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来的两位亲戚是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橘子

  来的两位亲戚是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橘子

2019-12-09 13:10

  意林小语:

  小樱桃说着,让出路来让他所有的朋友一个一个地进门,他们是洋葱头、小红萝卜、葡萄师傅、南瓜老大爷、青豆律师,等等。

  两个亲戚这样贪得无厌,真叫两位女伯爵又担心又苦恼,于是把气都出在她们的侄儿,没父没母的可怜小樱桃身上。

继续看系列电影。这一次看的是《地狱男爵》。
看着影片的名字,我就觉得片子不会好看。无非是一个超级英雄,如何拯救世界的故事。看完之后,果真如此,有些失望。
影片的情节很俗套,无非是正义与邪恶之战,男主角——地狱男爵如何抵抗黑暗的诱惑,弃暗投明做出正确选择,拯救全世界的故事。这样的情节,一点也不新鲜了,这都是超级英雄要干的事情。
情节不新鲜,人物性格的塑造也很不成功。我没看过这部漫画,不知道原版塑造的人物性格如何。电影版塑造的人物,很没性格。这个地狱男爵即没有超人高大勇猛、帅气魁梧;也没有蜘蛛侠的学生气息,在楼宇间反转腾挪的高超技巧;也没有蝙蝠侠的正邪两面。在我来看,他就是徒有一身蛮力,永远长不大的痴情小男孩。这样的超级英雄,很没有吸引力。何况他还长得那么丑。
影片的重点描写的是地狱男爵的爱情以及痴情。从整部影片来说,对于感情方面的描写,显得有点过多了。恰恰就是因为这点,才显现了地狱男爵的唯一典型性格——痴情。
影片的特效中规中矩。如果我没看过近几年的特效大片,绝对会震撼,可惜我看过了。属于中等规模,没有太宏大的场面。只有片头和片尾的场景,给我一点点小震撼。其余的,比如与那些怪兽之间的战斗,很无趣。而且因为影片的场景及光线问题,50%的时间都是在幽暗的地下,或者黑暗的城堡,太黑了!根据就看不清什么和什么打斗,这一点很失败。
影片能给我留下印象的,只有女主角的容貌了。我在其他的影片中也看见过她,这是头一次她做女主角。她不算漂亮,可是别有一番味道,尤其那双眼睛。
金沙电玩城,总而言之,一部我在看片过程中,睡了好几回的电影,不是特别好看。
2010-12-25
 [地狱男爵].Hellboy.2004.DiRECTORS.CUT.EDiTiON.iNTERNAL.DVDRiP.X264.DTS-KiSS

  男爵回答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阁下和我一块儿去比较合适。”

  “边缘好像是铅灌的。”他觉得奇怪,看着它说,使尽九牛二虎之力抓住瓶颈。他把酒瓶打架子上一扳,那扇神秘小门就开始慢慢地、无声无息地打开了。橘子男爵惊讶地瞧着小门。

  “那去做明天的!”

  “在那儿,我没看见过一只猪,也没看见过一个犹太人。”他傲慢地对男爵说。

  这的确是入侵,小樱桃就是要入侵。洋葱头和小樱桃在林子里走,终于遇到了他们那些朋友,并且马上知道了他们的敌人,除了蜜柑公爵和橘子男爵以外,都离开了城堡。小樱桃知道从林子通地窖的暗道在哪里,就建议伙伴们占领敌人的堡垒。

  “寄生虫!”大女伯爵对他吆喝说。“马上去做算术!”

  蔑视别人的结果是自己没面子。

  小斗车给橘子男爵的大肚子重重地压着,沿台阶向下走得那么快,要是地窖钉铜皮的门关着,蜜柑公爵和橘子男爵必──嘭腾,给压成两张薄饼。也是他们命大,门敞开着。

  大女伯爵听了哭起来:“你不肯照应我的亲戚。噢,你从来不喜欢我这可怜的胖男爵!”

