聊够了吗?”“关你什么事?”董小姐的嗓门高了起来。“这儿是财务室,不是首饰店,今天跑这儿来聊戒指,要是明天外商再送你一条项链,是不是也跑这儿来聊项链?”“哪个外商送我项链了?你说明白点!”郑小姐气得脸色发白。董小姐走上前,一板一眼地说:“外商送我们项链又怎样?你受不了了?是不是从来就没人送你东西?没问题!回头把我淘汰的转送给你。省得你眼红!”董小姐一顿挖苦,把陆小姐呛得喘不过气来。她猛然站起来冲出门外,很快,走廊尽头的洗手间里就传出了悲凄的哭声。

  快拿来!”珍妮小姐摇摇头。杀人犯注意到她雪白的手上戴着一颗宝石戒指,一把从她手上持了下来。

  一天夜晚,住在城郊别墅的独身老人布朗,正靠着沙发看晚间电视新闻。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叫西蒙的杀人抢劫犯的头像,警察希望广大市民注意人身安全,发现目标及时报警。

  正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一晚,陆小姐对丈夫说:“今晚你别出去行吗?我有点不舒服。”丈夫爽快地答应了,吃过晚饭,果然早早地去洗澡。当夫妻俩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是丈夫的一个“把兄弟”打来的,说他们几个开桌打麻将,还缺个角。丈夫一听马上高兴地说:“你们等着,我立马就来。”他把对妻子的承诺忘得一干二净了。妻子从房里追出来,只听见铁门乓的一声被关上。

  “漂亮的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呆在家里?”杀人犯边吃边问,“有钱吗?

  罪犯马上用枪抵住老人的背说:“不许乱说,不然我杀了你。”布朗老人尽量克制住内心的恐惧,镇定地说:“没有,我和夫人已经睡下了,有事明天再来吧!”

  这是一个寂静的、月光如洗的夜晚,在静悄悄的街的尽头,住在一位老奶奶,此刻正独自坐在窗下做着针线活。  

作为陆小姐,应当充分认识到,自己孤僻的性格和狭隘的心胸极不利于发展良好的人际关系。而作为陆小姐的丈夫和同事,则应给予陆小姐多点谅解和宽容,并积极帮助她开阔心胸和改变处世态度。

  珍妮尽量克制内心的恐惧,镇定地说:“没有来过,我丈夫刚从华盛顿演出回来,您托他买的东西买到了。可是,史蒂文斯先生,我丈夫已经睡了,您明天再来找他好吗?”

  答案:因为布朗早年丧妻以后一直独身,而他却说和夫人睡了,分明是受了罪犯的威胁。所以,警察怀特离去后,立刻组织警方将罪犯抓获。

  篱笆边上,一丛白玫瑰正茂密地开着,仿佛一团白雪。珍妮小姐正在看电视,罪犯用手枪对准布朗老人。  

陆小姐只好独自在家看电视,今晚,她决心等丈夫归来。下半夜两点,丈夫回来了,进了房间倒头就睡。陆小姐为丈夫脱去外衣鞋袜,轻声说:“哎,我月经干净了。”丈夫喃喃地说:“太晚了,明天吧!”话音刚落就响起轻微的鼾声。陆小姐一夜无眠。

  外面的人说:“我是刑警斯蒂文斯,请问珍妮小姐,这里来过可疑的人吗?”

  而西蒙这时正借着夜色的掩护,跃过平台,打开窗门冲进布朗老人的别墅。罪犯用手枪对准布朗老人,厉声问道:“不许喊叫,不然我就打死你。”布朗老人定神一看,不由大吃一惊,来人正是电视上刚才播放的杀人抢劫犯。

  “大家都睡了,我也该睡了。”老奶奶说着,回到了屋里。

  外面的脚步声远去后,杀人犯才松了一口气,又随手从食品柜里取出一瓶威士忌,美滋滋地喝了起来。忽然,平台门被人踢开了,史蒂文斯端着枪冲了进来。与此同时,玻璃窗也被打碎了,从外面伸进几支黑洞洞的枪口。珍妮小姐早有预感,所以马上跳到一边去,不让杀人犯把她抓到手里当挡箭牌。

  “我的眼镜哪儿去了呢?”老奶奶在柜子上找着。眼镜就在闹钟旁边,她赶紧戴上,要给小姑娘仔细瞧瞧伤口。  

  美国某家电视台正在播送一条悬赏通缉抢劫杀人犯霍勒斯·波特的通告。而这个杀人犯却借着夜幕的掩护,闪进了一座幽雅的别墅里。“不许喊叫!否则,我会打死你!”杀人犯打开平台门,冲了进去,用手枪对准惊愕的珍妮小姐。珍妮小姐正在看电视,一见杀气腾腾的来人,大吃一惊:他不就是那个正被通缉的杀人犯吗?她不由得跳起来,直往后退。

  周围静极了,只听到闹钟在柜橱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偶尔,从巷口传来一些商贩的叫卖声,还有汽车发动的轰鸣,不过都隔得太远了,一切听起来都显得很遥远。  

