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金沙电玩城 > 寓言故事 >   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走,风水先生倒觉得该当

  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走,风水先生倒觉得该当

2019-12-09 13:10

  从前,有一人家,请风水先生给父母看坟地。

最好的风水宝地

当元初,有个风水先生给楠溪边的一户人家找风水好的坟地,找来找去,找了三天三夜,定了三个坟地,由主人家自己选一个。主人说,第一个在古林当中,斫树造坟弗好;第二个在大路当中,拦路造坟也弗好;第三个在良田当中,毁田造坟更弗好。风水先生想,难怪人都说这户人家良心好,连给姆妈找坟地也处处为别人着想。可他想到自己的辛苦要白费了,弗免心急,一急就随便指了指村头的滩说:“那只有这一个了!”见主人家高兴,他忙拿了风水钱赶紧走开。
  一晃,十几年过去。风水先生偶然听说那主人家自从姆妈死后就发了,当官的当官,发财的发财,而且财大气粗,筑坝造田,修路建亭,可了弗起啦!他觉得奇怪,看那荒滩一年三番五次被洪水涨没,弗可能成为风水宝地的!天下到底有没有风水?他暗暗前往打听虚实。
  光星夜,他来到原先那爿荒滩边一看,只见一条拦洪石坝沿溪高筑,一座鹅卵石垒成的坟地周围水田成片,面目全非了。但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么看也看弗出有什么龙脉明生暗伸啊!正要进村时,从坟地里钻出个人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要他评评理。
  原来,风水先生的名气很大,他选中的荒滩坟地越传越神。临地的一个小财主就把自己的生病姆妈害死,悄悄地换出人家姆妈的尸体背后山抛掉,想弗到当夜自己的家就被天火烧了个精光,弗久几亩山田也被山水冲毁。小财主只想找风水先生拼命,见他来了,能放过他吗?
  听小财主这么一说,风水先生倒觉得该当中另有缘故了。他给了小财主一些金银,问了个明白。由小财主带路,来到后山顶的“抛尸”处一看,他惊呆了。只见一条险峻的山脉从崇山峻岭间飞临眼前,截然断裂一陷形成两条崖垄分延开去,就好比龙头一色:好一个难得的龙头穴坟地!他回头对小财主说道:
  “真是好心生福地啊!”
  
  
  (闪坑源头月娣口述)
  
  2005年6月20日于嘉宁新居         

  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走,边走边聊。

图片 1

  此时正是杏子黄熟时,行至离主人家的地不远处,东家却停住了脚步说:“先生,咱们不往南走了,先到村西地里看看。”

最好的风水宝地

  风水先生:“为什么?”

在我记忆中,父亲不止一次说过这个故事。 话题先是从清明说起,自然地说到了风水。说到风水一类话题,气氛就显得神秘起来,人也茫然起来,抬首往村外望去,麦苗青、菜花黄,田畴连绵,让人有一种旷远而神秘的无助感。 于是,父亲就开始讲故事了。 从前,有一户人家,请风水先生给父母看坟地。 主人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边走边聊。 此时正值杏子黄熟,行至离主人家的地不远处时,主人突然停住脚步说:“先生,咱们不往南走了,先到村西地里看看。” 风水先生问:“为什么?” 主人说:“我家村南地里有几棵杏树,树上有一窝斑斑,你看南边杏林上斑斑乱飞,怕是有娃在摘杏儿呢。咱们这下过去,娃们一骇怕,从树上掉下来摔着了咋办呢?” 风水先生将罗盘一合,放入褡裢,向主人一抱拳:“主人家,你这坟地不用看了,埋到阿哒都是风水宝地,子孙必贤。” 父亲说完这个故事,原本有点沉静的场面一下子活跃起来了。 父亲有点得意。 昨天,叶柏晖先生对我讲了另外一个有关风水的故事。 从前有位风水先生,进山寻找风水宝地,在山里走了几天几夜,迷了路,又饥又渴,疲惫万分。最后他终于从山上转出来,走到山下一个村子,见一户农家柴门开着,就气喘吁吁地过去叩门。 一农妇正在忙家务,见风水先生叩门,就将他让了进去。 风水先生问:“大嫂,能不能讨碗水喝?” 村妇用葫芦瓢舀了一瓢水,正要递给他,又问了声:“你怎么气喘吁吁的?” 风水先生说:“在山里迷了路,又急又累,又饥又渴,嗓子眼儿都冒烟了。” 村妇转身从身边的草料筐里抓了一把喂驴的干草,扔到瓢里,将水瓢递给风水先生:“给你。” 风水先生觉得受了莫大的侮辱,但是,面对一瓢水,饥渴交加的他还是接过来,慢慢地吹着干草,小心地喝了起来。 风水先生在这户农家住了几天,农妇一家待他十分周到热情,确是一户淳朴善良的人家。 风水先生在附近看中了两块风水宝地,临告辞,他为感谢农家的招待,想报答,但因心中对那把干草耿耿于怀,就将次一点的那块地指给农家看:“这是块风水宝地,将先人葬于此,家必兴旺。” 十多年过去了,双方未通音信。后来,风水先生又一次路过该地,见一户深宅大院的人家正在办喜事,一问,方知是本地最大的富户。风水先生上门,见大户人家的主妇,正是当年招待自己的那位农妇,那农妇已成了阔老太太。 老太太对风水先生当年的指点十分感激,宾主晤谈极欢。风水先生忍不住问:“大嫂,当年刚一见面,您为何待我那么刻薄,给我的水瓢里撒了一把干草?” 妇人一愣,继而大笑:“先生误会了,您不是气喘吁吁,说自己几天又饥又渴,嗓子都冒烟了吗?我把水瓢直接递给您,您要是大口地喝凉水,那不容易把肺喝炸了?我给水里撒点东西,是为了让您慢慢地小口喝。” 话未了,风水先生已泪流满面。 风水先生姓邵,名雍,世称百源先生,北宋理学家。 文章摘自:《读者》2014第3期—最好的风水是人品

  东家说:“我家城南地里杏树上有一窝斑斑(方言,即斑鸠),你看南边杏林上斑斑乱飞,怕是有娃在摘(偷)杏儿呢。咱们这下过去,娃们一骇怕(方言,即受惊吓),从树上掉下来摔坏了咋办呢?”

  风水先生将罗盘一合,放入褡裢,向东家一抱拳:“主人家,这坟地不用看了,都是风水宝地,子孙必贤。”

  说罢,一捋胡须,哈哈大笑。

  意林小语:

  环境优美的地方,人心也是纯净的。

本文由金沙电玩城发布于寓言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  与风水先生往村南走,风水先生倒觉得该当

关键词: