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忙生把荒地上的沙铲出去,红松长到十七岁

  忙生把荒地上的沙铲出去,红松长到十七岁

2019-11-17 01:58

  他把那块石头一下子就向妖怪扔去,正打在妖怪的胸膛,噗嗒一声,那妖怪连哼也没哼,它见石头打不着忙生,血盆大口又一张,吐出了一根白绳,少说也有指头粗,弯弯钩钩的像条长虫样的向忙生奔去。

忙生回了家,在靠河沿的地里,又种上了荞麦,又长起了头等的好荞麦。

红松眨眼的工夫,秤钩子妖怪已经站在跟前,秤砣鼻子,铃铛眼,满身长着黄毛,手跟秤钩子一样,伸过来,想抓红松。红松一闪躲开了。

  走到地边上的人,都夸忙生好样的,荞麦是不能长得比这再好了。忙生听了笑眯眯的,修理的劲头更大了,常常很晚、很晚地才回来。有那号爱说趣话的人,跟忙生逗趣说:“忙生!你叫荞麦迷住了,要和养麦搿两口子。”

秤钩子妖怪见抓不住忙生,使劲向石头上吹了一口气,比磨盘大的一块石头就向忙生飞了过去。忙生冷笑了一声,伸出一双手就接住了,说:“妖怪,这吓不住我。”

红松说:“你等着看好了。”他不和人家分辩,只是鼓上劲做活。真是天下无难事,就怕功不到。

  忙生一低头,只见从裂开的地缝里,金子,银子,一个劲地滚了出来。

忙生吃下了这金小米,金小雀在旁边拍拍翅膀说道:

他差一点放声哭了,花生地里,别说没有了养麦,已变成高高的沙岭了。

  唱完了这个小唱,要说故事啦,说故事要说得有枝有叶,有根有梢,那咱就打这里开头:有一家子,两口子都死了,撇下了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叫“忙生”爹娘真是忙了一辈子,好歹的才给忙生留下了靠河沿的一块荒地。谁都说,那块荒地什么也不长。真的,河里涨水,水就把荒地淹了,刮起大风,沙就把荒地漫了。忙生长到十七岁了,别看年纪小,可是一个刚强的小伙子。他动手料理起那块荒地来了,别人说:“忙生啊,你别枉费那工啦。”

风好几次把他刮倒,飞沙打疼了他的脸,他一直跑到荞麦地里。

红松眼明手快,咔喳一声,折了一棵大松树,少说也有两搂粗,左招架,右招架,白绳都缠在松树上,眼看松树上快缠满了,那妖怪绳也吐不出来了,红松使力一挣,山崩地裂的一声响,一颗黑心滚了出来。妖怪跌倒在地上,越缩越小,变成一个蜘蛛死去了。

[中国]

忙生点了点头,那闺女把袖子一甩,忙生再看时,满地的荞麦都变得五光十色,那个好看呀,就是最好看的花朵也没有那么俊秀,那个香啊,桂花也没有这个好闻。那金色的蜜蜂在上面采蜜,飞着的蝴蝶,红的好似红宝石,绿的好像绿宝玉,都闪闪放亮。那荞麦姑娘低声细语和他亲亲热热地拉起话来。

红松一低头,只见从裂开的地缝里,金子,银子,一个劲地滚了出来。

  金小雀听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荞麦姑娘,已叫秤钩子妖怪,抓到摩天山的黑石洞里去了。那妖怪会飞沙走石,吐绳缠人,要救出那荞麦姑娘,得最有劲的人。”

忙生说:“好心的金小雀,我不要这些金和银,只要叫我变成天底下最有劲的人。”

红松点了点头,那闺女把袖子一甩,红松再看时,满地的花生都变得五光十色,那个好看呀,就是最好看的花朵也没有那么俊秀,那个香啊,桂花也没有这个好闻。那金色的蜜蜂在上面采蜜,飞着的蝴蝶,红的好似红宝石,绿的好像绿宝玉,都闪闪放亮。那花生姑娘低声细语和他亲亲热热地拉起话来。

  忙生听了,更觉着奇怪,对闺女说道:“你是认错人了啊。”

忙生抬起头来问道:“好心的金小雀,你告诉我,那荞麦姑娘怎么不见了呢?”

