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  熊妈妈和小熊尤

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  熊妈妈和小熊尤

2019-11-23 04:25

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  熊妈妈和小熊尤克都不会说话。  法国北部,有一片人迹罕到、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一棵百年老树的根部,有个遮风避雨的洞穴,里面住着小熊尤克母子俩。

  首先得说,我不是猎人,更不是猎熊者。我从未想到过与熊有什么过不去,我只是喜欢钓鱼而已。当然,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在什么湖边河岸钓。我喜欢到悄无人声的深山里,找个安静的去所,在溪边沟旁钓,那样才有滋味。

  熊妈妈和小熊尤克都不会说话,但小熊吸奶时,听见熊妈妈嘴里兴奋地发出“尤克尤克”的声音,因此,它知道,“尤克”是对它很亲热的称呼。

  今年,我约了荒木君,一块儿到远山川去钓鱼。

  小熊尤克断奶后,熊妈妈带它在森林里到处寻找食物。它们什么都吃过:

  远山川是一条山间溪流,它流经长野县赤石山脉的山脚下。

  会变成蝴蝶的蛹、蚯蚓、甲虫、老鼠、浆果、草莓、栗子,饿得急了,连嫩树枝也会嚼下去。

  途中,我们曾在一个小镇上住了一夜。镇上的这家旅店的老板,养了一头像狗一样、用锁链拴着的小熊。

  有几种植物,熊妈妈是禁止吃的。它让尤克闻闻它们,记住它们的气味,而当尤克傻头傻脑张口要咬时,熊妈妈就及时给它一巴掌,把它的嘴打开。

  我们来到旅店时,小熊正好被栓在院子里的柿子树上。它就像小娃娃似的伸出双脚,坐在那里,并拿着一根短木棒,“啪嗒啪嗒”地敲打地面,高兴地玩着。看它那天真的模样也好,动作也好,与其说是野兽,还不如说是个淘气的孩子。当时我想,这次到山里,我要是能抱一个像这样的小家伙回来,那就好啦。

  这时,尤克明白面前的植物千万不能吃。有一次,它盲目地嚼了半只漂亮的蘑菇,熊妈妈发现后,非但打了它一巴掌,还把毛茸茸的爪子伸到它喉咙里,让它着实呕吐了一阵子。几分钟后,小熊尤克还是捂住肚子满地打滚,痛得浑身出汗。熊妈妈去抓了一种有股怪味的植物,让小熊尤克吃下去,那味道简直又腥又臭,但吃下去后,肚子很快就不疼了。

  说也凑巧,这件事真的发生了。

  小熊尤克跟熊妈妈学会了不少生活的本领。

  还是让我细细儿告诉你吧。

  这一天,熊妈妈带着小熊尤克来到一个山谷下,它指着岩壁上的裂缝让尤克看。尤克看不出什么名堂,烦躁地用爪子拍着熊妈妈肥大的臀部。熊妈妈又让它的脑袋拾起来,似乎一定要它看清岩壁上的东西。小熊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那儿除了有两、三只野蜂外,与别处的岩缝真没什么两样。这时,熊妈妈将它一把抱起来,坐在自己肩上。这样,小熊尤克终于看清,野蜂在岩缝里进进出出,里边可能就是它们的家。

  我们带上够十天吃的粮食,离开小镇,走走歇歇,到了远山川的上游。

  这时,熊妈妈嘴里又兴奋地发出“尤克尤克”的声音,它把小熊放下来,弄来一根细长而坚硬的树枝,用力把它戳到野蜂进出的岩缝里去。

  无论是下雨还是河水增涨,我们都要找一个安全的岩洞,以此为家。岩洞里还得铺上干干的树叶作床铺。这天早晨,我被鸟叫声惊醒。我想,好吧,今儿个就早点起来吧。

  “轰”的一声,无数野蜂从岩缝里飞了出来。

  我爬到岩石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清晨沽净的空气。突然,从河边传来了荒木的声音:“喂,快来呀,这儿有个很厉害的家伙..”。

  熊妈妈赶紧一把抱住小熊尤克,让它把脸藏在自己怀里。尤克听见周围到处是野蜂愤怒的嗡嗡声,吓得头也不敢抬一下。不过,那声音越来越小了,最后,连一点嗡嗡声也听不见,只听得到一种滴答滴答的声音,同时,一种诱人的、甜丝丝的香气扑鼻而来。

  听那声调真有些吓人。出什么事了?想到这儿.我急忙从岩石上跳下来,向荒木那里跑去。待我走近一看,发现地上有双很大的脚印。不用说,这是熊的脚印。

  小熊尤克从熊妈妈怀抱里挣脱开来,一眼就看清,顺着那根树枝,有种黄澄澄、粘乎乎的东西在淌下来,滴答滴答地在地上积了一大摊。这时,熊妈妈跑上前,示范地用舌头舔了下那黄澄澄的液体,兴奋地叫起“尤克尤克”

  荒木一边用手量着那脚印,一边说:“按这脚印来讲,这可是一头很少见的大熊。瞧,后面还有小熊的脚印。”

  来。小熊知道又有可口的食物了,它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一舔,啊哈,真是从嘴里甜到心里!

