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姑夫都会哄着我们做游戏,妻只好自己送女儿去

姑夫都会哄着我们做游戏,妻只好自己送女儿去

2019-11-23 04:25

由于我和妻工作都实在太忙,小女儿三岁那年的一个春节,我们决定把她从南京送到哈尔滨的她外婆家。但是我和妻都抽不出时间送她去,正好妻听说了航空公司有无人陪伴小孩登机的业务,就是被大家戏称的航空邮寄宝贝业务。于是我们决定把女儿航空邮寄到哈尔滨。

金沙电玩城 1

2016.08.12星期五雨天

16年12月29号的晚上,我和一个同事搭乘飞机去成都。为了省钱,我们买了需要经停洛阳的机票。航班是在晚上8点半起飞的,到达洛阳已经将近11点,由于航空管制的原因,我们要飞往成都的旅客不得不下飞机在候机厅等候。

  说实在话,这之前我和妻对这行为确实有太多的担心:虽然女儿在近两岁时坐过飞机,有一点的记忆,但那是有外婆陪伴的。而且女儿毕竟太小,只有三岁啊,在飞机上没有爸爸妈妈陪伴到底行不行呢?妻就征求女儿的意见,没想到她竟然一口答应,而且还十分高兴的样子。但是妻还是不放心,为了让女儿充分了解登飞机的有关情况,就一遍又一遍地给她讲坐飞机的一些事情。女儿竟然也听得认真,很快就了解了有关事宜,自己还没事就把我们为她准备的小行李箱倒腾出来,兴高采烈地演练登飞机。看女儿这样,我们就决定了这计划。

2008年11月,距我完成维和任务还有半年的时间。12天的假期,我从刚果辗转回到哈尔滨。

  凌晨一两点,迷迷糊糊地醒了。不知道是被热醒的,还是因为精神太紧张。我总是在最后一刻才看清自己的心情,或者说,在最后一刻才愿意承认,我并不是那么想出国留学。

打开了手机,看到了妈妈微信我,让我给家里回个电话。

  在送女儿去机场的那天,我没有去。一是工作真的忙,抽不出时间;二是我从心底里怕去机场,怕看到女儿那小小的身影孤独地走进候机厅。妻只好自己送女儿去登机。

妻子、女儿都去机场接我了!布卡武、基加利、新德里、乌鲁木齐、银川、北京、哈尔滨,三十多个小时后,我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初冬寒风瑟瑟的哈尔滨太平机场。天色发灰,虽看不到太阳,但脚踩到地面,我已如释重负。

  虽然出国留学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但我好像还不能承担这个决定所带来的一系列后果。离开家,离开依赖的爸爸妈妈,离开我一直居住的城市,离开我所有的一切。

原来是姑姑和妹妹到我家。那么晚了,他们都没有睡,都等着我回电话。妹妹的婚礼日期定下来了,1月17号,他们很希望我能参加。我说好。过了半个小时乘客登机,飞机飞往成都。估计很晚的缘故,大部分旅客都睡着了,我调低了座椅靠背,却迟迟睡不着。

  妻和女儿去机场后,我一会儿就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心里总是放心不下。妻似乎也被我弄得不耐烦了。直到送完女儿登上飞机,妻给我回电话说:女儿已经上飞机了,挺好的!我第一句就问:她哭了吗?妻在电话那头说:没有,一到机场,办完登机手续,女儿就跟着一位机场的阿姨、背着小包进候机厅了,临走还高兴地和我说再见呢。

女儿又长高了许多,欢快地向我跑来,让我牵着她的小手,一蹦一跳。老婆瘦了些,有些憔悴,她一个人在家,承受着我想象不到的累。

  黑暗中,我感觉到老妹握住了我的手。头一次,我没有甩开。我装睡,她觉得我在睡,这样默契的刚好。

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

  我能听出妻在说这话时声音有些哽咽。我听了没有说话,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脑海中想着小女儿牵着一位陌生阿姨的手、小小的身影走进候机厅的情形,想着女儿那时会想什么呢?想着三岁的女儿为什么竟然没有哭呢?想着想着,我自己的眼睛就不自觉地热了!