红松把荒地上的沙铲出去,草根刨净了。靠河边,垒上了高高的石崖子。

  忙生吃下了这金小米,金小雀在旁边拍拍翅膀说道:“只有最勤快的人,才能变成天底下最有劲的人。”

有一家子,两口子都死了,撇下了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叫“忙生”。

红松笑笑说:“别胡说了。”

  他差一点放声哭了,荞麦地里,别说没有了养麦,已变成高高的沙岭了。

“只有最勤快的人,才能变成天底下最有劲的人。”

说实在的,红松到了花生地里,真有些不舍得走开。

  忙生正走着,大风刮过来那些沙子碎石好像下大雨一样的落了下来。忙生从沙里拔起脚来还是往前走。不多一阵,忙生眼前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沙滩了。秤钩子妖怪站在摩天山顶上哈哈地笑了起来。

“好小伙子,你救我出来,这满窖的金银,都送给你这个勤快人。”

红松想着花生姑娘,三步两步走进了黑石洞,见地下躺着花生姑娘,已经死去了。红松看着花生姑娘,泪扑拉扑拉地滴了下来。

  金小雀飞到半空,闪着金光,和人一样的说起话来了。

忙生惊奇地看着,过了一会,却流下了泪来。金小雀一下子就看到了,它奇怪地问道:“金子,银子,尽你拣,你怎么还掉泪!”

闺女笑道:“和你天天在一块,还不认识吗,我叫‘花生’,你什么时候要找我,只叫‘花生姑娘’我就来了。今晚上月亮多好呀,你还想多看一会你的花生吗?”

  有一天晚上,月亮地里,那荞麦更加好看,好像是蒙着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一样,在风里轻轻地摆动。

金小雀刚刚说完,忙生就变成最有劲的人了。他别了金小雀,脚脚西南地去找荞麦姑娘去了。①这阵是个夏天,日头火毒火毒的,晒得脊梁痛,忙生看见道旁有一棵树,这棵树少说也有一搂粗,枝叶挺多的,他想就拿它遮荫凉吧。

红松听了,更觉着奇怪,对闺女说道:“你是认错人了啊。”

  忙生抬起头来问道:“好心的金小雀,你告诉我,那荞麦姑娘怎么不见了呢?”

唱完了这个小唱,要说故事啦,说故事要说得有枝有叶,有根有梢,那咱就打这里开头:

红松惊奇地看着,过了一会,却流下了泪来。金小雀一下子就看到了,它奇怪地问道:“金子,银子,尽你拣,你怎么还掉泪!”

  太阳出来了,照在那又高又大的沙岭上,忙生动手一锨一锨的挖了起来。

“你要进我的宝地,生渴也能把你渴死。”

金小雀刚刚说完,红松就变成最有劲的人了。他别了金小雀,脚脚西南地去找花生姑娘去了。

  大风住了,天又晴了,月亮也明了,忙生大声地叫道:“荞麦姑娘,荞麦姑娘……”

忙生想着荞麦姑娘,三步两步走进了黑石洞,见地下躺着荞麦姑娘,已经死去了。忙生看着荞麦姑娘,泪扑拉扑拉地滴了下来。

这阵是个夏天,日头火毒火毒的,晒得脊梁痛,红松看见道旁有一棵树,这棵树少说也有一搂粗,枝叶挺多的,他想就拿它遮荫凉吧。

  忙生回了家,在靠河沿的地里,又种上了荞麦,又长起了头等的好荞麦。

坐上俺那好乖乖,

太阳出来了,照在那又高又大的沙岭上,红松动手一锨一锨的挖了起来。

  风好几次把他刮倒,飞沙打疼了他的脸,他一直跑到荞麦地里。

地整理好了,春天也过去了,忙生想:种谷种高粱,都晚啦,左想右想,还是种上些荞麦吧。都说,荞麦不大用费工夫。

金小雀飞到半空,闪着金光,和人一样的说起话来了。

  金小雀听了,扑拉的一声,落在忙生的跟前,吐出了一粒金小米来。

秤钩子妖怪说完,放心大胆地回洞里睡觉去了。

红松看一眼,想再看一眼,看一眼,想再看一眼,乐的出了神。忽然间,在花生地那头,有一个人影一晃,红松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的缘故,揉揉眼睛再看,可真是有个人,那人越来越近,快到了眼前啦,月光底下,看得清清楚楚,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闺女,绿衣红袄,雪白的脸,十分好看。红松惊奇地想:天这么晚了,她到这里做什么?也许是过来问路吧。还没等他做声,那闺女笑嘻嘻地说道:“叫你那么上心的照看,心里真不过意。”