  我再仔细一看,可不,好像有两头小熊的脚印。

  从野蜂窝里引下来的“自来蜜”,让小熊尤克美美地吃了三天!

  这时,我心中又升起一个怪念头:要是能捉两只小熊才好呢,我和荒木君一人一只..

  第四大,出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想到这儿,我不由说:“要是能逮住两只小熊该多好!”

  它们又去岩壁下就着那根树枝吃蜜。熊妈妈吃得不多,只舔了几下,就蹲在一旁,傻傻地看小熊尤克直立起来,快乐地吼叫着摇摆着毛茸茸的身子,把淌着蜂蜜的树枝含在玫瑰色的嘴里,然后又舔沾满蜜汁的脚掌。就在这时,山谷上传来了岩石滚动声,那声音起先不大,但很快就响得如同山崩地裂一般。

  荒木苦着脸说:“但是,那可是很危险的啊。”

  这是荒野中常有的事。一只鹿逃避狼的追逐,跃下布满碎石的峭壁,一石滚动引起千石滚动,有时甚至引起整座峭壁的崩裂、倒坍。

  听他这一说,我反而更想冒个风险,捉只小熊了。

  小熊尤克仍毫不觉察地咬着淌蜜的树枝。这时,熊妈妈着急了,它奔过来,狠狠地扇了它一巴掌,把尤克打出几乎有十米远。而这一刹那间,头顶上的大小岩石雨点般地砸下来了。小熊尤克只来得及往外再逃了几步,连母熊惨烈地呼唤它的叫声也没听到。那撕心裂肺的滚石声,完全把它惊呆了。

  我暗下决心,等待机会。

  等它清醒过来时,那根淌蜜的树枝不见了,母熊也不见了,岩壁下多了一堆很大很大的的石块。石堆下,散发出母熊身上那熟悉的气味。小熊尤克跑上前,用力刨着石块,但是,一种越来越强烈的血腥味传出来,使它恐怖得不敢再动弹,而下面的岩石,也越来越大,它根本没法搬动了。

  过了两天,又是天刚亮的时候,我躺在地铺上。外面,荒木在做早饭。

  小熊尤克成了孤儿。

  当我从那个岩洞里爬出来,就听荒木在轻轻地呼喊我。待我奔过去,他惊慌地指着上游的方向。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溪水在翻滚,一层层浪花泛着白光在欢畅地流动。“沙!沙!沙!”一头很大的熊在河的对岸慢腾腾地走着!

  它记住了母熊教给它的一切本领,寻找食物填饱肚子,但是,孤零零地独自踯躅在崇山峻岭之间,是多么凄凉呀!

  我生来还是第一次看到野性十足的熊。那样子真是威风凛凛。荒木说:

  有一天,小熊尤克在山谷里转来转去,忽然发现远处有个毛茸茸的背影,很像埋在乱石堆里的母熊。它急忙赶上去,但是,那只熊也朝前跑动起来,而且越跑越快,急得小熊尤克差点掉下眼泪来。

  “那准是昨天留下脚印的大家伙,你再瞧,后面还有两只小的哪!”

  后来,那头熊总算在一处岩壁下停住了。小熊尤克赶上前,嘴里喘得“卡尔卡尔”地叫唤。那头熊顿时回过身来,似乎它的名字就叫“卡尔”。

  经荒木这一说,我才发现,大熊后面,果真有两只小熊,小得仿佛一只手就拿得过来似的。它们蹒跚地跟在大熊后面走着,远远看去,这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浑身毛绒绒的,就像两只玩具熊。不用说,那大熊肯定是只母熊。

  它是头大公熊,没有柔软的乳房,却有宽厚的胸脯,个子也比小熊尤克的妈妈高出一头。小熊尤克有点失望,眼睛里的光芒也暗淡下来。但是,有这么个大熊做朋友,做自己的保护者,总比孤单单地东荡西游好呀。小熊尤克跑上前,仍旧“卡尔卡尔”地叫着,接着,就用鼻子去嗅大公熊的肚脐和屁股,仿佛在告诉它:我愿意做你的好朋友。