  一次,伦敦有一位男爵去造访奥地利皇帝。宴会中,有一位反犹太的大臣谈起他到赤道非洲旅游的情形。

  “唔-唔-唔……”橘子男爵吐着卡在他嗓子眼里的小鸡翅膀,嗯嗯啊啊地说。

  小女伯爵马上拼命跑过来:“我亲爱的蜜柑,你怎么啦?”

  这一切蜜柑公爵想得很美,可是下地窖这件事对他,对橘子男爵来说都很不容易。橘子男爵上气不接下气,蜜柑公爵拉着那辆搁橘子男爵大肚子的小斗车也累得满头大汗。小斗车沉极了──还幸亏不是往上拉而是往下拉,小台阶也不太多。至于怎么上来,蜜柑公爵暂时还没去想。他心里说:“船到桥头自会直的。”

  老菜豆跟两个仆人小心翼翼地绕过路上所有的石头。可这一下子,小斗车落到坑里去了。“唉哟,你们这些马大哈,看在老天爷份上,绕过这些坑坑洼洼呀!”橘子男爵央求他们说。

  “我要找一瓶稀有的名牌酒。我好像看见它在那边,在那头头上。”

  等到果树啃光,橘子男爵就只好卖地产,拿卖得的钱买吃的。他卖完了地产,就写信给大女伯爵,请求上她家作客。

  来的两位亲戚是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在城堡里就是大王了。  这时候橘子男爵已经把身边四面八方的酒瓶都拿下来喝光了,于是也顺着酒桶之间的过道钻过来,到了蜜柑公爵身边,只见蜜柑公爵一会儿用指甲刮小门,一会儿用拳头敲小门,越来越气急败坏了。

  小女伯爵跪在碗柜前面,哭着哀求她这位宝贝亲戚不要年纪轻轻就死掉。自然,要他答应爬下来得送他东西,可她什么也没有了。

  可是奇怪!酒瓶在架子上像生了根似的。蜜柑公爵怎么也拿不起它来。

  “我都做好了……”

  “不可能!”橘子男爵叫了起来。“饭桌上她们给咱们的都是劣酒,喝得我好半天胃疼打呃。”

  现在咱们到两位樱桃女伯爵的城堡里去看看。诸位大概都已经知道,这一带农村,包括它所有的房子、田地甚至带钟楼的那些礼拜堂,都是她们俩的。

  橘子男爵在地上坐坐舒服,接着一会儿向右边伸手,一会儿向左边伸手,一分钟也不浪费,一抓就是两三瓶,用经过长期锻炼,早已比铁还结实的牙齿去咬开瓶塞,把瓶里的酒灌到嘴里。他偶尔停一停,也只是为了松一口满足的气。蜜柑公爵看了他半天,然后挥挥手,沿狭窄的通道在里边走去了。

  当天洋葱头跟小红萝卜上城堡去侦察。洋葱头拿定主意,怎么也要把所有被捕的人救出来,小红萝卜还用说,当然答应全力帮他的忙。

  “再见,再见,可怜的酒!”他看着一瓶瓶酒在眼前掠过,不禁说道。

  可这天晚上,所有好吃的东西都让橘子男爵给吃光了。

  “正是这么回事,”蜜柑公爵说。“她们光给咱们劣酒,好酒都藏在她们的地窖里。咱们一走,好酒就拿到桌上来了。”

  “你干吗老叹气?”军官很凶地问他。“我怎么能不叹气呢!我干了一辈子活,别的没积起,就只积了一肚子气。每天积一点……到如今已经积了几千口气了。总得把它们叹出来呀!”

  “奇怪呀,那辆,”蜜柑公爵打牙齿缝里嘟囔了一声。“也许这里有什么暗锁吧?”

