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好像找不到松·达瑞就不登了,在同一天里

好像找不到松·达瑞就不登了,在同一天里

2019-11-18 06:28

  松·达瑞更不明白了。

    在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的纪念大典里,来自世界各地的28支好像找不到松·达瑞就不登了,在同一天里。登山队聚集在珠峰北坡大本营。5月21日,中国业余登山队的8名队员,以及中韩联合登山队的6名队员一起向世界之巅发起了冲击。经过12个小时的艰难攀登,他们终于先后登上了峰顶。在同一天里,来自美国、印度的8名登山者也相继登顶成功。 
    登峰造极12小时 
——中国业余登山队与中韩登山队登顶珠峰全景扫描 
    5月21日凌晨,大本营呼叫8300营地,队员们起床收拾准备出发,三时,A组队员离开8300营地,正式向顶峰冲击。与此同时,中韩联队的6名队员也离开营地向顶峰冲击。(背景:自5月11日起,因为天气原因几次波折,最终根据天气决定了今天的登顶日期。这是一个没有月光的黑夜,云雾缭绕。)A组队员陈骏池、梁群、李伟文加上尼玛老师、三位高山摄像和夏尔巴协作走向了世界之巅。(幕后:同时,大本营的工作人员举行了煨桑等仪式,为山上的队员祝福。) 
    凌晨6时,A组过了第一台阶。(幕后:从早上7时开始,大本营的韩国队员就一直守在对讲机旁静候消息。到12时,依然没有山上的消息,韩国队帐篷里一片沉默。) 
    10时,队伍到达著名的第二台阶进行攀登,同时到达的还有中韩联队的几位藏族队员。(背景:第二台阶有1975年中国队放置的梯子,那个铝梯被称作中国梯子,曾经帮助过很多登山者从北坡登顶过珠峰。)在第二台阶,奇迹般地接收到阿旺的呼叫,他从第二台阶传回来了画面,大本营微波接收到3格信号,画面中,雪花飞舞,阿旺坚持着回传了3分钟信号。(画外音:这已经是创纪录的第一次从第二台阶8700米传回直播信号,何等的不容易。) 
    ▲A组队员艰难地向上攀登。 
    11时,陈骏池过了第二台阶,自我估计一个半小时到达顶峰。梁群正在攀登第二台阶,而李伟文今天状态不好,还在第二台阶底部,在他前面,还有四五个人等待攀登,所以可能还会在第二台阶这里花费一些时间。(幕后:为了安全,王勇峰队长下达了李伟文在1时的时候无论如何必须下撤的命令。) 
    1时05,李伟文已经上了第二台阶,但他还是无条件接受了王勇峰队长的下撤命令,在经验丰富的夏尔巴队长达瓦保护下开始下撤。(画外音:在这个即将成功的高度决定下撤是需要极大勇气的,李伟文,来自深圳大学的老师,在8700米高度毅然放弃。他,不是失败者。) 
    1时10分,中韩联队的队长小齐米到达顶峰。1时40分左右,扎西、阿旺到达顶峰。1时50分左右,尼玛、旺堆和一个夏尔巴向导到达顶峰,非常激动,他对王队长说这次登顶超出他想象。他们在顶峰展开了手中的五星红旗。 
    紧接着阿旺和扎西、普布向大本营传来了来自8848的微波信号。全国的观众都看到了他们登顶的这一刻。(画外音:相信这一刻,全国人民都为之而激动!)2时左右,中韩联队的中方队员普布卓嘎、仓木拉分别先后到达顶峰。 
    14时53分。对讲机里终于传来韩国队员严弘吉的喊话声:“大本营,大本营,这里是珠穆朗玛峰顶峰,我们所有的人都在这里!我们非常高兴!”帐篷里立刻爆发出欢呼声。(声音:中韩联合登山队韩方总队长、54岁的姜太善对严弘吉说:“我们已经等待了很长的时间,祝贺你们!你们和中国队员一起合作,做得非常好!”西藏登山协会珠峰总联络官格桑次仁代表西藏自治区体育局、登山协会向姜太善总队长表示热烈的祝贺,并希望全体队员安全返回。) 
    下午2时半,陈骏池和梁群的身影在画面中出现,他们正在艰难地向顶峰攀登,大约二时四十五分,陈骏池登上了世界之巅,紧接着梁群也登顶成功,根据大本营的命令他们紧接着下撤。 
    登顶后发生的事 