  因为只有母熊,才这样带着子女散步,而雄熊可能出去找野食了。

  大公熊被小熊尤克嗅得痒痒的,高大的身躯忍不住扭来扭去。最后,它也忍不住去嗅嗅小熊尤克,嘴刚拱到尤克身上,就发现它也是只公熊。这时,大公熊似乎有点儿泄气,嘴巴乱拱了几下,舍开小熊尤克就向前跑了起来。

  我俩正看着,只见母熊突然用双脚站了起来。它要干什么?我俩屏住呼吸,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只见母熊使劲地用双手把前面的大石头抱了起来。

  但是,大公熊刚才那可怜的几个亲热动作,已经使小熊尤克感到了像失去的母爱那种温暖,它怎么肯让大公熊离开自己呢?它一面追上去,一面“卡尔卡尔”的大声叫唤。

  于是,两只小熊争先恐后地像打滚一样钻进了岩石下面。然后,小熊们好象拾起什么东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看上去,大公熊已经过惯了孤独的生活,它不想让小熊尤克成为自己的“包袱”,因此,它越跑越快。不一会儿,小公熊那毛茸茸的影子就在它的视野里消失了。不过,它马上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

  荒木说:“是螃蟹吧。这两个小家伙正在吃螃蟹哪。”

  “卡尔——!”

  我想,也许是这样。因为母熊接连把那里的石头抬起了五六块,要不,干嘛要这样?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觉得足够了吧,母熊领着小熊顺着河崖倒塌处跑上去,消失在对岸山崖的那一边。

  这叫声使大公熊觉得有点震撼。它立即停住脚步,回头仔细寻看。

  母熊带着儿女走了,也把我的心带走了。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想逮一只那毛绒绒的小家伙回去。我连钓鱼的心思也没有了。第二天,我和荒木沿着河崖,顺河滩去看看,有没有熊的脚印。突然,我们吃了一惊,在原地呆立不动了。啊,看哪,在前面六十多米处的上游河滩上,那头母熊正横躺着睡午觉。两头小熊亲密地头挨头,吃着奶。我们留神着不弄出一点声音,悄悄地退回去了。然后,又爬上河崖,攀到了从河崖伸向河滩的枞树上。我们想藏在那里,对熊好好地观察一下。我呢。总想找个机会,抱头小熊。我请荒木帮助我,可他总是不吭声。

  小熊尤克这时趴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踞高向四周慌乱地张望。忽然,它发现大公熊在远处傻愣愣地蹲着,高兴得嚎叫一声,从岩石上连滚带爬地跳下来,很快追了上去,更起劲地用毛茸茸的嘴巴去拱大公熊的腰部和胳肢窝。

  这时,正在吃奶的一头幼熊抬起头来。然后,扬起前脚使劲地打了一下还在大口吃奶的另一个兄弟的头。于是,那个兄弟也停下吃奶,把脸转向刚才打它的那头小熊。

  大公熊并不显得十分高兴,只是礼貌地舔了一下小熊尤克的颈部,又慢吞吞地往前去了。小熊尤克又叫唤起“卡尔卡尔”来,像根甩不掉的尾巴似的跟着大公熊,一步一步朝前走。

  两头熊就像人摔跤时一样扭在一起,咕噜咕噜地滚下去了。

  大公熊回过头来看看小熊尤克,听见它又在“卡尔卡尔”地叫唤自己,无可奈何地摇摇大脑袋,就领着它去寻找食物充饥了。

  猎人们常说小熊仔很像人的孩子。的确,熊仔和淘气的孩子是那么地相像。熊妈妈不管孩子们,只顾在呼呼大睡。

  很快,它们来到一棵花楸树前。树上结满了一束束红熟的果子。这棵花揪树不大,结满果子的树枝都是纤细和幼嫩的。大公熊卡尔星了望果子和树,失望地干咽了一下唾沫。小熊尤克“卡尔卡尔”叫了两声,马上抱住那棵树,一步一步爬到了顶上。它在最密的树枝丛中坐了下来,贪婪地吃起那又甜又酸的果子来。

  两头小熊在一起打打闹闹,又追赶螃蟹,不觉离开熊妈妈有二十几米了,其中一头大概突然感到了某种不安,急忙向熊妈妈那里跑了回去。另一头像是个胆大的家伙,它满不在乎地沿着那里的河边搜寻着。见到这情景,我激动得心儿怦怦直跳。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痛快地吃到食物了!小熊尤克竟忘记等在树下的大公熊卡尔,津津有味地不停地嚼着。忽然,它听见咯噔一声,才发现大公熊卡尔光火地踏上乱石岗子了。

  我问荒木:“怎么样?现在可以抓个活的熊仔啊。”

  它连忙“卡尔卡尔”叫起来,又扯了一大束花楸果,使劲地扔过去。大公熊吃到了又甜又酸的果子,转身回到树下。小熊尤克立刻把身边的花楸果都摘下来扔给它,然后从树上溜下去,在一旁看着它很有滋味地嚼那红红的圆果子。

  荒木不敢:“哪里话。太危险了。”

  这一次,小熊尤克走在前面了。它知道自己不是个累赘,它还会替别人寻找食物呢。

  我说,“母熊睡得死死的,现在正是下手的机会呀!”