  他走过去,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它拔出来了。打了打根上的土,当把伞,擎着往前走。走了一阵,觉着擎着怪麻烦的,顺手插在腰里。这样走了不知有多少日子,离摩天山也就还有四百多里路。他一走进这四百里路以里,秤钩子妖怪就知道了,它从黑石洞里走了出来,把大口一张,立时呼呼地刮起大风来了。

别歪歪,

秤钩子妖怪见抓不住红松,使劲向石头上吹了一口气,比磨盘大的一块石头就向红松飞了过去。红松冷笑了一声,伸出一双手就接住了,说:“妖怪,这吓不住我。”

  忙生眼明手快,咔喳一声,折了一棵大松树,少说也有两搂粗,左招架,右招架,白绳都缠在松树上,眼看松树上快缠满了,那妖怪绳也吐不出来了,忙生使力一挣,山崩地裂的一声响,一颗黑心滚了出来。妖怪跌倒在地上,越缩越小,变成一个蜘蛛死去了。

小板凳,

忽然金光闪亮,把个黑石洞照得明晃晃的,金小雀飞来了,把含着的一滴水,顺在花生姑娘嘴里,花生姑娘立时苏醒过来了。脸又是那么白,衣裳又是那么绿,把个红松喜得不知怎么好,花生姑娘又欢喜又感激地说道:“你是天底下最勤快、最勇敢的小伙子,只要你把那里再种上养麦,咱俩就能照常见面。”

  忙生点了点头,那闺女把袖子一甩,忙生再看时,满地的荞麦都变得五光十色,那个好看呀,就是最好看的花朵也没有那么俊秀,那个香啊,桂花也没有这个好闻。那金色的蜜蜂在上面采蜜,飞着的蝴蝶,红的好似红宝石,绿的好像绿宝玉,都闪闪放亮。那荞麦姑娘低声细语和他亲亲热热地拉起话来。

①脚脚西南的去找荞麦走姑娘去了:意思就是“脚不停步地一直奔向西南去找荞麦姑娘去了。”

红松从种上那天起,就像用钉子钉在那里一样,一天价不离花生地,锄呀,上粪呀,这些不用说,红松都做了。谁也不知道他还在地里想些什么门道,下什么工夫。只见他地里的花生,红花绿叶,嗖嗖地长起来了,开花了。

  忙生从种上那天起,就像用钉子钉在那里一样,一天价不离荞麦地,锄呀,上粪呀,这些不用说,忙生都做了。谁也不知道他还在地里想些什么门道,下什么工夫。只见他地里的荞麦,红秆绿叶,嗖嗖地长起来了,开花了。

忙生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四周围连一点水也没有,他提起拳头,一拳打下去,就打出了一口井。那个井跟个小湖一样大,周围少说也有二三里路。忙生喝得足足的,又向前走。一天不到黑,他就走了四百里路,天还不黑就到了摩天山下。抬头看看,山高的好像插上了天,半山腰里,黑云飘飘,忙生把腰带紧紧,挽挽袖子,向上爬去,眼看快到了黑石洞了,只听霹雳一声:

“好小伙子,你救我出来,这满窖的金银,都送给你这个勤快人。”

  忙生眨眼的工夫,秤钩子妖怪已经站在跟前,秤砣鼻子,铃铛眼,满身长着黄毛,手跟秤钩子一样,伸过来,想抓忙生。忙生一闪躲开了。

大风住了,天又晴了,月亮也明了,忙生大声地叫道:“荞麦姑娘,荞麦姑娘……”他一连叫了许多声,可是一点影子也没有。忙生伤心地落下泪来,心想:“荞麦姑娘,也许叫那条黑东西抓走了。也许压在沙岭底下啦。

红松回了家,在靠河沿的地里,又种上了花生,又长起了头等的好花生。蜜蜂又在那里采蜜,蝴蝶又在那里飞舞。月光底下,那花生姑娘又走了出来。

  董均伦江源记

忙生看一眼,想再看一眼,看一眼,想再看一眼,乐的出了神。忽然间,在荞麦地那头,有一个人影一晃,忙生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的缘故,揉揉眼睛再看,可真是有个人,那人越来越近,快到了眼前啦,月光底下,看得清清楚楚,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闺女,绿裤红袄,雪白的脸,十分好看。忙生惊奇地想:天这么晚了,她到这里做什么?也许是过来问路吧。还没等他做声,那闺女笑嘻嘻地说道:“叫你那么上心的照看,心里真不过意。”

秤钩子妖怪说完,放心大胆地回洞里睡觉去了。

  蜜蜂又在那里采蜜,蝴蝶又在那里飞舞。月光底下,那荞麦姑娘又走了出来。

有一天晚上,月亮地里,那荞麦更加好看,好像是蒙着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一样,在风里轻轻地摆动。

擎着往前走。走了一阵,觉着擎着怪麻烦的,顺手插在腰里。这样走了不知有多少日子,离摩天山也就还有四百多里路。他一走进这四百里路以里,秤钩子妖怪就知道了,它从黑石洞里走了出来,把大口一张,立时呼呼地刮起大风来了。

  “你要进我的宝地,生渴也能把你渴死。”

他差一点放声哭了,荞麦地里,别说没有了养麦,已变成高高的沙岭了。

半夜红松才回到家里,刚刚躺下,听到外面呜鸣地刮起大风来了。那个风可大呀,真是刮得地动屋摇。红松躺不住了,他跳下炕,一把拉开门,他心里急得蹦跳,什么也不顾得,直向花生地里跑去。

  “好小伙子,你救我出来,这满窖的金银,都送给你这个勤快人。”

他把那块石头一下子就向妖怪扔去,正打在妖怪的胸膛,噗嗒一声,那妖怪连哼也没哼,它见石头打不着忙生,血盆大口又一张,吐出了一根白绳,少说也有指头粗,弯弯钩钩的像条长虫样的向忙生奔去。

风好几次把他刮倒,飞沙打疼了他的脸,他一直跑到花生地里。

  只见一条黑东西,滚滚地向西南下去了。

忙生说:“你等着看好了。”他不和人家分辩,只是鼓上劲做活。真是天下无难事,就怕功不到。

红松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四周围连一点水也没有,他提起拳头,一拳打下去,就打出了一口井。那个井跟个小湖一样大,周围少说也有二三里路。红松喝得足足的,又向前走。一天不到黑,他就走了四百里路,天还不黑就到了摩天山下。抬头看看,山高的好像插上了天,半山腰里,黑云飘飘,红松把腰带紧紧,挽挽袖子,向上爬去,眼看快到了黑石洞了,只听霹雳一声:“谁进我的宝地!”

  他不和人家分辩,只是鼓上劲做活。真是天下无难事,就怕功不到。

忙生正走着,大风刮过来那些沙子碎石好像下大雨一样的落了下来。忙生从沙里拔起脚来还是往前走。不多一阵,忙生眼前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沙滩了。秤钩子妖怪站在摩天山顶上哈哈地笑了起来。

说故事容易,做起来难,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大沙岭铲低了,大沙岭铲小了,大沙岭终于铲平了。红松欢喜的了不得,连忙大声地叫道:“花生姑娘!”还没落音,只听忽拉拉的一声响,眼前的地裂开了,金光四射,飞出了一只金黄的小雀来。

  忙生走着走着,觉得口渴了,四周围连一点水也没有,他提起拳头,一拳打下去,就打出了一口井。那个井跟个小湖一样大,周围少说也有二三里路。忙生喝得足足的,又向前走。一天不到黑,他就走了四百里路,天还不黑就到了摩天山下。抬头看看,山高的好像插上了天,半山腰里,黑云飘飘,忙生把腰带紧紧,挽挽袖子,向上爬去,眼看快到了黑石洞了,只听霹雳一声:“谁进我的宝地!”

