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这时转经的队伍里就有很多人过来给老妈妈手里

这时转经的队伍里就有很多人过来给老妈妈手里

2019-11-18 06:28

  人这一辈子不能无所求,否则最终就会像那个乞丐一样,变得两手空空,一无所有,最终抛尸荒野。但若是我们太在乎人生的是是非非、荣华富贵,并拼命想固守这些东西,想造一个世界上最坚固的坟墓来占守那些身外之物,结果也只能是固守越严,失去得越快。到头来同样是一无所有,所以贫穷和富有常常相生相伴,富有了若是不把金钱花在正当的地方,势必造成精神的空虚和无聊。按照从前的土葬原则,人死之后进入黄土是最自然的过程。我们人生若是也能这样顺其自然,那么我们应该得到的东西也就能够得到。当然,顺其自然不是说我们不积极上进,而是要顺着人的良好本性去追求,不要强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一旦想强求,必然会采取超出自然的不合理手段,违背了自然的法则必然会招来自然的惩罚。

周六上午的角碌康更象天堂,放着愉快的藏族歌曲,很多人转经,很多人坐着喝茶,有二个高大的年青的汉子磕长头的打扮,在乞讨,我只有一张二毛钱的票了,我给了其中一个,让他再找给另外一个一毛,我边说边从他的手里抽出一毛钱,我在他们之间调停着,他笑了,另外一个也笑了,转经的很多都站着看也笑了。

在面对人人闻之丧胆,警察不敢靠近的抢匪群狼,以身犯险。不带一兵一卒独自一人去危险地住了半月,在都以为他没命回家时,他毫发无损的回来了,带着强盗自动归还的东西回来了。

  故事没有记载具体时间,就说是很久以前,我们家族的许多故事都是很久以前开头。我们祖先里有一个富人、一个穷人和一个乞丐,他们三个是邻居。乞丐光棍一条,父母早亡,从小乞讨,长大了当然没有结婚生子。穷人有幸娶了邻村的丑姑娘,生了不少孩子,结果只养活了一个儿子。富人生了三个儿子,儿子们长大了也是富人,个个都有出息。

虽然在旅游城市总会有一些不可避免的让人不快的瑕疵,但好好的珍惜在拉萨的每个一瞬间吧。去体会这个有古老文明与文字的民族,却体会这个还未曾全面淹没在现代文明里还有着坚定信任的人群。

  今早上一起来,我就翻开了被世界称赞的(悲惨世界),也由开始的懵懵懂懂慢慢进入状态,一口气看了一个小时。

  轰动的丧事却为三个儿子引来了强盗,几百里之外的强盗打听到这里有个大户人家大做丧事。他们做完丧事不到两个月后一个漆黑夜晚,强盗打着火把骑着大马冲进村里,把富人的庄院洗劫一空。回头还掘了富人的坟,掠夺了里面陪葬的金银珠宝,一把火烧毁了坟墓外的亭台楼阁。更可恶的是那伙强盗把富人的尸体拖走扔到了几十里外的荒野里,直到七天以后三个儿子才找到富人破碎的衣衫,此时富人的腐肉也被老鹰和野狗吞光了,剩下白骨和衣服残片。

藏族有个穷人节,节日的时候穷人上街坐着,富人布施。我问出租车司机:“我要坐着有人给钱吗”,司机说“有。只要你坐着就人给好多旅游者坐着呢。”

  一个靠放高利贷发富的商人听后,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善事的他,行为“改变”了,以前,他从未帮助过任何穷人。此后每逢星期日他总向天主堂大门口乞讨的几个老婆婆丢一个苏苏,让他们六个人去分,以此用它那一个苏来买他死后的天堂。

  小的时候,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要给我们讲这个故事,大人说他们小的时候也对这个故事似懂非懂。大人们给我们讲这些故事的时候也只是讲,不加任何说教的东西,我们也乐得偷懒。大人让我们这些小孩一定要记住这个故事,长大了自然就懂得其中的道理了。

大昭寺的二楼有一堆一堆的的毛票票,游客可以自己用大票兑换成零钱,没有人看着管着的,如果有小喇嘛也是帮着客人换的,小喇嘛总是认真的数着生怕给旅客少拿了。 十元就换成一百张,可以布施一百次。

  一个教官为了破案伪造书信让一个守口如瓶的妇人最终供出情人的犯罪罪证,人们纷纷称赞那位官员的才干,说他能利用嫉妒之心,而使案件真相大白,使法律的威严得以伸张。他们都忽略了,做事需要精明才干,更需要正派人性。

  乞丐和富人的残骸早就不知所终了,经过若干年的风风雨雨,那个穷人的墓至今还在,成了我们可以祭奠的最老祖先。

佛问另外一个人:你来生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这个人说:“我想成一个总能付出的人。”佛就让他成为了富翁。