    意外 18:03一名英国队员在8400米发生严重脚骨折,其他队员赶紧到前进营地的中国登山队大帐中寻求支援,希望中国登山队能派两名夏尔巴人到出事地点将队员护送下山,并请求大本营派车将这名伤员送往加德满都。前进指挥部和大本营商量决定从B组派出两名夏尔巴人护送英国伤员下山。 
    经过再三斟酌,由于目前B组有二十几瓶氧气,储备充分,因此前进指挥部和大本营最终决定,从A组调出两名人员护送伤员下山,今天登顶的队员陈骏池、梁群也有可能和伤员一起下撤至6500米。梁群等队员21日晚留宿在8300米营地。 
    B计划 B组队员将由原定的今天2时出发变为凌晨1时,前进指挥部还制定了一条纪律:B组下撤时间为13时,无论此时队员在何地方都必须放弃攀登无条件下撤。如果上午11:30队员还没有过第二台阶,希望他们立即返回,此决定得到所有队员包括队长罗申的同意。他们将于21日23牶30起床,22日凌晨1时准时出发。 
    退出 由于身体不适应,B组队员刘福勇向中国登山队队长王勇峰提出请求,放弃冲顶,该请求得到中国登山队队长王勇峰、B组队长罗申的同意。这样22日早上刘福勇将陪同陈骏池、梁群等人下到前进营地。 
    接应 陈骏池和梁群在尼玛的率领下,向8300米下撤,由于天已黑,而且陈骏池身体非常虚弱,21:47,已经到达8300米的B组队长罗申、队员大刘、刘建等人决定带着氧气瓶前去接应。 
    征服 
    ■明明 
    当你站在世界之巅,你征服了什么? 
李致新在经过十几个小时的孤独跋涉终于登顶后,面对皑皑白雪放声痛哭——大自然的伟力使他心生敬畏,哪怕站在珠峰顶上,李致新明白,真正被他征服的只有他自己! 
    昨天中午,当五星红旗再一次在珠峰顶上飘扬时,登顶队员的言语里更多的是感谢,谢天、谢地、谢人,没有团队的合作,没有天公作美,任何人登顶都只能是种奢望。 
    今天,我们纪念五十年前那次成功的登顶,并不是宣扬人对山的征服,而是纪念人类对自身的超越。珠峰,恰是这种超越的见证。 
   上个世纪初,两位勇敢者进行热气球高空探险,当他们到达8000米高度时,一人因严重的高山反应身亡,从此,“8000米高度是人类活动的极限”作为定律被写进教材。这一定律最终在珠峰被证明是荒谬的——一位美国人无氧登顶成功。 
    昨天登顶的人们是踩着前辈足迹上去的,1960年,三个勇敢的中国人首次实现了从北坡登顶,他们走的是一条前无古人的道路,他们是真正的开拓者。 
    诗人爱用登山比喻人生,珠峰的确用最极端的方式印证人生。李伟文在最后时刻选择了放弃,对于一个即将到达顶峰的人来说,急流勇退往往比勇往直前更困难。 
    是的,山在那边。真正的登山者对山是充满敬畏的,他们知道,只有按山的规矩办,才能得到山的恩赐。对一般人来说,任何贸然的攀登都是对大山,对生命最大的不尊重。 
    珠峰之最 
    其实,山就在你的生命里,人们用一生完成对生命的征服。 
    攀登过最多路线的人:Kushang夏尔巴是惟一一个从四条不同路线登顶珠峰的人,现供职于喜玛拉雅高山学院。 
    遇难人数最多的一年:1996年大山难,包括当时最成功的商业向导RobHall在内的15人死于同一登山季,1996年成为遇难人数最多的一年。 
    最多登顶次数纪录:2002年5月17日,阿帕(Apa)夏尔巴(43岁)以第12次登顶刷新了自己保持的登顶次数纪录。 
    最多无氧登顶次数纪录:1996年夏尔巴人AngRita(1947年出生),第10次无氧登顶珠峰。

  “格森,我们的梦,已实现了。我不行了,为了我,你走吧,你要活下去。”金无力地向帐篷门口轻轻挥了挥手。

  金从8000米再往上登,体力果然不行了,更糟的是,高山病也向她袭来。缺氧带来了头痛、记忆丧失、精神恍惚。她开始出现种种幻觉,语无伦次了。“格森,你说要带我到一个很大的公园去,这就是吗?怎么这么多冰雪……”“格森,都是白的,我也是白的,你也是白的,我们是走在白色的梦里了吗?”“格森,你是格森吗?如果是,跟着我们的这个人是谁?他怎么……总跟着我们?”