乖乖,千万要勤快!

大风住了,天又晴了,月亮也明了,红松大声地叫道:“花生姑娘,花生姑娘……”他一连叫了许多声,可是一点影子也没有。红松伤心地落下泪来,心想:“花生姑娘,也许叫那条黑东西抓走了。也许压在沙岭底下啦。要是叫黑东西抓去,我怎么的也要找她回来,要是压在沙岭底下,我一定挖出她来。”

  秤钩子妖怪见抓不住忙生,使劲向石头上吹了一口气,比磨盘大的一块石头就向忙生飞了过去。忙生冷笑了一声,伸出一双手就接住了,说:“妖怪,这吓不住我。”

忙生眨眼的工夫,秤钩子妖怪已经站在跟前,秤砣鼻子,铃铛眼,满身长着黄毛,手跟秤钩子一样,伸过来,想抓忙生。忙生一闪躲开了。

他把那块石头一下子就向妖怪扔去,正打在妖怪的胸膛,噗嗒一声,那妖怪连哼也没哼,它见石头打不着红松,血盆大口又一张,吐出了一根白绳,少说也有指头粗,弯弯钩钩的像条长虫样的向红松奔去。

  金小雀刚刚说完,忙生就变成最有劲的人了。他别了金小雀,脚脚西南地去找荞麦姑娘去了。①

走到地边上的人,都夸忙生好样的,荞麦是不能长得比这再好了。忙生听了笑眯眯的,修理的劲头更大了,常常很晚、很晚地才回来。有那号爱说趣话的人,跟忙生逗趣说:“忙生!你叫荞麦迷住了,要和养麦搿两口子。”

红松吃下了这金小米,金小雀在旁边拍拍翅膀说道:“只有最勤快的人,才能变成天底下最有劲的人。”

  说故事容易,做起来难,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大沙岭铲低了,大沙岭铲小了,大沙岭终于铲平了。忙生欢喜的了不得,连忙大声地叫道:“荞麦姑娘!”

忙生眼明手快,咔喳一声,折了一棵大松树,少说也有两搂粗,左招架,右招架,白绳都缠在松树上,眼看松树上快缠满了,那妖怪绳也吐不出来了,忙生使力一挣,山崩地裂的一声响,一颗黑心滚了出来。妖怪跌倒在地上,越缩越小,变成一个蜘蛛死去了。

有一天晚上,月亮地里,那花生更加好看,好像是蒙着了一层薄薄的白纱一样,在风里轻轻地摆动。

  忙生把荒地上的沙铲出去,草根刨净了。靠河边,垒上了高高的石崖子。

说实在的,忙生到了荞麦地里,真有些不舍得走开。

“你要进我的宝地,生渴也能把你渴死。”

  忙生说:“好心的金小雀,我不要这些金和银,只要叫我变成天底下最有劲的人。”

忙生笑笑说:“别胡说了。”

走到地边上的人,都夸红松好样的,花生是不能长得比这再好了。红松听了笑眯眯的,修理的劲头更大了,常常很晚、很晚地才回来。有那号爱说趣话的人,跟红松逗趣说:“红松!你叫花生迷住了,要和花生成两口子。”

  忙生笑笑说:“别胡说了。”

只见一条黑东西,滚滚地向西南下去了。

红松抬起头来问道:“好心的金小雀,你告诉我,那花生姑娘怎么不见了呢?”