米里衰主教监狱探望死刑犯,陪着他走完最后的时光,他陪着他走上刑场,走上断头台,最后拥抱着他,看着他由初识的愁惨,垂头丧气,慢慢变得异样的兴奋和舒展,迎接自己的人头落下。人们认为他矫柔造作时,没人知道他心里的悲怨和沉重,对断头台的再次定义。

  到老的时候,富人、穷人和乞丐碰巧在一个月内先后死去。乞丐最先死,死在去外乡乞讨的路上,由于乞丐没儿没女,也没有人去收尸,被好心的过路人用一个破旧的草席卷了起来,扔在了野地里,简简单单地埋了一下。几天后,乞丐的坟就被野狗和老鹰扒开了,吃去腐肉,只剩下一堆白骨。穷人死后,惟一的儿子告知了父亲生前的几个亲朋好友,就把他按照村里的习俗埋了起来。富人死后,他的三个儿子悲哀无比,请了和尚来大做法事,吊丧的亲朋好友从四面八方涌来,据说成了轰动一时的丧事,这样盛大的丧事真是百年难遇。做丧事的同时,三个儿子请来最好的工匠给父亲做了一副钢制棺材,外用水泥建了一个坚固无比的坟墓,坟墓外修建了亭台楼阁,外表豪华气派,和他们这样的大户人家很相配。

生活,慈悲 ,舍得,穷人,富人,信仰,布施.在拉萨就是这一毛钱。

我一直都以为我爱好文学,可学识浅薄,看不懂经典名著,提不起兴趣,无数次都不能让我要看经典名著的勃勃兴致继续,总是看了个无数本好书的名字和开头,就丢在一边没了兴趣往下。因为我看不懂呀!我看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它讲的什么,我甚至有时候连它的一个片段和看过的人名也记不住,更别说性格,故事,经历。

在我老家的杨姓家族史里,记载着关于三个葬礼的故事,并且代代相传,等到传到我的时候,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在我们家族里,大概是每个小孩6岁左右就会被叫去学家谱,我们讨厌学那些枯燥的家规,大人们也麻木地讲,这是一种形式和过场。当大人们讲起祖先们的故事时,我们很兴奋,大人们也来了精神,其中就包括这三个葬礼的故事。

佛问一个人:你来生想做什么样的人呢,他说:“我想做一个人人都给我钱的人。”佛就让他成了乞丐。

  虽然只看到了它的百分之二,但它已经让我看到了那个世界里,一些人性的愚蠢可笑,米里哀主教的智慧和可敬。

  到了现在,我终于懂得其中一些道理了。我现在有些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恐怕是祖先们编造这个故事来告诉我们一些人生的基本原则。

在拉萨,普通的藏族布施给神与庙的是一毛钱,布施给穷人的也是一毛钱。一毛钱在北京给乞丐,给雍合宫?????那会如何呢。

  昨天,我终于痛下决心让自己此后每天早起一小时,补补我几十年来错过的好书。

舍得舍得,只有舍才能得。

他夜里睡觉开着门,他说:“医生的门,永不应关;教士的门,当常开着。"

还有一件事, 在小昭寺里一个年纪很大穿的很破的老阿妈在磕长头,一看就是一个人远道而来的,有很多转经的人上去给她手里放钱,虽然她不是乞丐。

  在和一位身份显赫的伯爵上院议员官方典礼上的哲学讨论,被对方嘲讽批判这个一无所有的主教对穷苦低层人民的精神救赎,让他要懂得及时行乐。而他一番暗指旁人:"为了金钱而背弃信义,为了功利而出卖朋友。昧尽天良但自鸣得意,等酒肉消化光了,便往坟墓里一钻了事。那是何等舒服啊!”让议员自觉无脸。

布达拉宫后面的角碌康公园在朝阳与暮色中就象仙境一样,每天都有很多人在这里转经,有一天我看到一个老妈妈推着她残疾的儿子转经,儿子智力也有问题,在小车上推搡老妈妈,妈妈躲着,穿的很破,但不是乞丐。这时转经的队伍里就有很多人过来给老妈妈手里放钱。老妈感激的接了,接着照顾儿子,给钱的再接着转经。

  一个助理主教讲起“慈善”的问题,他要求富人向穷人伸出援助之手,否则死后会坠入阴森可怕的地狱,而如果富人肯做善事,那么他死后将升入美妙的天堂。

同情人是人类最珍贵的感情,什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强者上,劣者下,这些思想渐渐的磨灭了人心灵深处最美好的一面,既使你心灵软弱你也要表面强大,不同情人,不让人同情成为一种活着的最佳状态。我想在藏族眼里,布施不一定是给神,给庙,给乞丐,而给一切可怜的人值得同情的人需要钱的人。

他让两个女人和他一起由最初的担惊受怕,提心吊胆,慢慢陪他甘心情愿,誓死相随。

老妈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时转经的队伍里就有很多人过来给老妈妈手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