  “好吧,”小女伯爵说,“把你的男爵叫来吧,我也把我的蜜柑公爵请来,他是我可怜的去世丈夫的堂兄弟。”

  第一个发现城堡里的人都走了的是蜜柑公爵。因为他照老规矩爬上窗台,哇哇大叫,威胁着说要往下跳,摔个粉身碎骨,除非……可是没人听他的。

  听话的小樱桃就去做第二天的功课。他每天要读那么多东西,所以他的课本早都读得滚瓜烂熟,城堡图书馆里的书也都看光了。可等到两位女伯爵一看见小樱桃手里拿着书,她们却更生气了:“马上把书给放回去,你这淘气鬼!你要把书给弄坏了。”

  可蜜柑公爵不听他的话──他急坏了。小门没有门闩,没有锁,也没有钥匙孔。

  可小葱根本没藏起来,他安安静静地坐在自己家的阳台上,把胡子当绳子拉起来,上面晾着衣服。柠檬兵们看见了被单、衬衫、袜子,却没注意到在晾衣服的主人,就走过去了。

  “小樱桃!”蜜柑公爵和橘子男爵异口同声叫起来。

  由于不停地念书,他脑袋开始痛起来了,于是两位女伯爵又对他嚷嚷说:“你老是头痛,就因为你想得太多了!不许再想,这样药费可以少花些。”

  “我想打开这扇小门。我想门后面准有最名贵的酒。您看到它们一定会心花怒放的。”

  小女伯爵为了安慰蜜柑公爵,最后把她去世丈夫所有的领扣都送给了他,有金的,有银的,有宝石的。

  “要真像您说的,”橘子男爵听了蜜柑公爵的话气得要命说,“那咱们是得下地窖去亲眼看看。咱们这两位亲戚要真藏着好酒不给咱们喝,就太缺德了。必须把她们那些酒桶的塞子给拔掉,好拯救她们的灵魂!我认为这是咱们的责任。”

  农民们把果树送来了。他用橄榄油蘸蘸,树叶树根洒上盐,一棵一棵树都啃了下去。

  他开始在门上一毫米一毫米地摸索着,想要找到这把暗锁。可是不管他怎么摸索,看见一点点突出的地方都用手按过,门还是关着。

  “唉哟哟,你们怎么把我的衬衫烫得这么糟糕,我只有寻死了!看起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再没有人需要我了!”

  “亲爱的兄弟……”他走进橘子男爵的房间说。

  “那就给我把树送来!”橘子男爵吩咐说。

  他还没来得及多想,这小门已经敞开,门坎上出现了一个孩子,他彬彬有礼地向两位爵爷鞠躬,用银铃一般的很细的声音叫道:“你们好,先生们!我非常感谢你们的好意,帮了我的忙。这扇门我已经开了三个钟头,可是开不开。你们怎么知道我正是要打这儿进来的?”

  蜜柑公爵从镜子顶上叫下来:“噢,我丢掉了最好的领扣,我再不想活了!这损失太大了!”

  “这小无赖在这儿干什么呢?”他心里懊恼地想。可他不想让人看到他对这次见面不高兴,就大声说:“亲爱的小樱桃,为你效劳正是我们最大的快乐!”

  “你干吗在这儿转来转去,懒鬼!”

  诸位已经看到,占领城堡这件事完全成功了。他们把蜜柑公爵锁在他的房间里,委托收破烂的老菜豆看住他。他们干脆让橘子男爵留在地窖里,因为谁也不高兴把这么重的一个大胖子拉上台阶。

  可这回他大叫也没用:橘子男爵理也不理他,像没事人似地把甜食都给吃了个精光。

  “这把锁的秘密原来在这里,我竟没想到。”蜜柑公爵心里埋怨自己。

  “我老伴说城堡的地窖很黑,可我要练新乐谱。”

  橘子男爵马上同意,老菜豆就奉命放假一晚上。

  一句话,太阳还没下山,小女伯爵已经连一点贵重东西都不剩了,而蜜柑公爵却弄来了一箱又一箱礼物,心满意足地搓着手。

  “有个消息您知道吗?”