  但是,大公熊卡尔并不是始终紧紧跟着它。走着走着,小熊尤克就发现它不在后面了,必须一面叫唤,一面寻找,才能把它找回来。

  荒木摇摇头,不肯动手。但他并不是反对我这样做。也许他有他的打算。

  怎么才能赢得大公熊真正的友谊呢?

  我见他从衣袋里抓出核桃,从树枝上站起来,对准小熊投去。两三个核桃掉到河里,发出了响声。另有几个碰在了小熊附近的岩石上。声音虽不大,可小熊对这陌生的声音却警觉起来。它“哼、哼、哼”地叫着,跑到旁边的岩石上。这时,酣然大睡的熊妈妈,突然跳了起来。它发出低而可怕的吼声,跑到小熊待的岩石旁,仔细地审视着四周。我们在枞树的枝叶后面,屏住呼吸,蜷缩着身体。

  一次,小熊尤克发现一只蜜蜂在蓝色的风铃草上飞翔,它马上想起了储满蜜的蜂窝,如果能让卡尔吃上自己找到的蜜,那它一定会非常感激的。小熊尤克睁大眼,视线一刻也不离开小蜜蜂。

  熊妈妈没发现周围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但是,它似乎不喜欢这里,一边鼻子里”哼哼”地叫着,一边领着幼熊到上游去了。

  结果,一场较量开始了:两片轻盈的翅膀对两只毛茸茸的粗腿的比赛!

  唉,多好的机会,然而丧失了。我心里怪荒木胆小,可我自己也并不大胆呀。我想,再等机会吧。

  小熊尤克跟着蜜蜂一会儿钻进急流边的琉璃草丛,一会儿跑进忍冬花间,一会儿跑过开阔的草地,一会儿撞进荆棘丛中。最后,那只蜜蜂竟在眼皮底下消失了!

  就在这天下午,我靠着树杆打盹,荒木兴冲冲地跑来,把我叫醒,激动地说:“那头小熊单独在那儿。周围根本没有母熊的影子。要抓活的,现在就能抓到。”

  小熊仔细地观察四周,除了一棵枯树外,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它懊丧地靠在那棵枯树上,准备喘过一口气后再去寻找大公熊卡尔。突然,它觉得这棵枯树像着了魔似的发出一阵音乐。那是千万只蜜蜂的合唱曲,原来蜂窝在这枯树里!

  我一听,大叫一声:“太好啦!”

  小熊尤克一下揭掉了遮蔽蜂窝的干树皮,爪子立刻触到一种微温的胶粘的液体。它敏捷地把爪子缩回来,舔了舔芳香的蜜,立刻掉头去呼唤大公熊卡尔。

  我跟在荒木后面,高一脚,低一脚向前直奔。我们奔了一会,比平时多进入上游三公里,再走五六百米就是一个大瀑潭,这条河就是尽头了。我站稳脚跟,顺着荒木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一只小熊,在那瀑潭下面的河滩上玩。

  这时,成百上千只蜜蜂飞出来,猛地扑向小熊卡尔,但都被它的厚毛挡住了。不过,如果一直捂住鼻子和嘴,卡尔就不会循声寻来!小熊尤克趁机捞了一把蜜舔下去,接着就又是叫唤,又是摇晃身边的树枝,呼唤大公熊卡尔。

  荒木看着我的脸,微微一笑说:“怎么样,干吧!我帮你!我晓得,你想小熊快疯了!”