  齐腰深的荞麦上,好像下上一层雪花,蜜蜂一天到晚在花上嗡嗡采蜜,蝴蝶红的,黄的,花花的,百般百样,在上面翻翻闪闪的飞。

忙生听了,更觉着奇怪,对闺女说道:“你是认错人了啊。”

金小雀听了,扑拉的一声,落在红松的跟前,吐出了一粒金小米来。

  还没落音,只听忽拉拉的一声响,眼前的地裂开了,金光四射,飞出了一只金黄的小雀来。

爹娘真是忙了一辈子,好歹的才给忙生留下了靠河沿的一块荒地。谁都说,那块荒地什么也不长。真的,河里涨水,水就把荒地淹了,刮起大风,沙就把荒地漫了。忙生长到十七岁了,别看年纪小,可是一个刚强的小伙子。他动手料理起那块荒地来了,别人说:“忙生啊,你别枉费那工啦。”

金小雀听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花生姑娘,已叫秤钩子妖怪,抓到摩天山的黑石洞里去了。那妖怪会飞沙走石,吐绳缠人,要救出那花生姑娘,得最有劲的人。”红松说:“好心的金小雀,我不要这些金和银,只要叫我变成天底下最有劲的人。”

  ①脚脚西南的去找荞麦走姑娘去了:意思就是“脚不停步地一直奔向西南去找荞麦姑娘去了。”

闺女笑道:“和你天天在一块,还不认识吗,我叫‘荞麦’,你什么时候要找我,只叫‘荞麦姑娘’我就来了。今晚上月亮多好呀,你还想多看一会你的荞麦吗?”

从前,有个小孩叫红松,才十二岁,爹娘就死了,成了孤儿。幸好爹娘给红松留下了一块河边的荒地。村里人说,这块荒地什么也不长。真的,河里涨水,水就把荒地淹了,刮起大风,沙就把荒地漫了。红松长到十七岁了,别看年纪小,可是一个刚强的小伙子。他动手料理起那块荒地来了,别人说:“红松啊,你别枉费那工啦。”

  秤钩子妖怪说完,放心大胆地回洞里睡觉去了。

太阳出来了,照在那又高又大的沙岭上,忙生动手一锨一锨的挖了起来。

地整理好了,春天也过去了,红松想:种小麦水稻,都晚啦,左想右想,还是种上些花生吧。都说,花生不大用费工夫。

  地整理好了,春天也过去了,忙生想:种谷种高粱,都晚啦,左想右想,还是种上些荞麦吧。都说,荞麦不大用费工夫。

“荞麦姑娘!”还没落音,只听忽拉拉的一声响,眼前的地裂开了,金光四射,飞出了一只金黄的小雀来。

红松正走着,大风刮过来那些沙子碎石好像下大雨一样的落了下来。红松从沙里拔起脚来还是往前走。不多一阵,红松眼前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大沙滩了。秤钩子妖怪站在摩天山顶上哈哈地笑了起来。

  半夜忙生才回到家里,刚刚躺下,听到外面呜鸣地刮起大风来了。那个风可大呀,真是刮得地动屋摇。忙生躺不住了,他跳下炕,一把拉开门,他心里急得蹦跳,什么也不顾得,直向荞麦地里跑去。

“谁进我的宝地!”

只见一条黑东西,滚滚地向西南下去了。

  忙生看一眼,想再看一眼,看一眼,想再看一眼,乐的出了神。忽然间,在荞麦地那头,有一个人影一晃,忙生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的缘故,揉揉眼睛再看,可真是有个人,那人越来越近,快到了眼前啦,月光底下,看得清清楚楚,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闺女,绿裤红袄,雪白的脸,十分好看。忙生惊奇地想:天这么晚了,她到这里做什么?也许是过来问路吧。还没等他做声,那闺女笑嘻嘻地说道:“叫你那么上心的照看,心里真不过意。”

他走过去,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它拔出来了。打了打根上的土,当把伞,擎着往前走。走了一阵,觉着擎着怪麻烦的,顺手插在腰里。这样走了不知有多少日子,离摩天山也就还有四百多里路。他一走进这四百里路以里,秤钩子妖怪就知道了,它从黑石洞里走了出来,把大口一张,立时呼呼地刮起大风来了。

他走过去,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它拔出来了。打了打根上的土,当把伞,脚脚西南的去找花生走姑娘去了:意思就是“脚不停步地一直奔向西南去找花生姑娘去了。”

  忙生想着荞麦姑娘,三步两步走进了黑石洞,见地下躺着荞麦姑娘,已经死去了。忙生看着荞麦姑娘,泪扑拉扑拉地滴了下来。

要是叫黑东西抓去,我怎么的也要找她回来,要是压在沙岭底下,我一定挖出她来。”

  忙生惊奇地看着,过了一会,却流下了泪来。金小雀一下子就看到了,它奇怪地问道:“金子,银子,尽你拣,你怎么还掉泪!”