  最后蜜柑公爵看到,他这回什么也捞不着了,让人家劝了半天,也就决定由番茄骑士帮着爬下来。番茄骑士又着急又花力气,弄得浑身大汗。

  蜜柑公爵和橘子男爵被小斗车逼着,停不下来,打台阶上飞也似地下降,沿着宽阔走道一直飞奔。走道两旁是两排大酒桶,酒桶上面,瓶酒数以千计,瓶子上的标签都满是灰尘。

  “你想搔,就跟长官说吧。我们会给你搔头的!”

  “我的兄弟!我的好兄弟!”他叫道。“这不是酒,这是钥匙!瞧,您把小门打开了!”

  “再做别的!”小女伯爵凶巴巴地吩咐他。

  说老实话,蜜柑公爵对酒并不怎么在乎,他想的只是随心所欲地查看查看地窖,因为他听说,樱桃老伯爵传给两位女伯爵一批宝贝,就藏在那儿一堵墙里。

  过了不多一会儿工夫,又听见他在屋子里哇哇地叫:“天呐,我要死了!”

  “亲爱的小樱桃,你过来,让我亲亲你!”

  番茄骑士帮橘子男爵把大肚子搁到小斗车上,叫了一声:“好,走吧!”

  “您就光担心您的晚饭!怎么样,咱们趁两位亲爱的女主人不在家,到城堡的地窖里去看看?我听说那儿有许多名牌酒。”

  说真格的,橘子男爵是个十分显眼的人物,远看像座山。只好马上叫人给他用车装肚子,因为男爵自己已经抱不住他的大肚子了。

  最后蜜柑公爵觉得小斗车越走越慢,越走越慢,终于可以停下来了。正好在这地方,他看见左边一排酒桶之间有一条很窄的通道,通道头上有扇小门。

  “请吧!”大女伯爵用瞧不起的口气说。”这家伙吃得比一只小鸡吃的还少。你那可怜的丈夫──愿他在地下安眠!──所有的亲戚全都那么又瘦又小,简直看都看不出来。可我那可怜的去世丈夫呢──愿他在地下安眠!──所有的亲戚都像精选出来的:又高,又胖,又显眼。”

  “奇怪!”蜜柑公爵用手指头戳着脑门,心里说。“两位女伯爵早该听见我的叫声,奔过来救我了。为什么没人答应呢?也许是我叫得不够响吧?”

  女人当中就捉了一位南瓜大嫂。她不肯去坐牢,柠檬兵就把她推倒,一路滚到城堡大门口。因为她是滚圆滚圆的!

  蜜柑公爵四面张望,找橘子男爵说的那瓶酒。最后他看见了。这是一瓶普通大小的酒,简而言之,它跟别的酒一模一样,不同的只是标签的颜色不同。其他酒瓶上贴的都是红标签,只有这一瓶上是黄的。蜜柑公爵心里诅咒这位橘子男爵喝了半天还不饱,心不在焉地伸手去拿这瓶酒。

  “那我拿什么来搔后脑勺呢?”

  “犯得着这么烦心吗!”醉醺醺的橘子男爵回答说。“还是把那瓶贴黄标签的酒拿给我吧。这准是中国黄酒,黄酒这玩意儿我还从来没尝过。”

  他的肚子尽管一蹦一跳,颠得很痛,可他最喜欢的一件事情一直没停过,那就是吃,他一路上大啃特啃烤火鸡,这是大女伯爵给他当零食吃的。

  “我亲爱的小樱桃……”橘子男爵接着说,他喝醉了变得非常善良,非常和气。

  梨教授也给捉去了。他请求让他把小提琴和一支蜡烛带去。

  橘子男爵着了慌:“那谁给咱们做晚饭呐?”

  只好再叫来两个仆人。靠了他们帮忙,橘子男爵最后才算在花园的林荫道上散了几步路。在散这几步路的时候,车轮不时碰到又尖又大的石头块,一跳一跳的,可怜的橘子男爵那个肚子也跟着一蹦一蹦,蹦得他直淌冷汗。

  “您在干吗呀,我最最亲爱的好兄弟?”