  大公熊卡尔闻声赶来,它用一只厚厚的爪子驱赶蜜蜂,一只爪子去抓蜂蜜。当它吃到芳香的蜂蜜时,小熊尤克的头已经开始疼痛了,它的嘴唇麻辣辣的,鼻子也肿了,但它看着大公熊吃蜜的那副馋相,心里真是高兴。

  我感激地点点头,说:“我们先把小熊逼到瀑布那里,然后再抓。”

  大公熊痛痛快快吃了一顿蜜,它把自己的爪子舔干净,又把小熊尤克的爪子和嘴脸都舔干净,接着,它就躺在树荫下睡大觉。一觉醒来,它又自顾自地朝前走。

  说罢,我们包抄过去。小熊一看到我们的身影,就慌慌张张地向与山相连的倒塌的河崖逃去。我想,要是让它逃到山里去可就麻烦了,所以,我们又投石块,又扔树枝,这下可真灵,很快堵住了它通往河崖缺口的道路。

  小熊尤克真有点失望,但它还是紧紧跟着大公熊。它明白,有伙伴总比没有伙伴强,至少,它再也不是孤单的了。

  小熊看上去走路摇摇晃晃的,却能东躲西藏,它很巧妙地从我们的手中溜掉了。可是,我们却按照计划渐渐地把小熊逼向了瀑潭。我想,小熊不会跳进水里的,它怕水哩。这时,只要熊妈妈不出现,小熊就是我们的了。而偏偏就在这时,响起了熊的吼叫声。我们吃了一惊,刹那间,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天,它们在山谷里一前一后地走着,忽然嗅到一股人和猎狗混杂的气味。大公熊卡尔立刻朝与气味传来的相反方向逃跑,小熊尤克也紧跟在后面。跑着跑着,小熊尤克觉得气味渐渐又浓了起来,但这时大公熊却像失去理智似的还在向前逃跑。小熊尤克只好迅速攀上一块岩石,朝它“卡尔卡尔”

  可是紧接着,我们又放心了。哈,熊妈妈正站在壮观的飞流直下的瀑布对面的顶峰岩石上呢。这是一条有三十多米高的很大的瀑布。瀑布四周是峭立的陡峻石崖。瀑潭中还四处挺立着大块大块的岩石。跳下来,它准会丧命。若是它不跳下来,而是顺着山跑过来,又必须远远地绕一大圈,到那时,我们已捉到小熊,往回走啦。

  地叫唤着,发出警告。

  再说那小熊,它一听到熊妈妈的叫声,就像得到了什么信号一样,敏捷地爬到了河边的核桃树上。

  大公熊卡尔终于听到了尤克充满恐惧的警告声,它嗅了一下空气,明白自己正朝猎人和猎狗的方向奔过去,立刻转过身,向小熊蹲着的岩石跑去。

  嘿,小熊这么善于爬树!它毫不费力地爬到树顶,然后,小心翼翼地坐在了树顶的一根树枝上。不过,对我们来说,这比把小熊追到瀑潭后再抓住它要容易得多了。为了生擒小熊,我们两个人开始向那棵核桃树上爬去。

  但是,这时猎人和猎狗越逼越近了。原来,猎人们采取的是两面围捕的方法。山谷的两边堵住了,使得围在里边的野兽无路可逃。

  荒木兴奋地说:“胜利在望啦!可别忘了请我喝酒呀!”

  很快,在大公熊卡尔的视野里,出现了三个端着枪的猎人和两条凶狠的猎狗。卡尔愤怒地吼叫起来,叫声在山谷里发出恐怖的回响。

  我说:“那还用说!”我觉得,小熊似乎完全可以弄到手了。

  就在大公熊要向猎人扑过去的时候,一个猎人慌张地开了一枪。

  小熊也许感到了自己将被俘的危险吧,它在枝头顶上哼哼地不断发出悲凉的鼻声。正在这时,我们“啊”地一声惊叫起来,就像跌落一样,从核桃树上跳下来,爬上了山崖边的一棵高大的枞树。你猜为什么?原来,就在我俩得意忘形时,“轰”的一声巨响,我们只觉得,那声音压过了飞流直下的壮观的瀑布声。震得连岩石都要“哗啦哗啦”地裂开一样。我们还以为又来了别的熊呢。其实,那是怒上心头的熊妈妈的可怕的吼叫声。熊妈妈站在瀑布顶的岩石上,正瞪着我们。

  “砰——!”

  这以前,我还不曾听过那充满力量的不可思议的声音。我们互相看了看,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这时,只见熊妈妈的身体在空中一抖,离开了岩石,对准瀑潭跳了下去。伴随着很大的声响,溅起了大片大片的水花。母熊的身体一下子完全沉进了瀑潭中,不一会又浮了上来。接着,它不知是自己上来的,还是依靠水流被冲到了岸边。它把头靠在了岸边的岩石上,就再也不动了。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不管是多么强壮的熊,也会丧生的啊。我和荒木没有说话,但心里都在说,这头可怜的母熊也许死了。——但四周渐渐地黑下来,我们不敢肯定。因为它跳下来时,似乎会游动的呀。我俩始终注视着母熊。嘿,母熊开始动了。啊,太好了。这家伙,还活着呢。

  小熊尤克从来没听见过枪声,它一害怕,从岩石上向后滚去,这一滚,竟救了它的命,也救了大公熊的命。原来,随着它的跌倒,许多碎石又向猎人和猎狗的方向倾泻下去,他们顾不得追寻大公熊卡尔和小熊尤克,慌忙向后撤走。

  不知为什么,我看到母熊动了一下,眼泪竟滚滚而出,我只对荒木点点头,表达我激动的心情,又目不转睛地盯着母熊。这时,只见这母熊静静地左右摇了摇头,然后,像是伸懒腰一样,使劲地把前脚抬了起来。它似乎用足了力气,站了起来,可腰部却瘫软无力,马上又倒了下去。它起来,倒下,再起来,又倒下。最后,它终于稳稳地站了起来。

  其实,碎石并不多,不一会儿,山谷里就平静了。但猎人和猎狗再也找不到熊的踪迹,只好懊丧地回宿营地去了。

  母熊一站起来,小熊就从核桃树上溜下去,在熊妈妈的身上来回磨擦着身体,“哼哼哼”地叫着,好似撒娇,又好似在安慰妈妈。

  小熊尤克在岩石后的一个小洞里躲了好一会儿,见四周没有动静了,才战战兢兢爬出来。突然,它嗅到了大公熊卡尔流出的鲜血的气味。

  不一会,母熊妈妈就迈着稳健的步伐,领着小熊走了。

  地上有好大一滩血,这滩血里还夹杂着大公熊卡尔棕色的毛。他们打中它哪儿呢?是不是把它抓走了?

  有捉到小熊。唉,早知母熊竟这样爱它的儿女,我干嘛有那种捉只小熊的坏念头呢?一想到母熊从崖顶跳入瀑潭的悲壮情景,我真是既感动,又羞愧。

  小熊尤克感到害怕,但它更害怕孤独。它决定顺着血迹追寻过去。它翻过山坡,钻过树林,血迹消失了,它又仔细嗅着地上的气味,终于,它在一个树洞边找到了受伤的大公熊。

  (王林生)

  卡尔的右前爪被枪弹击中了,棕色的熊掌已被鲜血染红。小熊尤克慢慢靠近过去,用舌头小心地舔着大公熊卡尔的伤口。

  “哟,哟哟..”大公熊卡尔疼得叫嚷起来,伸出左掌要扇小熊尤克。

  但是,它马上发现,伤口里的血渐渐止住了,一种热乎乎的感觉代替了疼痛。它又把左前掌缩了回来。

  小熊尤克见血渐渐止了,兴奋得又“卡尔卡尔”地叫起来,接着,它连蹦带跳地跑开去,找到了母熊教它认识的一种带白浆的植物,嚼了一嘴,又跑回来,小心地涂在大公熊卡尔的伤口上。

  大公熊卡尔舔了舔小熊嘴边淌下的白沫,觉得那味道真是苦极了,但它心里已经在感谢这个小家伙,不由得把小熊尤克搂过来,把它嘴边的苦汁舔一干二净。

  接连几天,小熊尤克都跑出去,为大公熊寻找治伤的浆草,还为它带回来花楸果、草莓和抓到的小青蛙,看着它有滋有味地吃下去。

  大公熊卡尔的伤口渐渐长好了。这时,它觉得自己再也离不开小熊尤克了,一不见它的影子,它就会烦躁地大声叫唤,直至找到它为止。

  雨季开始了,山溪里涨满了水。大公熊卡尔的伤完全好了,它带着小熊尤克来到溪边。这时的食物很难找,花楸果吃光了,雨水冲涮掉小动物留在地上的气味,它们似乎一下子都失踪了。大公熊把找到的食物推给小熊尤克,小熊尤克又把这些送回大公熊卡尔的嘴边。

  溪水开始上涨时,大公熊卡尔知道:希望来了,饥饿即将过去,它“扑通”一声跳进山溪,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小熊尤克一点也弄不清怎么回事,傻乎乎地蹲在岸边,“卡尔卡尔”地叫着,要大公熊赶快上岸,它知道,饥饿和寒冷是难以忍受的。