  没有想到金的实力很强,他们已登到海拔8000米的高度了。这一个周期,天气很好,格森和金都很高兴,高兴地在雪地上孩子一样打滚。晚上在帐篷里拿出不少吃的东西,有些庆祝的意思。松·达瑞却直摇头,说,别高兴太早,再往上的高度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艰难,天气会不会恶化也很难说。

  松·达瑞说:“没有别的办法了,下撤吧。要不,她会死的。”

  山上的时间很长,那是很寂寞的。在帐篷里,三个人聊起天来。那一对男女英语很好,松·达瑞会点儿英语,可以和他们对话。男的叫格森,女的叫金。松·达瑞很吃惊,他和格森无论谈起什么,哪怕是不能让女人听的事,金都很随意地加入进来。而格森谈起所有的一切也从不避开金。格森说,他曾有一个妻子,两人很好,但有一天都感到这样的日子太平淡,就离了婚。金也说,她有过一位男友,对她太好,一切围着她转,终于有一天把她转烦了,就分了手,分了手还是好朋友,这次还到机场送他们两人。

  金极固执:“我们来,就是登顶的。你认为再往上就活不了的话,那我们结账好了。”

  暴风雪来了。

  而暴风雪就要来了。

  格森不说话。他亲吻着金。

  但他有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带着他们登顶,一定要带着他们活着下山!

  松·达瑞明白了,不劝他了。

  男人点点头:“当然,我就是陪她来的。”

  高度一降下来,金就恢复了。恢复了,她不记得山上发生的事。她很不满,“格森,这个高度怎么还是7000米?是不是走错了?”格森就向她解释,但没有用。“即便发生过什么,可我现在恢复了。我学过医,知道人在缺氧条件下的适应性,我已适应了。”她坚持说。

  在最后的时刻,格森说:“谢谢你,我们的朋友,谢谢你了……”格森向他指了指一个背包,那里还有很多钱。

  为了寻找一个童年的梦,明明知道爬山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却坚持一定爬上珠穆朗玛峰。这种带着情人的冒险精神,可能只有在另一个国度才能寻得到。

  金说:“我们不怕。我们来,就是寻找一切的,包括你说的任何恶劣的天气。”

  在8300米处,他们建起了最后一个营地。

  一夜过去了。松·达瑞一次次给格森盖上睡袋,格森都扔向一边。

  心灵札记

  他终于亲眼看到格森死在金的身旁。格森的脸上那么安详。

  金没有再出现高山反应,状态还好,但格森感到吃力了。两个人,都尽力节省氧气,让对方多吸一点。在这个高度,连说话都是极艰难的,但两人还在边喘着大气边说着笑话。从他们的谈话中,松·达瑞知道他们认识了仅仅一个月,一个月,就好成这样?松·达瑞越发吃惊,不明白了。

  松·达瑞问格森,格森很轻松地说:“朋友,你不要生她的气,正是她这一点使我着迷。我觉得不会那么严重,到了这个高度再下撤我们将懊悔终身。走吗,朋友。”

  金死了。

  松·达瑞吓了一跳。他实在不可理解。男女间的事,好已很难,怎么好着好着说分就分手了呢?他断定这一对情人都是太自私的。这使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在雪山上一出事,自私意味着什么,也见得太多了。

  这是一对情人。松·达瑞看出这一点,就犯了难。外国,尤其是欧美来的登山者有两种人。一种是玩的,登一登感到危险,或遇到暴风雪,就马上走了,甚至不危险,没遇暴风雪,感到不好玩了,也拔脚就走。还有一种是真正的登山,越难,越危险,劲儿越大。前一种好办,后一种高山向导就得陪到底——这对情人是哪一种呢?可能会是后一种。这女人的实力行吗?上到海拔8000米,高山反应怎么办?出了事怎么办?可夏尔巴人有个规矩,只要你说登,他们从来不拦。