  “小心点,这儿有块鹅卵石!”他嚷嚷说。

  “是一批鸡运到城堡里来了?”橘子男爵问道。他这天断定城堡和乡下的鸡鸭都杀光了,如今啃的已经是最后一只瘦小鸡。

  小樱桃听话地去做别的算题。每天他要做许多算题,写上好几个本子,一个礼拜下来,本子就堆积如山了。

  “您这么操劳,老天爷会给您好报的!”橘子男爵大口大口地喝酒,在喝酒的间隙里咕噜说。“您让渴者喝饱,自己将永远不会渴死。”

  “你要蜡烛干什么?”

  “您上哪儿去呀,我的好兄弟?这些天赐的礼物,您干吗不享用一番呐?”

  小女伯爵为了劝导他在人世上活下去,只好把去世丈夫的绸衬衫一件又一件地送给他。蜜柑公爵这才小心地打大柜顶上爬下来,开始试穿这些衬衫。

  “不过,”蜜柑公爵向橘子男爵耳朵边靠过去,“今天最好打发掉您这个……他叫什么来着?是老菜豆吧?咱们得单独下地窖,不要他在旁边。我亲自给您拉车子。”

  “可我不拿书怎么念呢?”

  可诸位要问了,蜜柑公爵想找地窖里藏着的宝贝,他干吗不一个人下去呢?这是有道理的,因为他们万一出了事,他可把所有的过错全推到橘子男爵身上。他早已预先想好了回答:“我是不愿意来的,可也只好陪着橘子男爵下去。他太渴了,得找瓶酒解解渴。”

  “我不过想在花园里散散步……”

  蜜柑公爵又大声哇哇叫了几次,看见没动静,就小心翼翼地爬下窗台,去找橘子男爵。

  蜜柑公爵也想吃点甜食。他把餐巾往地板上一扔,爬到碗柜上大叫起来:“救命啊,救命啊!快来拉住我,要不我就往下跳了!”

  “站住,站住!”橘子男爵叫起来。“瞧,这里有多少天赐的美酒啊!”

  小樱桃回到自己的房间,念啊,念啊,念啊──自然是不看书本念的。

  蜜柑公爵却一点高兴的样子也没有。

  蜜柑公爵也给两位女主人跟仆人们带来了不少麻烦。小女伯爵的侍女,可怜的小草莓,从早到晚给蜜柑公爵烫衬衫。她刚给他把烫好的衬衫送去,公爵就做鬼脸表示大为不满,同时哼哼唧唧,接着爬上大柜,哇哇叫得整座房子都听见:“救命啊,我要死了!”

  “这是名副其实的入侵!”

  南瓜老大爷跟在柠檬兵后面走,一路上照例深深地叹着气。

  可是小樱桃忽然皱起了眉头,冷冰冰地尖刻地说:“我没告诉过你们二位我要从这条暗道回城堡,再说如今城堡里除了你们再没别人了,因此我想,你们钻到这儿来不安什么好心。不客气地说,你们是想干什么肮脏勾当。可关于这一点,咱们以后再说吧……现在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的几位朋友。”

  说老实话,小女伯爵是不怎么愿意的:“橘子男爵可要把咱们的家当吃个精光。他会把咱们这座城堡就像一盘通心面似地吞下去!”

  两位樱桃女伯爵跟柠檬王上车一走,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在城堡里就是大王了。所有的房间里除了这两位大贵人,就一个人也没有了。当然,仆人们不算在内。

  他们呵呵大笑着溜走了。

  “再过去,再过去!”蜜柑公爵回答说。“前面的酒更加好。”

  正好这时候有人来向番茄骑士报告,说南瓜老大爷的小房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失踪了。番茄骑士二话没说,马上派人向柠檬王告状,请求他派二十名柠檬兵上村子里去。

  “再见,你们的塞子注定不是我来开的!”