  但是,大公熊一点也不理睬它。它的注意全被水流吸引过去了。几条卷口鱼大概把它棕色的身躯当成了溪流中的树脏,非但游了过来,有一条甚至吮吸着它棕色的熊毛。

  “啪”的一声,大公熊卡尔举着的爪子熟练地往下一抓,一条银亮的卷口鱼从水波里抛到了岸上。

  小熊尤克一愣,立刻扑了上去,咬住了这条鱼。鱼很快被咬死了,但小熊尤克不肯吃,它要等着大公熊卡尔一起来享受。这时,“啪”的一声,又一条大鱼抛到小熊尤克身边。

  小熊尤克高兴极了,它把这条鱼弄死后,用另一只掌子按着,“卡尔卡尔”叫着,希望大公熊赶快上岸来吃鱼。

  大公熊只是回过头望了它一下,又专心地捉起鱼来。不一会儿,小熊尤克的脚边已堆着六、七条大鱼。

  这时,小熊尤克也忍不住跳下水去,和大公熊卡尔站在一起,学着抓鱼。

  但是,它的身子动来动去,完全不像一根树桩,反而把大公熊身边的鱼都吓跑了。

  大公熊卡尔生起气来,咕噜了一句,站到远处,独自抓鱼。

金沙电玩城,  小熊尤克渐渐明白了:必须一动不动地等鱼游近,再敏捷地抓下去,才能捉到鱼。

  不久,小熊尤克也捉到了两条鱼。母熊没教会它的本领,现在由大公熊卡尔教会它了。

  它们捉了不少鱼,然后爬上岸,坐在岸边吃了个饱。大公熊卡尔在溪流附近挖了一个洞,将剩下的十几条鱼放在里面,再盖上些草、泥土和石子,就带着小熊尤克离开了。

  第二天、第三天,整个雨季,它们都到溪流里捉鱼吃,把剩下的鱼储藏起来。小熊尤克发现,在泥洞里藏了一段时间的鱼有种特别的香味,十分好吃。雨季过去,它们在溪岸上有了七个储藏卷口鱼的秘密仓库,可以吃好长一段时间。

  但是,这几个秘密仓库,竟给它们带来了一场危险的搏斗。

  雨季过后,又进入了一个狩猎的季节。猎人杰尼和他的两名助手带着两条猎兽犬来到这个山谷。上一次,他们在这里发现了熊的踪迹,但是一阵滚石粉碎了他们的捕熊梦——大公熊和小熊在眼皮底下消失了。这次,他们作了充分准备,带着铁笼和帐篷,下决心要捕获这两只熊。猎兽犬也不寻常,它们凶狠、顽强,不像猎禽犬那样只能吓唬鹌鹑和野兔,它们经过特殊训练,即使面对兽中之王,也敢撕咬、拼搏。

  很快,一条猎兽犬在溪边找到了两只熊藏鱼的仓库。杰尼发现,其中一个洞旁的泥土比较松软,像是刚取用过洞里的鱼,他命令猎兽犬仔细嗅找熊的踪迹。两条猎兽犬在土洞边嗅了一阵,终于克服了卷口鱼的腥味的干扰,朝着同一个方向奔跑过去。

  杰尼立即对两名助手说:“带上铁链,咱们要大干一场了!”

  这天清晨,大公熊卡尔和小熊尤克吃了几条卷口鱼,又嚼了一通可口的嫩树叶,正躺在山坡上晒太阳。突然,远处传来了树枝被踩踏的喀嚓声。大公熊卡尔站起来,警觉地耸起鼻子,小熊尤克也坐了起来,向四周嗅着。

  但是,狡猾的猎人是从下风口朝这里潜行而来,风把他们的气味吹向远处,一点儿也嗅不出来。经过训练的猎兽犬也一声不吭,带着猎人向它们悄悄逼近。

  眨眼间,两条凶狠的猎兽犬在小熊尤克脚边冒了出来,向它一边露出尖利的牙齿,一边低沉地咆哮。接着,三个猎人的影子也在树丛边闪了一下,又躲了起来。

  小熊尤克的脚跟被一条猎兽犬狠命咬了一口,它疼得尖叫了一声,慌忙向山坡下滚去。两条猎兽犬很明白它们的责职。立即跟着窜了下去。

  这时,杰尼对两名助手说:“你们快跟着猎犬下去,把那只小熊抓住,我来对付这只大熊!”

  两名助手立即朝着猎兽犬吠叫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时,大公熊卡尔还没弄清猎人们的意图,一时见不着小熊尤克,就愤怒地向猎人们隐蔽着的树丛猛扑过去。

  杰尼心里暗暗叫好,举起枪,瞄准大公熊卡尔的心窝,稳稳扣下扳机。

  “咔嗒”一声,子弹卡壳了!

