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浙江嵊县 年代,回族的马寅初

浙江嵊县 年代,回族的马寅初

2019-11-29 23:38

  马寅初30年代在杭州时,给暑期回家的侄子一笔钱。他说:“这钱一是到嵊县路费;二是中途伙食费,可以买十只烧饼,你平时一餐四只就足够了,两餐八只,还有两只,叫留有余地;三是一张邮票钱。”那嵊县县城到浦口镇,有人力车。马寅初接着说:“你年纪轻轻,自己可以挑行李;挑不动,可先写信到家,叫你兄弟来挑,这就是一张邮票的作用。”侄子屈指一算,果然除开支外,还多了一张邮票钱。

1882年6月,马寅初出生在浙江绍兴一个以酿酒为业的小作坊主家庭。他出生后不久,父亲为寻求更好的酿酒水质,将全家移居地处黄泽江和剡江会合处的嵊县浦口镇。马寅初就在这乡风淳朴,风景秀美的小镇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

图片 1浙江嵊县 年代,回族的马寅初。 姓名:马寅初 国籍:浙江嵊县 年代:1882-1982 职位:原北京大学校长
  姓名:马寅初  性别:男  出生年月:1882-1982  籍贯:浙江嵊县  职务:原北京大学校长
      马寅初(1882-1982)教育家,经济学家。浙江嵊县人。又名元善。早年加入中国同盟会。北洋大学肄业。1910年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经济系。1914年获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经济学博士学位。1916年后,任北京大学教授、教务长。曾参加五四运动。后兼任浙江兴业银行顾问,中国银行顾问、总司券。1927年后任浙江省政府委员,国民党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立法院经济委员会委员长、财政委员会委员长,中央大学、交通大学教授。抗日战争期间,任重庆大学教授兼商学院院长。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经济政策而被监禁。抗战胜利后,任中华工商专科职业学校教授。参加爱国民主运动。建国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兼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席,浙江大学、北京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委员。五十年代因提出以节制生育、提高人口质量为中心的“新人口论”和综合平衡按比例发展的经济理论,遭到错误批判。1960年辞去北京大学校长职务,居家赋闲。1979年平反恢复名誉,任北京大学名誉校长、中国人口学会名誉会长。是第一、二、五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一、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二、四、五届全国政协常委。著有《马寅初演讲集》、《马寅初经济论文集》、《经济学概论》、《战时经济论文集》、《新人口论》等。
    早在50年代初,他就注意并开始研究中国人口增长过快的实际问题。在著名的《新人口论》中,较系统的论述了中国的人口问题。提出了“我国人口增长过快”的命题,认为1953~1957年,中国人口很可能已超过1953年人口普查得出的年增殖率为20‰的结果。如果按1953年统计的20‰的增殖率估算,“三十年后同实际的人口数字一比,就会差之毫厘而失之千里了”。并分别从加速积累资金、提高科学技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人民的物质文化水平以及增加工业原料等方面,对控制人口的必要性、迫切性进行了论述:①人口增长与资金积累的矛盾。他认为,因为中国人口多,消费大,所以积累少,只有把人口控制起来,使消费比例降低,才能多积累资金;②搞社会主义,就必须提高劳动生产率,多搞大工业,搞农业电气化、机械化,然而,为安排好多人就业,就不得不搞中小型工业,农业搞低效率劳动,实际上是拖住了高速度工业化的后腿;③和工业原料的矛盾。大办轻工业可以有效地积累资金,但是轻工业原料大多数来自农业。由于人口多、粮食紧张,就腾不出多少地种诸如棉花、蚕桑、大豆、花生等经济作物。同时,也由于农产品出口受到限制,就不能进口很多的重工业成套设备,影响了重工业的发展;④全国人均不到3亩地,大面积垦荒短期内又做不到,“就粮食而论,亦非控制人口不可”。他尖锐地指出,控制人口实属刻不容缓,不然的话,日后的问题益形棘手,愈难解决。政府对人口若再不设法控制,难免农民把一切恩德变为失望与不满。他提出了定期举行人口普查,把人口增长纳入第二个、第三个五年计划的建议。
    