  老奶奶非常高兴地买下了眼镜。  

  这是一只脚上受了伤的蝴蝶啊。  

  老奶奶抬起她那并不太好使的耳朵,仔细听着。“都这个时候了,不会有人来拜访了吧。”这么想着,就觉得是风吹过的声音。是啊,风总是漫无目的地穿过街道和原野。  

  外面的声音还在叫。  

  “哎呀,真可怜,是碰到石头上划破的吧。”老奶奶嘴里这样说着,其实她眼花花的,看不清血是从哪儿流出来的。  

  “老奶奶,请开开窗吧。”  

  油灯的光亮平静地照射着屋子。老奶奶已经上了年纪,眼睛发花,总也不能把线穿进针眼。她一次又一次地借着灯光,一边瞅着针眼,一边用满是皱纹的手捻着线。  

  在那男人站着的地方,红色的、白色的、蓝色的花,在月光下都盛开了,蒙着一层淡淡的影子,在空气里散发着幽香。  

  老奶奶正为眼花纫不上针而苦恼着呢。于是就试探地问:“那你看有没有适合我戴的眼镜?”  

  老奶奶站起来,走到门口,听上去像是一只小手在敲门。咚咚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可爱。  

  这时,窗下又响起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出乎寻常地,她居然听到了。  

  眼镜商打开手上的箱子,在里面搜寻起来。不一会儿,就向窗户里面的老奶奶,递过去一个有玳瑁镜框的大眼镜:“保证您什么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时,门外又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付过钱,那个戴着黑色眼镜、留着小胡子的眼镜商就走了。他的身影消失了,但那些花草仍然在月光下影影绰绰地散发芬芳。  

  老奶奶正想好好端详一下这位常常从自家门前经过的漂亮女孩子的模样。可是仔细一瞧,老奶奶愣住了──这那里是小姑娘,分明是一只白色的小蝴蝶!  

  “老奶奶,老奶奶。”  

  老奶奶想起,人们曾说过,在静静的月夜,蝴蝶常会化成人形去拜访那些到很晚都没睡的人家。  

  “可是,都这么晚了……”老奶奶嘟噜着,还是打开了门。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泪眼汪汪在门口站着。  

  淡青色的月光笼罩着整个世界,树木、房屋、还有远处的小山,一切仿佛都沉浸在清澈的水中。老奶奶一边做着针线,一边回想着自己年轻时的生活,想远方的亲戚,还有住在外地的孙女。  

  她侧着耳朵听着,“真是个奇怪的晚上啊。又是谁呢,都这么晚了……”  

  只见窗子下面站着一个不高的男人,戴着黑色的眼镜,留着胡须。正抬头看着窗户里面的老奶奶。  

  老奶奶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说着,疑心他找错了门。  

  老奶奶试着戴上眼镜,闹钟上还有月份牌上的数字都一个一个地看清楚了。老奶奶甚至觉得自己回到了几十年前做姑娘的时代,那时候也好像这样,什么都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她瞅了一眼闹钟,虽然外面月光明亮,但实际上夜已经很深了。  

  “你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晚了,为什么还来敲我家的门呢?”老奶奶惊讶地问。  

  “这么说,你认识我了?”  

  一个声音叫着。  

  老奶奶疑心自己没有听准,就停下了手里的活。  

  这是个头发长长,漂亮的女孩子,当她说话的时候,老奶奶觉得一阵奇异的香味扑面而来。  

  只有清澈如水的月光在园子里流淌。  

  老奶奶关上窗,又坐回原来的地方。这下她可以毫不费劲地穿针了。她把眼镜戴上去,又取下来,就像一个小孩子得到一件稀罕的宝贝一样,觉得稀奇总要拿在手里把弄把弄。因为从来没有戴过眼镜,忽然一下戴上,周围一切好像都变了样。  

  老奶奶迷迷糊糊地坐在那里,好像在做梦一样,或许,她已经忘了自己要做些什么了。  

  不知什么时候,跟在后面的小姑娘悄悄地消失了。  

  已经很晚了,老奶奶取下眼镜放在柜子上的闹钟旁边,准备着收拾东西睡了。  

  “小姑娘哪儿去了?”老老奶奶蓦然地站住了,回头张望。  

  “啊,真是个好孩子。喔,把你的伤口指给我看看,我好给你上药啊。”老奶奶说着,把女孩牵引到灯光的附近。  

  “嗯,我常常从这里经过,看到您坐在窗下做针线活。”小姑娘回答说。  

  于是女孩子伸出可爱的小脚,只见雪白的脚趾上流着鲜红的血。  

  村镇、田野、到处都掩映着树木的绿叶。  

  这是谁呢?老奶奶疑惑地站起来,打开窗。窗外的世界,被淡青色的月光照得象白昼一样亮。  

  “我在镇上的香水工厂做工。每天把从白玫瑰里采集来的香水装进瓶子。所以,每天都很晚回家。今天刚下了工,看到月色很好,就一个人走着看月亮,结果给石头绊了一跤,把脚趾划了这么大条口子。我疼的受不了,血又流个不止。可是现在大家都睡了,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您还没睡,我知道您是一个热心和蔼的老奶奶,所以就上前来敲了您的门。”  

  “喔,这个我要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珍妮小姐正在看电视,罪犯用手枪对准布朗老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