老妈从农村老家赶到哈尔滨,专程过来看我一眼,只待两天就准备回去。她对我说:“看到了,就放心了。”她看到了,然后扭过头去,落泪了,只因我比半年前瘦了整整八公斤。

  五点半醒来,窗帘的隔光效果很好,睁开眼伸手不见五指,更看不清指针指向的位置,我当做自己还没醒,继续睡。可是,却听见奶奶叫妈妈叫我起床的声音。奶奶不太清楚我该几点起,也是想让我多睡一下,就去问了妈妈。没多久,妈妈就打开了我房间的灯,刺眼的白光,和我知道我该起床的意识让我无法像从前一样赖在床上,等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叫我起床。

想起小时候,每逢过年,我都要去姑姑家拜年。姑夫胖乎乎的,蓄着小胡子,每次去,姑夫都会哄着我们做游戏,会给我们压岁钱,会给我们做冰糖葫芦,酸酸甜甜的,每次我都会吃好多。姑夫总是说,吃太多胃会不舒服,可是他还是会在我回去的时候,给我带上几个糖葫芦。

  到了哈尔滨,女儿打来电话报平安。我忍不住问她上飞机时为什么没有哭,女儿稚气地说:爸爸妈妈都没时间,我来哈尔滨挺好的,所以我不哭啊!

家里已经买了豆角、黄瓜等各种蔬菜,还准备好了我爱吃的豆腐、咸菜。岳父母专门为我炖了鸡汤,很香……

  妈妈问我好些了没。

然后,事情发生在我上初三的时候。那时候已经是初夏,中午放学去姥姥家吃午饭。我进厨房喝水,姥姥应该是犹豫了很久,对我说:你姑夫今天出车祸,过世了。

  放下电话我还和妻开玩笑:看来女儿长大了,根本就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恋着我们啊!说这话时,我的心中竟然有隐隐的失落。

一阵狼吞虎咽之后,很困,睡得也快,但睡一会儿就醒。

  我说:“好些了。”

懵了。更确切是不知如何回应。

姑夫都会哄着我们做游戏,妻只好自己送女儿去登机。  女儿在哈尔滨呆了近两个月。当然其间经常有电话联系。每次我和妻都问她想不想爸爸妈妈,而女儿每次却似乎刻意地回避回答这问题,实在问急了,就说想啊,听起来多少有敷衍的味道。于是我就似乎更失落了。

白天,送完女儿上学,老婆也上班去了。我就一个人在床上躺着,舒服地晒着太阳。老妈不停地问我:“这是怎么了?也不说说话?”我告诉她老人家,家里太舒服了,天天有电、有煤气、有自来水,还有两个厕所,舒服得我什么都不想说。

  妈妈想到楼下去给我买药,但是药房都没开呢。妈妈又想着昨晚应该带我去看急诊,怪我没有早点跟她说。

吃过午饭要去上学,在公交站等车,自己一个人哭的撕心裂肺。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都悲伤的难以自已,更何况是姑夫的家人。姑姑和妹妹比我伤心数百倍!

  两个月后女儿是与外公外婆一起坐火车回来的。那天我和妻一起去车站接站。等列车停稳了,我和妻就一起向女儿他们乘坐的车厢跑去。等跑到车门处,正好岳父抱着女儿刚准备下车门。女儿一眼就看到跑在前面的我,突然大声地喊了一声:爸爸!这时候我看到的是女儿洋溢着笑容的小脸!

晚上,女儿一会儿让我听她弹琴,一会儿让我看她写作业,又忙不迭地把她这半年来的成绩逐一向我汇报,从班级的名次,到老师批评谁了,表扬谁了;从新换的班主任,到又来的几位新同学……末了,还要躺在床上,比试一遍掌握的单词再睡觉。

  可是,一个暑假都没有生病,我又怎么知道临出国前却好像感冒了?