金小雀听了,扑拉的一声,落在忙生的跟前,吐出了一粒金小米来。

  闺女笑道:“和你天天在一块,还不认识吗,我叫‘荞麦’,你什么时候要找我,只叫‘荞麦姑娘’我就来了。今晚上月亮多好呀,你还想多看一会你的荞麦吗?”

齐腰深的荞麦上,好像下上一层雪花,蜜蜂一天到晚在花上嗡嗡采蜜,蝴蝶红的,黄的,花花的,百般百样,在上面翻翻闪闪的飞。

  忙生说:“你等着看好了。”

忙生把荒地上的沙铲出去,草根刨净了。靠河边,垒上了高高的石崖子。

  小板凳,别歪歪,坐上俺那好乖乖,好吃懒做没人爱,乖乖,千万要勤快!

金小雀飞到半空,闪着金光,和人一样的说起话来了。

  他一连叫了许多声,可是一点影子也没有。忙生伤心地落下泪来,心想:“荞麦姑娘,也许叫那条黑东西抓走了。也许压在沙岭底下啦。要是叫黑东西抓去,我怎么的也要找她回来,要是压在沙岭底下,我一定挖出她来。”

忙生从种上那天起,就像用钉子钉在那里一样,一天价不离荞麦地,锄呀,上粪呀,这些不用说,忙生都做了。谁也不知道他还在地里想些什么门道,下什么工夫。只见他地里的荞麦,红秆绿叶,嗖嗖地长起来了,开花了。

  忽然金光闪亮,把个黑石洞照得明晃晃的,金小雀飞来了,把含着的一滴水,顺在荞麦姑娘嘴里,荞麦姑娘立时苏醒过来了。脸又是那么白,衣裳又是那么绿,把个忙生喜得不知怎么好,荞麦姑娘又欢喜又感激地说道:“你是天底下最勤快、最勇敢的小伙子,只要你把那里再种上养麦,咱俩就能照常见面。”

忙生一低头,只见从裂开的地缝里,金子,银子,一个劲地滚了出来。

  这阵是个夏天,日头火毒火毒的,晒得脊梁痛,忙生看见道旁有一棵树,这棵树少说也有一搂粗,枝叶挺多的,他想就拿它遮荫凉吧。

忽然金光闪亮,把个黑石洞照得明晃晃的,金小雀飞来了,把含着的一滴水,顺在荞麦姑娘嘴里,荞麦姑娘立时苏醒过来了。脸又是那么白,衣裳又是那么绿,把个忙生喜得不知怎么好,荞麦姑娘又欢喜又感激地说道:“你是天底下最勤快、最勇敢的小伙子,只要你把那里再种上养麦,咱俩就能照常见面。”

  说实在的,忙生到了荞麦地里,真有些不舍得走开。

半夜忙生才回到家里,刚刚躺下,听到外面呜鸣地刮起大风来了。那个风可大呀,真是刮得地动屋摇。忙生躺不住了,他跳下炕,一把拉开门,他心里急得蹦跳,什么也不顾得,直向荞麦地里跑去。

蜜蜂又在那里采蜜,蝴蝶又在那里飞舞。月光底下,那荞麦姑娘又走了出来。

说故事容易,做起来难,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大沙岭铲低了,大沙岭铲小了,大沙岭终于铲平了。忙生欢喜的了不得,连忙大声地叫道:

金小雀听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荞麦姑娘,已叫秤钩子妖怪,抓到摩天山的黑石洞里去了。那妖怪会飞沙走石,吐绳缠人,要救出那荞麦姑娘,得最有劲的人。”

小板凳,别歪歪,坐上俺那好乖乖,好吃懒做没人爱,乖乖,千万要勤快!唱完了这个小唱,要说故事啦,说故事要说得有枝有叶,有根有梢,那咱就打这里开头:有一家子,两口子都死了,撇下了一个十

好吃懒做没人爱,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忙生把荒地上的沙铲出去,红松长到十七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