    著作:《通货新论》(1944)、《战时经济论文集》(1945)、《我的经济理论哲学思想和政治立场》(1958)、《中国国外汇兑》(1925)、《中国银行论》(1929)、《中国关税问题》(1930)、《资本主义发展史》(1934)、《中国经济改造》(1935)、《经济学概论》(1943)、《新人口论(重版)》(1979)、《马寅初经济论文集(上、下)》(1981)等     

图片 2马寅初等人 马寅初出生浙江绍兴,毕业于天津北洋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被誉为中国“人口学第一人”,经济学泰斗,近年来关于马寅初是汉人还是回族人的讨论喧嚣网络。 马寅初简介 马寅初(1882年6月24日—1982年5月10日),字元善,中国当代经济学家、教育学家、人口学家。浙江嵊州人。曾担任南京政府立法委员,新中国建立后曾历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华东军政委员会副主任、重庆大学商学院院长兼教授、南京大学教授、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北京大学校长、浙江大学校长等职。1957年因发表“新人口论”方面的学说而被打成右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得以平反。他一生专著颇丰,特别对中国的经济、教育、人口等方面有很大的贡献,有当代“中国人口学第一人”之誉。 马寅初是汉族人还是回族人 在2006年以前,关于马寅初的任何可信的传记与年谱,均未提及马寅初是回族。而从2006年以后,“马寅初是回族”一说甚嚣尘上,一些人甚至据此攻击马寅初的“人口论”是企图让汉族“亡族灭种”的阴谋,使马寅初背上了不白之冤。事实上,从可信的记载来看,马寅初显然是汉族人,而“回族说”全部来自网络,但没有一条注明了可靠的证据,全部是根据马寅初姓氏的臆断。 马寅初是汉族,有以下证据: 马家世代相传,赖以为生的家族产业是酒业,马寅初的父亲毕生经营的事业恰是酿酒与卖酒,以伊斯兰教的教义来看,这是和猪肉一样不可原谅的行为。马寅初不可能是回族。 浙江为数不多的标注为回族身份的居民都是近代从外地迁入。马氏是浙江嵊县的世家大族,并不是近代迁入,而且其后人声称有明确的汉人源流。据谷来镇马村《马氏宗谱》记载,嵊州马姓应该是唐代大书法家虞世南的后裔,后来才改姓“马”。 在马寅初的老家嵊州的官方网站上(这是当地官方指定的唯一新闻网站),明确指出他是汉族。马先生是哪个民族,他老家的人最清楚。 马寅初同乡专门撰写了辟谣文章--人口学家马寅初回族说毫无根据--嵊州新闻网 由民族出版社和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共同策划的书籍《中共党史少数民族人物传》第2、3、4卷中的前言的名单中有文字内容“回族的马寅初”,但第1卷重写的前言中单独将马寅初从名单中删除,该书正文也并未收录马寅初,据此,不能证明马寅初是回族。 认为是汉族的理由中说‘这本《人物传》恰恰没有收录马寅初,更没有说他是回族。’,是不完全正确的,该书《中共党史少数民族人物传》第四卷目录中虽没有马寅初,但在“编者的话”中却明确的指出马寅初是回族。 认为是汉族的理由中辩驳说第一卷有新前言替代了第四卷的前言,而且它们还有不同的名字,它们本身根本就不叫前言,第一卷的所谓前言真正的名字叫做‘出版说明’,而第四卷的所谓前言真正的名字叫做‘编者的话’。” 有些人以马寅初不符合宗教习惯说马寅初不是少数民族人,他的依据是回族人全民信教。可是,回族人并不是全民信教。因为回族人有很多共产党员。以宗教习惯来辨别一个人的民族成分是错误的。

  意林小语:

前店后坊的马家,生意越做越红火。父亲见五个儿子中,排行老五的寅初最为聪明伶俐,有心让他继承父业,想先让他学会酒店管帐、再承家业。因此,父亲只让马寅初读私塾,无意让他继续求学。马寅初不喜欢私塾的四书五经,向往城里的新学堂,他见父亲强让他学酒店管帐,非常不满。常常以怠学、怠工以示反抗,为此,多次遭到父亲打骂。

  老祖宗留下的,全是宝。

有一次,父亲郑重地与他谈话:“你也不小了,应该学会酒店管帐,以后……”“不,我要到城里读书。”未待父亲讲完,马寅初抢先表示了自己的态度。“我不会让你外出读书!”父亲显然生气了。