后来听妈妈说,发生车祸是在凌晨3点多,姑姑打电话给爸爸,让爸爸去接住校的妹妹。爸爸和妈妈一起去学校,找了老师说明情况。在寝室外面,妹妹见到了爸爸妈妈,已经觉察出了什么。只是当时为了安抚妹妹的情况,并没有将实情告诉她。等到家妹妹几次哭到昏厥。我没有亲身经历那件事,光是听,已经心如刀绞。

  我赶紧走上前准备接过她来,就在还没有抱到她的瞬间,女儿又喊了一声:爸爸!这第二声爸爸一出口,我就看到女儿刚才还洋溢着笑容的小脸上挂满了泪花!也是这第二声爸爸,我的眼泪竟然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可爱的小女儿,不知给我和老婆带来了多少欢乐。

金沙电玩城,  而且,这个症状我常有,平时几小时就好了,谁知道这次偏偏持续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到了早上都还没完全消退。我只好拿一句好事多磨来安慰自己。

明明过去很多年,却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在飞机上想起这些事,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我三岁的小女儿一下就扑到我怀里,双手紧紧地搂住我的脖子,小脸紧紧地贴在我的肩膀上,好像生怕我再放下她似的。妻赶上来接过女儿,小女儿就又紧紧地抱住妻,不停地亲着妻的脸,而眼泪流得更凶了,但是小嘴巴却在笑着!我当时想,女儿的这动作传递着太多的思念,太多的爱恋!女儿在这一瞬间把自己的情感完全流露出来了!这是最真实的情感!这是最纯真的情感!

整理她的书包,偶然发现了她为我做的生日贺卡,那上面只有一行字:爸爸,快点回来。

  爸爸煮了泡饭。蛋加肉,营养简单~

明明那么好的一个人,却突然之间,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就走了。

  在这一瞬间,小女儿的眼泪和呼喊使我忽然明白了:原来三岁的女儿其实什么都知道:她知道我们送她去哈尔滨是没有办法;让她独自乘坐飞机也是没有办法;在哈尔滨尽管想我们她也没有办法,所以她在我们面前表现得很高兴去哈尔滨;所以她去机场独自登机坚持不哭;所以她在电话中刻意回避想不想我们的问题——而我们却自以为是的老是问她这些愚蠢的问题!

老婆又给我请了个“平安符”,我虽不信,但看着她高高兴兴地回来,“反对”怎能说出口?

  妈妈拿出牛黄解毒片叫我吃。昨晚吃了清热解毒感冒颗粒和藿香正气水。

如今,妹妹已经找到了另一半,在婚礼上,我终究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

  经历了这件事后,我就经常一个人静静地看着女儿游戏,看她纯真的笑容,听她稚气的话语!然后我就觉得,其实我们有太多的地方并不真正了解我三岁的小女儿,甚至有时候我们实在是低估了孩子的情感,所以我们往往用我们被世俗化了的情感思维去对待孩子纯真的情感,往往用我们世俗化了的行动去干扰孩子纯真的本性。其实太多的时候、太多的地方我们做得并不比我们的孩子好,她们才是真的化身!

休假几天,适逢我的生日。当晚,妻子、我和女儿一起步行到一家大饭店,想吃点可口的饭菜。风很大,女儿有些冻着了,流着鼻涕。我把女儿的小手握得紧紧的,不时帮她戴正被吹歪的帽子。老婆想打车,看了看我的神情,没有招手,她知道,我是希望在步行中享受这难得的亲情。

  没想到奶奶也送我到机场。奶奶的腰不好,不能久坐,可是从家里到机场至少要四十多分钟。

有些遗憾,痛彻心扉。

  所以我现在经常想,我们其实应该和三岁的女儿一起成长,这也是我现在的期望和要做的事。

到了饭店,我们每人点了一个菜,但老婆说数字不吉利,又加了一个“合家欢”。

  舅舅也来送我,但是因为奶奶也来送我,所以舅舅就只能一个人开车跟着我家的车一起去机场。舅舅一早就准备好了,妈妈给舅舅打电话叫舅舅帮我买药,无奈药店都没开门,只买到了金嗓子喉片。幸好舅舅也来送我,不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发呢。