  第二天,登顶的时间到了。松·达瑞为他们背着氧气和必要的物资,几乎将他们一个一个拖上顶峰。在顶峰,他发现这对情人都没再说话,只是抱在一起,眼中含着惊喜的泪——他们已没有说话的气力了。下返到8300米处的营地后,一进帐篷,金就不行了。体力的严重透支,高山反应骤然袭来,使她真正倒下了。这一次,可绝不是上一次了。

  格森不说话。他紧紧抱着金。

  “格森!”松·达瑞急了,用脚踢着格森,“我答应过金,得让你活着!”

  “那你们回家吧,你不是来陪她登山,而是来给她送死。”

  下撤到了7000多米的营地。

  松·达瑞不愿再和他们谈什么。他有些瞧不起他们。他在等待一种什么东西。他知道任何人在那样的时刻都会现出原形的。而雪山上,每时都将可能有那样的时刻。

  格森不说话。眼中的泪流在金的脸上,那泪水,在金的脸上结了很亮的冰。他把脸上的冰轻轻揭下去,泪水就又流了下来,再结成冰。

  “格森,现在还可以,跟着我走吧,我保不了你的手和脚,但可以保你活着!”松·达瑞最后请求他。

  尼泊尔有个夏尔巴人的英雄,叫松·达瑞,他曾6次登上珠穆朗玛峰,上珠峰在他那里真跟回一次家差不多了。这里,只讲他经历的一件事。这件事,对他影响很大。

  可松·达瑞的预料出现了。

  松·达瑞问那男人:“她也登吗?”

  格森的手和脸,已冻得白了。手、脚都已保不住了。

  梦想实现了。可刚认识一个月的怀有共同理想的一对恋人,一个死去,另一个不愿独生。这样的生死爱情很令人感动。(萧萧)

  格森点点头。“那好,亲爱的,我们再上。”松·达瑞坚决不同意了。他是好意,他已看出金的体力很难登顶,在这种条件下,登顶将意味着死亡。而且,他指出最重要的一点:好天气的周期已不多了,上去再遇到暴风雪,怎么办?“一句话,你们不想活了,我还想活。”松·达瑞说。

  得让你们认识一下珠穆朗玛。

  格森吓坏了。他用目光问松·达瑞。

  他望着这两人,似乎第一次认识了珠穆朗玛。

  “我不明白,你就是登上顶峰,又能寻找到什么呢?”

  女人笑起来,男人也笑起来了,笑得这样开心和轻松。这笑声,对于这一对男女,是一种非要登珠峰不可的信心;但对松·达瑞,却是一种尊严的丢失了。他也笑着,马上决定了,答应做他们的向导。笑?有你们哭的时候。

  “梦吧,每人都有一个童年的梦,我们想走进去。如今这梦又成我们的情侣之梦了。”

  “格森,你如果不走……”松·达瑞说,他的口气很平静。“那我们就永远走不了了。”

  金请松·达瑞:“请你……把我的格森带下去,你能答应我吗?”松·达瑞点了点头。

  他把两人埋进深雪中,还有那个背包,他没有打开那个背包。然后,就在风雪中撤下。他的手指和脚趾,也因冻伤被截去了多节。

  他曾一遍一遍告诉后来的许多登山者,顶峰下的雪中,埋着一对情人。

  松·达瑞明白遇到的是两位同样的登山者了。他没有生气,背起背包就向山上走去。

  格森只说了一句话:“我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她会太冷,太寂寞。”

  有一年,珠峰山脚下来了一对荷兰的登山者,他们不知是怎么知道松·达瑞的,任何夏尔巴人都不要,非点着名要松·达瑞做高山向导。他们要登珠穆朗玛。别人说,松·达瑞脾气坏,要钱多。他们不听,还是要找他,好像找不到松·达瑞就不登了,要走。有人就告诉了松·达瑞。松·达瑞想了一想,觉得这两个人很有意思,就来了。

  上山了。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好像找不到松·达瑞就不登了,在同一天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