“我就是要到城里读书!”马寅初也不示弱。“你给我跪下!”父亲大声吼着,“就是跪,我也到城里读书!”马寅初的执拗使他再次饱受皮肉之苦。父亲的蛮横,深深伤害了马寅初,他见求学无望,一气之下跑到镇外,一头扎进了黄泽江,幸亏被人救起,马寅初竟由此因祸得福。

原来,恰在此时,父亲的老友张江声由沪来嵊县探亲访友。得知此事,觉得马家老五有志气,说服了马寅初的父亲,由他带马寅初到上海读书。从此竟改变了马寅初的一生。

1898年,17岁的马寅初在张江声的安排下进了上海教会学校育美书馆读中学。强烈的求知欲和勤奋刻苦,使他学习成绩始终名列班上前茅。1901年,马寅初回家乡度假。父母作主,让他与家乡一位叫张团妹的姑娘结婚。这一次,马寅初没有像求学那样以死抗争,他顺从父母之命,与张姑娘完了婚。张团妹虽目不识丁,但生性忠厚、善良,会做一手口味醇正的家乡菜。她为自己能嫁给会读书的丈夫而心满意足。婚后,张团妹孝敬公婆,善待马家兄妹,马寅初见妻子贤惠体贴,颇觉满意,小夫妻很是和谐。婚后一年,马家双喜临门,张团妹生了个胖儿子,马寅初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天津北洋大学。

天津北洋大学是一所专门教授国外先进科学技术,培养中国高级工程人才的学校。学校要求非常严格,每年都有不少学生遭淘汰。马寅初由于在中学期间打下了扎实的数学、英语基础,在班上成绩仍是遥遥领先。

1903年,家乡传来噩耗:马寅初不满周岁的儿子因意外伤害不幸夭折。他强忍悲痛、坚持学习。1904年,马寅初的妻子又生一女,他景仰东汉史学家班超,故为女儿取名马仰班。1907年,马寅初以优异成绩从北洋大学毕业,并被北洋政府保送至美国耶鲁大学官费留学。出国留学前,马寅初特意赶回家乡与父母妻儿告别。张团妹虽与丈夫两地分居多年,但每年总有团聚的时候。想到丈夫就要远涉重洋,不知何时再能相见,不禁暗暗抹泪。临别前的夜晚,张团妹悄悄告诉马寅初,自己又怀上了孩子。马寅初很高兴,嘱咐妻子多多保重。妻子对他说:“孩子出生时,你又不在家,你给孩子取个名吧?”马寅初略思片刻答道:“若生女孩,就叫马仰曹,若生男孩就叫马仰峰。”马寅初这次话别,一去竟是十年。第二年,张团妹生下一女孩,于是取名马仰曹。

在耶鲁大学,马寅初选择经济学作为专攻方向。1910年,他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继而又考取了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生。

32岁那年,马寅初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和哲学博士学位。

1916年,马寅初拒绝了导师的盛情挽留,回到了祖国。不久,北大校长蔡元培邀请马寅初担任北大经济学教授。进入而立之年的马寅初,独处海外10年,接受西方教育近20年。既未受开放社会影响、移情别恋,也未摆脱旧中国封建社会一夫多妻制的旧式婚姻影响。

1917年,马寅初与嵊县一位叫王仲贞的姑娘结婚。王仲贞生于1904年,比马寅初小22岁,年少漂亮,有小学文化程度。此后,马寅初将王仲贞、张团妹先后接到北平。从此,马寅初的家里就有两个妻子。

马寅初对两位妻子都很好,他外出度假总是让两位妻子同往,在家闲暇时,也常是由两位妻子陪他在庭院小路花丛中散步。张团妹和王仲贞之间也相处得非常融洽,彼此互相关心、体贴照顾,这在当时类似家庭中,实属少见。张团妹与马寅初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这样他们婚后除了一个儿子夭折外,共有三个女儿。王仲贞和马寅初婚后,生有两个女儿、两个儿子。马寅初和他的两位妻子共有五个女儿、两个儿子,是拥有七个孩子的多子家庭。

由于历史的原因,马寅初这位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教育家和人口学家在婚姻家庭生活上,也不可避免地打上了封建时代的烙印。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浙江嵊县 年代,回族的马寅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