明天和死亡,哪个会先到来,谁都无法确定,所以,珍惜身边人,多陪陪家人,别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在,那种痛,太疼。

席间没有多少说笑,我们每个人,都在劝别人多吃些。我给她们夹菜,她们也给我夹菜。老婆没吃多少,我因胃病,胃口也欠佳。

  我们去地下车库开车,妈妈问我藿香正气死和牛黄解毒丸带了没,我:“...没带。”

女儿突然从衣袋里掏出了张卡片,对我说:“爸爸,生日快乐!”

  妈妈:“你真是的。我现在上去拿。”

是那张我偶然发现的生日贺卡。

  等我们把车开到地上,停在铁门外面,没过一会儿,妈妈就拿好了药还帮我带了一个一次性杯子调冲剂喝。

“女儿懂事了,是个惊喜!”

  早上下着毛毛雨,飘着微风,雾蒙蒙的天气,白灰灰的天空,这样略带忧郁的早晨最适合离别了。而我就在这样的日子里,开始了至少会持续四年之久的赴美留学。

“让我猜猜里面写了什么……”

  开到了机场,停车场外摆着一个牌子,说P2已满,叫我们去P4。爸爸没理会,直接开了进去,妈妈着急地说:“你干嘛呀,说了没位置了。”

“猜错了做个鬼脸!”

  爸爸:“有位的。P4太远了。”

气氛这才欢快了些。

  妈妈:“我担心万一真的没位置,你绕来绕去耽误时间。”(因为我行李略有超重,所以想早点办理登机,看能不能申请一下。)

返程时间,转眼就到了。

  爸爸:“每过几分钟就有车进进出出,怎么会没位置。”

老妈打了几次电话,让我多注意身体。其实我知道,她只是想多听听她儿子的声音。

  别说,还真是有大把的位置。那个告示牌真坑爹。

老婆买了三十多盒治疗胃病的中成药,她叮嘱我说,不管其他东西如何,让我一定把药带足。

  我们一行人急急忙忙地走去办理登机的柜台,生怕到的太晚。把行李往传送带上一放,显示屏立刻就显示25.8kg!天啊,居然超重了这么多。

女儿说,期末考试要到了,她会把成绩单通过邮件发给我。

  柜台的姐姐跟我们说最多超重到24kg。没办法了,只好打开行李箱拿出一些衣服,塞进早有准备的手提袋里。

我有些怅然若失。

  安排好一切之后,时间还早,我这次又是个远行,不该太快地离开。妈妈提议在机场拍照留念,这当然好啦。我挨个儿和爸爸,妈妈,奶奶,舅舅,还有老妹合影,拍照的时候我尽力地开心地笑着,虽然有些照片里我的笑容仍带着褪不去的苦涩。

临行前的物品,直至离开哈尔滨的头一天晚上,我才去整理。

  和奶奶合照的时候,心里最是难受。看着奶奶苍老的面孔,听着奶奶声音里的不舍,一瞬间,雾气就模糊了视线。当然,我没有哭,我也不想哭。奶奶的搂着我,抱着我照了好几张,末了还亲了亲我的脸庞。奶奶的眼中已有了眼泪,只是还未到决堤的时候。

途经银川转机,登机前,我特意吃了一大碗牛肉面,这东西又会有半年吃不到了。

  等我终于要进入海关了,我叫妈妈帮我拍几张潇洒的背影。其实,是因为我不敢回头再说再见,我怕被他们看见我已经夺眶而出的眼泪,会滴落在他们心里。

机场安检处,我的东西超重许多。正要补钱,过来一位大姐,看见了我的联合国臂章。

  走进了海关,确认他们看不到我的身影,我才把行李放下,胡乱地掏出塞在口袋里的纸巾,抹着眼泪,擤着鼻涕。我甚至就要嚎啕大哭,但我还是努力去克制。虽然我忍住了哭喊,但是眼泪却无法停止。真正深切的悲伤,是止不住的泪流成河,是内心一阵阵的抽痛。

“维和部队的,很辛苦,部队管得严,随机行李都按规定带了,他们是专机,这个超一点算了吧。”

  突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我佯装轻松,语气貌似很愉快。

我们几位回国休假的观察员随同轮换的维和部队一起启程。

  妈妈问我,不会哭了吧。

候机大厅,军事观察员这边,只有十来个人,冷冷清清;维和分队那边,讲话、握手、送行,严肃又真挚,好不热闹。

  我说:“怎么可能呢。我都快要到登机口啦。哈哈哈。”我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是,现在,好像妈妈随便的一句话就能让我情绪失控,几欲哭泣。

过了安检之后,一切安静下来,有人在抹眼泪,有人在利用最后一点时间打电话、发短信,有人在呆呆地望着窗外……

  妈妈说:“你走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妈妈想你了。”

实在害怕那三十多个小时的飞行时间,我默默地走在队伍的最后。

  我忍住哽咽,清了清嗓子掩饰哭腔“我也想你呀妈妈。”

“合个影吧?”机场海关工作人员友善地对我说。

  妈妈告诉我,他们在机场等我起飞。原来,这一路走来,我们并不是立刻就背道而驰。那种温暖的感觉让我更加想哭了。我尽快结束了通话,好让自己再放松地哭一哭,等到登机的时候再打给他们吧。

“刚才我们就想与你们合个影,但人太多了,觉得时机不合适,现在剩你一个,正好!”

  我寻找着位置,反正是一个人,不讲究。我坐在了一对情侣的旁边。他们言笑晏晏,我痛哭流涕。

“好啊!”我欣然应允。

  上飞机前,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其实,我已经不记得是爸爸的,还是妈妈的了。可能,还是爸爸打给我的。总之,我告诉他们,我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打电话给他们报平安的,不要担心我。

我站在中间,六七个女孩围了上来,另一位年纪稍长的“老海关”主动当起了摄影师。

  飞机延误了一个钟,我担心转不到机,在人群中不停穿梭闪躲,不过幸好,有39个人跟我一样都要转机去芝加哥,这个航班是不得不等我们了。

飞机上,有不少第一次乘专机、第一次离开祖国的战士,他们很是激动,几个分队的领导带着大家拉起了歌,情绪激昂。

  我打电话给妈妈,妈妈却担心我手上提着行李太重。这天泪点过低的我,又差点泪奔。

飞机加速、起飞,机舱恢复安静。我双眼紧闭,几滴不争气的泪水还是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终于在上飞起前整理好了心情,起飞前给爸爸妈妈打电话时居然也不用克制情绪。我以为,我真的做好了离开的心理准备。

银川在我们的视野里渐渐远去……

  在飞机上,总共就下载了两集doctors的我,无事可做。正好写写日记。可是,当我回想着几小时前发生的事情,回味着爸爸妈妈,奶奶他们的话语,眼泪就滴滴答答地打在了镜片上面,眼前也模糊一片。写不下去了,再写,我就要哭出声来了。

拿出相机,看着刚才抓拍的送别场景,没想到拍得还挺好。那些年轻海关职员的胜利手势,代表着她们最美好的祝福,因为她们肯定也猜得到,远方除了荣誉之外,还有想象不到的孤独、艰苦。

  我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去厕所哭了,大概哭了五六分钟吧。我照了照飞机厕所里的镜子,这次不是为了自恋,而是想看看,我现在哭的有多难看。红肿的眼睛,耷拉着的黏在一起湿透了的睫毛,通红的鼻子,口腔,鼻腔里的粘稠,正是一个刚刚哭完的可怜家伙。我洗了把脸,低着头走出厕所,匆匆进入睡眠。眼睛痛得不行,想哭也得休息好了再继续。