  大公熊卡尔已经赶到杰尼面前,一掌打掉了他的猎枪。杰尼忍住疼痛,向后一滚,趁势拔出猎刀。但是,大公熊卡尔又是一掌,把他的猎刀打得不知去向。

  这时,猎人杰尼唯一的办法就是夺路而逃。他顺着树林兜了几个圈子,决定朝上山的方向跑去,拖延一点时间,以免大熊破坏他们抓住小熊的计划。

  大公熊卡尔紧紧跟着猎人卡尔,在树林里转来转去。它越来越暴躁,举起巨掌,把挡住去路的树枝打得稀里哗啦。

  杰尼跑着跑着,心里估计着两位助手已经逮住了小熊,正想摆脱大熊的追撵,眼前突然一亮,不觉跑出了树林,前面竟是一处险峻的悬崖。

  再回头跑已不可能了,大公熊也出了树林,黑压压地挡在前面。猎人杰尼现在已经成了大公熊的猎物,被逼得一步步向悬崖顶上退去。最后,他无路可退了,绝望中,他把熊也当成了人,他竟跪了下来,向这个庞然大物讨饶了。

  大公熊卡尔看见猎人跪了下来,泪流满脸,嘴里咕噜咕噜唸着什么,身体一个劲地抖动。它真恨不得赶上去给他最后一掌,把他打下万丈深渊。但是,它又有点可怜眼前的这个人,他身上发出一股烟草和酒精的臭味,谁逼着他吃这种怪东西的呢?这个家伙的肉一定非常难吃,比烂鱼还难吃!

  大公熊卡尔一阵恶心,它又惦记起小熊尤克的安危来了,它那举起的巨掌终于没有扇下去,缓缓转过身,又钻进了树林。

  这时,猎人杰尼惊呆了。他弄不明白,大公熊追了他半天,为什么突然变卦放了他?他虽然相信上帝,但他认为其中必定,另有原因。

  杰尼心惊胆颤地摸回宿营地,发现两名助手已经成功地抓住了小熊尤克,把它关在坚固的铁笼里。他把大公熊最后竟放掉他的事告诉大家,猎人们一时疑惑不解,只好一致称赞杰尼的命大。杰尼点点头,默默地喝起酒来。

  小熊尤克关在笼子里,不肯吃东西,也不肯喝牛奶,烦躁地爬来爬去,不住站直身子,向遥远的山谷呼喊着大公熊卡尔。

  半夜,杰尼睡不着,点着烟,又想起白天的情景来。他觉得,大公熊卡尔的眼睛里,有一种怜悯自己的神色。他掐灭烟,摇摇头想:熊这种动物,感情竟然这么细腻。唉,不知这只小熊是不是大熊的儿子?

  第二天早晨,猎人们准备好早炊,呼唤猎兽犬一起来用餐,却怎么也找不到它们。忠实的狗跑到哪儿去了呢?突然,杰尼敏感到,它们出事了,附近一定有大野兽。

  他立刻扑到挂枪的那棵树边,迅速取下了枪,扔给两名助手,大声喊道:

  “准备射击!”

  他的判断十分准确。

  原来,大公熊卡尔整夜都在寻找小熊尤克,天将亮时,它摸到猎人的宿营地附近,两只分开巡逻、警戒的猎兽犬,被它先后用熊掌击毙,现在,它正向关着小熊尤克的铁笼寻来。

  但是,三支压着大铅弹的猎枪在等待着它。三个猎人悄悄伏在铁笼前的一个掩体里,六只眼睛警惕地注视着前面的一草一木。

  大公熊卡尔从灌木丛里钻出来,一眼就看见搭在开阔地带的宿营地,看见关在铁笼里的小熊尤克,它兴奋得张牙舞爪地呼唤“尤克尤克”。小熊尤克也看见了大公熊卡尔,它完全忘记自己被囚禁着,也隔着铁笼大声呼唤大公熊卡尔。

  看着两只熊亲亲热热的样子,猎人杰尼的枪口放低了。他的眼睛有点湿润,抽泣着对两名助手说:“咱们不打它们了。它们放我一条生路,今天咱们也成全它们。”

  助手点点头,放下枪,冲到铁笼前,“哗啦”一下打开笼门,又迅速冲回掩体。

  小熊尤克晃着大脑袋,迟迟疑疑地出了铁笼,但很快就朝着大公熊卡尔奔了过去。

  两只熊在灌木丛旁搂抱着,你舔我,我舔你,完全忘记了附近就是猎人的宿营地,也根本不管刚才还看见猎人在跑来跑去。

  杰尼和他的助手在掩体里,被这两只相依为命的熊感动得热泪盈眶。一位助手说:“瞧它们忘乎所以的样子,开一枪提醒提醒它们吧!”

  杰尼说:“别乱来,难得见着这样的场面,随它们去..”

  好长时间后,大公熊卡尔和小熊尤克才欢欢喜喜地消失在灌木丛中。

  杰尼觉得这一次狩猎很有意义,他和助手们收拾好行装。带着猎获物,离开了寂静的丛林。

  (方 园)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我这钓鱼可不同于一般人,  熊妈妈和小熊尤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