  第二天柠檬兵派来了,马上在村里戒严,搜遍所有的房子,见人就捉。在最先捉到的人当中有葡萄师傅。他随手拿起个锥子,打算闲下来可以搔搔后脑勺,然后嘀嘀咕咕地跟着那些柠檬兵走。可是柠檬兵把他的锥子抢走了。

  “什么鸡不鸡的!”蜜柑公爵回答说。“城堡里就咱们两个留下了,就咱们两个!她们把咱们两个扔下来……城堡里都走空了……”

  因此他决定夜里也吃,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只留一两个钟头消化。为了不让橘子男爵饿肚子,从他遍布全省的无数领地里,每天运来一车又一车各种各样的食物。可怜的农民们简直不知道再给他送什么好。他大吃大啃蛋呐,鸡呀,猪哇,羊啊,牛啊,兔子啊,水果啊,蔬菜啊,面包哇,饼干呐,饼啊……送来的东西由两个仆人给他塞到嘴里。这两个累了又换两个。

  橘子男爵看见身边掠过一个军又一个军、一个营又一个营似的大桶小桶、大瓶小瓶,难过得直叹气。

  “看见过看见过!”他们两个同时叫起来。“他刚爬到你们军官的三角帽底下去了!”

  来了亲戚的日子,两个女伯爵一个劲地骂小樱桃:

  一个柠檬兵拿起尖刀,搔了搔鞋匠的后脑勺。

  老菜豆抓住把手,用尽力气拉这辆破旧的小斗车,可是一分一毫也拉不动,因为橘子男爵刚吃饱了早饭。

  “我都做好了……”

  橘子男爵年轻时候还算从晚上睡到早晨,好让肚子来得及消化他一天吃下去的东西。可后来他想:“睡觉只是浪费时间,睡了就吃不成啦!”

  柠檬兵们走过的时候,还问他跟小红萝卜有没有在就近看见过那个危险的小造反,叫洋葱头的。

  小樱桃简直不知道怎么办才能不再挨骂,觉得自己不幸极了。在整个城堡里他只有一个朋友,就是侍女小草毒。她同情这个谁也不爱、戴副眼镜的可怜小孩。小草莓对小樱桃很体贴,每天晚上小樱桃上床的时候,小草莓就偷偷拿块好吃的东西来给他。

  最后农民们报告说,他们什么可以吃的东西都没有了。牲口吃光了,树上的果实采完了。

  “花园里有橘子男爵在散步,不是你这种懒鬼去的。马上给我去做功课!”

  小女伯爵又捂着胸口跑到他那儿去:“我亲爱的蜜柑,出什么事啦?”

  番茄骑士吩咐下去,叫收买破烂的老菜豆找他那辆手推车推到城堡来。可老菜豆找不到手推车──诸位知道,他儿子小菜豆把车子推走了。于是他拉来一辆小斗车,跟砖瓦匠拉石灰浆的差不多。

  “背着念!”

  来的两位亲戚是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橘子男爵是大女伯爵先夫的堂兄弟。蜜柑公爵是小女伯爵先夫的堂兄弟。橘子男爵有个其大无比的胖肚子。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因为他一天到晚光顾着吃,睡着了才让牙休息一两个钟头。

  总而言之,村里所有的人都给逮走了。只剩下一个青豆先生,因为他是律师,还有小葱,因为没找到他。

  在洋葱头把南瓜老太爷的小房子推进树林子的那天,城堡里热闹非凡:两位女主人的亲戚来了。

  总而言之,小樱桃这样做也罢,那样做也罢,都不称两位女伯爵的心。

  “武器可不许带进监狱!”他们对葡萄师傅说。

  可是不管柠檬兵怎么诡计多端,他们还是没捉到洋葱头,虽然他一直跟一个叫小红萝卜的女孩坐在栅栏上面,气愤地瞧着那些柠檬兵。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的两位亲戚是橘子男爵和蜜柑公爵,橘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