为这份理解和尊重而感动。

  大概睡了两个钟左右,我就醒来了。睡醒来之后果然状态好一些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趴着睡,睡醒来有点反胃,并没有一觉睡醒,精神甚好的感觉。而且,我饿了!我的胃就像个无底洞。好基友是这么形容我的。可是,离开饭至少还有两三个小时,因为,现在才四点多(北京时间)。π_π天知道我现在在哪个时区上空。

对我来说,军人义务、家庭责任、维和荣耀、他乡烦恼,不知道是怎样一种心境……

  没办法了,为了打发的饥饿难耐的时间,我只好拿出了我下载唯一的视频doctors!

关了相机,抹去泪水,上路吧!

  于是,我就这么进入了醒了睡,睡了醒的循环里。可是,总是这么睡也很无聊啊。然而,看完了视频的我只好眼巴巴地等着开饭了。

  等着等着,突然很想上厕所。OMG!

  上厕所还是吃饭?

  我纠结了一分钟,还是上厕所吧。憋急了要命。反正,饭还没准备好。感觉此次航班有个尿性,慢!!!果然,我一个大厕回来,问了一下航空姐姐,还有大半个小时才开饭。呜呜,要北京时间八点才开饭。我平时,都是六点就吃饭的呀。或者吃黄瓜和西红柿。减肥嘛~虽然一点儿也没瘦。

  当我急切而难耐地等了半个小时之后,看着准备食物的地方,我感觉自己被欺骗了。半点儿食物的影子也没有。航空姐姐骗人。都已经九点了,北京时间九点多了了才开始放饭。我都饿了七个小时了。

  吃完饭,我又满足地去睡觉了。等我一觉醒来,好像还有几个小时就能着陆了。太开心了,就算是坐在了安全通道的位置,我还是对坐长途飞机感到深深的厌烦。不过,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航班晚点了一个多小时才出发,但是,到达当地的时间却只晚了二十分钟。

  下了飞机,我就立刻联系了爸妈。幸好北美电信公司的这张卡还真能用,不仅可以打电话,还有流量可以视频。报了平安之后,就排着队,等着过海关。这次海关过的很顺利,就算我前面排着六七个人,总共也不过才用二三十分钟。过了海关,就要去拿行李啦。不够高的我,只能苦逼地在人头攒动的队伍东蹦西跳地找着自己的行李。唉,说多了都是泪呀。

  等到了室友,我们就一起去车站等车,等到了车,我们就开始了芝加哥到厄巴纳香槟的四个小时的车程。一路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我突然对自己来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感到怀疑。不是吧,气候这么恶劣?

  不过,大晚上的,我也无心欣赏沿路全是玉米的风景。况且,一路上下雨,打湿了玻璃,遮上了雨帘,我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远处的闪电,和耳边的雷鸣,让我深刻地感觉到,这里是一个和广州很不一样的地方。

  来之前,爸爸担心我和我室友都带着两个巨型的行李箱会寸步难行,刚好有个在UIUC读博士的哥哥在,于是叫他来我们下车的地方接一下我们。在印象中,那个哥哥又高又帅,学习很好。本科是中大呢。

  但是,当我在这里又一次见到了他,我突然觉得以前的自己是眼瞎。这,高吗?这,帅吗?穿着T恤,短裤,夹脚拖鞋的他,让我心中曾经的男神形象立刻崩塌。他,好像,没有我印象中高了呢。当然,绝对也不帅了。可我没长高呀(这是个悲伤的事实)。不过,可能小时候跟现在的审美不太一样吧。想当年我看一起来看流星雨的时候,还觉得张翰邪魅狷狂,帅到爆炸。而现在,我就只能呵呵了。

  从上车开始睡到下车,我本以为我可以继续香喷喷的睡眠。没想到,这竟是我第一次尝试失眠的味道。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姑夫都会哄着我们做游戏,妻只好自己送女儿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